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錫麟

話說當年鹿港反杜邦

摘要
1986年美國杜邦公司計畫在鹿港設二氧化鈦廠,引發鹿港居民長達400天的抗爭。這是台灣第一個環境運動,鹿港反杜邦成功後,各地陸續點燃反石化戰爭,包括後勁反五輕、林園反三輕、宜蘭反六輕、七股反七輕。最後演變成那裏有石化廠,那裏就有抗爭的局面…

鹿港天后宮廟巷內,唯一不是商店的兩層樓古住家,「綠色主張工作室」的牌子在火紅對聯旁幾乎被淹沒。這個牌子自2000年掛牌起,漂泊半生的「環境弘法師」粘錫麟,有了駐足之地。

1986年美國杜邦公司計畫在鹿港設二氧化鈦廠,擔心百年鹿港毀於一旦,鹿港人發起長達400天的反杜邦運動。

粘錫麟說,鹿港是他出生、長大、教育、吃頭路的地方,站出來反對杜邦,一開始是基於對鹿港深厚的感情,「我想,杜邦來對鹿港真的有可能有很大幫助?萬一發生危險,鹿港就挫起來啊!」

透過文宣、廟埕開講、快速凝聚反杜邦的力量,小小鹿港竟能串連周遭鄉鎮10萬人連署。環境運動要引起共鳴,就要說民眾聽得懂的話,粘錫麟回憶當時的情景:「我就跟鄉親說,這個桶那破去,裏面的氯氣那跑出來,就像你家瓦斯桶漏氣一樣,你家的瓦斯桶也才30公斤,到時全鹿港死都死不夠。」

1987年3月8日是抗爭最激烈的一次,群眾在天后宮辦演講,之後大伙決定前進彰化縣政府抗議,在中山路民權路口與鎮暴警察發生激烈衝突。

當天粘錫麟去廟裏借了一個大鼓,放在人力車上,小朋友一路打,到路口碰到鎮暴部隊。粘錫麟說:「我們這一票是主戰派的,就衝啊!」

五天後,杜邦宣布撤出鹿港。反杜邦之所以能成功,粘錫麟認為這個幸運來自兩個因素:一是美國公司不懂得買票。二是蔣經國總統說,只要地方不同意就不會興建。對照今日,台灣的政治與民主30年來卻逐漸倒退中。

「退步啊,馬先生也一樣啊、阿扁也一樣啊。在台灣你遇到這些官員、環評委員,你就沒有幸運了啦,早就判定輸贏了啦。」

彰濱工業區外環道路,海風相當強勁,風力發電機迎風而轉。外環道上一片空地,就是杜邦二氧化鈦廠的預定地。彰濱工業區進駐率低,空地雜草叢生,有些工廠搬遷後留下一堆生鏽鋼筋,看起來荒蕪一片。

走在外環道上,粘錫麟有感而發。「古蹟加人文就是鹿港最基本的條件,如何吸引外來朋友到鹿港,這才是鹿港最中心的價值。」而事實證明,鹿港每年觀光人口達900萬,「鹿港要的就是這種無煙囪的工業」。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鹿港鎮
關鍵字
反杜邦, 粘錫麟, 彰濱工業區, 綠色主張工作室

1986年美國杜邦公司計畫在鹿港設二氧化鈦廠,引發鹿港居民長達400天的抗爭。這是台灣第一個環境運動,鹿港反杜邦成功後,各地陸續點燃反石化戰爭,包括後勁反五輕、林園反三輕、宜蘭反六輕、七股反七輕。最後演變成那裏有石化廠,那裏就有抗爭的局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朱淑娟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征戰之後

征戰之後

摘要
如果征戰是一種理想的追求,那麼征戰之後,我們擁有什麼?十七年前,杜邦公司決定在彰濱工業區設廠,引發鹿港當地居民抗爭,那是台灣第一場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鹿港居民憂慮環境遭到污染,發出正義的呼喊。十七年後過去,一場充滿理想與激情的抗爭,究竟在彰濱留下什麼?

十七年前,杜邦公司決定在彰濱工業區設廠,引發鹿港當地居民抗爭,那是台灣第一場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鹿港居民憂慮環境遭到污染,發出正義的呼喊。十七年後過去,一場充滿理想與激情的抗爭,究竟在彰濱留下什麼?

小小的竹伐,緩緩滑行在灰色的港灣裡,五十多歲的楊大哥準備出海捕魚,為了這片海,楊大哥曾經參與1986年的鹿港反杜邦抗爭,拒絕杜邦公司在彰濱工業區設廠。回想當年那場轟轟烈烈的環保抗爭,楊大哥不禁感嘆著。

一九八六年的台灣,是一個經濟起飛、威權政治漸漸鬆動的年代,但是戒嚴令的施行,許多民間的聲音,依然隱沒在權力的背後。在那個欠缺環保意識的年代,快速工業化所帶來的污染,嚴重危害到居民的生命,民眾長期累積的怒火,在杜邦評估彰濱設廠之時,成為全力抗爭的目標。

當時還是小學老師的粘錫麟,加入反杜邦運動,負責組織及文宣工作,在一場場街頭演講中,教育民眾環保意識的重要。他強調回憶當時的訴求,指出反杜邦不是反對鈦產品,而是反對製程的不安全性,這樣教育民眾才正確。

時隔多年,粘老師重新回到民眾遊行的現場,話語中充滿當時的熱情。他說,當時從文開書院集結,原本只是要喊口號,但是後來向街頭走,那一步,踏出台灣社運的一大步。

十七年前,海上的楊大哥曾經奮不顧身,街頭上的粘老師聲嘶力竭,共同為保護環境的理想奮鬥,最後杜邦退了,但是彰濱的命運又向何方發展?

回顧歷史,彰濱沿海原本是一塊美麗的沙岸,廣大的海埔地孕育著許多生命,但是六十年代台灣經濟發展蓬勃,興建臨海工業區成為主流政策,1976年經濟部選定彰濱沿海地區,建造一個台灣最大的基礎工業區。但是受到大環境的影響,工業區在十年前開始營運招商,成績並不理想,大多數的土地完全閒置。

大量土地閒置的工業區,能夠提供什麼用途?在彰濱工業區的綠帶上面,靠近海域的邊緣,藏著一處巨大的垃圾存放場,原本規劃種植防風林,隔離強勁的海風,但是現在卻提供鄰近鄉鎮傾倒垃圾。

在彰濱工業區內,同樣有污染疑慮的不只是垃圾場,在綠帶的另一頭,興建有三座灰渣掩埋場,掩埋溪州焚化爐燃燒後的灰渣,引發環保團體憂心,害怕含有巨毒的飛灰,在簡易的設施下,可能產生公害問題。

彰濱工業區內的垃圾場與爐渣場,只是鹿港的隱憂的一角。在鹿港附近農田中,工廠與農地緊鄰,工廠廢水直接排到地下,影響農田,讓土地陷入巨大的危機。

毒水流到農田,農田受害。毒水流入海洋,海洋死亡。這樣的環境污染,發生在環保運動先驅的鹿港,不禁讓人納悶,在反杜邦的十七年後,當年種種的熱情與理想,是否隨著時間煙消雲散。

夜色裡,漁船緩緩靠岸,彰濱沿海的生態破壞與環境污染,讓漁業資源減少。在反杜邦之後,楊大哥只能終日為生活勞碌。

大雨裡,粘老師陪著村民走上堤坊,抗議一座緊鄰村子的沙石場。從反杜邦之後,四處為環境抗爭,成為他生活的重心。

兩個參與反杜邦的人,在十七年後,各自朝自己的人生方向前行,一個在海上為三餐漂泊,一個在路上為理想奔波。在十七年後重新聚首,眼看彼此兩鬢飛霜,不禁讓人感傷,反杜邦的征戰,為台灣環境、為鹿港小鎮,究竟留下了什麼?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鹿港鎮
關鍵字
彰濱工業區, 粘錫麟, 反杜邦, 海埔地, 焚化爐, 廢棄物

如果征戰是一種理想的追求,那麼征戰之後,我們擁有什麼?十七年前,杜邦公司決定在彰濱工業區設廠,引發鹿港當地居民抗爭,那是台灣第一場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鹿港居民憂慮環境遭到污染,發出正義的呼喊。十七年後過去,一場充滿理想與激情的抗爭,究竟在彰濱留下什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志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燒不盡的恐懼

燒不盡的恐懼

摘要
焚化爐真的安全嗎?火焰灰燼之後,是否產生戴奧辛?鹿港人為了焚化爐建設扶老攜幼,走上街頭抗爭,福寶鄉的酪農們,也擔心中部最重要酪農區將受到戴奧辛的波及。

有了焚化爐,垃圾不見了?政府說,先進國家都有焚化爐,用得很安心?若垃圾不用焚化處理,難道有更好的方法嗎?

1987年,鹿港人為了反對杜邦在此設廠,第一次走上街頭,十五年後,鹿港人為了不讓子孫遭受焚化爐戴奧辛的汙染,小朋友、老人、酪農戶齊聚再度走上街頭,這是很無奈的。

綠色主張工作室負責人粘錫麟說,彰化縣全縣資源回收量只有3.8%,經過抗爭,政府又說已經提高到15%,即使如此資源回收做得仍是不夠。他們發現,全部垃圾量中百分之四十可回收資源、百分之四十是廚餘。廚餘可以做有機堆肥,因此只剩下20%不可回收的垃圾。而焚化爐開始運轉以後,垃圾有30%灰渣,更是嚴重地集各種毒性之大成,屬於相當強的有毒廢棄物。

彰北焚化爐的預定地位於鹿港鎮東石里,而附近的福興鄉、芳苑鄉也在焚化爐的落塵範圍之內,預計2001年6月底簽約,然而環境影響評估程序卻顯現瑕疵,沿海的動、植物生態資源,以及農、漁、牧業的產值明顯低估。

福興鄉福寶生態園區原是一個舊魚塭,漁民提供出來希望候鳥在此棲息,目前所見已有十幾對高蹺鴴築巢、孵化,每年大概有500萬的觀光收益。若彰北焚化爐開始運作,一吹起北風,這裡的落塵可能是最嚴重的地區,此區的生態可能隨之瓦解。另外,福寶酪農專業區裡大約養了八千頭的乳牛,每天產出的鮮乳占約臺灣牛奶產值的10%,彰北焚化爐預定地離此處僅一公里,也將衝擊這個重要的地方產業。再者,居民們擔心焚化爐營運之後會影響身體健康與環境品質,準備長期抗戰,並不惜誓死一戰。

根據日本的研究經驗,焚化爐附近地區的嬰兒死亡率比整個縣市高出40%到70%,居民罹患癌症的比率則高於一般國民的一倍,但是政府卻為了貪圖一時之便,寧願背負圖利廠商的嫌疑,選擇既昂貴又粗糙的方式來解決垃圾問題,甚至標榜在2003年,臺灣的垃圾焚化率可高達90%,這將是一個令國際社會恥笑的「臺灣第一」,雖然它可能會開創臺灣焚化爐的「經濟奇蹟」,但是背後隱藏的將是全民的健康危機。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鹿港鎮
  • 彰化縣
  • 福興鄉
關鍵字
廢棄物, 焚化爐, 粘錫麟, 資源回收, 垃圾分類, 堆肥, 戴奧辛, 廚餘

焚化爐真的安全嗎?火焰灰燼之後,是否產生戴奧辛?鹿港人為了焚化爐建設扶老攜幼,走上街頭抗爭,福寶鄉的酪農們,也擔心中部最重要酪農區將受到戴奧辛的波及。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蘇志宗 柯金源 于立平 張岱屏
攝影 朱孝權 劉煌文 賴振元 蘇志宗 柯金源 陳志昌

Subscribe to RSS - 粘錫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