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植

許一個好公園

許一個好公園

摘要
在城市中,想喘口氣,動動身體,人們很需要公園。公園的樣貌誰來決定?怎麼樣才算得上一座好公園?

公園,是都市人最容易接觸樹木的地方,但大部分的公園,都是以綠美化為導向,以人的需求與舒適度來打造。在台中科博館,有個獨特的園區,兼顧了人與生態,彷彿把整座森林搬過來。在這裡,民眾能看到原本生長在台灣低海拔的樹,以及樹下的灌叢、各式各樣的雜草,森林與公園,完美結合。

為了催生這座森林,科博館的嚴新富博士努力了二十多年,從各地原始森林帶回植株,與廠商切磋合適的栽植方式,現在樹已成林,形成動態平衡,反而節省下不少維護管理成本。靜宜大學副教授楊國禎表示,希望都市裡,能多建立這樣的生態廊道與跳島,讓大自然進到城市。

公園不只是人與自然的窗口,也是都市開發後失去棲地的生物,珍貴的落腳處。

在台北市天母地區有座公園,保有樟樹為主的迷你森林,雖然沒有專家細心營造植物組成,卻衍生了一個豐富綿密的生態網,但這座公園,正面臨命運轉捩點。

遛狗、散步、運動,居民使用頻率很高,腹地不大的天和公園,有著三百多棵樹,台灣藍鵲築巢,白腹秧雞漫步、蟲鳴鳥叫,加上孩童的歡笑,混奏著一首輕快的樂曲。公園盡頭,還有這首樂曲最動人的高潮,潺潺水聲,來自一口每天湧出十五噸潔淨水的湧泉-番井沸泉。

這口被選為「芝蘭八景」之一的湧泉水井,已有三百多年歷史,灌溉這一帶從前滿布的水田,也孕育生命,居民在這裡紀錄到十多種蜻蜓,是都市裡非常少見的生態資源。

但二十多年過去,設施難免老舊,因應台北市申辦2016世界設計之都活動,公燈處篩選了五十六個二十年以上的老舊公園,最後天和公園、天和一號公園、東和公園等入選,將以1.3億元經費進行更新,工期預計一年,其中最特別的就是天和公園,台北市政府公園路燈管理處處長張郁慧表示,它是都會公園,卻有自然公園的條件,還有珍貴的湧泉,才會雀屏中選。

市府從2012年開始規劃更新,但是大部分居民卻直到2015年11月才知道,在初步規劃中,將移除六十棵樹,移植四十多棵,共有一百多棵樹將受到影響。

居民得知時,行政流程已經接近尾聲,他們緊急成立聯盟,從網路發起連署,也拿著連署書,到公園與居民對話,希望更多人知道這件事情。

回應民眾的關心,公燈處願意採取開放的態度,邀請居民參與,讓設計過程更透明。這筆上億元的更新經費,能否讓公園更好,接下來的每一步都很重要。台北市政府公園路燈管理處處長張郁慧表示,已經啟動了公民參與討論,沒有凝聚共識之前,不會貿然動工。

以往,公園的設計都是政府規劃發包,民眾只能被動接受結果,天和公園因為居民自發性的關心,走上一條公民參與設計的新路。公園給人力量,卻也需要人們的力量。一座好公園,使用者不只人們,需要多些疼惜、多些尊重。公園的面貌除了專業者的設計想像,民眾的把關同樣重要。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士林區
關鍵字
天和公園, 湧泉, 公民參與, 公園更新, 移植

在城市中,想喘口氣,動動身體,人們很需要公園。公園的樣貌誰來決定?怎麼樣才算得上一座好公園?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請樹搬家

 

請樹搬家

摘要
台東大名鼎鼎的金城武樹,總是吸引不少遊客前來拍照,今年麥德姆颱風所帶來的強風,把它給連根吹起,縣府用高規格來搶救大樹,要讓大樹原地重建。如果樹木有靈也會怨嘆,命運不同,遭遇怎有如天壤之別,有的地方想盡辦法要留下樹;有的地方,樹木卻得遠離家園…

像是今年七月底,趕著上路的台中快捷巴士(BRT),不只是工程加緊作業,樹木也被迫急著搬家,因為BRT專用道是縮減台灣大道的快車道,因此原本分隔島上的樹木,就得移植他處。學者楊國禎,發現市府移植過程為了趕工粗暴移樹,沒有斷根就直接挖樹,就連耐活的黑板樹都無法存活。

為了交通建設而移樹,並不是頭一遭。台北市光復南路要拓寬道路,準備移走分隔島上的木棉樹,卻在移植作業時,因為雙方拉扯而把樹拔成兩段,看在愛樹人眼裡,實在心疼。

移植前的修枝,若過度強剪也可能危及樹命,新北市江翠國中為了蓋泳池共構的停車場,移植32棵樹木,但業者修剪手法粗糙,遭到新北市政府開罰四萬五千元。然而這樣錯誤的修剪方式並非偶發,雖然許多施工單位會在事後塗藥,但看在樹醫生劉東啟眼中,都是徒勞無功。他的實驗室有許多樹木標本,都是傷口感染病害致死。

台中市青海路和黎明路的路口有個小公園,裡面的11棵樹,因為道路拓寬而被移植,其中包括3棵受保護的老樹。這些被修剪過後的老樹,失去茂密枝葉,就像巨人從地上伸手喊救命。搬運當天,這麼大的樹,底部根系沒有土球包覆,巨大身軀,留下的殘根卻是淺淺一層,讓愛樹人士對老樹的未來,憂心忡忡。 

根是樹木的生命源頭,失去枝葉又沒有足夠時間讓可吸水的細根長好,就直接移植,下場往往不太好。看到許多樹木移植的問題,劉東啟發展出一套獨特的水刀斷根法,增加養根成功率,讓樹木可以全樹移植,成功移植不少樹木。 

今天要移植的這棵台灣朴樹,因為棲地受到強勢外來種銀合歡的入侵,生長狀況並不理想,台中港務局希望讓樹活得更好,於是替它找了新家。在施工前,工人包上稻桿以免樹皮受損,再用鏟子仔細挖掘大樹周邊的土壤,查看根系生長狀況。因為不清楚地底下的生長情形,挖掘時得要小心翼翼,以免發生意外。 

對樹木的尊重,表現在每個動作裡,劉東啟認為只要有心,好好移植樹木並不是問題,而移植後的環境,也很重要。選擇合適的棲地適地適種,大樹才會快樂,因為樹木一旦種下,就有永久居住的打算。 

越是小心善待樹木,樹木成功存活機率就越高。這棵看起來綠意盎然的台灣櫸木,一點也不像去年年底才剛移植過來的樹,在風中,它盡情的伸展枝葉。

不過就算全樹移植比傳統移植存活率高,移植對樹木來說,畢竟還是大手術,有風險存在。有時換個想法,樹的命運就會截然不同。

像台北市萬福國小外圍的行道樹,是當地居民喜歡散步、乘涼的地方。當初種樹沒有考慮到樹的發展,於是蓋了花台。隨著樹木生長,花台不堪負荷,經常發生龜裂,考慮安全因素,校方有意移走樹木。為了暸解更多社區民眾的想法,校方舉辦公聽會,民眾對於樹木的去留,都勇於表達意見,最後校方決定讓行道樹繼續陪伴大家。

住在城市裡的樹木,無法選擇居住的地方,離開也非出於自願,如果真有一天,我們需要請樹搬家,能不能更細膩對待這些樹木。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移植, 樹保條例, 樹保法, 楊國禎, 劉東啟, 路樹, 全樹移植, 不當修剪

台東大名鼎鼎的金城武樹,總是吸引不少遊客前來拍照,今年麥德姆颱風所帶來的強風,把它給連根吹起,縣府用高規格來搶救大樹,要讓大樹原地重建。如果樹木有靈也會怨嘆,命運不同,遭遇怎有如天壤之別,有的地方想盡辦法要留下樹;有的地方,樹木卻得遠離家園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林燕如,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圖書館戰爭

圖書館戰爭

摘要
早上七點半,高雄市中央公園陽光燦爛,鳥兒覓食、民眾運動。濃濃綠意,讓市民慢下心情,看樹、看鳥、看松鼠,連保育類猛禽-鳳頭蒼鷹,也來築巢。陳太太和先生總要搭乘捷運來這,享受大樹陪伴。美好環境吸引不少人和生物前來,就連圖書館也想進駐…

今年三月份,一道長長的白色鐵皮圍籬出現在高雄中央公園。原來市府依據「都市計畫公共設施用地多目標使用辦法」,要讓民間企業李科永文教基金會利用現有的玩具圖書館舊址,蓋圖書館。

李科永文教基金會捐贈八千多萬要蓋的圖書館,總樓地板面積750坪,市府認為開發基地只佔中央公園總面積的千分之八,不至於影響周遭環境,未來還能營造一個隱身森林中,與自然共生的圖書館。

不過在市府的美好想像前,得先移走47棵樹,大多數民眾對於樹木要移植還是充滿疑慮,為了留下翁鬱樹林,有居民組織『中央公園護樹護地聯盟』,到處陳情抗議。高雄市野鳥學會則是替鳳頭蒼鷹請命,畢竟想要在都會區看到保育類猛禽築巢,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有居民認為,目前中央公園已經有座高雄文學館,不到十分鐘步行距離,新蓋的市立總圖也在施工,是否有再開闢圖書館的必要性?高雄市府表示,文學館是專門圖書館,與公眾使用的社區圖書館不同。而一社區一圖書館是政策,李科永紀念圖書館的開闢,能彌補前金區社區圖書館的不足。

對於市府說法,反對公園設置圖書館的民眾,不斷提出有其他替代地點的選擇,希望市府另覓他處蓋圖書館,雙方僵持不下。

從高處往下看,密集的高樓大廈就像一片樓海,讓人喘不過氣。高雄市中央公園的大片綠意,顯得格外珍貴,事實上,這片綠也真是得來不易。十幾年前,中央公園可不是現今的模樣,當時有70%以上都是水泥鋪面,有籃球場、游泳池、溜冰場等設施。為了去除這些水泥設施,民間團體和當時的市府攜手打造森林公園,許多樹木都是高雄捷運施工移植過來,歷經復育過程的魯台營,體會到種大樹比種小樹還辛苦,他表示經過斷根的樹木,需要的恢復時間比較長。

面對眾多反對聲浪,高雄市府修改設計,樹木移植的數量從47棵減至22棵,基地面積從500坪縮減到298坪,總樓地板面積維持在750坪,並舉辦多場說明會。在雙方協商下,市府同意暫停施工,事情看似平靜,卻不然。

今年7月31日深夜,高雄發生氣爆意外,整個都市陷入不安情緒。此時有護樹志工發現,8月5日凌晨,市府派工人到中央公園修剪枝幹,進行樹木斷根,大雨滂沱,樹木被斷去枝條,滿地殘枝在雨中像是哭泣。
8月19日民間所舉辦的公聽會上,對於市府8月5日的動工,民眾個個情緒激動,要求市府給說明。

高雄市民來說,中央公園是他們的驕傲,也是許多市民舒展身心的地方。捷運開通後,更成了吸引遊客的景點。

氣爆的慘痛經驗,更加深高雄市想擺脫工業城市的念頭。擁有文化與綠化是高雄市民期盼已久的夢,要怎麼讓夢想不要有缺憾,就看市政府如何運用智慧,化干戈為玉帛。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關鍵字
圖書館, 李科永, 保育類, 猛禽, 中央公園, 公園自治條例, 移植

早上七點半,高雄市中央公園陽光燦爛,鳥兒覓食、民眾運動。濃濃綠意,讓市民慢下心情,看樹、看鳥、看松鼠,連保育類猛禽-鳳頭蒼鷹,也來築巢。陳太太和先生總要搭乘捷運來到這,享受大樹陪伴。美好環境吸引不少人和生物前來,就連圖書館也想進駐…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當路遇見樹

當路遇見樹

摘要
深夜裡,台北市光復南路和忠孝東路口,並不寧靜。一場移植路樹工程,工人與愛樹人士爆發衝突。工人架起圍籬,阻擋民眾靠近,要用重機具把樹木搬移;有人爬上樹,登上怪手,推倒圍籬,企圖用肉身護樹…

天明來到,光復南路上依舊人行匆忙,許多人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是否有人留意到?腳下一方方的水泥,原本都是一棵樹的小天地。

民國70年代開闢的光復南路、忠孝東路,兩側的行道樹,隨著季節變換色彩,這是台北市民難忘的回憶,也是知名民歌木棉道所描述的景色。

民國95年,大巨蛋在松山菸廠落腳,由遠雄得標,打造體育園區。遠雄體育園區BOT案一開始就引發各界關注,民間團體擔心對文化資產、生態環境產生衝擊;當地居民則煩惱交通、噪音所帶來的影響。

歷經多次都審、環評等會議,民國100年遠雄體育園區有條件通過環評,這顆可容納四萬人的巨蛋加上商業設施,勢必對周遭交通帶來衝擊。於是北市府規劃調整路型,把忠孝東路從四線道拓寬到五線道,光復南路上的分隔島變成進入園區的地下引道;同時,為了維持雙向的三線道,現有的人行道將改成車道,遠雄基地內再增設兩條臨停車道和人行步道,紓解人潮和車潮。

這樣一來,估算忠孝東路的33棵楓香、光復南路的36棵印度紫檀和分隔島上的18棵木棉,共計要移植87棵樹。當地新仁里里長李財久得知後,發動連署向市長陳情,反對道路拓寬,要求原地保留行道樹。

里長在民國100年送出陳情函,兩年多來遲遲沒有下文,但遠雄巨蛋早已著手動工興建,要趕在2017年世大運開幕使用,基地外也加緊動作。居民劉先生說,今年4月18號才剛貼出移樹公告,21號就開始施工,23號出動大量機具車輛,一夕之間帶走了20-30棵樹。在移植過程中,一棵木棉被扯斷,撕裂的傷痕,讓很多人都感到不捨。

不忍樹木遭此對待,愛樹人士在樹下搭起帳篷,發起連署行動,準備長期抗爭。

25號深夜,工程人員再度施工,雙方爆發衝突。為了防止其他樹木被帶走。愛樹民眾紛紛爬上樹,還有人用肉身阻擋怪手和吊車施作,施工人員架起圍籬,阻止民眾靠近,民眾情緒激動,推倒圍籬,雙方僵持不下,最後在議員協調下,暫停施工。

4月27號,為了解決紛爭,雙方展開協調會,居民質疑依照行道樹移植作業程序,行道樹移植必須在三個月前作斷根處理,遠雄承包商未依程序施作,會讓樹木存活率降低,市府則回應,此案有送公園路燈管理處專案處理,審核通過,不需事先斷根,遠雄也承諾,樹木保活率會在八成以上。

車流頻繁的忠孝東路和光復南路,是台北市中心的重要幹道,它的一舉一動,連帶影響基隆路和市民大道,面對交通問題,多年在松菸護樹的游藝表示,一開始巨蛋選址在此就是個錯誤,如今錯誤已成,更要善待樹木。他提出調整路型,留下老樹,也能維持車流量的想法。但北市府認為,原地留下路樹,把車道內縮在遠雄基地,以用路人的使用習慣來說,並不會特地彎進去使用,這樣等於是多送給遠雄巨蛋一個車道,不符公眾利益。

對於雙方的想法,交通學者張勝雄,認為可以先就民間意見作車流模擬,再來評估可行性,他也提出小幅就地移植的方案作為選擇。他認為會發生衝突,是以往在交通評估上,都只考慮到車輛運行的順暢,沒有把路樹保留納為選項之一,是工程思維上經常出現的盲點。

原本松山菸廠有將近一千棵的樹,遠雄體育園區設置,移植780棵樹,死了上百棵。其中最受矚目的八十歲老樟樹,移植後,因為排水不良而死去,是居民難忘的遺憾。

這批松菸外的87棵行道樹,未來都將移植到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實際到現場勘查,被移過來的樹,因為連日大雨造成根部淹水,樹冠為了方便運送,只剩下少許枝葉,對於移植後的狀況,樹木專家劉東啟認為並不樂觀,然而這些都不是業者所承諾的保活一年,就可以看得出來。

劉東啟也對移植過程手法粗糙,感到不可思議,對樹木的存活率無疑是雪上加霜,等於把樹當成沒有生命的木頭對待。

民國100年的時候,台北市長郝龍斌宣布要投入七千萬,打造35條林蔭大道,對照這次台北松菸外的移樹風波,顯得格外諷刺。然而,當路碰上了樹,樹木被搬來搬去的情況,層出不窮。劉東啟認為這是我們欠缺對待樹的文明。

深夜裡,再度回到光復南路上,歌手用溫柔的歌聲和志工一同守護老樹,從各地而來的志工、學生繫上黃絲帶,傳遞對樹的祝福。樹的重要,很多人都能朗朗上口。但改變思維、給樹空間,卻是很多人都忘記的事,只有真心的替樹著想,才能夠讓城市裡的樹木,不再受苦。

 
 

我們的島【當路遇見樹】

05/12(一) 22:00首播
05/17(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植物,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信義區
關鍵字
行道樹, 樹保條例, 遠雄, 巨蛋, 移植, 移樹, 老樹

深夜裡,台北市光復南路和忠孝東路口,並不寧靜。一場移植路樹工程,工人與愛樹人士爆發衝突。工人架起圍籬,阻擋民眾靠近,要用重機具把樹木搬移;有人爬上樹,登上怪手,推倒圍籬,企圖用肉身護樹…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燕如 張岱屏,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陳慶鍾 陳忠峰,剪輯 陳添寶

樹困愁城

樹困愁城

摘要
來到板橋江翠國中,網球場的圍籬已遭拆除棄置在中央,周邊有五棵樹木被裁去枝幹,準備移植,因為這裡即將要花費兩億多元,興建游泳池和地下停車場…

由於開發基地上有許多樹木,是社區居民和學校師生的生活良伴,不忍心綠色樹海就此消失,一群江翠國中退休老師和居民,在六年前就組成護樹志工隊,訴求原地保留這片樹海。

校方表示,這項開發案從2006年開始規劃,考慮到學生游泳教育的需求而設立泳池,交通局則希望充分利用空間,於是加上停車場共構的想法,全案在2012年6月獲得市府核准,工程預計在2015年完工,在考慮民意後,為了兼顧生態與開發,於是修改設計,開發面積從五千多平方公尺,縮減到三千多平方公尺,最後移植32棵樹木,是不得不的選擇,其中5棵會留在校內,另外27棵落腳泰山公有地。

但是護樹志工認為,老樹的犧牲沒有必要,因為學校周邊就有泳池,就算真有停車需求,也能利用現有停車場向下開挖,沒有必要在校園內移樹新建。雙方在移樹與護樹之間,爭議不停。今年三月,包商啟動鏈鋸,展開移植作業,看到樹木被胡亂修剪後的模樣,護樹志工心痛不已,事後農業局對施工單位開罰四萬五千元,但傷害已然造成。

為了表達捍衛樹木的決心,護樹志工在3月28日清晨,展開抱樹行動,其中潘翰疆到現在,還在樹上,超過兩百個小時。樹木在城市追求開發下,不但在校園難以平靜,就算在公有地也難有保障。

而住在公園裡的樹,想要安身立命也不容易,兩年前,板橋江翠派出所進駐石雕公園,計畫移植67棵樹木,周遭居民強烈反對,仍是不敵政府強制搬植,當時承包業者沒有按照合法移植程序,被農業局處以六萬元罰款,事後護樹志工前往查看,移植狀況仍不樂觀。

公共建設要移樹、都更開發要移樹,樹木移植成為常態。為了替樹找去處,新北市以「大樹之家」作為媒合平台,取代以往暫時寄放的樹木銀行,一年多來媒合移植了兩千五百棵樹木,立意雖好,但如果人們看待樹木的態度不變,還是無法解決問題。

今年三月底,距離江翠國中不到十分鐘的溪頭公園,業者以樹木生長太密為由,砍伐了10幾棵,滿地的斷枝殘幹,像是樹木的無聲控訴。種種事件,讓民眾對政府所謂的樹木保護,失去信心。

4月1日,新北市政府召開江翠國中泳池和停車場共構案的協調會,試圖解決僵局。對於民意需求,雙方認知有顯著差距,市府提出的說明,護樹志工也難以信服。新北市政府說明江翠案預算已過,能變更的空間有限,只能加強後續樹木的保障,並承諾三個月後,提出修改樹保制度的方案,將來在環評或是都審,都會把樹保列為審查項目。

這次江翠國中的不當修剪,承包商恰巧與石雕公園是同一家,護樹團體認為政府招標時,應該要把業者的不良紀錄,納入審查標準。對於已經造成的傷害,新北市府找來樹木專家做進一步診治,評估至少要到五月才能進行移植作業,農業局景觀處表示,這段期間不會讓業者復工。

圍牆外,許多關心民眾,絡繹不絕,緊閉的鐵門和樹梢上,掛滿了祝福的黃絲帶,新北市政府面對樹保的這門功課,是不是有機會作為其他城市的典範,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學科
植物, 開發
縣市
  • 新北市
  • 板橋區
關鍵字
護樹, 江翠國中, 游泳池, 開發, 大樹之家, 溪頭公園, 不當修剪, 樹保條例, 樹木銀行, 移植, 存活率

來到板橋江翠國中,網球場的圍籬已遭拆除棄置在中央,周邊有五棵樹木被裁去枝幹,準備移植,因為這裡即將要花費兩億多元,興建游泳池和地下停車場…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鄭嘉明 陳慶鍾,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委屈了,行道樹

摘要
住在都市的樹,有些被安插在道路兩旁,日子有苦難言。住在一兩公尺寬的小方格裡,根部像是裹了小腳,無法伸展,枝條伸長了,就要被砍。大多數人把它們當做城市裝飾品,卻忘了它們,是活生生的古老生命…

張開大大的綠傘,行道樹不但帶來美麗,還為人們擋去艷陽、隔絕噪音、吐納新鮮空氣。它們離人們很近,卻常常被忽略,甚至喜歡了就種,不喜歡就換。

日治時期,因為濃密的綠蔭,還可以生產芒果,土芒果樹,是最流行的行道樹種。70年代,因為木棉樹的棉絮可以填充寢具,加上開花時的艷麗,點燃了另一波流行。為了配合城市發展,盡快變出綠蔭,黑板樹、小葉欖仁等生長快速的路樹,成為新寵兒。有著美麗花朵的台灣欒樹、苦楝、黃花風鈴木等等,也因為人們喜愛,悄悄的站上了道路舞台。

然而日子一天天過去,人們與行道樹之間,漸漸的,相愛容易相處難…

一個晴朗的早晨,接獲民眾通報行道樹的枝葉擋住紅綠燈,管理單位一早就趕來修剪。但是讓附近居民苦惱的不止枝葉,還有根部,因為樹根生長,破壞了人行道。

大樹的根系大小與樹木體積有一定比例,約為五比一,越大的樹,根部需要的空間就會越多,萬一當初種下時,植穴太小,就容易產生浮根現象,高大的黑板樹,就常因此背上破壞人行道的黑鍋。

無辜的還有木棉樹,當初因為美麗而廣被種植,現在卻成為人們眼中的麻煩樹。台中市原本有數千棵木棉,因為難照顧而大量移除,改種其他行道樹,這條台灣大道上的六百多棵,是少數僅存的木棉,今年二月卻慘遭截肢,硬把木棉整成電線桿。第一時間站出來抗議的靜宜大學副教授楊國禎,他感慨的說:「木棉最漂亮的地方,就是枝條伸展出去,一層一層,開花的時候很漂亮。現在枝條不能長,花不能開,果實不能結,人真的滿可惡的!」

原本在低海拔稱王的樟樹,變成行道樹之後也落難。1932年的台北都市計畫裡,規劃為公園大道的仁愛路,種植了成排樟樹,如今這些老樟樹卻搖搖欲墜。另外,中山北路在日治時期,是一條通往神社的參拜道路,在當時就建設為林蔭大道,這裡的樟樹也不快樂。中興大學園藝系助理教授劉東啓說:「大樹的主幹原本應該直立線條流暢,但是這裡的樟樹,有許多主幹膨大,因為內部龜裂,樹為了補強自己的結構,就一直膨大。」

樹木不健康,容易斷裂倒伏,對來往的行人或車輛都構成危險,面對強風豪雨的能力也減弱,台北市行道樹去年因颱風倒下的,就有一千多棵,台中市還曾經被象神颱風弄倒了兩萬多棵。

樹木,原本是最好的力學家,現在綠巨人不但站不穩,還病懨懨。植穴設計不良是問題根源,除了空間太小,人們喜歡加高花台也是大問題。中興大學園藝系助理教授劉東啓說:「全世界最高的樹有120公尺,樹根深度只有2.5公尺,樹的根橫向發展比較多。樹根必須呼吸才能吸水,但是這些樹木根部的土壤,幾乎都缺氧,於是樹為了呼吸,都要在表面上長根,可是覆蓋這樣的土台上去,原來的呼吸根就死亡,它會從被覆蓋的樹幹,長出二次根,相對應的仰賴原本呼吸根吸水的枝條就會潰爛。」

錯誤的修剪,也給大樹帶來許多痛苦。切斷處錯誤,會讓大樹的傷口難以自行癒合,斷頭式的修剪,更會讓樹木從樹皮生出新的枝條,失去原來的力學結構。

當夜幕低垂,亮起的往往不只路燈,除了車輛的燈光,有些商家喜歡妝點門前行道樹,為它們穿上霓虹衣裳,卻不知這一切讓大樹迷惘。因為樹木是依照白天長短來感知春夏秋冬,不夜城的生活,會讓樹木不知道要休眠,不斷消耗能量。

還有,現在的行道樹大都住在深度兩公尺、長寬1.2公尺左右的小方框,空間嚴重不足。

其實讓行道樹過得舒服並不難,首先要讓根部有足夠的生長空間,還要讓空氣順利進入根部土壤,同時加強排水,不要讓樹根泡在積水裡。只要根系健康,大樹本身就是療癒高手,自己可以修復傷口,調整力學結構,而且不用施肥,落葉就是最好的肥力來源。中興大學園藝系助理教授劉東啓提出,德國會在樹跟樹中間,用涵管連通土壤,根可以橫向生長,就可以解決當前的空間困境。

要給行道樹良好的立足之地,在規劃種植的時候,就要做好處理,然而目前行道樹的管理,從中央到地方都沒有統一的窗口,有時一段道路,路樹就分屬不同單位,各自為政。為求事權統一,台中市政府跨出了一步,針對路樹管理機制進行大調整。明年起,路樹修剪會統一發包,目前也正在與中興大學合作,研擬行道樹修剪監看作業要點,未來的路樹修剪,將會有專業人士監看。

目前台北市有八萬多棵行道樹,台中市有十二萬多,台南市有三十多萬棵,但是全台灣總共有多少行道樹,卻沒人知道。它們順著生理機制求生,花開花落,人們卻只要美麗,不好好照顧樹的基本生活。

靜宜大學人文生態學系副教授楊國禎感慨:「目前對行道樹的思考,都是在服務人類的需求,沒有考慮長遠跟環境結合。長遠的部分沒有考慮,一個都市就會沒有歷史,沒有記憶。」


 

行道樹滿腹委屈,卻還是默默照顧著人們。當務之急是讓它們過得好,否則種得再多,也只是委屈了,行道樹。

學科
植物, 城市
縣市
  • 台中市
關鍵字
移植, 樹木銀行, 木棉樹, 劉東啓, 樟樹, 黑板樹, 植穴, 樹木修剪, 楊國楨, 行道樹

住在都市的樹,有些被安插在道路兩旁,日子有苦難言。住在一兩公尺寬的小方格裡,根部像是裹了小腳,無法伸展,枝條伸長了,就要被砍。大多數人把它們當做城市裝飾品,卻忘了它們,是活生生的古老生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委屈了 行道樹

委屈了 行道樹

摘要
住在都市的樹,有些被安插在道路兩旁,日子有苦難言。住在一兩公尺寬的小方格裡,根部像是裹了小腳,無法伸展,枝條伸長了,就要被砍。大多數人把它們當做城市裝飾品,卻忘了它們,是活生生的古老生命…

張開大大的綠傘,行道樹不但帶來美麗,還為人們擋去艷陽、隔絕噪音、吐納新鮮空氣。它們離人們很近,卻常常被忽略,甚至喜歡了就種,不喜歡就換。

日治時期,因為濃密的綠蔭,還可以生產芒果,土芒果樹,是最流行的行道樹種。70年代,因為木棉樹的棉絮可以填充寢具,加上開花時的艷麗,點燃了另一波流行。為了配合城市發展,盡快變出綠蔭,黑板樹、小葉欖仁等生長快速的路樹,成為新寵兒。有著美麗花朵的台灣巒樹、苦楝、黃花風鈴木等等,也因為人們喜愛,悄悄的站上了道路舞台。然而日子一天天過去,人們與行道樹之間,漸漸的,相愛容易相處難…

一個晴朗的早晨,接獲民眾通報行道樹的枝葉擋住紅綠燈,管理單位一早就趕來修剪。但是讓附近居民苦惱的不止枝葉,還有根部,因為樹根生長,破壞了人行道。

大樹的根系大小與樹木體積有一定比例,約為五比一,越大的樹,根部需要的空間就會越多,萬一當初種下時,植穴太小,就容易產生浮根現象,高大的黑板樹,就常因此背上破壞人行道的黑鍋。

無辜的還有木棉樹,當初因為美麗而廣被種植,現在卻成為人們眼中的麻煩樹。台中市原本有數千棵木棉,因為難照顧而大量移除,改種其他行道樹,這條台灣大道上的六百多棵,是少數僅存的木棉,今年二月卻慘遭截肢,硬把木棉整成電線桿。第一時間站出來抗議的靜宜大學副教授楊國楨,他感慨的說:「木棉最漂亮的地方,就是枝條伸展出去,一層一層,開花的時候很漂亮。現在枝條不能長,花不能開,果實不能結,人真的滿可惡的!」


原本在低海拔稱王的樟樹,變成行道樹之後也落難。1932年的台北都市計畫裡,規劃為公園大道的仁愛路,種植了成排樟樹,如今這些老樟樹卻搖搖欲墜。另外,中山北路在日治時期,是一條通往神社的參拜道路,在當時就建設為林蔭大道,這裡的樟樹也不快樂。中興大學園藝系助理教授劉東啓說:「大樹的主幹原本應該直立線條流暢,但是這裡的樟樹,有許多主幹膨大,因為內部龜裂,樹為了補強自己的結構,就一直膨大。」

樹木不健康,容易斷裂倒伏,對來往的行人或車輛都構成危險,面對強風豪雨的能力也減弱,台北市行道樹去年因颱風倒下的,就有一千多棵,台中市還曾經被象神颱風弄倒了兩萬多棵。

樹木,原本是最好的力學家,現在綠巨人不但站不穩,還病懨懨。植穴設計不良是問題根源,除了空間太小,人們喜歡加高花台也是大問題。中興大學園藝系助理教授劉東啓說:「全世界最高的樹有120公尺,樹根深度只有2.5公尺,樹的根橫向發展比較多。樹根必須呼吸才能吸水,但是這些樹木根部的土壤,幾乎都缺氧,於是樹為了呼吸,都要在表面上長根,可是覆蓋這樣的土台上去,原來的呼吸根就死亡,它會從被覆蓋的樹幹,長出二次根,相對應的仰賴原本呼吸根吸水的枝條就會潰爛。」

錯誤的修剪,也給大樹帶來許多痛苦。切斷處錯誤,會讓大樹的傷口難以自行癒合,斷頭式的修剪,更會讓樹木從樹皮生出新的枝條,失去原來的力學結構。

當夜幕低垂,亮起的往往不只路燈,除了車輛的燈光,有些商家喜歡妝點門前行道樹,為它們穿上霓虹衣裳,卻不知這一切讓大樹迷惘。因為樹木是依照白天長短來感知春夏秋冬,不夜城的生活,會讓樹木不知道要休眠,不斷消耗能量。

還有,現在的行道樹大都住在深度兩公尺、長寬1.2公尺左右的小方筐,空間嚴重不足。

其實讓行道樹過得舒服並不難,首先要讓根部有足夠的生長空間,還要讓空氣順利進入根部土壤,同時加強排水,不要讓樹根泡在積水裡。只要根系健康,大樹本身就是療癒高手,自己可以修復傷口,調整力學結構,而且不用施肥,落葉就是最好的肥力來源。中興大學園藝系助理教授劉東啓提出,德國會在樹跟樹中間,用涵管連通土壤,根可以橫向生長,就可以解決當前的空間困境。

要給行道樹良好的立足之地,在規劃種植的時候,就要做好處理,然而目前行道樹的管理,從中央到地方都沒有統一的窗口,有時一段道路,路樹就分屬不同單位,各自為政。為求事權統一,台中市政府跨出了一步,針對路樹管理機制進行大調整。明年起,路樹修剪會統一發包,目前也正在與中興大學合作,研擬行道樹修剪監看作業要點,未來的路樹修剪,將會有專業人士監看。

目前台北市有八萬多棵行道樹,台中市有十二萬多棵,台南市有三十多萬棵,但是全台灣總共有多少行道樹,卻沒人知道。它們順著生理機制求生,花開花落,人們卻只要美麗,不好好照顧樹的基本生活。

靜宜大學人文生態學系副教授楊國楨感慨:「目前對行道樹的思考,都是在服務人類的需求,沒有考慮長遠跟環境結合。長遠的部分沒有考慮,一個都市就會沒有歷史,沒有記憶。」

行道樹滿腹委屈,卻還是默默照顧著人們。當務之急是讓它們過得好,否則種得再多,也只是委屈了,行道樹。

熱門事件
學科
植物, 城市
縣市
  • 台北市
  • 台中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行道樹, 移植, 樹木銀行, 劉東啟, 植穴, 修剪, 楊國楨

住在都市的樹,有些被安插在道路兩旁,日子有苦難言。住在一兩公尺寬的小方格裡,根部像是裹了小腳,無法伸展,枝條伸長了,就要被砍。大多數人把它們當做城市裝飾品,卻忘了它們,是活生生的古老生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森林我的家

森林我的家

摘要
雲林虎尾一座美麗的森林小學,一大片樹林是學生的自然教室,松鼠、黑冠麻鷺,是和孩子一起上課、生活的同伴,但是就在去年,雲林縣政府決定把這裡畫為麥寮高中的藝術分校,為了興建校舍將移植原有的樹林,地方人士擔心,這樣做不但破壞學校生態,也違背教育的初衷。

穿越蜿蜒的林中路,這裡是雲林縣最美麗的森林小學-拯民國小。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日治時期,前身是日本海軍航空隊,也就是神風特攻隊基礎訓練基地的學員宿舍,國民政府來台後,原本的學生宿舍改成虎尾空軍子弟小學。校園內的龜式防空洞,是當年日本人留下的遺跡,也是早期學生最難忘的回憶。1968年虎尾空小開始招收一般學生,為了紀念黑蝙蝠中隊烈士葉拯民,學校更名為拯民國小。

魯耘湘是拯民國小第二屆畢業生,小時候就住在國小附近的建國一村,當時眷村熱鬧的景象還深印在腦海中。如今眷村早已衰敗,埋沒在荒煙漫草中,但是拯民國小依舊欣欣向榮,年復一年的迎接虎尾鎮北溪里的孩子。村民在廣闊的校園種下好幾百棵樹木,讓樹陪伴孩子長大。

20多年過去,村民種植的小樹苗蔚然成林,芒果樹、蓮霧樹、鳳凰木、台灣欒樹、苦楝等各式各樣的樹種,構成了拯民國小豐富多元的森林生態,也成為動物們安心繁衍後代的家園。

為了讓小朋友不只是在樹下觀察,還能登高觀察樹冠的生態,校方特別在樹林架設了一座雙層平台。在拯民教書已經11年的自然老師蔡世宏,因為被拯民豐富的林相吸引,替不同年級的孩子,規劃了一系列生態課程。透過遊戲讓小朋友認識校園裡每一種生物的特性,還有樹木與生物之間,相互合作共生的關係。

近年來因為少子化與人口外流,雲林縣的小學普遍面臨學生人數減少的問題。雲林縣政府於是鼓勵學生不足的小校做優質轉型,發展每個小校不同的特色。拯民國小則是從生態出發,發展在地課程,學校不但請藝術家帶小朋友用在地素材創作,也把對自然的感動融入音樂中。雖然大部分的郊區學校,都面臨人數逐年減少的壓力,但是在虎尾卻有許多家長不辭辛勞,從市區把小孩送到拯民國小,也因此拯民國小的學生人數,一直穩定維持在60幾位。

就在去年,拯民國小突然被併校,成為大屯國小拯民分校,校產被麥寮高中接收,緊接著校園裡一百多棵樹被漆上紅色編號,老師與家長們才知道,縣政府計畫在這裡設立麥寮高中虎尾藝術分校,預計八月動工。未來藝術中學將跟拯民國小共用校區,在樹林區興建新校舍,有100棵樹將被移植,學生們聽到都覺得很傷心。

雲林縣政府表示,未來將採取就地移植的方式,並不會砍樹或將樹木移出。但是家長與社區居民質疑,距離正式動工只有一兩個月,在這麼倉卒的狀況下移植老樹,樹木的存活率讓人懷疑。而且決策過程粗糙,完全沒有考慮學生與居民的感受。

在居民的反彈下,雲林縣政府正考慮藝術學校的其他方案。而藝術也不應只是跳舞繪畫這些才藝,美感是來自對生活周遭細節的關注與了解。縣府如果要發展藝術教育,或許該做更細膩的考量規劃才是。

從神風特攻隊的訓練基地,黑蝙蝠小學到拯民國小,一批又一批的學生走進這座校園,又帶著滿滿的回憶離開。他們希望,小松鼠、黑冠麻鷺會繼續在這裡守候,合唱著美麗的森林樂章。

學科
開發
縣市
  • 雲林縣
  • 虎尾鎮
關鍵字
拯民國小, 森林小學, 種樹, 移植, 存活率, 生態觀察, 黑蝙蝠中隊

雲林虎尾一座美麗的森林小學,一大片樹林是學生的自然教室,松鼠、黑冠麻鷺,是和孩子一起上課、生活的同伴,但是就在去年,雲林縣政府決定把這裡畫為麥寮高中的藝術分校,為了興建校舍將移植原有的樹林,地方人士擔心,這樣做不但破壞學校生態,也違背教育的初衷。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張岱屏 葉鎮中 王俐文,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老芒果樹 何去何從

摘要
一片殘破瓦礫中,老芒果樹獨自矗立著,就像是這段歷史的最後守護者,未來這個都更計畫案,老樹該何去何從?這棵老芒果樹,陪伴著當地居民,從年輕到老去,如今日式宿舍拆了,鄰居走了,芒果樹還在廢墟中,等待明天的來臨…

新北市新店碧潭,從日治時期開始,就是著名的觀光景點,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現在,碧潭的兩側,新店的模樣正在逐漸改變,一棟又一棟的高樓大廈,成為碧潭的新面貌。

碧潭吊橋的基座旁,一個都市更新案正在進行。從吊橋纜線往下走的這一側是新店路,沿著國校路包圍的這塊基地,範圍有三千多平方公尺;其中公有地占65%,私有地占35%,民國97年4月,民間提出了都市更新的申請,公部門依照都更法第27條,配合參與都更計畫。

民國100年4月,建商通過公展,進行最後一步的權利變換,接下來就是發建照,蓋房子。這個過程中,所有權人、開發單位,沒有人提起老芒果樹該何去何從的問題,而按照新北市樹木保護條例,胸圍達3公尺或是樹齡超過五十年、具有地方特性、歷史性、學術價值等的樹木,只要具備其中一項就能列為珍貴樹木,但為何如此高壯的芒果樹,卻不在市府列管的珍貴樹木名單中,經常參與護樹行動的林長茂認為,這跟提報老樹為珍貴樹木,就會受到相關法令的限制有關。

不過,雖然沒有官方身分,老芒果樹在當地居民心中,卻早就是珍貴樹木,不管是八十多歲的鄭阿伯說起日治時期的往事;或是二十多歲的李小姐說起躲訓導主任的青澀歲月,不同世代跟這棵芒果樹,都有著各自難忘的生活記憶。

三月中旬,建商拆除部分房舍,視野頓時開闊了起來,大家更清楚看見芒果樹的高大,當看到建商把廢棄物直接堆置在老樹身上,居民們好心疼,組成新店碧潭護樹隊,展開搶救行動,並發動連署,要就地保留老樹。

短短兩天內就募集到五百個簽名,居民的關切,促使政府要求建商盡快清除廢棄物,讓老芒果樹能夠順暢呼吸,但是之前粗暴的對待,老樹早已傷痕累累。

面對部分居民提出原地保留老樹的訴求,建商低調不願受訪,但表示以芒果樹的樹冠來看,至少要退縮20米,樹才能有良好的生長空間,以現行的建築基地來看,還要預留纜線位置,對建商來說,原地保留幾乎等同無法開發。

要老樹離開熟悉的環境,重新展開生活談何容易。相較之下,座落在新北市板橋區的這棵楓香幸運多了,民國98年北區國稅局板橋分局興建大樓,原本這棵楓香樹要被移植。經過多次開會協調,事情總算有好的結果,建築物往內移,留給楓香足夠的呼吸空間,在黃亮亮的陽光下,楓香樹張揚著枝葉,彷彿述說好心情。

這幾年民眾的環境意識提升,各地經常傳出搶救樹木的行動,台北市也曾經爆發徐州路護樹事件,當時建商計畫開闢車道將會移植一棵老樟樹,在護樹人士的捍衛下,建商最後配合變更設計,達到雙贏結局。

看著樹木保存和土地開發之間爭議不休,經常參與樹木搶救行動的潘翰疆認為,目前各地方政府所擬定的樹保條例,罰責低、限制少,根本無法保障樹木,應該要從中央修法。      

看起來是一棵樹的故事,然而最關鍵的,還是在於人對樹木的態度,如果把樹木當成值得保存的綠色資產,就不會有這麼多的爭議產生。  

城市裡,冷冰冰的建築物,因為有了樹的陪伴而溫暖起來,未來生態城市的趨勢,樹是絕對少不了的主角,當人類的思維,只把樹木當成可移動的裝飾品時,人與樹木之間,又怎會有真感情?

學科
植物, 開發, 城市
縣市
  • 新北市
  • 新店區
關鍵字
樹保條例, 碧潭吊橋, 都市更新, 移植, 護樹, 樹木銀行, 存活率, 開發, 國有地

一片殘破瓦礫中,老芒果樹獨自矗立著,就像是這段歷史的最後守護者,未來這個都更計畫案,老樹該何去何從?這棵老芒果樹,陪伴著當地居民,從年輕到老去,如今日式宿舍拆了,鄰居走了,芒果樹還在廢墟中,等待明天的來臨…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燕如 于立平, 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慶鍾 陳添寶, 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樹教我種樹

樹教我種樹

摘要
樹是最聰明的力學專家,可以適應各種艱困的地形。樹是最古老的治療師,可以延續千百年不朽的生命。樹生病了,人該怎麼醫樹呢?樹醫生劉東啟總是說,不是我在醫樹,是樹在教我種樹。

台中市月眉糖廠旁這棵大樟公,相傳已經有1400年的高齡,日治時期曾經被指定為樟母樹,每年採集種子保護樟腦資源。大樟公也是月眉地區重要的信仰中心,許多父母都帶嬰兒來拜大樟公為契爸,祈求樟樹的庇蔭。

這棵大樟公之所以能如此巨大,其實有著天時地利的條件,樹旁有一條大水圳,讓樹根能夠吸收到源源不斷,充滿氧氣的活水。但是這幾年,老樹卻開始呈現衰敗的態勢。劉東啟與日本樹醫調查後發現,如果不及時醫治,老樹可能撐不過三年。

要醫治樹必須先了解樹,要了解樹就要從根開始。很多人都有一個觀念,以為樹有多高,根就有多深,其實是大錯特錯。原來,樹木吸收水分的細根,只有在富含氧氣的土壤裡才能存活,所以80%到90%的細根,都是分部在表層30公分以下的土壤裡。老樟樹生病,問題出在地底。因為歷年來的建設不斷把土填高,在加上水圳被封死 讓樹根無法呼吸。

傳統的醫治方式,看到樹根腐朽就打殺菌劑,看到樹幹腐爛就努力填洞,劉東啟認為,這是捨本逐末。

救樹要先救根,而救根要先救土。台中科博館植物園的老樹,有好幾棵開始衰敗、甚至死亡,劉東啟請來日本資深樹醫堀大才進行現勘,從土壤的顏色與硬度,判斷樹木死亡的原因。因為土壤缺氧,樹木就開始凋零,所以搶救樹木第一要務,就是要讓樹根呼吸。

要怎麼讓樹根呼吸呢?日本教練帶來空氣槍,可以打穿表層30公分的土壤。但是對於后里的大樟公來說,只有打通30公分土壤還是不夠,因為歷次的填土,讓樹原本的根頭被深埋在地底下1公尺半的地方,必須要能夠打穿這一米半的土壤,才能讓老樹深部的根重新呼吸。

強力水柱每平方公分280公斤的壓力,可以溶解一公尺以上的土壤,又不會傷害到樹根,是改善土壤結構,讓樹根能夠恢復生機的好辦法。劉東啟擲筊問大樟公,大樟公也同意了這個方法。因為土壤改善了,大樟公漸漸恢復原本的生命力。

校園裡的樹木健不健康,與學生的安全息息相關。校長、老師們也請樹醫師到學校裡,替樹木做體檢。學校老師們這才知道,校園裡生長不良、可能製造危險的樹木還真不少。有的因為工程導致根系被截斷、有的因為做硬舖面、土壤缺氧,樹木只好生長浮根吸收水分、有的因為做花台,被迫長出二段根,卻因為樹勢衰弱而走向死亡。

醫治大樟公的經驗也適用在醫治校園老樹。劉東啟先將圍困老樹的花台循序漸進地拆除,再用水槍幫助樹木的根系呼吸。

台灣各地的老樹都面臨同樣的狀況,因為做硬舖面、人行道、花台,漸漸走向衰敗。政府部門也意識到樹木的問題。決定效法美日等國推動樹醫師制度,並計畫在大學院校開設植物醫學的相關學程。

推動樹醫制度的出發點值得肯定,但是實際執行上卻可能出現問題。以日本為例,樹醫師制度已經成為政府財政上不小的負擔。堀大才先生是日本樹醫制度的創立者之一,但他認為最重要的不是去建立一套樹醫制度,而是把對待樹木的正確知識散播出去,讓一般民眾都能聽懂樹在說什麼。

一棵樹的命運,從種下那一剎那就開始決定。環保團體也跟劉東啟合作,在集水區種植樹木,教導民眾正確的種樹觀念。

如果了解樹,每一個人都可以是樹醫生!樹在說話,你,聽懂了嗎?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中市
  • 后里區
關鍵字
移植, 樹木修剪, 樹醫生, 劉東啟, 植樹節, 行道樹, 種樹, 樹木保護, 硬鋪面

樹是最聰明的力學專家,可以適應各種艱困的地形。樹是最古老的治療師,可以延續千百年不朽的生命。樹生病了,人該怎麼醫樹呢?樹醫生劉東啟總是說,不是我在醫樹,是樹在教我種樹。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 陳志昌,剪輯 葉鎮中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移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