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密機械


與工業區做鄰居

摘要
「1980年之後出生的小孩,沒有呼吸過一口乾淨的空氣」,聽到學者說出這句話,感到相當震撼,因為「呼吸」是我們每分每秒、時時刻刻,都要做的事,目前在台灣,氣喘兒的比例卻是一直升高,得到肺腺癌的人數也不斷增加,於是各地受到臭氣所苦的居民,憤而走上街頭,像台中東海大學的師生,忍受異味空氣至少七年以上,大學生為了爭「呼吸權」,透過公聽會和政府對話,但是問題依舊沒有解決,他們只好舉辦連署活動、甚至走上街頭抗議,為了瞭解真相,我們開始紀錄這場公民行動。

採訪 于立平 林燕如
撰稿 于立平
攝影 柯金源 張光宗 黃瑋傑
剪輯 陳慶鍾

「東海的學生站出來,為了我們的空氣,不怕任何犧牲,反臭氣救未來,我們同學們,為了明天的勝利,誓死戰鬥到底…」,宣傳車上播放著「戰歌」,大約四百位東海師生,走出校門口,往台中工業區方向前進,他們要爭取一口「呼吸權」。

每天我們不論睡著或醒著,只要還活著,無時無刻都在「呼吸」,平均每分鐘呼吸十五次左右,每次吸進大約500毫升的空氣,但是如果和工業區比鄰而居,裡面來個臭鄰居,想要好好的吸口「氣」,都可能成為一種奢求,東海大學就面臨這樣的處境。


來到東海大學,微風輕輕吹過,學生漫步在綠蔭中,濃濃的書卷味充滿校園,拍畢業照的學生,正在路思義教堂留影。位在台中大肚山上的東海大學,是台灣最美麗的校園之一,每年有上百萬的遊客人次來到東海,但是看不到的威脅充斥在空氣中。

站在高處遠眺,路思義教堂的後方是密密麻麻的工廠廠房,那就是台中工業區,東海大學與工業區只隔了一條東大溝,早期的東海人不會忘記,在工業區設立之前,東大溝旁邊有片「夢谷」,「夢谷」可說是東海人最愛去的約會郊遊勝地。

1973年,台中工業區開闢之後,工廠廠房愈蓋愈多,離東海大學愈來愈近,如今天際線被煙囪佔據,東大溝充斥著工業區排放出來的廢水,東海人的「夢谷」消失了,換來的卻是揮之不去的噩夢。



1986
年政府計畫在工業區設立電鍍專區,全校師生合力展開強烈抗爭,緊接著政府一再提出,工業區聯外道路的開闢或拓寬計畫,東海學生不斷進行連署、遊行,甚至舉辦公投表達心聲,只希望聯外道路不要穿越校園,相思林的生態美景不要被破壞,東海人的公民行動,擋掉一次又一次的開發威脅,卻擋不掉隨風飄散的臭氣。

「常常聞到酸酸臭臭的化學味道」、「像塑膠燃燒的味道」、「很臭,聞了很想吐,會頭暈」,東海學生說起這裡空氣,各個有怨言,東海化學系的徐漢華,也是東海反工業臭氣聯盟的召集人,他說只要在東海待愈久的學生,感受愈深,有時同學還要帶口罩上課,住在宿舍的同學,甚至還被臭到睡不著。

臭氣嚴重影響到上萬名東海師生的生活與健康,光是2011年一年間,東海師生就向台中市環保局,投訴過220多次,尤其四月到十月的季節,剛好風向是從工業區往東海大學吹,這時幾乎每天都會有一次以上的陳情案件。

「東海大學陳情很多年,但是一接獲通報來到現場,常常都沒有捉到,因為五分鐘就排放光了。」台中市政府表示,雖然有鎖定幾間廠商進行監控,但是面對廠商惡意偷排防不慎防。

政府捉不到污染兇手,東海大學環工系就主動加入緝兇行列,早上七點多,當大多數的學生還躲在暖暖被窩裡,環工系四年級的陳慶錡,騎著摩托車進行臭氣調查,他們在校園裡設定九個監測點,透過簡單的風向偵測器和自己的鼻子,初步判定臭味的程度與可能來源。


雖然幾乎可以判定,污染源來自工業區,但是卻無法確定是哪家廠商,再加上工廠偷排的時間非常不固定,有時半夜,有時清晨,所以環工系的同學只好採取輪班策略,從早到晚輪流現場監測。

來到距離工業區不到50公尺的東海女生宿舍與教職員宿舍,陳慶錡表示,這裡聞到臭氣的機率非常高,味道更是濃到讓人無法消受。「就算沒有風也聞得到,很誇張的臭味,每次聞到都想趕快跑掉,不想呼吸,真的很臭。」

台中市環保局曾經在東海大學宿舍區,檢測出PVC、甲苯、二氯甲烷等十多種有機化合物,從風向以及污染物分析,推測污染源來自台中工業區內的紙製品製造業,印刷業以及塑膠製品製造業,異味可能是來自於壁紙的黏著劑和印刷業的洗劑等化學物質。

長期住在教職員宿舍的經濟系教授,更直指他住家旁邊的一間壁紙廠是主要污染源之一。「世佑壁紙幾乎每天排放廢氣,連星期六也一樣,我們忍受很久了。」台中市環保局說明,這間被點名的壁紙廠,原本在台中工業區另一處設廠,因為臭味問題,被工業區周遭廠商投訴,最後壁紙廠遷廠,2006年才搬到東海大學旁。

污染的問題沒有改善,遷廠只是讓新鄰居又受害。

針對固定污染源空氣污染物的異味排放管制,環保署訂定兩個標準值,一個是針對工廠內的排放管道,另一個則是工廠外的周界地區,2011年台中市環保局,進行工廠排放管道異味稽查時,查到這家壁紙廠有兩次不符合排放標準,對廠商連續開罰370萬,除此之外,還有印刷業、塑膠製品等三家廠商,也曾經違反排放標準。

不過來到東海校園,即使師生臭到受不了,從監測結果來看,異味污染物從來沒有超過周界標準。「聞到味道去採樣的結果,都在法規範圍內,所以你可以感受不舒服,但是都符合法規,無法處罰,只能對廠商進行道德勸說。」對於台中市環保局這樣的說法,東海師生無法接受。


2006年開始,東海校方與工業局、台中市環保局,不斷溝通討論,也促使環保署將十幾年未修正的,固定污染源空氣污染物異味排放標準加嚴,但是臭氣的問題依舊存在。

忍不下去的東海師生,決定主動出擊,東海人間工作坊的學生組成了「反工業臭氣聯盟」,在學校發起一系列的反臭氣行動。

他們在校園內設攤位,請同學來連署反臭氣,一百多位教授、三千多位學生參與連署,他們設計了一個民怨箱,讓同學寫下心中累積已久的怨氣。不只如此,他們還利用晚上下課時間,到學生宿舍,一間一間的敲門宣傳,希望同學了解空氣污染對健康的危害,邀請更多同學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

2011年的聖誕節前夕,學生決定送給政府和排放臭氣的廠商,一份黑色聖誕節的賀禮。


四百位左右的師生齊聚在路思義教堂,手中拿著「戰」的標語,口中呼喊著「學生上街別無選擇」的口號,前進台中工業區服務中心以及壁紙廠,對這些學生來說,這是他們人生很重要的一堂公民課,同時也幫決定政策的大人們,上了一堂課。

他們訴求,工業局積極輔導不肖廠商遷離,但是必須嚴格審查廠商遷址的地點,也要求環保局訂定更嚴格的空氣污染異味排放管制標準。

面對學生的憤怒陳情,台中市環保局回應,預計將紙業,印刷業以及塑膠業的異味管制標準再加嚴,但目前還在審議中,經濟部工業局則表示,已經針對台中工業區四十八家廠商進行輔導,除了廠商自行投資環保設備降低污染排放之外,工業局光是2011年,就投入上千萬元,協助多家廠商進行改善。


但是廠商獲利,居民受害,最後怎麼會是納稅人買單呢?

現有的臭氣污染問題還沒解決,新的威脅又來了,台中市政府正在推動大肚山科技走廊,除了現有的台中工業區,又要新設中部科學園區和台中精密機械園區,未來更計畫開闢文山工業區。大肚山,等得到撥雲見日的一天嗎?

東海學生拿著一張臭氣封條,貼在工廠大門上,這張臭氣封條代表的不只是東海人的怒氣,而是許多與工業區為鄰人們的心聲。

當年錯誤的都市計畫,以及現行空氣污染防治的盲點,導致東海大學與附近住宅區,日日夜夜承受空氣污染的惡果,東海師生用盡各種方法,周遭居民犧牲健康的代價,社會付出龐大成本,卻難以換回乾淨的空氣,這一口基本的「呼吸權」,爭得好辛苦。


側記

再回到東海母校,景色依舊,但是空氣的味道似乎不一樣了,看不到的威脅籠罩著校園,從東海師生的反臭氣行動,深刻感受到他們的憤怒與無奈,看著紀錄學生幾天來的行動,他們勇敢的為自己權益發聲,相當感動,曾經東海人為了守護校園的相思林,為了反對工業區道路開發,為了反電鍍廠,多次發起抗議、連署、公投,他們用實際行動,發揮大學生的力量,保護土地,也創造民主對話的可能性,相信對他們來說,這些過程,將成為人生中最值得回憶的那段風景。

學科
公害
縣市
  • 台中市
  • 西屯區
關鍵字
肺腺癌, 汙染, 公聽會, 東海, 工業區, 大肚山, 工廠, 廢水, 開發, 電鍍, 管制標準, 精密機械, 科技

1980年之後出生的小孩,沒有呼吸過一口乾淨的空氣」,聽到學者說出這句話,感到相當震撼,因為「呼吸」是我們每分每秒、時時刻刻,都要做的事,目前在台灣,氣喘兒的比例卻是一直升高,得到肺腺癌的人數也不斷增加,於是各地受到臭氣所苦的居民,憤而走上街頭,像台中東海大學的師生,忍受異味空氣至少七年以上,大學生為了爭「呼吸權」,透過公聽會和政府對話,但是問題依舊沒有解決,他們只好舉辦連署活動、甚至走上街頭抗議,為了瞭解真相,我們開始紀錄這場公民行動。

影片網址


文山不要工業區

摘要
洪輝雄,三十多年前來到台中市向上路,那時候這裡還是一片荒地,沒想到,當工業區不停擴張,週遭的樹木變成了一間間工廠,這次輪到自己多年的心血,要被徵收作為文山工業區,一想到他的眼淚就不停地流…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張光宗

從高處往下看,特三號道路旁可以看到洪輝雄的羊舍,包含底下資源回收廠的民宅和零星房舍,還有眼前整片的綠意盎然,就是文山工業區的預定地。它緊鄰著台中工業區和精密機械園區,北以五權西路為界,東至嶺東路,共計有193公頃,劃設有甲種工業區和乙種工業區、住宅區等等。

民國85年劃設的都市計畫,後續一直沒有動作,等到十多年後,民國96年才舉辦公開說明會,民眾質疑,還有開發的必要性嗎?反文山工業區寶山自救會會長黃國書說,目前全台閒置工業區有2000多公頃,絕對沒有必要性和公益性,這麼迫切要在台中市開發工業區。台中市政府則回應,中部以北找不到閒置工業區,很多廠商都提出設廠需求,因此有開發必要性。

為了決定是否繼續開發文山工業區,台中市政府在民國98年進行主意願調查,結果希望開發的地主超過半數,但黃國書和自救會成員認為,意願調查裡沒有清楚說明,地主將會面臨的情況。

這次開發,台中市政府打算採用區段徵收的方式,徵收133公頃私有地,預估將花費120億元以上,除了土地徵收的爭議,文山工業區的開闢還有文化資產的問題。

早期大肚山台地擁有豐富的相思樹和紅土,全盛時期有四、五家磚窯廠,但自從民國62年起台中工業區陸續開闢,傳統磚窯廠紛紛遭到拆除,目前大肚山下,就只剩下這座八卦窯供人追思。不再生產紅磚之後,林家子孫捨不得拆掉舊窯,轉型為觀光餐廳,一有機會就對客人進行解說,後人有心想要保存歷史,沒有想到文山工業區的計畫道路,卻要穿越八卦窯。

在極力爭取下,文化局送交文化資產審議,認定有保存價值,著手修改計畫道路,並朝登錄為歷史建築邁進,讓台中市大肚山的產業歷史留下最後見證。八卦窯躲過了開發的推土機,但離它不遠處,江氏先人的清代古墓卻不被認同。大肚山的開墾歷史可以追溯到清光緒年間,先人渡海來台開墾,落腳在大肚山,數百年來為了不忘本,每到古清明節日,也就是農曆三月初三,三、四百名江氏族人都會齊聚此地憑弔先人。和近代的墳墓不同,這裡的墓園形式低調簡樸,江氏後人提報為古蹟,卻得到台中市都委會不予保留的回應。

讓身為江氏後代的江慶洲同樣感到遺憾的,一旦開發,這片茂密的次生林也將消失。這片樹林的存在,同時負有淨化當地工業區的空氣品質、牢牢抓住水土,捍衛大肚山下子民的重任。在地的環保團體和居民認為,還沒有做環境影響評估就急著先完成區段徵收,不僅在程序上可能有問題,文山工業區到底會有哪些產業進駐?會面臨哪些環境風險?也無從得知。   台中市還能承受多少環境壓力?看看這條台中市的主要河川筏子溪,溪水一路從上游工業區流到大肚溪出海口,黑色溪水裡承載著許多不知名的憂傷。2004年就曾經發生,農民引灌筏子溪水種出重金屬稻米事件,六年時間過去,當年受污染的農田,已經轉為工業用地,但問題根源還是沒有徹底解決。如果文山工業區的廢水又要排入,筏子溪何時才能有清澈的一天?

除了廢水隱憂,台中盆地的空污問題,也是當地居民和環保團體關心的重點,因為在文山工業區的配置裡,有24公頃的甲種工業區,可以容許電鍍或橡膠等高污染產業進駐,讓下風處的居民無法安心。

台中盆地先天受限於地形條件,自淨能力並不好,加上台中火力電廠、南屯焚化爐的煙囪威脅,讓台中市區的天空經常是灰濛濛。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認為,以台中市的現況,新設文山工業區,將會對台中市民的健康增加風險。以追求污染減量的前提下,不應該再增加任何的污染源。台中市政府強調會對污染防治嚴格把關,但不停地開發工業區,台中市是否有總量管制?是許多團體關心的,環保團體則認為必須要從污染減量開始,因為環境有總量乘載的問題,要把污染降到環境負荷以下,環境才有機會變好。  在空污和廢水的威脅下,要如何讓台中市民自在呼吸、輕鬆戲水,是大台中市升格後,要積極面對的責任,只有如此,台中市才能成為一座綠色的低碳城市。

側記

過去大肚山是台中縣市分隔的界線,合併之後,變成了大台中市的中心位置,整條大肚山走廊就像是台中市的綠肺,擔負著淨化大台中空氣品質的重責大任。然而在特三號道路開闢之後,大肚山所面臨的開發威脅也就與日俱增,如果真有工業區的需求,是否該從已經開闢的土地去做思考,保留下大肚山東側的最後綠意。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南屯區
關鍵字
工業區, 精密機械, 徵收, 自救會, 文化資產, 窯, 八卦窯, 歷史建築, 古墓, 汙染, 廢水, 筏子溪, 重金屬, 台中盆地, 大肚山, 電廠, 莊秉潔

洪輝雄,三十多年前來到台中市向上路,那時候這裡還是一片荒地,沒想到,當工業區不停擴張,週遭的樹木變成了一間間工廠,這次輪到自己多年的心血,要被徵收作為文山工業區,一想到他的眼淚就不停地流…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精密機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