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建築

屋頂上的綠手指

屋頂上的綠手指

摘要: 
台灣因為熱島效應影響,都會區溫度上升趨勢,是其他地方的兩倍,該如何解救熱島?改變,就從屋頂開始!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剪輯 陳忠峰 陳添寶

早上八點不到,城市裡的農夫紛紛出動,爬上屋頂,經營自己的秘密菜園。這是台北內湖區民活動中心,兩年多前還是一片荒蕪的屋頂,如今已是生意盎然的農場。

台北市從2015年開始推動田園城市計畫,以各個行政區的公有屋頂做示範,推廣屋頂農場。湖興空中農場場長黃谷忠,是屋頂農場能成功維續的推手,他自己家的屋頂也有小小菜園,不但生產蔬菜,還幫忙節電。

屋頂是城市的另一張臉。從空中俯瞰,台灣都會區的屋頂,幾乎都被鐵皮覆蓋。從紅外線熱影像儀可以發現,夏季屋頂溫度都高達五、六十度以上。為了替建築降溫,包括西雅圖、芝加哥、東京等都市,十多年前就開始積極推動綠屋頂,在屋頂上種植草皮或花園、菜園等等。

在夏季,綠化後的屋頂溫度,比起水泥或鐵皮屋頂,溫度下降達二十度以上,頂層室內溫度可以降低三到五度,周邊溫度也會跟著下降。近幾年台灣許多學校陸續建置綠屋頂,作為校園節能減碳策略。高雄前金國中的屋頂農園,結合太陽光電、魚菜共生等設施,原本閒置的屋頂,現在成了有多重功能的空中教室。

然而,並非所有屋頂都適合做綠屋頂。20165月,香港城市大學發生屋頂坍塌意外,正因為綠屋頂設置前,沒做好安全評估。除了屋頂耐重必須詳細評估,綠屋頂推動最困難的部分,是在維護管理。在植物挑選上,必須能適應屋頂的惡劣環境。

水源,是綠屋頂的另一個問題,如果屋頂綠化要消耗大量自來水,反而會造成浪費。薄層綠屋頂的設計,最下層是蓄排水板,上面有過濾層,輕質土壤,然後是植栽,這樣的設計,除了排水,也能蓄水。

海洋大學教授廖朝軒是研究雨水回收的專家,河海工程系這棟建築本身就是巨大的雨水蒐集體,可以貯存一百噸以上的雨水。廖朝軒在樓頂設計了一塊面積十平方公尺的薄層綠屋頂,種植假儉草,雨水經過綠屋頂蒐集。流到初級雨水貯存桶,經過過濾再抽回第二個貯水桶,透過滴灌系統進行自動澆灌,如果供水不足再由自來水做補充。設計幾乎完全不需人力維護,可以用雨水替代大部分的自來水。

目前中央政府對屋頂綠化或隔熱,並沒有強制規範。在地方政府方面,新北市跟高雄市是最早開始推動綠屋頂的縣市。2011年,新北市規定新建案超過五千平方公尺,就必須做屋頂綠化或設置太陽光電。高雄市政府2011年也通過綠建築自治條例,規定五十公尺以上的新建築綠屋頂,面積必須達到二分之一以上,同時為了鼓勵舊有建築改成綠屋頂,提供最高八十萬元的補助經費。

除了綠屋頂,立體綠化也有節能效應。台灣建築法規規定,陽台僅能兩米深,但高雄市政府突破中央法規限制,新建案可以設計三米深的景觀陽台,不計入地坪與容積。景觀陽台每層都必須種植樹木花草,希望將建築物營造成一座垂直森林。建商設計公共的滴灌系統,以公共用水統一澆灌,減輕住戶維管的壓力。

一棟建築物的生命長達四、五十年以上,如果政府不去管控,並減輕建築物對環境的影響,對於能源消耗、都市環境的惡化,將產生長久效應。不管是綠屋頂或立體綠化,甚至是對建築物做耗能評估,都是改變城市的第一步。


公視 我們的島【屋頂上的綠手指】
08/28() 2200首播
09/0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能源
縣市: 
  • 台灣
  • 台北市
  • 新北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田園城市計畫, 綠屋頂, 屋頂農場, 綠化, 立體綠化, 綠建築

台灣因為熱島效應影響,都會區溫度上升趨勢,是其他地方的兩倍,該如何解救熱島?改變,就從屋頂開始!

國外: 
  • 亞洲
  • 香港

翻轉耗能建築

翻轉耗能建築

摘要: 
選購保溫杯或買冰箱,你一定會注意它保溫保冷的效果,但是買房子的時候呢?一棟棟耗能建築,到了夏天就成了吃電怪獸。其實改造耗能建築並不困難。究竟有哪些妙招,可以讓房子退燒,健康又省荷包呢?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走進台北士林這條小巷,一整排都是三四層樓的透天厝,其中一戶綠意盎然,樟樹、柳樹、茂盛枝葉,就像是替房子撐起一把綠色洋傘。

屋主趙先生六年多前搬到這裡,為了解決房子西曬問題,他先是種樹,不但自己家種,還幫左右鄰舍種,幫鄰居的房子降溫。光是種樹還不夠,外牆做外遮陽,窗戶外也加裝碳化竹簾和電動百葉簾。

不但外牆和窗戶要散熱,趙先生也設計屋子的通風路徑,屋子後方天井的冷空氣進入室內,由下而上利用空氣對流原理,讓熱空氣從上方排出。家人幾乎全天在家,但是一天當中開冷氣的時間只有三、四個小時,夏季一個月電費只要1400元,相較於沒有做隔熱的鄰居,一個月電費高達6000元,省下的電費非常可觀。

另一位住在大樓的石小姐,則是營造屋頂農園,鋪設隔熱層,讓屋頂不再發燙。除了屋頂隔熱,利用外遮陽,外掛黑網、彩色網或竹簾,都是幫房子降溫的好方法。

強迫關冷氣不是節電的好方法,幫建築散熱、隔熱,才是省電王道。台灣90%以上的建築都是水泥構成,水泥蓄熱能力強、隔熱能力差,這些熱能會以輻射方式不斷釋放,夏天很多房子室內牆面都超過35度。因為房屋隔熱太差,大家只好冷氣全開,造成都市溫度不斷飆高的惡性循環。

邱繼哲自己住家的牆壁,全都舖設1.5公分厚的PS板做隔熱,他還自創雙層窗戶,窗戶間加掛百葉簾,夏天散熱、冬天保溫。

不只是一般住家,許多工廠廠房在興建時都開始採用遮陽、通風等節能手法。桃園龍潭這家髮妝工廠,廠房設計之初,就將當地地勢、陽光與風向納入考慮,建造出冬暖夏涼的建築。廠房剛開始設計時,就根據光線與風向,安排辦公室、會議室和工廠的位置,屋頂還用鵝卵石與土壤層層隔熱,牆面利用垂直綠化與雨水回收降溫,辦公室一年開冷氣的時間不到一個月,每年約可節省140萬電費。

在許多先進國家,對建築的能源耗用都有嚴格規定。以德國為例,從1977年制定建築節能法至今,標準不斷加嚴,新建築物的耗能量降到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德國的房子再買賣或租賃時必須提出能源護照,明確記載空調使用、隔熱等能源消耗狀況。德國還推出一種「被動房」的認證,房屋的外牆跟窗戶,必須達到最嚴格的保溫隔熱標準,讓空調耗電量降到最低。

葉士傑在歐洲讀建築設計,回台灣後決定將德國被動房的概念應用在台灣,他將台北一間舊公寓改造,成為台灣第一間取得德國被動房認證的房子。

被動房非常重視外殼的保溫隔熱,窗戶採用隔熱的雙層玻璃外加氣密膜,室內安裝全熱交換機,確保在開冷氣同時也有新鮮空氣。為了精準算出房子的耗能量,德國開發出一套簡單清楚的軟體,房子改造前後可以節省多少電,透過這個程式一目了然。被動房在台灣遇到的一大挑戰是濕度問題。台灣高溫、高濕,跟歐洲的環境大不相同,在降溫外還必須除濕,冷氣使用才會更有效率。

新加坡同樣處於高溫高濕環境,近年來新加坡政府大力推動建築節能,延攬世界各國的人才到新加坡做研發,新加坡-ETH研究中心的未來城市實驗室,就設計了一套既節能又省空間的空調系統。

一般大樓的中央空調,在降溫同時還要降低空氣中的濕度,中央空調的冷水必須維持在67度。但是3for2計畫中,將空調分成兩個系統,一個負責引進戶外新鮮空氣,經過熱交換的降溫、除濕後,再從地表緩緩釋出,讓人體感覺更舒適。另一個系統是天花板上的冷水管,由於空氣中水氣降低、冷氣效率提高,空調的冷水,只需要維持在16度。因為冷卻水的溫度不需要太低,這套系統比新加坡大部分中央空調節電40%,此外更大的效益是,它可以大幅減少傳統中央空調管線所占用的空間,增加業者投資意願。

回顧台灣,空調一直是尖峰用電主要來源。邱繼哲指出,我們夏季尖峰用電比起其他季節高出了25%,相差高達6000MW以上,比起三座核電廠裝置容量還多,而空調用電中大部分是用來冷卻建築物,如果能改善建築的隔熱散熱,可以大幅降低尖峰用電。

其實政府在建築技術規則中,對空調的節能、建築外殼的隔熱等也有訂出規定。邱繼哲認為政府雖然有訂建築熱傳透率等標準,但只適用於新建築,而且標準太過寬鬆。對於新建築外殼的隔熱性能,政府是否真有認真查核,也是個問題。

舊有建築方面,建研所表示從2003年開始,政府對中央廳舍與大專院校做建築節能改善的補助,總共花費14.7億,每年可省電費3.2億,不到五年成本就回收。包括建研所所在的大樓也經過改善,才解決了西曬問題。但在私人建築方面的節能改善,目前政府並沒有獎勵機制,一般民眾只能從網站或出版品上,了解相關資訊。

相較其他國家,德國早已定出嚴格的建築節能規範,新加坡也提出優厚的獎勵措施,計畫到2030年,全國80%的建築都是綠建築。台灣在建築耗能上的管理能不能再加把勁?

夏季尖峰、用電飆高,解決電力吃緊的治本之道,要從建築節能著手。讓房子退燒,居住環境會更健康,用電量也才會有下降的可能。

公視 我們的島【翻轉耗能建築
08/28() 2200首播
09/0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能源
縣市: 
  • 台灣
  • 台北市
  • 桃園市
  • 龍潭區
關鍵字: 
耗能建築, 隔熱, 建築節能, 被動房, 空調系統, 尖峰用電, 綠建築

選購保溫杯或買冰箱,你一定會注意它保溫保冷的效果,但是買房子的時候呢?一棟棟耗能建築,到了夏天就成了吃電怪獸。其實改造耗能建築並不困難。究竟有哪些妙招,可以讓房子退燒,健康又省荷包呢?

國外: 
  • 歐洲
  • 德國
  • 亞洲

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摘要: 
不認同黑心企業唯利是圖,欺騙消費者,看不慣農民只能卑微被剝削,拒絕有錢人才吃得起有機食物,更要挽救千瘡百孔的土地環境,洪輝祥試圖翻轉牢不可破的產業鏈,革命已經走到最後一里路…

採訪/撰稿 葉鎮中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有機」大家很熟悉,然而洪輝祥眼中的有機,不單只是不施用農藥、化肥、抗生素,而是人與生物依賴土地,土地哺育人與大地所有生命。生態系統誰都不能少,誰都一樣重要,多樣的生命從土地中各取所需,人不能獨占,每個環節公平分配,每個部分都有它存在的價值。


十多年來,洪輝祥創立「綠農的家」串起一百多位農友的有機耕種與友善養殖,讓一百多個家庭受到照顧,一百多塊田地恢復生機。希望順利把這些安全食物送到消費者手中,半年前他們打造了彩虹餐廳,將綠農們種植出的作物,不添加刺激味覺的調味料,變成一道道美味可口的菜餚,端上認同他們環境理念的消費者餐桌上,這是洪輝祥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彩虹餐廳基地,選擇了曾經是幼稚園的台糖廢棄建築,適度改造不重建,屋頂裝設太陽能板,即發即用供應餐廳電力。頂樓雨水收集和廚房廢水回收再利用,洪輝祥將過去投入環境運動,對能源政策的抗爭理念,完全融入其中。


黃老師長期支持綠農的家,來到彩虹餐廳參觀後說,原來綠建築不是新蓋起一棟號稱「節能減碳」的嶄新房屋,而是利用現有建物依需求適度改建,否則打掉重蓋,增加廢棄物,如何能稱為綠建築?

正品嘗人道飼養豬肉料理的顧客黃先生表示,沒有人用理念在經營一家餐廳,企業大多以營利為目的。這不是單單為著每月營業額算計成本效益的餐飲業者,也不只是為了飲食正義,照顧消費者健康的有機餐廳。背後其實蘊含一個理想,想藉由消費者選擇安全食材,支持友善耕作的農民,再藉由這些農民,復甦長期被榨取的土地,進而拯救台灣環境。


洪輝祥說,一個彩虹餐廳撐起一百多位農友,若一家餐廳能支持五、六十個農家,全台灣有五、六十萬農戶,只要有一萬個像這樣的餐廳,全台灣農地便為之翻轉,台灣人也不需再為黑心食品無奈。

然而不計代價的理想,能觸動更多農民投入友善耕作嗎?實際行動能號召飲食業改變傳統經營模式嗎?當整套友善環境、安全食材體系建立起來後,餐廳每月營業額卻僅達損益平衡的一半,理念撐得下去嗎?

如果彩虹餐廳經營不下去,這場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走不到,是否表示生命健康在食安風暴壟罩下,仍不敵價格考量的市場機制;是否意味環境正義終究只能向經濟利益低頭,值得社會再思考!



公視 我們的島【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07/06() 2200首播
07/1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屏東市
關鍵字: 
洪輝祥, 彩虹餐廳, 綠農的家, 有機農業, 空間活化, 綠建築, 雨水回收, 友善農業

不認同黑心企業唯利是圖,欺騙消費者,看不慣農民只能卑微被剝削,拒絕有錢人才吃得起有機食物,更要挽救千瘡百孔的土地環境,洪輝祥試圖翻轉牢不可破的產業鏈,革命已經走到最後一里路

陳永陵的手作森林


陳永陵的手作森林

摘要: 
陳永陵的家,在台東池上與花蓮富里交接處,從屋頂眺望四周,林木蒼翠,彷彿一片從來不曾被人打擾的原始森林。很難想像,十五年前,這裡除了芒草、竹林,就只有荒廢的果園。「鄰居說,你這個人好奇怪,旁邊好好的果樹、梅子樹,不好好照顧,老是照顧那些原生的樹種。」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生死掙扎的一場大病,讓原本住在台北的陳永陵,帶著家人來到山上,他們決定遠離石化污染,尋找清淨的生活空間。一家人用雙手雙腳,一吋吋清掉芒草與竹子,讓構樹、血桐、山麻黃等各種原生樹種,回到它們的家。一家人復育森林的方式和別人很不一樣。他們完全尊重大自然先來後到的順序,從保留原生種的小樹苗開始,讓大自然自己進行生態演替。


「剛開始都是先鋒部隊,像構樹、山黃麻、木通那些先長。」陳永陵對著來訪的地球公民基金會夥伴說,「但是我去找樟樹、大葉楠那方面的,剛開始來都會死掉。因為它還不到這邊營養和微生物機制。經過七、八年,構樹慢慢衰竭,山黃麻達成任務也衰竭,大葉楠不用我找,鳥獸就會幫我找過來。」

陳永陵一家人經營的手作森林,越來越像隔壁的原始林,樹種多元,雜亂無章,和一般人工復育、整齊劃一、林相優美的經濟林,很不一樣。

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呂翊齊說,「陳永陵的做法,跟過去那種經濟造林、單一造林,皆伐式的造林不一樣,是翻轉性的觀念。」研究員潘正正也說,「我們對森林的想像,常常受到溫帶國家森林的影響,然後覺得經濟林看過去很舒服。」研究員李翰林也同意,「台灣中低海拔森林自然秩序裡面不是這個樣子,如果變成單一樹種反而是病態、不是健康的。」

陳永陵搬到山上,就是為了尋找乾淨的生活空間,過去讓他痛不欲生的一場怪病,因為朋友的建議,吃了有機食物,健康慢慢好轉。於是他瞭悟到,不受石化污染的乾淨食物,是多麼重要。因此他特意搬到原始林邊緣,想要觀察、對照、模仿原始林的生態,徹底了解大自然的機制與活力,是怎麼進行的。

由於他對食物的嚴格要求,剛上山的時候,妻子羅彩瑞感覺到「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辛苦,根本找不到食物。於是除了契作,羅彩瑞嘗試自己種菜,但是她發現,她買的種子很難種出菜來,「市面上買的都是化學種子,就是慣行農法培養出來的,有泡過藥,然後還要施肥的種子,如果我買那個種子來種,不施化學肥,它就發不了芽或者長不大。」更讓羅彩瑞吃驚的是,有人建議她將種子泡機油,這樣可以防止蟻蟲吃掉種子!

羅彩瑞與陳永陵一家人在山上盡量隔絕石化污染,包括牙膏、沐浴乳等清潔用品,都從森林採集植物發酵而成。以前陳永陵做建築業,在屋頂塗上隔熱、防水的化學藥劑,現在他捨棄不這麼做了,屋頂以綠色植栽的爬藤類植物,譬如寬筋藤代替。



他們家的房子是一棟參考風向、地下水脈,興建而成的綠建築。這棟涼爽舒適的建築,最大功臣就是他們花了十五年的時間,復育而成的森林。森林幫他們過濾掉沙塵與熱氣,當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保育部主任楊俊朗問:「所以我們需要一座森林來維護我們的健康?」陳永陵堅定地回答說,「是的。」


公視 我們的島【陳永陵的手作森林】
06/08() 2200首播
06/1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富里鄉
  • 台東縣
  • 池上鄉
關鍵字: 
陳永陵, 種樹, 原生種, 生態復育, 造林, 減塑, 綠建築

陳永陵的家,在台東池上與花蓮富里交接處,從屋頂眺望四周,林木蒼翠,彷彿一片從來不曾被人打擾的原始森林。很難想像,十五年前,這裡除了芒草、竹林,就只有荒廢的果園。「鄰居說,你這個人好奇怪,旁邊好好的果樹、梅子樹,不好好照顧,老是照顧那些原生的樹種。」

父親留下的那棟老房子


父親留下的那棟老房子

摘要: 
一個充滿實驗精神的文化創意工作者、一個回老家定居的退休公務員,他們兩個人,在這間老屋進行某種改變,這個行動有可能會替台灣的老屋修復,開創另一片天空嗎?

採訪 陳忠峰 張岱屏 陳佳利 林燕如
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一個充滿實驗精神的文化創意工作者、一個回老家定居的退休公務員,他們兩個人,在這間老屋進行某種改變,這個行動有可能會替台灣的老屋修復,開創另一片天空嗎?

陽光下,九重葛盛開。白牆上的影子緩步走過,如同時光軌跡。等了二十多年,老宅終於等到久違的家人。

兩年前,謝瑞文為了陪伴年邁的母親,決定提早從公職退休。人生的下半場,他想要過得健康也讓別人健康,於是選擇投入有機種植的行列,彎腰除草成了每天的例行功課。

謝瑞文不僅關心環境問題,也想住得健康,因此他打算修復父親親手蓋的老房子。謝瑞文父親蓋的房子屬於井字型建築,格局方正,天井的設計讓房子通風好、採光佳,冬暖夏涼,不需要冷氣,是現代社會大家夢寐以求的節能建築。不過要重新住回老宅,得花費一番工夫。

謝瑞文找上經常參與古蹟修復的陳盛良。一直以來,陳盛良投身傳統古蹟修復行列,他漸漸覺得能夠獲得政府重視、有經費作修復的古蹟,畢竟是少數,更多的是名不見經傳的老房子,流落鄉間無人聞問。


古蹟修復的方法樣樣要考據,每個環節都務求依循古法,追求完整的古意盎然。民間老宅的修復,目的性不同,可以有比較多彈性空間。陳盛良利用謝宅進行實驗,創造老屋修復的新案例。

當謝家老屋屋頂的瓦片一一拆卸下來之後,他們發現檜木主架構完整,不過為了達到現代生活要求的防震、防災標準,還是再搭配鋼骨做補強。屋頂除了提供遮風避雨的功能,也是未來房子能不能繼續存活的重要關鍵。如果按照古法來做,傳統工法難覓、工時長,修復曠日廢時、施工經費龐大。陳盛良思考,難道沒有其他方式嗎?他利用舊素材投入新工法,活化再利用,或改良創造新建材,並運用類似積木的概念,發展出模組化設計,讓建材容易裝卸、搬移。


大門的喜字相逢,表達的是新舊生活的融合,也是這個家的主要精神。老宅雖老,但有新觀念,在節能專家協助下,謝瑞文建置一套直流電電力系統,過去台電為了輸配電路方便,只提供交流電,然而有許多電器內部元件都是使用直流電,轉換過程會產生熱能,也就會耗電。

目前謝家老屋只有燈具使用直流電,未來謝瑞文還計畫架設太陽光電板,讓太陽光電所發的直流電,可直接供給全家,成為電力自給自足的綠建築。在老屋修復過程裡,每個環節都需要人力,陳盛良觀察,未來如果老屋修復能受到重視,就有機會形成新的產業。

透過這些技術,陳盛良希望讓散落在各地,看起來不合時宜的老屋,不一定只有拆除一途,只要改善就能繼續住下去。


傍晚來到,謝家沉寂了二十多年的廚房再度傳出飯菜香,老屋的記憶即將要有新故事,繼續說下去

公視 我們的島【父親留下的那棟老房子】
03/23() 2200首播
03/2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文化
縣市: 
  • 苗栗縣
  • 銅鑼鄉
關鍵字: 
老屋修復, 歷史建築, 減碳生活, 綠建築, 省電, 古蹟修復

一個充滿實驗精神的文化創意工作者、一個回老家定居的退休公務員,他們兩個人,在這間老屋進行某種改變,這個行動有可能會替台灣的老屋修復,開創另一片天空嗎?

循環


循環

摘要: 
人類的生活,不斷在消耗地球資源,產生空氣污染、廢水、廢棄物,毒害河川土地。產品在製造、使用到最後廢棄的過程,如何做到環境友善,讓資源循環再利用,國際間最前瞻的概念,就是導入搖籃到搖籃的設計理念,讓資源永續循環…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張光宗

人類的生活,不斷在消耗地球資源,產生空氣污染、廢水、廢棄物,毒害河川土地。產品在製造、使用到最後廢棄的過程,如何做到環境友善,讓資源循環再利用,國際間最前瞻的概念,就是導入搖籃到搖籃的設計理念,讓資源永續循環

搖籃到搖籃認證產品一:救災毛毯

展示櫃上的服飾和日用品,只有幾種顏色,看起來有點單調,其實這些衣物都沒有經過染色,忠實呈現原始色彩,是哪一種原料這麼神奇?

在慈濟環保回收站裡,用完即丟的寶特瓶進入回收體系後,得經過人力一一處理才能再利用。七十幾歲的陳周彩雲,當了20幾年的志工,他忙著將瓶蓋與瓶環從寶特瓶分離,並且把不同顏色的瓶身進行分類,這些材質為PET聚酯纖維的寶特瓶,開始進入再生之旅。


「經過水洗,切碎成瓶片,然後再生成酯粒,就可以開始紡紗,最後織成布,我們的衣物,許多都是用聚酯纖維製成,從回收寶特瓶再製成衣服,環保滿分!」

執行長李鼎銘表示,寶特瓶也是從石油提煉製成,但石油是液體,把它變成固體必須加入很多東西,是化學法,把寶特瓶做成衣服是物理法,什麼東西都沒有加,只有加熱,因此製程可以節能84%、減碳77%

這些再生產品不止節能,還節水,因為沒有後染,呈現寶特瓶原始顏色,救災毛毯是全世界第一個得到水足跡的毛毯,相較於同重量的棉被,省水9/10。毯子角落上一個小小標籤上,除了印上碳足跡和水足跡的認證,還標上它使用多少寶特瓶,節省了多少石油和水。它也是台灣第一批獲得搖籃到搖籃認證的產品。

執行長李鼎銘表示,不是減廢,而是零廢,不要讓地球有負擔 這是最高的目標,希望減少地球資源的消耗,把它留給後代子孫。



搖籃到搖籃認證產品二:洗髮精

初秋陽光依舊炙熱,循著階梯往上走,開放的戶外空間卻感受不到熱氣,往上一看,頭頂的太陽能板不只遮陽,還能發電,這棟建築獲得綠建築標章的最高級認證,連裡頭生產的產品,也綠的徹底。大面的植生牆上,展示著髮妝產品,這是國際上第一個獲得,搖籃到搖籃認證的洗髮精。總經理葛望平表示,公司希望所有的產品能貼近自然、純淨環保,但有點像形容詞,很空洞、沒有量化的指標,因此想參加認證。

辦公室裡,大面落地窗開啟,自然風在辦公室裡流動,一年下來,開冷氣的時間只有30幾天,頭頂上的LED燈提供室內低度照明,工作時亮度不夠,再開桌燈補足。走到辦公室外,比一般建築更往外延伸的屋簷,遮蔽午後炙烈陽光直射,所產生的熱能。 

走往頂樓,自然光線流洩而下照亮樓梯,扶手底下補充照明的LED燈,能就近照亮階梯,減少能耗。而接近屋頂的開窗設計,是模仿蟻穴的通風原理,把熱空氣排出去,降低室溫。

來到屋頂,最顯眼的就是太陽能板,往天空望去,還有風力發電機,能源與碳排放的管理,是搖籃到搖籃認證的其中之一。總經理葛望平表示,太陽能板裝置量是50KW,佔公司用電量的50%,從認證過程中,看看哪裡還能再改善,也重新認識並學習,各種材質的能耗,應該用什麼態度去使用。

其實在取得搖籃到搖籃認證之前,他們已經通過碳足跡認證,甚至進一步藉由種樹和購買碳權,取得碳中和認證,達到產品零碳排放。因此,對於節能減碳,他們可是斤斤計較。例如包裝材質,過去是用保麗龍,現在換成空氣袋,碳排放量從2.35kg減少到0.93kg。葛望平表示,保麗龍很佔體積,使用量大,用卡車運來運去,很耗能,改成空氣袋就能排除這些問題,使用完只要戳破就能回收。 


一個產品在製造、使用到最後廢棄的過程,除了能源,也涉及資源使用與廢棄物處理,因此在材料安全與再利用的部分,也是搖籃到搖籃認證的重點。公司的產品標榜天然,目前原料大多由國外進口,因此,必須有國際有機認證。而在產品包裝上,則使用有FSC認證的紙漿來源,再以環保的大豆油墨進行印刷,甚至連標籤也用紙的材質,方便後續回收。 

做了認證之後,公司也調整配方,讓產品使用的水量,比一般洗髮精節省三分之一,沖洗後的廢水經過28天,就能在環境中完全分解。總經理葛望平表示,希望透過產品,給消費者一些啟發,對於自己的健康、環境的健康、社會的健康,能更重視。

搖籃到搖籃的理念,不止希望企業著重在產品本身,也要善盡企業社會責任,這兩家企業也有各種參與社會的行動,像是贊助關燈一小時活動,或舉辦演講到處推廣環保理念,也接受參訪做經驗分享。

環保署在民國101年,協助民間組織成立「搖籃到搖籃」策略聯盟,今年終於開花結果,三家企業獲得認證。搖籃到搖籃的設計理念,讓企業重新檢視從原料、製程、包裝、運輸到廢棄的所有流程,從每個環節去思考,如何達到資源永續、環境友善,進而讓企業不斷提升與創新,歐美各國已經大力推廣,台灣雖然才剛起步,但這關鍵的一步,將會扮演領頭羊的角色,引導企業開創新局。 

我們的島【循 環】
09/30(
) 2200首播
10/05(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能源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廢棄物, 廢物利用, 再生, 零廢棄, 搖籃到搖籃, 資源回收, 綠建築, 綠色能源, 碳足跡, 環保標章, 永續生活

人類的生活,不斷在消耗地球資源,產生空氣污染、廢水、廢棄物,毒害河川土地。產品在製造、使用到最後廢棄的過程,如何做到環境友善,讓資源循環再利用,國際間最前瞻的概念,就是導入搖籃到搖籃的設計理念,讓資源永續循環

有機在山間


有機在山間

摘要: 
長期以來,山上的慣行農耕造成環境維護的難題,三年前,慈心基金會與國家公園合作,嘗試把有機理念帶上山,希望農耕方式回到最初,有機革命,正在山間悄悄發展…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群山之間,坐落著太魯閣境內唯一的小學-西寶國小,綠建築的校舍沒有圍牆,與森林一起呼吸。這裡不僅環境自然,學生的餐點也很環保,透過最短的食物里程,享受健康的有機蔬菜。餐廳裡飄著甘甜菜香,小朋友咀嚼著當地農民善待環境的心意。

位在立霧溪旁,海拔915公尺高的西寶,在中橫闢建期間,為了供應開路人新鮮蔬菜而建立了農場,五十年代,部分開路人就在這裡落地生根。

現在的西寶,只有五戶人家,原本都以慣行農業維生。直到三年前,太魯閣國家公園邀請慈心基金會前來輔導,一切開始不同。慈心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表示,國家公園境內有很多居民從事現代農耕,國家公園的立場是希望保護環境,因而就會希望農民轉型,用沒有藥劑的方式來耕種。

花蓮縣秀林鄉西寶聚落農民張榮文說,慈心來輔導,安排很多課程,農民對轉作有機的疑慮才慢慢消除,剛開始撥一小部分來種,結果滿成功的,第二年就開始擴大。

然而今年情況並不順利。張榮文的青椒就遇上蟎害,產量不如預期。另外,國家公園環境好,野生動物自然不少,張榮文除了面對病蟲害,還得與獼猴鬥智。他種的水蜜桃,八年下來,連一顆都沒採到,全都被猴子採收了。

一部分給動物,一部分給病蟲害,剩下的才是收成,張榮文把農地劃分了好幾個區塊,透過縝密的排程,一方面分散風險,一方面也能有不同作物產出,以此來維持收入。

「你們進來沒有農藥味對不對?呼吸就感到很甜。」目前西寶聚落轉種有機的農民中,張秀杏的種植面積最大,有1.5公頃。西寶聚落左邊的緩坡,張秀杏與鄰居的農田加起來,大約有七公頃,通過慈心的有機認證。隔著屋舍與道路,另一邊的緩坡上,還維持慣行農法,礙於收入,目前沒有轉作有機。張秀杏說,有些人地是租的,租金昂貴,要全部改有機會有困難,希望看到有機的成果後,他們能慢慢改變,將來西寶就能成為一座有機村。

在西寶,有機村的夢想滋長著,在中央山脈另一頭,布農青年Avaly正在挑戰高難度的有機牛蕃茄。

五年前,Avaly從父親手中接下這片蕃茄園,他沒有延續父親的慣行種法,而是嘗試無毒耕種,今年正式改作有機,也順利通過了慈心驗證。蕃茄園裡處處巧思,他直接在土壤包裝上打洞種植,省下了除草的功夫,也能避免病害互相傳染。

「作有機心態要回到最初,要轉換心情,能長多少我就收多少。」Avaly運用的是現代工具,轉為有機,實踐的是布農族人順應自然的智慧。目前東埔只有三戶農民從事有機,Avaly走在最前頭,他知道在有限的土地上,有機農業是永續經營的基礎,居民與國家公園之間,也因此產生了對話。「以前玉管處跟部落沒有互動,這次透過農業,應該是新的方向。」

透過有機農業,居民與國家公園之間的關係,改變了,因為轉型,農民與土地,也更健康了,今年,位在太魯閣的洛韶也加入有機行列,年底,玉管處也將輔導梅山部落,要讓農業與大自然更融合,在山間,善待環境的新勢力正在蔓延。

學科: 
山林,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秀林鄉
  • 南投縣
  • 信義鄉
關鍵字: 
慣行農法, 慈心基金會, 西寶國小, 綠建築, 有機農業, 部落, 轉型

長期以來,山上的慣行農耕造成環境維護的難題,三年前,慈心基金會與國家公園合作,嘗試把有機理念帶上山,希望農耕方式回到最初,有機革命,正在山間悄悄發展…

好房子的退燒指南


好房子的退燒指南

摘要: 
炎炎夏日,氣溫不斷飆高,城市成了一座大烤箱。玻璃帷幕大樓、水泥住宅、透天厝,全部跟著發燒發燙。在城市裡有一群人,他們巧手改造高耗能的屋殼,遠離不健康的環境,替房子退燒…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陳添寶 張光宗
剪輯 葉鎮中

今年七月,台北連續六天高溫超過37度,創下百年來同期最高溫的紀錄,是有史以來最熱的七月。近30年來,台北超過37度的天數持續增加,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柏油與建築物不斷蓄熱,讓城市在晚上也涼快不起來。

台灣九成以上的建築是鋼筋混凝土構造,但鋼筋混凝土吸熱能力強、隔熱效果差,到夏天只能靠冷氣移除熱能。根據台電的研究,空調用電在居家用電中占的比例,公寓是32%,透天厝更高達48%。另外根據工研院研究,居家空調用電96%都是用來移除建築外殼進入室內的能量,其中窗戶占57%、外牆占17%、屋頂占22%

為了減少建築耗能,包括歐盟、美國、日本、英國等國家,都對建築訂定了嚴格的節能標準,但台灣在這個部分卻顯得停滯不前。在德國研究能源科技的韋仁正、胡湘玲夫婦與著名綠建築設計師張清華合作,這棟座落於青年公園的太陽圖書館,就是他們請德國能源技師,透過精準的能源分析,具體落實節能的第一步。


太陽圖書館外型平實,就連結構也是一般的鋼筋混凝土建築。它節能的秘訣就在於它的外殼隔熱系統,不但外牆加裝了隔熱板與塗料,屋頂更有厚達30公分的隔熱罩,首先是26公分的木質纖維板、再來是防水層、空氣層、以及最外層的鋼板。為了讓青年公園充滿綠意的景緻穿透到室內,圖書館南面採取百分之百的開窗,理論上這樣大面積的開窗會讓圖書館極度炎熱,於是建築師採用雙層的隔熱玻璃,可以保障60%以上的透光率,但熱能的穿透率只有一般玻璃的1/3

在最炎熱的七月,太陽圖書館每隔一個半小時開空調半小時,當戶外溫度高達37度,太陽圖書館室內始終維持在27度左右。搭配全熱交換器引進室外空氣,保持室內空氣的新鮮。

這裡一樓是自動化的無人圖書館,二樓則是建築節能教育的展示中心。透過實驗,民眾可以輕易瞭解每種材質的隔熱能力。原來每種材質的隔熱能力都不同,以17公分標準的隔熱材為例,要達到相同的隔熱效果,輕質混凝土磚需要51公分,而一般的水泥牆則要892公分才會有一樣的效果,但我們在選用建材時卻常常忽略了隔熱的重要。


玻璃帷幕大樓是現代城市的表徵,在亞熱帶卻是能源的殺手。在台北市有一棟興建中的玻璃帷幕大樓,利用空間配置與隔熱建材,扭轉玻璃大樓耗能的命運。建築師徐名頤指出,建築從配置與建材兩方面做到節能。在設計之初,設計者以動畫模擬夏至陽光照射建築物的軌跡,計算出西南角是陽光直射最強的區域,將人員不需長時間活動的電梯、廁所、機房等區域配置在此。另外,頂樓有屋頂花園隔熱,全棟大樓都採用低輻射雙層玻璃,造價是一般玻璃的2.5倍,整棟大樓使用下來,建築成本增加上千萬。雖然業主有節能的用心,但是一般承租者似乎並不重視。

綠建築是豪宅或公家單位的專利嗎?也有建築師致力興建升斗小民買得起的綠建築。這一棟棟透天厝,外表看起來跟一般的RC建築沒什麼不同,但它的重量只有一般RC1/5

宜蘭建築師劉志鵬在921地震之後,眼見許多鋼筋混凝土的房屋倒塌,決定屏棄傳統的水泥構造,致力發展耐震耐強風的輕量化綠建築。房屋由籠子狀的鋼架結構支撐,外殼則是由輕質壁板組成。不論是外牆或屋頂,都有防水層與隔熱層,一併解決了鋼筋混凝土蓄熱潮溼的缺點。


除了外殼要隔熱,劉志鵬也研發地溫空調系統。他發現宜蘭地下2公尺深的地溫大約是22度,終年恆溫。他將一樓樓板架高,再鋪上30公分的碎石,讓房屋底部形成一個空氣室,溫度終年維持在16度到28度之間。夏天屋簷下的空氣經由進風口進入氣室降溫,經過活性碳過濾之後抽進室內,與室內空氣交換後,熱氣從高處排出,冬天也是同樣的機制。如此一來,冬季與夏季雖然門窗緊閉,仍然可以保持室內的通風換氣,降低空調需求。

新房子要節能隔熱,那麼既有的房子又該如何改造,才能退燒解熱?台灣97%的房子都是舊建築,致力推動平民綠建築的邱繼哲曾經幫助許多住家、學校的舊建築改頭換面,被稱為「科技風水師」,他最著名的改造案例,就是自己的家。

首先,邱繼哲以橡膠隔熱磚、木棧板、盆栽等阻擋太陽的熱量往下傳到屋頂,解決頂樓吸熱的問題。接下來為了解決嚴重的西曬,他安裝了兩層窗戶,中間加裝一片百葉簾,夏天的時候將外層窗打開,熱空氣隨著百葉簾往上排出,冬天將內層窗打開,空氣加熱後留在室內,達到夏天散熱、冬天保溫的效果,用電量也只有一般住家的1/6



當大部分人追求舒適節能的新房子,卻有人逆向操作,硬是要買悶熱的老屋來改造,住在八卦山腳下的謝孟霖,就是這樣一個奇人。

謝孟霖買的這棟透天厝有一樓、四樓兩個出口,一到三樓緊靠山壁,只有單面採光、潮濕又不通風,四樓是鐵皮構造,冬冷夏熱。謝孟霖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構思改造。首先加裝雙層屋頂、打造通風塔,改善鐵皮屋冷熱失調的問題。

謝孟霖最厲害的是規劃房子的通風路徑,三樓的玻璃小屋是整棟房子的進氣口,新鮮空氣進入二樓與一樓之後,再經過二樓及三樓的熱泵除濕,一方面釋放出乾燥涼爽的空氣,一方面還可以製造熱水。

謝孟霖這個四樓透天厝一整年的用電量只有5100度,平均每平方公尺用10度,是一般住家的1/4,也讓謝孟霖在去年破天荒地以素人的資格,得到國家建築金獎。雖然得到肯定,他卻覺得台灣綠建築的方向應該調整。政府多年來花大錢造就許多漂亮的公有綠建築,也訂定綠建築九大指標作為獎勵,但是絕大部分的建築依舊耗能不環保。建築師劉志鵬認為,台灣以RC構造為基礎建立的建築法令,需要再更新檢討。

邱繼哲認為,政府現有的建築法規層層架疊卻沒有重點,應該針對建築外殼訂出隔熱標準,並且嚴格檢核,才會有效果。


政府花錢補助民眾購買各種省電節能商品,但是對於耗能的元兇-房子,卻沒有明確的節能標準與檢核機制。或許,當越來越多的呼聲開始要求:「給我們不會發燒的房子、給我們更健康的居住環境」,我們的房子與城市才會有漸漸退燒的一天。



學科: 
綠生活, 能源
縣市: 
  • 台北市
  • 萬華區
  • 彰化縣
  • 彰化市
  • 宜蘭縣
  • 宜蘭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節能建築, 熱島效應, 綠建築, 太陽圖書館, 低碳生活, 隔熱作用, 能源教育

炎炎夏日,氣溫不斷飆高,城市成了一座大烤箱。玻璃帷幕大樓、水泥住宅、透天厝,全部跟著發燒發燙。在城市裡有一群人,他們巧手改造高耗能的屋殼,遠離不健康的環境,替房子退燒…

山與海之間的移動教室


山與海之間的移動教室

摘要: 
位於宜蘭縣最南端的南澳鄉,距離花蓮只有一個小時,許多訪客往往忽略這個位於蘇花公路上純樸的小鄉鎮。阿不回到在林口的老家,菜園旁矗立著他的另一個夢想~「田間書屋」,一向愛閱讀也喜愛文學及寫作的他,希望這棟「田間書屋」能夠成為附近社區交換二手書的場所。


採訪/撰稿 徐彩雲
攝影/剪輯 葉鎮中

位於宜蘭縣最南端的南澳鄉,距離花蓮只有一個小時,許多訪客往往忽略這個位於蘇花公路上純樸的小鄉鎮。在海邊,不但有閩客混居的小漁村,每天都有新鮮的魚貨上岸,豐富了家裡的餐桌,街道和馬路都沈浸在緩慢的時光隧道裡,靜悄悄地過著簡單的日子;在山裡,有盛情難卻的泰雅族部落,讓人忍不住一親芳澤,在元旦這天,家家戶戶都把桌椅擺到外頭,熱情地迎接新年以及歸鄉遊子,太平洋的藍色海岸和三面環繞的青山綠樹,緊緊擁抱著這顆充滿豐富人文色彩的鵝卵石。

本名叫做黃鵬錡的阿不,之所以叫做「阿不」的意思是「人生沒有既定規則,一切只能親身實踐。」他在林口社區大學開了一門種稻子的課,也在桃園和台北縣的國中帶領高關懷班的學生,更是一位身體力行的農夫。

阿不因緣際會來到南澳的武塔村,遇見這個已經荒廢十多年的迷你小軍營,只有一個班十五個人的規模。他發現,這裡非常適合背包客和父母帶孩子來共同體驗,對於「移動教室」的概念,除了最基本的生活起居功能之外,也希望根據各地不同的特性,發展出體驗和學習的空間,簡單說,就是只需要一個背包、一張床,就能擁有為你量身訂做的深度旅行。

想到要整修這個雜草叢生的廢棄軍營,最簡便的方式,就是花錢去做好這些事,可是阿不想說,如果是一個自主學習教室,可不可以變成顧及環保的建築,因此展開了一連串「自然素材」和「就地取材」的實驗。


阿不辦了三次【老屋修復工作假期】,讓來參加的朋友,能夠認識自然塗料與礦物顏料、如何利用竹子、石頭、漂流木來裝飾,還有手工燈的製作,來自林口老家的紅土,混和石灰之後,也讓老房子,越來越有味道。

廢棄軍營的斑駁圍牆上,依稀可見【軍命如山 軍紀似鐵 愛的教育 鐵的紀律】這些過去的精神標語,隨著時光漸漸褪去原本嚴肅的面貌,被阿不暱稱為【光的寓所】的「中山室」,因為有著大面積的窗戶,天氣好的時候,陽光便悄悄地進來跳支舞,從牆上的光影移動,可以看見陽光曼妙的舞姿;少了步槍的「軍械室」,現在是農具和園藝工具的家;「軍官室」變成甜蜜小窩,上下舖的寢室更是旅人溫馨的角落。

肆意生長的植物,在一歲一枯榮間,搖身成為最佳的園藝素材,原本雜亂不起眼的葛藤,經過巧手編織之後,居然變成獨一無二的創意燈飾,還有雜草底下豐厚的腐植土,是日後庭院的栽培土,許多造景的材料其實都近在咫尺。


另外,附近觀音隧道的滲水,在屋旁匯集成一條乾淨的小野溪,阿不也引進這些水,讓戶外有流動的感覺,甚至睡覺的時候,也能聽得到潺潺的流水聲。

2010
年的元旦傍晚,山海移動教室迎接了第一個從網路得到訊息的單車旅人—黃庭輔。去年才從成功大學建築系畢業的他,先在宜蘭的黃聲遠建築師事務所工作半年,在當兵前夕,希望能完成宜蘭到台東的單車之旅。

第一次來到山海移動教室的阿輔,正好把學校及工作期間所學到的理論、想法和做法,好好地實習一遍,阿輔對綠房子下了一個簡單的註解:「綠房子就是古代的建築,古代方式的建築,用現代的方式呈現,就是綠建築。」

事實上,在山海移動教室的入口處,正好有一間石頭堆砌而成的自然建築,排列整齊的卵石,即使經歷了歲月的洗禮,仍舊散發出迷人的韻味,屋旁的榕樹氣根以及茂盛的鬼針草,讓石頭房子生機處處。離這裡不遠的朝陽社區,現在還看得到幾間碩果僅存的石頭圍牆和石頭房子,有的頹圮坍塌,有的還在使用中。

阿不同時也是樹林柑園國中「高關懷班」的老師,學期結束前,校園裡的「蟲蟲咖啡屋」正瀰漫著濃濃的咖啡香,社區媽媽們也來這裡學揉麵團、做麵包,用「柴燒麵包窯」來烤蕃薯和披薩,屋內的熱絡交流和屋外寒流過境的景象,形成了明顯的對比,而這個溫馨的小空間,是阿不帶著幾個高關懷班的學生敲敲打打完成的,完工還不到一年!

所謂高關懷班的學生,有些曾經輟學、有些不適應學校生活,阿不老師帶著他們種花、騎腳踏車、煮咖啡,從動手做當中,體會到學習的樂趣。

另外,阿不也擔任「農學社」的社團老師,帶著孩子體驗「從種子到餐桌」的過程,從播種開始,翻土、照顧菜苗、採收、料理、直到辛苦的收成,被端上餐桌的那一刻,學生覺得這其中最有趣的部分,是賣菜給老師和家長。

當阿不回到在林口的老家,菜園旁矗立著他的另一個夢想~「田間書屋」,一向愛閱讀也喜愛文學及寫作的他,希望這棟「田間書屋」能夠成為附近社區交換二手書的場所。阿不曾經辦過協力造屋的工作假期,他認為:『不管你會不會蓋房子,只有「親身實踐」,才會知道最後的結果。』

「田間書屋」旁的野菜園,鬆軟的泥土裡,嫩綠的A菜,在陽光下顯得格外地清爽可口,為了要留種,已經種了三個月的時間;剛成熟的麥穗迎風搖曳,身上也沾染了金色的光芒,如果不是阿不說明,還以為是一堆雜草呢!才剛長出來的胡蘿蔔嬰、味美實在的日本筒蒿,各自在自己的地盤上抓緊土壤。

溫暖的冬日早晨,阿不正在採收洛神花的種子,準備春天來臨時,再度讓種子落入土中,一年四季的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就這樣重複著,回歸到跟土地一起呼吸的生活,即使簡單,也能豐盛不已。就像遠處的老鷹和飛機一塊兒遨遊天際,五色鳥的鳴叫和孩子的笑聲依舊和平共處,人和自然也不斷地尋找彼此的平衡點。

側記

這次跟著阿不經歷一次難忘的跨年,濕冷有雨的天氣,雖然沒有見到陽光升起的模樣,但是靜謐的氣氛,比任何熱鬧形式的狂歡都來得深刻。 

「我覺得是希望提供這樣的空間出來,就跟生活一樣,自己去撿木頭、生火、跟朋友坐在這邊聊天,你會永遠記得那一團火,永遠記得那一塊木頭,真的去走近一個可以實際體會的地方。」阿不在二○○九年的最後一天,說了這番話。 

的確,當時就坐在那一團火旁邊,拿著那一塊自己在海邊撿回來的漂流木,用溪水洗菜、洗澡、泡茶,旅行的意義還是在生活裡,只是換了一個生活的場景,在國外也是一樣,不希望走馬看花,或是純粹消費式的旅行,只有慢速的活動才能體會,這些一點一滴進來的感動。 

來山海移動教室的人也很有趣,除了我們一家人和攝影鎮中、司機大哥必須事先約好之外,其他自動出現自動消失的人,都比約好還要自然而然!像是綠色陣線的吳東傑和其他釣友們,興致勃勃地釣了一晚的魚,連睡覺都免了;千里步道的詩芳,帶著小二的兒子突然出現,跟我們家光妹剛好同年的小哥哥,讓光妹頓時成了年紀稍小、可以撒嬌的「妹妹」,因為光妹在家是「大姊」,能轉換一下角色是很需要的;單車旅人阿輔的隨身筆記,紀錄了幾句簡短的話,剛好翻到:Learning by living. 

1984年出生的阿輔,講了一段話,我覺得很能表現,這次旅行對他的意義,雖然在剪接時被捨去,我還是利用文字將之保留,也許可以補充這麼一點點遺憾:「在我畢業製作的時候,接觸一個關於遊民跟流浪漢的計畫,我在台北市龍山寺觀察遊民,那時候有一點疑惑說,我能不能在外面跟他們流浪,在龍山寺睡了一晚,覺得好像還不太行,覺得有點害怕,然後說這次,如果真的找不到地方住的話,就可以睡車站試試看,有種流浪的感覺。」 

阿輔帶了三千元旅行,一路上他害怕錢不夠用,也想趁這段當兵前的空白時間好好思考未來的規劃,是啊!人生旅途上難免會遇到許多讓自己擔心的事,身體的疲憊其實都不算什麼,如何面對恐懼,其實才能真正瞭解自己,進而找到突破的方式。(後來阿輔寫e-mail跟我說,他完成旅行之後跟一起工作的建築師聊,建築師建議,應該帶五百塊就夠了。) 

似乎,人生的場景裡,會遇到哪些人或發生哪些事,都已經安排好了,我們只是順應這樣的流,去成就許多事情,所以對於重新適應電視媒體工作的我,也是生活的延伸,而不是抽離生活的部分,採訪同時,學到最多的還是自己,也檢視這幾年的生活方式,是不是真的與自然和諧共存,和土地一起呼吸,成為一個真正的自然人。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宜蘭縣
  • 南澳鄉
關鍵字: 
泰雅族, 原住民部落, 田邊書屋, 自然建築, 自然塗料, 綠建築, 山海教室, 工作假期

位於宜蘭縣最南端的南澳鄉,距離花蓮只有一個小時,許多訪客往往忽略這個位於蘇花公路上純樸的小鄉鎮。阿不回到在林口的老家,菜園旁矗立著他的另一個夢想~「田間書屋」,一向愛閱讀也喜愛文學及寫作的他,希望這棟「田間書屋」能夠成為附近社區交換二手書的場所。

屋頂的另一片世界

屋頂的另一片世界

摘要: 
炙熱的水泥屋頂、雜亂無章的鐵皮違建,從天空往下看,密密麻麻的屋頂,譜成一張凌亂的城市臉孔。就在這雜亂之中,有人正做著不一樣的夢…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陳忠峰 陳志昌
剪輯/陳志昌

這裡是台北市文山區一棟不起眼的老舊公寓,乍看之下,這裡沒什麼特別,其實頂樓暗藏玄機…

老舊公寓的頂樓既炎熱又會漏水,這些問題是促使邱奕儒改造屋頂的動力。他利用頂樓,自己DIY設計了一個雨水蒐集系統,就像自己家的小小水庫,遮雨棚是它的集水區,不但解決屋頂炎熱、漏水的問題,還創造了新的水源。這套設備最別出心裁的地方,是他自己設計的雨水過濾系統。經過簡單的物理設計,比較髒的初期雨水會先排掉,當雨量太多的時候,雨水會經過溢流口流出,雨量不夠時,桶子裡面的浮球會被啟動,自來水就會自動補充。

這個系統穩定、方便又不耗能,材料加工錢不過一萬多元,卻讓邱家對水,有了另一種感覺。「以前下雨,不會有特別的感覺,只覺得增加麻煩,但裝了雨水利用系統以後,覺得下雨真好,老天又送我更多水了!」


受到邱奕儒的鼓舞,家住新店的李旭登也利用回收的材料,在頂樓設計了更大規模的雨水蒐集系統,可以儲存1800公升的雨量。雖然自來水一度不過11元,裝雨水收集系統,省不了多少錢,但李旭登說,這是為了讓自己用水用的更安心。

目前一度自來水的成本是30元左右,自來水的價格卻只有11元,遠遠低於它的成本。誘因不足,是屋頂集水系統無法普及的原因。但是,雨水蒐集的效益,絕對不只是取水而已,它可以減少都市逕流,降低都市淹水的危機。

關於屋頂的夢想正在蔓延,有些人把屋頂打造成一座座小小的水庫,有些人則計畫把屋頂營造成小小的農園。



台北科技大學教授蔡仁惠,正一步步在學校設計館的屋頂上實現自己的夢。這裡一邊是雜草茂盛的小小荒野,另一邊是絲瓜與敏豆的棚架,還有學生親手種植的菜園。他說,綠屋頂是把都市中失去的綠地在空中找回來。

當都市化造成熱島效應、都市逕流增加,綠屋頂的實用功能也廣泛被重視。根據國外的研究,綠屋頂可以降低室內溫度210度,而屋頂表面溫度可以降低1540度,可以減少空調的使用,改變都市的微氣候。根據聯合國環境計畫研究指出,當城市的綠屋頂面積達到70%時,整個城市的二氧化碳將減少80%,而熱島效應將完全消失。

台北市信義國中的警衛室被高樓大廈包圍,是熱島效應的典型受害者。每到夏季,這裡的室內溫度高達35度以上,雖然裝了好幾台冷氣跟電風扇,不過警衛們還是熱到受不了。錫瑠環境綠化基金會決定在這裡推動薄層綠屋頂的實驗,它的結構包括防水層、防止植物根系滲透的阻根板、蓄水層、排水過濾層、混合土壤,還有最上層的植物。

對植物來說,屋頂是生存環境非常嚴苛的地方,不但要忍受四、五十度的高溫與陽光曝曬,還要耐乾旱、貧瘠、颱風豪雨,不需要常常維護管理,就能自己生長。因此,植物的選擇,是綠屋頂成敗的關鍵。但是到目前為止,台灣本土還沒有真正關於屋頂植栽的研究,直到最近一年,勤益大學景觀設計系助理教授方智芳,開始在學校進行屋頂植栽的試驗。

經過十個月的實驗,方智芳發現,植物要在屋頂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存活,並不是容易的事,如果在沒有完整實驗與長期監測的狀況下,就貿然推廣綠屋頂,可能會白白浪費掉許多資源。她認為,在北中南東各區設置小型的屋頂植栽實驗站,同時進行長期的監測,才能增加綠屋頂的成功率。

究竟什麼植物,適合在台灣的屋頂上生存的呢?有人從野外原生種的植物中,尋找答案…

在第一波東北季風的鋒面過後,我們與原生植物保育協會理事長余有終,來到八里海岸,當所有的植物都不敵強勁寒冷的風勢,而呈現一片枯黃,只有台灣蒲公英還屹立在風中。余有終指出,像台灣蒲公英這樣的原生種植物,在環境良好的情況下,反而會被其他外來種植物覆蓋而無法生存,但是當環境變得惡劣,其他植物都枯萎的時候,它們反而顯得生機蓬勃。


不管是海邊或山上,各種貧瘠的環境,許多台灣原生種植物發展出特殊的生理機制,像是走莖、塊狀莖等等,才能在艱困的環境中長期抗戰。但這些植物現在正面臨消失的命運。余有終認為,像屋頂這樣惡劣又封閉的環境,反而是台灣原生植物可以大顯身手的舞台。他採集了各地的原生植物,在苗圃中進行復育,希望有一天,每一個屋頂都能成為台灣原生植物的庇護站。

在原生植物中,有許多蝴蝶喜愛的蜜源植物與食草,如果這些植物站上屋頂,那麼像紫斑蝶這些大規模遷徙的蝶類,在南來北往的路途中,就有了更多可以棲息與覓食的休息站。

屋頂佔據了城市絕大部分的面積,它是城市的另一張臉。它可以是水庫、可以是菜園、是原生植物的庇護站、是蝴蝶與鳥類休息停駐的家園。一場屋頂的變革,正悄悄進行中…

學科: 
綠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文山區
  • 新北市
  • 新店區
  • 台北市
  • 大安區
  • 台北市
  • 信義區
關鍵字: 
雨水回收, 邱奕儒, 李旭登, 蔡仁惠, 綠屋頂, 屋頂花園, 隔熱, 熱島效應, 綠建築, 微氣候, 節能, 低碳

炙熱的水泥屋頂、雜亂無章的鐵皮違建,從天空往下看,密密麻麻的屋頂,譜成一張凌亂的城市臉孔。就在這雜亂之中,有人正做著不一樣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