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聽證

終結國光?

終結國光?

摘要
數十年來,環保意識逐漸抬頭,石化業的高污染特質,在地狹人稠的台灣,製造了抹滅不去的污染惡夢。台灣的石化發展,面臨轉彎的關鍵時刻。但投資者不放棄,堅持興建八輕國光石化,這一次,終於引發社會全面抵抗…


1950
年代,台灣邁向工業化,選擇塑膠、紡織等產業發展;1960年代開始獎勵投資,鼓勵私人企業;1970年代石油危機,因為加工區需要大量乙烯,促使台灣奠定石化產業政策。從1968年高雄一輕運轉以來,石化業一直是重大的國家發展計畫。

六輕完工後,台灣的乙烯自給率,從1994年的38%,大幅提高至2009年逾90%;整體石化產品出口占55%,其中75%銷往中國,石化(上游)產業,早已完成供應國內需求的階段性任務。

數十年來,環保意識逐漸抬頭,石化業的高污染特質,在地狹人稠的台灣,製造了抹滅不去的污染惡夢。台灣的石化發展,面臨轉彎的關鍵時刻。但投資者不放棄,堅持興建八輕國光石化,這一次,終於引發社會全面抵抗…

國光石化早從1990年代,就喊出開發口號,當時的行政院長郝柏村,宣稱八輕是為了取代2015年三輕、四輕和五輕遷廠所需。但石化業在高雄製造的土壤、地下水與空氣污染歷歷在目,讓八輕在17年間,遭到桃園觀音、嘉義鰲鼓、高雄大林蒲和屏東蘭州農場民眾的拒絕。

2005年,全球暖化議題日趨嚴重,行政院永續會決議,八輕案應該進行政策環評,但直到2007年八輕在雲林提出開發計畫,政策環評都沒有出爐。

2007年,因為六輕營運,導致農漁業大受影響的養殖業者起身反抗。當時的環評委員多半出身環保團體,評估八輕對環境的衝擊後,也抱持不同意開發的態度。然而行政院卻透過媒體表示,國光石化案應該盡速通過環評,並譴責環評委員是「開發的絆腳石」。

當時的環評委員沒有妥協、嚴格審查,再接任的新委員,又根據國光石化開發將嚴重影響農漁業生產、居民健康、瀕危動物中華白海豚的生存、排放大量溫室氣體以及水源使用的不確定性,將國光石化案,送入嚴格的二階環評審查。時值2008年,國光石化揚言出走,大城鄉長卻表示,歡迎國光石化投資。

200810月,工業局終於開始討論延宕多時的石化政策環評,儘管學者與環保團體明確指出,在全球暖化、缺水、地狹人稠、高度依賴能源進口的台灣,不適合繼續擴張石化產業,業者卻說:「石化業在台灣存在20多年,不該用新的標準掐死舊產業,政府應該多鼓勵,甚至不該限制產業使用能源量。」台綜院也為石化擴張埋下伏筆,宣稱即使三輕更新,台灣乙烯自給率依然不足。

2009年,三輕更新案過關。國光石化也在行政院指示環保署,建立「投降機制」、縮短環評時間,讓國光石化能儘快進入二階環評審查。

選定在彰化大城開發的國光石化,位於濁水溪北岸,與南岸的六輕相對,空氣污染物將交互影響。初次專案小組審查時,環保團體與民眾就提出質疑,大城是嚴重地層下陷區、填海造陸將影響中華白海豚與海岸變遷,加上石化業是高排碳、高耗水產業,國光石化根本無能應對。

但是國光石化反駁,針對開發後每年排放的1200萬噸二氧化碳,將努力減量16萬噸;開發後不會加劇地層下陷、瀕危的中華白海豚則會採取監測;至於空污部分,「除了臭氧跟懸浮微粒超標外,其他都還好」。雖然開發地點不同,但國光石化在大城與在雲林所面對,還有無法解決的問題都相同,儘管如此,國光石化依然在政策指示下,進入二階環評審查。

原本國光石化選定大城工業區進行開發,但填海造陸對生態影響甚劇,環團要求國光石化應該考慮北移、在彰濱工業區開發。不過國光石化以趕不上開發時程為由,不肯妥協,最後只做出「大城工業區北移一公里」的區位替代方案;因為直接衝擊彰化芳苑的漁民生計,捲動另一波抗爭動能。

同時間,經濟部水利署也啓動供水給國光石化使用的大度攔河堰開發計畫,水利署甚至表示:「只要有條件開發,什麼都可以答應。」對開發後對中華白海豚的影響,直接表示:「雖然我們對白海豚不了解,但應該沒有影響。」

2009年,國際保育團體來台關注中華白海豚的生存危機,中華白海豚的議題開始在媒體延燒。20101月,彰化環保聯盟發起搶救溼地聯署活動,希望營建署認可有國際級溼地價值的大城溼地,能透過國家溼地評選機制,獲得免於開發的護身符。營建署卻以「地方不支持」為理由,遲遲不肯公布國家級溼地名單。

彰化環盟認為,溼地是重要的自然資產,養活西部沿海養殖業,他們不滿,只有財團能購地,因此發起「119救溼地」信託活動,呼籲全民買下大城溼地、拯救白海豚。3個月內,超過3萬名民眾認股。

20104月,國光石化首次召開專案小組審查,但國光石化並沒有遵守環評會決議,進入實質審查階段前,必須針對13項議題,提出明確說明的要求。無論開發後填海造陸將影響漂砂導致淤積、內陸鄉鎮淹水、保育類動物受開發衝擊、開發後廢氣中二氧化硫對農作物的損害、海洋酸化對養殖業的衝擊等問題,國光化都以「影響輕微」或「無影響」帶過。

專案小組審查委員劉祖乾痛批:「環評報告連碩士論文的資格都沒有,還拿來當環評報告!」劉祖乾表示,開發單位對海岸淤積與變遷分析模式,因為工具錯誤、不具可信度。「模擬出來的是理想世界,看不出開發案影響!」

中山大學海洋地質及化學研究所教授陳鎮東也擔心,國光石化位於六輕與彰濱工業區間,對海域水質將有加乘影響效應,未來有污染會難以釐清。他直指:開發單位故意不用精確的數值,「你們提出來的數值,要看出影響,要等一百年!不該如此忽視環境!」

光第一次的審查,居民和委員就提出80項質問,國光石化董事陳寶郎表示「早有預期」,將虛心接受改進。但接下來的審查狀況,和第一次沒有太大差別。

而國光石化針對瀕危中華白海豚,甚至有了「全球創舉」。國光石化委託台大學者周蓮香,進行白海豚生態調查,提出在不得不開發的狀況之下,可以嘗試讓白海豚藉由行為訓練,穿越開發案場址,或利用食物誘導白海豚移動。行政院長吳敦義也對媒體表示:「中華白海豚在台中港那段都會避過,何以在彰化就不能轉彎?」因為引發社會嘩然,吳揆又立刻改口「我沒說過白海豚會轉彎」。

由於國光石化填海造陸面積龐大、涉及國土規劃,20104月,國光石化案也在營建署區委會進行審查,海岸工程專家、成功大學名譽教授郭金棟直言:「國光石化的破壞面積高達8900公頃,是10個七股潟湖;這片濕地是台灣最珍貴的潮間帶泥灘地,一開發完全違背永續利用原則!」

區委會委員蕭再安也認為,國光石化應該做經濟效益分析,要求工業局必須與開發單位拋開利益立場,評估開發案對台灣的整體衝擊。農委會企劃組技正張志銘也強調,國光石化的區位選址評估,應該擴大到中部區域計畫範圍。另外在極端氣候下,應該更重視海埔地的價值,而非只看開發對農漁業的衝擊。要求國光石化,必須比對六輕對麥寮農漁業的衝擊,提出評估。

簡言之,國光石化選定的開發區位,完全違背國土體制,區委會委員要求國光石化遵照中部二次通盤檢討計畫,評估區位適宜性,卻遭到營建署以「二次通盤檢討因為有很大爭議,尚未定案,要看爭議落幕之後再修正計畫」拒絕。

無論在營建署或環保署,儘管委員一再要求修正,國光石化都提出類似報告;國光石化針對影響最劇的健康風險,甚至表示「開發後無論對雲林或彰化的風險,都屬於可接受範圍」,進一步引發兩地居民的不滿。

20106月,中興大學教授陳吉仲發起百位專家學者連署,使得過往反對國光石化,多半停留在「在地居民抗議」的層次,提升到專業辯論的高度。中研院院士周昌弘等29位具備公衛、毒理、生醫、藥理背景的院士,也連署建議停建國光石化。各方學者的加入,揭開民間挑戰石化業宣稱,開發會帶來經濟成長的正當性與可性度;以及國光石化開發後,全台民眾要背負的污染真相。

儘管如此,內政部未通過大城溼地的信託申請、也不肯公布國家級溼地名單;工業局則進一步提出,延宕了五年的石化政策環評,政策環評報告中,強調大幅擴張產能的石化產業方案是最佳方案,引發學者質疑。經濟部甚至在9月登報,宣稱國光石化不興建,台灣就沒有石化產品可以用。

政府力挺產業的決心,讓一波又一波,對於政府力挺石化業,資訊卻不透明、不明確的社會反彈力,慢慢累積,終於在20101112日,數千名彰雲居民與民間團體,北上東區街頭遊行抗議。突顯反對國光石化興建,已經跳脫在地運動的侷限,而是全民共同檢視,為了成就財團想賺錢的石化工廠,全體人民必需付出的龐大代價。

2010126日,國光石化在立法院的決議下,到大城鄉舉辦行政聽證會,這是台灣有環評制度以來,第二次召開行政聽證,行政聽證會的目的,是希望聆聽各方意見、並把開發的疑點告知受影響的居民,好釐清爭議點。但這場聽證會只有正反雙方各說各話,贊成興建的地方頭人甚至動手打人、叫囂,讓國光石化的爭議依舊懸而不決。此外,大度攔河堰的環評程序也快馬加鞭。

由於學界反對國光石化者眾多,又分別針對最受關注的健康和經濟兩方面進行論述,迫使環保署召開多次專家會議討論,但反對學者與國光石化提出的數據不同,環保署只好在國光石化爭議三年之後,才在討論「環評中評估的技術和方法對不對」。

20111月,彰化居民、詩人吳晟與作家吳明益決定蒐羅國光石化開發案爭議論述,集結成「溼地。石化。島嶼想像」一書出版,行政院意識到社會反彈愈來愈大,由環保署長沈世宏建議國光石化縮小規模再開發。

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強調,只要國光石化通過開發,絕對不會興建第二期,但依舊遭到社會「反對以各種形式闖關」。由於國光石化環境影響問題多,卻不斷延續審查、甚至更改方案,引發全台青年學子,在各地以靜坐或連署的方式反對國光石化,並且在2011126日、環評審查前一天,在環保署前夜宿、抨擊國光石化「不斷補考」,當天的環評,再度補件再審。

社會輿論壓力愈來愈大,加上總統初選來臨,在野黨全面抨擊執政黨執意興建國光石化,在藍綠爭選票的政治競爭下,促使總統馬英九在43日、4日前往彰化聆聽居民意見、並親臨大城溼地;馬英九還進一步請教水利專家李鴻源的意見,李鴻源以水源不足為由,認為國光石化不宜興建。

一連串的政治動作,為原本政府力挺的國光石化投下變數、傳出「國光石化若沒通過環評,將外移」的聲音;雖然經濟部否認,但環保署一反常態,明確表示支持的態度。環保署也召開綿密的會議,針對國光石化影響最大的幾項議題,提出溫室氣體零排放、大度堰若無法興建,應該全面採取海水淡化等要求。

420日,國光石化第五次專案小組環評前夕,全台反對民眾在各地自發性地「遍地開會」,再度走上街頭反對國光石化興建、25位永續會委員也首次出面反對國光石化。421日、22日,民眾齊聚環保署前守望環評。

冗長的環評結束了,卻做出不開發或有條件開發的兩案並陳決議、留待環評大會做最後定奪。不到一個小時,總統府突然宣佈:「不支持國光石化在彰化興建」。馬英九並且強調,雖然這是痛苦的抉擇,但為了「環境基本法」明訂的:「經濟與環保衝突,應以環保為優先」,他願意。

力挺國光石化的馬政府,選在馬英九參選總統前一天忽然轉彎,到底是為了環保,還是為了政治?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水文, 海洋
縣市
  • 彰化縣
  • 彰化縣
  • 芳苑鄉
關鍵字
石化, 八輕, 環評, 白海豚, 工業區, 懸浮微粒, PM2.5, 溼地, 行政聽證, 環保署, 三輕, 污染, 全球暖化, 填海造陸, 地層下陷, 水利署, 養殖, 認股, 環境信託

數十年來,環保意識逐漸抬頭,石化業的高污染特質,在地狹人稠的台灣,製造了抹滅不去的污染惡夢。台灣的石化發展,面臨轉彎的關鍵時刻。但投資者不放棄,堅持興建八輕國光石化,這一次,終於引發社會全面抵抗…

影片網址


追討程序正義
()

摘要
「你有三分鐘」。中科三期專案小組主席、成功大學教授李俊璋,在2010年8月25日中科三期環評專案小組審查時,請后里鴨農許金水發言前,言明發言只有三分鐘。

採訪/撰稿 朱淑娟
攝影/剪輯 陳慶鍾

「我的意見有效啊沒效,是叫我們來旁聽嗎?通知我們就是要讓我們進來聽,看你們委員有沒有實在做,叫警察把我們顧著不給我們進來。」

延續會議 民眾無法進場參與

環保署創設「延續會議」,第一次會議讓民眾表達意見,如果會沒開完,下次會議就變成「延續會議」,不讓民眾進場。

而即使開放民眾發言,但被限制只能發言3分鐘,民眾許多意見無法完整呈現。說出來的意見也很少被積極處理。

許金水說:「我的意見是牛稠坑溝從四、五年前說到現在,結果都沒去處理,稻子有沒有污染你們環保署都不知道?」

李俊璋回答:「牛稠坑溝都處理也有做土壤及地下水檢查,全都符合標準,都通過標準就對了。」而即使許金水的話還沒說完,意見也沒有被回答,李俊璋接著說:「你的時間到了,你的意見我們有聽到,我們會去做判斷。」

發言三分鐘 官方的恩惠?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副教授杜文苓認為,規定發言三分鐘,好像公部門給予你一個恩惠,並沒有相互提出證據互相質問直到釐清事實真相。

而第一次會議讓民眾發言,未開完的會下次開時變「延續會議」,則把居民排除在外,而這個時刻通常是真正環評委員做決定時,但民眾卻不在場。杜文苓認為,環保署開了惡例,「這是民主程序的嚴重倒退」。

環保署則認為,民眾經常同樣的意見一再提出,讓會議無法順利進行,因此有必要限制發言時間。沈世宏表示,他們常常重複把一個問題講一遍又講一遍,3分鐘時間是足夠講清楚的。

環保署雖然開放民眾參與環評會發言,但又經常設下重重阻礙,甚至動用大批警力不准民眾進入會場。民眾無法取得公正的參與程序,於是經常爆發激烈的衝突。

「他認為公民參與都是來閙的,讓你來講講話,你可以回去了,我已經走完我的程序。」杜文苓說,公民參與不足,結果是我們一直看到決策的風險,政府應投入資源,這才是民主社會的軟體工程。

應避免公聽會變政策宣導會

環評第二階段審查,雖然要求開發單位應舉行說明會、公聽會,但這些會議經常變成單向的政策宣導會,民眾的意見表達完了即完成程序,無法達到進一步溝通的目的。

公聽會或說明會要發揮實質功能,應確保資訊公開、民眾實質參與,且民眾的意見能忠實傳達到環評審查會上。沈世宏也要求,開發單位應一開始就去跟民眾互動、溝通,把民眾的質疑在第一階段調查就弄清楚,環評反而比較快。

前環評委員、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建議,說明會要完整說明,民眾要能充分表達意見,會後並完整紀錄下來,「每個過程都完備,這樣才算完成」。

學者:環評結合聽證 有助於釐清爭議

民國83年實施環境影響評估法原本規定在二階環評應舉行聽證會,但92年修法改成公聽會,從此重大議題在做成環評結論前都失去充分辯論的機會。

台大法律系教授李建良認為,這很明顯是行政程序法通過同時,環保署就修改環評法把聽證會改成公聽會,「這修法的動作很清楚,是規避已經有的行政程序法規定的聽證程序。」

他認為,這個過程可以印證行政部門一再想要規避嚴格的民眾參與、程序透明機制,「這是主管機關不願意去面對的」。

李建良說,真正的環評制度所結合的聽證程序,那種聽證類似於法庭的程序,有準司法的程序。真正的聽證是交互辨論,不是單方的意見陳述。

他建議,原本顧慮聽證耗時會影響行政效率,但與其讓民眾抗爭不滿透過體制外宣洩,還不如進入體制內舉辦聽證會,才有助於釐清爭議。

官派委員=表決部隊?環署:並不是

環評委員會設有21名委員,其中官派委員7席,包括:環保署長、副署長、經建會、農委會、研考會、國科會、公共工程委員會。另外14名學者委員,由環保署長聘任。

外界質疑,只要是政府推動或支持的開發案,官派委員很少表達反對。2010119日蘇花改環評大會,國科會副主委陳正宏還以地質專家身分,替蘇花改工程的地質爭議做保證。

環保署長沈世宏則認為外界說的不一定正確,「官派委員是投票部隊?不是耶, 我們過去在投的時候,如果他們是,很多案子不會否決掉的。」

2006630,中科三期七星基地開發案,投票表決118過關。其中8票投反對票的都是學者委員,5位官派委員全數投贊成票。當時6位學者委員公開抗議,官派委員成為鐵票部隊,應取消官派委員席次。

沈世宏反駁:「這話不成立」。他說,如果這7個人是表決部隊,那當時環評委員有6個環保團體也是表決部隊。兩個表決部隊要以理去說服其他人,經過討論、不是沒有討論,討論後表決 118,不能說表決部隊造成這樣的結果。

學者:保持公正性 官派委員應減少

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李建良建議,環評委員會要有一定的專業性及公正性,相關部會的代表比例當然要降低,甚至不應該在組織成員中。

而且在環評審查的各個階段,政府相關機關已被邀請在說明會、公聽會、現勘、環評審查會等程序中表達意見,是否還有必要設置官派委員席次也有待商榷。

李建良指出,既然環評會各機關意見都可以進來,就不需要自己當委員,反而委員應盡可能跟相關機關有一定距離,這是制度設計上跟程序的關係。

沈世宏的看法是,各個機關有不同的角度看問題,他的價值觀也要做為決策的一分子,當時的設計就這樣,「他進來決定有什麼不對呢?」

民眾:官派委員名額應由當地居民取代

外界建議,官派委員的名額應由開發案當地的居民代表,如此就能納入在地民眾的經驗與意見。

后里果農王婉盈質疑:為什麼環評委員一定都是學者?又為何一定要有官派委員?「如果環評會議能公平公正,可以開放一部分給民間。」

國立台北大學公共事務學院副教授廖本全建議,現在環評委員會屬環保署的一部分,體制上應可以被切割出來,讓環評委員會脫離環保署,更能維持公正客觀。

謙卑地面對人類的侷限

豐興鋼鐵、正隆紙廠的煙囪持續吐向后里的天空。后里民眾血液戴奧辛濃度22%超過標準。9396年死亡人數1400多人,其中因腫瘤、癌症死亡者占了4分之1

瑞晶、友達巨大的廠房持續在后里的農地上蓋起來。排放的科技廢水、揮發性有機污染物,更加重后里的負擔。

后里鄉公館里里長馮詠淮,17歲就開始學習農業機械,從每個月薪水50元的學徒,到現在擁有自己的工廠,農機與農業的情感緊緊相連。他的弟弟也在40多歲時因癌症死亡,對后里地區的污染感受特別深刻。

他在中科三期環評會上控訴:「我們村子裡2年內死了38位,13位癌症死亡,后里背景值全都要納入去算,舊的污染源看如何減量,才讓新的污染源進來,我們后里人說這樣有不對嗎…。」

環保署長沈世宏回應,風險評估的時候,外界認為既有污染源也要好好處理,但既有的污染源是由政府、地方政府去做另外管制,不是中科的責任。

於是去年8月環保署審查中科三期健康風險評估時,把后里污染一切為二,中科三期新增的污染單獨計算,不必加計既有的污染源,最後做出結論中科的污染之於后里是「可接受風險」。

官方說「健康風險可接受」,但后里居民卻完全無法接受。顯示這份評估並沒有達到風險溝通的目的,也不足以讓后里民眾放心。

馮詠淮對這個審查結果很無奈:「依中科這種環評來講,以後台灣就不用再做環評了,舊有的污染源沒有納入,每一次環評的污染源一定不會超高。」他說,后里的背景這麼高,你身為環保單位,竟然可以說這是歷史共業,這要不得的事,

「不要說后里居民,包括台灣人民都無法接受這種說法。」

以今日有限的時間、資料、以及能力去預測未來可能的風險,科技本身就存在相當大的不確定性。即使通過環評審查的案子,也不能保證對環境沒有影響。 

未來如何謙卑地面對人類的侷限,並以民眾利益為最大考量,是環境影響評估制度最大的考驗。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后里區
關鍵字
李俊璋, 公民參與, 二階環評, 行政聽證, 李建良, 罹癌, 健康風險

「你有三分鐘」。中科三期專案小組主席、成功大學教授李俊璋,在2010825日中科三期環評專案小組審查時,請后里鴨農許金水發言前,言明發言只有三分鐘。

影片網址

真假聽證會


真假聽證會

摘要
國光石化二階環評進行了一年半,因為爭議愈滾愈大,經濟部工業局在立法院要求下,12月14日在彰化大城舉辦聽證會。舉行聽證會的目的,是為了釐清爭議,卻因為程序安排不當,現場爆發衝突,最後不歡而散,白白浪費了一場聽證會。什麼是聽證會、聽證會又該如何舉辦、國光石化的聽證會失敗,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面對重大議題,社會又該如何建立討論文化、凝聚共識…

採訪 朱淑娟 柯金源
撰稿 朱淑娟
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
剪接 陳慶鍾

國光石化開發案引發社會各界不同看法,當地民眾對此也產生重大歧見。儘管環境影響評估已進行一年半,但因為公民參與不足,始終無法釐清爭議。立法院於是在10月底做成決議,要求經濟部應該舉辦行政聽證會。希望透過行政程序法嚴謹的聽證程序,讓各界充分討論、釐清爭議。

經濟部雖然答應舉辦,但一方面強調不該由自己來辦,另一方面拒絕依照行政程序法規定的聽證程序辦理。聽證程序有繁瑣的流程,而且需要較長時間,但如果不依程序辦理,是否還能釐清爭議,或是爆發更大的歧見…

黑白旗陣、紅白旗陣 隔空叫陣

聽證會在彰化縣大城鄉舉行,贊成開發的民眾,高舉「全力拼經濟,支持國光石化」的紅白旗。反對開發的民眾,拿著「八輕國光石化,危害生命財產」的黑白旗,從南北兩方走向會場,彰化縣警察局出動數百警力隔開兩邊,黑白旗陣、紅白旗陣壁壘分明,雙方隔空叫陣。

紅白旗陣一名黑衣男子穿過警力,與黑白旗陣民眾持續言語衝突達數分鐘,現場警察未及時處理,導致雙方衝突一觸即發。黑衣男子出手搶奪黑白旗陣的木棺,點燃衝突,雙方拿著旗杆大打出手。

經濟部:依法不應由經濟部舉辦

依照行政程序法規定,包括行政處分、法規命令、行政計畫有重大爭議時,政府機關都可以舉行聽證會。用意是透過公正、公開、民主的程序,一方面釐清爭議,另一方面保障人民權益、提高行政效能。

經濟部是國內舉辦聽證會最有經驗的單位之一,但對於國光石化這個引發社會巨大爭議的開發案,卻不願依程序舉辦聽證會,想辦法化解社會對立。

經濟部工業局副局長連錦漳表示,這個投資案是屬於私人投資案,這個工業區的開發主體也不是經濟部工業局,所以不是行政程序法所講的行政計畫,「依法我們不用辦行政聽證。」

公民參與聯盟朱增宏卻認為,聽證只有一個方式就是行政程序法規定的聽證,包括如何舉行預備聽證,如何把議程議定,如何釐清爭點,公告周知,過程中主持人扮演什麼角色,針對爭議點提出正反方面的意見。

事前準備不足 流於各說各話

衝突從場外延燒到場內。由於事前沒有舉行預備聽證,列出討論事項,又片面指定主持人、未與各方協調時間與地點,而且規定每人發言三分鐘,無法充分討論和交叉辯論。於是在雙方共識不足下,公聽會流於各說各話。

竹塘鄉田頭村長蔡啟瑞說,大城鄉風頭水尾,做什麼也不會好,鄉親事大都歡迎國光來設廠。

王功產業觀光發展會總幹事林煌財說,經過十年的努力,牡蠣從沒人知道到現在,說到王功的蚵仔,沒人不知道,「我們自己的努力自己知道,能做的事為什麼不做?」

會中數度爆發衝突,還有地方民代帶頭挑臖,大城鄉民許立儀上台發言時,遭台下民眾粗話攻擊,台下民眾聲援:「侮辱女性、人身攻擊」,要求對方道歉,會議被迫中斷。

學者:理性討論空間必須營造

政治大學公共行政系副教授杜文苓表示,行政部門如果讓聽證程序所帶來的不同觀點,不同形態的知識,都可以進入政策場域進行建構性的對話,就會營造一個較理性的政策討論空間。

因為經濟部一開始就說不是依行政程序法,一個所謂四不像的聽證,讓外界覺得,這個聽證可有可無,不用太認真去對待,就充滿很多政治情緒及操作在裡面,經濟部要負起相當大的責任。

聽證會不只搜集意見

聽證會不同於公聽會,不只搜集意見,而是要鎖定爭議,充分辯論。但可惜工業局把聽證會當成公聽會舉辦。事實上許多意見早在環評會,就已經多次表達,何需再舉行聽證會搜集意見、交環評會參考。

中興大學環工所教授莊秉潔指出,濃度的累積不是指數遞增是指數的遞增,六輕死這麼多,國光石化會疊上去,「我真的很擔心,各位支持的朋友,你們未來真的要這樣生活嗎?」

石油公會理事長王明輝說,你們今天抗議的布條,所戴的帽子、穿的衣服、鞋全都跟石化產業有關,你說石化產業有重要嘸?你們在享受石化產業同時,竟然在反對石化產業。台下民眾聽了大聲回應:「沒有沒有,我們沒有反對石化產業。」

公民參與聯盟朱增宏說,公聽會、聽證會最大的差別在,公聽會沒有法源,聽證有法源。公聽會沒有法源,要找誰來講、說的話有沒有根據、要不要負責,都沒有法源可以處理。聽證有一定程序、根據,說完後要公開公告,根據法令政府機關在做決定之前,如果符合聽證結論就可以,如果不符合也要做相當的說明。

程序是否完成?經濟部與學者看法不同

全程在場的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坐在台下並未發言,但不時與台下民眾交談。經過五個多小時會議,就在主席請正反雙方再推派代表最後發言時,雙方再度爆發衝突,主席拍桌宣布「散會」,混亂中結束了這場聽證會。

經濟部工業局認為,雖然程序沒有走完,但民眾陳述意見部分已經完成,因此聽證會已結束。但學者認為程序並沒有走完、瑕疵也相當多。這次會議只能當成預備聽證,應擇日再舉行正式的聽證會。

連錦漳說,當天有錄影、錄音,會紀錄在網站公告,送給環保署審查時參考。至於他們要不要把這些意見做為審查時的依據,還是要由環保署決定。雖然會議從頭到尾衝突不斷,但他說:「這個程序我自己打80分。」

杜文苓指出,到底有沒有程序完成,就學理法理上來看,是沒有完成的,沒有做爭點整理,也沒有釐清爭點,這樣的聽證效力是不是可以被承認?

真假聽證會 負面的民主教育

原本應該充分辯論、釐清爭議的聽證會,最後卻產生更大的對立與不安。而一個理性對話的會議,卻還要動用大批警力在混亂中進行,反而變成負面的民主教育。

杜文苓表示,用這種草率、便宜行事的方式辦了一個比公聽會還不如的會議,卻叫他是聽證,如果此例一開,以後所有機關都說我辦的是聽證會,殘害行政程序法規範的行政聽證。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表示,因為程序的不正義,事先準備不夠,雙方的資訊沒有對等,程序沒有對等,還是流於環保跟經濟發展的對立。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還有公民社會,都應該用更理性的方式,好好把行政程序辦好。

從國光石化聽證會可以看出,國家空有進步的聽證會制度,但因行政機關民主素養不足,民間也未建立公共政策的討論文化,讓這場聽證會演變成真假聽證會的質疑。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應迴避公民參與,態度及做法更應深刻反省,才能真正促進公民社會的進步。

熱門事件
縣市
  • 彰化縣
  • 大城鄉
  • 彰化縣
  • 竹塘鄉
關鍵字
公民參與, 行政聽證, 行政程序法, 莊秉潔, 石化 

國光石化二階環評進行了一年半,因為爭議愈滾愈大,經濟部工業局在立法院要求下,1214在彰化大城舉辦聽證會。舉行聽證會的目的,是為了釐清爭議,卻因為程序安排不當,現場爆發衝突,最後不歡而散,白白浪費了一場聽證會。什麼是聽證會、聽證會又該如何舉辦、國光石化的聽證會失敗,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面對重大議題,社會又該如何建立討論文化、凝聚共識…

影片網址


這是一場價值之戰

摘要
台灣地狹人稠,石化廠不論蓋在哪裡,都無法避開人群密集地區,翻開台灣60年的石化發展史,發現在成就經濟發展同時,環境、人民也付出不小的代價。60年後的今天,當民間開始反思石化業與土地的糾葛,包括中研院院士、上千名學者連署反對擴張石化業,甚至十多萬民眾願意集資購買濕地。政府要思考的是,繼續擴張石化業,是否符合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利益…

採訪/撰稿 朱淑娟
攝影/剪輯 陳慶鍾

目前台灣是全球第九大乙烯生產國,如果再加上國光石化、六輕五期,台灣將躍升為第六大生產國。相較於其他乙烯生產大國,不是地大物博、就是產油國家,台灣國土有本錢發展石化這種高污染產業嗎?經濟部工業局長杜紫軍認為,如果現在停止所有的石化業投資,台灣經濟會減緩,生產會降低,也會喪失很多就業機會。

地狹人稱的台灣 可以成為石化王國?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質疑,過去台灣創造很大的石化產值,現在應依現有狀況去調整,而不是再往上爬,「這是一個迷思。」

此外,為了方便運輸,包括林園工業區、麥寮六輕、以及規劃中的國光石化,都靠海設立。有學者認為,台灣海陸風盛行,隨著海風吹起,石化廠的污染物隨風飄散到沿海各地,對居民的健康威脅相當大。

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分析,這樣會使台灣人口高密度的地方受到PM2.5(細懸浮微粒)的影響大,例如國光石化一年會因為PM2.5的關係,死500多人。如果加上台大公衛所教授詹長權所關心的PAHs(多環芳香烴),可能會到800人。


國光石化違反國土計劃

另外從國土規劃的角度,學者也認為,台灣國土脆弱,環境的容受力低,本來就不適合發展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以國光石化選擇的區位來看,就已經違反國土計劃法草案。

國立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從國土規劃角度分析,濁水溪出海口的大城濕地,是一級的國土保育地區,而一級的國土保育地區管制項目包括:維持原棲地自然狀態之進行,不得排放廢污水、不得挖取砂土。結果我們還在這裡抽砂填海造陸。

雖然學者從健康風險、國土規劃角度,認為台灣不適合再擴張石化業,但經濟部認為,石化業是台灣經濟之母,不擴張石化業,台灣經濟就會衰退。而且也會因為上游原料減少,流失台商向台灣採購的機會。


怪獸理論惹爭議

杜紫軍表示,決定要不要再發展石化業有三個原則,最重要的是台灣經濟要繼續成長,而成長的狀況下需要石化業。如果不維持這種投資帶動貿易的效果,可能原本在台灣的供應業者直接移到當地去生產,就地供應。

經濟部指出,另一個必須興建國光石化的理由是,有助於建立泛中油、台塑雙石化體系,一來分散資源風險、二來牽制台塑六輕配合國家政策。然而這種不顧一切的「養怪獸、治怪獸」理論,更加劇社會的撕裂。

杜紫軍認為,目前中油的石化生產量只有台塑的三分之一,中油希望在五輕停產後蓋國光石化,就是希望讓兩邊的供應量接近平衡。不管是從經濟安全、或從社會調整角度,維持雙體系是最安全的。


沒有公民參與的石化政策

政府強調台灣不能沒有石化業,然而選擇權不見得掌握在自己手裡,如今石化業面對居民反對、中下游嚴重外移中國、中國又積極擴建石化上游原料,種種因素都使得未來台灣石化業的發展,受到相當大的侷限。

爭議從未被釐清,只見政府運用強大的行政資源,刊登廣告為政策辯護,讓政府與民間的撕裂,愈來愈嚴重。

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指出,政府用廣告告訴民眾,你如果不同意的話,多久就沒報紙可看等等,「用嚇人的方式來治理國家,是非常不應該的。」

在沒有任何公民參與下,經濟部訂出「石化工業政策環評書」。2010930日工業局在台中舉行公聽會,只見會場發送文宣品,且只由工業局做政策簡報。把公聽會當成政策宣導的場所。

淨竹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林聖崇當場抗議,最後才改成由工業局、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各報告15分鐘。然而,即使環保團體、趕來聲援的大社工業區石化受害居民,提出許多證據反對擴張石化業,但公聽會結束了,工業局當場宣佈,政策環評11月底,將送環保署審查。

到目前為止,台灣所謂的公民參與都只有虛假的外表,而這場公聽會更是赤裸裸見證這個虛假。舉辦公聽會、說明會並不是真心想聽民意,對於民眾的發言,採不採納全看官方的意思,最後公聽會、說明會只淪為跑程序的工具而已。


舉行聽證會釐清爭議

政府掌握了政策的詮釋權,而且是「一定要」的詮釋,民眾所接收到的是片斷、破碎、甚至被扭曲的訊息。朱增宏提議,政府應舉行聽證會,讓正反意見充分辯論,台灣石化業的未來,也應交由全民來決定。

朱增宏說,既然爭議這麼大,應該來花一點時間把這件事情講清楚,有這麼多不同的人在支持跟反對,那為什麼不把它釐清呢?

過去在一切拼經濟的年代,社會成本從來都不在石化業的考量範圍內。如今雖然社會成本漸漸受到重視,但贊成及反對石化業擴張的學者,各自提出不同的成本效益評估。這部分也應透過公開辯論取得共識。

廖本全也贊成舉行聽證會釐清爭議,他並強調政府一再表示石化業產值有多少、GDP有多少,「我並不反對談這個東西,但你要談請談清楚」。包括,為了這些產值、GDP成長,要搜括多少台灣社會既有資源。第二,政府要講清楚的是,那些產值、GDP進了誰的口袋?

另外,除了還在討論階段的國光石化、六輕五期,過去已經營運多年,包括五輕、林園工業區、六輕、以及中下游的仁大工業區,居民已要求限期遷廠。這些既有的石化廠何去何從,也應該透過充分的公民參與,讓社會取得共識。

這是一場價值之戰

台灣發展石化業60年,許多石化業帶來對環境、人民的危害,其實在這個發展過程中都已陸續顯現,石化廠火災、廢水污染、空污對附近民眾健康的傷害,不是現在才有。只要到高雄縣市一些老石化生產區附近問問居民,就知道這三、四十年來,居民時時刻刻都與這些污染共存。

經濟、環境、健康不是簡單的加減乘除,有些東西只要失去了,就不會再回來。經濟發展不是一切,比產值更應該被優先考慮的,是人民、是土地、是社會正義。

而唯有奠基在人民、土地、社會正義之上的經濟,台灣人才能享有可長可久的經濟。

這是一場價值之戰,決定我們究竟要什麼樣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開發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石化, PM2.5, 懸浮微粒, 空污, 國土保育, 莊秉潔, 廖本全, 政策環評, 行政聽證, 六輕

台灣地狹人稠,石化廠不論蓋在哪裡,都無法避開人群密集地區,翻開台灣60年的石化發展史,發現在成就經濟發展同時,環境、人民也付出不小的代價。60年後的今天,當民間開始反思石化業與土地的糾葛,包括中研院院士、上千名學者連署反對擴張石化業,甚至十多萬民眾願意集資購買濕地。政府要思考的是,繼續擴張石化業,是否符合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利益…


科學園區何處去
  之一 中科聽證

摘要
中科三期后里基地,從環評階段就已經鬧的沸沸揚揚,傳出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在環評委員審查七星案時,打電話給環評委員,引發政治介入環評的爭議。在行政院強力運作下通過環評,但中科三期后里園區的開發案並沒有因此畫上休止符。雖然后里、七星兩個園區,都已經動工甚至量產,一場中科后里園區的聽證會卻在這時候舉辦,行政聽證對台灣大多數民眾而言,相當陌生,但對於重大開發案其實是相當重要,於是我們做了這個報導,讓大家更了解行政聽證,以及中科三期開發之後,相關的問題始終沒有解決。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秋風起,金黃色的稻海隨風起伏,水稻結穗是最需要水的時候,盈滿的水田,讓水稻根部充分的吸收水分,而農民等待的就是,即將到來的收穫時刻。

但后里地區的田間景觀卻很不一樣,許多農地並沒有種植二期稻作。工人正忙著搭棚架,因為土壤中嬌貴的百合幼株需要細心呵護,百合是后里非常重要的花卉,年產值就高達十億元,一點也不輸給高科技產業。花卉產業是高度仰賴人力的產業,也養活了不少家庭,更是后里重要的經濟支柱。


當然農民也要投入龐大的資本,從荷蘭進口百合球莖一個2040元,陳欽全班長前一年就要下訂單,訂購40萬顆,光是球莖的成本至少八百萬。在大型冰庫內低溫冷藏的球莖,並不能放太久,從九月到隔年五月,當氣溫在25C以下,才適合百合生長,一分地的成本就要四十萬。為了照顧這些嬌客,防鳥網、遮光布都必須要投資,尤其是植物生長必須的水,都要靠農田水利會的灌溉水圳,從陳班長小時候,后里地區就因為水源不足而實施輪灌,當水來了,即使是三更半夜,他也要在田裡頭顧著,確定百合有水可用。「水」是農民的生命,為了水,他們不惜為水而戰,而引發這場戰爭的就是我們政府。


部分后里民眾反對中科后里基地設置,從環保署一路陳情到內政部,因為他們不要高污染、高耗水的面板產業進駐。但在行政院強力主導下,中科后里園區的七星基地環評案以108表決通過,贊成的10票當中,有6票是中央部會的官員,他們卻從來沒有出席過實質的審查工作。雖然后里基地上的瑞晶已經開始量產,而友達所在地的七星基地也著手整地,但后里園區的爭議,並沒有因此劃上休止符,為了釐清爭議並且建立典範。在立委的壓力下,國科會舉辦了一場中科后里園區的行政聽證,這是民國90年行政程序法通過以來,中科三期開發案嚴格說來是第一個比較嚴謹的行政聽證。

水是第一個討論的主題。擔任七星案環評的環評委員郭鴻裕首先上場,他提出水資局的資料表示,台中地區是自來水嚴重不足、備援能力不足、長期水源不足的地方,但是后里園區用水一天就要調撥13萬噸的農業用水,水利署調撥農業用水的法源為何?台中農田水利會依據什麼同意調撥用水?在主持人朱增宏的反覆聚焦中,雙方一來一往交手,提出各自的資料來討論,在行政聽證這過會議過程中,回答問題的人如果離題或是說明不清楚,主持人會進一步請他再次說明。中科三期有沒有調撥農業用水,就談了一個半小時,最後農田水利會的答案是,在滿足灌溉用水的前提下,提供工業使用,如果是枯旱年水源不足,經濟部就會介入統籌。

中科三期后里園區的行政聽證,原本只規劃四個小時,結果開了八個小時,討論的議題涉及甚廣,而且還有許多議題沒有充分討論。透過行政聽證,開發案的利害相關人,在會議中對彼此的資料提出疑點與佐證,在這樣的過程中,問題的癥結得以釐清,雖然沒有達成多少共識,卻是我們期望一個公民社會的良好示範。



側記

這是場馬拉松式的會議,原本計畫四小時的會議,想不到談了八小時,有些事情還談不清楚、談不夠。現場來了多位七星案的環評委員,在環評審查會上問不夠的,還到現場繼續問,可知七星案的環評並不周延,但行政院仍是以鐵票部隊強勢表決通過,台灣政策的行政都是由上而下,人民的聲音,政府哪聽的下,大概只有財團才能和政府高官坐下來喝茶聊天,看看現在台塑大煉鋼廠的環評就知道了,總統一席話,法律制度擺一邊,可憐的台灣,政府真的是把法律制度當參考用,我們的民主之路還很漫長。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后里區
關鍵字
科學園區, 行政聽證, 陳欽全, 花卉產業, 搶水, 朱增宏, 自救會

中科三期后里基地,從環評階段就已經鬧的沸沸揚揚,傳出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在環評委員審查七星案時,打電話給環評委員,引發政治介入環評的爭議。在行政院強力運作下通過環評,但中科三期后里園區的開發案並沒有因此畫上休止符。雖然后里、七星兩個園區,都已經動工甚至量產,一場中科后里園區的聽證會卻在這時候舉辦,行政聽證對台灣大多數民眾而言,相當陌生,但對於重大開發案其實是相當重要,於是我們做了這個報導,讓大家更了解行政聽證,以及中科三期開發之後,相關的問題始終沒有解決。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行政聽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