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農法

貴仙師傅的緩慢農法

摘要
農村青年王貴仙,在城市闖盪多年後,回到故鄉,進行生態農作的生產。由於身體行動不便,加上生態農作的管理費工,他摸索出一套緩慢農法,用觀念和技術,在困苦之地,開創出美麗的農業願景…

雲林縣口湖鄉的農民王貴仙,在老家的廣場上,整理日曬花生,他說不用機器烘乾,採取天然日曬,花生會越曬越香。他原本在都市開設水果行,因為家族農地缺人耕作,決定回鄉務農,朝向友善環境的生態農業發展。

來到王貴仙的稻田,他開始下田除草,環顧四周卻發現,別人的稻米已經收割完成,他的稻子才開始結穗。原來緩慢耕作的背後,有著水資源利用以及不抽地下水的保育思維。因為身體不便,他不容易彎腰除草,於是就想出用腳踩的方式,將雜草當成吸管,把地底養分吸上來再踩踏入土,成為最佳的自然肥料。

為了進行生態耕作,王貴仙以水果發酵製造微生物菌養液,灌溉提供稻作養分。這天記者跟著他載運養液到田間灌溉,卻發現車後載滿米酒。他笑說米酒不是給人喝的,而是給土地用的。

王貴仙就像農地點子王,克服困難,一直有新招實踐他的緩慢農法。不過這些都非憑空想像,而是他重返校園,將學習到的農業知識,配合實際經驗發展出來。

幾年下來,王貴仙的農場種出名聲,開始受邀演講。他到一所小學,向學童介紹故鄉的花生產業。在校園的小小農園,他指導學生種植花生,學生半玩半學,開始接觸生態農業,學習思考故鄉的環境問題。

到了稻子成熟時刻,旁邊已無稻作,鳥類專吃他的農地。王貴仙不想用網傷鳥,就想出用老鷹風箏來嚇鳥。一根根柱子打入土地,一個個風箏揚起天空,趕走吃稻的鳥類。但在田中卻也有一些鳥類,每年固定來做巢,把無毒生態田當成最安樂的家園。

為了介紹故鄉農業,王貴仙結合環島廚師活動,在自己的農園旁,辦起田園辦桌,由名廚以當地農作,製作美味的食物。享用美食後,王貴仙安排故鄉小旅行,讓大家認識故鄉口湖。 

在耕作技術的研發,種植品質的堅持下,他相信慢工出好物,只要讓農作物適時耕作,慢慢成長,終究會種出好農作。但這樣的緩慢農法,卻也面臨農作比別人晚上市的銷售壓力。一位老朋友來到農莊,看著他從都市回到鄉村的堅持,他說這是貴仙師傅的個性,比別人累,也要堅持心中的夢…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雲林縣
  • 口湖鄉
關鍵字
自然農法, 生態種植, 有機, 環境教育, 趕鳥, 友善環境

農村青年王貴仙,在城市闖盪多年後,回到故鄉,進行生態農作的生產。由於身體行動不便,加上生態農作的管理費工,他摸索出一套緩慢農法,用觀念和技術,在困苦之地,開創出美麗的農業願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奉 茶

奉 茶

摘要
2013年2月,在纜車頻繁往來的貓空,傳出陣陣禪鼓,鼓聲中,交融著各式茶香,一種新的台灣茶文化意念,正瀰漫在這場三十幾人的聚會中…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周仁智,因此自稱山水茶人。17歲就投入台灣茶業,至今已有三十幾個年頭,他是台灣第一批正式評選的品茶師,製茶的技藝,更是已經進入藝術的境界。如今,他正以一種返樸歸真的思維,重新建構台灣的茶文化。

台灣過去的奉茶文化,經周仁智一轉,成了文化奉茶,將文化和賞茶結合成雅集,用文化來奉茶,再讓這樣的奉茶形式,漸漸形成一種文化。

不過,奉茶只是新台灣茶文化推動的一種形式,如何種茶和製茶才是本質所在。

他堅持,茶乃天地滙萃的養生之物,既是養生,就該兼顧”生態、生活和生產”這”三生”的質感。

在種茶方面,他極力主張有機農法及自然農法,並下鄉到各地推廣。

就這樣,周仁智把這條線拉進了南投縣的松林部落,當地布農族茶農溫重義,就此成了他的親密戰友…

學科
農業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周仁智, 溫重義, 自然農法, 有機農法, 製茶

2013年2月,在纜車頻繁往來的貓空,傳出陣陣禪鼓,鼓聲中,交融著各式茶香,一種新的台灣茶文化意念,正瀰漫在這場三十幾人的聚會中…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美儀
攝影/剪輯 李美儀

自然好滋味

自然好滋味

摘要
越來越多人,選擇投身務農行列,不過想要不使用農藥、不添加肥料,光靠大自然,有沒有辦法讓作物順利生長呢?有一群農夫,推動秀明自然農法,相信土地有自癒能力,生產出健康自然的食物,讓人類健康,也讓土地健康…

廚房裡,飄散著成熟梅子香。林世豐的太太一邊說話,手也沒停下。清明過後,梅雨季來臨,這時候也是梅子成熟的時節,不過林世豐說,今年的天氣忽冷忽熱,讓落果增加,來不及採收,熟透的果實落滿地,只好拿來加工再利用。人生,有時候就是這樣,遇到了,只能面對。

十多年前,林世豐還是個遊覽各國山水的導遊,父親意外受傷後,他帶著太太回鄉務農,看到周邊鄰居使用除草劑,地表光禿令人怵目驚心,於是林世豐選擇用自製工具壓草,既不妨礙農作,又能讓野草根系牢牢地抓住水土,不會造成環境污染。

感受到土地的美好,林世豐進一步轉作有機。不過他觀察到,大部分的有機農法仍然以人為出發點,對不利農作的生物,還是會撲殺、驅離。直到他接觸到秀明自然農法,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耕種方式。自然農法強調和生物共存,不用藥、不施肥,也不做防治,單純相信土地,有足夠的能量,讓作物順利長大。

不過,想讓已經習慣肥料的作物一下子改變,沒那麼容易。一開始,林世豐就嘗到苦果。去年的甜柿收成,重量只有前年的十分之一,甜度也跟著降低,他卻發現果實的滋味,更豐富多元,原來是野草所含的微量元素,進入了果實。

為了貼補家用,林世豐另外在樹下種植蔬菜。在秀明自然農法中,採種、育苗很重要,除了避免受到種子公司操控,藉由一代又一代的採種,也能培育出最適合當地的作物。對於兒子走上自然農法這條路,世豐媽媽嘴上叨叨念著,擔心兒子沒飯吃,但還是戴上老花眼鏡仔細篩撿種子,用行動支持兒子。

媽媽的擔心,林世豐不是沒想過,但他有自己的一套算法。看準了未來氣候條件會更加惡劣,他把土地的健康當成存款,堅持從事自然農法,相信自己走的路,也幸好有太太的一路支持,讓他有了堅強後盾,勇敢往前邁進。

每天,林世豐把果園裡發生的點點滴滴,記錄在網路上,除了讓消費者認識產地故事,偶而也站上講台,分享經驗。

像林世豐這樣的傻子,還不只一個。在宜蘭南澳的黃仕聰,大家都叫他阿聰,作自然農法八年了。八年前,他發現健康出現問題,於是轉而務農,除了追求自己的健康,更想種出讓大家吃得健康的食物。

他從和人最密切的水稻出發,面對稻農最頭痛的福壽螺,阿聰把牠們當成好幫手,配合福壽螺的習性,控制水田的水位高低,等到秧苗長到福壽螺吃不到的時候,再放水入田,此時剛萌出的雜草嫩芽,就會被福壽螺吃光光。以萬物共存的概念,從土地健康出發去思考種植方式,自然對人好,對土地也好。

現在準備收割的甘蔗,是阿聰的另一項主要作物,他不刻意除草,讓雜草與甘蔗苗共生,不放置捕鼠器和藥劑,遇到病蟲害也不防治,等待土地和作物自己產生抗體,阿聰說土地純淨,生長的作物就會跟著健康。

甜蜜的甘蔗汁液汩汩流出,這是大地的原滋原味,如何讓消費者重新認識食物真滋味,就要從種植天然健康的食物著手,如果我們在乎吃進肚子裡的是什麼,選擇用價值來看待食材,就能讓更多人願意投入務農行列,台灣農業才能真正活起來。

學科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南澳鄉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自然農法, 秀明農法, 除草劑, 採種, 保種, 食品安全, 草生栽培

越來越多人,選擇投身務農行列,不過想要不使用農藥、不添加肥料,光靠大自然,有沒有辦法讓作物順利生長呢?有一群農夫,推動秀明自然農法,相信土地有自癒能力,生產出健康自然的食物,讓人類健康,也讓土地健康…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劉啟稜 陳添寶,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天公伯的攤子位

摘要
從都市到田園,陳文輝夫婦,在台東多良村塔羅塔羅山上,實現自然農耕的夢想,人生角色的轉換,讓他們有機會體會到大自然的感動,簡單樸質的生活哲學,讓人重新省思土地的價值…

從都市到田園,陳文輝夫婦,在台東多良村塔羅塔羅山上,實現自然農耕的夢想,人生角色的轉換,讓他們有機會體會到大自然的感動,簡單樸質的生活哲學,讓人重新省思土地的價值…

「土地不是所有權,是夢想、是記憶、是生活;土地不是佔有,是呼吸、是生命的所在……。」

陳文輝先生原任職水泥公司產業外移,公司因關閉而遭資遣,人生的際遇讓他提早離開職場,卻提早踏入他人生的夢想工作,他與太太以不噴灑農藥不施肥的秀明自然農法耕作,耕種出天然又漂亮的農作物。他感謝上天,感謝自然,「天公伯的攤子」位訴說著土地的故事。

陳文輝,因為當年任職的水泥公司產業外移,公司關閉遭到資遣,人生際遇的改變讓他提早離開職場,也因此提早實現做農的夢想。他獨自來到台東多良(塔羅塔羅山)山上建立起家園,太太文麗也於2009年來到山上,以不噴農藥不施肥的秀明自然農法耕種。

在沒有農作的季節裡,帶著記憶的童趣爆米香機到全省各地去爆米香,去坐還叫保護教育。阿輝與太太因為不同的生命經驗而多彩,而發現更多的美好事物…。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東縣
  • 太麻里鄉
關鍵字
自然農法, 陳文輝, 輝哥, 秀明農法, 農藥, 除草劑

從都市到田園,陳文輝夫婦,在台東多良村塔羅塔羅山上,實現自然農耕的夢想,人生角色的轉換,讓他們有機會體會到大自然的感動,簡單樸質的生活哲學,讓人重新省思土地的價值…

工作人員

導演 江玉后
製作團隊 葉倉欣 張文玲 張明忠 郭良益 謝學堯 黃有章


草、木、人 尋和諧

摘要
如果把茶字拆開來看,它是草、人、木的組合,但是現在我們所喝的茶,大都來自把雜草清光的慣行茶園。南投縣仁愛鄉,兩位資深茶農,反倒是把雜草當成茶樹的好朋友,重建草、木、人的奧妙關係。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推開用炒茶桶作成的大門,茶農蔡年學帶著訪客進到茶棚,個人色彩濃厚的品茗空間,是他找來廢棄建材,完全親手打造。

過什麼樣的生活,往往只在一念之間。

「我是從買茶、喝茶走入種茶,比別人幸運,要喝什麼茶,就做什麼茶。」沖泡著自己的茶,言談間閒適自在。蔡年學變身為茶農,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當時為了散心,來到廬山,碰見有人要賣荒廢多年的茶園,密密麻麻的雜草,讓他對這塊地一見傾心。

直到現在,他的茶園,還是雜草比茶樹多。

這些慣行農法想趕盡殺絕的雜草,在他眼裡,卻是珍貴無比的肥力來源。就因為是雜草,所以種類多樣化,茶樹的肥力來源,也跟著多樣化。而且在回歸大地之前,雜草的成長過程,也在幫茶樹的忙。

蔡年學說,雜草會吸收重金屬,協助土壤還原,而且它們根部生長的時候會鬆土。尤其是闊葉型的雜草,因為根很長,是鬆土的好幫手,而且它們不會跟茶樹搶營養,是茶樹的營養來源。

土鬆了,植物的根可以好好呼吸,排水性好,連續下一個禮拜的雨,也不會積水,雜草同時還幫土壤保濕,從開始種茶到現在,蔡年學從來不幫茶樹澆水。

這些大地自然長出來的雜草,有許多可以入菜,豐富的纖維質,照顧著茶園主人的健康。「昭和草、紅藜菜、咸豐草,野生桑葚…」走在茶園裡,女主人蔡鳳蘭隨手採摘,一下子就採足了午餐需要的野菜。

他們不但讓雜草重回茶樹身邊,同時還進行了一場空間革命。當初接手茶園時,前任主人用的是所謂的「侏儒栽種法」,為了便於採收,把茶樹排得緊緊的,因而無法長高。但是蔡年學覺得,這樣是在虐待茶樹,於是他展開了一項實驗。在他的實驗區,把茶樹當成果樹來種,大大降低密度,原本矮化的茶樹,幾年下來,已經長得比人還高。實驗結果讓他非常滿意:「要是有機會再種茶,我絕對是用這種果樹栽種法,產量可以拉平(侏儒種法)五六棵,而且茶樹可以生長得很快樂。」

藪鳥在眼前飛過,竹雞在草叢中穿梭,蝶類、蜜蜂更是這裡的常客。明明是走在茶園裡,卻像置身山野小徑。雖然擁有兩甲大的土地,他們只用五分地種茶樹,其它空間還給大自然,並且是專程跑到鄰近溪谷,尋找當地原生樹木的小苗。

當初純粹只是想種出自己喜歡的茶,而採用完全自然的方式,多年以後,當土地恢復健康,反倒是土地在照顧他們。這樣的種法,茶葉的產量不多,卻賺到最寶貴的東西。「雖然沒有賺很多錢,但是賺了你的身體跟那些空氣。」蔡年學說。

「我們只要這樣樸實的操作有機,對環境是很友善的,其實很簡單,土地也對你友善。」二十多年來,一路支持丈夫的蔡鳳蘭,清楚感覺到土地回應的善意。

蔡年學夫婦用自己的方式隱居山間,在附近的山頭,茶農陳光博也用自己的方法在山間生活,他們的共同點是把雜草當成好朋友、在茶園裡種了許多樹,但是經營理念有些不同。

「生活不下來,談什麼有機農業,所以我喜歡中道。」二十八年前,來自鹿谷製茶世家的陳光博,為了買茶菁來到霧社,卻愛上了這裡,買了地,住下來種茶。

剛開始,他採用慣行的方式,雖然打是低毒農藥,還是常常看到一地的動物昆蟲屍體,讓他非常不忍。同時,他也明白農藥與肥料,只會讓農民越陷越深。十多年前,他決定轉做有機,歷經年產量從2000台斤下滑到500台斤的震盪,撐過轉型期的痛苦。現在,一切就像是倒吃甘蔗,越來越甜,因為有許多幫手來幫忙照顧環境、照顧茶樹。

茶園最高處,他收集雨水,打造了一個蜻蜓與蛙類的小天堂。蚯蚓、昆蟲、鳥類、小型哺乳動物,自然而然來到這裡落腳,為了讓環境更多樣化,陳光博在茶樹周圍種了許多樹,但是種樹的出發點,還有另一層思考。「九二一之後,看到很多地方土石流嚴重,其實茶園和檳榔園、菜園是一樣的,沒有水土保持的功能,但是一般農民都把樹砍盡,因為擔心遮陽減少產量,其實那是不對的。適度保留可以做水土保持,又可以生態多元。」 

茶園的道路邊坡,他種上了原本就喜歡峭壁環境的五葉松,只在比較平坦的地方種茶,其他坡度比較陡的區域也退耕還林。一步一步,慢慢建立茶園生態系統,現在生態慢慢健全了,而且收入也不比慣行差。「我哥哥現在種六甲,一樣的海拔,他種六甲地淨利和我一甲地一樣多。」陳光博滿臉笑容的說。

茶,本來是生長在低地丘陵的植物,近年來,台灣的茶卻是越種越高,與其他高山農業一樣,形成水土保持的問題。五六十年代的時空背景,鼓勵農業上山,道路開發與大面積墾殖,造成國土危脆,如今,充滿生態思維的有機茶栽植,在農地裡退縮經濟作物範圍,把部分空間還給大自然,或許是兼顧農民生計與環境保護,值得嘗試的第一步。


學科
農業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慣行農法, 雜草, 有機農業, 自然農法, 茶園, 經濟作物, 還耕於林, 侏儒栽種法, 重金屬, 食品安全

如果把茶字拆開來看,它是草、人、木的組合,但是現在我們所喝的茶,大都來自把雜草清光的慣行茶園。南投縣仁愛鄉,兩位資深茶農,反倒是把雜草當成茶樹的好朋友,重建草、木、人的奧妙關係。

影片網址

野草死亡紀事

野草死亡紀事

摘要
瑞秋卡森博士,在1962年寫下《寂靜的春天》一書,希望喚醒世人對農藥的重視,如今春天回來了嗎?在鄉間、在閒置的空地上,我們經常看到枯黃的草地,這些野草,為什麼遭到這樣的對待?它們有姓名,還是昆蟲的生態樂園,但是對農民來說,卻是害蟲的滋生地。在習慣使用除草劑的今天,我們忽視掉了哪些東西?

為了生存,雜草展現無比堅韌的生命力,只是一遇上除草劑,再強的生命,也束手無策。為了作物長得好、長得多,加上省時省力的考量下,農人依賴除草劑。根據2011年的統計,全台除草劑銷售量有14,555公噸,占了總農藥的39%,前三名分別是固殺草、嘉磷塞和巴拉刈。除草劑雖然替農人解決了問題,然而它對環境生態造成的衝擊,卻很少人重視。

來到鄉間,道路旁、排水溝的枯黃身影,曾經也有生命、也有名字。在除草劑的戕害下,一些台灣原生種野草,例如以往常在水田見到的田字草、大葉石龍尾和只在台中少量分布的大安水簑衣,都面臨絕跡的威脅。

它們的消失,看似無關緊要,這都源自於我們對野草的認識不夠,不知道它的消失,會有什麼影響?像以前農民很討厭的水稗,學術研究發現,它會促使水稻產生一種相剋物質,這種相剋物質充斥在稻穀內,小白鼠吃下去,可以增加抗氧化能力。

中華民國雜草學會秘書長黃文達表示,過去人們對雜草的定義,是長在不該長的地方,就叫作雜草,這個定義隨著人類價值觀改變,有了新的解讀。他認為,每種雜草在生物多樣性裡,都有它的角色。

為了見證雜草的好處,我們來到台中世豐果園,一月初梅花盛開,白花綠地和周遭地表光禿的果園相比,世豐果園就像是鋪上長毛地毯般柔軟,這些草正好替地表做了保濕和保溫。

隨處在果園一站,就有四五種以上的野草,它們是讓果實有豐富口感的祕密武器,果園主人林世豐說,這些野草替他固定了許多微量元素,當作物的根系和草的根系相互作用時,就能讓果實風味更好。

一旦雜草過於茂盛,影響到農務工作,林世豐會拿出自製的壓草工具來因應,被壓下的草在土壤中腐爛,最後化作養分重回土壤,生生不息的力量,讓土壤越來越肥沃,孕育出豐富的生態,也讓林世豐不必擔心蟲害問題。

過去農民擔心雜草容易衍生病蟲害,林世豐則有不同的看法。他說,壓草反倒能抑制病菌,如果把草除得精光,病菌透過雨的飛濺或空氣中孢子傳播,反而會讓果樹生病。2012年6月的一場豪雨,隔壁果園沒有草的保護造成沖刷,世豐果園的雜草則是牢牢地抓住水土,讓林世豐更加堅信野草的力量。

當重視環境的觀念慢慢滋長,宜蘭有一群年輕人,也加入不用除草劑的行列,這一群新生代農夫,創立了「宜蘭小田田」,不會也不敢使用農藥,他們在網路上號召朋友來除草,用人海戰術來解決惱人的野草難題,身體力行下才知道,為什麼農民會這麼習慣使用除草劑。

他們還找來在地農友,想好好認識野草朋友,瞭解它們的特性,像是常見的水丁香、有著五條筋的五筋草、有著蔓生節點的外來種野草。透過在地人的解說,了解哪種草該除?哪種草可以與它們共同生活,也更了解野草與農村生活的關聯。當農村對除草劑議題逐漸重視,有人卻發現,以往只在田間使用的除草劑,正在往住宅區蔓延,讓閒置的空地,變成一塊塊枯黃的草地。

六年前,張小姐為了給孩子更好的生活環境,搬來宜蘭,美好回憶還留在腦海,現在卻是到處都在噴除草劑,空氣瀰漫著除草劑的臭味,讓她很憂心。於是一群社區媽媽自發性地募資,雇請工人來割草,有的媽媽乾脆自己彎下腰,雖然拔得腰痠背痛,還是改變不了她們的決心。

但是她們知道,雇工割草或自己拔草,無法根本解決問題,必須從公部門開始,於是她們四處陳情,想把除草劑趕出住宅區。依照「農藥使用及農產品農藥殘留抽驗辦法」,除草劑必須按照標示使用方法及範圍來施灑,一旦違反農藥管理法,將處以一萬五千元到十五萬元的罰責,過去卻很少有民眾因此被開出罰單。為了避免一開始反彈過大,宜蘭縣政府從非農業區開始推動禁用除草劑,要求公部門用人工割草的方式;私人單位則是嚴格執法,接著將一步步拓展到農業區。 

2012年底,千里步道協會和宜蘭社大、羅東社大等民間團體及宜蘭縣政府,合作推出示範道路,希望合作打造沒有除草劑的自然步道。另外在黃文達看來,雜草管理除了用藥之外,還有覆蓋、草生栽培、動物防治、人工割草等方式,都可以達到管理的目的。

當我們從人類便利的角度出發,人與草之間就只有戰爭。試著理解野草的世界,就會發現,它,其實不是敵人。

側記

觀察野草野花並不難,只要你低下頭、蹲下腰。小小花草的美麗會讓你驚嘆不已,自古以來,人對草的態度充滿矛盾,一方面又佩服小草的堅韌生命力,成為許多人勵志的典範,一方面又擔心作物受到影響,或許下次再看到雜草,先不要急著除之而後快,仔細想想,它的存在會帶來哪些好處?它真的有非殺不可的理由嗎?不要馬上就使用除草劑,就會知道留下一片綠意,是多麼開心的一件事。

學科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宜蘭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寂靜的春天, 瑞秋卡森, 農藥, 除草劑, 自然農法, 巴拉刈, 宜蘭小田田, 野草的好處, 雜草管理

瑞秋卡森博士,在1962年寫下《寂靜的春天》一書,希望喚醒世人對農藥的重視,如今春天回來了嗎?在鄉間、在閒置的空地上,我們經常看到枯黃的草地,這些野草,為什麼遭到這樣的對待?它們有姓名,還是昆蟲的生態樂園,但是對農民來說,卻是害蟲的滋生地。在習慣使用除草劑的今天,我們忽視掉了哪些東西?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劉啟稜 陳慶鍾 鄭嘉明,剪輯 劉啟稜

2012環境短片~海稻米的願望

摘要
濱石梯坪的水梯田,已經休耕將近20年,因為人口外流、水路年久失修,部落裡的老人也無力再耕種。20年前,一邊是海,一邊是稻米的美麗景象已然不在。舒米‧如妮,10年前回到故鄉,看著這片荒蕪的梯田,決心將水梯田復育...

花蓮縣豐濱鄉石梯坪的水梯田,已經休耕將近20年,因為人口外流、水路年久失修,部落裡的老人也無力再耕種。20年前,一邊是海,一邊是稻米的美麗景象已然不在。舒米‧如妮,也是本片導演的母親,10年前回到故鄉,看著這片荒蕪的梯田,決心將水梯田復育,從修復水路開始,與族人溝通、將水重新引進梯田灌溉,讓老農民們能再次在自己的土地上耕種。

紀錄片從四年前引水工程開始,便持續跟拍到去年第一批稻米收成。短短15多分鐘的影片,紀錄了族人追逐夢想和心願的艱辛過程,訴說四年多來的一切。

海稻米的願望,也是族人守護土地的願望,他們採用自然農法耕作,無農藥、無肥料,雖然收成有限,卻是對土地最溫柔,也最能維持永續發展的方式。

海稻米的願望,除了是舒米‧如妮的心願,也是港口村族人們的希望。隨著第一批的稻米收成,畫下完美句點,土地的永續經營才正開始,導演也將持續紀錄接下來的發展。除了水梯田的復育,更期待能看到因為水梯田和濕地,所帶來的豐富生態。

學科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豐濱鄉
關鍵字
石梯坪, 人口流失, 水梯田, 有機農業, 自然農法, 海稻米, 部落, 溼地, 舒米, 如妮, 社區營造, 原住民, 環境短片

濱石梯坪的水梯田,已經休耕將近20年,因為人口外流、水路年久失修,部落裡的老人也無力再耕種。20年前,一邊是海,一邊是稻米的美麗景象已然不在。舒米‧如妮,10年前回到故鄉,看著這片荒蕪的梯田,決心將水梯田復育...

工作人員

導演 王亞梵

歷坵小農復耕

歷坵小農復耕

摘要
種下微小的種子,期待很大的心願,歷坵開始復耕了!一群部落老人與一位青年,開啟東海岸新願景,他們說,一切都要從土地上種出來!

八八水患,重創台東許多部落,但是位於金峰鄉的歷坵部落,除了道路受損,部落並沒有太大傷害,水患一年之後,居民安住家園,部落裡嬉鬧的小朋友,依舊找逃家的樂園。

小朋友頑皮的想逃家,但是部落裡的謝聖華,卻在五年前回到故鄉,一個他情感上無法逃離的家。回到部落,面臨了同樣的問題,美麗的風景下,部落依舊找不到未來方向,村景一年比一年蕭條。

八八水患沒有重創部落,卻是加深部落的困境,更多人口外流,田地廢耕。謝聖華想改變,尋找外界協助的力量,剛好台灣農村陣線也希望進入部落,陪伴部落成長,互相有著共同心願。

歷坵小農復耕計畫,推動一年以來,收成自然無毒農法種植的黃豆、洛神花等作物,2011年想要以傳統方式復種小米。小米種植前夕,農陣成員前來幫忙,餐桌上的討論,成為最好的溝通時機,農陣蔡培慧不斷為部落加油打氣。

溫熱的營火、香醇的小米酒,讓遠山裡的小部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動力,一些改變正在發生。不變的是,愛爬樹的小孩,當大人在找尋未來,他們只想爬樹較量。

一早,杜爸爸將要種的小米準備好,和上燒過的木灰、沙石,這些都是傳統的小米種法。歷坵小農復耕計畫,希望部落找回自己已經快失傳,原本就是友善土地的傳統農法,農陣則是扮演一個資源協助者的角色。

在歷坵的復耕計畫,有趣的是,打破一般刻版印象,覺得新事物總是年輕人推動,在這裡卻是老人家帶頭示範,年輕的謝聖華謙虛說,他只負責找人。

為了分出行列種植小米,以便日後管理,杜爸爸自己訂製一個劃線機具,以人力在田地上拉動,大家再依線種下小米。對謝聖華來說,推動復種計畫,不只是種出有機的作物,也是種回部落失落的感情。

謝聖華的父親是歷坵村長,看著兒子回故鄉協助部落發展,也思考如何推廣復耕計畫。大人世界的態度,孩子們感受在心,當田裡換工互助,孩子也學會相互幫助。

工作疲憊的時刻,謝聖華總是到山上,獨享這片他稱為阿凡達的綠意森林,讓身心舒暢。他在家族土地上,慢慢種回樹木,希望未來這裡成為部落的另一個空間,讓人體會部落原名「魯拉克斯」的真意。

在山路的盡頭,小小谷地裡,歷坵部落推動復耕計畫,居民找尋未來,農陣也在找尋實踐之道。

八八之後,歷坵復耕,當一切計畫按步進行,追求的只是大人們不再憂慮,孩子們歡喜生活,讓小小部落能夠永續地,美好在幽靜山谷裡。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小米, 原住民, 部落, 自然農法, 農村陣線, 歷坵部落, 復耕

種下微小的種子,期待很大的心願,歷坵開始復耕了!一群部落老人與一位青年,開啟東海岸新願景,他們說,一切都要從土地上種出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大畫家的小農場

摘要
苗栗大湖鎮旁的芎蕉坑山區,住著一位隱士般的女畫家,大家都說那裡像喬治歐威爾書寫的快樂動物農場,也說像莫內筆下的自然田園。但是走了進去才會發現,原來山裡藏著一座自然天堂。

走進畫室,小小空間陳列許多畫作,李平女士是一位畫家,原本在城市裡居住創作,但是在不斷獲獎之後,她想找尋一個新的創作空間。她心中的夢想空間,是遠離城市的自然田園,在四處找尋之下,來到苗栗芎蕉坑,一塊山谷裡的小小農莊,第一眼看見這裡,她覺得找到心中的天堂。

篤信宗教的李平,將農場命名為天恩農場,並且開始從事創作,她覺得唯有實際接觸,畫作才有生命。當農村成為生活場景,畫筆下的許多人物,來自生活周遭的感人情節,小小人物在畫紙上鮮活起來。她不只畫人物、風景,連農場裡的動物,也成為畫筆下的圖像,這隻看見李平會叫媽媽的鸚鵡,就是她最心愛的畫作。

擁有一座農場,李平並未放棄耕作,原本讀農校的她,開始拿起幾十年沒碰過的鋤頭,一邊作畫,一邊耕作,當一位農人畫家。她開始按照心中的想法,打造自己的農場,原本她使用傳統農法,但是幾年下來,她發現體力難以負荷,收成也不好,於是她改變方式,回歸自然,讓作物自由生長,自然農場慢慢成形,土壤獲得改善,她發現土地自然循環的邏輯。

李平的自然農場,不只種植作物,也開始收留、蓄養許多動物,讓動物有個快樂家園。百鳥圍繞、雞犬相聞的桃源夢,就在這個山谷中的小農莊裡,夢幻般的展開。守護農場也是照顧大地,李平堅持不過度開發,讓自然生態能夠永續發展。為了將保育觀念推展到社區,在她和當地農民合作下,推動百年不賣地的約定,每個人都要緊守家園,不讓開發破壞,毀滅芎蕉坑。

十多年下來,大家堅守約定,芎蕉坑保持自然原始,但是讓李平擔心,如果農村持續蕭條,年輕人不願回來,不賣地的約定,還能堅守多久。一位畫家走入山區,她找到心靈的迦勒美地,也開創生態的伊甸園,當畫作裡故鄉如此美麗,她希望人們用心看見這樣的美景,守護台灣的美好土地。

學科
農業
縣市
  • 苗栗縣
  • 大湖鄉
關鍵字
天恩農場, 農村生活, 自然農法, 芎蕉坑

苗栗大湖鎮旁的芎蕉坑山區,住著一位隱士般的女畫家,大家都說那裡像喬治歐威爾書寫的快樂動物農場,也說像莫內筆下的自然田園。但是走了進去才會發現,原來山裡藏著一座自然天堂。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小農力量大

小農力量大

摘要
台灣耕地八十三萬公頃+,平均一個農民的耕種面積,大都維持在一點五公頃左右,也因此,小農制度一直是台灣農業的重要基礎。雖然生產成本高、農地零碎,但是農村文化多元、生產品項豐富,也是一種不可忽視的特色。其實小規模的生產,也是台灣有機的重要先驅,沒有小農的冒險,有機無法在台灣生根。現在,越來越多的有機小農們開始合作了,他們透過經驗交流、成人教育和銷售平台的共享,來創造下一波有機農業的力量,他們現在的故事,關乎著這片土地的未來,讓我們一起去參與他們吧!

一小片丘陵中的平原上,有潺潺的水聲、剛種下的秧苗,和一群頂著大太陽的新手農夫,這裡,是大屯溪自然農法教育農莊。西元2001年的時候,陳惠雯和先生黎旭瀛,在台北淡水的大屯溪畔,開闢了一處不用藥、不用肥的田地,他們順應自然,用水、土、陽光和人的愛心,種出健康的作物。

一開始,只是想要提供孩子一個自然的生活,但是沒想到,許多不認識的朋友,也受到他們的吸引,紛紛前來學習。在蔚藍的天空下,三十幾個人擠在農舍外的小廣場,大家一起交換經驗、共同分享剛收成的食物,原來一個小家庭,也能夠透過農業,變成一個大家族。

走進島嶼南方的港都,在市區裡,也有一片農業基地。這裡,是高雄市第一社區大學。三年前,他們跟旗美社大合作,引進農村文化與有機農業學習的課程,他們甚至成立有機生活社,在都市周邊租一塊地,做起有機農夫。

沒有掛牌的,是大家一起耕作的公田,有掛上名牌的,是個人要負責的私田。才剛加入有機種植的李姝芳,準備要採收空心菜了!過去的辛勞,讓她對眼前有機更有信心。

菜園面積兩分半,四十一個學員種,跟真正的農夫比起來,他們的勞動算是小意思,但是他們認真的程度,絕對沒有打折。都市人試著做農夫,熱情並沒有因為辛苦而減少,反而增加了對農村的了解。

人手一朵玫瑰花,不只是因為母親節到了,這一天,也是合樸農學市集滿週歲的大日子。一年前,一群農友,想要透過跟消費者的直接互動,推動有機農業的價值觀。因為消費可以改變生產,生產應該讓世界更美好,這個市集追求的,就是這個理念。

在合樸擺攤的有機農民,共有二十六家農戶。市集裡,綠樹如蔭、綠草如茵,整個環境,充滿綠意和溫熱的人心,農友們互相經驗分享,消費者與生產者說著田地上的故事,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有機美味,農民說,市集裡,有好好讀書的活動、有好好吃飯的烹飪教室,這些,就是合樸的有機精神。

台灣地小人稠,小農式的生產,長期以來,支撐著這片土地的糧食和環境生態,也創造出獨特的農業文化與價值,因為每一塊單獨的小農地,就是一片人類與大自然互動的界面,沒有小農的投入,這些界面不容易持續,而台灣的有機也難以有現在,更難預見未來。

側記

有人要務農,我們要感謝他,有人要種有機,我們要珍惜他,這可以重建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也能夠提醒人向大自然學習應有的謙虛。農村,是美麗的鄉間景色,更是一種代代相傳的生活場域,有機,不僅僅是架上的商品,也是一種友善環境的生活理念,農村與有機的相乘,應該可以讓世界更好、更和平。希望這一點,可以成為社會共識,也能夠變成推動農業發展的政策基礎。

學科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小農, 有機農業, 自然農法, 陳惠雯, 黎旭瀛

台灣耕地八十三萬公頃+,平均一個農民的耕種面積,大都維持在一點五公頃左右,也因此,小農制度一直是台灣農業的重要基礎。雖然生產成本高、農地零碎,但是農村文化多元、生產品項豐富,也是一種不可忽視的特色。其實小規模的生產,也是台灣有機的重要先驅,沒有小農的冒險,有機無法在台灣生根。現在,越來越多的有機小農們開始合作了,他們透過經驗交流、成人教育和銷售平台的共享,來創造下一波有機農業的力量,他們現在的故事,關乎著這片土地的未來,讓我們一起去參與他們吧!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陳添寶 陳忠峰 張光宗,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自然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