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

日月潭的邵族悲傷

摘要
日月潭孔雀園推動飯店開發案,引發邵族抗議,認為開發案侵害傳統領域,影響部落發展。百年來,日月潭邵族受到迫遷,不斷流離生活,歷史久遠的部落,面臨悲傷的未來…

邵族挑選出新任的先生媽,依照傳統習俗,搭船前往拉魯島,虔誠向祖靈宣告。日月潭的邵族人,自稱伊達邵,長期在日月潭周遭生活,傳承許多歷史深遠的祭典文化和傳統的生活技藝。

但是,失去土地成為邵族的最大危機。日月潭孔雀園,原本是縣府管理的小型禽鳥公園,關閉後計畫以BOT方式,開發觀光飯店,引發邵族人抗議。邵族頭目袁百宏指出,「我今天要訴求的,是希望政府能落實原基法第21條,所以南投縣政府不諮詢、不尊重,邵族人當然要抗議,要吶喊,拒絕孔雀園BOT。」

南投縣政府表示,孔雀園推動飯店開發案,是為了促進日月潭觀光發展,提供住宿空間。觀光處長王源鐘說明,「BOT案的規模,土地可建築面積是1.6公頃,後面的公園也是1.6公頃,廠商承諾總投資額是16億元。縣政府希望能夠讓這塊土地在相關配套完整的情況下,地盡其利的來做開發。」

飯店開發案在2016年完成招標,進入環評階段,部落族人丹長老指責侵害傳統領域,南投縣府則回應,傳統領域未完成劃設,開發單位將會以回饋協助。環評會中,開發廠商說明會針對邵族做一些回饋,例如提供學童獎助學金。與會環保人士也呼籲,必須思考日月潭高度開發下,引發的環境問題,不能以單一個案來審查。

針對飯店環評審查,部落族人表示,開發經費16億元,旅館等級、設備不差,應該是到環保署審查的觀光旅館,怎麼會變成在地方審查的一般旅館。南投縣觀光處長王源鐘提出解釋,「BOT這個促參案,業者是提出一般旅館,依照現行法令,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是縣市政府,所以環評也是在縣市政府,如果業者是提出觀光旅館,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是在交通部,環評就要到中央。」

邵族的失地,已非一朝一夕,從清朝居住在埔里平原,被驅趕集中到日月潭,到了日本時代,又因日月潭水庫開發工程,部落舊居地被淹,搬遷到伊達邵碼頭一帶。到了國府時代,1989年的都市計畫,收走居民的土地。921地震後,將族人集中遷往組合屋區,讓百年邵族一路流離,最後只剩100多人,寄身在沒水沒電的臨時處所。

一個依水而生的部落,從此遠離水岸,過著困頓的日子,文化難以延續。向山、孔雀園等飯店開發案推動,許多國有地持續轉交財團,族人擔心土地不斷流失,開始製作傳統領域地圖。

多年來,日月潭開發,旅館環伺潭畔,大量遊客湧入的遊湖行程,高速遊艇造成的船浪,已經侵蝕水岸,讓大樹倒下。來到另一處岸邊,一項未經環評的碼頭工程,就已開挖山坡,高長老表示,看見日月潭不斷被破壞,族人心中很難過。

部落族人一直希望重建部落,來到名為石印的傳統領域,過去政府規劃作為邵族生活文化區域,但是延宕至今。日月潭以邵族文化為代表,成為觀光重點,真實的邵族人,卻飽受失土之苦,困居在組合屋區。當各項開發案,不斷衝出日月潭的觀光熱潮,卻有一群邵族人,成為觀光發展下的悲傷民族。

學科
開發
縣市
  • 南投縣
關鍵字
日月潭, 遷村, 原住民, 水庫, 邵族, BOT, 傳統領域, 原基法, 環境影響評估, 觀光

日月潭孔雀園推動飯店開發案,引發邵族抗議,認為開發案侵害傳統領域,影響部落發展。百年來,日月潭邵族受到迫遷,不斷流離生活,歷史久遠的部落,面臨悲傷的未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揭開大膽島的神祕面紗

摘要
金門外海有座小小島嶼叫做大膽島,曾經發生激烈戰役,成為知名的戰爭島嶼,長期以來一直由軍隊駐守,從未對外開放。現今大膽島走向開放,揭開神秘面紗,一睹小島美麗風光,也讓人思考金門眾多軍事據點開放觀光後,如何找到定位…

航行廈門灣,來到金門大膽島,距離中國海岸只有五公里,小島長期軍管。一上岸,各式標語敘述著1950年代先後發生兩次戰役,大膽、二膽島擊退來犯共軍,寫下光輝戰史。導覽老師陳志璿說明,目前二膽島依舊由軍隊防守,大膽島局部開放,交由金門縣府與海巡署管理,遊客必須申請才能登島參觀。

參訪活動由建蓁基金會舉辦,基金會由企業出資成立,發起人陳雅夫表示,希望透過舉辦跟著節氣過生活活動,讓大家認識台灣的土地,保護環境。建蓁基金會執行長陳建蓁指出,因為大膽島長期封閉,保存島嶼原始樣貌,所以邀請專家學者組成參訪團,探訪大膽島生態。

地質學者許民陽教授一同登島,查看解說地質環境,在著名的「島孤人不孤」精神標語旁,就看見不同地質交錯的情形。來到大膽神泉,許民陽解說如何的地質條件,可以儲藏水源,讓島嶼有著基本的生活條件。

大膽島上散布許多小廟宇,早期由漁民供奉,軍管之後,就由軍人修復,提供膜拜。島嶼原本也是光禿禿的小島,但是為了防務,大量植樹,許多國外樹種也在島嶼生存下來,形成有如樹木聯合國的景觀。

目前大膽島只開放一半,一半仍有軍隊駐守,不得進入。遊客可以由碼頭登岸,沿著海岸線,通過橋梁到達另一端陸連島的北山,看見吸引中國遊客從海上觀看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標語。

大膽島曾二度勝戰,半世紀讓敵人無法攻上海灘,但是到現今,海岸線已被垃圾攻陷,形成擋得住敵人,擋不住垃圾的諷刺現象。金門縣長陳福海表示,大膽島目前還在修建中,同時培訓解說人員,希望年底能全面開放接待觀光遊客。陳志璿表示,大膽的旅遊規劃,應該往慢遊發展,才能展現島嶼舒緩的魅力。

大膽島觀光之後,參訪團前往其他地點,基金會發起人陳雅夫過去曾在金門當兵,時隔幾十年,重新回到金門,除了參訪,也想尋找服役據點。但是時隔多年,地貌已經改變,找不到過去的駐守據點,卻是回憶起當兵時,書信往來的遠距愛情,夫婦一同歡笑,讓失落的心情,添上甜蜜記憶。建蓁基金會執行長陳建蓁表示,台灣有很多美麗的地方,只是缺乏很好的行銷,讓更多人來認識與了解。

金門的軍事據點眾多,一群愛好金門戰地歷史的居民,擔憂據點不斷消失,組成金門縣戰地史蹟學會,多年來探訪記錄不同營區、據點,編寫成書保存。

來到金門西洪營區,金門縣戰地史蹟學會理事長陳自強表示,營區急著整修觀光,不但破壞原貌,同時也在整修後,難以營運維護,成為蚊子營區。適度整修,保存原貌,一直是金門軍事據點修復的重心。

在學會成員帶領下,來到濱海一處廢棄軍事坑道,保留歷史遺跡的狀態,突顯坑道的自然之美,金色沙灘,銀灰岩壁,形成一處軍事秘境。金門縣戰地史蹟學會總幹事董森堡指出,金門軍事聚點活化目的,不單是觀光,而是能為金門說故事。

金門大膽島,曾經是敵人攻不上岸的島嶼堡壘,未來將是迎接無數遊客的旅遊勝地。時代變了,角色也變了,如何規劃大膽島觀光,保留原貌與生態,敘述小島歷史和金門的故事,可能又是另一場艱難戰役…

學科
文化
縣市
  • 金門縣
關鍵字
大膽島, 戰地, 軍事據點, 坑道, 離島, 觀光, 轉型

金門外海有座小小島嶼叫做大膽島,曾經發生激烈戰役,成為知名的戰爭島嶼,長期以來一直由軍隊駐守,從未對外開放。現今大膽島走向開放,揭開神秘面紗,一睹小島美麗風光,也讓人思考金門眾多軍事據點開放觀光後,如何找到定位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微光世界-藍眼淚大揭密

摘要
海面湧現藍光,每年四月一到,許多人前進馬祖,希望一睹藍眼淚之光。藍眼淚是什麼?有著何種生態意義?生態調查團隊開始作業,想揭開藍眼淚的秘密...

馬祖北竿鄉塘岐村村長陳嘉文,多年來從事藍眼淚導覽活動。藍眼淚大發生時,島嶼各處都可觀看,但是北竿的塘岐沙灘,因為平緩能下灘接近,也有較高安全性,成為最好的觀看點。看著藍眼淚隨波發光,譜出夜之旋律,也讓陳嘉文看見機會,為故鄉創造觀光經濟。

東莒漁民陳先生到岸邊巡視漁獲,長期的捕魚經驗,他發現藍眼淚大發生時,漁獲總是特別豐富。只是過去漁民多半討厭會發亮的藍眼淚,因為軍管時代,夜間不准靠海,晚上偷抓魚,藍眼淚會暴露行蹤,招來危險。

每年進入大發生期,遊客幾乎買不到機票,就算進到馬祖,也不見得看得到藍眼淚,馬祖風景管理處於是在北海坑道內,舉辦搭船夜觀藍眼淚。遊客登上小船,在導覽解說下,巡行坑道,觀看水面被撥起發亮的藍眼淚。

海洋學者邱郁文,長期調查馬祖濕地生態,過去就在許多澳口觀察到藍眼淚現象。他表示,藍眼淚伴隨藻華現象,大量藻類帶來營養源,但也可能帶來危害。

藍眼淚出現的時間,約在每年四到九月,但它究竟是什麼,各界說法不一,國立海洋大學蔣國平的研究團隊,展開大揭密行動。研究團隊多航次、多地點,到馬祖海域採水做研究,在海上放下不同粒徑的採集筒。同時利用各項測量工具,建立環境數據,瞭解藍眼淚出沒時的水質變化。

研究團隊建立一個小型試驗室,可以將採集到的樣本,進行分類、研究。透過RNA的核糖核酸檢定技術,分析出樣本中能發光的物質,發現藍眼淚是種單細胞生物,以藻類為食,受到刺激就會發光。

研究團隊舉行記者會,公布馬祖藍眼淚的確認結果。針對藍眼淚出現,是否意味著環境危機,蔣國平解釋,藍眼淚無毒性,以藻類為食,反而具抑制藻華的作用。

未來將針對藍眼淚的生態系統,進行更廣泛的採集與分析,瞭解藍眼淚出現時機,以及被漁民稱為丁香水的藍眼淚,能否成為海洋資源的生態指標。

藍眼淚景象帶動馬祖觀光,也讓一些年輕人,思考在故鄉發展的可能。馬祖青年劉增亞、李振元等人,租下津沙村旁廢棄的軍事據點,打造青年旅館。因為位於山崖,成為觀看藍眼淚的絕佳秘境,但他們不以藍眼淚為主要訴求,反而希望遊客看見更多不一樣的馬祖。曾有遊客建議擴大建設,多收一些客人,但他們希望維持碉堡風格,讓人感受到馬祖過去的軍事氣息。

馬祖藍眼淚帶來旅遊潮,但是因為夜間追淚,讓機車、人聲的喧嘩,打破小島寧靜,影響居民生活安寧。連江縣長劉增應希望在藍眼淚熱潮後,打造一個優質旅遊模式,推動觀光。

藍眼淚一波波湧現,帶來觀光驚喜,也帶來生態訊息。目前研究揭密藍眼淚的身分,需要更多研究,洞悉藍眼淚的生態網絡,連結更深層的海洋訊息,穿透微弱藍光後的環境秘密。

學科
海洋
縣市
  • 連江縣
關鍵字
藍眼淚, 藻類, 海洋生態, 離島觀光, 離島建設, 觀光

海面湧現藍光,每年四月一到,許多人前進馬祖,希望一睹藍眼淚之光。藍眼淚是什麼?有著何種生態意義?生態調查團隊開始作業,想揭開藍眼淚的秘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陳忠峰,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不一樣的南寮

不一樣的南寮

摘要
到澎湖旅遊,看風景、吃海鮮,成為首選,但是遊客在穿梭中,卻可能遺忘村落之美。有一個小小村落,多年來努力恢復舊有文化,打造社區景觀,全村一同努力,希望讓人看見不一樣的澎湖…

到澎湖湖西鄉北寮村奎壁山踏浪,吸引無數觀光人潮。遊客等待退潮,像摩西過海般,走過潮間帶,爬上奎壁山。但是在來往之際,途中的南寮社區,卻總是被忽略。位於澎湖東北角,早期南寮和北寮合稱龜壁港社,各自立村後,北寮靠海岸,發展漁業,南寮靠內陸,發展農業。觀光興起後,北寮因踏浪出名,南寮必須找尋新出路。

南寮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有擇,思考社區沒有獨特自然景觀,就想加強農村文化,讓人看見不一樣的南寮。他開始推動社區再造,利用拓建道路,拆除老屋遺留的咾咕石,修復村落旁的圍牆。在社區內留有連棟的歷史建築群,但是隨著屋主搬離,老屋崩塌,雜草叢生。社區居民於是發起整理工作,修復老屋,重現代表村落的歷史建築。

在逐一修復硬體建築後,陳有擇參與社區再造計畫,引進解說訓練課程,鼓勵居民不要害羞介紹自己的家鄉。澎湖村落早期有著烹煮鮮魚再保存的傳統文化,社區於是依照過去樣貌,重建煮魚的大鍋灶,並且重製俗稱「風櫃」的送風機,由居民示範早期如何將風櫃裝上火灶,並以人力拉推送風,幫助火勢。

南寮村長趙嘉協,退休後回到故鄉,思考恢復傳統農業文化,希望讓南寮成為澎湖的生態農業社區。這裡的農業受到強烈東北季風影響,過去發展出「菜宅」的農業模式,利用石砌圍牆,保護農作,不受季風吹襲。菜宅的型式,從小型的庭園式矮牆,到大型的農場式高牆,考驗砌石師傅的技術。

利用家族原有的菜宅農地,趙嘉協建立了農場,在農場內打井設置水源,面對澎湖的強風,連灑水都是一門學問,因為一不注意,水就會就被風吹散。他第一年耕種,發現砂質土地養分充足,不會妨礙種植,加上有海洋隔絕,農作沒有太多蟲害。最大的問題,還是冬季季風,不僅強勁到會吹倒農作,甚至挾帶海水濕氣,能鹹死農作,於是他開始建立簡易棚室,擋風防鹽分。

在村落中,社區再造和生態農業計畫分別進行,還有個更特別的,是為了傳承廟宇的信仰文化,鼓勵村中孩童,學習澎湖獨特的小法文化。透過法師咒語和儀式鼓樂的學習,將文化延續下去。

趙嘉協的生態農場越來越穩定,開始有許多收成,並且打出品牌。後來他嘗試在農場內飼養蜜蜂,生產蜂蜜,成為澎湖第一位養蜂人。澎湖有許多野花,一箱箱蜂巢前,可以看見蜜蜂們忙碌的帶回花蜜。趙嘉協主要的想法,其實不是收蜂蜜,而是讓蜜蜂能授粉,促進區域農作成長。

幾年來,趙嘉協嘗試各種作物,同時鼓勵居民復種農地,他也發展出不同的季節作物,讓農場四季都能收成。他打造澎湖生態農業,恢復村落傳統農耕,而人生的最大收成,是遠離故鄉的子女,願意回到故鄉,家人團圓,一起奮鬥。

在長期努力下,南寮社區不斷創造新的機會,也拿下社區環境改善工程金質獎等獎項。居民感到光榮,更加勇於介紹家鄉,各個都是最佳解說員。社區走出自己的風格,讓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有擇更加堅定,不要村落變成喧囂的觀光區,而是成為環境教育場所,讓所有遊客重新認識澎湖,看見村落的美麗。

在澎湖,有一個不一樣的南寮社區,如果一不小心,忽略的經過,那麼到澎湖旅遊,就會錯過一個美麗的相遇…

學科
農業, 文化
縣市
  • 澎湖縣
  • 湖西鄉
關鍵字
社區營造, 觀光, 菜宅, 生態旅遊, 小法文化, 離島, 南寮

到澎湖旅遊,看風景、吃海鮮,成為首選,但是遊客在穿梭中,卻可能遺忘村落之美。有一個小小村落,多年來努力恢復舊有文化,打造社區景觀,全村一同努力,希望讓人看見不一樣的澎湖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南庄的河壩之舞

摘要
用舞劇,說出南庄的土地故事,看見環境的美麗與哀愁。一群青年進入農村,思考如何幫助農業,守護環境,開創新生活。他們排了一齣劇,用意志與創意,舞出青春的光和熱…

苗栗南庄是個觀光勝地,每逢假日總是擠滿遊客,但繁榮的觀光經濟,卻也帶來土地炒作,環境破壞的問題。南庄子弟邱星崴學成返鄉,希望為故鄉做些事情。他組織了一個農青小團隊,進行田野調查,希望從深度觀光開始,用老屋開設背包客棧,帶入更多能長時間停留的遊客,認識農業與歷史的南庄。

在農業推動上,邱星崴邀請農民劉孟承加入,透過生態農法,想改變原有的慣行農業。劉孟承在一塊山坳處,找到充滿水源的良田,進行生態田區規劃。過去農民耕作嫌這裡太濕,不好種植,劉孟承改變農法,讓原本的劣勢變成優勢。

有了生態田區,劉孟承開始帶著夥伴,一起到溝渠找蜆,希望將牠們復育到田區。因為農藥的使用,現在野地裡的蜆,已經很稀少,僅剩能存活的棲地,又缺乏食物養分,於是將蜆移到田區復育,再慢慢送回溪流野地,是劉孟承的心願。未來這塊生態田區,還想復育泥鰍、黃鱔等生物,讓友善農業的田區,成為保護生物的諾亞方舟。

幾位城市青年,也以打工換宿的方式,協助劉孟承的農園。幾年深耕地方,這群農青團隊有了新想法,想要編一齣舞劇,用舞蹈來介紹南庄。南庄是河灣上的平原,在客家人的文化中,河流及其流域稱為「河壩」,於是劇場就以河壩為名。有了想法,沒有經費,只好號召大家幫忙,許多人自各地前來,分工合作,製作服裝、道具。劉孟承則帶著大家修補河岸棧道,整理舞劇空間。

這齣舞劇,有許多專業舞者,同時邀請當地居民與孩童共同演出。南庄表演河壩舞劇,在網路上引發關注,許多觀眾到來,想看看這場有關南庄的環境劇。

透過舞者們演出的神明、洗衣、婚嫁等劇情,呈現過去人與河流的種種自然關係,但是隨著開發破壞,讓河神發怒。大型河神現身,繞行街道,觀眾跟隨,接著成了一場嘉年華會,一路走向河岸。

舞劇的成功,讓更多人關心南庄事物,希望看看不一樣的南庄,邱星崴思考有個聚會空間和農民產品的銷售平台,於是找了舊屋再打造一個新空間。

回到故鄉,邱星崴與夥伴,不斷思考下一步該怎麼做?在他心裡,農村凋零,失去勞動力,青年進入農村,應該用更多創意開創生活。河岸邊,演了一齣環境劇,但是在生活裡,卻上演著現實劇,他們以心意和創意,在南庄河壩,追尋一個期待翻轉,可以重生的土地。

學科
農業, 文化
縣市
  • 苗栗縣
  • 南庄鄉
關鍵字
青年返鄉, 邱星崴, 劉孟承, 環境劇場, 觀光, 農田生態

用舞劇,說出南庄的土地故事,看見環境的美麗與哀愁。一群青年進入農村,思考如何幫助農業,守護環境,開創新生活。他們排了一齣劇,用意志與創意,舞出青春的光和熱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猴城恩仇錄

猴城恩仇錄

摘要
猴子佛前跳來跳去,來回穿梭古廟內外,讓人彷彿置身西遊記的花果山。只不過,山林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果點心,堆疊成小山貌,還有連綿山峰似的古蹟三峰塔。這是泰國古城華富里一年一度的猴子宴…

今年是猴年。這趟尋猴之旅,從台北到曼谷,再開車朝北方150公里;不只一探究竟,也為千里尋親。泰國長尾獼猴(Macaca fascicularis)、日本獼猴(Macaca fuscata)、台灣獼猴(Macaca cyclopis),皆可溯源自印度恆河猴(Macaca mulatta)。獼猴雖分布各地,卻像難兄難弟,同樣面對人類爭奪地盤、棲地都市化的種種後果。

華富里是聞名世界的猴城,城裡有人口26,500與2,000隻左右的猴子混居。市中心八萬平方公尺內,就有近1,200隻猴子。相傳印加神話中,羅摩神(Rama)為白猴神哈奴曼(Hanuman)發出一箭,便落在華富里,封為猴子猴孫的應許之地。著名古廟遺跡桑普凱宮建於西元六世紀,猴子來得更早;據記載,這裡以前是森林。

泰國長尾獼猴的適應力強,自然棲地為原始林、次生林、紅樹林、沿河或沿海森林;野生猴吃水果、嫩葉,也會抓昆蟲補充蛋白質。牠與身形等長或更長的尾巴,是顯著特徵;又名食蟹猴,會在水邊用尾巴釣蝦蟹吃。不過,從森林猴變成都市猴後,已經失去野外覓食的學習機會。

城市居大不易,都市猴失去樹林,取而代之攀爬建築、電線,墜落和觸電時有所聞,嚴重恐致死。馬路如虎口,猴子又不會看紅綠燈,城裡每天發生車禍。至於吃,平時全仰賴居民和觀光客餵食,不夠時,則會闖進果菜市場與人類住居搶食。

人與猴混居城市,時時引爆衝突,部分居民為防堵猴子侵擾,會用棍棒、水槍、彈弓、鱷魚娃娃驅趕,並在建築外加裝柵欄、鐵絲網及電網,避免猴群闖入或破壞天線。有人討厭猴子帶來麻煩,但也有人受益而心存感激。居民感謝猴子帶來的觀光效益。

每年11月最後一個週日籌辦的猴子節,花費近四十萬泰銖,準備兩噸的食物宴請猴子。猴子活絡當地觀光,鄰近商家旅社、流動攤販、景點皆受惠,並間接造就更多工作機會。

人類因猴子得利,猴子卻因人類受苦。棲地破壞,猴林變成猴城,猴子只能險境求生。人猴的和解之道,泰國、台灣都還在尋找…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城市
關鍵字
獼猴, 棲地破壞, 路殺, 觀光, 猴子, 猴城
猴子佛前跳來跳去,來回穿梭古廟內外,讓人彷彿置身西遊記的花果山。只不過,山林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果點心,堆疊成小山貌,還有連綿山峰似的古蹟三峰塔。這是泰國古城華富里一年一度的猴子宴
國外
  • 亞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邱偉淳 柯金源
攝影 柯金源,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溫泉鄉的開發潮

摘要
溫泉帶來龐大觀光商機,使得台灣各地都大力推動溫泉經濟。然而歷年來的溫泉區災害讓人驚心,卻沒有讓人們開始反省,當更多飯店開發案出現,溫泉鄉新一波的開發潮正要興起…

受到蘇迪勒颱風重創的烏來溫泉區,災後三個月,依舊像個大工地,怪手在山區趕工搶修道路,還要鞏固山坡避免滑落,希望能盡快恢復。當地業者評估,冬季已經來臨,生意卻不到過去的三成。

烏來溫泉區災害,讓社會再次討論溫泉區開發問題。其實十多年來,台中谷關溫泉、新竹清泉溫泉、南投盧山溫泉、高雄寶來、多納溫泉、台東知本與紅葉溫泉等,都曾因颱風、地震等因素,產生不同災害。溫泉區的開發與安全問題,早已響起警訊,但災後檢討,總會隨著商機被遺忘。

在宜蘭礁溪,一件由遠雄集團投資的溫泉飯店開發案,已經通過環評,舉辦動工前說明會。開發基地位在礁溪得子溪旁,是由二個舊的開發案構成,遠雄集團分別申請環評,再統一開發,合計面積達九公頃。

說明會現場,參與的環保團體與民眾,提出土石流、防洪等問題,但都沒有得到充分說明,質疑遠雄集團的溝通誠意。居民抱怨,一場動工說明會,沒有提供資料,沒有準備麥克風,只是快速朗讀,問問題也沒答案,好像急著走完程序,於是當場群起抗議,要求說明會必須重新召開。

來到開發現場,飯店基地位在坡地上,後方緊鄰山坡,面對著得子溪。居民表示,這裡靠近行水區,過去曾有崩落記錄,地質相當不穩。居民孫博萮質疑開發基地的土地變更過程,認為這裡早期屬於保護區,為何能變更成休閒產業專用區。

動工前說明會再度召開,環保團體與居民到場抗議,以灌水球代表土石流,演出現場行動劇,表達對環境安全的憂慮。會中,遠雄派出高層主管前來溝通,蔡宗易副總經理表示,遠雄已經朝向低密度開發,將會成為礁溪的飯店標竿。

會議在抗議聲中結束,遠雄集團表示走完說明程序,就會依法動工。宜蘭縣議員薛呈懿表示,礁溪溫泉區已經過度開發,擔心再開發下去,不只破壞環境,溫泉水資源也不夠用。

過沒多久,礁溪溫泉區又發生鄉公所拆老屋要賣地的事件,當地居民表示,為了觀光開發,礁溪已經失去原來風貌。同時,一片墓區也要遷移,清理土地做開發,開發地點位於得子溪旁,有洪水氾濫的危機。居民孫博萮表示,溫泉區開發,已經到了寸土寸金的地步,現今不斷朝向山坡、河川找地,形成更大的環境風險。

台灣北邊宜蘭礁溪溫泉區的新開發案,仍在爭議中,台灣南邊屏東四重溪溫泉區的新開發案,也在審查中。由年代集團推動的飯店開發案,計畫在四重溪溫泉區旁,完整的農業平原上,開發九公頃山丘土地,興建結合飯店與農園的休閒園區。

由於開發區位於農業平原的山丘上,環評委員質疑,大量開挖山丘,會不會造成地質影響?飯店蓋在這裡,會不會造成邊坡滑動?同時也有環評委員提出,飯店開發在農業區,會不會對農作、水源造成影響,開發業者必須進一步說明。

來到開發基地,田區前的山丘,就是要整平山頭,興建飯店的地方。附近田地上,農民忙著整理西瓜藤,對於飯店開發,他們也憂心會破壞農作與搶水。車城鄉公所人員表示,在四重溪溫泉區,目前有三個飯店開發案在進行,地方表示歡迎,但也憂心水資源分配問題。

舊的溫泉區災害,仍在搶救中,新的溫泉區開發案,帶著地質破壞的疑慮,不斷推動開發。溫泉這個熱門觀光經濟,在管制失控,開發破壞下,成了一門對天豪賭的生意,沒人知道下一場災難,會在哪裡?

學科
水文, 開發
縣市
  • 宜蘭縣
  • 礁溪鄉
  • 屏東縣
  • 車城鄉
關鍵字
溫泉, 保護區開發, 遠雄, 五峰旗, 觀光

溫泉帶來龐大觀光商機,使得台灣各地都大力推動溫泉經濟。然而歷年來的溫泉區災害讓人驚心,卻沒有讓人們開始反省,當更多飯店開發案出現,溫泉鄉新一波的開發潮正要興起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193縣道的思考

193縣道的思考

摘要
沿著台九線來到花蓮新城,轉個彎來到一條隱身在防風林間,綠意盎然的濱海公路。這裡是海岸小漁村居民們,平常悠閒散步的地方,也是單車客們口耳相傳的秘境。如今,開發的腳步,正悄悄走向它…

為了迎接蘇花改在2018年通車後,帶來的大量車潮,花蓮縣政府正著手進行縣內的交通改善工程。這條濱海公路193縣道的拓寬計畫,也是其中之一。

8月11日這天,花蓮縣政府在新城鄉舉辦193縣道北段拓寬工程公聽會,近百位民眾和多位議員,都到場參與。

目前193縣道北段0到6公里路段,禁止行駛大型遊覽車。因此花蓮縣政府預計耗資七億,將193縣道北段0到8公里路段,從原本的兩線道,拓寬成16米到20米寬,讓未來的觀光車流可以從台9線直接轉進193縣道,一路往南到達七星潭風景區,沿途預計徵收八公頃私有土地。

現在的193縣道上,人車密度最高的是熱門景點七星潭。每到下午,遊覽車載著遊客來到這裡,看海、戲水,也有不少人聚集在空軍基地旁,欣賞戰機起降。

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辦公室主任蔡中岳指出,由於停車空間不足,遊客往往直接把小客車違規停在路邊。加上車輛一進到七星潭風景區,為了找停車位或欣賞沿途風景,車速就會減慢,造成塞車。未來如果路變寬了,進到七星潭的遊覽車和小客車更多,整體停車空間卻沒有增加,只會讓壅塞問題更加嚴重,無法如縣府預期,達到紓解交通的目標。

此外,193縣道在經過七星潭路段,距離海岸非常近,又緊鄰空軍基地,只能往海岸方向拓寬,可能有安全上的隱憂。就在蘇迪勒颱風剛過境這天,草地上還佈滿被海浪捲上來的大石頭。

其實從花蓮市區到七星潭,已經規劃了完整的自行車道系統,再結合193縣道,具有發展低碳單車旅遊的潛力。

縣道193的拓寬工程,反映出花東交通發展規劃,仍然以汽車、遊覽車等私人運輸工具為主。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副教授戴興盛建議,面對觀光景點的塞車問題,還是必須透過發展完善的公共運輸系統來解決。

花蓮火車站前,火車載來大批旅客,大多數遊客選擇直接搭計程車,或租機車、汽車,只有極少數選擇搭公車。前往七星潭的公車,一天也只有四班。 

公共運輸服務的範圍與班次有限,遊客使用意願低,使得相關單位不願意投資,形成惡性循環。許多國外背包客,也只能選擇包計程車旅遊。在金針花正盛開的赤柯山,遊客也都是開車前來,由於山路狹小、又缺乏停車空間,每逢假日交通就會打結。

同樣的塞車問題,每個觀光景點上演。戴興盛指出,一般民眾會認為,台灣人還是習慣開自己的車,花東發展規劃也因此免不了以私人交通工具為主,不過從國外經驗來看,透過公共政策的引導,還是可以改變民眾的習慣,發展良善的公共運輸網絡。

面對未來蘇花改帶來的人潮車潮,193縣道或許是個契機,讓社會大眾重新討論、思考,拓寬以外的選項。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七星潭, 觀光, 蔡中岳, 賴興盛, 土地徵收, 蘇花改, 道路拓寬

沿著台九線來到花蓮新城,轉個彎來到一條隱身在防風林間,綠意盎然的濱海公路。這裡是海岸小漁村居民們,平常悠閒散步的地方,也是單車客們口耳相傳的秘境。如今,開發的腳步,正悄悄走向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離天空再近一點?

摘要
買一張門票,換取幾分鐘的刺激體驗。當越來越多的吊橋、高空瞭望台,出現在南投的山谷之間,這樣的觀光模式,是否真的可以成功複製?

位在南投中寮的天空步道,今年7月22日才啓用,耗資兩千兩百萬。遊客站在透明橋面上,龍鳳瀑布彷彿從腳下傾瀉而下,吸引不少人前來體驗。

位在信義鄉的琉璃光之橋,也是以透明玻璃橋面做為賣點。走在上面,彷彿懸空站在溪谷上,營運不到一年,門票收入將近兩千萬,信義鄉長史強看準這樣的商機,希望在鄉內的地利和雙龍部落,再打造一座高空瞭望台和一座吊橋,要讓信義鄉成為吊橋之鄉。

從地利村往上走,大約十分鐘的車程,就會到達「土虱灣」。濁水溪流經這裡時,轉了一個大彎,曲流景色十分壯觀。

2011年時,地利和雙龍部落被劃進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的範圍。日管處因此參與了瞭望台的規劃設計,預計在公路旁打造懸臂式眺望平台,讓遊客用不同視野,欣賞土虱灣的景色。

鄉公所和日管處聯手端出觀光大餅,有居民殷切盼望,也有人認為不該貿然開發,平靜的部落中,出現了不一樣的聲音。

從地利部落前往土虱灣的這條台16線,因為存在落石風險,公路局設立了管制哨,記錄雨量,並且隨時監控路況。儘管鄉公所對道路安全有信心,在我們走訪土虱灣這天,沿途不但看到不少落石,邊坡的防護網,也有好幾處已經破損,碎石裸露在外。

2001年桃芝颱風來襲,引發的土石流讓部落幾乎全毀。對災變的記憶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抹滅,有部落青年認為,面對開發,態度應該更謹慎。發展觀光、創造就業機會的誘因和對自然生態、傳統文化的衝擊,在部落中仍然不斷相互拉扯。

隔著濁水溪和地利對望的雙龍部落,也是縣政府的重點開發景點之一,這座引水用的吊橋,橫跨超過三百公尺的險峻山谷,連接另一頭的雙龍瀑布,縣政府預計再打造一座人可以行走的新橋,之後還要結合部落旅遊行程。

雙龍瀑布原本有條車輛可以通行的聯外道路,颱風沖毀之後,修復工程流標將近十次,至今仍無法通行。雖然縣府說能配合雙龍吊橋興建,盡快恢復通車,部落居民卻擔心,這樣會對地質條件已經很脆弱的邊坡,再次造成傷害,希望維持現況,讓遊客以步行方式前往瀑布,同時拉長遊客停留部落的時間,增加在地消費。

位在南投市猴探井的天空之橋,從橋上可以遠眺彰化平原,吸引不少遊客前來。在非原住民地區,開發雖然少了傳統領域的爭議,卻有商家表示,生意大不如前。

南投縣觀光處長王傳鍾表示,未來如果有鄉鎮公所希望再興建類似設施,會用更高的門檻來評估,以防投資無法順利回收,或者景點太過相似,產生排擠效應。

儘管如此,南投縣政府目前仍然在向中央爭取兩億八千萬經費,要在名間鄉的松柏嶺,打造三座高空吊橋,開發成結合進香人潮與當地茶產業的新景點。

文化大學景觀系教授郭瓊瑩提醒,硬體設施一旦熱潮退去,反而要再投入更多經費、變出更多花樣,才能吸引遊客,可能會造成財務負擔。她認為,自然景觀本身就有吸引人的地方,不一定需要藉由硬體設施來招攬遊客。

一座橋、一個瞭望台,就是刺激觀光的唯一解方嗎?面對自然景觀,我們又是否需要透過人為設施,來離它更近一點?

學科
開發
縣市
  • 南投縣
  • 中寮鄉
  • 南投縣
  • 信義鄉
  • 南投縣
  • 南投市
關鍵字
天空步道, 地質敏感, 觀光, 環境衝擊, 總量管制, 日月潭, 雙龍部落, 龍鳳瀑布

買一張門票,換取幾分鐘的刺激體驗。當越來越多的吊橋、高空瞭望台,出現在南投的山谷之間,這樣的觀光模式,是否真的可以成功複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小琉球垃圾的旅程

摘要
六月二十六號一大清早,小琉球垃圾焚化廠前,一列貨車排隊等著吊掛垃圾送到碼頭。上午十點鐘,載運小琉球垃圾的貨船駛進東港鹽埔碼頭,從四月十九號堆積到六月,212噸的垃圾終於清出小琉球。但是,小琉球垃圾的旅程還沒結束呢!

小琉球常住人口有一萬兩千人,每年觀光客有四十三萬人次。平日垃圾量五噸,假日則是七萬多噸,這些垃圾一年要花一千萬元,運到屏東崁頂焚化爐處理。其中兩百五十萬元,由小琉球鄉公所自籌,七百五十萬元,由離島建設基金撥付。也就是說,這七百多萬元,是全民買單。

因此有人建議,到小琉球的船票,每張應隨船加增十塊錢清潔費。不過小琉球鄉公所對這個建議不表樂觀,一來考慮到,加收十塊錢說來簡單,但是裡面有很多行政成本,扣掉之後,不見得有多少收入,收多了又怕遊客反感,影響人潮。

其實,一個減輕清運垃圾財政負擔的方法,就是從源頭減量。小琉球有民宿業者實施「減少五十塊錢」活動。也就是說,住客自帶盥洗用具,就可以少收五十塊。五十塊錢不多,或許很多遊客不在乎,卻是一種鼓勵和宣誓的動作。小琉球生態旅遊聯盟執行長曾毓文表示,以前都要準備一小包、一小包的洗髮精、沐浴乳,還有牙刷、牙膏,現在他在每間客房採用分裝的清潔用品,垃圾量減少四分之三。

曾毓文強調,他從環保署輔導的綠色消費網站,採買相對低污染的清潔用品,不但可以讓住客安心使用,更重要的是,減少小琉球排水的污染。

小琉球沒有污水處理廠,民生污水直接排放入海。海生館研究員樊同雲指出,小琉球和墾丁南灣過去因為盜採濫伐,還有陸地工程污泥流入大海,以及民生污水排放的影響,海底珊瑚狀況不佳,但是南灣眺石一帶,在2002年污水處理場開始運轉以後,珊瑚已經漸漸長回來。

小琉球現在也在籌劃污水處理廠,將採用社區型、分散式的處理方式,降低施工成本。由於處理過的污水可以直接入海,大海稀釋力強,排放水也將不再加入一般污水處理場使用的次氯酸鈉消毒。屏東縣環保局長魯臺營表示,其中的杉板灣處理場,將採用濕地分解法,主要以植物和微生物來吸收分解,還可以減少打氧曝氣的電力消耗。

像這樣簡易型的污水處理,更需要民眾配合使用低污染的清潔用品。從源頭減量,不管是污水處理還是垃圾清運,都是一樣的道理。小島的垃圾清運成本高,遊客能不能盡量使用環保杯、環保筷,並且自備盥洗用具?

以小琉球來說,垃圾清運上岸後,還要吊掛到貨車,直奔崁頂焚化爐。一般以為,垃圾到焚化爐燃燒以後就消弭無形,其實不管怎麼燒,還是有燒不完的灰燼,以及爐子生降溫過程必須固化抓下來的戴奧辛,這些才是真正的最後垃圾。而這些最後的垃圾,還得找地方掩埋。目前,全台灣垃圾掩埋地都在拉警報,垃圾不斷增加,將來還能埋到哪裡去呢?

垃圾減量,才是最根本的方法。

熱門事件
學科
生活
縣市
  • 屏東縣
  • 琉球鄉
關鍵字
觀光, 垃圾, 總量管制, 離島發展, 環保旅遊, 垃圾減量

六月二十六號一大清早,小琉球垃圾焚化廠前,一列貨車排隊等著吊掛垃圾送到碼頭。上午十點鐘,載運小琉球垃圾的貨船駛進東港鹽埔碼頭,從四月十九號堆積到六月,212噸的垃圾終於清出小琉球。但是,小琉球垃圾的旅程還沒結束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 劉啟稜 宋和祥 葉鎮中 陳淯茜,剪輯 劉啟稜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