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火蟻

蟻潮

蟻 潮

摘要: 
團結合作力量大,從螞蟻身上展露無遺,有人說牠們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生物,甚至比人類還早就懂得農業與畜牧。中南美洲的切葉蟻喜歡吃蘑菇,會割下葉子帶回巢裡栽培真菌;有些螞蟻與分泌蜜露的蚜蟲共生,負責保衛工作,彷彿人類圈養乳牛。螞蟻能舉起比自己多上數百倍的重量,牠們有的是分解者、有的是捕食者,為了親眼目睹牠們的精彩生命,近幾年,台灣流行起養螞蟻風潮。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全世界的螞蟻超過一萬種,台灣已知的有270多種,牠們有些被認為是惱人的居家害蟲,卻也有人把牠們當作生活好幫手。

辛苦爬上大樹,鋸下帶著蟻巢的樹枝,排灣族青年司降,把蟻巢帶回自己的菜園,請螞蟻幫忙除蟲。「撒在葉菜上,黑蟻就會覓食,把葉菜上的蝴蝶幼蟲吃掉。」司降邊敲邊說。


沒有農藥的年代,利用螞蟻的捕食天性,去除菜蟲。原住民族的古老智慧還不只如此,在屏東縣霧台鄉,老人家會上山採取蟻巢,放進滾水熬煮,再撈出來放進小盆子,利用蒸氣來減輕身體疼痛。原住民把螞蟻當成治療藥材,都市人則透過螞蟻來療癒心靈。

飼養螞蟻一年多的小剛,喜歡螞蟻搬運東西的可愛模樣,養起了好幾巢品種不同的螞蟻。「方便攜帶,比養狗養貓還方便,一種小空間的,創造自己王國的感覺。」

從國小就對螞蟻特別好奇的王秉誠,已經打造出自己的螞蟻王國。因為著迷,他經常到野外尋找螞蟻,帶回來飼養觀察。他認為透過飼養觀察,能更瞭解生物特性。王秉誠說:「我可以看到牠們的團隊合作,對族群的奉獻犧牲,最重要的就是尊重,覺得更尊重牠們了。」


另一位螞蟻達人侯修煒,成立了一個展示空間,透過導覽活動,希望大眾對螞蟻有更深的認識。螞蟻如何『婚飛』、如何找食物、如何築巢,短短一小時,小朋友經歷了螞蟻的一生。風趣幽默的導覽,讓民眾對小小昆蟲大開眼界。能把螞蟻講得如此精彩,侯修煒是經過十多年的飼養,累積出這些知識。但現在寵物市場上流行外來種螞蟻,他感到憂心。

外來種一旦在野外立足,造成的影響難以估計,目前最讓台灣人頭痛的外來種就是入侵紅火蟻,十多年來,政府花了數億元預算,牠們依然在台灣攻城掠地。


桃園的農田與荒地,是入侵紅火蟻的重災區,侯修煒的親戚,就經常被紅火蟻叮咬,他來到親戚的田園,拿出大鍋子與快速爐,這是他處理紅火蟻的獨門妙方。把蟻巢鏟起,丟入滾燙熱水,再把滾燙的泥漿水,倒回蟻穴,讓穴內的螞蟻無處可逃。


侯修煒積極推廣不用藥的處理方法,因為他擔心長期施藥,會毒害大地。但長期研究入侵紅蟻的學者認為,多管齊下,才能好好處理棘手的外來種問題。研究紅火蟻十多年的台大楊景程老師,與彰師大的林宗岐老師合作,以本土種的黑棘蟻搭配火蟻病毒,嘗試將入侵紅火蟻弱化,讓本土種螞蟻有機會收復失地。

入侵紅火蟻造成的危害,除了可能導致被叮咬的人休克,還會啃食作物根部,造成農業損失,或啃咬電線,引起公安疑慮,林務局公告禁止輸入,也是國內唯一受法律約束的螞蟻。寵物市場中的外來種螞蟻,因為不是保育類,不受野保法約束,無法可管。


楊景程
老師認為,螞蟻風潮跟幾年前流行的甲蟲差不多,成為管理上的灰色地帶,首要目標就是精確的風險分析,會有很大危害的物種,要放到不能引進的名錄中。「人類之所以無法控制螞蟻,是因為牠們有太多例外,沒辦法預測,就沒辦法控制牠。」全球有一萬多種螞蟻,生活習性迥異,也會隨著環境調整生存策略,寵物化將造成的問題,難以預測。目前市場上流行的長腳捷蟻,就是高風險物種,衝擊著本土環境的生物多樣性。


觀察,是生命中重要的學習,飼養寵物是有些人尋求心靈滿足的方式,但快樂必須建立在謹慎與負責的基礎上。改變飼養觀念,拒絕外來物種,才能為環境降低風險。

螞蟻善於合作,古人認為牠們的行為值得稱讚,取名為「義」之蟲,稱為「蟻」。蟻會奮戰如馬,所以稱作「螞」,合稱「螞蟻」。這種力量強大的生物,作為寵物的風險難以掌控,小小的盒子,能否控制那潛力無窮的螞蟻王國呢?

公視 我們的島【蟻潮】
03/09() 2200首播
03/14()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螞蟻, 紅火蟻, 寵物飼養, 楊景誠, 林宗岐

團結合作力量大,從螞蟻身上展露無遺,有人說牠們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生物,甚至比人類還早就懂得農業與畜牧。中南美洲的切葉蟻喜歡吃蘑菇,會割下葉子帶回巢裡栽培真菌;有些螞蟻與分泌蜜露的蚜蟲共生,負責保衛工作,彷彿人類圈養乳牛。螞蟻能舉起比自己多上數百倍的重量,牠們有的是分解者、有的是捕食者,為了親眼目睹牠們的精彩生命,近幾年,台灣流行起養螞蟻風潮。

再見紅火蟻


再見紅火蟻

摘要: 
有人說,世上最難處理的,是人的問題。其實,世上還有比人更難處理的動物,牠能讓人彷彿遇上烈火,灼熱難熬,又像星火燎原,春風吹又生,來自南美的入侵紅火蟻,在台灣掀起一場延燒十多年的人蟻之戰…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活潑好動的史努比沿著路輕鬆散步,是什麼東西能讓牠乖乖坐下,等候獎賞?穿著工作背心,牠不是一般的米格魯,而是專業的紅火蟻偵測犬,專門找出人眼看不見的入侵紅火蟻。


入侵紅火蟻是讓全球聞之色變的外來物種,原產地南美洲,已經肆虐美國七十多年,每年以198公里的速度擴散,造成數十億的經濟損失,澳洲十多年前同樣遭入侵,2003年,台灣的農田、公園、學校,也出現了牠們的身影。

因為牠們的攻擊性強,毒液成分特殊,一旦被咬,傷口會有像火燒的灼熱感,腫起白色膿包,被叮咬的人如果有過敏體質,可能引發過敏性休克。因為是雜食性,牠們往往把泥土中的蚯蚓捕食殆盡,還會取食農作物的果實與根莖,為生態與經濟面,帶來浩劫。

只要有草地,都可能與牠們相遇,三角形蟻丘,地表高度大約五十公分,地底深度卻可能到達二十公尺,住著數萬隻的入侵紅火蟻。

防檢局植物防疫組長張瑞璋表示,十年來,紅火蟻慢慢本土化,要從台灣環境中消滅有困難,目前採取圍堵式熱區的防治。而現在受入侵紅火蟻影響最嚴重的就是桃園,估計有五萬公頃的受災區。新北市、台北市、新竹、苗栗、嘉義也有零星分布。

啟動馬達,拉起管線,紅火蟻防治中心的專業人員,準備把藥劑灌入蟻丘。這處地點是民眾通報,工作人員上週來勘察,確認是入侵紅火蟻,以GPS定位後,製作了防治地圖。

灌注的觸殺型藥劑,只要紅火蟻一沾上,就會毒發死亡,但無法滅絕整巢,必須搭配餌劑,撒在蟻巢附近,讓紅火蟻搬回家。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偵查組組長黃旌集表示,一個禮拜後,95%的螞蟻都會吃到餌劑,很快就會死亡。

除了撒藥,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彰化師範大學的林宗岐老師,就與研究病毒的楊景程老師攜手,打造了一支生物防治軍隊。經過長時間評估,目前挑中的是生活區位與入侵紅火蟻接近的本土種黑棘蟻,體型是入侵紅火蟻的七到八倍,有能力打贏,並且佔領蟻巢,把紅火蟻趕跑,不過只把紅火蟻趕跑還不夠,楊景程老師研究出一隻對入侵紅火蟻致命的病毒,黑蟻接觸並不會發病,吸了病毒糖水的黑蟻就這樣變成活動毒餌,交戰時把病毒傳給入侵紅火蟻。


生物防治方式還在研究階段,未來如何量產、會造成什麼樣的衝擊?還需評估,現在使用的藥劑,一個地點,一年要撒四次,一旦遇到下雨就會失效,如果沒有一網打盡,後續反而更難處理。林宗岐表示,當一個地方的紅火蟻從一萬巢變成十巢,那十巢沒有好好處理,三年後又會變成一萬巢。

入侵紅火蟻會飛行,也會順著流水移動,更常見的是搭便車,隨著土方運送四處搶灘,十多年來,相關單位努力讓入侵紅火蟻沒有快速蔓延。一面圍堵,一面減量,未來如何克服撒藥困難?生物防治策略能否奏效?能否確保運送土方中沒有入侵紅火蟻?想把牠們趕出台灣,絕對是場艱難的長期抗戰。

公視 我們的島【再見紅火蟻】
2/09() 2200首播
2/14()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 桃園市
關鍵字: 
紅火蟻, 防疫, 防檢局, 林宗岐, 生物防治, 楊景誠, 螞蟻

有人說,世上最難處理的,是人的問題。其實,世上還有比人更難處理的動物,牠能讓人彷彿遇上烈火,灼熱難熬,又像星火燎原,春風吹又生,來自南美的入侵紅火蟻,在台灣掀起一場延燒十多年的人蟻之戰

獵殺紅火蟻


獵殺紅火蟻

摘要: 
有一種螞蟻,牠是國際間的通緝要犯,各國政府都嚴防牠偷渡入境,很不幸的,牠已經在台灣攻城掠地、擴張版圖。這位惡名昭彰的人物,就是來自南美洲的「入侵紅火蟻」。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錦彪

螞蟻有那麼可怕嗎?美國政府過去也這麼說,現在一年造成五十億美金的損失。入侵紅火蟻攻擊力強,被牠叮咬的部位會紅腫、疼痛,嚴重的還會造成暈眩,甚至是過敏性的休克。嘉義、桃園地區的農民,在三、四年前就發現這種「咬人會很痛的螞蟻」,現在下田耕作都要全副武裝,不敢赤腳踩在泥土上。

紅火蟻非常兇猛,牠是雜食性動物,會獵捕田裡的任何生物,農民說,現在田裡面安安靜靜的,都聽不到青蛙、蟋蟀的叫聲,牠們都被螞蟻吃光了,在田間都會看到動物的骨頭或是空殼,對當地生態已經造成嚴重的衝擊。

去年十月,農委會正式確定紅火蟻入侵台灣,桃園縣的災情最為嚴重,其次是台北縣與嘉義縣。但是防疫的層級只是在農委會與縣政府,雖然防疫工作有在進行,卻看不到成效,既沒有錢、又沒人,也沒有建立防疫體系,每天都在田裡耕種的農民都認為沒有用,螞蟻越來越多,政府單位顯然是低估了紅火蟻的威力。直到紅火蟻入侵首都,媒體大幅度的報導,才震驚高層。

行政院長宣佈三年內要消滅紅火蟻,一時之間,紅火蟻成了政府各級單位的頭號公敵,農委會舉辦了大規模的講習,環保署舉辦居家火蟻防治誓師大會,台北市政府成立火蟻防治小組,十一月一日,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成立,紅火蟻防治工作終於提升到跨部會的層級。

自從台北市傳出紅火蟻入侵的消息,桃園的園藝產業進入了寒冬,花農也是紅火蟻的受害者,現在更是難以維生。訂單取消三成,價錢也跌了不少,出貨後,貨款還會被扣押,一段時間之後,確定沒有紅火蟻入侵,才給足費用。花卉產銷班趙班長說,為了預防紅火蟻擴散,現在政府把矛頭指向園藝業者,沙、土都可能攜帶紅火蟻,園藝業者很願意配合政府,但是,要有標準的作業程序來指導花農。

種植韓國草的趙班長跟我們說,他努力的做防治,但是旁邊的廢耕地都是紅火蟻,有些地沒有人在管,即使他們再努力做防治,紅火蟻還是滅不掉。對於政府打算在三年內投入一億多元的經費來消滅桃園縣的紅火蟻,趙班長認為不大可能,因為很多配套措施都沒有出來。

要消滅紅火蟻,防止往外擴散是第一要務,目前農委會目前並沒有限制有紅火蟻的植栽業者不能販賣植栽,因為一旦這麼做,就要補償花農的損失,因此現在是透過管理的方式,要求花農在花卉在販售前,必須確定沒有紅火蟻,否則會被罰款,不過執行這項業務的桃園縣政府並沒有足夠的人力,在業者每次出貨前做稽查。而土方移動管制方面,農委會表示,營建署方面認為目前沒有問題。看了政府目前擬定的防治體系,實際上有許多的漏洞,不禁令人憂心...

現在只能期望,倉促成軍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能夠發揮功能,它是一個跨部會的組織,扮演諮詢、監督與統整的角色。這個不在政府體制中,類似學術單位角色的國家紅火蟻防治中心,是否能發揮功能還需要後續的觀察,至少現在已經擬定了紅火蟻防治的標準作業程序。

紅火蟻防治的模範生澳洲,他們用了六年的時間,花了四十多億的台幣,成功的消滅了99%的紅火蟻,台灣打算三年內,用一兩億元的費用來滅蟻,這是一個高難度的挑戰。冬天是紅火蟻潛藏的時期,防疫工作卻不能也跟著進入冬眠期,游院長三年滅蟻的承諾是否能兌現,明年就可見分曉... 

【採訪側記】

其實早從七月間,就開始拍紅火蟻的專題。但因為遇到颱風,製作許多與災害有關的報導,又遇到九二一五週年,紅火蟻專題就一延再延,而沒有在最HOT的時候播出,雖然錯過播出時效,還是持續追蹤紀錄。外來種的問題在台灣已經相當嚴重,也威脅到本土物種的生存,我們的島也製作過許多外來種的專題,紅火蟻的危害自然也是我們關切的一項。 

......我並不想給公部門澆冷水,問過許多人的看法,包括我的觀察,都不看好政府能把紅火蟻滅掉,為什麼?本位主義作祟、要掌權、無法廣納雅言與批評。這麼寫,政府單位一定有人對我有意見,甚至認為我不了解狀況。唉......要談問題,了解狀況的人不方便接受我採訪,有的怕得罪人而避重就輕,他們並非鄉愿,只是把問題突顯出來,公部門的人會有意見,甚至可能有很多小動作,因此我尊重他們的意願,卻覺得很可悲,在台灣很難理性的討論問題、就事論事,把問題關起門來自己討論,是比較沒有壓力,卻可能錯判情勢,或是粉飾太平.....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桃園市
  • 蘆竹區
  • 嘉義縣
  • 水上鄉
關鍵字: 
外來種, 紅火蟻, 入侵, 檢疫, 防治, 生態衝擊, 生態保育

有一種螞蟻,牠是國際間的通緝要犯,各國政府都嚴防牠偷渡入境,很不幸的,牠已經在台灣攻城掠地、擴張版圖。這位惡名昭彰的人物,就是來自南美洲的「入侵紅火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