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鬣蜥

當動物變成寵物(上)

摘要
頂著犄角、卷尾纏樹、特殊對握的腳趾、獨立轉動的眼球,這是貌似遠古白堊紀時期,三觭龍外表的傑克森變色龍。牠從非洲熱帶雨林,被賣到台灣高雄這座城市,住在玻璃缸裡,和其他爬蟲動物待價而沽。

少年時期就對爬蟲深深著迷的洪鼎揚,因為所學不符興趣,大二毅然決然輟學,投身動物活體進口。五年前頂下這家寵物店,專營爬蟲販售。在他店裡,常有幾位小客人出沒,向他請教飼養爬蟲的訣竅。

相對於犬貓,近來有越來越多顧客喜歡飼養爬蟲。洪鼎揚說,除了受到電視、網路的傳播影響,對動物奇特外表的獵奇心態,是最主要的原因。在他店裡的玻璃缸內,有來自撒哈拉沙漠的蘇卡達象龜。被恆溫設備照著,像顆剛出爐的菠蘿麵包,因為可愛外表,受到商業炒作,導致蘇卡達象龜大量遭到獵捕、走私,使族群量大幅銳減。加上棲地被嚴重破壞,讓華盛頓公約將牠列為附錄二的動物,直到2011年,台灣才核准輸入。

需要小心照料的蘇卡達象龜,不是洪鼎揚建議新手的入門龜款。不過自從林昆達看過蘇卡達龜吃東西的療癒模樣,便對牠念念不忘。

做過功課才決定購買,他把買來的蘇卡達龜取名「憨慢」。為了提供憨慢相對完善的照顧,林昆達加入龜友社群,讓彼此能交工照料對方的烏龜。對他們來說,烏龜不是獵奇眼光下的收藏品,而是像犬貓一樣的陪伴動物,從烏龜的生活習性,他們更獲得了心靈撫慰。然而,並不是所有遠渡重洋來到台灣的動物,都能受到像憨慢一樣的細緻對待。

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協助林務局收容了二十五隻蘇卡達象龜。這些象龜都有因為飼主照顧不佳而產生的疾病。目前市面上的蘇卡達龜,多半是人工繁殖的個體,加上被當成寵物飼養,圈養時的動物福利問題應由動保法管理。但主管機關、業者與民眾,對野生動物與寵物定義認知有所落差,使得防止非法動物貿易、寵物登記與防止棄養的執行上,產生了模糊地帶。而管理制度的模糊地帶,讓某些物種在被大量棄養或逃逸時,進一步造成更劇烈的衝突。

2001年,台灣開放人工繁殖的綠鬣蜥個體進口,綠鬣蜥從走私上看萬元的價格,下降至每隻十分之一左右。親民價格讓飼養綠鬣蜥的民眾趨之若鶩,但很快地牠又從寵物淪落成流浪動物。

屏科大保育生物研究所助理教授陳添喜的研究團隊,從2011年開始調查,發現被棄養在外的綠鬣蜥,因為氣候環境合適,已經在南部形成野外族群,加上缺乏天敵,數量更有了爆炸性的成長。牠的野外族群越來越龐大,開始和人類的活動範圍重疊,並且產生衝突。

喜歡吃果實、嫩芽的綠鬣蜥,對本土物種相對沒有威脅,但大量族群造成農損,有時入侵居家也讓民眾相當驚嚇,不僅如此,牠的排泄物還藏有病菌。

2013年,陳添喜確定綠鬣蜥已經建立了穩定族群,政府部門委託陳添喜團隊進行監測與移除行動,不過政府規劃的移除方式,並不重視綠鬣蜥的基礎資料。陳添喜憂心,沒有確實管控捕捉後的個體流向,回頭來看,其實是白費工夫。

2014年,動保團體召開記者會指出,台灣已經輸入超過五千種外來動物,而多數都能成為寵物,但目前動保法只公告犬貓是特定寵物,可受管理,導致外來動物遭受棄養衍生的問題,成為三不管地帶。

外來寵物變成嚴重入侵族群早有前例,越演越烈的衝突,讓農委會在2015年6月修正了野生動物活體及產製品輸出入審核要點,並且著手建立把關機制,列出黑、白名單,進行管制,希望能降低外來動物輸入形成的複雜衝突。林務局的改善機制,能不能解決問題?我們又該如何打造外來動物的輸入機制,才能在產業經濟與社會問題間,達到平衡?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寵物, 野生動物, 外來動物, 動保法, 繁殖, 獵捕, 走私, 棲地破壞, 爬蟲動物, 變色龍, 蘇卡達象龜, 綠鬣蜥

頂著犄角、卷尾纏樹、特殊對握的腳趾、獨立轉動的眼球,這是貌似遠古白堊紀時期,三觭龍外表的傑克森變色龍。牠從非洲熱帶雨林,被賣到台灣高雄這座城市,住在玻璃缸裡,和其他爬蟲動物待價而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胡慕情 林燕如,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進擊!外來蜥蜴 <宣戰>

摘要
這些外來種蜥蜴原本都是受到人們的喜愛來到台灣,卻因為飼主有意或無心的棄養,在台灣適應良好,變成入侵種。為了本土生態,移除是不得不的選擇,而我們在移除中,又學會了什麼?

屏科大野保所的研究生李勝雲,大家都叫他小馬,他經常在草叢中、水溝邊、池子旁,仔細觀察,尋找一種生物的蹤跡。「啊!出來了,那裡」,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正在享受日光浴的綠鬣蜥,急忙縮回洞裡,溫暖的陽光,是牠行動靈敏的熱能來源。

原產地在中南美洲的綠鬣蜥,由於外型像小恐龍,吸引許多人想要飼養,是全球都很受歡迎的爬蟲類寵物。不過因為捕食、寵物交易以及棲息環境遭到破壞,牠的野外族群數量逐漸減少,被列為華盛頓公約附錄二的保育類動物,目前台灣只有人工飼養的綠鬣蜥,才能進行買賣。

不過早在還沒開放進口前,就有人利用漁船走私帶進台灣。我們在大街小巷,就時常能看到繫著頸圈的綠鬣蜥。成熟的綠鬣蜥,可以長到150公分以上,當手中的小可愛變成龐然大物,許多飼主選擇棄養。


小隻的綠鬣蜥模樣可愛,但成體會長到150公分以上,許多飼主沒有作好心理準備,就會容易棄養。

早期,民眾如果發現綠鬣蜥,通常會通報消防隊捕捉,再交給各地的收容體系。然而一隻照顧良好的綠鬣蜥,可以活十五年以上,漸漸的,收容中心「蜥」滿為患。屏科大野保所陳添喜老師表示,從2004年起陸續收到小隻的綠鬣蜥,推測野外已經建立了族群。由於收容空間有限,最近五年,屏科大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也不再收容綠鬣蜥。 

當綠鬣蜥正式在台灣落地生根、擴張版圖,也代表著台灣本土生態系,將可能面臨一場變革。為了掌握綠鬣蜥在台灣的狀況,2011年起,屏科大研究人員小馬,開始進行綠鬣蜥野外調查,他從原產地的環境去判斷,找尋綠鬣蜥可能棲息的場域。

陽光充足的南台灣,是綠鬣蜥的最愛。研究人員確定的是,綠鬣蜥已經在屏東、高雄和嘉義等地,建立起穩定族群,如果不盡早處理,未來情況可能惡化。

綠鬣蜥喜歡吃嫩葉、果實,這點對本土物種威脅不大,比較大的問題,是來自生活上的干擾。加上綠鬣蜥的糞便藏有寄生蟲和病菌,是否會藉著糞便污染散播,令人擔心。在高雄市鳥松區,綠鬣蜥出沒地點貼近民宅,市政府決定展開移除。


綠鬣蜥一遇到危險,會立刻落水逃走,因此水位高低是影響移除行動成功與否的關鍵。

綠鬣蜥一遇到危險,會立刻落水逃走,因此水位高低是影響移除行動成功與否的關鍵。白天,小馬繞一圈就能發現不少的綠鬣蜥,光是自己移除,勢單力薄;夜晚,綠鬣蜥的行動力減緩,在其他人員的協助下,提高移除效率,未來這些捕獲的綠鬣蜥,都將人道安樂死。

因為人的飼養與棄養,讓在台灣的綠鬣蜥多到必須移除,也因為人的破壞與捕捉,導致南美洲原棲地的綠鬣蜥,少到必須進行復育。諷刺的是,目前人工飼養的綠鬣蜥,還是可以合法申請進口到台灣。一面移除,一面開放進口,雖然分屬不同單位業務,卻也顯示政策的矛盾。

在進口和移除的循環中,犧牲的還有牠,原產地在中國、柬埔寨等地的綠水龍,不屬於華盛頓公約的保育物種,因此出口不需要證明,花三五百元就可以買回家,但生性敏感的綠水龍,其實並不適合圈養,經常會因為環境的緊迫,出現撞壁的行為。


生性敏感的綠水龍,其實並不適合圈養,經常會因為環境的緊迫,出現撞壁的行為。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的邱柏愷,論文的研究主題就是綠水龍的食性。他認為相較於偏素食的綠鬣蜥,偏肉食的綠水龍,一旦進入野外,可能會對生態系造成更大的衝擊,他就曾在綠水龍的胃裡面,發現本土種斯文豪大蝸牛、白痣珈蟌等物種。

不幸的是,在台北新店山區,已經出現綠水龍的野化族群。不過,想要在這滿山綠意中,見到全身通綠的綠水龍,並不容易。保護色,成了牠的最佳屏障。

當夜晚來臨,日行性的綠水龍休息,研究人員開始移除行動。夜色裡的小溪,呈現另一種生態樣貌,被驚醒的綠水龍還趴在樹幹上,鮮綠色的身影在燈光照射下,顯得很亮眼。捕捉綠水龍,不光是看,得時時刻刻留意腳下。走在高低不一的河床,踏穩腳步並不容易,看來要移除綠水龍,得練就一番好身手。


捕捉外來種蜥蜴,不只要爬壁,還得留意腳下,移除工作並不輕鬆。

為什麼綠水龍會出現在新店山區,邱柏愷推測,除了民眾棄養,也有可能是寵物業者,把這裡當做免費的繁殖場。爬蟲類從繁殖到後續的追蹤管理,不像犬隻有「特定寵物業管理辦法」,欠缺完善的法規和管理制度。而不管是綠水龍或綠鬣蜥,任意在網路上瀏覽,都能找到購買管道,將可能成為外來入侵種擴散的一大漏洞。

從綠水龍、綠鬣蜥,到現在熱門的鬆獅蜥,爬蟲類寵物的新奇物種不斷在更新,新物種也不斷進入到台灣。為了避免入侵種持續增加,今年政府用生態黑名單的方式,表列369種禁止輸入的物種,但綠鬣蜥、綠水龍都不在名單內。


模樣可愛的鬆獅蜥,是網路上詢問度很高的物種。爬蟲類寵物在市場上蓬勃發展,政府卻欠缺完善的規章來管理。

經常參與移除的李政璋,同時也是爬蟲類動物的愛好者,他留下部分移除物種,作短暫畜養,觀察牠們的生態。為了蜥蜴能夠自在,他把房間佈置的像是野外。面對滿室的外來種蜥蜴,未來還是得送到屏科大安樂死,李政璋內心也是矛盾與掙扎,但他明白,這是不得不的選擇。

如果不想要遺憾再度發生,除了源頭管控,飼主本身也要有正確的觀念,既然養了就不能拋棄牠。這些物種因為人類的喜愛而來到臺灣,又因為人類而終結生命,生命的荒謬劇碼,莫過於此。

走到移除這一步,往往曠日費時,花費大筆金錢卻又未必能達到成效。當綠鬣蜥、綠水龍的野化族群才剛開始,我們還有機會阻止擴散,而另一種體型小、善躲藏、繁殖力強的蜥蜴,卻已經無力根除。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高雄市
  • 鳥松區
  • 新北市
  • 新店區
  • 屏東縣
  • 竹田鄉
關鍵字
寵物, 收容, 野生動物, 野化族群, 綠鬣蜥, 綠水龍, 華盛頓公約, 生態保育, 棲地復育, 移除, 安樂死, 貿易, 進出口

這些外來種蜥蜴原本都是受到人們的喜愛來到台灣卻因為飼主有意或無心的棄養在台灣適應良好,變成入侵種。為了本土生態,移除是不得不的選擇,而我們在移除中,又學會了什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剪輯 劉啟稜

可愛的代價

可愛的代價

摘要
曾幾何時,寵物的範圍超過了我們所熟悉的貓、狗、魚、鳥。走進寵物店彷彿進入侏儸紀公園一般,來自美洲的綠鬣蜥是熱門的寵物,埃及眼鏡蛇、各種蟒蛇、還有各式各樣不同的龜類,牠們遠從世界各地飄洋過海來到台灣。

鮮豔的顏色、特殊的外型,因為陌生而產生的新鮮感,讓這些外來寵物大受歡迎,小朋友驚呼連連「好可愛喔!」但您是否想過,可愛背後所要付出的代價。

來到台北市立動物園的兩棲爬蟲收容中心,裡面的動物大部分都是查獲走私以及消防隊捉到後送到這邊來養的。負責管理的技士石芝菁說,「滿多人喜歡養稀奇古怪的動物,可能會覺得很炫,或者是你有別人沒有的東西,但卻忽略了這些小時可愛的寵物,長大後可能有你意想不到的變化」就拿綠鬣蜥來說,在寵物店看到時,可能小小的一隻只有二、三十公分,但是綠鬣蜥長大後,最大可以長到一公尺多,不僅食量大、排泄物也多,而且綠鬣蜥是領域性動物,兩隻放在一起會打得頭破血流,所以很多飼主在牠長大後就不想養了。 

最近的新聞中常常可以看到,綠鬣蜥或鱷魚等外來寵物被放生跑到大街上的消息,突顯了問題的嚴重性。但是政府目前對於外來寵物缺乏管理辦法,只要不是保育類動物,出具人工繁殖證明,貿易商就可以向財政部國貿局提出進口的申請。農委會林務局的保育科管的是保育動物,畜牧處管理貓、狗、馬等寵物,防檢局管的是進口動物疫病,每個單位的業務看來似乎都與外來種寵物有部分交集,但卻沒有一個單位願意負責。

長期研究外來水族的曹先紹博士,舉琵琶鼠魚的例子,說明外來種一旦被放生到野外,產生的重大影響。現在台灣主要的河川及水庫中,一下網幾乎都是琵琶鼠魚。曹先紹說,台灣人放生的觀念,將使外來寵物進入原本牠無法到達的生態體系中,弱肉強食競爭地盤的結果,將改變台灣的生態體系。

異國風情的奇珍異獸對於人們來說,比起平常所熟悉的動物,絕對具有更大的吸引力。但是要不要因為新奇而去飼養又是另一個層面的思考,當大家嘖嘖稱奇,大呼這些動物好可愛時,可愛背後的代價,您是否也認真思考過?

當新聞中一再出現在大街上散步的綠鬣蜥,當大安森林公園上演捉鱷魚的戲碼,當毒蛇攻擊飼主致命的噩耗真的發生,讓人忍不住好奇,台灣到底有多少人在養這些稀奇古怪的寵物? 

透過網路的搜尋,這樣的同好顯然不少,除了我們在節目中所報導的,還有像是鍬型蟲、進口甲蟲等,而市場上這些外來寵物的行情都不低,除了合法進口,評估還有許多是走私進來台灣的。大家對這些外來寵物的印象似乎都是新奇、色彩鮮豔,還有不少父母讓小孩養這些外來寵物,我們當然肯定寵物在人們心中的價值與意義,但是養這些外來寵物可能潛藏什麼危機?未來可能產生什麼影響?我想?很多人看過這集「可愛的代價」後,應該認真思考,我們要不要去扮演這個推手,讓地球演變數萬年形成的生態打亂,讓非洲美洲的動物跑到台灣來。而已經飼養外來寵物的,看完後或許該深切地負起責任,既然養了牠,就應該照顧牠到老死,不要隨便放生,去做生態的破壞者。

 龜類在大家的印象中不都是溫溫吞吞,遇到麻煩就躲進龜殼裡的嗎?但這次在動物園看到的擬鱷龜真的讓我大驚失色,在採訪過程中,隨著工作人員的手觸碰到玻璃,晃動的手就已經成為牠的目標,並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發動攻擊。我真的是被嚇了一大跳,承認,影帶中的尖叫聲就是我的!真的是受到很大的震驚,說真的牠的特性比較像鱷魚,不像龜類。而我也深切感受到,如果父母在不明就裡的情況下,買了擬鱷龜給小孩當寵物,危險性有多大。而如果放生到野外,又將是台灣生態一大浩劫。我相信,養寵物的人一開始都是基於愛心與善意,但是當可愛的寵物慢慢長大後,你還能不能維持這樣的心力,能不能終其一生地好好照顧牠,是你在買寵物前一定要想清楚的。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文山區
關鍵字
綠鬣蜥, 寵物, 台北市立動物園, 收容中心, 保育類, 曹先紹, 外來種

曾幾何時,寵物的範圍超過了我們所熟悉的貓、狗、魚、鳥。走進寵物店彷彿進入侏儸紀公園一般,來自美洲的綠鬣蜥是熱門的寵物,埃及眼鏡蛇、各種蟒蛇、還有各式各樣不同的龜類,牠們遠從世界各地飄洋過海來到台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王晴玲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綠鬣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