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不要工業區

摘要
洪輝雄,三十多年前來到台中市向上路,那時候這裡還是一片荒地,沒想到,當工業區不停擴張,週遭的樹木變成了一間間工廠,這次輪到自己多年的心血,要被徵收作為文山工業區,一想到他的眼淚就不停地流…

從高處往下看,特三號道路旁可以看到洪輝雄的羊舍,包含底下資源回收廠的民宅和零星房舍,還有眼前整片的綠意盎然,就是文山工業區的預定地。它緊鄰著台中工業區和精密機械園區,北以五權西路為界,東至嶺東路,共計有193公頃,劃設有甲種工業區和乙種工業區、住宅區等等。

民國85年劃設的都市計畫,後續一直沒有動作,等到十多年後,民國96年才舉辦公開說明會,民眾質疑,還有開發的必要性嗎?反文山工業區寶山自救會會長黃國書說,目前全台閒置工業區有2000多公頃,絕對沒有必要性和公益性,這麼迫切要在台中市開發工業區。台中市政府則回應,中部以北找不到閒置工業區,很多廠商都提出設廠需求,因此有開發必要性。

為了決定是否繼續開發文山工業區,台中市政府在民國98年進行主意願調查,結果希望開發的地主超過半數,但黃國書和自救會成員認為,意願調查裡沒有清楚說明,地主將會面臨的情況。

這次開發,台中市政府打算採用區段徵收的方式,徵收133公頃私有地,預估將花費120億元以上,除了土地徵收的爭議,文山工業區的開闢還有文化資產的問題。

早期大肚山台地擁有豐富的相思樹和紅土,全盛時期有四、五家磚窯廠,但自從民國62年起台中工業區陸續開闢,傳統磚窯廠紛紛遭到拆除,目前大肚山下,就只剩下這座八卦窯供人追思。不再生產紅磚之後,林家子孫捨不得拆掉舊窯,轉型為觀光餐廳,一有機會就對客人進行解說,後人有心想要保存歷史,沒有想到文山工業區的計畫道路,卻要穿越八卦窯。

在極力爭取下,文化局送交文化資產審議,認定有保存價值,著手修改計畫道路,並朝登錄為歷史建築邁進,讓台中市大肚山的產業歷史留下最後見證。八卦窯躲過了開發的推土機,但離它不遠處,江氏先人的清代古墓卻不被認同。大肚山的開墾歷史可以追溯到清光緒年間,先人渡海來台開墾,落腳在大肚山,數百年來為了不忘本,每到古清明節日,也就是農曆三月初三,三、四百名江氏族人都會齊聚此地憑弔先人。和近代的墳墓不同,這裡的墓園形式低調簡樸,江氏後人提報為古蹟,卻得到台中市都委會不予保留的回應。

讓身為江氏後代的江慶洲同樣感到遺憾的,一旦開發,這片茂密的次生林也將消失。這片樹林的存在,同時負有淨化當地工業區的空氣品質、牢牢抓住水土,捍衛大肚山下子民的重任。在地的環保團體和居民認為,還沒有做環境影響評估就急著先完成區段徵收,不僅在程序上可能有問題,文山工業區到底會有哪些產業進駐?會面臨哪些環境風險?也無從得知。   台中市還能承受多少環境壓力?看看這條台中市的主要河川筏子溪,溪水一路從上游工業區流到大肚溪出海口,黑色溪水裡承載著許多不知名的憂傷。2004年就曾經發生,農民引灌筏子溪水種出重金屬稻米事件,六年時間過去,當年受污染的農田,已經轉為工業用地,但問題根源還是沒有徹底解決。如果文山工業區的廢水又要排入,筏子溪何時才能有清澈的一天?

除了廢水隱憂,台中盆地的空污問題,也是當地居民和環保團體關心的重點,因為在文山工業區的配置裡,有24公頃的甲種工業區,可以容許電鍍或橡膠等高污染產業進駐,讓下風處的居民無法安心。

台中盆地先天受限於地形條件,自淨能力並不好,加上台中火力電廠、南屯焚化爐的煙囪威脅,讓台中市區的天空經常是灰濛濛。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認為,以台中市的現況,新設文山工業區,將會對台中市民的健康增加風險。以追求污染減量的前提下,不應該再增加任何的污染源。台中市政府強調會對污染防治嚴格把關,但不停地開發工業區,台中市是否有總量管制?是許多團體關心的,環保團體則認為必須要從污染減量開始,因為環境有總量乘載的問題,要把污染降到環境負荷以下,環境才有機會變好。  在空污和廢水的威脅下,要如何讓台中市民自在呼吸、輕鬆戲水,是大台中市升格後,要積極面對的責任,只有如此,台中市才能成為一座綠色的低碳城市。

側記

過去大肚山是台中縣市分隔的界線,合併之後,變成了大台中市的中心位置,整條大肚山走廊就像是台中市的綠肺,擔負著淨化大台中空氣品質的重責大任。然而在特三號道路開闢之後,大肚山所面臨的開發威脅也就與日俱增,如果真有工業區的需求,是否該從已經開闢的土地去做思考,保留下大肚山東側的最後綠意。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南屯區
關鍵字
工業區, 精密機械, 徵收, 自救會, 文化資產, 窯, 八卦窯, 歷史建築, 古墓, 汙染, 廢水, 筏子溪, 重金屬, 台中盆地, 大肚山, 電廠, 莊秉潔

洪輝雄,三十多年前來到台中市向上路,那時候這裡還是一片荒地,沒想到,當工業區不停擴張,週遭的樹木變成了一間間工廠,這次輪到自己多年的心血,要被徵收作為文山工業區,一想到他的眼淚就不停地流…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張光宗

留住八卦驛站

留住八卦驛站

摘要
長途跋涉之後,旅人需要休息,補充能量。飛行千里的候鳥,需要的也一樣。最怕的,就是千辛萬苦抵達記憶中的休息處,它卻變了樣…

提到八卦山,大家最熟悉的,是面容慈悲的大佛,在定靜中,看著人間起落。其實,在八卦山起落的還有牠們─灰面鵟鷹。

每年十月起,牠們遠從日本、西伯利亞與大陸東北而來,經過墾丁,前往菲律賓的度冬地,到了三月,再集結北返,研究灰面鵟鷹十多年的李璟泓,曾經透過無線電追蹤,了解牠們的遷徙路線。李璟泓說,春季牠們會從度冬地開始北遷,一條路線是從台灣的西岸通過,回到大陸東北、北韓、日本一帶,另外一條路線,則是從蘭嶼、琉球北上,回到日本繁殖地。

位在台灣中部的八卦山,因為地理位置,自然的成為牠們重要的休息站。每年春天,成千上萬的灰面鵟鷹從南方來,彰化人稱牠們「南路鷹」。中華民國野鳥學會保育組主任陳德治說,八卦山的次生林環境,提供了豐富的食物來源,另外,猛禽遷徙過程依靠氣流滑翔,必須利用山脈地形,尋找上升氣流,再提升高度,八卦山正好就提供這樣的地理條件。

當然,八卦山不只是灰面鵟鷹的驛站,還有許多生命也需要這裡,包含好幾種遷徙性的猛禽。

需要八卦山的,還有人們,山腳下的花壇鄉橋頭社區,就是最好的例子。曾經這裡是台灣最重要的紅磚生產基地,聚落的產生和八卦山的特殊土質,息息相關。因為含鐵量高,燒出來的磚塊又紅又硬。民國前六年,這裡開始生產磚塊,全盛時期整個花壇地區,有三十多家磚窯場。

然而,隨著法令規定越趨嚴格,生產磚塊用的黏土,取得困難,加上主流建築材料的轉變,十多年前,磚窯業開始沒落。

其實現在橋頭聚落緊鄰八卦山的地方,從前都是丘陵,因為挖土造磚一一被挖平。

一百多年的開採,留下許多裸露的剖面,有的寸草不生,有的漸漸生出一絲綠意,雖然窯業沒落了,土石採取卻沒有停止。

一項通過環評審查的土石開採計畫,正悄悄的改變了八卦山。這個計畫佔地4.98公頃,預計開挖約76萬立方米的土方。從今年九月開始施工,工程時間四年。坤益石業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黃振業表示,他們一方面供應當地磚窯廠所需原料。另一方面,八卦山其他的砂層跟級配層,也是很好的建築材料,所以才在這裡申請開採。整個計畫從生態調查、環境影響評估到通過開發,整整用了五年,因為申請不易,他們非常謹慎的經營這個開採計畫。

根據經濟部礦業局的資料,彰化縣境內沒有溪砂開採,主要仰賴陸砂,雖然莫拉克風災之後,台灣整體砂石供過於求,業者基於運輸成本的考量,還是傾向就近在八卦山開採。中華民國野鳥學會保育組主任陳德治感嘆,台灣缺乏整體國土保育的規劃,彰化缺砂石,就在彰化開採陸砂,沒有考慮整個台灣河川疏濬,已經足以提供全台使用,為了節省運輸成本,破壞完好的生態環境,這種價值評估,令人難以接受。

陳德治表示,這樣的開採,不光對灰面狂鷹遷徙過程造成干擾,對八卦山整個食物鏈生態,都造成不良影響。

在開發單位的生態調查中,提到了蜂鷹,八色鳥,紫斑蝶等保育類動物,卻完全沒有提到灰面鵟鷹,原因是當初生態調查的季節在秋冬,而灰面鵟鷹只在春季出現。儘管生態調查不夠完備,全案還是通過了環評,將近五公頃的次生林,即將「合法」消失,許多動植物被迫失去立足之地,而這只是八卦山變形的型態之一。

李璟泓說,除了土石採取,八卦山還面臨其他的開發壓力,原始森林陸續變成道路、房舍,還有廟宇,很多原本落鷹點(灰面鵟鷹夜棲處),都被砍除。

雖然這個位在八卦山南邊的土石採取場,目前不在落鷹熱點上,但是因為整個八卦山持續在開發,讓落鷹地點開始改變。根據李璟泓從1990年開始的統計,灰面鵟鷹停棲在八卦山過夜的數量,明顯下滑,今年甚至不到兩千隻。另外,原本落鷹熱點大都分布在八卦山北邊,但是近年開發越來越多,他觀察到,灰面鵟鷹開始選擇南邊的八卦山停棲。只是缺乏研究調查,土石採取場對灰面鵟鷹,影響有多大,目前還不清楚。

對遷徙性的猛禽來說,繁殖區,過境點,度冬地,任何一個環節出差錯,都是族群的大災難。李璟泓說,八卦山有點像高速公路的休息站,這些鳥累了就會停下來休息,如果休息站被破壞了,沒有地方休息,牠們的命運,不難想像。

來不及擋下已經存在的開發,彰化縣野鳥學會和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希望能促成『遷徙性猛禽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的設立,把食物鏈頂端的高級消費者當作指標,目標是完整的棲地保存。盼望能展開更詳盡的生態基礎調查,弄清楚生態熱點的分布,避免不當開發,繼續發生。

在東亞遷徙的灰面鵟鷹,是保育類猛禽,台灣是牠們的必經之路,明年春天,當牠們準備回到北方,八卦山會以什麼樣的面貌來迎接牠們?讓成千上萬的追鷹人為之瘋狂的身影,能不能每年準時出現在他們凝望天空的視線裡?

當保育再度遇上開發,搶救八卦山的關鍵時刻,已經來臨…

學科
動物, 開發
縣市
  • 彰化縣
  • 花壇鄉
關鍵字
八卦山, 候鳥, 灰面鵟鷹, 猛禽, 野鳥學會, 遷徙, 窯, 環評, 八色鳥, 紫斑蝶, 保育類動物, 賞鷹, 棲地破壞, 砂石開採, 生態保育

長途跋涉之後,旅人需要休息,補充能量。飛行千里的候鳥,需要的也一樣。最怕的,就是千辛萬苦抵達記憶中的休息處,它卻變了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造窯救文化

造窯救文化

摘要
磚石蓋窯、巡火燒陶。傳統柴燒窯,是一項風、火、水、土的藝術,創作者必須瞭解自然,才能煉出好作品。一群人開始造新窯,也向傳統學習,走上回歸自然的陶藝世界…

苗栗亞太創意學院的操場裡,第二屆全國造窯大賽即將展開,熱心推動台灣造窯技藝的竹南蛇窯文化園區,表達造窯的重要性。亞太學院願意提供學校操場,讓參賽者挖洞、燒柴,學院校長說出支持活動的心聲。

這場造窯競賽,由大會提供固定的窯磚與木材,用三天的時間造窯、柴燒,比出最好的柴燒窯與作品。參加競賽的隊伍,有來自台北金山的專業陶藝創作團隊,也有地主隊的亞太學院陶藝科系組成;還有抱著來學習的心態,像是學生組合交大傳播隊;以及高科技產業組成的隊伍,在完全不懂的背景下,投入比賽,但別看他們外行,每隊手上都有造窯秘笈。

如何建造一座完美柴燒窯,說穿了就是馴火,如何控制火焰在窯室流竄,以高溫燒出好作品。林瑞華老師長年推動高溫柴燒,希望以高溫燒出自然釉色,從古法中創造陶窯新生命。

現在大多使用瓦斯鐵窯,讓磚窯和土窯,成為一種失落的技術,每個隊伍都在摸索,找出最好的磚石結構與空間設計,過程中,也遇上了不同的狀況。

一座座建好的窯,放進競賽燒製的素胚,升起烈焰,要以燒柴技術,爭取柴燒的最高溫記錄。

一座座窯室,創造出高溫記錄,在雄雄烈火中開始封窯,經過一星期冷卻,讓變幻的溫度,燒煉無法預知的美麗作品。

新窯燃燒著,但是一些老窯,卻早已冷卻沉寂。在台灣,苗栗是歷史上的窯業重鎮,百年來見證台灣的窯業發展。

歷史變遷,在塑膠、金屬等用品出現,生產陶瓷的窯業開始沒落,一些老窯留存下來,竹南蛇窯是一座被指定保存的歷史古窯,另一處登窯,更是具有高度文化價值。

苗栗分布了許多老窯,更特別的是,這裡擁有許多不同類型的窯爐,成為台灣獨特的窯業聚落,但是最近幾年,一些老窯陸續被破壞拆除,成為文化憾事。於是,造窯大賽有著創新與傳承的精神,它創新現代陶藝的境界,也傳承傳統造窯的記憶。

一座座柴燒窯開出,有人驚豔釉色美麗,有人誓言捲土重來,每個隊伍都有不同收穫。主辦人鄧淑惠老師表示,蓋窯大賽希望培養一種新文化,不要像以前,都藏步不傳授,失去傳承。

造窯比賽結束,各隊相互恭賀,滿滿的人群,意味著又有一群新朋友,進入柴燒陶藝的世界,讓古老的柴燒陶藝,重新被重視與傳承,再現苗栗陶窯的舊日風華。

學科
文化
縣市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竹南蛇窯, 磚窯, 窯, 鄧淑惠, 陶藝, 文化資產

磚石蓋窯、巡火燒陶。傳統柴燒窯,是一項風、火、水、土的藝術,創作者必須瞭解自然,才能煉出好作品。一群人開始造新窯,也向傳統學習,走上回歸自然的陶藝世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葉鎮中

Subscribe to RSS - 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