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產自銷

稻農的選擇

稻農的選擇

摘要: 
台灣,是世界上唯一仍在實施稻米保價收購的國家,四十年來,公糧制度讓農民得以溫飽,糧倉年年囤滿稻米,卻也造成政府財政負擔。台灣人米吃得越來越少,政府希望透過政策,調節稻米供過於求的現象,農民將面臨什麼樣的改變?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載滿了金黃稻穗的卡車,開進彰化竹塘農會的稻穀烘乾中心。這是每年農村最忙碌的時刻。農會工作人員熟練檢查稻穀品質及含水量,確定符合公糧收購標準,才能進到烘乾程序。

稻子收割後,濕榖必須盡快烘乾,否則就會開始發芽、發霉變質。一整排烘乾機日以繼夜不停運轉,就為了消化大量送進來的稻穀。烘乾完成,裝進公糧專用袋,才能送到各地農會倉庫存放。


政府每年耗費五十億,向農民收購稻穀,加入WTO之後,依照進口配額,每年還要從國外買入十四萬公噸糙米。不管是台灣米或是進口米,放在倉庫久了,包裝難免破損、積灰塵,變得不適合食用。看到這樣的現象,不禁讓人想問,這是不是造成食物浪費?

站在農政單位的立場,公糧收購就像是買保險,一旦面臨天災、農作歉收,這些存糧就有穩定市場價格的功能。農糧署糧食儲運組組長黃昭興表示,2007年到2008年國際糧食危機,當時政府釋出十幾萬公噸米到市場,讓價格穩定,國人可能都沒感覺到,全球糧食危機對國內有什麼影響,這就是公糧收購最大的功能。

不過,天災、糧荒並不是年年遇到,政府每年持續收進數十萬噸的米,最後都到哪裡去了?目前公糧有15%是以低溫冷藏方式儲存,確保品質,這些新鮮的米,會撥作學童營養午餐、軍隊等團膳使用。此外,也會開放米製品加工業者申購或是捐助作為社會救濟。

儘管公糧已經有許多用途,每年還是會剩下大約二十萬噸的舊米。黃昭興表示,存放兩年以上,口感不好、不適合食用,就會撥作飼料米。


飼料米的售價,是參考國際玉米價格,每公斤大約只有78塊,相較當初每公斤26塊的收購價,再加上倉儲管理費,可說是賠本出售。這樣無奈的情形,年年上演,也引來質疑,認為公糧制度必須改革。

彰化福興農會總幹事林坤宏認為,政府的公糧政策,只分稉稻、秈稻、糯稻,價格是齊頭式平等,農民會選擇產量大的品種,對稻米產業升級、精緻化,沒有好處。

依照目前的公糧收購辦法,第一期稻作,每公頃最多可繳交6200公斤稻穀,第二期可繳交4700公斤,對農民來說,衝高產量,才能保障收入。一般認為品質好的台稉9號,產量卻較低,相較之下台南11 號的產量可以多出三到四成,成為繳交公糧的農民最喜愛的品種。


為了調節稻米生產供過於求的現象,新政府上台,試辦新的「對地直接給付」政策,希望鼓勵農民種植高品質的米,讓好米進到市場,自由競爭,不要再把繳交公糧當作唯一選擇。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對地直接給付政策的概念是,如果今天稻米品質比較好,市場價格會比較好,農民就不用繳公糧,可以直接賣到市場,每公頃政府會發放一筆一萬塊的直接給付。

對大多數的農民來說,自產自銷並不容易,如果沒有和糧商契作,繳交公糧仍然是最省事也最有保障的選擇。對於試辦政策,也抱持觀望態度。

試辦稻作對地直接給付,只是新政府農業政策其中一環,鼓勵轉作黃豆、小麥等雜糧,也是持續推行中的目標。但不管是改種高品質的稻米,或者轉作雜糧,在做每個選擇之前,農民最擔心的,還是能不能找到通路。四十年來,已經習慣依賴公糧收購制度的農民,願不願意做出不一樣的選擇,仍有待觀察。

 

 

公視 我們的島【稻農的選擇】
07/04() 2200首播
07/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保價收購, 公糧, 糧食自給, 直接給付, 自產自銷, 農會

台灣,是世界上唯一仍在實施稻米保價收購的國家,四十年來,公糧制度讓農民得以溫飽,糧倉年年囤滿稻米,卻也造成政府財政負擔。台灣人米吃得越來越少,政府希望透過政策,調節稻米供過於求的現象,農民將面臨什麼樣的改變?

咖啡爺爺


咖啡爺爺

摘要: 
酒精燈在虹吸式咖啡壺下燃燒,下層的水受熱,因壓力往玻璃管上層跑,七十幾歲的陳憲修,盯著時鐘,把咖啡粉倒入上層熱水中,手拿攪拌棒,輕柔按壓攪拌咖啡粉。一分鐘到!把酒精燈移開,拿起抹布包覆下層的玻璃壺降溫,上層的咖啡慢慢流回下層。坐在椅子上悠閒品嘗咖啡的陳憲修,手臂上還帶著務農的臂套,「老農民與咖啡」這畫面有點衝突感,卻又理所當然,因為修爺爺是鳳梨農民,也是咖啡農。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陳憲修住在嘉義民雄的三興村,緊鄰中正大學,傳承三代的舜泰柑仔店,現在由媳婦看店,柑仔店不只賣居民的日常生活物品,還有鄰居寄賣的筍乾,和自家生產的鳳梨,還有爺爺的咖啡豆。

問修爺爺為什麼種咖啡?他給了個簡單答案,「愛喝咖啡,自己種的喝了比較放心」。誰會為了喝咖啡而種咖啡?何況是一位七十幾歲的阿公。

三興村屬於丘陵地,作物以鳳梨為主,爺爺種了一輩子鳳梨,六年前,栽進全新又陌生的咖啡領域,全靠自學加上摸索實驗,家裡咖啡相關書籍有五、六本,其中一、兩本是簡體字,他還特別寫了一張繁簡體對照表!報章雜誌上若有咖啡相關資訊,爺爺都會剪下來蒐集,還自己到台北上課。

修爺爺拿出幾張手寫小抄,裡頭記錄了咖啡種植資訊、還有煮咖啡、烘咖啡豆的技巧等,字體工整、筆跡娟秀,一開始還以為是女兒幫他寫的,得知是爺爺自己從書中摘要的筆記,讓人訝異他真的很用心與投入咖啡世界。爺爺說,做了筆記,要用一拿就有,不用再翻書。爺爺的字一如他的人,有條有理、一絲不苟,卻又平易近人。

爺爺的咖啡樹,從一開始二十幾棵,到現在有兩百多棵!而怎樣的環境最適合咖啡樹呢?咖啡喜愛半日照環境,第一代的二十幾棵咖啡樹,種在比較平緩的丘陵上,作為遮陰樹的香蕉長得雜亂,新種的遮陰樹檳榔還小,爺爺在咖啡樹上搭起黑網來保護它們。

咖啡樹不噴藥,施肥也用有機肥,爺爺說,自己喝的就算咖啡果實小一點也沒關係。大多數的咖啡種在坡地上,還有種在兩山山凹間,這裡果樹、咖啡樹、檳榔樹、香蕉還有不知名的樹混合種植,較高的山坡上一大叢竹子,爺爺說,那是要遮西曬的太陽,所以不砍掉。問爺爺有沒有試過哪個環境,種出來的咖啡品質最好,爺爺說,兩山山凹間的最好!

咖啡是取其種子,成熟的果實紅通通的很美麗,但咖啡豆生產過程卻非常耗工,光是採豆子就要全部靠人力,爺爺和妻子得花很多時間。產量高的時候,兒子、孫女也會來幫忙。咖啡果實泡進水裡,成熟度不夠的會浮在水面,篩選掉就去了三分之一。

過去還沒買脫殼機,修爺爺是辛苦的一顆顆用手或用石頭碾壓,擠出豆仁,真的是粒粒皆辛苦!去皮的豆子表面有層黏液,必須浸泡一天一夜才能進行乾燥,爺爺親手為它們搭建溫室。

乾燥咖啡豆的溫室,是爺爺用透明塑膠波浪板和角鋼組成,造價低廉又能防雨,一盤盤咖啡正在做日光浴,鐵盤是爺爺用鐵片鎖上螺絲而成,還在中央與四個邊角打些小洞,讓水能排出。咖啡豆該曬多久,修爺爺可不是光靠經驗,豆子該乾燥到什麼程度,必須用機器測量才行。

修爺爺喜歡自己動手做,除了乾燥豆子的溫室,在篩選豆子時,用來鏟起咖啡豆的工具,也是用保特瓶切割而成,最令人驚豔的,是爺爺第一代自製的烘豆器具。用鋼杯焊上握把,上蓋是蚊香蓋,然後在瓦斯上邊搖動、邊加熱,從第一代自製的手搖式鋼杯式,到第二代小型機械式機器。現在因為子女的孝心,讓修爺爺擁有更專業的烘豆機,可以設定時間與溫度,能更精確掌控烘培溫度與時間。

烘豆子的功力,攸關咖啡煮出來的風味,修爺爺把咖啡豆烘培的深淺程度裝起來,還一一標示,作為烘豆子的參考。從咖啡種植、烘焙到最後煮咖啡的所有過程,問爺爺什麼最難,他說煮最困難,要煮好喝的咖啡,功夫要學久一點,他覺得自己技術不太好,還要學。

修爺爺種了四十年鳳梨,他說咖啡是興趣,鳳梨才是正職,因為要靠它吃飯。二十年前,獨子陳文取返鄉傳承家業,兩代之間,對於鳳梨種植的理念與方式,曾有過衝突。陳文取舉例,爺爺覺得鳳梨要越大越好,重量重才能賣到好價錢,但他認為,要重視品質,客人才會回流,因此在鳳梨的栽培管理上產生衝突。

兒子的任性與堅持,父親不得不的妥協,事後回想起來,陳文取有滿心的歉意與不捨,因為在衝突期間,爺爺有點憂鬱,身體狀況也不太好,後來爺爺接觸咖啡之後,改變很大。陳文取覺得,咖啡已經是父親生活的重心與寄託,因此他與妻子、妹妹都很支持。

舜泰柑仔店是社區情感的交流站,在中正大學任教的管中祥,也在這裡買房,落地生根,成為三興村的一份子,柑仔店就成為他走進社區的第一站,因此結識了陳文取一家人,還跟修爺爺交流咖啡經,高齡七十幾歲的老人家,還不斷的學習咖啡知識,且樣樣物品自己做,讓他相當佩服,「阿公非常符合台灣實做的精神,很不一樣的生命特質。」

在管中祥帶領下,中正大學的學生們開始走進社區,連續五年他開了一門「草根行銷」課程,希望藉由實地走訪社區,讓學生對校園所在地的社區與土地,有更多認識。這批學生第一次來到修爺爺的咖啡園,上修爺爺的咖啡課,透過親手採咖啡豆,更能體會在地人如何在這塊土地上安身立命。

走進咖啡園只是課程的一部分,接下來,管中祥還會給學生上許多社區課,讓他們自己去接觸村民,了解村民,甚至在社區辦活動等。管中祥期望透過這堂課,讓學生了解,知識就是在地方、在土地,因此向鄉民學習很重要。

修爺爺不會講什麼大道理,但是他的言行與態度,就是學生們的榜樣。如果有機會來到中正大學,不妨順道拜訪好客的咖啡爺爺一家人,修爺爺的用心,濃縮在一杯咖啡裡,品嘗起來格外有滋味。

學科: 
農業
縣市: 
  • 嘉義縣
  • 民雄鄉
關鍵字: 
陳憲修, 鳳梨, Diy, 自產自銷, 咖啡, 柑仔店, 管中祥, 修爺爺, 中正大學

酒精燈在虹吸式咖啡壺下燃燒,下層的水受熱,因壓力往玻璃管上層跑,七十幾歲的陳憲修,盯著時鐘,把咖啡粉倒入上層熱水中,手拿攪拌棒,輕柔按壓攪拌咖啡粉。一分鐘到!把酒精燈移開,拿起抹布包覆下層的玻璃壺降溫,上層的咖啡慢慢流回下層。坐在椅子上悠閒品嘗咖啡的陳憲修,手臂上還帶著務農的臂套,「老農民與咖啡」這畫面有點衝突感,卻又理所當然,因為修爺爺是鳳梨農民,也是咖啡農。

虎腳庄的星期天


虎腳庄的星期天

摘要: 
農夫種的蔬菜、水果不用運到都市,不用經過中間商,在自己家門口就可以賣給消費者。這聽起來是個不可能的夢,但這樣的夢在台中縣外埔鄉實現了。台灣第一個產地型的農夫市集,在外埔鄉登場。是什麼樣的魅力,吸引城市人來到農村尋寶?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每個星期天,台中縣外埔鄉永豐村的農民,一大早就來到田裡摘水果、拔菜,然後將各式各樣的蔬果,搬到社區山腳下的水流東社區公園,準備迎接來自四面八方的消費者。

遊客陸續來到這個小小村莊。他們有的來自大甲,有的來自沙鹿,也有人遠從苗栗通霄過來,帶著尋寶的心情,挑選新鮮美味的食物。

爸媽在市集裡採買,小朋友們就坐在水圳旁畫畫。市集裡叫賣的阿公阿媽、村莊裡的老樹,都是小朋友入畫的題材。

永豐村又被稱為虎腳庄,後方的山巒猶如一隻睡虎,守護著村莊,山腳下有后里圳穿流而過。由於水源保護區與山坡地保育的雙重限制,一直保持著農村質樸的風貌。

由於氣候適中、土壤肥沃,從日據時代開始,虎腳庄就是葡萄的產地,光復以後供應葡萄給公賣局釀酒。十多年前公賣局的政策開始改變,不再跟農民購買釀酒葡萄,農民開始改種火龍果、百香果、巨峰葡萄等果樹,卻常常面臨農產品滯銷、價格不穩定的問題。於是,成立農夫市集、打造另一條產銷通路的想法,開始成形。

但是,要在偏僻的農村成立農夫市集,可行嗎?部分果農自產自銷的實際經驗鼓舞了大家。果農洪敦耀的葡萄園就在自行車步道旁,自然無毒的耕種方式讓許多遊客忍不住停下腳步。洪敦耀於是在自家前面擺攤賣葡萄,靠著自產自銷,就賣完了所有的產量。

洪敦耀成功的經驗,給農民市集的構想,打了一劑強心針。從事秀明農法四年、半農半公的外埔鄉公所農經課長黃仲杰,過去都是到台中市的合樸農學市集擺攤,一股熱情讓他決定串連在地農民,藉由農民市集,凝聚農民的共識。

農民市集遇到的第一個問題是,該如何吸引消費者來虎腳庄?為了打開虎腳庄農民市集的知名度,農友們分工合作,每天輪流開著宣傳車到大甲、外埔、后里的市區,放送農夫市集的訊息。

2010年七月,虎腳庄農夫市集正式開幕,成為台灣第一個產地型的農夫市集。每個星期天總是吸引許多支持地產地銷的消費者,來這裡尋找農村的原味。在這裡,農民的倉庫就是自己的田地,農產品從產地到市集的距離,只有30秒到10分鐘。

虎腳庄農夫市集的農民們雖然還沒辦法做到全然有機,但安全無毒是基本的要求。在高中任教的張睿銨,因為對市售的農產品有些疑慮,於是利用自家農地種植無毒有機的葡萄、百香果。張睿銨認為,參與農夫市集可以與消費者直接接觸,消費者的肯定,就是對農民最大的鼓勵。

另一位種植紅龍果的果農范振清,因為堅持無毒安全的栽種方式,成功地將外埔鄉的紅龍果外銷日本,但他每個星期,還是到農夫市集與消費者交流。

虎腳庄農夫市集規模不大,營業額也並不多,卻是一座橋梁,在農民與消費者之間、農民與農民之間,建立互相交流的管道。透過在地農民的凝聚,原本有些蕭條、沒落的村莊,因為小小的市集,再度找到活力與希望。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中市
  • 外埔區
關鍵字: 
有機農業, 農民市集, 自產自銷, 銷售通路

農夫種的蔬菜、水果不用運到都市,不用經過中間商,在自己家門口就可以賣給消費者。這聽起來是個不可能的夢,但這樣的夢在台中縣外埔鄉實現了。台灣第一個產地型的農夫市集,在外埔鄉登場。是什麼樣的魅力,吸引城市人來到農村尋寶?

十八份的春天

 

十八份的春天

摘要: 
濃濃的硫磺味,是讓北投揚名全台的老味道,不過,有一群人,在一個叫做十八份的小小山城裡,默默耕耘,用最自然的方式種蔬菜,用最虔誠的心意栽培草山柑,要為北投,種出讓人安心的好味道。

採訪/攝影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北投給人的第一印象,是繁華熱鬧的溫泉區,但是在鬧區之外,順著泉源路一路往上,不到二十分鐘,就來到一個彷彿世外桃源的小山城。初春,盛開的櫻花,

把這裡點綴成粉紅色的浪漫天地。整個社區環繞在飽滿的綠意裡。這裡是北投的泉源里,舊名叫做十八份,大部分的居民還是靠著農耕維生,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這裡維持著難得的農村景緻。

 

每天上午,在山下熱鬧的北投市場,會見到來自十八份的農民,帶著幾籃自家種的新鮮蔬菜,蹲在角落裡叫賣。在市集旁邊的光明路上,也有十八份的農民擺攤,有的賣箭筍、有的賣橘子,全都是來自山上的農產品。

 

在轉角的一個小攤位,果農盧敏惠熱情的推薦外表不起眼、但是風味一流的橘子,她們家族在這裡擺攤已經超過三十年了,有許多老顧客光顧。這幾個攤位賣的橘子,品種是桶柑,最早在清朝乾隆54年引進到台灣,當年在陽明山大量栽培,後來也推廣到其他地區,但是由於陽明山的土壤與氣候特殊,種出來的橘子,味道就是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樣,因此,這種酸酸甜甜的薄皮小橘子,被稱為『草山柑』,全盛時期還行銷到海外,可惜近幾年,草山柑卻漸漸沒落了。

 

盧敏惠與他的先生,堅持要把草山柑傳承下去。他們家的果園佔地四公頃,是目前十八份地區面積最大的柑橘園,也是這裡第一家朝向有機種植的柑橘園。剛開始轉作有機,他們被經濟壓力逼的快喘不過氣,經過幾年的苦心經營,果園才漸入佳境,低密度的種植,讓每一棵果樹都能獲得充足的養分,自由伸展。

 

沿著蜿蜒的小路緩步向上,綻放的杜鵑用濃烈的桃紅向我們招手,澄黃的果實在墨綠樹葉的襯托下,顯得格外亮眼。在前進的過程中,台灣藍鵲闖進了我們的視線,招牌的亮藍色在綠海中像寶石一樣閃耀,還有樹鵲也跑來打招呼,不過最吸引人目光的,是雄偉的大冠鷲,振翅而飛,隨著氣流盤旋向上的身影,讓人幾乎忘了,自己是身在一座果園裡。

盧敏惠的先生將近二十年前,從老父親手裡接下這片果園,除了農忙時期會請工人來幫忙,其他時候,都是他親自照顧這裡的每一棵果樹。每年的十二月到隔年三月,是草山柑的採收期,他們都是隔天要賣的橘子今天採,保證新鮮。

 

另外,在果園下方,詹先生夫婦的菜園,不但常常有蝴蝶飛舞,還有蜜蜂前來共住。這片菜園還有一個奇特現象,很多蔬菜都是躲在雜草裡,放眼望去,根本找不到菜在哪裡。

 

雜草同時也是最天然的肥料,而且因為有草覆蓋著,土壤可以保濕,蔬菜就靠天然的露水和雨水長大,不用另外澆水,而且不買農藥和除草劑,也省下了種植成本,度過前五年停藥的陣痛期之後,終於找回土壤的健康,體會到有機種植的美好。也就是這一份堅持無毒的理念,讓他們受邀參加北投的農民市集。

 

清晨,當台北城還沒甦醒,敏惠姐已經開始整理蔬菜了,等天一亮,還要到菜園裡摘菜,當天採當天買,他們要帶給消費者最新鮮的蔬菜。

 

因為要去參加農民市集,今天準備的量比平常還要多,短短15分鐘的車程,一下子就來到市集,隔壁攤位的趙懷弟,是盧敏惠多年的好朋友,一樣認同有機種植的理念,就算菜有蟲,她也驕傲的向客人推銷。

 

北投農民市集,是北投文化基金會、北投社大、北投農會和泉源里合作的一項新嘗試,希望擦亮十八份這塊招牌,推廣在地人吃在地菜。這次受邀參加的,都是十八份地區不用農藥的農民,這個農民市集,不但要把十八份的安心蔬菜推薦給消費者,也希望無毒農業的觀念,能回推到這個小山城,影響其他習慣使用農藥的農民,讓有機栽種的風氣漸漸成形,把十八份打造成台北的安心蔬菜生產區。

 

北投農民市集,和台灣其他幾個穩定的農民市集比起來,算是個小規模的市集,

但是它最大的特色就是在地,產地就在離市集不遠的地方。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秘書長楊志彬表示,因為在地,食物里程數最短,必然最新鮮,因為在地,消費者有機會認識這些生產者,透過信任,得到安心的生產成果,整體社會就可以用最低的成本,得到健康。

 

收攤了,盧敏惠和趙懷弟準備的蔬菜都賣光光,農民市集不但提供了一個新的銷售平台,也讓她們對於自己的堅持,感到驕傲。在舉辦單位與農民的共同努力下,一股向前進的力量,湧進十八份,這次的北投農民市集像是投石問路,為無毒農業埋下強壯的種子,或許在不遠的將來,十八份這個老地名,與安心蔬菜生產地拉上等號,將不再是夢想。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北市
  • 北投區
關鍵字: 
草山柑, 溫泉, 十八份, 在地產銷, 自產自銷, 有機農業, 農藥

濃濃的硫磺味,是讓北投揚名全台的老味道,不過,有一群人,在一個叫做十八份的小小山城裡,默默耕耘,用最自然的方式種蔬菜,用最虔誠的心意栽培草山柑,要為北投,種出讓人安心的好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