觀光化

誰的高跟鞋


誰的高跟鞋

摘要: 
2015年年底,一只巨大高跟鞋,出現在嘉義縣布袋鎮的海景公園,單單2016年二月到三月,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就吸引了九萬多的打卡人次…

採訪/撰稿 葉明蘭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高跟鞋教堂其實是雲嘉南國家風景區管理處,這幾年以婚紗美地為出發點,建設的公共建築物之一,從它的設計到完成,雲管處鎖定的目標族群,是喜愛拍照打卡的年輕女性。

所以,雲管處前年先在台南北門蓋了水晶教堂,接著去年在嘉義布袋蓋了高跟鞋教堂,緊跟著今年還要在布袋做鑽石教堂。只是,這一座座想讓遊客感到幸福的浪漫教堂,除了帶來大批人潮,也引發一波波強烈質疑。

建築師質疑,高跟鞋與水晶教堂,只能帶來一次性消費。另一方面,雲管處將高跟鞋教堂與當地早期的烏腳病歷史做連結,在地文化工作者也認為,說法有點牽強。

不過,雲管處處長鄭榮峯回應,人潮才是最重要的,並提出北門因為水晶教堂觀光人潮,已經帶動地方發展。以帶進人潮為目標,這兩年成為民眾拍照打卡熱門景點的好美里3D彩繪村,也是鄭榮峯的構想。

好美里及高跟鞋與水晶教堂的經驗,讓雲管處想活化更多的偏僻小漁村,但也有在地民眾擔心,當人潮進入步調緩慢的家鄉後,故鄉的記憶與味道,將全部消失。

從公部門的預算投入與成本效益來看,雲管處認為,同樣是兩千三百萬,拿來蓋一座高跟鞋教堂,比辦一次大活動更有意義。未來雲嘉南沿海會出現更多的婚紗教堂嗎?

當巨大高跟鞋、水晶與鑽石,閃亮佇立在雲嘉南海岸上,台灣如何透過對話與討論,找到偏鄉觀光建設,更好的發展方向?

公視 我們的島【誰的高跟鞋】
04/11() 2200首播
04/16()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文化
縣市: 
  • 嘉義縣
  • 布袋鎮
  • 台南市
  • 北門區
關鍵字: 
高跟鞋教堂, 鄭榮峰, 水晶教堂, 地景藝術, 觀光化, 商業化, 在地文化, 鹽田

2015年年底,一只巨大高跟鞋,出現在嘉義縣布袋鎮的海景公園,單單2016年二月到三月,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就吸引了九萬多的打卡人次

守住武界那條線


守住武界那條線

摘要: 
吉普車下去的這條路,地圖上找不到,網路上鼎鼎有名,被稱為五八公路。從南投仁愛鄉武界部落通往信義鄉巴庫拉斯,早在十幾年前,這段路就是吉普車隊追尋刺激的路線。然而車輪之下,無數的魚、蝦、蝌蚪,都成為輪下亡魂…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添寶

親近溪流難道沒有別的方式,有人選擇放慢腳步、走進溪谷,減少對河流生態的衝擊,步行,才能看見更多沿途風景。

自然美景總是吸引不少城市子民前來尋幽覓靜,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雲海,只要水氣夠,就能欣賞到雲海翻騰,武界部落又被稱為雲的故鄉。濁水溪和自然山林,是武界部落推動觀光的招牌,是來武界玩耍時,不可錯過的景點。

厭倦都市生活的沙鳳,回到家鄉跟著哥哥經營民宿,帶導覽時總不忘提醒遊客,要尊重自然,讓家鄉一直保有自然原始樣貌。然而沙鳳觀察到,這兩三年網路的散播,來訪遊客數量越來越多,旅遊品質下降,還帶來大量垃圾。

聲名遠播也引發另一個危機,這些色澤獨特的龍紋石,以往是遊客造訪濁水溪時,信手撿拾的紀念品和部落推展觀光的特色產品。不過過度撿拾及商業炒作下,現在要看到並不容易。原本無價的龍紋石,經過打磨拋光、貼上售價,再加上原住民幸運石傳說加持,迅速成為市場寵兒,賣到對岸,身價更是翻倍,無本生意會不會加速龍紋石的消失?

為了捍衛部落自然資源,部落展開行動,第一步得先防止改裝車輛非法開入濁水溪,武浪帶領志工團巡守河川,以往看動物腳印的布農獵人,現在看的是車子腳印。部落該走向什麼樣的未來,武界部落召開部落會議,邀請各界代表商討對策

過去花蓮七星潭、壽豐,都曾發生遊客大量撿石的問題,觀光發展與保存自然環境之間的界線在哪裡?自然資源可以利用到什麼程度?失去的還會不會再回來?武界族人珍惜家鄉自然資源,對於絡繹不絕的遊客數量,希望推動總量管制。

來到田間,武浪正在整理菜園,他期盼未來部落觀光與友善農產能相互結合,形成彼此守護的產業鏈,部落發展得以永續。

在大山、大水下生活的武界族人,知道保有自然原始的風貌,才是故鄉永遠的寶物,武界部落該如何守住這條線,在著名的八部和音歌聲中,我們彷彿聽見布農族人與大自然的共鳴,那是彼此互許承諾的心聲。

公視 我們的島【守住武界那條線】
01/18() 2200首播
01/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原住民, 山林, 文化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部落觀光, 武界壩, 龍紋石, 觀光化, 總量管制

吉普車下去的這條路,地圖上找不到,網路上鼎鼎有名,被稱為五八公路。從南投仁愛鄉武界部落通往信義鄉巴庫拉斯,早在十幾年前,這段路就是吉普車隊追尋刺激的路線。然而車輪之下,無數的魚、蝦、蝌蚪,都成為輪下亡魂

買辦觀光


買辦觀光

摘要: 
廂型車一輛輛路過銅門主要聚落,把遊客帶進河谷,這是現在進入慕谷慕魚主要的交通方式。銅門發電廠是第一個景點,只要到了假日,車流和遊客幾乎讓交通打結。清水溪水流穿險峻峽谷,自然天成。民國92年,縣政府封溪禁止捕魚兩年,隨後劃設慕谷慕魚生態廊道,推廣生態旅遊,不過生態旅遊是什麼意思?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點燃狼煙,在歐菲莉颱風受難紀念碑前,獵人舉槍朝天擊發,槍響聲在中央山脈的山林間遊盪。花蓮縣秀林鄉銅門部落的太魯閣族人,敬告祖靈和先人,他們沒有忘記,山林是哺育族人的母親,不是供人觀覽出賣的商品。

2005銅門部落的慕谷慕魚地區開放觀光,九年來吸引無數觀光人潮前來。部落族人推算,例假日每天上百輛九人座廂型車,塞滿狹小山路,帶來大量垃圾、車流、空氣污染與噪音,超過三千位遊客不間斷在溪裡戲水,魚、蝦、蟹受驚擾衝擊河流生態,也曾有導遊以刻板印象或譁眾取寵的笑話,介紹當地人文歷史,傷害太魯閣族傳統文化。


只有破壞沒有生態」、「觀光霸凌族人受苦」,銅門部落族人拉起白布條,企圖阻擋觀光車輛進入,他們在部落會議中取得共識,希望未來一年,暫停慕谷慕魚所有觀光行為,公部門停止發放入山許可證,讓山林大地休養生息。未來遊客進入慕谷慕魚,將以友善部落的生態旅遊形式,採用「步行」方式參訪,珍惜自然環境。

銅門族人捍衛部落生存權、要求永續發展的訴求,尚末獲得政府回應。公部門在推廣觀光政策下,無力營造對當地自然和生活環境衝擊最小的旅遊模式,除了會傷害生態和在地文化,未來觀光活動的推行,也將遭遇困境。

我們的島【買辦觀光】

07/07() 2200首播
07/1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原住民, 部落, 生態旅遊, 總量管制, 觀光化

點燃狼煙,在歐菲莉颱風受難紀念碑前,獵人舉槍朝天擊發,槍響聲在中央山脈的山林間遊盪。花蓮縣秀林鄉銅門部落的太魯閣族人,敬告祖靈和先人,他們沒有忘記,山林是哺育族人的母親,不是供人觀覽出賣的商品。

台中砌媽祖


台中砌媽祖

摘要: 
台中市大安區濱海地區,計畫建設一座媽祖園區,建立媽祖大石像,引發市民議論,擔心全台瘋建設媽祖石像園區,實際觀光效益會有多高?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台中市政府在大安區濱海地區,推動一項海岸藍帶觀光計畫,規劃在海岸線上,分成南北雙園區,南園興建五公頃的媽祖文化園區,北園修復六公頃的大安濱海樂園,總經費十二億元。台中市府計畫以六億元,打造一尊十七公尺高的媽祖神像,園區將招商委外經營,預估一年能吸引一百五十萬人潮,帶來十五億商機。


這項媽祖園區開發計畫,立即遭到群眾反對,前往市府前抗議。部分宗教團體,認為有獨厚特定宗教之嫌。台中市政府則表示,這是一個觀光園區,沒有獨厚特定宗教。

大安在地居民,認為在海邊建一座媽祖神像,其實對當地助益不大。關心台中市政的文史工作者江慶洲表示,過高的建設預算,將會形成浪費,讓市府財政更加惡化,排擠其他預算。

熟悉台中公共建設的陳家彥,來到南園的媽祖文化園區,他指出,預定地目前是荒廢的水上遊樂區,巨大神像預定聳立在後方的防風林帶上。在這個地方,重新整地興建媽祖園區,他懷疑實際效用有多高?會有多少遊客前來?


吳牧師居住大安二十多年,相當熟悉當地發展,他表示,北園的大安濱海樂園,早期是公共造產委外經營的海水浴場遊樂區,因為水質污染及經營問題,已經關閉十多年。吳牧師更強調,大安深受季風氣候影響,風沙相當大,不應再開發園區,而是該廣植樹木。

整個南北園區開發案,其實是為既有的開發解套,解決公共建設閒置化的問題。但是以開發建設,解決不當的開發建設,是不是最好的方式?在媽祖文化園區附近的龜殼環保公園,就是一個例子。



龜殼公園早期是濱海垃圾場改建的公園,一度年久失修後,花費千萬資金,改建成更大的環保公園,但是無論如何改建,都無法避免使用率低,如同閒置的問題。走入園區海邊,設計的景觀步道,面對著垃圾遍佈的沙灘,完全暴露花錢興建,無錢維護的問題。

台中媽祖文化園區也是一樣的問題,以前錯誤興建的園區,荒廢閒置後,是不是就該用更大、更鉅資的開發,去修飾填補過去的錯誤?讓市政的錢坑,越補越大洞。

媽祖信仰人人虔誠,信眾會到廟裡膜拜,不一定會去參拜觀光石像,畢竟正神總是供奉在廟裡。在台中,從媽祖園區到海豚館,整個海岸線陷入大開發中,對於海岸生態造成破壞,也讓市政經費陷入鉅額透支,或許回歸自然,讓海濱成為防風綠帶,才是真正的台中之福。

我們的島【台中砌媽祖】

05/12() 2200首播
05/17(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大安區
關鍵字: 
媽祖園區, 神像, 觀光化, 防風林, 海岸線, 蚊子館, 閒置空間

台中市大安區濱海地區,計畫建設一座媽祖園區,建立媽祖大石像,引發市民議論,擔心全台瘋建設媽祖石像園區,實際觀光效益會有多高?

滿月圓不平靜


滿月圓不平靜

摘要: 
位在台北縣三峽鎮的滿月圓森林遊樂區,是許多人喜歡踏青的地方,一年的遊客量將近二十萬,因此當網路上流傳著,要砍48棵柳杉樹的消息時,也就格外引人關注。當地的環保團體也發動護樹連署行動,許多關心樹木的民眾感到疑惑,到底林務局為什麼要砍樹?事件的原委是如何?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剪輯 陳忠峰

在大雨的洗滌下,滿山的綠意顯得更加青翠,這裡是台北縣三峽鎮的滿月圓森林遊樂區,海拔低、登山難度不高,再加上交通便利,是許多人踏青的好去處。

隨著知名度上升,滿月圓森林遊樂區從剛開放的四萬人次不停成長。現在,每年有將近二十萬人次的造訪,原有的遊客中心漸漸不敷使用,於是新竹林管處規劃興建多功能的遊客中心,建築基地有465平方公尺,換算下來將近133坪,將提供更多元的服務內容,但因此可能要砍除48棵柳杉樹,而引發爭議。

即將施工的這片柳杉林,過去也常是荒野保護協會的吳珮怡帶隊導覽的地方,大家都叫她「柳樹婆婆」,她最喜歡帶小朋友到柳杉樹下抱樹、聽鳥叫,和自然親身接觸。透過山友的輾轉告知,她得知這片柳杉林中的48棵柳杉即將被砍伐,做為建築基地,於是決定站出來替樹說話,並發動網路連署,許多山友不能理解的是,園區內明明有一棟荒廢已久的DIY教室和舊有的遊客中心,為什麼不能加以利用?

新竹林區管理處則表示,原來的遊客中心腹地不夠,加上位處順向坡,背後又有山溝,擔心長此以往會有安全上的疑慮,而DIY教室則是結構老舊,同樣擔心會有安全上的風險。選擇在這片柳杉林的原因,是因為坡度平緩、柳杉林的密度較疏,距離入口處也比較接近,提供遊客資訊比較方便,才做下的決定。

關心這48棵柳杉樹的山友,對這樣的答覆並不滿意,在說明會上強烈表達馬上停工和要求重新評估原地重建的訴求,新竹林區管理處同意重新評估其他方案後,再另外召開說明會。

事情眼看告一段落,不過這次的案例,提供我們許多思考的方向,我們對於樹木的價值,到底要怎麼去判斷跟評估?是要從經濟面、還是生態面?我們又怎麼看待遊樂區的樹木?應不應該砍樹,把土地轉做其他用途?而該怎樣用,才是合理的,這次事件也點出了,許多過往忽略的議題。

每個人對森林都有不同的認知,而每個樹種從不同的角度來看,也有不同的意義,日據時代為了造林而栽種的柳杉,現在失去了經濟價值,但是看在關心生態的人眼中,這48棵柳杉,又具有另外一種生態價值。

林務局所謂的森林遊樂區,從遊客角度出發,提供更多方便,無可厚非。但要服務到哪種程度?能不能有機會,讓實際親近山林的人參與設計?要怎麼設計遊客中心,才能把對自然環境的衝擊減到最低,又能貼近遊客需求。

我們和自然之間的關係,未必一定就是保護與砍伐的兩端,該怎樣審慎思考,也讓資訊公開透明,與民眾做充分溝通,才是重點。如果在評估後,認為真的有必要砍樹,也要用尊重和謙卑的態度來使用它,吳珮怡認為這一段歷程,都能成為環境教育裡的素材,教導孩子對自然資源的態度。 

究竟這滿月圓的故事,能不能有個圓滿的結局?期盼能夠有更多的對話,繼續激盪,才能讓我們對環境有更深的一層思考。

側記

這陣子滿月圓的風波,在網路上引起了熱烈討論,看法各異,但正好也給我們沉澱思考的機會,究竟我們所渴望的自然,是什麼樣子的?如何讓大眾可以親近自然,又不會讓自然環境受到衝擊,以及我們該怎麼樣去合理使用樹木,如何說清楚講明白。其實每一次的事件發生,都是一場機會教育,這也是公民社會形成的過程,大家都能挺身關心周遭所發生的事,甚至討論彼此是否有忽略的地方,透過大家的努力,相信未來會更美好。


學科: 
植物
縣市: 
  • 新北市
  • 三峽區
關鍵字: 
林務局, 森林遊樂區, 滿月圓, 伐木, 林業經濟, 護樹行動, 柳杉, 森林利用, 觀光化

位在台北縣三峽鎮的滿月圓森林遊樂區,是許多人喜歡踏青的地方,一年的遊客量將近二十萬,因此當網路上流傳著,要砍48棵柳杉樹的消息時,也就格外引人關注。當地的環保團體也發動護樹連署行動,許多關心樹木的民眾感到疑惑,到底林務局為什麼要砍樹?事件的原委是如何?

野火‧文化社區


野火‧文化社區

摘要: 
當文化創意園區,像一座座被賦於產業任務的區域,其實該思考,文化無法遠離歷史、社區的基礎。如果文創產業,倚重在文創園區的產業領航,或許生根社區的文化野火,更能燃起台灣的希望…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當一座座老酒廠,改建成新園區,在保留歷史建築的外貌下,很難讓人一窺酒廠的真實樣貌。建立於1914年台北建國啤酒廠,一座台灣最老的啤酒工廠,在酒廠遷廠停工之後,保留所有生產機具,至今酒廠員工還能告訴你製酒的過程。

原本工廠停工之後,一樣面臨荒廢的命運,但是文建會指定這條傳統製酒生產線,成為指定文化資產,於是廠方必須維持生產線運轉,讓九十多歲的活古蹟,繼續存活下去。

生產線存活下來了,相處幾十年的員工感受最深,工廠工會也發動文史調查工作,找出老照片,佈置歷史廊道,想讓這座老酒廠,在未來能有新春天。

目前,建國啤酒廠交由台灣菸酒公司管理,在維持生產線運轉外,試圖從土地利用角度,思考酒廠的未來。

生產線依舊運轉的老酒廠,不是只留著讓人懷想的空殼,成為酒文化的創意產業,有著太多的可能性,如何保留?如何經營?考驗著社會的智慧。

文創園區的經營,遊移在政府部門與專業團隊的經營選擇上,其實忽略許多長期投身閒置空間再利用的團隊,這些存在各地的社造組織,成為一種經驗,也是一種力量。

在彰化八卦山的一處廢棄營區裡,熱心推動環境教育的觀樹基金會,在這裡有著一場美麗的相遇。接手下來的改造工程,完全依照營區的氛圍,讓廢棄的空間有了新生命,更重要是,無論如何修建,營區裡最被尊重的,是自然。 

沒有傷害一棵樹,成為觀樹基金會改造舊營區最大的驕傲。他們認為,不應該為建設而破壞,而是在建設之前,就想好未來使用的空間劇本。如何經營文創產業,觀樹基金會的態度是,所有創意產品不該無根生成,而是在園區推動環境教育或創意文化的副產品。

縣長選舉過後,觀樹基金會退出彰化廢營區的經營,目前由彰化縣教育處管理。彰化廢營區的營造,展現民間社造團隊的經營力量,當目標明確,創意不會枯竭。

創意園區的意義是什麼?如果無法生根地方,再龐大的空間,都失去生命的空殼。在日本京都府舞鶴市,一群紅磚老倉庫,開啟一個文化園區的故事。

修復的紅磚倉庫,不會只是美麗建築,主導老倉庫再利用的地方政府,思考如何豐厚紅磚的歷史。

舞鶴紅磚建築群,一切規劃以地方為主,從地方歷史的介紹,連結居民與紅磚倉庫的關係,所有的思維重心,在於創造地方的榮耀感。

以地方為核心,堅實的信念,引來日本各地與國際到訪的觀光客,他們不急著修復所有老倉庫,提供觀光客欣賞,而是要將這些資產,留給下一代人決定,因為必須為世代保留創意空間。

在台灣,文創園區全力推動,如果不能塑造一個有著文化厚度的生活氛圍,拼經濟下的文創園區,終究沉淪在文化工業的流行商品裡,失根斷裂、易於取代。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北市
  • 中山區
  • 彰化縣
  • 彰化市
關鍵字: 
文建會, 工業遺址, 文化資產, 再生空間, 古蹟, 環境教育, 觀光化, 文創園區, 在地文化

當文化創意園區,像一座座被賦於產業任務的區域,其實該思考,文化無法遠離歷史、社區的基礎。如果文創產業,倚重在文創園區的產業領航,或許生根社區的文化野火,更能燃起台灣的希望…

國外: 
  • 亞洲
  • 日本

我愛七星潭


我愛七星潭

摘要: 
才剛跨進2010年,大多數人都還沉浸在跨年的喜悅裡,有一群人身穿紅衣,聚集在花蓮七星潭,反對大型度假村的進駐,他們擔心,一旦興建度假村之後,這個美麗的月牙灣,從此就變了樣…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佩雅
剪輯 陳忠峰

七星潭雖然有個潭字,卻是沒有邊際的海洋,許多人喜歡來這裡追逐浪花,或騎著單車,享受海風徐徐吹拂,也可以什麼事都不做。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大山大水,每年七星潭都吸引了上百萬名的遊客造訪,也是花蓮縣唯一的縣級風景區。

但帶給人悠閒心情的七星潭,最近卻很不平靜,在網路上的討論熱鬧滾滾、村莊內掛起抗議布條,因為花蓮縣政府核定了大型度假村的籌設許可,但許多的疑點,都尚未釐清,而引發討論。

由派帝娜公司投資的度假村,預定興建的位置在賞星廣場和七星潭社區中間,占地大約四點五公頃,業者預計花費20億元,設置120個房間,內部規劃有商店街、游泳池、戲水池等遊憩設施,以招攬國際旅客為主要客層。

業者認為度假村進駐後,能夠幫助地方發展,不過七星潭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游煌明則認為,度假村在選址上,就有很大的問題,度假村的基地距離海岸不到一百米,在颱風季節容易受到暴浪侵襲、再加上美崙活動斷層經過,種種條件都不適宜興建度假村,派帝娜公司則表示,一切條件都經過評估,並且也會做好因應措施。



位處濱海的生態敏感地區,任何開發都要審慎進行,否則對環境、對業者都會造成兩敗俱傷。以七星潭海域來說,缺少詳盡的環境調查,誰也不知道開發之後會帶來什麼影響?而且在海邊設置大型的度假村,大量遊客所產生的生活污水,又該怎樣排放,才不會影響海域環境?在花蓮教書的李光中老師認為,必須要透過環評,許多的疑慮才能獲得解決。

除了擔心興建度假村對環境的影響,也有人感到不滿,原本是全民共享的海景,卻變成讓特定財團使用,度假村興建的位置,剛好是整個七星潭最佳的區位,未來民眾在視野上也會受到限制。

七星潭社區是一個傳統漁村聚落,依傍著太平洋,黑潮帶來豐富的漁獲,讓這裡的定置漁網非常發達。每天早晚,漁民出海的情景,都能吸引遊客前來圍觀。漁民剛剛捕撈上岸的新鮮魚貨,直接就地喊價、販售。海洋,對當地漁民來說,是提供生計的來源。



對遊客來說,七星潭是遊憩的場所;對當地漁民來說,七星潭卻是生活的場域,以往的觀光模式,已經對居民生活產生少許衝擊,未來,大型度假村的進駐,擔心影響會更大。

我們走進七星潭社區,發現這幾年社區的房舍,被粉飾成藍頂白牆,顯得有點突兀。顯示上位者在規劃時,缺少納入當地文化的內涵,就只會變成是自己的美好想像,無法在社區生根。這幾年下來,七星潭社區的居民也在思考,到底什麼樣的觀光模式,才適合社區的發展。

不過七星潭所遭遇的問題不只於此,從十幾年前,花蓮縣政府就想要開發七星潭沿海風景區,民國八十六年環境影響說明書的審查結論,限制了七星潭的開發,於是縣政府在去年七月提案廢止環說書的審議公告,由於度假村開發面積不到十公頃,就不需做環評。

現在度假村,在等待地目變更為遊憩用地後才能夠興建,在辦理期間,又涉及縣級風景區的開發到底要不要做環評的認定,諸多的疑點都還沒釐清,更大的危機又來臨。

民國九十八年四月,花蓮縣政府檢送『新訂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到營建署審核,在計畫書中開發的陸地面積,將近二千公頃,未來還能變更為旅館專用地和住宅區等等,長期關注花蓮環境的鍾寶珠,認為這個開發案,等於把七星潭陸地面積一半以上都做了開發,將會嚴重衝擊七星潭的海域環境。

潮來潮去,白浪依舊拍打在礫石沙灘上。有人希望,七星潭能繼續保有自然景觀,有人則想藉著七星潭,創造更高的觀光產值,每個人對七星潭都有不同的期待,這個美麗的月牙海灣在眾人的關注下,會變成什麼樣子?同時也讓我們思索,我們跟海洋之間該是什麼樣的關係?

側記

炒得沸沸揚揚的七星潭議題,其中包含了三個案子,讓很多人容易搞混,用個簡單的時間序來說明,原本花蓮縣政府在民國八十六年提出的『七星潭沿海風景區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在審查結論中做出的規範,等於替七星潭的開發行為設下關卡,花蓮縣政府還曾經因為未依規範而被開罰。

多年之後,這個開發計畫一直都沒有被執行,民國九十八年四月,花蓮縣政府檢送『新訂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到營建署去做審核,並於同年七月提案廢止前案環說書的審議公告,讓停滯已久的度假村開發案不需要做環評,而引發是否會衝擊海洋環境的爭議。目前『新訂七星潭風景特定區計畫』還在進行政策環評中,正需要大家的關心,一起來關注七星潭的後續發展。

學科: 
土地開發, 海洋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七星潭, 觀光化, 度假村, 風景特定區, 海岸變遷, 社區發展, 觀光旅館

才剛跨進2010年,大多數人都還沉浸在跨年的喜悅裡,有一群人身穿紅衣,聚集在花蓮七星潭,反對大型度假村的進駐,他們擔心,一旦興建度假村之後,這個美麗的月牙灣,從此就變了樣…

博奕門前-水土的代價


博奕門前-水土的代價

摘要: 
澎湖地小平坦、四面汪洋,平均海拔高度,只有30公尺,既沒有高山丘陵可以攔截雨水,也沒有河流湖泊,可以儲存地表水,降雨量更只有台灣的一半,這些雨水不是流入大海,就是蒸發到大氣中。缺水是澎湖的宿命,也是澎湖人共同的記憶…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澎湖地小平坦、四面汪洋,平均海拔高度,只有30公尺,既沒有高山丘陵可以攔截雨水,也沒有河流湖泊,可以儲存地表水,降雨量更只有台灣的一半,這些雨水不是流入大海,就是蒸發到大氣中。缺水是澎湖的宿命,也是澎湖人共同的記憶…

千百年來,島上的居民為了生存,對抗乾旱,不斷向地下求水,一口口水井見證澎湖人求水的艱辛,如今澎湖群島上,總共密布了4400口淺水井,以及一百多口深水井。然而地下水位不斷下降,再加上許多水井已經鹽化,導致水井必須越打越深。

直到今天,澎湖地區的自來水,仍有三成是倚靠地下水,另外三成則是來自水庫的地面水,不論是地下水還是地表水,都不足以應付不斷成長的用水需求。民國84年,台灣第一座海水淡化廠在澎湖誕生,從此海水淡化,成為澎湖自來水的主要水源。


目前澎湖有三座海水淡化廠,每天可以生產10000噸左右的淡水,占了全澎湖自來水供水量的40%。但是”靠海吃海”背後付出的成本,卻非常高昂。海水淡化的成本,每一度從40元到90元不等,為了吸收成本,澎湖的自來水公司,每年虧損高達三億,而這樣的產水方式,更必須消耗大量的電力。

當遊客湧進澎湖,擁抱海洋與沙灘的同時,也大量耗用當地拮据的水資源,為了滿足民眾與觀光客的需要,位於烏崁的海水淡化廠,從今年開始進行擴建,將供水量從一天8500噸提高到10000噸。2009年五月,當地居民發現,承包海淡廠擴建工程的廠商,將廢棄土石傾倒在海中,導致烏崁附近的海灣,成了一片陰陽海。


烏崁里里長葉文表示,他們不是不同意設置海水淡化廠,只是廠商粗暴的施工方式,讓他們無法接受。除了擴建工程的汙染問題,當地漁民也認為,海淡廠日夜排出高鹽度的滷水,對附近生態,多少會產生影響。

如今博奕的大船即將啟航,澎湖縣政府的說帖中指出,博奕將帶來一年500萬人次的觀光客,這個數字是現在的十倍。澎湖科技大學海洋資源暨工程學院院長吳培基認為,包括水電等規劃,如果事先沒做好,未來不是想做就可以做,政府不應該在缺乏完整規劃的情況下,把水電問題推給未來的投資者。

除了水資源的困窘,垃圾是澎湖另一個頭痛的問題。澎湖大小島嶼,總共有11個垃圾掩埋場,長久以來,垃圾都是直接在海邊掩埋。這幾年許多垃圾掩埋場面臨飽和的問題,而垃圾焚化爐又多次流標,無法興建。2007年馬公市因此面臨垃圾無處可倒的危機。從2007年底開始,馬公市與湖西鄉的垃圾,以船運的方式漂洋過海送到高雄市去焚化處理。每天早上垃圾清運人員必須忍受惡臭,將垃圾用力塞進這些大型布袋裡,然後一包包運送到碼頭,再搬運到船上去。有時候陣陣撲鼻的垃圾味,會傳送到碼頭旁鄰立的旅館飯店中。 


垃圾飄洋過海的成本,每公噸是2000元,再加上焚化的費用,一公噸是2700元,如果是一般的事業廢棄物,要以轉運的方式處理,成本更高達5000元。每到旅遊旺季,澎湖一天的垃圾量就比冬季多出10公噸以上,尤其觀光飯店造就的垃圾,是家戶垃圾之外最主要的垃圾來源。

未來如果附帶博奕的大型觀光飯店設置,500萬人次所帶來的垃圾量,是否是現在的船運所能負擔?而這麼高昂的垃圾處理成本,是要業者自行吸收,還是全民買單?

大量觀光客衍生的另一個環境問題,是汙水排放。目前澎湖仍然沒有汙水處理廠,所有的廢水都順著管線直接排放到海中。海灣一面承載汙水,一方面也生產漁民賴以維生的食物。


澎湖共生藻協會理事呂逸林表示,澎湖是一個資源有限、生態敏感又多樣的群島,而博奕觀光卻是一個資本密集,成功與否必須仰賴大量觀光客的產業,一旦這樣的發展模式確立,對澎湖脆弱的島嶼生態,必定會產生相當的衝擊。

推動博奕產業的投資者眼中,博奕是生存的賭注,賭贏了大賺、輸了認賠。但是在這場政策賭局中,澎湖僅有的生態資源、後代子孫的生存環境,是否將成為永遠的輸家?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海水淡化, 水資源, 垃圾處理, 離島建設, 觀光化, 博奕條款

澎湖地小平坦、四面汪洋,平均海拔高度,只有30公尺,既沒有高山丘陵可以攔截雨水,也沒有河流湖泊,可以儲存地表水,降雨量更只有台灣的一半,這些雨水不是流入大海,就是蒸發到大氣中。缺水是澎湖的宿命,也是澎湖人共同的記憶…

擁擠的樂園-高美濕地


擁擠的樂園-高美濕地

摘要: 
乍看之下,這不過是一片平坦的海岸,仔細瞧瞧,你會發現這裡無窮的生機。退潮後,招潮蟹紛紛鑽出泥洞、揮舞大螯,為了求偶互相較勁。彈塗魚也卯足全力,展現彈跳功力,只為了招引雌魚愛慕的眼光。魚、蟹、飛鳥,形成高美濕地完整的生態網絡,牠們從來不嫌這裡擁擠。卻不知從何時開始,遊客如潮水般不斷的湧進,這裡成了人們的新樂園,卻是螃蟹與候鳥夢魘的開始…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志昌

他是鐵工廠的老闆,也是高美濕地解說員中的第一把交椅。每個周日的下午,是蔡木森替遊客義務導覽的時間,原本只是來這裡玩水看風景的遊客,因為蔡木森生動的解說,對高美濕地有了更豐富的認識。

在蔡木森熱心的導覽下,遊客聚精會神的研究灘地上的螃蟹家族,蔡木森也會提醒遊客不可以任意踩踏、捕捉潮間帶的生物。其實早在民國93年,台中縣政府就已經公告高美濕地為野生動物保護區,除了當地漁民之外,一般人不可以擅自進入,採捕野生動物。但是保護區公告至今五年,遊客對於保護區的相關規定仍然非常陌生,隨處都可以看到父母帶著孩子,拿著鏟子與水桶,在潮間帶東挖西撿。

螃蟹是候鳥重要的食物來源,當螃蟹被捕捉、泥灘地被遊客踩踏而陸化,螃蟹失去了可以自由躲藏的家,候鳥的數量也跟著減少。蔡木森指出,以保育類的冬候鳥黑嘴鷗為例,高美濕地最高紀錄曾出現兩百六十幾隻的數量,但是去年竟然只觀察到7隻,這跟牠的食物,萬歲大眼蟹族群減少,有很大的關聯。

另一個導致候鳥減少的可能原因,是植被改變。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楊國禎表示,十多年前政府在西海岸大舉復育紅樹林,從其他地方引進水筆仔進入高美濕地,紅樹林不斷擴張的結果,擠壓原本的草澤生態系,加速泥灘地陸化,將間接壓縮候鳥的生存空間。當地居民也發現高美濕地最珍貴的稀有植物雲林莞草,這幾年分布範圍逐漸縮小,而草的長度也越來越短,很可能是遊客長久踩踏造成的結果。

防止遊客踐踏珍貴的雲林莞草,當地居民架起圍欄,但違規闖入的情形仍十分常見。岸上樹立的牌子清楚寫著保護區的規定,—進入保護區必須先向主管機關申請核發許可,但是遊客對保護區的告示,完全視若無睹。自從2008年蕭敬騰在高美濕地焚琴被罰後,一舉打響了高美濕地的知名度,每逢假日人潮與車潮不斷湧進,不但塞爆村莊周圍的道路,帶來交通與垃圾問題,也讓濕地生態加速地惡化。

長期在高美濕地進行植被觀察的靜宜大學教授楊國禎教授無奈地指出,學術單位要進入高美濕地進行教學或調查,按照規定提出所有人員的詳細資料,縣政府仍然不予核准,現場卻放任遊客自由進出,造成想守法的人進不來,不守法的人沒有管制的雙重標準。另一方面,公部門自行在保育區內營造人工環境,卻不需經過評估或審查。

各種人工設施讓人搞不清,這裡究竟是保護區,還是遊憩區?眼看遊客的浪潮勢不可擋,蔡木森決定採取行動。他把經營了二十多年的工廠改頭換面,營造成遊客與學生都可以來歇腳、學習生態知識的教室。

放暑假了,高美濕地成了另類的海水浴場。當地社團與解說人員發起淨灘活動,解決了人潮帶來的垃圾問題,民間也成立簡易救生站,確保遊客親水的安全。簡易救生站的設置,意味著歡迎民眾來親水,但是這裡不是受到管制的野生動物保護區嗎?在法令的形式上,高美濕地是野生動物保護區,但實際上它早就朝觀光的方向發展。

如果違規的情形變成一種常態,該檢討的不只是違規民眾,還有不合宜的法規。蔡木森認為,既然無法完全禁止遊客進入保護區,就應該劃出核心區與緩衝區的範圍,適度開放遊客進入,才能更有效的保護濕地的生態。

夕陽下金黃色的光影,倒映在平靜的水面,而人潮依然洶湧。蔡木森期待有那麼一天,遊客與螃蟹、水鳥,可以共享這片美麗的濕地,一個不再擁擠的真正的樂園…

側記

為了解台中縣政府對保護區的經營管理策略,記者於76日致電台中縣政府農業處保育科科長李代娟,李科長表示是否接受採訪必須請示處長,之後無任何回覆,78日記者再次詢問李科長,李科長表示處長已出國無法向其請示,故本專題無法訪問台中縣政府對高美濕地經營管理之意見,記者深感遺憾。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中市
  • 清水區
關鍵字: 
潮間帶, 保護區, 棲地破壞, 生態保育, 雲林莞草, 環境教育, 觀光化, 紅樹林擴張, 遊憩壓力

乍看之下,這不過是一片平坦的海岸,仔細瞧瞧,你會發現這裡無窮的生機。退潮後,招潮蟹紛紛鑽出泥洞、揮舞大螯,為了求偶互相較勁。彈塗魚也卯足全力,展現彈跳功力,只為了招引雌魚愛慕的眼光。魚、蟹、飛鳥,形成高美濕地完整的生態網絡,牠們從來不嫌這裡擁擠。卻不知從何時開始,遊客如潮水般不斷的湧進,這裡成了人們的新樂園,卻是螃蟹與候鳥夢魘的開始…

遇見‧八卦力

 

遇見‧八卦力

摘要: 
觀光、開發,山區永遠不變的戲碼。當原住民祭典成為一種觀光魅力,部落如何抵抗開發的浪潮。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添寶

八卦力部落,一位青年歸鄉的遊子,一位深切期盼的母親,在族人的同心協力下,維護生態、守護鄉土,開創原鄉部落的現代奇蹟。

原住民朋友常常抱怨,在許多遊客眼中,原住民部落只有祭典和景點,卻始終不知部落所在的地點。

矮靈祭吸引許多遊客上山,大家知道賽夏族人都出來參與盛會,卻不知他們居住何處,有著什麼困境?

位於南庄山裡的八卦力部落,決心要讓外界看見,看見屬於原住民部落的美,以及族人齊心開創的未來。

豆幸羚是賽夏族人,十年前從城市回歸部落,擔任八卦力文化園區的經理人,為了就是找尋故鄉的發展契機。

賽夏族人散居在新竹、苗栗一帶山區,八卦力部落是少數賽夏族群聚的部落,在二十年前就被規劃為原住民示範民宿村,算是原住民部落觀光發展較早的地區。

但是,缺乏整體的管理經營和硬體設施的更新,長期下來民宿村走向沒落。

豆幸羚回鄉之後,面對民宿村的困境,想要重新整合,卻又困難重重,直到遇上賽夏文化藝術推展協會的潘三妹,在不斷討論後,才確定往文化園區的方向發展。

潘三妹是賽夏族的編織大師,她希望深化八卦力部落的文化內涵,成為外界認識賽夏族文化的園區。

透過部落居民的合力改造,以共同經營的方式,在部落裡建立起許多設施,修整部落步道,並且邀請講師,教導居民新的技術,豐厚部落裡的文化深度。

幾年下來,整個部落成為完整的文化園區,保持著自然的風貌,部落居民也是園區的工作者,並且合理分享園區所得。

但是擔任聯絡窗口的經理人豆幸羚,一直有著困擾,因為部落的族人太害羞,工作態度一流,但是面對接待工作,卻是個個跑起來躲,讓豆幸羚忙得無法支應。

直到豆幸羚的兒子,豆一龍與豆二虎從城市回到山上,一切開始改觀。

豆一龍長期生活在都市,曾一度在人生路上迷失,豆幸羚心疼兒子,不斷寫信勸他回到部落。豆一龍在感動之餘,知道母親在山上的辛苦,放下城裡的一切,回到山上幫助母親。

回歸部落的豆一龍,不僅重新找尋新的人生,也重新認識這塊母親的故鄉,他學得很快,努力工作,漸漸讓部落居民接納。

在早期,八卦力組織有舞蹈團,在和部落長老商議後,允許演出部分矮靈祭舞蹈,但是因為沒有固定場所,只能應邀四處表演,潘三妹希望這個舞蹈團,能夠回歸到部落演出。

在極力奔走下,取得經費,由部落族人自行建立一座圓舞場,自然的石階座位,成為舞場的最大特色,八卦力舞蹈團終於回到部落演出。

部落圓舞場的存在,讓族人能夠為自己的文化演出,潘三妹自行編舞,將賽夏族的神話故事,呈現在觀眾眼前。

為了創造未來,整個部落都齊心動員,每個人有自己擔負的工作,一到演出時刻,大家都集中到圓舞場,成為最佳的演出者。

豆一龍在母親教導下,很快學會祭舞儀式,擔任扛著肩旗滿場繞跑的演出者,成為部落裡的年輕勇士。

幾年的努力,八卦力部落漸漸走出自我風格,成為許多社區參訪的對象,豆幸羚開始收到辛苦後的成果。

賽夏矮靈祭歌依舊在歷史中傳唱,但對於現代的賽夏族人,深切期盼外界能夠瞭解祭典後的族人處境。

在八卦力,一位努力的母親,一位歸來的遊子,用著最深切的毅力,開創賽夏族的永續發展,也讓人看見藏在山中的美麗八卦力。


學科: 
文化
縣市: 
  • 苗栗縣
  • 苑裡鎮
關鍵字: 
原住民, 賽夏族, 部落, 傳統文化, 編織, 藤編, 矮靈, 向天湖, 觀光化, 姓氏制度, 文化保存

觀光、開發,山區永遠不變的戲碼。當原住民祭典成為一種觀光魅力,部落如何抵抗開發的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