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間活化

留下來的古蹟

留下來的古蹟

摘要: 
台灣的老屋或歷史建築,經常面臨拆除危機,引發文資保護人士全力搶救,保留之後,卻又面臨修復與再利用的問題。今天我們透過不同案例,看看怎樣的老屋再生術,才能讓老建築延續生命,再現風華…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在彰化,1924年興建的吳蘅秋石油會社代理店(振豐源商行),白色的二樓建築,顯出老屋氣度。屋主後代想要拆除,文化團體進行搶救,被指定為暫定古蹟,進入彰化縣文資審議委員會。屋主後代指出,文化團體根本弄錯老屋歷史。搶救團體則認為,老屋見證一個城市的歷史,有其保存價值。最後文資審議委員會決議指定保存。屋主後代不服決議,認為強行保留下來,只是讓街角多一棟危樓,決定進行訴願。


台南麻豆建於1938年的電姬戲院,建築有著華麗立面,曾是地方娛樂中心。三十年前影業沒落後,戲院關門留下日漸殘破的建築,孤立街頭。文化人士為了保留美麗老戲院,提出文資審查申請,台南市府舉辦現勘,討論保存價值。打開封鎖大門,吸引許多文資愛好者前來,一睹戲院風采。走入內部,從半塌的木造建築空間和充滿灰塵的寬廣舞台,可以感受過去的風光歲月。

戲院產權分屬多位後代屋主,部分屋主考慮拆除,部分有意保留。想保留的屋主,擔心一旦被指定,很多用途都將被限制。最後電姬戲院被列為古蹟,但是修復與再利用工作,將是另一項考驗。

彰化王長發商號,曾是地方知名米商,特殊建築立面,引人注目,屋主王能宏說明,房子建於民國四年,當時是以閩式建築建造,民國十三年到十五年期間,中正路拓寬,前面在改建的時候,就改成巴洛克磚造的房子。

老屋有著同一立面,內部卻隔成三棟樓房,屋內可以看見傳統閩式建築風格,大木結構屋身,讓老屋成為防震建築。老屋修復一棟,恢復光采,成為老屋未受文資指定,屋主願意自行保護的案例。


修復後的老屋空間,結合在地大學,讓學生進入創作,為老屋添上藝術氣息,彰化師範大學陳一凡教授說明,製作前來場勘了好幾次,王董事長不厭其煩跟學生講故事,作品基本上都是從他的故事裡發想。例如充滿海浪意象的大廳,就代表遠渡重洋,有著高掛的紙飛機,寫下滿滿祝福。

梁世賢是王能宏的女婿,接手經營老屋,他說明,與彰師大美術系合作的老屋故事專題展覽,就是想把它的故事,傳遞給在地或來看展覽的人知道。為了維護持續修繕,梁世賢利用店面經營生意,結合地方農產,創造老屋經濟,也幫助農民。

王長發商號其實面臨過拆屋賣地爭議,王能宏只有少部分產權,後來他回鄉買下左側邊間樓房進行修繕,計畫繼續溝通,讓整棟老屋都能保存下來。

從拆屋搶救,到修復經營,台灣老屋面臨不同遭遇,也有不同故事。一群搶救與經營老屋人士,用著最大努力,守護老屋,為台灣留下文化歷史。 

公視 我們的島【留下來的古蹟

04/09 () 2200首播

04/14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縣市: 
  • 彰化縣
  • 彰化市
  • 台南市
  • 麻豆區
關鍵字: 
古蹟保存, 古蹟活化, 再生空間, 空間活化

台灣的老屋或歷史建築,經常面臨拆除危機,引發文資保護人士全力搶救,保留之後,卻又面臨修復與再利用的問題。今天我們透過不同案例,看看怎樣的老屋再生術,才能讓老建築延續生命,再現風華

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摘要: 
不認同黑心企業唯利是圖,欺騙消費者,看不慣農民只能卑微被剝削,拒絕有錢人才吃得起有機食物,更要挽救千瘡百孔的土地環境,洪輝祥試圖翻轉牢不可破的產業鏈,革命已經走到最後一里路…

採訪/撰稿 葉鎮中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有機」大家很熟悉,然而洪輝祥眼中的有機,不單只是不施用農藥、化肥、抗生素,而是人與生物依賴土地,土地哺育人與大地所有生命。生態系統誰都不能少,誰都一樣重要,多樣的生命從土地中各取所需,人不能獨占,每個環節公平分配,每個部分都有它存在的價值。


十多年來,洪輝祥創立「綠農的家」串起一百多位農友的有機耕種與友善養殖,讓一百多個家庭受到照顧,一百多塊田地恢復生機。希望順利把這些安全食物送到消費者手中,半年前他們打造了彩虹餐廳,將綠農們種植出的作物,不添加刺激味覺的調味料,變成一道道美味可口的菜餚,端上認同他們環境理念的消費者餐桌上,這是洪輝祥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彩虹餐廳基地,選擇了曾經是幼稚園的台糖廢棄建築,適度改造不重建,屋頂裝設太陽能板,即發即用供應餐廳電力。頂樓雨水收集和廚房廢水回收再利用,洪輝祥將過去投入環境運動,對能源政策的抗爭理念,完全融入其中。


黃老師長期支持綠農的家,來到彩虹餐廳參觀後說,原來綠建築不是新蓋起一棟號稱「節能減碳」的嶄新房屋,而是利用現有建物依需求適度改建,否則打掉重蓋,增加廢棄物,如何能稱為綠建築?

正品嘗人道飼養豬肉料理的顧客黃先生表示,沒有人用理念在經營一家餐廳,企業大多以營利為目的。這不是單單為著每月營業額算計成本效益的餐飲業者,也不只是為了飲食正義,照顧消費者健康的有機餐廳。背後其實蘊含一個理想,想藉由消費者選擇安全食材,支持友善耕作的農民,再藉由這些農民,復甦長期被榨取的土地,進而拯救台灣環境。


洪輝祥說,一個彩虹餐廳撐起一百多位農友,若一家餐廳能支持五、六十個農家,全台灣有五、六十萬農戶,只要有一萬個像這樣的餐廳,全台灣農地便為之翻轉,台灣人也不需再為黑心食品無奈。

然而不計代價的理想,能觸動更多農民投入友善耕作嗎?實際行動能號召飲食業改變傳統經營模式嗎?當整套友善環境、安全食材體系建立起來後,餐廳每月營業額卻僅達損益平衡的一半,理念撐得下去嗎?

如果彩虹餐廳經營不下去,這場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走不到,是否表示生命健康在食安風暴壟罩下,仍不敵價格考量的市場機制;是否意味環境正義終究只能向經濟利益低頭,值得社會再思考!



公視 我們的島【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07/06() 2200首播
07/1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綠生活, 農業
縣市: 
  • 屏東縣
  • 屏東市
關鍵字: 
洪輝祥, 彩虹餐廳, 綠農的家, 有機農業, 空間活化, 綠建築, 雨水回收, 友善農業

不認同黑心企業唯利是圖,欺騙消費者,看不慣農民只能卑微被剝削,拒絕有錢人才吃得起有機食物,更要挽救千瘡百孔的土地環境,洪輝祥試圖翻轉牢不可破的產業鏈,革命已經走到最後一里路

記憶舊市場


記憶舊市場

摘要: 
走過一甲子,挺過颱風與地震,木構造的土庫舊公有市場,被不少居民視為城市毒瘤,但是在文史工作者眼裡,這是文化發展的墊腳石。雖然它已經公告為歷史建物,卻還在拆與不拆的糾葛中,深陷著…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光是木構造裡面,就有十幾攤豬肉攤,現在還能看到鐵鍊和掛勾,掛豬肉的」從小在雲林縣土庫鎮長大的退休教師黃秋仙,回憶著土庫舊市場(土庫第一公有市場)的過往。

現在,攤商已經撤出,只剩空蕩的空間,檜木構造的建築,記憶著土庫的百年歲月與繁華。


濁水溪,讓雲林成為稻米之鄉,土庫則因為位在通往「北港」的交通要道上,逐漸形成聚落,清代修築的順天宮,不但是信仰中心,廟口一帶也是整個土庫最熱鬧的地方。日治時期,為了加強衛生與秩序管理,建立了這個公有市場。時光流轉,因為快速公路興建,土庫鎮的交通重要性移轉,繁華不再,舊市場逐漸老舊髒亂。


土庫鎮公所向經濟部申請經費興建第三市場,取代第一與第二市場的機能,舊市場則打算整個拆除,作為多功能廣場與停車場,提供遊客有足夠空間。民國10110月,以4000萬打造的第三市場開張,卻因為距離老街較遠,一年多來,人氣與商機一直拉抬不起來。

新市場陷入危機,人去樓空的舊市場,則因為一群珍惜回憶的土庫人,命運大轉彎。這座在日治時期興建的舊市場,雖然在民國42年發生大火而重建,古樸的檜木結構走過一甲子,依然陪伴著土庫人。曾經到過現場的建築師甘銘源認為,建物雖然老舊,卻有保存價值,「木架構有其時代意義,代表40年代的工法,關鍵在於如何淘金,從看似負擔的舊市場,萃取精華。」

民國1024月,舊市場木結構通過審查,公告為縣定歷史建物,雲林縣政府編定2000萬經費,希望舊市場走出新路線。雲林縣文化處長劉銓芝表示,這座土庫舊市場並非獨立存在,而是和市中心形成歷史的整體。土庫老市街新的好願景,不是用拆除來辦到,反而應該從保存的角度來思考。

目前,雲林縣政府文化處在土庫舊市場裡,舉辦了一個小型展覽,呈現土庫舊市場的可能性,同時進行建物修整細部設計與整個老街保存的區域型計畫。但中央與鎮公所立場不同,地方居民的意見也還沒達成共識。建築師甘銘源建議,溫潤的木構架,可以透過設計來保留,不一定要全拆才符合地方發展,也沒有一定要全留,才能保存文化資產的價值,啟動溝通互動機制,應該可以找到折衷之道。

其實鄰近的西螺東市場,一度也面臨拆除命運,以2000萬修整的硬體,修復完成三年來,成功脫胎換骨,成為帶動延平老街復甦的火車頭。


西螺鎮長蕭澤梧表示,東市場原本賣生活必需品,後來商圈移轉,沒落解體,還被列為危險建築,有些居民希望拆了建大樓,但他認為台灣大樓多的是,舊東市場拆了可惜,會把延平老街的重要環節摧毀。他認為,當地特色應該要保留下來。

一方面,呼應西螺濃厚的人文歷史風情;一方面,避免複製觀光導向的老街復興思維,西螺鎮公所與螺陽文教基金會合作,慎選入駐的店家,為東市場的氛圍定調,打造成獨特的藝文市場。螺陽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何美慧表示,從前這裡是完全沒有商機的地方,現在重新把50幾年前的繁榮找回來,是多麼令人振奮。


西螺東市場活化了,原本買賣生鮮食材的市場,現在供應的是調劑心靈的精神食糧。商機也逐漸向兩旁的老街屋蔓延,一度人去樓空的老房子,現在慢慢有商家承租進駐,活絡起來的不只東市場,還帶動了整條老街的生意。因為歷史,城市多了獨有的魅力。

市場,是在地產業的櫥窗、也可以是文化歷史的銜接點。西螺東市場的甦醒,提供了思考空間,而土庫舊市場到底要拆除還是保存,需要更多溝通、更多善意,才能讓土庫再起,而不遺落屬於老街區的百年記憶。

我們的島【記憶舊市場】
03/03(
) 2200首播
03/08(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文化
縣市: 
  • 雲林縣
  • 土庫鎮
關鍵字: 
土庫市場, 舊市場, 木構造, 甘銘源, 歷史建築, 文化保存, 空間活化, 螺陽文教基金會, 東市場

走過一甲子,挺過颱風與地震,木構造的土庫舊公有市場,被不少居民視為城市毒瘤,但是在文史工作者眼裡,這是文化發展的墊腳石。雖然它已經公告為歷史建物,卻還在拆與不拆的糾葛中,深陷著

港邊惜別老倉庫


港邊惜別老倉庫

摘要: 
基隆港區內,二座老倉庫面臨拆除命運,許多市民站出來,希望保存基隆港的歷史記憶。他們不斷發聲、奔波,為老倉庫請命,希望全區保留,不要悲傷地在港邊惜別老倉庫…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春雨時刻,基隆港西岸碼頭上,兩座興建於1930年代左右的日本老倉庫,孤單地守在港邊,訴說著基隆港曾有的風華。原本碼頭上有著廣大的倉庫群,後來歷經美軍轟炸、港區開發,老倉庫一一消失,最後留下的是編號西二、西三這兩座老倉庫。


基隆港務局為了興建海港大樓,基隆市為了改善火車站前空間,共同提出「基隆火車站暨西二、西三碼頭都市更新計畫」,要拆毀兩座倉庫,建新大樓與商場。計畫推動很久,民間一直有反對聲音,老倉庫歷經文資審查,未獲保留,公告拆除前夕,許多基隆市民與文史人士不捨,紛紛挺身而出,希望保留。



透過網路串聯,引起全台關注,文化部長龍應台前往港區老倉庫,召開溝通會,希望找出解決方案。小小會議室中,擠滿關心群眾,大家都不希望基隆珍貴的歷史建物消失。張典婉曾經拍攝太平輪的故事,珍惜基隆港曾經是動盪大時代中,許多人來到台灣的登陸地點,她陪著當年來台的老先生們,表達保存老倉庫的心願。



與會人員轉往現場查看,目前西三倉庫已經動工拆除,牆面打穿,窗戶拆除。屋頂拆除後,厚重的鋼樑結構現身,成為老倉庫的特色。

最後,文化部宣示會設法先保留西二倉庫,西三倉庫再做文資審查。面對突來的轉變,基隆市長張通榮表示,一切要看港務局決定,再做修正。基隆老倉庫拆除風波,讓人思考台灣老倉庫的保存與利用,難道這些工業老倉庫,進入現代就完全無用?必須拆除?


高雄駁二藝術園區,廣大區域的老倉庫群,高雄市以協調方式,租用老倉庫群,讓歷史建物完整被保留下來。走進一間倉庫改造的餐廳,以電台廣播為創意思考,吸引許多年輕人前來。

另外,新修復的大義倉庫區,則是規劃小面積空間,方便藝術家進駐,作為展示、教學的地方。藝術家木殘老師從事文史收集和複合藝術創作,他在店中陳列創作藝品和收藏品,並且規劃出二樓空間,作為教學使用。 


另一位攝影藝術家林育如是基隆人,相當熟悉基隆港區歷史,後來選擇在高雄港區發展。看見基隆港老倉庫的拆除風波,她不解,高雄港倉庫群保留利用,為何基隆港老倉庫,就要都更拆除。

目前高雄港倉庫群,已經擴大為三個區域,並且和舊高雄港站連通,形成一個廣大的藝文園區,成為高雄重要的歷史與旅遊勝地。

在淡水,也有殼牌倉庫保留行動,早期因為開路風波,要拆除老倉庫,經過居民與文史團體的努力,指定為歷史建物。現今,倉庫群由淡水文化基金會管理,分別設立歷史故事館和出租作為藝術品展示區,陳列不同創作藝術,也成為淡水社區大學的教室。


淡水遊客眾多,多數前往老街旅遊消費,反而遺忘有歷史意義的老倉庫群。基金會名譽董事長陳信雄希望,能吸引更多遊客前來,讓維護不易的園區,能永續經營。

基隆港老倉庫保留問題,在市議會引發討論,完整保留與拆除都更,各方爭議不下。老建築是否妨礙都市發展?要全面拆除?還是透過都市規劃與建築設計來解決?老倉庫喚醒了市民的舊時記憶,期待基隆港區風華再現,可以岸邊送別遊客,不要港區惜別舊倉庫。

我們的島【港邊惜別老倉庫】
03/03() 2200首播
03/0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基隆市
  • 中正區
關鍵字: 
文化保存, 文資法, 文資審議, 西二碼頭, 西三碼頭, 張典婉, 龍應台, 文化部, 高雄駁二, 殼牌倉庫, 再生空間, 空間活化

基隆港區內,二座老倉庫面臨拆除命運,許多市民站出來,希望保存基隆港的歷史記憶。他們不斷發聲、奔波,為老倉庫請命,希望全區保留,不要悲傷地在港邊惜別老倉庫

圍牆內的開發案


圍牆內的開發案

摘要: 
想要在土地資源有限的台北市進行開發,是一件困難的事,於是許多開發案都思考重新,要利用閒置空間,並且引進民間資金來進行開發,位在台北市福德街的廣慈博愛院就是一例。占地6.5公頃的社福用地,未來會切割出1.6公頃的商業用地,蓋起與捷運共構的住商大樓和旅館,這樣的發展,有人期待、有人擔憂,然而大多數的台北市民,還不知道有這樣的一個BOT案正在進行…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忠峰 陳慶鍾 陳志昌
剪輯 陳志昌

清晨,在濃密的樹蔭下做運動,呼吸芬多精,對鄰近居民來說,大自然是最好的健身中心。每天早晚都有人在這裡散步、跳舞,很難想像,這一片靜謐的空間,距離熱鬧的信義商圈不到兩公里。

位在台北市福德街和大道路口的廣慈博愛院,是民國58年興建的,這個台北市政府為了安置弱勢族群所設立的機構,是當時全東南亞最大的安養中心,包含照顧低收入戶所興建的福德平宅,總共占地6.5公頃。

現在居民活動的這一片綠地,原本也是屬於廣慈博愛院區的一部分,民國95年,政府拆除部分建物後,開放給週遭居民使用,對於擁擠密集的老社區來說這一塊綠地空間顯得十分珍貴。

其實台北市政府早從民國79年起,就陸續規劃廣慈博愛院區的更新,並喊出『打造台北銀座、發揚廣慈精神』為口號,透過「促進民間機構參與公共建設法」,採取BOT的方式進行,也就是民間興建、經營,然後再移交給政府,在民國95年送都市計畫審議之後,原本6.5公頃的社福用地,縮減為2.9公頃,其餘作為公園綠地和商業用地,滿足居民需求,也做為招商誘因。

這一次的開發案,將福德平宅也一併納入,分為南北兩個基地,北基地以社會福利機構為主,南基地將會有旅館、住商大樓、捷運站、派出所等的設施,招商內容中並明定,開發單位要自費興建園區內所有設施,粗估經費要91億元,簽約50年,完工之後,部分的社福機構和派出所、捷運站等,要移交給台北市政府經營管理。

民國98615號,柏德開發和台北市政府正式簽約,然而,直到今年612日所舉辦的環評說明會,有些居民才知道,老鄰居要變身了,都還來不及了解細部規劃,就已經聽見廣慈博愛院裡傳來怪手聲。對於尚未經過環評就先進行整地,未來還會進行樹木移植,台北市政府和開發單位表示一切合法,於是關心環境的當地居民,只有循司法途徑,向台北市政府提出行政訴訟。

但拆除動作並未停歇,現在建築物都成了一堆廢磚瓦。未來,這裡的商業用地上,將會進駐33層樓高的旅館、和25層樓高的住商大樓、再加上地下4層樓的停車場和捷運出入口等設施,讓部分居民擔憂,開發後帶來的龐大交通衝擊和空氣污染,現有的環境是否能夠承受。

但也有居民期待,這場開發案能替沉寂好久的老舊社區,帶來繁榮發展,而懷抱著美好的期待與想像。

為了瞭解基地狀況,今年1110號,環評委員到現場進行勘查,許多居民也都到場關心,但在進入院區前卻被阻擋在鐵門外。

這是全台灣第一件社福BOT案,不只是關心環境的民間團體關注,社福團體其實也都憂心BOT的發展。從公平正義的角度來看,原本6.5公頃的社福用地,分割為公園綠地和商業用地之後,只剩下2.9公頃。社福團體一方面希望更新後,可以照顧到更多弱勢族群,但又怕如果經營者以利潤做為考量,會犧牲掉弱勢者該有的權益,因此要如何落實監督,是此案的關鍵。

在發展快速的信義計畫區附近,想要看到上百棵樹木的都市綠帶相當難得,鄰近的廣慈博愛院區,裡頭有著700多棵樹木,雖然達到台北市政府受保護老樹標準的樹木只有13棵,但是這裡的樹種多元而豐富,是當地居民舒暢身心的好去處。

按照柏德開發的規劃,有200多棵樹會現地保留,其餘500多棵則是在基地內進行假植,愛樹人士憂心樹木移植存活率的問題,社會局提出說明,而關心樹木生態的游藝,卻認為廣慈開發案,其實可以從基地現有的自然條件上去做規劃,不需要移植樹木。

閒適的午後,老人走在廣慈博愛院外,灰色的水泥圍牆邊,可能還不知道圍牆裡,變成什麼樣子?

在這場開發案中,要如何照顧弱勢族群的社會福利?以及顧及到公眾需求,許多人都在提出建言,如果規劃者只在圍牆裡,忽略了外圍的聲音,又怎能規劃出一座符合公眾所期待的城市樣貌?

側記

以往,這些社福照護單位,都被規劃在市區的邊陲地帶,但隨著城市開發日益擴張,人口日漸密集,邊陲也變成了黃金地段,再加上建物逐漸老舊,就會產生許多更新開發案件,政府這幾年往往在財政考量下,採取BOT的方式進行,規劃初期都覺得一切很美好,但BOT就像是雙刃刀,稍有不慎,可能造成彼此的損傷,政府要如何介入管理變成重要關鍵,廣慈的BOT案是否真能落實社會福利的宗旨?值得大家持續去關心。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信義區
關鍵字: 
廣慈案, 空間活化, 社福用地, BOT, 樹保條例, 樹木移植, 都市綠地, 促參法

想要在土地資源有限的台北市進行開發,是一件困難的事,於是許多開發案都思考重新,要利用閒置空間,並且引進民間資金來進行開發,位在台北市福德街的廣慈博愛院就是一例。占地6.5公頃的社福用地,未來會切割出1.6公頃的商業用地,蓋起與捷運共構的住商大樓和旅館,這樣的發展,有人期待、有人擔憂,然而大多數的台北市民,還不知道有這樣的一個BOT案正在進行…

舊監獄的新生


舊監獄的新生

摘要: 
今年八月,東部有兩個舊監獄顯得熱鬧滾滾,充滿了活力與歡笑。許多年輕人花錢進入牢房,體會「被囚禁」的感覺﹔許多藝術家自願走入圍牆,發揮創作的靈感。舊監獄「重獲新生」了,這是怎麼回事?

採訪/撰稿 張岱屏

宜蘭火車站前的市中心區,有一面老舊的圍牆、一棟不起眼的日式建築。所有的宜蘭市民都知道:這裡是舊監獄。

話說這個宜蘭舊監獄,最早可以追溯到1812年清嘉慶時期。日據時期沿用清朝的監獄舊址,成立台北監獄宜蘭支監,座落在當時舊宜蘭城的南門外。光復以後,她又改名為「台灣宜蘭監獄」,一直到1992年,因為房舍老舊、基地狹小,宜蘭監獄搬遷到三星鄉,這座舊監獄於是廢棄至今。從清朝、日據時期、到國民政府,許多人在這裡接受懲罰,但是今年夏天,卻有許多人花錢來這裡享受制裁。

原來,這是今年暑假宜蘭縣政府推出的新活動「獄樂營」,將舊監獄重新整修,讓民眾體驗「坐監」的滋味。晚上還開放住宿,每個人收費480元,沒想到 住宿的情形還十分踴躍。

宜蘭文化局原本計劃將舊監獄改造成青年旅館,長期經營,但是,屬於南門計劃區的這一大片公有土地,即將標售給民間開發投資。未來,這棟饒富歷史意味的舊監獄能不能被保存下來,還在未定之天。

監獄的大門,可以容納想像﹔監獄的高牆,也可以激發靈感。

花蓮舊監獄設立於1937年,收容重刑犯與花東地區受刑人長達四十餘年。1982年,花蓮監獄搬遷到南華村,市區的舊監獄從此荒蕪,也許是因為它的神秘與令人畏懼,二十年來,這片空間始終封閉、無人聞問,一直到民國九十一年,市公所計劃重新利用這塊閒置空間,開始與民間藝文團體合作,在今年八月首度在此舉行「原住民漂流木藝術節」。除了台灣原住民的創作者,來自祕魯、愛爾蘭、加拿大的藝術家,也進駐舊監獄進行創作,增進台灣原住民創作者與國外藝術家的交流。

其實,真正禁錮一個人的,不是有形的高牆,而是思想的限制。高牆沒有倒下,但是經過想像與創造,城市的空間被解放出來,舊監獄也找到自己的自由。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文化
縣市: 
  • 宜蘭縣
  • 花蓮縣
關鍵字: 
監獄, 空間再生, 空間活化, 文化保存, 歷史建築, 古蹟

今年八月,東部有兩個舊監獄顯得熱鬧滾滾,充滿了活力與歡笑。許多年輕人花錢進入牢房,體會「被囚禁」的感覺﹔許多藝術家自願走入圍牆,發揮創作的靈感。舊監獄「重獲新生」了,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