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救會

樂生風暴


樂生風暴

摘要: 
1929年,日本政府為收容台灣痲瘋病患,在新莊的山坡上,興建台灣總督府癩病療養樂生院,將全台各地痲瘋病患集中收容到這裡。緊依山坡興建的樂生院,下方是王字型的行政大樓與醫療病棟,後方是依照病患出生地,劃分的不同收容房舍。樂生院如同隱密的空間,進入的病患,過著隔絕人世的生活。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俗稱癩病的痲瘋病,存在人類世紀很久,病患病發時,肢體五官殘缺,在早期醫學觀念尚未進步下,總是帶著恐懼與仇視的心理,以拘禁隔離方式對待。阿添叔十六歲入院,他一直記得與家人分離的時刻,在半路遇見爸媽的傷心。

在國民政府來台,依舊延續日本強制隔離政策,但是隨著新藥的研發,以及瞭解痲瘋病的低度傳染性,才陸續放鬆管制,直到1954年開放讓病癒的患者返家。官方的管制開放,但是並未有足夠的宣導教育,解開民間的視,樂生病患始終活在社會的排斥目光中。


社會的排擠,讓樂生院民走不出去,反而將這個曾經囚禁他們的場所,當成躲避歧視的家園,一住就是幾十年。痲瘋病正名為漢生病,世界開始注意迫害人權。樂生引發關注,許多醫療團隊,陸續進入樂生院研究調查,大專學生也會到院區陪伴老人。

從拘禁到關心,樂生院民在人間浮沉,原本想著以院為家,走完人生旅程,卻沒想到為了捷運興建,1994年將院區土地賣給捷運局,院民即將失去家園。因公共衛生被抓進來,又因公共建設被趕出去,樂生人總是沒有自己。

搬遷問題引發院民緊張,更讓關心樂生的人,擔心醫療與人權的問題。樂生療養院新建一棟醫院,前棟門診營業,後棟收容樂生院民,提供一個新的空間。但是樂生院民除重病者,需要住院治療,其餘院民生活都能自理,就像一般老人一般,只是需要關心,以及一個家園。

從關心樂生院民,到搶救古蹟老樹,樂生的議題,在早期並未受到太多的關注,甚至在開發的大思維下,淹沒一切聲音。2004年,青年樂生聯盟成立,結合一群關心醫療人權與文化生態的學生,開始搶救樂生。2005年,由樂生院民組成的樂生保留自救會,也開始為保留家園努力。

樂生的議題,在拆遷改建捷運機廠的背後,牽連著院民的醫療環境,以及台灣的文化保存,成為樂生運動的二大主軸。工程重新審議,不要迫遷院民,成為樂生運動的主要訴求,他們以跪拜苦行、絕食靜坐等等方式,到不同單位陳情抗爭,希望引發更多的關心。


為了讓更多人關心樂生議題,樂生青年為樂生老人製作音樂,透過歌唱的型式,傳達院民的心聲。莊育麟是黑手那卡西樂團成員,長期關懷台灣弱勢團體,為了樂生幾乎以院為家,成為新的樂生人。這群樂生青年,幾年來的堅持,有疲憊、有辛酸,但是為了理想,每個人不願放棄,放棄對院民的協助,放棄對正義的執著。

2005年底由文建會暫定樂生古蹟,並以六個月為期限,2006年台北縣市政府協商,完成保存百分之四十的方案,但是文建會委託專家協助,提出保留樂生院百分九十方案,卻在行政院以百分之四十原案備查,讓樂生失去保存機會。樂生青年與老人到行政院長官邸抗爭,希望引起社會關心樂生議題,但是警察的強勢驅離,讓學生氣憤,但是更寒心是媒體裡的報導,總是強調衝突,不談道理。

樂生運動的持續,引發更多外界的關心,專業者的加入,讓負責興建技術的捷運局,必須面對來自專業者的質疑。九成保留的方案,成為保留樂生與捷運通車的共存契機,讓樂生議題能有和諧結束的機會。彎距過大,始終成為不能保留樂生的言詞,但是捷運並非不能彎距過大,木柵線的九十度過彎,說明事在人為。眾多來自民間的聲音,在政府口頭關心之外,始終無法進入工程重審或古蹟審議的程序,讓樂生始終存在拆遷的危機。

從以往到現今,許多官員前來樂生關心,並且做出美麗承諾,但是面對開發思維,樂生立刻隱而不見,忘記所有誓言,對這樣的情景,樂生院民將無奈寫在歌裡。在不斷的陳情與抗爭之後,官員有承諾,但是無法落實。

一次次的街頭行動,學生們有著課業與家庭的壓力,但是從青澀到成熟,他們找到青春的不悔。張馨文是一位醫學院學生,社會定義下的菁英,但是她擱置學業,投入樂生運動,從早期的擔憂,到現今的無懼,在堅毅的行動裡,追求社會的正義。


對於院民們,這段學生相伴的時光,為著理想高聲吶喊,更是讓生命在悲傷中重生。幾年的奔波,老人與學生都累了,不只是四處抗爭的疲憊,更是面對強勢政府的心碎,一場晚會院民們說出心聲。學生與院民的情感,成為樂生最珍貴的註記,讓這個受到無情遺棄的人間邊境,添上溫暖的人性之光。有著學生的陪伴,院民的笑容說明一切,從不踏入樂生院的人,無法體會樂生家園裡,那種自然和樂的感受。

在網路等小眾媒體聲援下,樂生運動讓社會更多人關心,紛紛走進從未到過的樂生院,感嘆台灣還有這麼美麗的地方。拉扯、吶喊,樂生運動成為當今台灣最熱的社會議題,也許在模糊衝突畫面之後,該是靜下心,瞭解街上人民的心聲。

當新莊人走上街頭,以求生存、蓋捷運為由,要求拆掉樂生,讓努力的學生感到悲傷,樂生院民無奈岐視的歷史從未消失。對於處處水泥的新莊,讓捷運與古蹟共存,才是一個進步都市的遠景。四月十六日,樂生可能拆遷,當放棄所有可能解決之道,以強勢作為拆毀樂生,讓樂生的歷史,以悲傷為始、以橫暴為終,為台灣人權寫下遺憾的註記。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樂生, 痲瘋, 癩病, 李添培, 漢生病, 公衛, 人權, 新莊捷運, 自救會, 古蹟, 樂青

1929年,日本政府為收容台灣痲瘋病患,在新莊的山坡上,興建台灣總督府癩病療養樂生院,將全台各地痲瘋病患集中收容到這裡。緊依山坡興建的樂生院,下方是王字型的行政大樓與醫療病棟,後方是依照病患出生地,劃分的不同收容房舍。樂生院如同隱密的空間,進入的病患,過著隔絕人世的生活。

東山再起


東山再起

摘要: 
東山嶺南村設掩埋場一事,這是第三次做專題,對於這件事的進展,我一直有在注意,而台南地檢署陳鋕銘檢察官,針對永揚的環評說明書中資料不實,以偽造文書罪起訴永揚公司負責人,和負責撰寫環說書的顧問公司相關人員,這在環境史上具有相當的意義,以永揚掩埋場為案例檢討環評制度再恰當也不過,也期望環保署正視環評制度面的問題。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是台灣環境史上,第一起因為環境影響說明書的資料不實而被檢察官起訴的案件。這個掩埋場是否會污染烏山頭水庫的水質,衝擊嘉義縣以及台南縣市兩百萬人的飲用水安全。

為了讓台南縣市居民了解,自己飲用的水源─烏山頭水庫可能遭受污染,嶺南村民和環保團體辦了兩次苦行,台南市的苦行順利結束,但在台南縣,原本已經核准的集會遊行,台南縣警察局後來發現和花卉展的開幕活動撞期,於是以同一時間、同一處所有兩個活動為由,撤銷嶺南村民的集會遊行案。但民間團體抨擊,遊行路線與花卉展場地並不衝突,警方擴大解釋根本是侵犯人權。遊行雖然被撤銷,但嶺南村民決定就前往縣府參加花卉展的開幕活動,但也和新營分局達成共識,村民不會破壞花卉展的作品,也不會喊口號,只散發宣傳單。

嘉南地區大多數的民眾都不知道,自己喝的水來自烏山頭水庫,看了宣傳單才知道,有個掩埋場緊鄰著烏山頭水庫集水區,也希望水庫旁邊最好不要設掩埋場,也有民眾表示,政府要這麼做,人民哪有辦法。

烏山頭水庫在1930年竣工,由被尊稱為「嘉南平原水利之父」的八田與一所規劃,因為它才造就了嘉南平原廣大的糧倉。一開始純粹只作為農業用水,後來曾文水庫完工後,也把水引進烏山頭水庫,運用烏山頭水庫的既有的供水系統。從此,烏山頭水庫不僅肩負著農業的生機,也是嘉南地區工業和民眾生活的水源頭。

和烏山頭水庫集水區只有一路之隔的南盛隆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這個開發案正在內政部進行區域計畫變更,從廠址內廣大的水池就可以知道,這裡的地下水相當豐沛。而在這個掩埋場的隔壁,是已經完工的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在它興建之前,這裡也有個水池,還曾經是當地居民的飲用水源。

嶺南村民從地質條件質疑掩埋場的結構安全。牛稠子斷層通過永揚和南盛隆掩埋場,而鋪一層不透水布,勢必無法承受垃圾和重機械的重壓而破裂,垃圾滲漏水就會污染地下水。而永揚掩埋場外圍的結構裂開,許多水泥修補的痕跡,確實會讓人擔心掩埋場的污染問題。嶺南村民更進一步提出工研院和中油的地質調查資料證明,如果污水滲漏到地底下,就可能順著烏山頭向斜流入水庫的集水區。

沒有人願意和掩埋場做鄰居,但廢棄物終究要有去處,讓它隨意亂竄對環境危害更大。也因此掩埋場的設置更需要與在地居民溝通,並且詳實的做好各項評估與污染防治。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設置過程充滿爭議,業者和居民各說各話。民國九十一年,嶺南村民踏上抗爭之路,他們提出最有利的著力點,就是烏山頭水庫可能會被污染,為了釐清疑慮,台南縣環保局在環評大會中召開監督會議,一直到現在,烏山頭水庫會不會被污染仍舊沒有答案,民間團體和嶺南村民對此會議不抱希望。

司法介入調查,是這個案子重要的轉折。去年九月,台南地檢署陳鋕銘檢察官以環境影響說明書的資料不實,依刑法偽造文書罪,起訴了永揚公司的負責人,以及撰寫環評說明書的顧問公司相關人員。

環說書的內容不實是常態,但是,不管環說書內容如何荒謬,一旦通過環評,開發單位就擁有合法開發的上方寶劍,從來沒有人為環評不實負責。現行的環評制度,是由開發單位出錢委託顧問公司,撰寫環境影響說明書,然後送到環評主管機關審查,造成顧問公司受制於雇主,無法忠實呈現開發的負面影響,制度面的根本問題環保署必須面對。現任環保署環評委員的詹順貴律師建議,由開發業者繳交一定比例的基金給環評主管機關,由環評主管機關依政府採購法公開招標,截斷開發單位直接給他的壓力,才能客觀公正的呈現開發行為對環境的影響。

嶺南村民和警察成了花卉展上最大的人潮。前一天下午六點多,嶺南村民接到台南縣環保局來電,並且傳真告知,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所有審查,在司法審判結束前,完全停止。台南縣長也與居民溝通,由民眾建議的專家學者,

台南縣政府委託調查地下水是否會流向烏山頭水庫。

但村長陳顯茂並不滿意,他表示,永揚掩埋場,檢查官已經起訴,而依照廢清法而研擬的《公民營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許可辦法》,已經構成撤銷的要件。但台南縣環保局表示,有關不實的部分,一切尊重司法審判。

除夕這一天,嶺南村民來到總統老家苦行,這樣的動員、遊行,對村民、對社會都是一種耗損,環評制度如果不改革,台灣社會將會持續這樣的輪迴。

為陳鋕銘檢察官喝采!台南地檢署,讚!

幹記者這麼久,看太多環評不公不義的事,但又能如何?環評主管機關,不管是環保署還是縣市環保局,對於環評內容的疏漏與謬誤,總以「經過環評委員審查通過」來回應,通過環評合法程序,成了行政單位的護身符,也讓開發單位擁有「合法」開發的權利,而因為環評不實而權益受損的人民、環境,還是求助無門。但環評主管機關和開發單位以及纂寫環說書的顧問公司,從來沒有人因為環評不實而付出代價。

永揚掩埋場一案,地方居民蒐集相關證據向檢察官檢舉,陳鋕銘檢察官有檢察長的支持,調查此案。長期以來,司法在維護社會秩序,打擊不法反罪,有目共睹,但在環境犯罪上,總是由行政體系將違法事項、人員移送法辦,卻少見檢調單位主動偵查。向台南地檢署致意,也期望其他縣市的檢調單位加油,別忽略環境這區塊,因為,當行政體系不彰、政府失能失職,司法是人民最後的希望。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永揚掩埋場, 廢棄物, 烏山頭, 嶺南村, 八田與一, 飲用水安全, 環評, 環境影響評估, 陳顯茂, 自救會, 苦行, 垃圾場, 公民運動

東山嶺南村設掩埋場一事,這是第三次做專題,對於這件事的進展,我一直有在注意,而台南地檢署陳鋕銘檢察官,針對永揚的環評說明書中資料不實,以偽造文書罪起訴永揚公司負責人,和負責撰寫環說書的顧問公司相關人員,這在環境史上具有相當的意義,以永揚掩埋場為案例檢討環評制度再恰當也不過,也期望環保署正視環評制度面的問題。

風雲再起

 

風雲再起

摘要: 
冷冽的寒冬,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在天還沒亮就起床,搭車前往台北陳情抗議。他們擔心設在水源頭的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會影響他們的灌溉水源,民眾也不斷提出新的事證來佐證,掩埋場可能會污染烏山頭水庫的水質,衝擊百萬民眾的用水安全。

撰稿:陳佳珣

攝影:陳錦彪

冷冽的寒冬,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在天還沒亮就起床,搭車前往台北陳情抗議。他們擔心設在水源頭的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會影響他們的灌溉水源,民眾也不斷提出新的事證來佐證,掩埋場可能會污染烏山頭水庫的水質,衝擊百萬民眾的用水安全。

當有重大環境影響的因子被提出時,在環評制度上是否能補救,台灣各地許多充滿爭議的案子,都源於環評,而風起雲湧的抗議運動,是否能讓環評制度更完整。

【採訪側記】

第二次做東山掩埋場,因為它有新的事證,可以探討不同層面的問題,並整合與這議題相關的案例,加以彙整報導,不只從個案的探討,並且從許多案例中存在的類似問題,能呈現制度或是法令規定有再加強的空間。

每次看到嶺南村許多七八十歲的老人家,千里迢迢的來台北抗議,他們流著眼淚,哭訴他們的無助與恐懼,拜託台北的媒體幫幫忙,看到這樣的情景總是令人覺得心酸。廢棄物必須要妥善的處理,而廢棄物處理設施的設置是否經得起全民的檢視,設置地點的環境風險,也是政府必須評估是否該同意在這裡設置,做了很多相關的專題,對政府單位是失望多於肯定。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東山區
關鍵字: 
廢棄物處理, 掩埋場, 嶺南村, 環評, 烏山頭水庫, 水質污染, 自救會, 陳顯茂, 陳椒華

冷冽的寒冬,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在天還沒亮就起床,搭車前往台北陳情抗議。他們擔心設在水源頭的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會影響他們的灌溉水源,民眾也不斷提出新的事證來佐證,掩埋場可能會污染烏山頭水庫的水質,衝擊百萬民眾的用水安全。

東山風雲


東山風雲

摘要: 
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過著樸實的山居生活,雖然位處邊陲,沒有什麼商業活動,但是老天爺給了村民一片好山好水,讓他們得以在此地安居樂業。但是平靜的山村生活,卻因為山上設置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而搞的人心惶惶。 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就設在這條溪的水源頭,這裡是急水溪的上游,沿線許多農民都取用溪水灌溉,居民認為掩埋場等於污染,在污染的土地上如何能夠安身立命。

撰稿:陳佳珣
攝影:陳錦彪

永揚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就設在這條溪的水源頭,這裡是急水溪的上游,沿線許多農民都取用溪水灌溉,居民認為掩埋場等於污染,在污染的土地上如何能夠安身立命。

小小一個嶺南村,就有兩家公司申請設置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民國88年,永揚公司遞送環境影響說明書,而民國90年通過環評。一直到去年村長選舉時,掩埋場設置的消息才爆發出來,從此抗爭運動不斷,在環境影響說明書中,雖然有環評委員質疑民意調查的資料,業者的回應是已經與居民做充分的溝通,不會有抗爭的事件發生,現在看來,顯然是不足採信。

居民也無從監督瞭解,在日本可以為了尋求蓋掩埋場的共識,在當地開了一千多場的協調會,但是在台灣只在環評完後,動工之前,開個說明會告知居民,嶺南村民的怨,再次突顯出環評的問題嚴重,環評說明書的民意調查就有兩個版本,公開說明會辦了三次,居民都認為是違法,他們已經不相信政府,也不相信業者,雖然環評說明書上一些技術性的東西,他們不知道有沒有問題,但是他們很清楚的知道,掩埋場坐落在哪裡。

十月十八日早上,台南縣政府廣場上,進駐了大批的警力,空氣中瀰漫著風雨欲來的緊張氣氛,嶺南村與東原村的村民,帶著滿腔怒火,動員老老少少來到縣政府抗議,為了子子孫孫的未來,七、八十歲的老人家也走上街頭。

如果把民眾參與視為洪水猛獸,而排除在環評的大門之外,那麼人民的抗爭將永無休止,從林內焚化爐、安坑掩埋場到湖山水庫,很多開發案的環評事後都被揪出了一堆的問題,有被監察院糾正,也有收取回扣而被檢察官收押。

現行的環評制度,有許多空間可以上下其手,即使環評有嚴重的缺失,卻從來沒有人為此負責,對公部門來講這是個免死金牌,但是環評的公信力卻已經蕩然無存,在現行的環評制度下,從村民、業者到社會大眾,沒有人是贏家,即使環保團體一再抨擊,環保署還是聽不見,看不到,如果沒有魄力解決,環評結構性的根本問題,那麼台灣社會將繼續付出慘痛的代價。

東山鄉要設置掩埋場的消息,是環保團體PASS過來的,雖然掩埋場或是焚化爐這類的鄰避性設施,一般來講都不受歡迎,雖然廢棄物終究要有去處,但是,處理設施的設置如何讓居民能夠安心,願意相信政府或是業者能做好污染防治的工作,現行的環評制度卻是將民眾參與排除在外,焚化爐與掩埋場的抗爭也就從未停歇... 

 

陳顯茂老師是自救會的成員,我與他聯絡相當多次,也看到反對運動者的辛苦,今年年初,陳老師辭去教職,投入反對運動,辦理提早退休讓他一個月少了三、四萬的收入,他卻毅然决然的下了決定。他說,抗爭真的不容易,環評說明書裡頭的東西有的很專業,他又沒學過環境工程,無從判斷是否有問題,因此,不知道從哪裡找到著力點,很需要一些團體的協助。憑藉著一顆保衛鄉土熱忱,雖然有阻礙,但他仍堅持走這條路。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 東山區
關鍵字: 
掩埋場, 環評, 烏山頭水庫, 水源污染, 陳椒華, 陳顯茂, 自救會

台南縣東山鄉嶺南村的村民過著樸實的山居生活,雖然位處邊陲,沒有什麼商業活動,但是老天爺給了村民一片好山好水,讓他們得以在此地安居樂業。但是平靜的山村生活,卻因為山上設置一般事業廢棄物掩埋場,而搞的人心惶惶。

國外: 

沙坑風暴


沙坑風暴

摘要: 
當群情激憤,老老少少走上街頭。當神明出動,宣示強烈的抗爭決心。竹東沙坑村的居民,為了抗議掩埋場的設置,老老少少綁上頭巾走上街頭,讓這個原本寧靜的山村,即將掀起一場巨大的風暴。

記者/郭志榮、陳添寶

原本寧靜的小村落,得到一個驚人的消息,村後的山谷裡,將要設置一個事業廢棄物及灰渣掩埋場,不知情的村民如同晴天霹靂,掩埋場對生態的破壞,成為村民的隱憂。但是更大的威脅,來自水質的污染,由於掩埋場設置在溪水上游,一旦遭到污染,為害的將是數十萬計的人民。面對動工興建的最後關頭,村民們決定組成自救會,以眾人的力量,抗議並阻擋掩埋場的開發。

環保署自九十一年起,在台灣各地規劃十個灰渣掩埋場,但是從第一件安坑掩埋場,就被居民質疑環評出現缺失,強烈的進行抗爭,形成社會關注的環境保護運動,沙坑掩埋場繼安坑之後,成為另一場風暴的核心。

面對龐大的體制,沙坑村民不知自己的未來將是如何?就如同他們不知在環保政策走向減廢回收的同時,台灣真需要那麼多的灰渣掩埋場?又為何在規畫興建的過程中,他們始終被隱瞞著?他們不懂在這個災害連連的時代,在高聲呼籲保護自然生態的今天,為何一個原始美好的生態不願保護,讓居民永遠生存在污染災害的恐懼中。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新竹縣
  • 竹東鎮
關鍵字: 
垃圾掩埋場, 水源污染, 環評, 自救會, 沙坑村

 

變貌的河流

變貌的河流

採訪 張岱屏

地質學家李思根說,其實嘉濃濃溪正一步步地往南走,或許有一天會告別花蓮溪,成為秀姑巒溪的支流,這似乎已經透露出南岸大富村潛在的憂患。20017月,桃芝颱風來襲,嘉濃濃溪上、下游堤岸潰決,洪水沖毀了花東鐵路橋,淹沒了南岸的大富村。

桃芝颱風的造訪,以驚人的速度,改變了嘉濃濃溪的地形樣貌,原本深峻的河床,如今比村莊還要高,舊有的河堤埋沒在河床中央。雖然擺盪是嘉濃濃溪的本性,但卻是北岸的堤防使得河水朝村落侵遷。

嘉濃濃溪有南北兩個分流,但北岸的截流堤完工之後,得以伸展的空間頓時只剩下一半,因此河水衝出堤防,直逼村莊,不曾淹水的大豐村、大富村村民飽受淹水之苦。

桃芝颱風過後一個月,立法院召開土石流公聽會,嘉濃濃溪自救會北上陳情,要求政府拆除北岸的截流堤,但水利處的官員卻說「仍要評估」,因此在評估的這段期間,居民的安全,依賴的是臨時興建的土堤,但這個土堤卻潰決於20019月的利奇馬颱風,而大富村民只能在黑夜中緊急撤離家園。 

學科: 
災難
縣市: 
  • 花蓮縣
關鍵字: 
颱風, 河川整治, 花蓮溪., 土石流, 大富社區, 自救會

人們常常忘記河流也是有生命、有個性的。其實河流會擺動、也有自己的步伐、自己的韻律,本集我們走訪嘉濃濃溪,她是花蓮溪源頭支流,阿美族稱這條河為「ga-nang-nang」,意思是「像火一樣猛烈燃燒的河流」。她有著極為不穩定的個性,洪水期與枯水期的水量相差上千倍,同時還是一條會走路的河流,她的河道時時在沖積扇上游走、擺蕩。這兩年來,嘉濃濃溪樣貌改變了,原本深峻的河床如今比村莊還要高,河水衝出堤防直逼村莊,不曾淹水的大豐村、大富村村民兩年來飽受淹水之苦,問題出在哪裡?

垃圾保障村


垃圾保障村

摘要: 
民國90年2月8日,觀音鄉轅碩廢棄物處理廠預定地,因保障村民圍堵抗爭,業者為求載運鋼筋進入工地,動用三百多名幫派份子,進行反圍堵,警方據報逮捕66人。保障村民幾年來飽受大小垃圾場污染,在兩年前忍無可忍,在88年3月28日,搭設簡易的雨棚,不畏風雨、不分日夜,要阻止新民營垃圾場進駐。村民的怨言其實是種求助無門的恐懼感,捍衛家園,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環境,卻被貼上與公權力為敵的標籤...

採訪 柯金源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

桃園縣觀音鄉海岸原本有沙丘、防風林,得以保護村落的安全,到了1989年,非法業者盜採砂石開始,隨後有了「千島湖」這個別稱。1994年,有業者看到現成的坑洞,於是將垃圾回填進來,後因附近將要興建西濱快速道路,又將垃圾挖出。

其中,保障村除了長期遭受非法廢棄物的入侵外,觀音鄉更在保障村設立兩座公有垃圾場,村民終日與垃圾為伍,飽受環境污染的痛苦。長期忍受大小垃圾場污染所累的觀音鄉保障村民,1999328日開始搭設簡易雨棚,不畏風雨、不分日夜,就是為了阻止新的民營垃圾場進駐,然而他們的決心卻沒有得到外界的重視。

200128日,桃園縣觀音鄉轅碩廢棄物處理廠預定地,由於保障村民圍堵抗爭,業者為求載運鋼筋進入工地,動用三百多名幫派份子,進行反圍堵,警方據報逮捕六十六人。在業者合法設場的保護傘下,村民的自力救濟反而被視為非法的暴民,為何以前非法亂倒垃圾的組織,能夠在沒有聯外道路、不合規定的情況下,取得合法的建照,漂白成為公權力保護的善良業者?

有人說「垃圾場不要蓋在我家」,是一種自私心態,但是深入了解保障村長期以來遭受垃圾蹂躪的命運後,才能體會村民誓死保衛家園的決心,短期的集結,也許靠的是一時的衝動,長期的抗爭,卻需要充分的毅力和堅強的意志,才能義無反顧地在這簡陋的工寮餐風露宿、堅持到底。

保障村民自力救濟,要的不僅是一個乾淨的家園,要的不僅是履行不增設第三座垃圾場的承諾,他們要的是一個是非分明的社會正義,而我們的政府還能袖手旁觀嗎?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 觀音區
關鍵字: 
盜採砂石, 垃圾政策, 掩埋場, 自救會

民國9028,觀音鄉轅碩廢棄物處理廠預定地,因保障村民圍堵抗爭,業者為求載運鋼筋進入工地,動用三百多名幫派份子,進行反圍堵,警方據報逮捕66人。保障村民幾年來飽受大小垃圾場污染,在兩年前忍無可忍,在88328,搭設簡易的雨棚,不畏風雨、不分日夜,要阻止新民營垃圾場進駐。村民的怨言其實是種求助無門的恐懼感,捍衛家園追求更美好的生活環境,卻被貼上與公權力為敵的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