糧食自給

稻農的選擇

稻農的選擇

摘要: 
台灣,是世界上唯一仍在實施稻米保價收購的國家,四十年來,公糧制度讓農民得以溫飽,糧倉年年囤滿稻米,卻也造成政府財政負擔。台灣人米吃得越來越少,政府希望透過政策,調節稻米供過於求的現象,農民將面臨什麼樣的改變?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載滿了金黃稻穗的卡車,開進彰化竹塘農會的稻穀烘乾中心。這是每年農村最忙碌的時刻。農會工作人員熟練檢查稻穀品質及含水量,確定符合公糧收購標準,才能進到烘乾程序。

稻子收割後,濕榖必須盡快烘乾,否則就會開始發芽、發霉變質。一整排烘乾機日以繼夜不停運轉,就為了消化大量送進來的稻穀。烘乾完成,裝進公糧專用袋,才能送到各地農會倉庫存放。


政府每年耗費五十億,向農民收購稻穀,加入WTO之後,依照進口配額,每年還要從國外買入十四萬公噸糙米。不管是台灣米或是進口米,放在倉庫久了,包裝難免破損、積灰塵,變得不適合食用。看到這樣的現象,不禁讓人想問,這是不是造成食物浪費?

站在農政單位的立場,公糧收購就像是買保險,一旦面臨天災、農作歉收,這些存糧就有穩定市場價格的功能。農糧署糧食儲運組組長黃昭興表示,2007年到2008年國際糧食危機,當時政府釋出十幾萬公噸米到市場,讓價格穩定,國人可能都沒感覺到,全球糧食危機對國內有什麼影響,這就是公糧收購最大的功能。

不過,天災、糧荒並不是年年遇到,政府每年持續收進數十萬噸的米,最後都到哪裡去了?目前公糧有15%是以低溫冷藏方式儲存,確保品質,這些新鮮的米,會撥作學童營養午餐、軍隊等團膳使用。此外,也會開放米製品加工業者申購或是捐助作為社會救濟。

儘管公糧已經有許多用途,每年還是會剩下大約二十萬噸的舊米。黃昭興表示,存放兩年以上,口感不好、不適合食用,就會撥作飼料米。


飼料米的售價,是參考國際玉米價格,每公斤大約只有78塊,相較當初每公斤26塊的收購價,再加上倉儲管理費,可說是賠本出售。這樣無奈的情形,年年上演,也引來質疑,認為公糧制度必須改革。

彰化福興農會總幹事林坤宏認為,政府的公糧政策,只分稉稻、秈稻、糯稻,價格是齊頭式平等,農民會選擇產量大的品種,對稻米產業升級、精緻化,沒有好處。

依照目前的公糧收購辦法,第一期稻作,每公頃最多可繳交6200公斤稻穀,第二期可繳交4700公斤,對農民來說,衝高產量,才能保障收入。一般認為品質好的台稉9號,產量卻較低,相較之下台南11 號的產量可以多出三到四成,成為繳交公糧的農民最喜愛的品種。


為了調節稻米生產供過於求的現象,新政府上台,試辦新的「對地直接給付」政策,希望鼓勵農民種植高品質的米,讓好米進到市場,自由競爭,不要再把繳交公糧當作唯一選擇。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表示,對地直接給付政策的概念是,如果今天稻米品質比較好,市場價格會比較好,農民就不用繳公糧,可以直接賣到市場,每公頃政府會發放一筆一萬塊的直接給付。

對大多數的農民來說,自產自銷並不容易,如果沒有和糧商契作,繳交公糧仍然是最省事也最有保障的選擇。對於試辦政策,也抱持觀望態度。

試辦稻作對地直接給付,只是新政府農業政策其中一環,鼓勵轉作黃豆、小麥等雜糧,也是持續推行中的目標。但不管是改種高品質的稻米,或者轉作雜糧,在做每個選擇之前,農民最擔心的,還是能不能找到通路。四十年來,已經習慣依賴公糧收購制度的農民,願不願意做出不一樣的選擇,仍有待觀察。

 

 

公視 我們的島【稻農的選擇】
07/04() 2200首播
07/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保價收購, 公糧, 糧食自給, 直接給付, 自產自銷, 農會

台灣,是世界上唯一仍在實施稻米保價收購的國家,四十年來,公糧制度讓農民得以溫飽,糧倉年年囤滿稻米,卻也造成政府財政負擔。台灣人米吃得越來越少,政府希望透過政策,調節稻米供過於求的現象,農民將面臨什麼樣的改變?

呷飽沒


呷飽沒

摘要: 
有一群人努力了近三年的時間,只為了將一種被人快吃光的生物-「馬糞海膽」,放流大海,而有另一群人,花了大半輩子的時間,只為了研究出更好吃的稻米。當人的需求從「吃的飽」提昇到「吃的好」,當世界上的人口愈來愈多,耕地卻愈來愈少,而野外的資源又被人類自己破壞殆盡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呢?在一句「喫飽沒」的背後,隱藏了多少生物資源消耗的問題。

採訪 于立平

當人的需求從「吃的飽」提升到「吃的好」;當世界上人口愈來愈多,耕地卻愈來愈少,而人類自己又將野外資源破壞殆盡時,一句「呷飽沒」的背後,隱藏許多生物資源消耗的問題。

為了確保穩定的糧食來源,這些取之自然的生物,便隨著文明的進步漸漸地被馴化,人們開始運用現代科技,如品種改良、水產養殖、人工畜養、基因食品各式各樣的研究應用,從早期供應糧食不虞匱乏的研究目的,到今日要有「好口感」的發展方向,不論是農業改良場、水產試驗所或是學術單位的生化基因研究室,他們集畢生的心力,只為了能夠替人們「種好米,養大魚」。 

其實早在民國六十年代,就已經開始利用人工養殖來大量生產水產品,以應付龐大消費市場的作法,不過人工養殖似乎並沒有降低野外捕撈的壓力。海膽專家趙士民教授長期從事台灣海域海膽生態調查,他深刻體會近二十年來因為人類的「吃食」,馬糞海膽的轉變,從以前的豐富常見到現在的稀有罕見。

為了挽救這個族群,學術界透過現代養殖技術,成功復育二萬多隻的馬糞海膽,並且將五千多隻放流大海。然而學術界復育海膽的目的,除了想藉由大量養殖,來降低野外馬糞海膽被捕食的壓力,也因為生物界中物種相生相剋的原理,欲進階復育珊瑚,試著挽救整個生態系。

當人類開始試圖用科技與保育去解決永續問題的時候,國際間也掀起了一場「物種種原」保衛爭奪戰的熱潮。 一項解讀水稻基因的跨國計劃,正如火如荼的展開,學術界表示如果一切順利,這將有助於解決全球糧食短缺的問題。 

為了要解決糧食的問題,「作物改良」一向是各國努力的重點,以前用傳統育種的方式─同物種雜交,選取良好品種,但隨著科技的進步,作物改良走向基因轉殖的時代,當土壤中的微生物,進入了玉米、大豆的體內,這些農作物就成為不受病蟲害威脅的超強基因作物,如果說傳統的作物改良是用人的力量,加速物種的演化,那麼基因改良卻是用人的力量,創造了一次自然界很可能不會發生的演化。 

然而這樣「吃」的安全嗎?生態系原本的自然循環是否會因此打破嗎?科學家多年的科學試驗、努力的成果,似乎還是很難解除民眾心中的疑慮,畢竟基因工程的發展也不過數十年的歲月,相較於自然界演化的上億年歷史,竟顯的如此微不足道,更何況生態系的奧秘,早已超乎現代科學的範疇。 

其實細數人類的開發歷史,不難發現基因工程時代的來臨,就像是一條最後不得不走的路,當野外資源被我們人類破壞殆盡之後,還剩下什麼呢? 不論是用復育的方式,保留原有物種,或是用科技的方式,創造新的物種,現在世界上每天還是有近五百種的生物在滅絕,科學家企圖扭轉頹勢,但是如果消耗沒有節制,只有「科技」,是無法讓生物系的惡性循環因而停止。

學科: 
海洋, 農業
縣市: 
  • 桃園市
  • 新屋區
  • 屏東縣
  • 東港鎮
關鍵字: 
海膽, 綠色革命, 糧食自給, 過度捕撈, 過漁, 基改, 趙士民 郭華仁, 種原庫

有一群人努力了近三年的時間,只為了將一種被人快吃光的生物-「馬糞海膽」,放流大海,而有另一群人,花了大半輩子的時間,只為了研究出更好吃的稻米。當人的需求從「吃的飽」提昇到「吃的好」,當世界上的人口愈來愈多,耕地卻愈來愈少,而野外的資源又被人類自己破壞殆盡的時候,我們該怎麼辦呢?在一句「喫飽沒」的背後,隱藏了多少生物資源消耗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