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牛


全球化的浪頭上

摘要
兩個多月來,含瘦肉精美國牛肉的進口問題,一直是造成政府與人民對立的重大事件,行政院不斷想修法開放,社會民怨持續累積、人心惶惶。然而美牛問題不能只討論食物安全的面向,從狂牛症、三聚氫胺到瘦肉精,其實都與全球市場的貿易自由化有關…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兩個多月來,含瘦肉精美國牛肉的進口問題,一直是造成政府與人民對立的重大事件,行政院不斷想修法開放,社會民怨持續累積、人心惶惶,老實說,誰願意吃到含瘦肉精的肉品?不過,美牛問題不能只討論食物安全的面向,從狂牛症、三聚氫胺到瘦肉精,其實都與全球市場的貿易自由化有關,在這股無法抵擋的潮流下,台灣農業不能只是犧牲打,應該具有更積極的在地發展,以下,是我們的報導。

2012年三月初,政府有意開放含瘦肉精的美國牛肉進口,豬農、學者、消費者,紛紛站出來反對。到了四月下旬,美國農業部公布,加州一頭乳牛罹患狂牛症,這個消息,再次引起國內社會的不安…


五月七日
,立法院初審「食品衛生管理法」修正草案,爭議在於瘦肉精是否可以殘留。表決結果是行政院提出的「安全容許」,不敵民進黨版本的「瘦肉精零檢出」。只是說,這並不是最終方案,立法院還有一個月的協商期,如果協商破裂進入院會表決,含瘦肉精美牛,還是有可能捲土重來!

走進大賣場,就像進入地球村。從美國、日本、紐西蘭來的各種蘋果,大小不一、顏色各異,還有太平洋東岸來的新鮮白蝦;更不用說,泰國的椰子和榴槤,價錢實在是平易近人。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發展系助理教授賴守誠說,過去生活的傳統模式,是在國家領域或一定範圍內,進行各種資源如食物、勞工或資訊的交流,但是當貿易自由化席捲全世界,所有人都更容易接觸到來自全球各地的農產品,譬如說我們現在喝的果汁,可能是從巴西來的,吃的牛肉或許來自美國、澳洲或紐西蘭。也因此,對大多數人來說,全球化讓生活更便利、商品價格更便宜、選擇也更多樣化,想像一下,全世界幾乎就是一個超級大市場。


但是世界市場的出現,意味著地方體系的消失或蕭條!跨國、跨區域的超市、賣場,越開越多,雜貨店、傳統市場越來越少,也因此各個國家的在地產業和獨特文化,一再面臨考驗。受到衝擊的,不只是產業或文化,連所有人的飲食安全,也深受影響,這次引起震撼的瘦肉精美牛事件,就是很好的例子。

三月十六日早上,台灣大學學生們,聚集在「美國在台協會」前,大聲向美國人抗議!因為在全球化脈絡下,美國透過自由貿易的談判手段,企圖突破台灣法律對瘦肉精的限制。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助理教授蔡培慧進一步說明,所謂的自由化,它並不是公平的,自由貿易不是公平貿易,其次,自由化想必是某些國家的自由,造成其他國家的不自由,美國的自由貿易,其實就是台灣的不自由貿易,像是含瘦肉精美牛要進口到台灣,本來牛肉進口沒有問題,可是美國這些加了瘦肉精的牛肉,應該要遵守台灣的檢疫規範,但是全球化的力量,就擺明要來改變台灣的制度。


面對全球化和強國的壓力,中興大學的老師陳吉仲認為,台灣應該學習韓國,找到對自己最有利的談判籌碼。2003年的時候,美國跟韓國在談FTA自由貿易協定,剛好遇到美國的狂牛症爆發,所以韓國政府把狂牛症的議題,拿到FTA架構下談,但是台灣卻不是這樣,我們的政府反而配合美國,不把美牛瘦肉精議題,拿到跟美國的TIFA台美投資與貿易架構協議來協商,而是意圖先改變國內制度,向美國退讓後,才啟動台美投資與貿易架構協議。

其次,不同產業的「價值」和「價格」,也必須在貿易往來、談判過程中,被合理的呈現或保護。陳吉仲強調,台灣稻米年產值約300億,可是它的外部效益卻將近1700億。其中,「氣溫調節」可創造一年580億的價值,「氧氣產生」則高達一年676億,「觀光休憩」的價值,是一年297億,而「涵養地下水」的價值,一年也有126億。也就是說,如果台灣只吃進口稻米,這些效益也將隨之消失。這就是貿易自由化底下,農業部門必須被特別保護的理由。

從小在台北長大,游麗花現在在宜蘭員山務農,以友善耕種的方式,照顧稻子、雜糧和瓜果。面對無所不在的全球化,她自有一套看法。在都市,錢不夠又餓不死,失去自由忘記快樂,游麗花選擇了一條、離全球化遠一點的路!有趣的是,身為農民之後,她反而更有機會投入公共事務,現在的她,可是無基改運動的一份子!


黃豆、玉米、棉花,是跨國農企業推出的三大基因改造作物,透過全球貿易往來,傾銷到各國。因為這些抗蟲、抗除草劑的基改作物,可能造成基因污染,所以民間組織和有機農民們,一起推動「台灣無基改農區運動」。

花蓮富里的「銀川米」,民國86年成立,是台灣最大的有機米品牌,由花蓮縣富里鄉有機米第二產銷班的農民組成,現在共有113位農友、250公頃有機稻田,也是第一個加入無基改運動的農民組織。農民賴兆炫說,銀川有機米要傳達的,是不干預自然,尊重自然既有的調節能力,基改作物違反這個原則,把抗病蟲害的基因植在植物裡,如果害蟲吃到基改作物死掉,益蟲就沒有害蟲可以吃了,生態會被嚴重擾亂。

走進銀川米的田裡,可以發現植株距較大,這是為了加強通風與光線,降低稻葉摩擦,提升水稻抗病力。低下頭一看,田裡處處是生機,水圳和生態池裡,也都生氣盎然。


台北寶藏巖舉辦的彎腰市集,是台灣眾多農民市集中的一個,來到這裡,就像是來挖寶!全球化在這樣的市集,似乎無用武之地,因為各個攤位都是在地、獨特的個體,桌上的農產品,都是小農的心血結晶。不同的農民,在不同的稻田裡,種出不同品種的稻米,也有農家自釀的醬油,或農民親手炒出來的落花生。農業,是唯一可以同時照顧環境、土地、人的健康,還能展現在地獨特性的產業,在全球化的遊戲規則下,農業不該總是扮演犧牲者。


台北街頭,民間組織團結消費者,一再爭取吃的安全、活的尊嚴。同時間,花東縱谷裡,風越過稻葉滑步而行,吹起稻浪、搖出陣陣稻香。可別誤會了,這個時代的農業,絕對不是與世無爭,而是台灣這島國迎向全球化潮流時,必須挺在浪頭上的第一戰將!



學科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 花蓮縣
  • 富里鄉
  • 台北市
  • 大安區
關鍵字
瘦肉精, 美牛, 食品安全, 全球化, 進口肉品, 市場, 防檢局, 公平貿易, 動物疾病, 陳吉仲, 基因, 基改, 除草劑, 有機農業, 農民市集, 病蟲害

兩個多月來,含瘦肉精美國牛肉的進口問題,一直是造成政府與人民對立的重大事件,行政院不斷想修法開放,社會民怨持續累積、人心惶惶。然而美牛問題不能只討論食物安全的面向,從狂牛症、三聚氫胺到瘦肉精,其實都與全球市場的貿易自由化有關…

影片網址


食物世界不設防

摘要
三月四日,針對含瘦肉精美牛進口的問題,行政院公布「安全容許、牛豬分離、強制標示、排除內臟」的政策方向,清楚表達有條件開放的立場,社會各界一片譁然!不到兩天,一百多個公民團體連署並召開記者會,嚴厲譴責政府,忽視國人的飲食安全。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陳慶鍾
剪輯 張光宗

對一般人而言,透過政策維護全民飲食安全,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責任,而為家人健康把關的,就是每個家庭的婆婆媽媽!住在台北的王小姐,為了餵飽家人,每兩、三天,就會去一次大賣場,雖然在採買過程中,無法分辨有沒有瘦肉精、抗生素、生長激素的殘留,可是因為孩子愛吃肉的關係,她還是不得不買肉品,只是說她能做的,就是透過目測來判斷肉品的新鮮度,以及瘦肉比例的多寡!


而提供生鮮蔬果的大型商家,最近為了要讓消費者安心,也是積極推動賣場內的自主管理,尤其是在進口商品進入賣場前,都會進行檢驗,雖然說賣場商品多達五萬多種,根本不可能每一種都檢驗到,不過生鮮食品依然是檢驗的第一對象。

最近的傳統市場,還是跟往常一樣,人潮不斷,可是市場內的氣氛,卻有些怪異,每家肉攤都會掛上「絕無瘦肉精」的聲明書。肉販們都說,最近瘦肉精的爭議讓消費者人心惶惶,所以他們要求出豬的豬農,一定要提供不使用瘦肉精的聲明書。


為了解決消費者的疑惑,學者和消費者組織,特別在三月十五日召開記者會,說明瘦肉精的潛在風險。會上,台灣大學獸醫院院長周晉成表示,美國是在1999年核准培林上市,上市兩年後,美國農業部收到很多業者與獸醫抱怨,他們不明白,為什麼這些藥品在核准過程中,都說對動物沒有影響,可是現在卻不斷發生動物跛腳、情緒改變、行為異常,甚至豬隻互咬或咬人的情況,少部份還會在運送的過程中,因為緊迫而死亡。

瘦肉精,正式名稱為「萊克多巴胺」,可以讓動物多長瘦肉,降低生產者成本,如果使用在豬的飼養過程,一般被稱做「培林」。早年在參考世界各國的管制情況後,20061011日,農委會動植物防檢局曾經公布,瘦肉精屬於動物用禁藥,全面禁止畜牧業使用。可是這次為了開放美牛進口,行政院卻自打嘴巴,提出10ppb「安全容許量」的可能性。

對此,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主席黃淑德說,因為政治利益上的交換,政府不斷進口美國的穀物和食品,現在看起來,是美國要求台灣開放含瘦肉精美牛進口,可是豬肉是台灣肉品消費市場的大宗,才是美國真正覬覦的對象。也就是因為擔心「牛一開放,豬就進來」,全國豬農動員起來,在三月八日,北上到農委會向政府抗議。

去年年底,豬價開始下跌,跌到今年春節後下探低點,賣一頭豬幾乎賠半頭豬,每一百公斤豬肉,只能拍賣到四千元到五千元,結果到了三月,瘦肉精美牛爭議爆發,豬價跌到了谷底。所以,豬農們上街頭,一次把累積已久的怨氣,通通發出來!

原物料年年上漲,養豬的日子越來越難過。15年前,1公斤玉米3元,現在在12元左右徘徊,豆粉也是從6元漲到15元,現在養豬飼料的成本,平均一百公斤需要6800元。

豬價崩盤的主因,是成本過高和供過於求。國際原物料上漲使得成本過高,政府沒有總量管制,造成供過於求。國內溫體肉一年的需求量,大約是500萬頭,可是現在的全國豬隻數量,卻上看700萬頭。然而,再加上瘦肉精引起的疑慮,更使得養豬產業陷入困境。


李玉康是屏東竹田的老師傅,他的豬場,是業界一定要來觀摩的地方。他清楚記得,這座豬舍是在民國76年元旦入厝,當時他們一家人,也跟豬隻一起搬過來。簡單來講,這裡,就是李玉康的起家厝。只是說,當年養豬的榮景,已經進入歷史,現在的豬農,要的也只是一分溫飽,和務農的最後一絲尊嚴。

竹田鄉農會的豬險承辦游秀霞說,大部分豬農都對瘦肉精很感冒,也對某些偷偷使用的豬農很反感,對豬農們來說,養豬是要賺錢沒有錯,但是也要一份尊嚴。李玉康也強調,如果有使用瘦肉精的豬農,一定會在運送過程中損失幾隻豬,可是像他們這樣沒有使用的豬農,絕對不會因為運輸而損失豬隻,這點他絕對敢打出保證。


台灣肉牛產業小,但並不代表不會受到美牛進口波及。根據中央畜產會統計,台灣國產肉牛頭數大約三萬頭,年供應量六萬公噸,跟九十多萬公噸的進口牛肉比起來,市佔率不到8%。而另外92%的進步空間有多大,台東的養牛達人劉育彰最了解。

劉育彰是排灣族人,養牛地點遍及台東、屏東和高雄。他把繁殖和保育工作,集中在屏東和高雄,等到小牛四月齡離乳後,劉育彰會把牛移到台東「放牛吃草」。 跟一輩子都吃玉米的美國牛相較,劉育彰的牛「有牛權」多了!生活自在、行動自由,連雨季的草糧,劉育彰都幫牠們準備好了。


逐水草而居的牛很快樂,但是劉育彰可不輕鬆,每天光是趕牛回家,就要花掉兩、三個小時。可是,對自己用傳統方式養牛,他非常有自信。劉育彰強調,如果要跟美國牛比賽,他一點都不怕,只希望政府能多幫忙在地農民,在推廣和輔導工作上多用點心,不要都只幫忙美國牛肉進來台灣!

李青齡,是個「專業」的媽媽,說到如何挑食材,她比博士還厲害,只要遇到同好,她一定熱心分享、毫不保留。每天,李青齡會去中華市場買蔬菜,買海鮮則是去興中市場報到,如果要買肉,李青齡會風塵僕僕跑去主婦聯盟挑選,這條路線,形成了她的食材採買地圖。回到家裡,煎魚、炒菜、燉雞湯,一道道佳餚,實現了一個母親最簡單的心願。李青齡深切地知道,她有責任為家人的飲食安全把關。

政府也理應如此,要提供給民眾的,是健康的食物、健全的農業,更要保護食物生產過程中,在地文化的累積與涵養。產業是否健全?最直接影響的,就是消費者的飲食安全,如果業者收支失衡,降低利潤的行為一旦違法,受害的一定是把食物吃下肚的消費者。


飯桌上的歡樂,是美好健康的食物,以及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交流。養豬場裡的來來往往,有豬事大吉的小小願望,也有豬農駐足停留時,對豬仔最後一眼的凝視。農民的生計和人民的生存,其實是同一件事,因為如果在食物的世界裡,政府沒有守住最後的防線,那麼無論是生產者,還是消費者,大家都終將失去生活的依歸。



學科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竹田鄉
  • 台東縣
  • 達仁鄉
關鍵字
食品安全, 美牛, 瘦肉精, 培林, 消費者, 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 畜牧, 本土牛, 動物疾病, 防檢局, 市場, 進口肉品

三月四日,針對含瘦肉精美牛進口的問題,行政院公布「安全容許、牛豬分離、強制標示、排除內臟」的政策方向,清楚表達有條件開放的立場,社會各界一片譁然!不到兩天,一百多個公民團體連署並召開記者會,嚴厲譴責政府,忽視國人的飲食安全。

影片網址

六堆黑豬 有種

摘要
跟大部分洋豬比較,台灣黑豬身材嬌小、肥肉比較多,市場佔有率只有15%左右,看起來並沒有特殊的地方。可是,台灣大學和屏東科技大學卻發現,台灣本地豬中的六堆黑豬,是經過客家族群長期選拔,慢慢培養出來的,是具有獨特基因的豬種。學者和民間業者都認為,六堆黑豬潛力無限,政府有責任趕快為六堆黑豬進行保種與命名登記的工作,因為六堆黑豬,可能是未來台灣,對抗全球化的祕密武器。

放下書本,套上雨鞋。就在西元2012年青年節前兩天,屏東科技大學學生,跟著學長謝旭忠,走進位在內埔的東寶牧場。跟一般豬場比起來,東寶牧場通風良好、空間寬敞,還隨時播放輕柔音樂,最重要的,為了維護環境衛生,謝旭忠會固定施灑生物製劑。每一隻在這裡生活的黑豬,真的過得非常幸福!

黑豬媽媽跟黑豬寶寶,性格溫和、模樣可愛,見到生人又害羞又好奇。不過,牠們不只外表迷人,在牠們的體內,可是藏著台灣本土黑豬的獨特基因。

台灣大學動物科學技術學系副教授朱有田發現,在屏東內埔跟竹田的那群黑豬,跟桃園豬粒腺體的DNA序列不一樣,應該是這些黑豬從中國來到台灣之後,因為台灣是個島嶼,加上客家人的飼養方式又是隔離式,所以在小族群的配種之下,牠就慢慢開始的種化成另外一個品種。

55歲的溫有庭,是溫家第三代豬農。他口中的家族歷史,可以說是六堆黑豬在台灣南部發展的重要文獻。溫有庭說,他祖父那個年代養豬,養到一、二十頭就算很多,而且他的祖父不只有養豬,還是豬販,意思是說,以前的人賣豬是一邊趕豬一邊賣豬,遇到想要出豬的農戶,他祖父也會把豬買下來繼續趕豬、賣豬,一個村莊走過一個村莊,出去一趟至少要花個上把月。

經過客家族群長期的選拔淘汰,六堆黑豬發展出吃餿水耐粗食、適應在地氣候、抗病性高的特性,飼養過程中無須添加瘦肉精或施打生長激素。因此在面對這幾個月豬價崩盤危機時,六堆黑豬的價格還撐得住!

白豬吃的是飼料,養半年約110公斤,就能出豬,而吃餿水的黑豬,要養一年以上,成長到130公斤才算成熟,所以飼養黑豬的方式,比較符合動物福利原則。可是黑豬市佔率,只有台灣養豬產業的15%,所以一直以來,六堆黑豬並沒有受到關注。

在基因上有獨特性,在市場表現上,又有亮眼成績,照理說六堆黑豬應該是前途光明,可是現實情況卻恰恰相反,甚至連種原保存工作,農政單位都還在原地踏步。朱有田老師說,如果六堆黑豬這個種原不見的話,就等於這個基因庫不見了。未來這個種原如果要來做利用的時候,它必須要被命名登記,因為品種命名完成後,我們才能擁有專利,並且告知其他想要運用的國家,這個六堆黑豬品種是台灣的,如果任何國家或財團要使用,其衍生的利益,必須歸屬台灣。總之,品種權的命名在整個畜產,或是野生動物種的界定,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工作。

雖然政府不積極處裡種原問題,使得產業發展出現瓶頸,喜愛黑豬肉的消費者,依然是豬農謝旭忠對大的後盾。去年12月,東寶牧場的直營店正式開幕。

屏東的黑豬市場,平均一天只需要五頭豬,現在東寶黑豬肉棧,一天供應量已經到達一頭豬。面對美牛瘦肉精的爭議,謝旭忠對本土的六堆黑豬很有信心,他說,台灣在加入GATT之後,就已經面對全球化潮流的衝擊,因為六堆黑豬是台灣的本土豬種,台灣必須運用這種肉豬的獨特性,迎接國外肉品叩關進口的挑戰!

任誰也想不到,現年36歲的豬農李榮春,在三年前,還是在某知名大廠上班的科技新貴。在飼養六堆黑豬的過程中,李榮春曾經跌跌撞撞,但是他懂得善用自己的專業,透過電腦化管理,把擁有150頭母豬、專賣小豬仔的養豬場,打理的有條不紊。

轉行進入黑豬產業,李榮春恢復健康、也為兩個孩子找到每天都可以回家的爸爸。透過安全的生物製劑維護豬場環境、友善動物的飼養方式,謝旭忠把父親傳給他的養豬事業,闢出一條不一樣的路。熬煮餿水的柴火正旺,溫有庭的黑豬寶寶們,每一餐都吃得開開心心。毛色黑得發亮的六堆黑豬,讓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笑意。

六堆黑豬體內的基因,為早期常民生活留下記錄,也為現代台灣在地產業樹立獨特風格。屏東科技大學客家文化產業研究所副教授曾純純說,今天台灣要反省的是,為什麼我們要全盤接受歐美文化?連飲食習慣、生活習慣都被西化,然後我們要花很多的錢,去吃一些從日本、歐美搭飛機,才運送得了的食材。

面對全球化的衝擊,台灣不能自絕後路,放棄任何本土產業發展的機會,在六堆黑豬這個課題上,民間與學界都已經有所準備,可是種原保存的挑戰、品種命名的工作,政府的腳步,似乎得再快一點!
 

學科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內埔鄉
關鍵字
黑豬, 屏科大, 畜牧, 基因, 朱有田, 種原保存, 品種, 本土豬, 食品安全, 專利權, 瘦肉精, 美牛, 生長激素, 動物科學

跟大部分洋豬比較,台灣黑豬身材嬌小、肥肉比較多,市場佔有率只有15%左右,看起來並沒有特殊的地方。可是,台灣大學和屏東科技大學卻發現,台灣本地豬中的六堆黑豬,是經過客家族群長期選拔,慢慢培養出來的,是具有獨特基因的豬種。學者和民間業者都認為,六堆黑豬潛力無限,政府有責任趕快為六堆黑豬進行保種與命名登記的工作,因為六堆黑豬,可能是未來台灣,對抗全球化的祕密武器。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張光宗

Subscribe to RSS - 美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