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火蟲

綠光的啟示

綠光的啟示

摘要
1902年,日本人在基隆市暖暖區興建西勢水庫,把周邊土地劃設為水源地,百年多來,暖暖水源地成為干擾較少的地區,保留了螢火蟲的棲地。如今,每到春末,這裡就成了賞螢秘境。不過前兩年,螢火蟲曾經因為自來水公司興建物料倉庫的政策,遭遇滅絕危機。

當地居民發現自來水公司的行為後,集結抗議。水公司停止開發,重新植樹,才為螢火蟲留下生機,但不是所有的螢火蟲,都有這樣的好運氣。目前台灣已知的螢火蟲有65種,分為水生、陸生和半水生,不過有些螢火蟲,因人類的行為,早已絕跡。物以稀為貴,牠們也因此成為民眾爭相觀賞的對象。

目前一般民眾春天夜間常見的,多半是陸生的黑翅螢或水生的黃緣螢。前者生長在低海拔山區,後者則棲息在水田。但是黃緣螢野外族群,因為人類頻繁使用農藥或除草劑,已經相當稀少。

台灣最早的螢火蟲研究,始於日本殖民時期,但留下的文獻不多,戰後螢火蟲研究並不興盛。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經營管理組長何健鎔,原本研究蝴蝶和椿象,直到1994年,受當時台南縣長邀請調查境內螢火蟲,才開始轉向。投入後,為牠們深深著迷。

何健鎔說,不同的螢火蟲,有不同的體態與食性。因而當螢火蟲族群因為棲地破壞而銳減,要復育並不容易。目前繁殖技術比較成熟的種類,僅有黃緣螢。

黃緣螢的卵孵化後,只有一、二釐米大,要經過多次蛻皮,才能化蛹、羽化。雖然牠們的食物相對容易取得,但對水溫、水質都很要求,飼養沒有想像中簡單。業餘螢火蟲研究者邱明德原本以為,只要水盆和打氣就可以飼養,沒想到設備越買越多,光冰箱就有六台。一旦大量繁殖,黃緣螢也容易染病,羽化率大約只有六成。

環境破壞越來越多,螢火蟲越來越少,保留族群之路,重重困難。2002年,何健鎔選定一百個秘境,出版台灣第一本賞螢地圖,希望經濟與環境意識能相互融合,喚起民眾對環境的重視。

山區賞螢熱潮如火如荼。何健鎔以阿里山地區為樣本,進行賞螢經濟研究,發現賞螢季為當地帶來的產值,上看九億。這讓許多地方政府摩拳擦掌,投入螢火蟲人工生態池營造,希望在平地也創造綠光奇蹟。不過像宜蘭縣三星鄉公所,曾在腦寮坑、長埤湖等地方,連續野放三年黃緣螢幼蟲,族群都無法順利繁衍。不只三星,包括員山等地區,最後也都以失敗收場。

國立台北護理健康大學通識中心兼任助理教授吳加雄說,許多生態池的營造者或管理單位,都認為螢火蟲的人工生態池,應該粗放管理,實際不然,如果欠缺仔細維護,生態池情況會逐步下滑,造成復育成果無法繼續。值得注意的是,不同地域的螢火蟲,可能就有巨大差異,不夠謹慎的人工復育,反而可能影響螢火蟲的多樣性。

在彰化縣花壇鄉經營休閒牧場的林大山,並未營造人工生態池,而是增加螢火蟲的食物來源,大量提升了當地原有的黑翅螢族群,然而,螢火蟲並未替他帶來錢潮。經營生態教育園區的林春助表示,生態本來就是一件不賺錢的事,雖然有螢火蟲熱,但所謂的賞螢經濟,仍須有穩定的賞螢族群,考量營運模式等面向,才有可能真正帶動。

何健鎔也語重心長地說,賞螢經濟是附加價值,棲地保育才是目的。唯有讓復育回歸初衷,綠光再現,才能長長遠遠,也才能讓螢火蟲,不會在一窩蜂的人工生態池營造過程中,白白犧牲。

學科
動物
縣市
  • 基隆市
  • 暖暖區
關鍵字
螢火蟲

1902年,日本人在基隆市暖暖區興建西勢水庫,把周邊土地劃設為水源地,百年多來,暖暖水源地成為干擾較少的地區,保留了螢火蟲的棲地。如今,每到春末,這裡就成了賞螢秘境。不過前兩年,螢火蟲曾經因為自來水公司興建物料倉庫的政策,遭遇滅絕危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城市新藍帶

城市新藍帶

摘要
「台灣是我心中最有資格講生態的島嶼,台北市是世界首都城市,最有潛力做生態城市。」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郭城孟這樣認為,並提出大灣草圳、帶狀濕地的構想,希望野生動物有地方停駐,喚醒人們對水的關注。

深深淺淺,層層疊疊,不同的綠,帶來療癒。人工少一點,自然多一點,這是大安森林公園的第三期小生態池,螢火蟲的新家。準備入住的黃緣螢,是台灣三種水生螢火蟲之一。

台北市從前是沼澤,有許多濕地生物棲息,在大安森林公園建造前,這裡原本就有螢火蟲。這處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與台北市政府合作的第三期小生態池,是市府推動公園生態化的新里程。台北市工務局公園路燈管理處長黃立遠表示,「台北市這麼乾的一個盆地,熱島效應透過公園生態化,能讓氣溫降低,也能讓以前的原生種回來。」

附近還有第一期與第二期的生態池,全都不使用水泥,應用泥土與石頭,把大自然帶進公園。碎石地底下是雨撲滿,利用雨水回收,保持生態池的水循環,兩旁的植披,仿造森林從低到高的層次,讓生物有躲藏空間。景觀美,生態更美,生態池周圍種下的都是台灣原生植物。台大名譽教授楊平世表示,除了北部地區的原生植物,還種了一些蜜源植物,希望吸引蝴蝶過來,昆蟲多了,爬蟲當然也會多,營造一個棲息地等於營造小動物的家。

打造濕地,不光是給螢火蟲一個家,也為棲息在相同環境的生物,提供落腳之處。大安森林公園是台北市第三座成功復育螢火蟲的公園,第一座是木柵公園萃湖。位在山谷,周圍林木茂密,原本有少量螢火蟲棲息,後來市政府在一處原本是水泥地的空間,挖出水池,栽種適合植栽,為螢火蟲增加了棲息空間,成為目前台北市區螢火蟲數量最多的地方。榮星花園、士林官邸也都加入復育行列。

點狀的生態棲地如果能向外延伸,當活水流串,剛硬的城市就能多一分溫柔。想要城市更好,一個由下而上,著手改善的計畫,正在醞釀。

曾經,台北市是有流水穿越的,清代時期,墾戶郭錫瑠為了灌溉東區水田,興建了瑠公圳,經過現在的景美、公館、大安區、信義區等,後來因為都市發展,圳道大部分被填平或加蓋,只剩少數地方還能看見一小段。

想為再現瑠公圳,埋下伏筆,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郭城孟,以復育螢火蟲的生態池為起點,發想了大灣草圳。大灣是大安區的古地名,1898年的台灣堡圖上,有片水域,就叫大灣。郭城孟表示,以前的圳路系統都是為了農業,現在的圳路系統應該是為了生態,把水域做出來,生命會自己尋找出路。

大灣草圳總長將近兩公里,從台大校園裡的醉月湖與農學院生態池出發,與校園內的瑠公圳串連,然後沿著新生南路,流進大安森林公園,連接生態池。

大灣草圳編織著改善都會空間的夢想,在台北科技大學周圍,有條水道,靜靜在大馬路旁蜿蜒,與大灣草圳有相似的意象。校方將部分圍牆拆除,打造聯外水景,以水道呼應被掩蓋的瑠公圳。在忠孝東路側的水道,模擬野溪的急流淺灘,人工仿造自然,也讓大自然來參與設計,鳥類帶來種子,就讓它自由生長。整合顧問公司專案經理宋承憲表示,這些水道成為都市裡的綠色跳島,串連城市裡破碎的棲地環境,讓人與生態找到一個可以共生的角落。

台北市植物園裡,也有水道串連數個生態池,流速較緩的地方,有許多小魚在其中生活。帶狀的溼地,經營管理是最大的挑戰。林業試驗所植物園組研究員兼組長董景生表示,主要必須管理入侵種,只要入侵種進來就會佔掉很多領域。它的恆定性來自不斷的演替,要管理它必須要讓它在一個動態平衡的狀態。

都會綠地面貌,來自信念與價值的選擇,管理濕地絕對比管理一片草皮還難,他們選擇了麻煩卻帶來生命。負責設計大灣草圳的工程顧問公司總監潘一如表示,它創造了都市生活裡非常有趣的驚喜,帶來了新的希望。

春末夏初,螢火蟲的光芒將點亮台北城的夜晚。他們也盼望,即將誕生的大灣草圳,能讓一切更好,同時成為恢復瑠公圳的起點。以螢火蟲棲地復育為起點,結合歷史、科學、心靈療癒與環境教育,大灣草圳將帶來一場藍帶革命。

學科
水文, 濕地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關鍵字
水圳, 公園生態化, 瑠公圳, 螢火蟲

「台灣是我心中最有資格講生態的島嶼,台北市是世界首都城市,最有潛力做生態城市。」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執行長郭城孟這樣認為。近幾年,一度失去螢火蟲的台北市,成功地讓螢火蟲重新回家。有水就有生命,身為螢火蟲復育推手之一的郭城孟,提出大灣草圳、帶狀濕地的構想,希望野生動物有地方停駐,喚醒人們對水的關注。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 鄭嘉明,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微光世界-螢火蟲大復育

摘要
暗夜中,一閃一閃發亮的螢火蟲,帶來美麗影像,也帶來美好想像,讓賞螢活動成為生態觀光。觀光經濟背後,連結著環境復育與社區再造,讓很多改變的願景,寄託在復育行動上,希望微弱螢光,發出巨大能量...

每年三月,台灣進入螢火蟲季,各地陸續推出賞螢活動。台中的東勢林場就是知名賞螢地點,很早就推出賞螢小旅行。東勢林場副場長張銘鐘表示,林場原本是果園和林業經營的農場,在轉型觀光後,推出各種花卉、生物等生態觀光。農場內建立了保育區,復育螢火蟲,到了晚間,螢火蟲開始閃耀,有如萬點星光,漂浮在草地上。根據統計,螢火蟲最大量時,一晚可出現二十萬隻。

台灣大學教授楊平世長期復育螢火蟲,他指出,全世界螢火蟲種類約有兩千多種,台灣有六十多種,出現數量最多的季節是在三月下旬至六月。過去處處可見的螢火蟲,卻在都市開發、農業發展下,變得越來越難見到,於是復育螢火蟲成為重要的生態指標。

阿里山光華社區在政府協助下,推動賞螢活動,吸引許多遊客前來。原本山村以農作為生,使用農藥、除草劑,但是在推動螢火蟲觀光後,一些區域停止使用,螢火蟲也就慢慢回來。現今螢火蟲的景況,相當美麗,大量螢光出現在林間、草地,讓賞螢步道有如螢光銀河。

螢火蟲帶來經濟,讓社區有轉型動力,一些離鄉青年,開始思考回鄉,永續經營下去。楊平世指出,台灣螢火蟲除了春夏出現,也有秋冬出沒的,阿里山區就是可以推動秋冬賞螢的地區。

高雄那瑪夏是新興的賞螢區,多年前,部落族人周先生就開始推動賞螢活動。但是在部落傳統上,老人家害怕螢火蟲,推動一度受阻。經過溝通說服後,現在一到螢火蟲季節,許多遊客就會慕名前來。

八八風災時,那瑪夏受到重創,族人過著流離山上山下的生活,族人阿布娪決心回鄉,建立一個恢復傳統生活的空間,作為重建基地。回鄉之後,大家開始生產糧食,避免斷糧下山,同時反思過去的土地利用,希望回歸自然生活。

八八的創傷,反而引發部落思考,走向自然生態回歸,更讓消失已久的螢火蟲大量復育,開啟部落生機。部落推出一到兩天的小旅行,不只看螢火蟲,更要是看見部落的重建歷程。但是對於螢火蟲大發生時,一晚數千名遊客塞爆山區,族人正思考更好的管制與導覽方式。

在台北木柵,一群小朋友朗誦著螢火蟲之詩,歡送復育的螢火蟲幼蟲下水,希望未來能看見牠們的美麗身影。螢火蟲復育,從山林走向城市,木柵萃湖公園原本是個都市公園,幾年來走向生態化,開始復育自然棲地。

陳德鴻協助公園生態化,在社大學員與志工幫忙下,從移除外來種開始,到重建棲地,進行三年的改造工程。棲地恢復,不只螢火蟲復育回來,許多生物也跟著出現,成為都市裡的生態樂園。重要的是,萃湖公園的改造,打破公園景觀化的思考,讓城市公園變成生物棲地,市民能體會萬物共生的道理。

千萬螢光閃耀,吸引許多遊客,引發台灣螢火蟲的保育行動,讓螢火蟲像是生態大使,標示著土地的生態化,也像是社區助手,協助地區發展觀光,用微弱的光芒,溫馨地閃耀人間。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文山區
  • 台中市
  • 東勢區
  • 嘉義縣
  • 阿里山鄉
  • 高雄市
  • 那瑪夏
關鍵字
螢火蟲, 棲地復育, 生態指標, 都會公園, 生態旅遊, 夜間觀察

暗夜中,一閃一閃發亮的螢火蟲,帶來美麗影像,也帶來美好想像,讓賞螢活動成為生態觀光。觀光經濟背後,連結著環境復育與社區再造,讓很多改變的願景,寄託在復育行動上,希望微弱螢光,發出巨大能量...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公園 是誰的家


公園 是誰的家

摘要
公園,滿足了人類老老少少的需求,可以讓我們放鬆身心、伸展手腳。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城市裡,有沒有一處可以安頓的地方?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陳忠峰

台北市南港公園,不少釣客會前來悠閒垂釣,另一旁的抓魚高手,也是這裡的常客。還來不及看到牠捕食,身手敏捷的翠鳥,已經叼了條小魚,每年三到七月是翠鳥繁殖期,牠們喜歡在垂直土坡築巢,但是想在台北市找到沒有水泥化的邊坡,卻越來越難,南港公園是少數可以築巢的地點,但還是經常受到人們的干擾,留下一個又一個棄巢。

一直以來,我們都用人的角度去規劃公園,但這些動作,有可能讓住在城市裡的野生動物,失去覓食環境,也失去家園。

曾經,榮星花園也是螢火蟲的家,這幾年因為棲地惡化、外來種入侵,螢火蟲的數量越來越少。看到動物們的困境,荒野保護協會推動公園生態化,期盼人與動物都能在城市裡快樂生活,從榮星花園的生態池做起。他們舉辦工作假期招募志工,號召鄰近居民、學生,一起來幫螢火蟲回家。



民眾任意棄養外來種,是許多都會公園頭痛的難題,這些強勢物種繁殖力強、生長迅速,很快的霸占一切資源,讓本土種無法存活。外來種一旦進駐,想清除就是一場長期抗戰。

棲地改造縱然辛苦,更艱困的卻是人類思維的改變,一次又一次的工作假期,除了凝聚居民對榮星花園的情感,也是環境教育的最好時機。有了眾人的付出,黑夜裡的螢火蟲不用再擔心,找不到另一半。

當水泥建築不斷在城市擴張,公園綠地成為人們喘息的空間,擁有自然生態的公園,更是難能可貴。十多年前保留下來的富陽公園,以尊重自然生態為主的設計思維,讓主角不再是人,而是生活其中的動物們。在這裡,人們能夠就近觀察野生動物,也可以緩下心情,靜靜欣賞陽光走路的姿態,享受涼風習習和片刻寧靜。

台北市上千個大大小小的公園,每個都有自己的個性和目的,在自然生態豐富的地方,荒野保護協會希望依照公園特性,把公園分級分區來做管理,而不要一套公園自治條例走天下。

期待有一天,南港公園的翠鳥,不用再擔心找不到地方築巢,生活在城市裡的動物和人類,都能在公園裡找到屬於自己的天地,共享陽光、空氣和大樹所帶來的美好。


公視 我們的島【公園 是誰的家】
05/18() 2200首播
05/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生態復育, 翠鳥, 南港公園, 螢火蟲, 榮星花園, 富陽公園, 公園生態化, 外來種, 荒野保護協會, 陳德鴻, 林智謀

公園,滿足了人類老老少少的需求,可以讓我們放鬆身心、伸展手腳。不過,對野生動物來說,城市裡,有沒有一處可以安頓的地方?

影片網址


和美山的微光希望
   

摘要
湖光山色的碧潭風景區,是許多人喜歡前往的景點,但你通常會停留多久?很多人或許划划船走走吊橋然後就離開了,但其實在碧潭吊橋的周圍,有很多自然步道,像和碧潭相依偎的和美山,就有著豐富生態,最近卻因為新店市公所整建步道工程,引起當地生態團體的抗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志昌

九月底,我們來到和美山自然步道,這裡蝴蝶翩翩飛舞,五色鳥在樹梢鳴叫,攀木蜥蜴則是躲在草叢堆中,默默觀察我們,和美山的豐富生態,吸引許多愛好自然的人士拜訪,像是喜歡拍攝生態照片的呂碧玲,就用她的鏡頭,捕捉許多精彩畫面。

為了讓更多人容易親近和美山,新店市公所今年在舊有步道上,重新規劃藍線和綠線兩條登山步道,工程共分為兩期,從今年一月到明年四月完工,預計花費五千萬元。為了方便遊客安全行走,新店市公所打掉原有步道,鋪設花崗岩階梯,把原有路面,從一米八縮減為一米二,並在部分路段架設欄杆和排水溝,引起當地生態團體抗議,擔心施作下去,會影響和美山的生態。


長期關注和美山生態的張聖賢老師,認為步道施工時,把兩側的雜草清除殆盡,會讓生物失去躲藏之處,而落葉也被清掃得消失無蹤,影響螢火蟲的族群生存。為了阻止不當施工,張老師在網路上發起連署行動,並呼籲其他民間團體一同到場關心。


其中最關鍵的螢火蟲棲地,是早期樂園的戶外劇場,張聖賢老師估計,往年這裡會有大約一萬隻螢火蟲,但如果步道施工,螢火蟲將受到干擾,盛況將會不如從前。新店市公所則表示,選擇不在螢火蟲繁殖季動工,就是不想干擾螢火蟲棲地,相信不會對棲地有所影響。


公家單位從安全出發,希望給遊客舒適安心的遊憩環境,關心自然的朋友則從生態著眼,認為步道施作要納入生態考量,兩者要如何融入步道設計的思維,是公家單位在未來工程施作上的考驗。公共建設因為要符合公共利益,必須受到大眾檢視,當民眾和公部門的想法有落差時,得經由多次的溝通,才能找出共識。

其實,親近自然是每一個人的內在渴望,在民眾安全與自然生態之間,要如何找到平衡點,或許多走進大自然,就能夠得到答案。

側記

和美山登山步道在幸福樂園荒廢後,就鮮少有遊客造訪,也才能夠保有自然景觀,在美之城社區這一側山頂,有一片被當地人稱為星光草原的草地。在這裡白天能夠一覽新店市全景,夜晚則是觀星賞螢的好去處,距離碧潭商圈開車其實不到十分鐘,對身心障礙的朋友而言,也是一個難得可以親近自然的地方。


縣市
  • 新北市
  • 新店區
關鍵字
郊山步道, 碧潭吊橋, 淺山生態系, 步道設計, 螢火蟲, 和美山

湖光山色的碧潭風景區,是許多人喜歡前往的景點,但你通常會停留多久?很多人或許划划船走走吊橋然後就離開了,但其實在碧潭吊橋的周圍,有很多自然步道,像和碧潭相依偎的和美山,就有著豐富生態,最近卻因為新店市公所整建步道工程,引起當地生態團體的抗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影片網址

相遇在林道


相遇在林道

摘要
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工作。生活像齒輪,在不能停歇的腳步裡,不知道是原地旋轉還是前進。有一個影像,在心裡悄悄浮現,想像自己是一隻候鳥,飛到遠方陌生的林子裡。原來,林子裡的每條路,都有不同的故事…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之一 遷徙

民國九十四年,在台東利嘉林道經營梅園的陳善和,因為長期以來梅子的價格低迷,在連年虧損的壓力下,正打算把梅子樹剷除改種釋迦。就在這時候他在梅園裡發現新的成員--一對美麗的八色鳥。

這種瀕臨絕種的夏季候鳥,每年四、五月千里迢迢的從東南亞飛抵台灣,在低海拔的闊葉樹林裡配對、築巢、育雛,直到夏季結束才攜家帶眷返回原棲地。當梅子成熟,也正是八色鳥繁衍後代的時節。陳善和知道,砍掉梅樹將毀了八色鳥的家。在利嘉林道社區發展協會的幫忙下,事情有了轉機。

利嘉林道發展協會的前任理事長許瑞明,七年前回到台東經營生態農場,他的夢想是在林道的生態與居民生計之間,找到一條雙贏的路。

梅子賣不出去,請八色鳥來幫忙吧!從民國94年開始,「搶救梅農 保護八色鳥棲地」的活動,已經持續了三個春天。利用網路宅配,有機青梅每斤賣到45元,黃梅作成的梅醋更受到青睞。陳善和和八色鳥的故事,吸引了都市人自願利用假期,到梅園做工。

對於農民來說有些枯燥的梅園工作,對於台北縣勞工大學四十多位資深學生來說

卻是身心的舒展與玩耍。他們第一次參與工作假期,利用休假遠赴台東,透過義務勞動為生態環境盡一份心力。

八色鳥的到訪,改變了梅園的命運﹔都市志工熱情的投入,更為梅園注入了新的活力。不過工作還沒有結束,志工們還有新的任務要完成…

之二 蛻變

走進竹林,一隻隻肥碩的雞母蟲在土壤裡鑽動。阿波叔叔的竹筍園在利嘉林道的半山腰上,多年來阿波叔叔堅持不灑農藥、不用化學肥料,用天然的木屑當作肥料,沒想到吸引了喜歡取食木屑的雞母蟲。剛開始阿波叔叔在挖竹筍的時候,總是把這些雞母蟲丟到一旁,漸漸地他開始紀錄雞母蟲成蛹,蛻變成獨角仙的過程。

從筍農搖身一變成為獨角仙達人!

為了讓自己的孫子和社區的孩童可以看到獨角仙成長的過程,阿波叔叔開始獨角仙復育計畫。他用水桶把這些雞母蟲集中飼養,他還希望在自己廢棄的豬舍,打造一個獨角仙蛻變過程的展示櫥窗。所以志工們決定幫阿波叔叔完成心願。為了替獨角仙寶寶打造一個合適的家,志工媽媽們卯足全力,用接力的方式,將筍園的幼蟲們一桶一桶地運送到舖滿木屑的復育箱裡。看到這麼多人來保護獨角仙,阿波叔叔更確信自己不用農藥的選擇,這些肥嘟嘟的幼蟲,就是為自己的有機竹筍蓋上品質保證。

從這一刻起,利嘉林道對志工們來說,再也不是一個陌生遙遠的地方。獨角仙寶寶會不會順利羽化呢?八色鳥會不會再回來呢?這些都將成為他們心頭的甜蜜牽掛。

五月,獨角仙羽化成熟,而螢火蟲也開始振翅求偶,為利嘉林道的夏日開啟了新的篇章……

之三 微光

每到賞螢季節,許多民眾湧進郊區賞螢,卻因為不正確的觀念與行為,造成螢火蟲棲息環境的破壞。於是政府部門與民間今年五月合作舉辦「守護螢光」志工假期,以志工假期的方式讓都市人參與螢火蟲棲地的營造。在台灣五十多種螢火蟲中,利嘉林道就發現了二十種,這一次志工假期的目標就是要營造一個蕨類與螢火蟲共存的樂園。

來自台北都會區的志工們,第一次拿起鏟子、鋤頭,當起種樹的女人。小朋友也不遑多讓,為了解決廁所的污水問題,大夥通力合作挖掘生態污水處理池,種下蛙類最喜歡的水生植物姑婆芋,和具有除污能力的植物--瀕臨絕種的大安水簑衣。

夜幕低垂,志工們剛做好的生態池已經有蛙類搶先進駐。夜晚的重頭戲當然就是探訪林道深處的點點螢光。在螢火蟲專家陳燦榮老師的帶領下,草叢裡一隻隻飛舞的星星都有了可以辨認的名字。

別急別急,這隻山窗螢還沒長大,要等到十月才看得到牠的亮光!猜猜看山窗螢的食物是什麼?嗯,答案就在這一片草叢裡。

堅持以有機的方式種植釋迦的阿揚,因為不用除草劑,必須耗費大量的人工在除草上。但是人力不足,雜草長得幾乎比釋枷樹還要高了。於是志工們決定分組舉辦除草大賽,舉起鐮刀,在最短的時間內讓阿揚的釋迦樹重見天日。當大人們揮汗如雨賣力割草時,小朋友也沒閒著,他們巡迴各處蒐集草叢裡的小蝸牛。這個任務非常重要,因為牠們可都是螢火蟲寶寶的食物呢!

一隻山窗螢寶寶從小到大,大概要吃掉三十到四十隻的小蝸牛。但野外環境的破壞,讓螢火蟲的食物來源大量減少,阿揚釋迦園因為堅持不用除草劑,意外地替住在林道深處的螢火蟲寶寶保留了大量的食物來源,也見證了不同的物種與物種之間、不同的棲地與棲地之間,環環相連的奧妙。

守護螢光的工作假期將進入尾聲,在付出體力、流了汗水之後,每個人臉上洋溢的是滿足的微笑,許多志工開心地說,利嘉林道因為我而有了不同。

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工作,你是不是也在期待,走進一片林子裡,看看能遇見什麼……

一段遷徙的距離。

一個蛻變的等待。

一個貢獻自己微弱光芒的機會。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關鍵字
八色鳥, 候鳥, 許瑞明, 利嘉林道, 棲地保育, 工作假期, 有機農業, 農藥, 除草劑, 復育, 獨角仙, 螢火蟲, 汙水處理

日復一日一成不變的工作。生活像齒輪,在不能停歇的腳步裡,不知道是原地旋轉還是前進。有一個影像,在心裡悄悄浮現,想像自己是一隻候鳥,飛到遠方陌生的林子裡。原來,林子裡的每條路,都有不同的故事…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螢火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