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堤效應

蚵仔去哪裡?

蚵仔去哪裡?

摘要
月亮還高高掛在空中,清晨不到五點,住在雲林縣台西鄉的林進郎,已經準備出門去採蚵苗。不過去年沒有颱風,雨下的少,蚵仔繁殖狀況並不理想。「你看,這邊的苗就不好啊,沒有幾顆。照理講要三、四十顆,現在差不多十來顆吧。」

雲林台西一帶,得天獨厚,蚵仔苗來得早,大約中秋過後,就開始附著生長,比起台南起碼早兩個月,所以蚵仔的養殖也分成上、下游,台西培育的蚵仔苗,出貨給台南的業者繼續養大。

但是,去年一整年氣候異常,非常乾旱,好不容易活下來的蚵仔苗,到了台南養殖區,因為老天不降雨,海水濃度高,又要與海鞘,來一番生死鬥。台南安平的蚵農林清和,辛苦地拉起沉重的蚵串,蚵仔上附著著白色的海鞘。林清和說,「這種東西包住以後,蚵仔比較不會長大,牠肥的也比較慢,賣到市場去,生意人比較不喜歡。」

目前農委會水產試驗所正在研究蚵仔的人工育苗。研究員戴仁祥表示,人工育苗的好處在於不受限於氣候,可以控制溫度讓蚵仔吐精、排卵。在水試所的養殖池裡,大約1CC就有一到兩隻蚵苗,但是在自然界,五、六噸的海水,才有一到兩隻蚵苗。

傳統養蚵苗最辛苦的地方在於,蚵農很難得知「蚵汛」的到來,只能知道白露節氣過後,颱風過後,大海裡面可能就有蚵苗,於是只能憑運氣拉起蚵貝,等待蚵苗附著。因此戴仁祥建議成立「預報制度」,有專人定期檢測海水裡面的蚵苗數量,再通知蚵農。

台西的蚵苗養殖目前還有個難題,就是六輕工業區阻礙了濁水溪的漂砂南下,加速沙洲往海岸線靠攏,減少淺灘養殖面積。以台西鄉從離島工業區到三條崙漁港這一帶來說,民國70年代,原本有八千多公頃的養殖淺灘地,到民國100年後,卻只剩下六千公頃。

蚵農林進郎哀嘆,「抽砂造陸造成的突堤效應,到現在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單位想出來承擔,都丟著閒置。好像不討論,問題就不存在。但是,問題不去解決,還是永遠存在。」

學科
動物
縣市
  • 雲林縣
  • 台西鄉
  • 台南市
  • 安平區
關鍵字
水試所, 養殖, 蚵仔, 突堤效應, 林進郎, 沙洲, 漂砂

月亮還高高掛在空中,清晨不到五點,住在雲林縣台西鄉的林進郎,已經準備出門去採蚵苗。不過去年沒有颱風,雨下的少,蚵仔繁殖狀況並不理想。「你看,這邊的苗就不好啊,沒有幾顆。照理講要三、四十顆,現在差不多十來顆吧。」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許中熹

搶救藻礁大作戰

摘要
來自四面八方的紅色海水,湧入桃園觀音海岸,浸染了生物們的居所。突兀的橘紅色礁石,在海岸不斷擴張,海,也逐漸寂靜... 圖/胡慕情

夜幕低垂、萬籟俱寂,海洋生物,卻才要開始牠們的派對時間!走下潮間帶,翻看礁石,每一個小潮池,如同一座小世界。

阿拉伯寶螺、小朋友喜歡的派大星,在礁石裡優雅漫步。貼著礁石的綠色小星星,則是會發螢光的海葵。

但四面八方湧入的紅色海水,不定時地,浸染了牠們的居所。突兀的橘紅色礁石,在海岸不斷擴張,海,也逐漸寂靜。

這片變色的礁石,位在桃園觀音海岸。1998年俯瞰觀音海岸,礁石的顏色,還相當自然。學者指出,台灣西部沙質地形裡的這片緜延礁石,不是珊瑚礁,而是由紅色的無節珊瑚藻構成的藻礁。分布範圍,介於桃園大園和新屋之間。特生中心研究員劉靜榆指出,這些藻礁,提供小魚躲匿的空間,因而構成台灣西北海岸重要的漁場。

藻礁的生存歷史,上看萬年,我們卻遲至1998年才認識它。在台灣本島長達1200公里的海岸線中,藻礁,只有短短的27公里,可以說是台灣西部沙質海岸,一串長期被忽略的珍珠。

這串珍珠卻在現世之後短短14年間,逐漸失去光澤。礁石上,小小的章魚還不及長大,就被迫跟這個世界說再見。

愛釣魚的劉先生,以前都會來這片海岸釣魚。如今,他只能在這裡尋找耐污性極高、可以做釣餌的紅蟲。劉先生邁著沉重的腳步,指著連通工業區廢水排放口的富林溪,感歎地說:「現在已經是外海了。但依然有黑色或紅色的水。昨天我來沒有,但今天就有。只要一下雨,水就會變色。」

黑色的溪水,夾雜白色泡泡,傾瀉而下。一波又一波,往外推擠,把整片海洋,染得又黑又紅。生存其中的藻礁,自然也無法倖免於難。

「礁石上面都被染成別的顏色,這些顏色,正好都和工業區的廢水顏色一樣。」長年關注藻礁生態的潘忠政直指,工業廢水長年為藻礁染色,「照道理這個季節(春天),我們應該至少看到藻類開始附生,但這裡都看不到了,那就是工業區帶來的污染,造成了我們整個海岸的污染。」

1998年,觀音海岸,變成了藍紫色的陰陽海。至今找不到罪魁禍首。因為長年以來,居民經常看見,連通工業區污水處理廠的溪水,不是五顏六色,就是惡臭無比,直覺藻礁死亡,是工業區廢水惹的禍。

觀音工業區位於桃園大堀溪與富林溪之間,區內約有300多家廠商,以化工、紡織業者為主,設有污水處理廠。但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傳統工業區廠商複雜、廢水總量缺乏管制,「容易造成污水處理廠處理能量不足,就會有偷排的情況發生。」

2011年,環保署督察大隊發現,觀音工業區的污水處理廠,因為容量不足、偷埋暗管排放廢水長達三年,環保署重罰工業區上億元。但2012年4月11日,觀音工業區污水處理廠,以管線破裂的理由,再度知法犯法。 

這次,環保署再罰觀音工業區60萬。但短短一個月後,觀音海岸,又再度出現黑海奇景。

貓抓老鼠的稽查遊戲,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大園一直到觀音一帶的海岸,已經完全死寂。這一帶的藻礁,不再是生物的棲所,集結的垃圾,更預示桃園藻礁的命運。

2001年,桃園觀塘工業區動工,在幾近死亡的觀音藻礁遺骸上,大規模填海造陸,如同鞭屍。工業區旁,還有一座北部最大的大潭火力發電廠。2007年,中油公司為了提供大潭電廠天然氣,從台中港埋設一條供氣管線,直達大潭電廠。為了施工方便,就直接把施工平台,蓋在藻礁上面。怪手短短開挖一分鐘,萬年藻礁的生命,就此斷絕。

不僅如此,台電為了冷卻水排放,興建一道導流堤。填海造陸和堤防,造成北淤積、南侵蝕的凸堤效應,讓還有藻礁倖存的新屋海岸,不斷退縮。而為了保全防風林和居民安全,水利署追加一道堤防,成為壓垮藻礁的最後一根稻草。

師大地理系教授林雪美表示,設置堤防,會讓原本的風積效應,變成浪蝕效應,「浪的沙就在這邊一直轉,轉不出去。等到退潮的時候,就堆積下來,所以這裡的藻礁還沒被髒死,就被塞死了!」

林雪美表示,海堤開發,平均要花十年,才能達到地形穩定。這段堤防,蓋了又毀,毀了又蓋,海岸,不斷處於退縮的惡性循環。

然而,這片位於大潭電廠以南、永安漁港以北的倖存藻礁,並非只受到漂沙影響。劉靜榆發現,水利署興建的堤防裡,竟然埋了事業廢棄物,一次颱風破堤,廢棄物裡的重金屬,全部流進海裡;加上鄰近又有新興工業區,藻礁簡直腹背受敵。

四面八方的威脅,讓27公里的藻礁,只剩下2公里還有生機,但讓人振奮的是,雖然泥沙淤積嚴重,生命的驚喜,依然存在。

「貼著那個礁石上面成長的,就是無節珊瑚藻,它是會造礁的藻。平均每年,長不到0.1公分,換算下來,10年長不到一公分的藻,就是這種藻。」跟著潘忠政,在潮間帶裡行走,每一個潮池,都好不熱鬧。

「司氏酋婦蟹,緊緊抓著一頭章魚,這是牠今天的晚餐。背甲微微高掀,這一隻,是抱卵中的達氏短槳蟹,牠正準備繁衍後代!」

看著奄奄一息的藻礁,用僅存的力氣,守護著海洋生物。在地居民決定發起搶救藻礁行動,要求政府劃設自然保留區,嚴禁任何迫害藻礁的行為。

「搶救觀音藻礁、請給我們觀音藻礁自然保留區!」這聲口號,居民喊了將近四年,至今主管機關桃園縣政府,依然沒有劃設自然保留區。

桃園縣政府農業發展局植物保護科長胡淑芬表示,「劃設是可以劃設,但是劃設的範圍、要管制到什麼樣程度,都還要再討論。因為如果劃的範圍夠大,必須把工業區、海堤都劃進去,就要拿出更多管理策略。」

2012年4月,在民間團體要求下,立法院舉辦公聽會,要求各政府部門,提出藻礁污染源的管理策略。

針對工業區偷排廢水,工業局和環保署,強調會加強稽查,並提高管制標準。但興建導流堤、導致水利署加蓋堤防、帶來漂沙的罪魁禍首台電,並沒有具體提出解決方案,另外水利署也否認堤防裡,埋有事業廢棄物。

藻礁命在旦夕,相關權責單位的應變措施與態度,無法降低藻礁面臨的危機。桃園縣政府,則把問題拋給中央。胡淑芬表示:「保護藻礁很嚴峻,當我們知道以後,台電凸堤已經建好了,中油管線挖了,二河局的臨時堤也建了,觀音工業區也早就存在,所以我們希望跨部會解決問題,藻礁要保護必須解決物理跟化學性的問題,否則會回歸到管理的問題。」 

「包括國營事業單位,這些很多政府官員講了很多法令、困難度在哪裡、會哪裡撞牆,不外就是不希望我們設立!」桃園縣政府的回應,讓觀音居民劉奕田相當不滿,「根據自然保留區,設立之後,一些相關不應該抵觸保留區的措施,包括工廠廢水、廢棄物這些,我們自然要去執行。先把它設立,再去排除困難,而不是困難在這邊,你們不要設立!」

桃園縣政府以文資法中,劃設自然保留區需要確定範圍的理由,表示還得再研究。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研究員陳章波認為,保護藻礁可用的法令相當多,除了劃設自然保留區,也可以根據野生動物保護法劃設保護區,要求中央政府積極行動。農委會表示,願意介入協調,「如果縣政府有困難,這兩週內會協調誰來指定。」

農委會的承諾,給了藻礁一線生機。但兩個星期早已過去,藻礁依然還在苦苦掙扎。潘忠政感歎:「照政府這樣的做法,全台保護區都不能設立,這是最後一塊活土,我們還要犧牲嗎?」

萬年藻礁,就要隨著夕陽,墜入黑暗嗎?還是農委會願意記得承諾,指定保護,讓藻礁從黑夜裡,看見曙光。

學科
海洋
縣市
  • 桃園市
  • 大園區
  • 桃園市
  • 觀音區
關鍵字
潮間帶, 海洋生態, 工業區, 劉靜榆, 藻礁, 廢水, 潘忠政, 海岸變遷, 電廠, 台電 廢棄物, 重金屬, 保護區, 野保法, 保留區, 突堤效應, 管制標準

來自四面八方的紅色海水,湧入桃園觀音海岸,浸染了生物們的居所。突兀的橘紅色礁石,在海岸不斷擴張,海,也逐漸寂靜...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胡慕情 林靜梅,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柯金源 賴振元,剪輯 陳慶鍾

海岸造灘的整型手術

摘要
沙灘在消失,擋不住浪潮,留不下人潮,從政府到民間,人人都很苦惱!為了挽救沙灘危機,人工造灘的生態工程,如同恢復青春自然的整型手術,環繞台灣海岸熱烈展開。但是,沒人知道,經過整型手術的海岸,將會擁有怎樣的容顏?

一年一度的福隆沙雕藝術節,在金黃碧沙的海灘上舉辦,每位遊客享受沙灘帶來的美好時光。那種高興的玩沙心情,彷彿心中吶喊著「沙很大~~沙很大~~」

但是,沙很大的福隆沙灘,曾經面臨無沙的窘境,甚至必須運沙補充,才能讓遊客歡渡夏日時光。

福隆海灘的問題,並非單一個案,在數十年來,台灣從本島到離島,從西岸到東岸,都面臨沙灘流失的危機,地形與氣候的自然因素,形成不同的影響,但是最大主因,卻是建水壩、築堤坊等等,來自人為的開發破壞。

面對沙灘消失的危機,最傳統的做法,就是消波塊大軍、堤坊長城的進駐,想以水泥工事擋住潮浪。但是潮浪日日夜夜專挖牆腳的功夫,依舊掏空沙灘,讓所有巨霸水泥應聲倒地,海岸依舊面臨危機。

對抗式的水泥海岸防禦策略,成為一種過時的思維,不僅擋不住潮浪,也破壞生態與景觀。於是,海岸治理的生態工法興起,以分散消解取代強力對抗,成為海岸治理的反思。

在日本,以生態工程治理海岸,在三十年前就已經展開,綿長的海岸線,散佈各種不同的海岸生態工法。

2002年在屏東車城的後灣海域,新的海岸生態工法開始施作,除了保護沙灘防止災害,也進行景觀改善。後灣海岸的生態工法,以養灘保護海岸為目標,放棄堤坊加消波塊的方式,在海岸前設置潛堤,分散潮浪的力量,接著以巨石、沙包保護沙灘,讓沙灘成為最好的消波灘岸。

但是這個有著多重設計的生態工法,在當地居民眼中,卻是一個失敗的工程,因為圍繞海灘的水底石塊,讓灘岸保護下來,但是細沙卻不見了。沙灘前的海域,居民拉起藏在水中的沙袋,指責這樣的工程設計,讓海岸在人工整型之後,失去自然的美麗。

後灣海岸的護岸工程,結果雖然不盡理想,卻是標示一種思維的轉變,放棄早期以大量消波塊,阻擋浪潮的作法,改以建造離岸堤分散海流,恢復沙灘保護海岸的思維。

在台灣西南海岸,以養灘為目的離岸堤,像一列艦隊排列在海上,透過潮浪的散流作用,慢慢將海沙淤積在堤岸之間,形成U字形的沙灘景觀。

恢復沙灘、保護海岸,成為水利署的新作法,但是在水泥海岸減量的政策目標下,這種以養灘為目的的生態工程,依然必須考慮減少水泥消波塊的使用,否則會形成更大量體的水泥海岸,破壞景觀。另外海岸生態工程的規劃,必須考慮砂源及海流,更重要是早期海港建設引起的凸堤效應,能不能有效解決,不然常常會是鉅資投入,卻換不到半點造灘效果。

現今海岸生態工法的設計上,分有置於岸外的離岸堤、隱於水下的潛堤,以及人工岬灣的長堤等等,利用各種不同的堤岸設計,引導海流淤積沙子,造出保護海岸的灘地。養灘目的上,除了改善過去的硬性工法,保護沿海土地,更重要是因應現今海灘觀光的需求,開始恢復沙灘。

為了迎接世運,高雄市規劃整治西子灣沙灘,利用人工岬灣的堤坊設計,讓西子灣沙灘慢慢恢復。人工岬灣的養灘工程,效果已經出現,西子灣沙灘面積增加,淤沙量已經超過預先的估計數量。

人工岬灣的設計,考慮到視野景觀,對於海灘觀光,能夠營造出美麗海景。但是,生態工程專家置疑人工岬灣的興建是否需要,因為位於高雄港旁的西子灣,原本就因為港外長堤會形成淤積,人工岬灣的設計,只是為了雕塑美麗的半月灣型海岸線。

以觀光為取向的人工養灘,在各縣市規劃海岸休閒時,都有營造海灣沙灘美景的構思,但是工程是否需要,以及會不會形成新的海岸破壞,都是必須細膩思考的問題。以養灘為名的生態工程,成為現今海岸治理的顯學,但是各種工程仍無明確的規範,不當的工程設計,甚至形成新的生態破壞。 

在桃園竹圍漁港,一項以造灘為名的工程正在進行,但是實際上卻是土石處置場的建設。大量的沙石填海造陸,製造新的海埔地,更讓人擔心這些砂石的來源,會不會造成海域污染。

在生態學者眼中,這樣的造陸工程,根本不是保護沙灘,大量沙土傾倒掩埋,危害原有的沙灘生物。面對外界責難,縣府單位表達無奈,因為海港淤沙的問題,至今沒有一套完善的解決方案。

人工造灘的海岸保護工法,相較以往的消波塊水泥海岸,當然有著較進步的作法,但是失去生態保護觀點,縱使找回沙灘,也不一定能夠找回生態。在日本,一個以海岸生態工法自豪的國家,至今也開始有所反思,考慮更細膩的海岸保護政策。

台灣海岸的破壞,有著多重結構的問題,砂石從山到河入海,加上不當的海洋工程,就注定海洋面貌的毀壞。也許在未來的世紀,真正的海岸治理,應該減少工程建設思維,依循自然邏輯,回歸海岸的原始面貌。

先毀容再整容,成為現今台灣海岸治理政策的問題,當一個有著自然素顏的海岸線,被毀壞的不成形體,再高明的整型手術,又能還給海岸多少的天生麗質。該是完整思考台灣環境生態系統的時刻,讓點化海洋青春的工作,交給自然運作,而非人類之手。

學科
海洋
縣市
  • 屏東縣
  • 車城鄉
  • 新北市
  • 貢寮區
  • 桃園市
  • 大園區
關鍵字
海岸變遷, 福隆海水浴場, 突堤效應, 沙灘流失, 生態工法, 海砂淤積, 養灘, 填海造陸

沙灘在消失,擋不住浪潮,留不下人潮,從政府到民間,人人都很苦惱!為了挽救沙灘危機,人工造灘的生態工程,如同恢復青春自然的整型手術,環繞台灣海岸熱烈展開。但是,沒人知道,經過整型手術的海岸,將會擁有怎樣的容顏?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台灣海岸十年

重返我們的島 台灣海岸十年

摘要
1998年,我們的島開播,當時許多海岸開發案,正如火如荼的進行,於是我們的島推出再見海洋系列報導,首次透過影像,完整呈現台灣海岸的環境問題。這十年,在無數次的潮起潮落之間,台灣的海岸又產生了哪些改變呢?重返我們的島,希望回顧歷史,找出海岸的未來。

拿著十年前的紀錄,我們從淡水河口出發,環繞台灣海岸線一圈,沿途觀察比對幾個因為海岸工程,而導致海岸地形與生態變遷的故事。

首先來到淡水河出海口的南岸八里,很多人會來八里吹海風、喝咖啡、騎腳踏車,但是較少人會注意到在河口邊,有一個傳統的漁村聚落-挖仔尾,挖仔尾可說是大台北地區少數僅存,風頭水尾的小漁村,許多居民靠著耙文蛤來養家活口。

第一次看到漁民在潮間帶耙文蛤的身影,對比背後的高樓華廈,就像是一幅台灣現代版的米勒名畫「拾穗」,在城市高度發展的過程中,台灣首善之區的角落,還有一群老漁民依賴海洋的賜與,簡單的維持生活所需。

我們回顧1998年間的紀錄,當時這段海岸因為淡水河上游集水區興建水庫,以及中下游河段與海岸線大量採取砂石,導致這一段海岸嚴重侵蝕後退,隨著沙岸的退縮,傳統的經濟活動已經蕭條下來,耙文蛤的興衰史,反映了八里海岸的變遷。

不過,十年後我們再回到報導的現場,發現老天爺好像跟我們開了一個大玩笑。原來資源豐富的潮間帶,成為沙丘草地,原來的淺灘,成為深淺不一的危險海域,當地居民面對熟悉的環境,一天一天的變形與陌生,在海沙埔一來一回之間,只能不斷的找尋適應的方式。

為何這段海岸在短時間之內,會有這麼巨大的變動,主要是因為台北港的興建,它的北防波堤就像一隻大手臂,往外延伸,產生突堤效應,把淡水河的漂沙都擋住了,八里的海沙埔回來了,但是南邊的海岸就得面臨流失的命運。

沙子原本就是流動的,但是當人介入了自然的變動,整個海岸生態系統都被破壞了,台北港港區的用地,完全以填海造陸方式取得,總工程經費超過千億元,未來除了要防治海岸侵蝕,港區可能也需要不停的疏浚,這些長期又龐大的維護經費與環境成本,是沒有被計算在建港預算內的。

另外,常常被忽視的,還有無形的文化成本,在一切向錢看的經濟發展思維之下,當地世世代代以河口潮間帶維生的漁民,也是被犧牲的族群,我們看到因為興建一座港口,導致一個可以養育後代子孫的永續漁場消失了,小漁村與文化也跟著崩毀,人與海相依存的圖像,會不會成為淡水河口的記憶呢?

離開了變動的八里海岸,我們繼續往南走,來到了嘉義好美寮。枯倒的木麻黃,橫躺在沙灘上,它們就像是一群捍衛海岸的士兵,雖然已經戰到剩下最後一絲氣息,仍堅守著崗位不願放棄。

好美寮海岸侵蝕的原因,除了上游河川的輸沙,被水庫、水壩、攔砂壩攔截,最主要的還是布袋商港惹的禍,防波堤截斷了北方的沙源,南方來的沙源又淤積在港口,如今港務單位每年列約三千萬元的航道疏浚經費,來解決淤沙的問題,而另一邊為了留住沙子,祭出了消波塊和水泥堤防,縣府單位運用九二一地方重建的補助款,花費三億五仟元,在好美寮自然保護區的沙洲上,築起一座長達三公里的堤防與消波塊,但還是無法挽救好美寮海岸,急速消失的命運。

對於這場海岸保衛戰,我們陸續做了多次報導,當地居民蘇銀添先生,也跟我們一起見證海岸的變遷,他認為應該回到源頭去思考,為何沙洲不見了,能不能從根源解決問題,畢竟堤防及消波塊的運用,也只是治標不治本。

沙灘流失的原因,除了河川上游的輸沙,被水庫、水壩、攔砂壩攔截之外,最主要還是布袋沿海綜合開發計畫惹的禍,首先是1984年與1992年的抽沙填海造陸工程,接著是布袋商港往外延伸的堤防,阻斷海岸沙源的漂移,雖然沿海綜合開發計畫增加126公頃的新生地與一座布袋商港,但實際上,卻流失更大片的國土。目前好美寮海岸嚴重侵蝕的現象,已經危及內陸居民的身家財產安全。況且,港務單位每年必須平均再編列約三千萬元的航道疏濬經費,來解決港區淤沙的問題,而新生地也面臨土地下陷的危機,布袋海岸的開發計畫,成為天下沒有白吃午餐的鮮活例子。

離開了好美寮,我們繼續往南,去看台灣另一個消波塊的奇蹟,高雄縣蚵仔寮海岸,來到高雄蚵仔寮海岸,最引人注意的,就是這些堆得跟小山一樣高的消波塊。從各式各樣的消波塊外型,就可以看出蚵仔寮海岸侵蝕的歷史,很難想像,在二、三十年前,這裡還曾經是一大片寛濶的沙灘。

從1970年蚵仔寮海岸興建水泥堤岸之後,三十多年過去了,海浪依舊威脅著這座小漁村,目前水利署已經在蚵仔寮海岸,放置了七萬多個的消波塊,這一片用二億多元打造出來的「黃金海岸」,就像一個消波塊的展示場。因為興建港口與海岸開發工程,讓蚵仔寮從一個靠海維生的小漁村,變成海岸侵蝕的受害者。未來還可能被迫退出危險區域,政府的錯誤政策,最後卻是由居民來承擔。蚵仔寮海岸的困境,讓我們得重新面對國土規劃的問題。

從1975年到2008年,水利署總共投入了162億元,進行海岸整治以及環境營造,不過我們的國土,仍一吋一吋的流失。目前台灣本島侵蝕最嚴重的區域,是從嘉義到高雄一帶,每年往後退縮約十公尺,而東部海岸也以每年一公尺的速度,慢慢往內陸侵蝕。

其實自然的海岸,加入新的人工結構物,漂沙就會被阻擋,而另一邊海岸就會因為沙源補充不足,而發生侵蝕,這就是所謂的「突堤效應」。目前台灣大大小小的漁港、商港、軍港共有兩百多座,平均約每六公里就有一座港口,港口密集的程度可說是世界第一,海岸與港口工程,一旦規劃不當,除了造成國土流失以外,也可能為自己帶來大麻煩,有些港口可說是台灣的大錢坑,彷彿永遠也填不滿,像台東的大武漁港就是其中之一。

來到大武漁港,首先看到的不是漁船出港的熱鬧景象,卻是三台怪手,火力全開拼命趕工的狀況,眼前就看到一座座的大沙丘,都是從港口內清出來的成果。

因為沿岸流的作用,大武漁港就像一座永遠無法完工的港口,出入的航道成為淺灘,漁港淤成沙港,長期處於不斷改建維修的窘境。1953年以來,政府已經為大武漁港投下了數億元的建港經費,但根據港灣工程專家的判斷,要克服淤沙的問題,估計經費可能需要五、六十億,現在呢,只能依靠著挖土機不斷的疏濬,勉強維持航道的暢通,漁民們也只能看天吃飯,自求多福。

港嘴清了又淤,漁民的怒火越燒越旺,2008年二月份,還曾經發起抗議行動,我們在拜訪漁民的過程中,再次遇到了十年前採訪過的船長,十年的歲月,船長的頭髮都白了,原本以為港口淤塞的問題一定會改善,所以把小膠筏換成漁船,沒想到還是錯估了政府與工程專家的能耐。

大武漁港就像是台灣港灣工程的活教材,讓我們看見了大自然的堅強以及人們對於海洋能量的輕忽。

另外,台東縣的長濱漁港,同樣也面臨港口淤積的問題,近年來竟然上演了一場漁港變成砂石場的荒謬劇,港區碼頭上砂石已堆積如山,港嘴邊沙子總是隨著潮流一堆一堆的滾進港口,怪手不停的趕工,好像永遠也挖不完的樣子。

但是台東縣政府,卻在這座幾乎癱瘓的漁港,發現了龐大的商機,因為從港區挖出來的砂石竟然成為高級建材,經過標售,立即獲得上千萬元的收益,但縣政府賣出砂石,一邊數鈔票的同時,另一邊的海岸卻因為缺乏沙源的補充,導致海岸侵蝕,而漁民們長年來受困於漂沙的問題,還是沒有獲得解決。

為了拉攏選民、拼選票,政治人物經常在選舉期間,允諾許多地方基礎建設,因此產生了很多選舉漁港、政治工程,但這些漁港工程往往是政治凌駕專業,導致屢建屢敗,成為永續工程,像花蓮鹽寮漁港已經蓋了17年了,當地漁民與海岸環境,都同時成為受害者。

花蓮鹽寮漁港原本是屬於細小礫石的沙灘海灣,當地有個小聚落叫做橄仔腳,漁民們的漁筏平時就停靠在沙灘上,但是蓋了漁港之後,自然美麗的海灣卻佈滿了大粒卵石和消波塊。

花蓮鹽寮漁港從1991年開始興建,不過因為附近海流強勁,外防波堤屢次被沖毀,沈箱也斷落在海中,阻礙了航道,而原本海灣上的沙子,因為突堤效應日漸稀少,只剩下大小不一的卵石,危及漁筏上下岸與進出沙灘的安全及方便性,多年來,漁民對於政府建造的「烏龍漁港」怨聲載道。

這麼多年來,我看著港口的碼頭、堤防,蓋好了又塌下去,甚至干擾了海岸原來的律動,現在南邊海岸已嚴重侵蝕,並危及台11線的路基,雖然港口南岸的沙子一天一天的減少,但港口防波堤北岸的沙子卻越積越多。

十幾年來,這一段海岸幾乎沒有停止變動,唯一不變的是,漁民的困境始終沒有解決,已經快七十歲的老漁民黃順德,告訴我們現在漁民每天進出港的標準動作,必須先清出沙灘航道的石頭,才能避免漁筏受損,另外還得依賴人力的協助,漁民才能出海作業或是才能回得了家。

鹽寮漁港的興建工程,至目前為止,前後已花費了近二億元,但還是失敗了。鹽寮漁港的例子,突顯了港灣工程的侷限,大海的能量,人們還是難以相抗衡,當漁民的港口美夢破滅之後,老漁民現在的願望,是 只要能夠回到從前就好。

為了改善漁民的作業環境,政府大肆增闢或擴建漁港,但是又因為漁港設計不良,或是沒有評估海象潮流的影響等因素,導致漁港淤積嚴重或是狀況不佳,無法使用,政府花費鉅資大興土木,不只破壞了海岸自然環境,漁民也沒有領受到政府的美意,再來看看漁政單位,最不願被人提起的老笑話,就是和美漁港與金沙灣的例子。

早期金沙灣是一片小而美的沙灘,1994年和美漁港擴建,防波堤往外延伸,金沙灣的沙子,就逐漸隨著海流飄進了港內,港口還沒正式啟用,淤沙卻已經堆得比泊船的碼頭還要高,建一個廢港又毀掉一個沙灘,四千多萬的港灣工程完全敗給這一粒粒的小沙子,為了拯救這座荒廢十多年的漁港。

繞行台灣一圈,發現海岸工程一旦選址出了問題,後果就像一場永無止盡的惡夢沒完沒了,在每一項錯誤之後,往往只能以新工程來作補救,但往往是愈補愈大洞。

當美麗的海灣蓋了漁港,當潔白細柔的沙灘放上消波塊,當台灣超過一大半的自然海岸,被人工結構物所取代,人們開始想念海洋以前的美好。

從2003年開始,內政部營建署推動「海岸復育及景觀改善」搶救計畫,第一年先選定了六個示範點,編列了七千兩百萬元,準備移除部分的人工結構物,之後每年都投下數仟萬元,只為了換回海岸原來的模樣。

但是要拋開築堤防浪的舊思維,挑戰的不只是海岸工程的決心,還有居民的信心。十年來,我們欣喜人們對於海岸利用的價值觀,正慢慢的在轉變,但同時也發現政府部門的許多作為,很令人憂心。目前在台灣各地仍有許多新的開發案與建設,像是深澳電廠的碼頭增建計畫、離島的港口興建工程,還有台26線環島公路的開闢等。

沙的流動,就像是海洋生命的一種輪迴,阻斷了沙的漂移,等於扼殺了生命的延續,當下一個十年,我們的海岸又會是什麼模樣呢?

側記

十年,在人生歲月中是不算短的時間,但相較於自然界的形成歷史,卻只是其中的一小點,重回海岸,繞台灣一圈,有欣喜也有難過,看到久違的受訪者,頭髮白了,臉上多了些皺紋,但是港口淤積、出海困難等老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十年來,一樣的抱怨,說者無助,聽者無力,當然也看到有些海岸,慢慢的找回原來的樣貌,期待下一個海岸十年,再來到海邊,可以從心裡散發出一抹甜甜的微笑。

學科
海洋
縣市
  • 新北市
  • 八里區
  • 新北市
  • 貢寮區
  • 嘉義縣
  • 布袋鎮
  • 高雄市
  • 梓官區
  • 台東縣
  • 長濱鄉
  • 花蓮縣
  • 壽豐鄉
關鍵字
海岸變遷, 挖仔尾, 集水區, 侵蝕, 潮間帶, 台北港, 填海造陸, 淤沙, 保護區, 疏濬, 地層下陷, 消波塊, 突堤效應

1998年,我們的島開播,當時許多海岸開發案,正如火如荼的進行,於是我們的島推出再見海洋系列報導,首次透過影像,完整呈現台灣海岸的環境問題。這十年,在無數次的潮起潮落之間,台灣的海岸又產生了哪些改變呢?重返我們的島,希望回顧歷史,找出海岸的未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柯金源
攝影 陳慶鍾 陳添寶 柯金源,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錢堆‧ 沙灘

錢堆‧ 沙灘  

摘要
夏天是民眾到海灘遊憩的季節,但台灣很多沙灘卻面臨流失的困境。為了挽救沙灘,某些地區開始了買沙造灘的計畫。我們走訪了基隆大武崙、福隆,實際為大家紀錄這片美麗沙灘,如何利用人為力量重新填補,也讓觀眾了解,為何我們的沙灘會慢慢不見了。

艷陽、海浪、沙灘。酷熱的夏天,海邊是最好的消暑聖地,也是讓人看了心曠神怡的清涼風景。基隆大武崙澳底漁村旁的這片沙灘,每到假日擠滿戲水人潮,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腳踏的這片美麗沙灘,其實是基隆市政府花費三百多萬元堆疊出的人造沙灘。

時間回到2005年五月,一輛又一輛的砂石車滿載著沙子,進入基隆大武崙,開始一個改頭換貌的整型計畫。為了保有這基隆市唯一的沙灘,基隆市政府編列預算,請包商由大陸隔海運了8000噸的沙,填出大武崙沙灘的美麗遠景。但其實在漁港興建以前,這一片都是天然的美麗沙灘,根本不需要借助外來填沙。

長期研究海岸地形的海洋大學河海工程學系副教授蕭松山認為,這就是「突堤效應」。蓋了結構物後,沙子來來去去的動線遭到改變,原本應該是個自然平衡的海灘, 沙子卻有去無回,沙灘當然會慢慢消失。

同樣的例子發生在福隆,每年一次的貢寮音樂祭,讓這裡的沙灘成為年輕人徜徉搖滾樂的天堂。但是在熱力四射的狂歡背後,有多少人知道,腳下的這片沙灘

其實是人工填補出來的。學者研究發現,福隆沙灘的消失,原因包括雙溪河因為上游的整治工程,導致沙源減少。另外核四重件碼頭的興建,也是一個關鍵因素。同樣因為「突堤效應」,破壞了福隆原本夏去冬回的沙子循環。

人類自以為能夠主掌自然的變化,但過多的人工建設卻造成難以彌補的後果,

沙灘慢慢不見了。人工塡沙是近年來許多地方,為了彌補自然沙灘流失,不得不採用的方法。直接花錢堆回沙灘雖然是視覺上最明顯的效果,但能不能留住沙子才是關鍵。或許金錢可以為破壞自然的人們,快速地建構出消失的沙灘,但是什麼時候沙子又要不見了,沒人能夠回答這個問題。

原本應該在七月底舉辦的貢寮音樂祭,因為海棠颱風來襲順延,我們在颱風過後來到福隆海灘,看到原本抽砂填補的沙灘,樣貌又有了變化,雖然沙子沒有完全被沖走,高度卻降低了許多。包商只能再度趕工,回復沙灘樣貌。八月初海洋音樂祭即將舉辦,屆時在這片沙灘狂歡的年輕人,有多少人了解福隆沙灘的故事?又有多少人肯關心這片沙灘未來的變化?

學科
海洋
縣市
  • 基隆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人造沙灘, 觀光, 大武崙, 海岸變遷, 突堤效應, 核四, 沙灘流失, 侵蝕

夏天是民眾到海灘遊憩的季節,但台灣很多沙灘卻面臨流失的困境。為了挽救沙灘,某些地區開始了買沙造灘的計畫。我們走訪了基隆大武崙、福隆,實際為大家紀錄這片美麗沙灘,如何利用人為力量重新填補,也讓觀眾了解,為何我們的沙灘會慢慢不見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王晴玲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惜別的海岸

惜別的海岸

摘要
順著路旁濕黑的淤泥,來到了彰化的王功漁港,港內正在進行清港工程。這項工程已經進行了好幾個月。這一天原該是出海的好天氣,但港內的漁船卻只是靜靜地停泊著,完全沒有一點出海的氣息。

黃昏時分,王功漁港終於露出了它的真面目,所有的漁船都擱淺在港底,雖然這是個不便使用的「候潮港」,但是對於箔子寮的夫掃來說,至少還存著那麼一點希望。

這裡是台東縣的大武漁港,早期原來是一片天然的海坪,後來為了提供大陳島義胞一個生存的基地,從民國四十幾年開始進行漁港的建設,但整個建港的過程卻一波三折。

盡管如此,大武漁港原本還是可以勉強使用,但是今年秋天連續兩次颱風來襲,港嘴竟然完全被漂沙堵住,漁民的生計也同時被堵住,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一百五十六艘漁船,閒置在港內。

台灣由於東北季風盛行,促使海流帶動大量的漂沙,由北往南移動。在移動的過程中,一旦遇上了漁港或類似的突堤,漂沙就會被阻擋在突堤北邊,同時也造成突堤南邊的海岸,因沙源的補充不足,而發生海岸侵蝕作用,國內部份學者將這種現象稱為「突堤效應」。

任何突出海岸的工程,或多或少都會產生這種突堤效應, 所以如果海岸工程規畫不當後果往往不堪設想。位於東北角的和美漁港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整個漁港因為積滿了沙,現在是一座廢港。惡質的選舉文化帶動了台灣興建漁港的風潮,不負責任的政治手段,造成漁港工程屢建屢敗。台灣就在這種政治大於一切的運作下,被建設成一個廢港博物館,隨手拈來盡是失敗的例子。    

耗費十幾億新台幣興建,卻宣告報廢的新竹南寮漁港,同樣是一個慘痛的經驗。台灣從民國七十四年開始,推動環境影響評估的工作,但是環評學者的超然性,一直受到爭議,再加上政府推動重大工程時,始終缺乏總量管制的觀念,造成海岸地區,許多完工的建設遭到閒置,更令人遺憾的是,這些原屬於生態敏感區的精華地帶,從此失去了哺育島民的機能。

漁港雖然只是小型工程,卻反映出島民熱衷於開發海岸的冒險性格,而台灣的官員和民眾,又常常在開發和硬體建設之間直接畫上等號。忽略了開發的意義其實遠過於此。民眾只看到眼前的近利,或許還情有可原,但官員如果缺乏經營海岸的智慧,那麼我們的海岸恐怕真的要回天乏術。

學科
海洋, 開發
縣市
  • 彰化縣
  • 芳苑鄉
  • 台東縣
  • 大武鄉
  • 新竹市
關鍵字
海岸變遷, 漂砂, 突堤效應, 海岸侵蝕, 選舉支票, 環評, 海港闢建, 總量管制, 海岸線

順著路旁濕黑的淤泥,來到了彰化的王功漁港,港內正在進行清港工程。這項工程已經進行了好幾個月。這一天原該是出海的好天氣,但港內的漁船卻只是靜靜地停泊著,完全沒有一點出海的氣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文 蘇志宗
攝影 柯金源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突堤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