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自給率

遇見日本小麥

遇見日本小麥

摘要
為了減少對進口糧食的依賴,從台灣到日本,分別有農民積極投入國產小麥的復興,拉近產地到餐桌的距離。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一節又一節車廂,從港口載來美國的小麥,緩緩開進麵粉廠。閥門一打開,整批小麥傾瀉而下,直接進入生產線。台灣每年進口超過125萬噸小麥,要用三萬七千個火車車廂,才裝得滿,台灣本土小麥的自給率,還不到進口量的千分之一。

不過,有一群農友,堅持走在復興本土小麥這條路上。從2007年開始推動本土小麥復耕的施明煌,九年來總是站在第一線面對消費者,讓許多人從對台灣小麥陌生,進而願意購買支持,他也不斷思考,要如何讓台灣小麥的品質能夠更提升。

今年五月底,台灣小麥農的工作總算告一段落,他們特地組團前往日本,來到距離東京一小時車程的埼玉縣,希望了解當地推動國產小麥地產地銷的經驗。

二戰之後,美援麵粉大量輸入日本,大幅改變了日本人的飲食習慣,1970年代,日本小麥自給率一度只剩4%,經過五十年,總算又上升到13%,這是從民間、各地農協及政府,攜手打造的成果。


入江三臣在埼玉縣經營一間六十年歷史的老字號製粉廠,2010年,他成立了名為Swing group的組織,希望連結農民、一二級加工業者和消費者,打開埼玉小麥的知名度,目前已經獲得170家業者響應,用埼玉本地生產的麵粉做成烏龍麵、糕點等各種產品。

種植小麥有十幾年經驗的農民原秀夫,是入江三臣重要的合作夥伴,他和兒子原伸一,總共種植了五十公頃小麥。父子倆雖然十分忙碌,但自從入江開始推動Swing group之後,他們更清楚知道努力種植出來的小麥,最後會被做成什麼樣的麵粉和產品、會被哪些消費者買回家享用,讓他們感到十分驕傲。

一趟的見學之旅,台灣和日本的小麥生產者,搭起了友誼橋梁。雖然前方的崎嶇道路上,有著不同的難題,但他們仍然朝向同樣的目標,前進著…

公視我們的島【遇見日本小麥】

07/11() 2200首播
07/16(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彰化縣
  • 大城鄉
  • 台中市
  • 外埔區
  • 台南市
  • 學甲區
關鍵字
小麥, 糧食自給率, 麵粉, 烘焙, 施明煌, 喜願, 黃淑德, 地產地銷
國外
  • 亞洲
  • 日本
影片網址


農地上的發電夢

摘要
秋風吹起,正是雲林適合種蒜頭的季節。高鐵沿線旁的農田,許多農民忙著整地,準備播種。這樣尋常的景象,在這幾年內,卻悄悄發生變化,他們身旁的農地上,開始長出一座座太陽能發電設施....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陽光滋養著萬物,如果善用它,不但是乾淨的能源,也可以是穩定的財源。2009年再生能源條例通過後,裝設太陽能發電設備,再和台電簽訂20年的保價購電契約,成了一門好生意。縣市政府,紛紛推動在學校屋頂裝設太陽能板,透過發電增加收入。

2013年,農委會也放寬規定,雞舍、豬舍,溫室網室等農業設施,都可以申請在屋頂加裝光電設備,讓這股賣電風潮,吹進了農村。在雲林鄉間,許多農地上,已經紛紛種起太陽能板。發電設備的成本,平均八到十年可以回收,之後的十到十二年就是業者的穩定獲利。

這處位在土庫的光電棚架,下方只長了稀疏的雜草,裡面擺了一些太空包。相隔不遠的另一處棚架下,則是根本看不到任何農作物。這樣的棚架,大多是以菇寮名義申請,不過只有發電,沒有實質農業生產,也引來質疑。

斗南鎮農會長期輔導農民在冬季種植紅蘿蔔、馬鈴薯,已經經營出口碑,也希望能繼續提高契作面積。因此農會總幹事張有擇對於光電業者搶地、農地沒有落實農用的現象,感到十分憂心。他認為,農地因此零碎化,而且二十年沒有耕作可能導致地利下滑,都是應該正視的問題。

不過張有擇也無奈的表示,農民耕作的收入,確實不像租給發電業者那麼好,一分地的租金差距至少一、兩萬塊,讓很多農民傾向把地租給光電業者。

由於在農業設施上搭設太陽能發電設備,分別要向農政單位和建管單位申請,農政單位只審查經營計畫書,建管單位只負責核發建照,兩邊沒有進行聯合審查,使得部分業者只著重發電,卻沒有實質投入農業生產。

農地未農用的現象,層出不窮,農委會於是在九月初宣布,溫室網室不能再申請安裝太陽能板,菇寮則需要有一年以上的經營事實,才有資格申請。地方政府也開始徹查既存的設施。

以綠能首都為政策目標的雲林縣,目前太陽能發電裝置的數量,是全台第一。為了讓再生能源的發展,不要再與農業搶地,除了嚴加管制,雲林縣農業處長張世忠表示,縣府未來希望能在沿海的耕作困難地區,以及地層下陷的魚塭,設置光電專區,集中管理。

此外,今年爆發禽流感疫情之後,農委會要求鴨、鵝農不得再以開放式露天飼養,許多農民損失慘重,無力新建鴨舍鵝舍,至今仍未復養。縣府希望能由光電業者出資協助農民興建鴨舍 鵝舍,業者可以賺取發電收入,也能盡快重振鴨、鵝產業,目前已經獲得中央同意,最快預計年底就能實施。

長期研究台灣再生能源發展的台大政治系副教授林子倫認為,因為台灣的糧食自給率偏低,在釋放土地做為光電發電使用的時候,應該要更謹慎,在農政單位頒布新規定後,農業和再生能源要如何更有效的結合?還需要更多的實驗與創新。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雲林縣
  • 土庫鎮
  • 雲林縣
  • 斗南鎮
關鍵字
再生能源, 綠能, 養地種電, 太陽光電, 林子倫, 糧食自給率, 搶地

秋風吹起,正是雲林適合種蒜頭的季節。高鐵沿線旁的農田,許多農民忙著整地,準備播種。這樣尋常的景象,在這幾年內,卻悄悄發生變化,他們身旁的農地上,開始長出一座座太陽能發電設施....

影片網址

黃豆復興記


黃豆復興記

摘要
杯子裡五顏六色的果汁一字排開,紅的、橘的、紫的,顏色鮮艷奪目。這可不是一般的蔬果汁,而是用有機非基改豆磨成的豆漿,加入當季新鮮蔬果製成。最特別的是,一粒粒渾圓飽滿的黃豆,是土生土長的台灣豆…


採訪/撰稿 梁德珊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彩色豆漿的研發人黃沂雯卻發現,要找到國產黃豆,一豆難求。過去,台灣從南到北的田地裡,都有黃豆的蹤跡。在低價進口黃豆競爭下,本土黃豆逐漸在市場上消失,有一群農夫,正試圖讓黃豆重新在台灣土地落地發芽。

花蓮羅山村是台灣第一個有機村,除了有機農業,村子裡也積極發展觀光,用當地泥火山噴發的滷水做豆腐,成了最大的特色。磨好的豆漿煮沸去渣,加入滷水持續攪拌凝固,擠去多餘水分,就是一塊板豆腐。


羅山村林家長期經營豆腐體驗活動,由於黃豆使用量越來越大,林爸爸乾脆自己種起黃豆。有機黃豆的種植,卻也替林家帶來許多額外的工作。

年初返鄉的兒子林益誠表示,種有機不能灑農藥、除草劑,除草、抓蟲樣樣都得用手工。而種植有機黃豆需要更多人力,甚至是有機水稻的三倍。如果不是青年返鄉,在農村人力逐漸老年的當今,很難撐起有機黃豆的種植。


同樣是小面積種植有機黃豆,嘉義東石蔡一宏也面臨這些問題。除此之外,通路也讓農夫傷透腦筋。種植的前三、四年,蔡一宏找不到願意收購的廠商,即使產出渾圓飽滿的豆子,也只能堆著發愁。

幸好這幾年來,糧食自給及基改議題浮上檯面,消費者越來越重視這一塊,讓一些原本進口黃豆的進口商,改買本土黃豆。


越來越多人向蔡一宏買黃豆,蔡一宏索性號召東石農友一起種。種黃豆的收益比水稻高,今年已經有五十幾位農友加入種植,蔡一宏也與農民分享他的種植經驗,提供自己做的肥料。由於有機門檻比較高,蔡一宏先鼓勵農民轉作黃豆,行有餘力者再一起種有機。 

相較於單打獨鬥的種植方式,高雄美濃打的是團體戰。美濃在今年年初由農民與農會合作,種植無毒黃豆,今年六月收成後,市場反應良好。 

美濃農會表示,鼓勵農民種植黃豆,不僅能提高農民收入,也能解決每年第一期水稻生產過剩的壓力。由農會提供技術和通路,解決農民的兩大苦惱。從種植、收割到烘乾,都由農會提供機械協助,農民只需負責種植期間的田間管理。 

現在有越來越多人種植黃豆,而市場上也不乏支持本土黃豆的加工業者。兼賣進口以及本土有機黃豆的加工業者黃孝誠,用行動支持本土黃豆,但他坦承,本土黃豆正在起步階段,產量小、品質尚不穩定,加工業者願意收購加工,但消費者願不願意買單,才是關鍵。 

豆漿業者黃沂雯也指出,豆子供量不穩,有時要用黑豆替代,但消費者會覺得這是業者要克服的問題,不應該停止供應或改用進口豆。黃沂雯補充,她接觸過許多農夫,都有意願種植,只是要有更多消費者願意支持。

公視 我們的島【黃豆復興記】
11/03(
) 2200首播
11/08(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富里鄉
  • 嘉義縣
  • 東石鄉
  • 高雄市
  • 美濃區
關鍵字
有機村, 黃豆, 基改, 基因作物, 雜糧, 糧食自給率

杯子裡五顏六色的果汁一字排開,紅的、橘的、紫的,顏色鮮艷奪目。這可不是一般的蔬果汁,而是用有機非基改豆磨成的豆漿,加入當季新鮮蔬果製成。最特別的是,一粒粒渾圓飽滿的黃豆,是土生土長的台灣豆

影片網址

水田迷離


水田迷離

摘要
蘭陽溪沖積出的寬廣平原,百年來,人們勤奮耕耘。水田,成為宜蘭最美的地景、農人與土地互動的舞台,生物棲息的家園。它調節著微氣候,吸收了二氧化碳,調節洪水,涵養地下水。十多年前,這裡的田卻開始長房子、不長稻子,眼看房子越長越多,在地宜蘭人發起搶救行動…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淺淺的水,映著天空的雲彩,微風吹出漣漪,隨著季節變換,風再吹起,映入眼簾的是擺動的稻浪,飄進心裡的是淡淡稻香。好山好水好田園,吸引著都市人,2000年農發條例修正案,允許自然人買賣農地,面積兩分半以上農地,持有兩年以上,就可以興建農舍,就此開啟農村變形記。

興建農舍的相關規定,原是體貼農民居住與務農需求,但許多座落田中央的農舍,不是以務農為前提,都市人的田園夢,逐漸變成農村的噩夢。農舍濫建全台蔓延,宜蘭情況最為嚴重。守護宜蘭工作坊提供,全台的新建農舍,有七成集中在宜蘭,2010年以來,平均每年七百棟,一天兩棟,宜蘭很痛。


農地商品化,價格越炒越高,真正想種田的人,反而買不起田,缺乏區域性規劃,農地破碎了,農舍污水排放還影響了灌溉水源。宜蘭農田水利會會長許南山表示,最近檢測350件水質,其中85件有微量重金屬,農地濫建農舍的問題,比毒油還嚴重,宜蘭縣現有的農地,按照現行政策,等於可以蓋八萬多間。

守護宜蘭工作坊李寶蓮表示,希望落實農地農用,地方政府訂定自治條例,保護宜蘭的水田地景和優良農田,中央修改農發條例第18條,遏止農舍濫建。二十多個民間團體也聯合呼籲,種田不要種房子,這是許多世代務農老宜蘭人的心願。


住在壯圍鄉新南村的代耕業者黃國添,認為宜蘭是能種出好作物的好地方,稻米、蔥、蒜、哈密瓜、西瓜,樣樣都好。他說,國道五號通車、桃園二航廈徵收之後,許多人往宜蘭來,靠近蘭陽溪口的低窪地,一坪將近一萬塊,員山、大湖底那邊的地,一坪兩、三萬,種田的人有能力買嗎?

根據農委會資料,台灣要達到40%的糧食自給率,需要7481萬公頃農地,目前實際耕作的農地卻只有68.6萬公頃,優良農地只有44.6萬公頃,如果說科學園區、工業區鯨吞了農地,氾濫的農舍則是一點一滴的讓農地流失。守護宜蘭工作坊李寶蓮表示,把房子種在田中間,前庭後院填起來,整個農地就破碎了,未來要作為農業使用就非常困難。

宜蘭縣政府希望劃設有機農業專區,進行區域性的相關配置,減少農地破碎,但連綿完整的水田已經不多,靠近蘭陽溪口的新南村,是少數還有大片水田的地區。

家住宜蘭市的林哲安,二十出頭就已經是資深鳥迷,農舍濫建使得農地破碎與減少,適合水鳥的棲地也越來越少,在他的賞鳥經驗中,一種從前很普遍的董雞,如今難得一見。他在新南田野聽見董雞的聲音,促成了他的田董米計畫,希望透過提高農產品價值,增加農民的耕種意願。 

林哲安說,這些都是私有地,如果居民打從心裡想好好種田,土地就可以保留。有生態跟農業結合,可以增加地主收入,他們就會願意保護鳥類,保留土地。 

以保護數量稀少的董雞為名,夢想留住連綿水田,林哲安推動無毒耕種,以高於盤商的價格收購稻米,建立田董米品牌,七十多歲的阿農伯,接受了他的想法,改變了耕作方式。 

這處2.3甲的水田,是田董米的夢想基地,0.5 甲種植秈稻,完全不用藥,1.8甲的梗稻,農藥、肥料減量。林哲安還請阿農伯幫忙,在田間營造一處適合董雞的棲息地。夢想是留住新南的25甲水田,第一年做出了成績,種出的米賣得好,阿農伯成為田董米的最佳推銷員。 


公視 我們的島【水田迷離】
10/27(
) 2200首播
11/01(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宜蘭市
  • 宜蘭縣
  • 壯圍鄉
  • 宜蘭縣
關鍵字
農舍, 農發條例, 農再條例, 水田, 重金屬, 污染, 糧食自給率, 董雞米, 生態復育

蘭陽溪沖積出的寬廣平原,百年來,人們勤奮耕耘。水田,成為宜蘭最美的地景、農人與土地互動的舞台,生物棲息的家園。它調節著微氣候,吸收了二氧化碳,調節洪水,涵養地下水。十多年前,這裡的田卻開始長房子、不長稻子,眼看房子越長越多,在地宜蘭人發起搶救行動

影片網址

地內出的黃金


地內出的黃金

摘要
黃豆,植物性蛋白質的重要來源,是田裡長出來的肉。不過國內黃豆和加工製品的原料,超過八成來自進口基因改造作物,因為成本考量,沒有農民想種。但是這幾年,開始有人想把黃豆種回來…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張光宗

2007年和2008年,是半世紀以來,國際糧價飆漲最嚴重的時期,世界各國想盡辦法因應。今年,南韓、日本的糧食自給率,已經分別提高到44%40%,相較之下,台灣的32%明顯偏低。尤其是國內的黃豆需求,過度依賴美國和巴西的基因改造黃豆。面對全球化的強大壓力,一些有機農民,已經透過復耕黃豆,投入糧食供給、飲食安全的行列。


黃豆,是植物性蛋白質最重要的來源,可以說是在田裡長出來的肉。可是,卻很少人知道,國內黃豆和加工製品的原料,超過八成都是來自其他國家進口的基因改造作物。因為進口黃豆價格,遠遠低於國內自己生產的成本,根本沒有農民會想要種黃豆。不過這幾年,一股復耕的風氣漸漸興起,開始有人想把黃豆種回來。

陽光燦爛,鳥語花香!花蓮縣鳳林鄉內,有一個隱藏在海岸山脈裡的迷你部落-吉拉卡樣。「吉拉卡樣」是傳統阿美族語「三面環山」的意思,也被當地人解釋為「好地方」,光復後改名為「山興社區」。無論是什麼名字,吉拉卡樣的確是個好地方!族群多元、文化豐富,群山環繞,隔離外界干擾,兩條小溪匯流其中,不僅提供灌溉水源,也累積肥沃土壤,對農業的發展,提供了最好的條件。


2001
年桃芝颱風帶來土石流,造成嚴重的農田損失,台灣世界展望會為了重建部落,積極投入有機農業,協助農民成立「吉拉卡樣有機農場」。現在,「花蓮一號」的黃豆,是農場內種植面積最大的作物,佔地超過四公頃。

在農場工作,大家一起Malapaliw,就是漢人換工或交工的意思。經過四年的摸索,吉拉卡樣有機農場種植的黃豆,已經漸入佳境,一分地平均可以採收400公斤。雖然只有慣行農法產量的三分之二,不過農民越種越有興趣、也越來越有信心!

堅持不用除草劑,拒絕任何農藥和化學肥料,再加上獨立水源與環境,吉拉卡樣有機農場,本身就是得天獨厚的自然生態。身為「吃草的民族」,阿美族農民在這裡,絕對不會隨便除草,他們會特地把野菜留下來,提供自家食用或分享給外地的朋友。

黃豆是雜糧作物中,最常用的食材,台灣在民國50年,種植面積曾經接近六萬公頃,可是國產黃豆拼不過進口黃豆的低價,到了民國95年,國內種植面積只剩下85公頃。跟其他國家比起來,台灣過度依賴進口,糧食自給率只有32%。其中,雖然水稻自給率高達96.9%,可是雜糧自給率卻不到1%,所以如果要提高整體自給率,必須先從雜糧作物下手。

來自美國、巴西的黃豆,幾乎都是基因改造作物。這些打破物種界線的農產品,會產生前所未有的成份,有的可以抗農藥,有的可以抗除草劑,長期累積在人體內,會有什麼影響,還沒有人知道。

正因為如此,復耕黃豆的嘗試,在這幾年漸漸出現。吉拉卡樣有機農場、喜願的大豆特工隊都是這樣,其中台南佳里的荳之鄉,最為有意復耕的農民津津樂道!


蘇榮燦是荳之鄉的創辦人,在他眼中,這一片「高雄十號」的黃豆,不只是食物,更是生命,因為這田裡未來的收成,將成為其他農友黃豆田的「種子」!

蘇榮燦從小在家幫農,年輕出外時曾經失意流浪,後來回家跟著父親一起從事代耕事業,存了一些積蓄,可是,他不快樂。後來他才發現,原來一個真正快樂有自信的農民,應該擁有保種能力,也懂得如何跟環境互動。

現在的農業,常常被稱為「石油農業」。農機具的操作需要石油,農藥、化肥的生產,和農產品運輸,也需要石油,所以蘇榮燦認為,農民必須要重新學習,因應未來的能源危機。

一下田就侃侃而談,蘇榮燦是個樂於分享的農民。他放下追求高產量的慾望,嘗試低投入、多種雜糧輪作的耕種模式,也透過不用農藥、化肥,選拔出最強健的黃豆種子。蘇榮燦強調,這樣既可以保障農民健康,也能幫助台灣大多數小農,在低成本的前提下,復耕黃豆和其他雜糧。


身為一個專業農民,蘇榮燦始終相信,農業不可能、也不應該沒落,因為,農業是長期的產業,種的是糧食、養的是千萬生命。以2010年為例,進口黃豆有254萬公噸,同年,國內自產黃豆只有204公噸,本國供應量根本不及進口黃豆的萬分之一。雖然現在逐漸有農民開始復耕黃豆,但是復耕需要的是種子,政府的採種計畫,必須盡快啓動。

吉拉卡樣的花蓮一號,荳之鄉的高雄十號,在農民的手上,正堂堂邁入第四年。這段時間看起來很短,可是農民付出的心血,單憑一己之力的投入,已經為復耕黃豆闢出一條新路,如果可以,期待不久的未來,有越來越多的農民加入,而台灣各地的農地上,將處處長出黃金。

 

學科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鳳林鎮
  • 台南市
  • 佳里區
關鍵字
糧食自給率, 黃豆, 基因, 基改, 部落, 颱風, 土石流, 重建, 慣行農法, 有機農業, 農藥, 種原保存, 全球化, 阿美族, 郭華仁

黃豆,植物性蛋白質的重要來源,是田裡長出來的肉。不過國內黃豆和加工製品的原料,超過八成來自進口基因改造作物,因為成本考量,沒有農民想種。但是這幾年,開始有人想把黃豆種回來…

影片網址

台灣麥田記事


台灣麥田記事

摘要
金黃的小麥,搖曳在台灣的土地上,像是已被遺忘的農作,獨自在鄉野美麗著。一群麥田推手,熱情的推動小麥文化,讓漂浪在台灣歷史中的麥田景觀,重新在島嶼上閃耀光芒。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剪輯 陳添寶

十一月的冬陽中,台中縣大雅鄉的張文炎村長,準備將今年的麥種,播種到農地中。台灣小麥的種植,以間作方式進行,在二期稻作後播種,只是和大家想像不同,小麥的播種,竟然就撒在未收割的稻田內,讓麥種落到土地,直接生長。

播種後的小麥,很快就在收割後的農地,長出新芽,開始成長,整個生長過程由新綠轉為金黃,豐富的色澤,像一首美麗的麥田之歌。

其實,台灣在三百年前就有種植小麥,只是隨著產地減少,很多人不記得台灣曾經是小麥的產地。

日本治台初期,在水利系統及稻米改良尚未完成前,曾經大量推廣小麥種植,作為副食品,等到台灣甘蔗、稻米大量種植後,麥田才漸漸消失。到了戰爭時期,小麥需求很大,台灣一度恢復種植,中部地區為主要產地。國府來台後,小麥依賴進口,台灣小麥僅供酒廠作為造酒原料,但是民國八十四年保價收購政策取消後,農民紛紛轉作,台灣就只剩下大雅一地,種植小麥提供金門作為麥種,製作金門高粱酒。

大雅鄉成為台灣小麥的唯一產地,當地文史團體,在七年前思考推動小麥文化節,打造自己的故鄉。

趙家窯的趙勝傑,成為重要的麥田推手,在創作的陶藝之中,加入小麥的元素。陶藝工作坊成為小小社造中心,在工作坊裡充滿許多有關小麥的創作。今年的小麥文化節,趙勝傑想找些不一樣的產品,豐富小麥文化的深度。

放下藝術家的身段,趙勝傑像一位社區推銷員,協助嘗試以麥桿造紙的企業,加入大雅小麥節的行列。收割無用的麥桿造紙,減少樹木的砍伐,其實是一種環保行動,具有生態觀念的企業,已經進行研發。

忙完麥桿造紙的商談,趙勝傑又到當地一家餐廳,討論小麥生產的美味食物。餐廳老闆吳先生,感動趙勝傑的熱心,在今年小麥節打算推出麥香刈包,以小麥熬煮的東坡肉,搭配麥胚麵皮,成為具有小麥特色的美食。

小麥適宜乾冷氣候,台灣中部適宜種植,因為生長在冬季,沒有太多病蟲害,所以不需要噴灑農藥,其實是一種相當健康的食品。負責農地生長工作的村長張文炎,也是小麥產銷班的班長,在小麥文化推廣上,扮演說服農民的角色。

一場小麥產銷會議中,負責麥種契作的農會,要求農民注意品質管控,以免送交金門的麥種,出現瑕疵。在小麥節前夕,卻有農民提出想要提前收割的計畫,讓趙勝傑捏把冷汗,沒有麥子的農地,要如何營造金黃麥田的景觀。他的擔心,村長知道,馬上幫助說服農民。

張文炎和趙勝傑像是社區推手的好搭擋,一位從事文化深耕,一位負責農民溝通,共同為社區奮鬥。對於農民,直接利益來自農作的銷售,參與推動小麥文化,其實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金黃的麥田,不會在節慶前被收割,但是新的問題又來,就是飽滿的麥穗成為鳥類的食物,讓農民有些損失。為了讓文化結合生產,趙勝傑多次嘗試,想出幾種結合藝術與功用的文化趕鳥方式。

其實,社造的問題,常常造成文化觀光和農業生產走向,產生嚴重分歧,讓農業區失去農業特色,如何讓文化融入農村的生產與生活,成為許多社造推動者的考驗。

一年一度的小麥節展開,大雅小麥美景呈現在大家眼前,大家沈醉在金黃的麥浪之中。

在小麥農地上,特別種植大麥、小麥、燕麥和蕎麥四種麥子,讓常常享用這些產品美食的民眾,也能認識這些不常見的植物。喜歡吃蕎麥麵的朋友,一定沒想到,蕎麥本尊長成這個樣子,和想像中的麥子完全不同。

會場有著許多攤位,都是經過挑選,要求和小麥產業有關,因為不希望小麥文化節變得像一般農產特銷會。因此,很多攤位都發揮創意,找出小麥產品的種種可能。在教室裡,邀請老師教導民眾製作麥畫,大人小孩發揮想像力,參與民眾覺得十分有趣。

製作麥香刈包的吳老闆,換上古裝,挑著店裡古董擔籠四處叫賣,吸引許多民眾購賣。但是,在場地一角的趙家窯攤位,卻是顧客稀落,趙勝傑不以為意,不覺得推動小麥文化節,自己就能獨自獲益。

大雅小麥節結束,農村回歸寧靜,農民開始收割小麥。最近幾年,世界小麥價格飆漲,農民一直希望擴大耕作,能夠外銷賺錢,但是政府對於小麥的生產協助,其實相當冷漠。更危險的狀況,就是大雅附近的特定農業區,竟然開始聳立一間間工廠,種植環境的惡化,威脅著這塊台灣小麥的最後產地。

一粒粒的金黃小麥,脫殼乾燥後,將要渡海送到金門作種,但是依賴金門收購,存在太多不定的因素,大雅小麥隨時都可能被國外取代,成為消失的產業。趙勝傑希望透過小麥節,讓大雅小麥能被外界注意,也讓當地農民自覺重要,創造小麥更多出路。

最美的麥田景觀,其實藏著現實的危機,在熱鬧的節慶背後,給予產業更多的關心,才能讓金黃麥浪的美景,永續存在台灣的土地上。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中市
  • 大雅區
關鍵字
間作, 糧食政策, 本土小麥, 社區營造, 雜糧作物, 特定農業區, 契作田, 糧食自給率

金黃的小麥,搖曳在台灣的土地上,像是已被遺忘的農作,獨自在鄉野美麗著。一群麥田推手,熱情的推動小麥文化,讓漂浪在台灣歷史中的麥田景觀,重新在島嶼上閃耀光芒。

影片網址

消逝中的綠色農地

摘要
民國九十年,稻穀總產量為172萬公噸, 是光復以來最少的一年。稻米曾經是台灣耕作面積最廣、種植農戶最多、產量最高的作物, 稻米產量創下歷史低點, 似乎暗示著一個傳統農業時代的消逝。隨之逝去的, 除了農人、農作物、與農業經濟以外, 還有25萬公頃農地。

記者 黃康妮


民國九十年,稻穀總產量為172萬公噸,是光復以來最少的一年。稻米曾經是台灣耕作面積最廣、種植農戶最多、產量最高的作物,稻米產量創下歷史低點,似乎暗示著一個傳統農業時代的消逝。隨著這個時代逝去的,除了農人、農作物、與農業經濟以外,還有即將釋出的25萬公頃農地。

25萬公頃有多大呢?雲林縣的總面積是129千公頃,兩個雲林縣的面積,大概就是農委會所評估的農地釋出總面積。這些可以釋出的農地,未來將視實際需求而提供變更為建築或其它用地。從民國84年開始實施釋出方案以來,到目前為止,只許可37,000公頃的變更申請。這樣不算熱絡的結果,一方面讓人慶幸,在國土計劃法還遲遲不肯出世以前,起碼還暫時保住了21萬公頃的農地,但是另一方面卻令人憂心,這些農業、工業、建築業都不想要的土地,會有什麼下場?

雲林縣莿桐鄉以蒜頭打出一片天下,但是沒有轉型的水稻田卻還在苦苦掙扎, 一些以農地向農會貸款耕種,但是收成後卻無法賣出好價錢的農戶,就面臨到還不了錢的窘境。「過去拍賣農地是會被罵,現在大家都希望你拍賣,但是有些農地拍賣了六次還賣不出去。」莿桐鄉農會的總幹事董政憲感嘆地說。貸款還不了, 農地也賣不出去, 唯一有利可圖、供不應求的產業,就只剩下砂石業。

違法挖取土石的痕跡,遺留在全省各地賣不到好價錢的農地上。一般盜挖的農地, 深度大約在四公尺到五公尺之間,嚴重的案例甚至挖到地下水層,挖掘深度高達40公尺以上,整片農地儼然變成一座壯闊的大峽谷。這些散落在農地間的奇觀, 不只是由於土石採取法頒佈實施後,形成砂石價格飆漲的結果,真正的結構性因素是農地失去了原有的生產價值,以及其它產業也同樣面臨經濟蕭條的問題。

農地身價暴跌是事實,但是政府單位不能任由這些農地遊走在市場的利誘中。農地如果能夠轉變成其他更有生產價值的利用型態,當然是美事一椿,但是農地除了作為生產工具以外,其實在微氣候的調節、地下水的補注、以及生物多樣性的維持上,都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這些對環境有益的土地資源,是不可再生的資源,一旦變更為其他地貌就很難回復。

在思考農地的未來時,也應該同時衡量到農地生產與生態的價值,以國土整體規劃的格局,為農地找出一條生路。

縣市
  • 雲林縣
  • 莿桐鄉
關鍵字
蒜頭, 糧食自給率, 盜採砂石, 農地, 土石採取法

民國九十年稻穀總產量為172萬公噸, 是光復以來最少的一年。稻米曾經是台灣耕作面積最廣、種植農戶最多、產量最高的作物 稻米產量創下歷史低點 似乎暗示著一個傳統農業時代的消逝。隨之逝去的 除了農人、農作物、與農業經濟以外 還有25萬公頃農地。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糧食自給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