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動物

金門土雞返鄉路

金門土雞返鄉路

摘要: 
吃雞「起家」,辦桌、入厝,祭祖、圍爐,通通少不了牠。土雞是和台灣人飲食文化最為密切的經濟動物之一。對生產效率的追求,進口雞種的普及化,台灣各地農家常見的特色土雞品種,漸漸消失。台灣土雞血脈,如何繼續傳承?離鄉近三十年的金門土雞,要怎麼重新踏上返鄉之路,回到金門人的餐桌上?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仔細巡視雞舍,觀察雞隻們的健康狀況,輕輕撿起母雞剛產下的雞蛋。位在中興大學牧場中的這幾座雞舍,跟一般養雞場看起來雖然沒有太大不同,卻是保存著台灣土雞種原的諾亞方舟,有來自花東、新竹、嘉義、金門等地的特色雞種,牠們的外表和血緣,都和市面上常見的商用雞種,很不一樣。

時間回到1981年,剛從美國學成歸國,在中興大學畜牧系任教的李淵百,在當時擔任農發會技正黃暉煌的支持下,開啟了台灣土雞研究。

李淵百回憶,當時台灣根本沒有土雞的研究資料,他於是到各地區調查,發現雞種變化非常大,譬如台東跟花蓮那時候的土雞,是黑色小型鬥雞,苗栗新竹一帶客家庄養的,則是大型鬥雞。

隨著社會型態變遷,養雞產業逐漸朝著專業化、規模化方向發展,追求更高的飼養效率,成為雞農目標。體型小、飼養時間要將近半年才夠成熟的土雞,雖然風味較佳,生產成本卻很高。有民間育種業者,將國外引入的雞種,和本地土雞配種成肉量多、飼養時間短的「仿土雞」,受到農民歡迎。目前市面上能買到的土雞,其實就是這種土洋混血的雞。

自由貿易的腳步,更將吃炸雞的美式速食文化,還有生長效率更高,35天就能上市的白肉雞飼養模式,帶進台灣。

眼看地方特色雞種,消失速度越來越快,李淵百決定在中興大學成立保種中心,帶著學生全台奔走,收集各地特色土雞品種,他認為這些雞種應該有一些特色,雖然還不知道會有什麼用途,至少先保留下來,不一定將來還有用。

大自然自有一套公平而奧妙的運作法則,長肉長得快、生蛋生得多、抗病力強、肉質風味佳,這些優點,並不會同時存在一種雞身上。當追求生產效率成為唯一目標,就必須犧牲其他能力。李淵百想保存的,正是土雞身上這些多樣化的特性。

為公雞人工採精,再幫母雞人工授精,保持品種純淨。收集種蛋之後,依照家族的不同,標上編號,分別孵化,再幫剛孵化的小雞別上翼標,也就是雞的身分證。這樣的工作,三十年如一日,讓台灣土雞得以代代相傳。研究人員也以這些種原庫為基礎,持續選育新品種。

中興大學動科系教授陳志峰,接手李淵百的土雞研究工作後,除了為保種雞建立DNA資料庫,也進一步和法國、越南、泰國的保種單位合作交流。從DNA的層次,來分析台灣特色地方雞種的遺傳與生物多樣性,結果發現跟其他國家的雞種相較,確實有獨特性。

保種雖然重要,卻不是短時間內能看到成果,興大保種中心一度連飼料錢都付不出來,差點斷炊。如何爭取更多經費和資源,一直是個難題。更大的考驗在於,要怎麼讓這些土雞,重新回到民眾的日常飲食,而不只是侷限在學術用途,台灣土雞才能生生不息。在眾多雞種中,來自戰地的金門土雞,肩負起打頭陣的任務。

早年金門軍事管制,對外聯繫不易,讓本地的特色土雞,得以保存下來。管制解除後,雞種自由頻繁交流,金門土雞幾乎消失。幸運的是,1991年,當時中興畜牧系的學生翁嘉駿,將金門土雞帶回學校保存。事隔近三十年,這些土雞踏上返鄉路。

目前,畜試所對於想要飼養金門土雞的民眾,採取登記制,一次可以領30隻小雞。但是種雞數量有限,2016年雞舍又遭到莫蘭蒂颱風吹毀,使得小雞供應很不順暢,這批新加入的生力軍,對金門土雞的推廣將是一大幫助。

在金門養雞,還有項獨特資源,就是金門酒廠所產生的酒糟,每天高達三百噸,如果沒有妥善處理,不但會散發臭味,對環境更是一大負擔。拿來作為飼料,讓養出來的雞帶有特殊風味。不過只靠這些動物來吃,消耗酒糟的速度還是太慢。台大退休教授何國傑進一步引入飼養黑水虻的技術,來加速處理酒糟。


吃掉酒糟之後,長得又大又肥的黑水虻又可以取代玉米、黃豆、魚粉等進口原料,做為雞飼料,開啟循環經濟的新模式。

從對生產效率的追求,到現今漸漸有消費者,開始反省工業化畜牧的問題,希望選擇友善生產的畜產品,這些一度被市場淘汰的特色土雞,總算有機會重現價值。

親手將小小金門雞,溫柔的放進新家,李淵百和興大團隊呵護了近三十年的土雞血脈,終於回到故鄉。興大保種中心裡,還有許多曾生活在台灣各地區的土雞,也在等待能走上返鄉之路的一天。

公視 我們的島【金門土雞返鄉路
01/22() 2200首播
01/2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金門縣
關鍵字: 
土雞, 經濟動物, 特色雞種, 生產效率, 仿土雞, 白肉雞, 友善生產, 黑水虻

吃雞「起家」,辦桌、入厝,祭祖、圍爐,通通少不了牠。土雞是和台灣人飲食文化最為密切的經濟動物之一。對生產效率的追求,進口雞種的普及化,台灣各地農家常見的特色土雞品種,漸漸消失。台灣土雞血脈,如何繼續傳承?離鄉近三十年的金門土雞,要怎麼重新踏上返鄉之路,回到金門人的餐桌上?

為牛請命


為牛請命

摘要: 
一頭頭肉牛,緊張疑懼地從貨車踉蹌落地,有些牛不肯走,就被捶打、拉扯。 牛隻被穿著鼻環、繫著短繩,送到屠宰場等待宰殺,但等待期間,沒有飲水,甚至無法坐下長達數天...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剪輯 陳慶鍾

清晨六點,陽光灑落牛棚,牧場主人楊鎵燡開啓音樂,牛棚裡的牛隻開始騷動,因為,早餐時間到了!楊鎵燡開著草料車,來回餵食。不到一小時,已經汗如雨下,接著還得餵飼料,才算完成第一階段工作。

39歲的楊鎵燡,本來是美髮師,為了父母回鄉務農、協助作物外銷。因為每噸總有200400公斤不符外銷資格,變成下腳料。楊鎵燡說,這些下腳料包括毛豆、玉米梗,只是不符外銷資格,其實是牛隻很好的飼料來源,基於不捨,他開始把下腳料拿來養牛,就這樣意外開啓了他的養牛人生。


楊鎵燡說,台灣養牛產業規模小,目前市占比例只有7%左右。由於黃牛、水牛逐漸消失,台灣的養牛業者,必須進口牛隻來飼養。加上飼料也必須仰賴進口,所以成本相當高。為了養出好牛,農民必須更加用心,嘗試各種食材,好讓台灣牛的品質和進口牛不相上下。

等待牛隻吃飽喝足,牧場就得清洗牛舍、維持環境整潔,才能保障牛隻健康。接下來,楊鎵燡還得割草,好讓牛隻在下午四點的第二餐,也能吃到新鮮草料。像拼命三郎一樣投入原本不熟悉的產業,只因楊鎵燡深知台灣牛的好。

「國外牛要凍存、儲運超過三個月或半年一年,但我們的牛肉是早上屠宰,隔天分切,再放入冷藏兩週,等待熟成,大約十五天就可以送到消費者的餐桌。無論時效性、鮮甜度,絕對比國外來得好!」但農民如此含辛茹苦養大的牛隻,被送到屠宰場屠宰時,卻可能受到相當殘酷的對待。

一頭頭肉牛,緊張疑懼地從貨車踉蹌落地,有些牛不肯走,就被捶打、拉扯。牛隻被穿著鼻環、繫著短繩,送到屠宰場等待宰殺,但等待期間,沒有飲水,甚至無法坐下長達數天。牛隻販售,通常經由牛販仲介,牛販向農場買斷價格,再秤重賣出。為了多賺一筆,經常會強灌牛隻喝水。而屠宰時,則直接用斧頭砍到牛隻死亡為止。

這樣的殘忍內容,是十年前左右,台灣的屠宰情況。台大動物科學技術學系教授駱秋英指出,因為台灣的產業規模小,屠宰前後的各種專業,幾乎都是土法煉鋼。「走不動就打啊!踢啊!甚至當牛被放在牛車上,就用穿鼻刺把牠勾起來,因為他們怕運的時候,牛會跌倒,就乾脆固定。但這不合乎人道,因為牛會很痛,鼻子會流血。」駱秋英補充,人道屠宰是世界各國遵從的趨勢,但礙於台灣養牛成本過高,業者幾乎不願意投資,「只求目的達到就好。」

2001年,動保團體揭露牛隻屠宰的慘狀。影片中除了鞭打牛隻和非人道屠宰的情況之外,動保團體還發現,牛販會在牛隻屠宰前,強灌牛隻喝水。駱秋英表示,這同樣是產業規模過小的問題,為了將本求利,牛販才會把牛隻灌水,以增加重量、提高售價。業者私下透露,通常這樣一灌,至少可以多出15%至20%的重量。但是把牛當成商品,而非生命的做法,已經影響食品安全和衛生,讓農委會決定推動人道屠宰。

農委會防檢局副局長黃國青說明,防檢局在民國86年成立,89年以後,就把牛的屠宰衛生納入屠宰場屠宰。在89年以前,全台只有兩家屠宰場,都是私宰,但現在全台已經有14家屠宰場。設立牛隻屠宰場的目的,就是要把國產牛肉納入管制,以求保障屠宰場的衛生條件和動物福利,讓消費者的食的安全獲得保障。


根據農委會的規劃,人道屠宰從動物被送往屠宰時,就開始受到動保法和畜牧法規範。牛隻從農場被運送到屠宰場時,不得有任何虐待行為,比方鞭打、穿鼻。當牛被送到屠宰場時,必須先繫留。繫留期間,要有足夠的飲水,不得強迫灌水。

屠宰前,獸醫師會檢查動物有無受虐、生病;屠宰時,還必須用致昏槍讓動物在最短時間內昏厥,才能屠宰。牛肉分切後,也要經過獸醫師檢查,才能送到消費者手中。但動保團體日前再度發現,即便政府推動管制,虐牛、灌水牛,還是在市面流竄。

「新北市有一家,它是民營的,叫福伯食品廠,我們掌握到他們都把牛灌水,為了控制牛,他們會拿鐵絲穿過牛的鼻子,會很痛所以牛不敢跑,所以很多牛的鼻子,是潰爛發炎的。」

紅著眼眶指控屠牛業的殘忍行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難以置信,自己在相隔十年後,還必須揭露同樣的屠宰黑幕。陳玉敏播放另一支他們在台南善化肉品市場拍攝的影片,痛罵:「他們灌牛灌得非常嚴重,甚至把牛打得遍體鱗傷!更讓人生氣的是,台南善化肉品市場,是全台灣第一家通過農委會認證的產銷履歷的屠宰場。農委會根本在告訴我們,產銷履歷就是殘暴虐待這些動物!」

陳玉敏拿著水桶和水管,在記者會重現牛隻被灌入的水量。「現在你們看到的這個水桶,大概就是八十公升,兩分鐘內,這麼多的水,都會進入牛的胃裡頭!」

一般來說,正常的牛一天只會喝四十公升的水,「牛全天只喝四十公升,但業者卻在兩分鐘灌入正常飲水量的兩倍!很多牛是被灌到吐,以前甚至還有被灌到暴斃的情況!」

陳玉敏進一步指控,當研究會一發現虐牛事件,就行文農委會要求徹查,但農委會表示查無此事,逼得他們只得舉辦記者會揭發。就在記者會剛結束,忽然有業者從跑出來對媒體解釋,雙方吵成一團。

台灣肉牛產業發展協會秘書長陳泳翰坦言,確實有業者還會替牛穿鼻,「真的是有,但是為什麼?你十個人,可以抓住那頭牛嗎?」陳玉敏聞言反擊:「你這是錯誤的觀點,那為什麼國外不需要穿鼻!」陳泳翰才回說:「這是工人的疏忽。我可以承認。我們會檢討。」

至於灌水的部分,陳泳翰則說:「大部分業者都沒有在灌水,可能是為了取皮,因為牛跟豬不一樣,皮是不能吃的,所以可能是為了方便。」陳玉敏反擊:「根本不是,是因為現在台灣牛肉不便宜,一斤可以到三百塊,這是詐欺行為,他們希望增加牛肉的重量,然後賣更好的價錢!」陳玉敏進一步痛批,近年農委會力推國產牛肉,花了將近六千萬輔導業者進行人道 屠宰,現在卻爆發醜聞,是雙重欺騙。


雙方交戰,延燒到農委會。加上畫面驚人,引發輿論重視。記者會隔天,農委會立刻前往福伯屠宰場進行調查,卻遭到業者敷衍以對,公權力難以施展。

福伯屠宰場負責人張先生則表示,鞭打牛隻的不是他的員工,也不是客戶。福伯屠宰場是不是袒護虐牛的相關人員,很難分辨。因為目前全台14家公立屠宰場,都只負責出借場地給屠牛業者使用,農委會本來就很難抓到虐待動物的行為人。為了平息民怨,農委會表示,已經針對屠宰場的相關違法證據進行訪談,目前也依據動保法做出最高7.5萬元的處分。

然而,罰款的嚇阻作用,恐怕非常低。根據農委會統計,動保法上路至今13年,只裁罰了6宗灌水事件。駱秋英表示,這是因為現行管制方法,不容易人贓俱獲。

駱秋英說,她曾經看過牛昏倒在地,被吊掛以後,水像水龍頭那樣從牛嘴裡嘔出來,「那就是灌水,不然不會像水龍頭一樣,但駐場獸醫師根本無法證明。因為灌水行為可能在獸醫師還沒有來的半小時前。即便獸醫師想靠檢查屠體來印證,也不容易,因為水有時候早被吸到肉裡面了。」


為了避免再度爆發灌水牛事件,黃國青表示,農委會會再另外祭出三道管理措施。第一步,未來屠宰場將全部裝設監視錄影,確認牛隻在繫留跟屠宰時不會被虐待。其次,為了怕業者關掉攝影機進行違法行為,農委會也將加強不定時地抽測。「另外最嚴格的就是,將來屠宰的時候,牛隻如果從胃裡吐出水,或是有水滴下來的時候,我們就認定,有灌水違反人道的行為,會把所有內臟跟屠體,判為廢棄。」

黃國青表示,業者灌水就是為了牟利,既然如此,只要一有灌水嫌疑,就讓業者無法販賣,「一頭牛的損失就是十幾萬,加上動保法和畜牧法也可以開罰,業者應該就不會再繼續違法了。」最後,農委會也承諾要讓屠宰流程透明化,讓動保團體也能進場監督。

動保團體對加嚴管制表示肯定,但也指出,這次事件明明罪證確鑿,農委會卻直到動保團體召開記者會才明快處理,原因在於動保單位隸屬畜牧單位,在顧及產業的情況下,選擇犧牲動物福利。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強調,如果動物保護的行政單位,沒有跟畜牧單位獨立分開,就會矮一截、所有經費都會石沉大海,「所以重點在於動物保護有沒有辦法跟畜牧單位平衡、抗衡。」朱增宏認為,目前正逢組織再造,農委會升格後,應該將動保處升格成為動保司。

農委會動保處技正周文玲表示,目前農委會並沒有打算將動保處升格為動保司。「經濟動物的經營,在台灣是畜牧學程裡面負擔比較重,獸醫也是在這個領域。動物的福利應該從養就要有好的照管,所以畜牧跟動保不一定那麼衝突,我們可以思考能否相輔相成,你找完全不懂經營的角度去做動物福利照管,也不見得很理想。」

但朱增宏指出,全台屠宰場都有獸醫師,也有肉品衛生檢查的獸醫師,也有駐場的獸醫師,但他們並沒有在這次灌水牛事件中發揮功能,建議農委會若要真的遏止虐牛歪風,必須審慎思考動保司成立的必要。

這次虐牛事件,顯示台灣離真正的人道屠宰,還有一段距離。楊鎵燡捨不得牛隻可能遭虐,四年前開始自己包辦生產、屠宰和肉品銷售,是全台第一家獲得CAS認證的業者。

楊鎵燡表示,只要順著牛性,規劃好空間,根本不必鞭打牛隻;運送牛隻時如果駕駛得當,也不必替牛穿鼻,這些動作都不必花費高成本,就能做到友善動物,希望未來屠牛業者可以改進。

這次事件,以處罰屠牛業者數萬元做結,但養牛業者卻因為消費者拒吃不人道牛肉,生意一落千丈,農委會力推的國產牛品牌也因此蒙羞,得不償失。人道屠宰、保障動物福利,已是不可逆的潮流。當可愛的小犢牛,不再痛苦地失去生命,台灣的國產牛肉市場,才能真正成熟。



學科: 
動物
縣市: 
  • 嘉義縣
  • 六腳鄉
關鍵字: 
動物福利, 人道屠宰, 本土牛, 畜牧業,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經濟動物

一頭頭肉牛,緊張疑懼地從貨車踉蹌落地,有些牛不肯走,就被捶打、拉扯。牛隻被穿著鼻環、繫著短繩,送到屠宰場等待宰殺,但等待期間,沒有飲水,甚至無法坐下長達數天...

兔子二三事


兔子二三事

摘要: 
長長的大耳朵、圓滾滾的身子、短短的小尾巴,兔子的可愛模樣,總是讓人忍不住想要摸摸牠,有人把兔子當成寵物,有人把兔子當成經濟動物,當兔子遇上人類,牠們的命運將有什麼樣的轉變?

採訪 林燕如 陳佳利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志昌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陳志昌

【故事一:生活在家庭的兔子】

跟著主人走在伸展台上,這場走秀活動,主角不是人而是這些兔子們。兔子,安靜不吵鬧,成為都會生活的新寵兒,台北市愛兔協會統計,全台灣把兔子當成寵物的人,超過四十萬人,僅次於養狗和貓的民眾,但是大家對兔子的了解,似乎還不夠多。

協會調查發現,在台灣有高達67%的寵物兔,因為不當飼養而導致死亡。另外和貓狗相比,兔子的單價便宜,從百元起跳,最貴也只有上千元,於是當兔子長大或生病,飼養環境有困擾的時候,往往很容易遭到拋棄。

這些寵物兔一旦被棄養,面臨的處境比貓狗更加嚴酷,存活機率非常低。來到愛兔協會的兔子收容中心,不到十坪的空間裡,安置的全都是被救援回來的兔子,台灣每年的棄兔,有將近有兩萬隻,這還不包含沒有被通報的案例。

救援回來身體狀況比較不好的兔子,會先交給協會的保母代為照顧,在醫院工作的樊小姐就是其中之一,看多了流浪兔的故事,她提醒大家,養兔子沒有想像中的甜蜜。兔子會生氣、會跺腳,也愛亂咬電線或是木製家具,如果沒有心理準備就不要養。

兔年的來到,讓兔子變成了明星動物,卻也興起養兔熱潮,往年愛兔協會平均3.1天,可以撿到一隻兔子,今年則是平均2天就能撿到一隻。按照現行法規,政府只有強制規定養狗要做晶片登記,但是愛兔協會建議,未來的寵物管理應該要擴及到各種動物,除了能夠減少流浪動物的產生,還能加強飼主對待生命的責任感。

可愛的小兔子張開眼睛,看到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這些動物朋友不會說話,陪著我們度過許多時光,對牠們來說,生活的好壞,就看遇到什麼樣的主人。人類和寵物之間是一種相守的承諾,擁有主導權的我們,能不能不要讓這些備受寵愛的動物,流浪在街頭。

【故事二:生活在籠舍的兔子】

剛出生的小兔子窩在媽媽的兔毛裡,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兔子平均一年能夠生產四十隻小兔子,旺盛的繁殖力,讓兔子很早就被當成了經濟動物,早在二次大戰期間,日本人就引進紐西蘭大白兔到台灣做為肉用。

九零年代開始,人類對待動物的態度,有了新的轉變,外型可愛的兔子被人們捧在掌心,肉兔產業逐漸走向沒落。但柔軟蓬鬆的兔毛,卻還是很受市場歡迎,不管是圍巾、帽領邊緣、各種飾品、衣服和鞋子上,都被廣泛使用,這些看似光鮮亮麗的背後,卻藏著一場殺戮行為。

今年二月中旬,動保團體公布了來自中國獺兔養殖場的影片,透過影片可以看到兔子被關在密集窄小的籠舍裡,沒有足夠活動的空間,取皮過程中,工作人員用電擊,在兔子還有意識的狀態下,活生生剝下兔皮,這樣殘酷的代價,犧牲的到底有沒有意義?

這幾年,台灣的養兔產業已經轉型為寵物兔的繁殖和生醫用途為主,兔子運用在實驗上,可以追溯日治時期,當時豬隻間有一種豬瘟傳染病,感染死亡率高達95%,科學家利用兔子來做兔化豬瘟疫苗,大大地降低了豬隻死亡的狀況。

台南市新化區的畜產試驗所,是全台灣最大宗的實驗兔養殖場,每個月出產兩千多頭實驗兔,以飼養紐西蘭白兔和雷克斯兔為主,紐西蘭大白兔主要是疫苗和抗體的製造,以及新藥上市前的試驗。雷克斯兔則是用在眼科研究。

兔子因為遺傳特性穩定,往往能夠得到比較穩定的實驗結果,根據農委會的統計,2009年被運用在實驗上的兔子,總共有兩萬三千多隻,是所有的實驗動物中排名第二,絕大多數的實驗兔,最後都遭到安樂死的命運。

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這些實驗兔為了人類而犧牲了,面對這些生命的消逝,動保團體認為,要以嚴肅審慎的態度來看待。從日治時期到現在,我們利用兔子來滿足各種生活,卻輕忽了兔子生命的重量。

【故事三:住在野地的兔子】

不管是寵物兔或是實驗兔,這些都是外來種的兔子,但你知道嗎?台灣也有野兔的存在。在台灣的野生兔子只有這一種,圓亮亮的黑眼睛、短短的耳朵,毛色幾乎跟泥土差不多,生活在低海拔的草地上,動作敏捷的野兔,想要見到牠們並不容易。

不過道路的開闢,先是破壞了棲地的完整性,農地變成大樓,更讓野兔的生存空間愈來愈少。屏科大野保系的裴家騏教授觀察到,台灣野兔還面臨了山區成群流浪狗的追捕威脅。

目前關於台灣野兔的生態研究,資料是少之又少,對於台灣野兔,我們需要投注更多的關心,從寵物兔到人類利用兔子的產業變遷,還有台灣野兔目前的處境,這個在童話故事裡很受歡迎的主角,在真實生活裡,卻沒有機會被全盤了解,但只要抽絲剝繭、步步追蹤,就能發現,原來兔子跟我們的生活是如此的密切,而我們對牠的瞭解,卻是這麼疏離。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台南市
  • 新化區
關鍵字: 
經濟動物, 寵物, 棄養, 救援, 明星動物, 肉兔, 實驗兔, 野兔

長長的大耳朵、圓滾滾的身子、短短的小尾巴,兔子的可愛模樣,總是讓人忍不住想要摸摸牠,有人把兔子當成寵物,有人把兔子當成經濟動物,當兔子遇上人類,牠們的命運將有什麼樣的轉變?

危雞暗藏

 

危雞暗藏

摘要: 
我們和雞最近的距離,是把牠捧在手上,準備送進嘴裡的時候,大口咬下,美妙滋味直衝味蕾,但是吞下肚的,是滿滿的營養,還是連問題也一起吃了下去?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根據農委會統計,台灣每年吃掉3億多隻雞,其中白肉雞與有色雞各佔了一半的市場,白肉雞主要走賣場、超市和團購的通路,台灣白肉雞大都做到合格電宰,不但完全做到離地屠宰,效率也相當驚人,中等規模的電宰場,一天可以處理五、六萬隻雞。

肉雞送上輸送帶,第一關要先經過防檢局派駐的獸醫檢查。沒問題的雞,依序上架,送進電擊室致昏,再進行放血、脫毛的處理,降低雞隻面對死亡的痛苦。屠體的內臟,也必須經由獸醫檢查,一旦有問題雞,就立刻丟棄,並且噴上無法洗去的藍色記號,當中大約有百分之三的淘汰率。


但是有色雞,也就是俗稱的土雞,目前合格電宰的比例只有一成。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表示,國人偏愛的有色土雞,都是進入傳統市場,有超過九成都不符合人道屠宰法規、不符合衛生安全屠宰作業規範生產出來的產品。

走近籠子,挑一隻喜歡的土雞,現買現殺,是台灣許多主婦的購買習慣,他們覺得,這是美味與新鮮的保證。傳統市場小攤販在全國土雞供應市場中佔了百分之十六,其餘的百分之七十五,來自幾個大型家禽批發中心,當中規模最大的,是位在台北市萬華區的環南家禽批發市場,供應大台北地區八成的土雞肉。


家禽批發市場的處理量,每天高達五到七萬隻,往往一個桶子裡,同時有好幾隻雞在痛苦掙扎,血液混流,脫毛雞邊緣堆滿了雞毛沒有清除,地面上滿是血水、廢水、殘渣,除了土雞之外,每天上午九點以後,還會處理鴨子,衛生條件不良,恐怕形成病毒傳播的溫床。

世界衛生組織不斷提醒,亞洲國家傳統市場活禽屠宰的方式,是禽流感防疫上的大漏洞,近年來在中國、印尼、越南等地,H5N1病毒,禽傳人的情況,每年都有發生,當中許多案例,感染者都曾出入活禽市場。

2006年,行政院宣布,要從200841日開始執行「傳統市集全面禁止宰殺活禽及販售活禽政策」,但是在業者的激烈反彈下,禁宰政策,要延宕到201041日才開始實行。這個禽流感的防疫缺口,還要再多威脅台灣民眾兩年。


這幾家大型家禽批發市場,都具有屠宰場的實質功能,違反了畜牧法規範的屠宰作業流程,也不符合動保法的人道屠宰原則,但是對市場裡的員工來說,這是維持了好幾十年的傳統,一直一來都是用這樣的方式處理。

環南家禽批發市場,原本是52家流動攤販,集中在六號水門附近經營,民國62年因為防洪的需要,由市政府規劃了現在的環南家禽批發市場,在民國67年興建完工,由於設置倉卒,當時沒有建立污水處理系統,後來在民國86年被環保局開罰,總共罰了3702萬元。

環南家禽批發市場的業者,在民國八十八年,設立了污水處理系統,他們願意在能力所及的範圍改善環境,老舊的硬體設備與髒亂的屠宰現況,也是他們心裡的痛。明年傳統市場禁宰政策上路,給了這個老市場一個新契機,配合環南市場的改建計畫,台北市政府投入了11億的預算,要在現址旁設立臨時屠宰場。臨時屠宰場硬體建物已經發包,未來將採用局部機械化的方式,加入電擊致昏的人道處理,與屠體低溫保存的衛生要求,預計在明年過年期間搬遷。

環南家禽市場的未來,要符合禁宰政策的要求,還有一條複雜的艱辛路,這個案例也代表著,其他幾座大型批發市場,要面對的類似問題。

但是傳統市場不宰殺活雞,目前台北市已經有幾個市場開始推行。位在台北市天母地區的士東市場,市場裡沒有活禽現宰,地板沒有血水漫流,環境明亮乾淨,還有冷氣,是出了名的五星級菜市場。然而弔詭的是,這邊的土雞肉還是來自不符合屠宰規範的大型批發市場,再度突顯肉品安全的漏洞。

電宰的電擊致昏處理,符合人道規範,衛生條件也優於傳統人工屠宰,然而為什麼台灣的土雞電宰比例,低到只有一成呢?電宰業者王志呈表示,民眾喜歡現買現殺,再加上土雞的人工屠宰成本比較低,目前大部分的土雞,都還是在不合格的地方屠宰,再者就是政府的政策不明確,也讓這些不合格的業者產生觀望心態。

目前國內共有37家合法電宰業者,每年可以處理5.3億隻雞,其中有能力處理土雞的有22家,足以應付台灣每年3.7億隻雞的消費市場,傳統屠宰業者與電宰業者可以透過合作,在未來的禁宰政策中找到新的位置,只可惜目前各方針鋒相對,沒有對話機會。

明年四月如果禁宰政策上路,現有的電宰容量不是問題,但是輔導傳統屠宰業者轉型、兼顧攤商生計、冷藏、運輸設備的配套措施能否如期到位,全都考驗著執法團隊。而最大的關鍵,在於消費者的接受度,只要消費者願意放下舊習慣,

攤商自然願意配合政府政策。從前,在沒有冷藏設備的年代,當然現宰最好,現在,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冰箱,消費者的觀念,也該有所改變。今年,全球禽流感疫情持續增溫,台灣幸運的躲過一劫,對於市場活禽現宰這個防疫缺口,未來,就看政府能否拿出更強有力的作為。


環南家禽批發市場,長期以來被視為防疫與環境衛生的大毒瘤,髒亂的環境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實際走進去之後,對於從業人員卻有了幾許同情。他們是社會底層的勞工,大部分月薪不到兩萬塊,承擔著比常人更高的禽流感風險,他們心裡也希望工作環境能夠提升,希望在未來的禁宰政策中,還能保有工作的機會。一趟環南市場行,讓我對這個地方有了不同觀感,這裡雖然有殺戮動物的殘酷,但是也有人與人之間的溫情,為了養家活口,再辛苦,他們也硬撐著。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萬華區
  • 台北市
  • 士林區
關鍵字: 
電宰, 屠宰, 雞, 經濟動物, 動物福利, 動物社會研究會, 陳玉敏

我們和雞最近的距離,是把牠捧在手上,準備送進嘴裡的時候,大口咬下,美妙滋味直衝味蕾,但是吞下肚的,是滿滿的營養,還是連問題也一起吃了下去?

雞肉大不同


雞肉大不同

摘要: 
買衣服的時候, 我們除了考慮美觀舒適以外, 還希望買件名牌滿足一下虛榮心; 即使是吃路邊攤, 我們還會找一找網路上介紹的那家老字號滷味在哪裡?但是, 到市場買雞肉的時候, 你知道你買的是哪一牌的雞肉嗎? 雞肉幾乎是每個家庭都會購買的食材, 直接影響到我們的健康, 為什麼雞肉沒有品牌可以選擇?

採訪撰稿  黃康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英國人在超市挑選雞肉時, 他們可以選擇最便宜的一般雞肉、注重動物福利的「自由食物」(Freedom Food)、或是標榜有機的雞肉; 法國人買雞肉時, 選擇就更多了, 他們有一般的白肉雞、等級高一點的認證雞、講究品質的紅標雞、有機飼養的有機雞、以及強調地區性不同的特產雞, 每種等級的雞還有數十種不同的品牌可供選擇。那台灣呢? 嗯…除了CAS優良肉品以外, 大概就是一般肉雞和土雞兩種吧。

當雞肉不分等級、不分品牌的時候, 價錢很容易就變成消費者和業者對於雞肉的唯一衡量標準了。削價競爭對於有心想要生產健康、安全、高品質的雞農來說, 非常不公平。不多施用抗生素的雞很容易生病, 一隻雞生病了, 很可能整個養雞場裡的雞都會被感染, 業者必須承擔極大的風險; 另外, 肉質好的雞必須有足夠的飼養天數, 但是飼養時間一久, 不但飼料吃得多, 而且一年能賣出去的數量減少, 誰有能力負擔這些多出來的成本?


事實上大約六年前台灣曾經推動過「台灣土雞」的認證雞要通過這個認證的雞必須是祖先三代都在台灣的品種飼養天數要達到一定標準而且最重要的是必須通過藥物的檢驗。民國九十年參與認證的業者有七家民國九十一年三家民國九十二年只剩一家獨撐用意良好但結果淒涼。

中央畜產會家禽組林興誠組長指出問題的核心: 「消費者導向的時代, 消費者沒有要求, 我就故意做一個提高成本的做法, 沒有這樣。」其實, 每個消費者可以開始思考, 我們要吃大量但不重視健康與安全的雞肉, 還是在一樣的預算下選擇較少量, 但是高品質的雞肉? 要吃什麼樣的雞肉, 其實, 決定權在消費者自己。

側記

許多媒體或民眾對於白肉雞業者施用抗生素、快速長肉、不重視動物福利等, 有很多的責難。事實上, 這是一個包括政府貿易政策、消費者意識、與整個肉品產銷系統下的共犯結果。如果, 消費者願意多花一點錢表現出對雞肉品質的重視, 那麼, 整個肉品供應體系就有更大的空間在品質上提昇, 結果, 即使是政府老是抓農畜產業去當自由貿易的砲灰, 國內的雞農還是可以拿著品質當盾牌, 去對抗大量而廉價的進口白肉雞。

學科: 
農業
縣市: 
  • 苗栗縣
  • 後龍鎮
  • 新竹縣
  • 新豐鄉
關鍵字: 
動物福利, 動物用藥, 抗生素, 食品安全, 消費革命, 經濟動物, 人道飼養

買衣服的時候我們除了考慮美觀舒適以外還希望買件名牌滿足一下虛榮心即使是吃路邊攤我們還會找一找網路上介紹的那家老字號滷味在哪裡。但是到市場買雞肉的時候你知道你買的是哪一牌的雞肉嗎雞肉幾乎是每個家庭都會購買的食材直接影響到我們的健康為什麼雞肉沒有品牌可以選擇?

當牧場變工廠


當牧場變工廠

摘要: 
許多人應該看過一部由英國亞德曼公司出品的電影「落跑雞」, 劇情是描述一群專門生蛋的金雞母逃離牧場的故事。片中的母雞們每天必須生產一顆雞蛋, 如果連續幾天都沒有產蛋, 就要面臨被宰殺的命運。雖然這只是一部虛構的動畫電影, 但是事實上, 我們過去熟知的牧場, 其實早就演變成為一座座的工廠, 那些蛋雞、肉雞、豬、牛等農場動物, 現在早就成了一部部生產機器。

採訪撰稿  黃康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實際走訪現代化的養雞場, 不難發現過去我們印象中的牧場, 的確已經變成了動物工廠。從外觀來看, 一棟棟的雞舍跟工廠的鐵皮屋沒什麼兩樣, 一般人看不到、聽不到、也聞不到這些鐵皮屋內竟然住著數萬隻的肉雞。走進這些雞舍, 裡面盡是歐洲進口的現代化設備, 有自動控溫的水簾、自動給水、自動補充飼料, 只要一個人力, 就可以管理七萬隻的肉雞, 可以說是充分發揮了工業革命以來, 生產自動化的精神。這些白肉雞平均飼養36天後, 可達到每隻1.82公斤的重量, 不能多也不能少, 每隻就像同個模子鑄造出來的一樣, 完全符合規格化的目標。這樣注重生產效率的結果, 目前台灣島上已經有一億隻在養肉雞, 每年大約創造三百三十多億的產值。

表面上, 牧場變工廠的好處是, 我們有許多價格低廉、來源充足的肉品可供選購, 但是這麼龐大的牲口數其實就像所有的工業生產一樣, 正在不斷消耗地球的資源, 並且產生大量的廢棄物。


高雄港7172號碼頭是國內重要的穀倉, 每年從這裡進口的穀物大約有將近300萬噸。如果以一輛飼料車可以裝載15噸的容量來說, 一年光是從高雄港的穀倉運出的車次就高達20萬輛。這麼大量的穀物進口意味著必須有廣大的耕地去種植飼料用的農作物。

根據研究顯示, 生產一公斤的牛肉, 要消耗16公斤的穀物。為了種植玉米、大豆等穀物供應家禽家畜們食用, 有許多森林已經被夷為耕地。但是未來全世界人口還會不斷增加, 而開發中國家對肉品的需求, 也會隨著經濟發展而呈現倍數成長。兩相加乘的結果, 未來可供開發的耕地, 將趕不上無限制消耗肉品的需求。事實上, 2006年下半年開始, 玉米的價格開始不斷飆漲; 因為玉米除了是主要的飼料作物以外, 近年來更是替代性能源生質酒精的主要原料。這個轉變更加突顯出糧食資源的可貴。廉價的肉品並不能充分反應出它們原有的價值, 結果導致不正常的過度消費與消耗資源。 

至於畜牧業所產生的廢棄物方面, 則是更加顯而易見的問題。過去只要一提到養豬廢水, 就不免讓人聯想到高屏溪, 因為高屏溪流域曾經是200萬隻毛豬的排便所。民國87年離牧政策開始拆遷補償養豬戶以後, 99%的養豬戶已經撤離高屏溪流域的水源保護區。但拆遷只是解決部分問題而已, 養豬廢水的污染並沒有從此在台灣島上消失, 只是轉移陣地而已。一直到現在, 屏東東港溪的許多支流都還在飽受豬糞尿污染之苦, 濃厚刺鼻的氣味, 加上河面上覆蓋著泥狀的豬糞, 很難想像, 幾乎每家養豬場都有廢水處理設備的今天, 豬糞尿還是照樣亂排。台灣每年由家禽家畜所產生的糞便量有250萬公噸, 相當於排放出34000公噸的溫室氣體甲烷。便宜的肉品價格, 並不能反映出昂貴的廢棄物處理成本。

工廠化、機械化的生產模式, 強調大量、快速、平民化, 因此容易讓消費者誤以為物美價廉的背後, 不需要消耗大量的資源, 或是增加環境太多的負擔。事實上, 金錢的代價, 並不是肉品唯一的代價。


側記

消耗大量的肉類食品到底是不是必要之惡? 衛生署持續進行中的國民營養調查計劃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提示。根據1993年到2002年的十年調查結果顯示, 台灣地區民眾的營養狀況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是營養過剩, 參與計劃的台大教授蕭寧馨教授表示, 調查結果告訴我們可能有熱量過剩的問題, 但是卻有保護性營養素(維生素B群、礦物質、鎂、鉀等)攝取不足的問題。儘管調查結果顯示國人對於蛋豆魚肉類的攝取, 的確有部份年齡層有攝取過量的問題, 但是營養攝取還是應該依個人飲食習慣的不同而作調整, 「少吃肉」對某些民眾是必要的, 但是並不適用於每一位國民。

學科: 
農業
縣市: 
  • 新竹縣
  • 新豐鄉
  • 高雄市
  • 小港區
  • 屏東縣
  • 內埔鄉
關鍵字: 
籠飼, 格子籠, 集約, 工業化, 溫室氣體, 廢水排放, 畜牧業, 經濟動物, 人道飼養

許多人應該看過一部由英國亞德曼公司出品的電影「落跑雞」劇情是描述一群專門生蛋的金雞母逃離牧場的故事。片中的母雞們每天必須生產一顆雞蛋如果連續幾天都沒有產蛋就要面臨被宰殺的命運。雖然這只是一部虛構的動畫電影但是事實上我們過去熟知的牧場其實早就演變成為一座座的工廠那些蛋雞、肉雞、豬、牛等農場動物現在早就成了一部部生產機器。

豬事大集


豬事大集

摘要: 
台大動物科技研究所的師生們拿著針筒、手術刀,走進了台東種畜繁殖場。一個奇異的計畫將開始進行……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慶鍾

台大動科所的助理教授朱有田,人稱「小朱」,他的專長是研究生命本質的「分子生物學」。在醫院裡,醫生靠DNA來鑑定人們的親子關係,但小朱老師卻是替蘭嶼豬抽血檢測DNA,幫這些蘭嶼小耳豬鑑定親緣關係。這些看起來不起眼的蘭嶼小耳豬,有什麼了不起的身世,又蘊藏了什麼樣的秘密,讓這些台大的師生們,願意廢寢忘食地研究牠們的基因呢?

豬很笨嗎?豬只是一種食物來源嗎?認識蘭嶼豬,將顛覆你對豬的刻板印象。

在外面玩了一整天,一聽到呂媽媽的叫聲,聰明的小豬就知道該回家了。因為吃飯的時間到囉!

如果讓豬來票選全世界最幸福的地方,那麼蘭嶼一定是所有的豬心目中的天堂。在這裡小豬們可以自由自在的到處亂跑,每一隻豬都認識自己的主人,每個主人也都認識自己的豬。對蘭嶼人來說,豬就是家庭裡的一份子。走在蘭嶼常常可以看到老人們坐在涼亭上休息,而涼庭底下就是一窩小豬。

20052月,朱有田老師帶著學生來到蘭嶼進行田野調查,在蘭嶼人與豬合諧共存的景象,讓他印象深刻。從蘭嶼回來之後,朱有田就一頭栽進了這個「豬頭豬腦」的世界,開始進行蘭嶼豬的基因研究。他發現蘭嶼本地的小耳豬,有很大一部分已經受到外來種豬的汙染,跟外來山豬、肉豬雜交的情形比比皆是,不僅外觀上有很大的改變,體內的基因也受到混雜。如今在蘭嶼真正純種的小耳豬少之又少,只有台東種畜繁殖場還保有最純粹的三十幾頭小耳豬。

時光回溯到一九七五,當時台大畜牧系為了尋找實驗用的小型豬,發動了很多師生踏遍台灣全島尋找本土的小型豬,到最後終於在蘭嶼找到理想的小型豬種。一九八零年,農委會著手進行「迷你豬採種計畫」,從蘭嶼引進了四公十六母的小耳豬,經過二十多年的繁衍,終於培育出許多可以作為醫學實驗用的小耳豬後代。經過十多年的近親交配,原本是黑色的蘭嶼小耳豬,產生各種毛色的變異,現在培育了花斑、純白的後代,這些新的品種或許更符合實驗需要,但是長久以來的近親交配,讓這個僅存的純種族群面臨衰退的危機。

在商業利益的考量下,台灣不斷引進成長速度快、換肉率高的洋種豬,而台灣原生的豬種,就在不具市場競爭力的情況下慘遭淘汰。這樣的情況不僅發生在小耳豬身上,本土的桃園豬也同樣面臨滅絕的命運。

為了更有效率地保育小耳豬,在最少的族群數量內保留最豐富的基因,台東種畜繁殖場尋求朱有田的幫忙,希望能分析出保種場內每一隻小耳豬的基因狀況。朱有田對蘭嶼豬的DNA研究有了令人驚訝的發現,原來在蘭嶼豬的身上有一系列古老的基因,這在全世界的豬種中是獨一無二的,牠有可能是亞洲豬種的祖先。當牠的基因跟世界各地其他豬隻的基因對照,彷彿呈現出一個古老的人類遷徙圖像---想像在上一次的冰河時期,蘭嶼豬跟著史前人類,從非洲、經過中南半島到台灣,再往北到中國大陸,後來有往南到日本、大洋洲。當冰河退去,蘭嶼小耳豬在孤立的島嶼上繁衍至今

蘭嶼小耳豬的基因研究就像是活化石的解謎一般,開啟了生物考古的一扇窗。而蘭嶼人與豬文化上的關係,則是人類學著迷的題材。豬是蘭嶼人最重視的財富,也是社會地會的象徵,蘭嶼人對豬總有著一份特殊的情感。

對於都市人來說,豬不過是一種食物的來源,很多人不知道,豬其實是在靈長類之外,跟人最相近的一種動物。或許有一天,當小耳豬在醫學上被普遍應用,人們體內帶著被移植的豬心或豬肝時,大家才赫然發現,原來人與豬還真的是很相似啊……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台北市
  • 大安區
  • 台東縣
  • 蘭嶼鄉
關鍵字: 
朱有田, 基因, DNA, 動物科學, 採種, 原生物種, 小耳豬, 畜牧場, 農委會, 經濟動物

台大動物科技研究所的師生們拿著針筒、手術刀,走進了台東種畜繁殖場。一個奇異的計畫將開始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