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漁

來自深海的警訊

摘要
2018年1月初,入夜後的宜蘭河口,風強雨急,陳振輝在大浪中等候的,是俗稱白鰻的日本鰻鰻苗。每年秋冬大雨過後,白鰻會降海洄游三千多公里,到馬里亞納海溝西側海域的深海產卵。

剛孵化的白鰻,體型扁平像一片柳葉,隨北赤道洋流,由東往西漂游,在菲律賓東方,北轉進入黑潮,這個時候,柳葉鰻會變態成為流線型的玻璃鰻,流經台灣、中國,一直到韓國、日本,找尋河口,溯游回到生長的棲地。

每年11月到隔年2月,是台灣捕撈鰻苗旺季,但今年的情況不太樂觀。陳敏靈夫婦在大甲溪出海口的河床,租地開溝,架起一座座定置漁網來捕撈鰻苗,他說這是跟老天爺賭博的行業,而今年他的手氣很不好。

根據台灣大學漁科所長期的調查,二十年來,河川中日本鰻數量,已經減少了90%以上,水質惡化是其中一個主因。對習慣生活在河川中下游的日本鰻來說,自然棲地遭到嚴重破壞而消失,是造成鰻苗數量銳減最重要的因素。

日本鰻資源銳減,2013年,日本將牠指定為瀕危物種,2014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組織,也列入瀕危物種紅皮書,東亞各國開始著手保育,目前台灣只開放鰻苗來流量的最高峰,每年的11月到隔年2月為捕撈期。但學界認為,台灣這四個月的漁獲量,已經占全年來流量的95%,參考歐盟的保育標準,對同樣瀕危的歐洲鰻苗,減少40%以上的漁獲來看,台灣顯然是過度捕撈的樣態。

漁業署也從禁捕成鰻著手,從2013年起輔導各縣市政府,公告轄區內至少一條河川要禁止捕撈鰻魚。

2018年1月中旬到2月底,鰻苗來流量稍有起色,台灣整體漁獲量約1公噸,台、中、日、韓四個日本鰻主要的產業國家,預估捕獲15公噸鰻苗,都創下歷史新低。但是東亞四國的日本鰻放養量,仍沿襲舊有的標準,以78公噸為上限,學界認為削減各國的放養配額是當務之急。

華盛頓公約組織正在評估,將日本鰻列入紅皮書附錄二名單中,屆時跨國交易將受到限制,東亞四國憂心鰻魚產業亮起紅燈,但是當鰻魚族群無法在河川中自然生存,真正亮起紅燈的是我們的環境。

等不到鰻苗溯游回到溪流,何嘗不是來自深海的警訊,警告我們昔日萬物賴以維生的溪流和海洋,已經遭到無法回復的傷害。

 

 

學科
動物, 海洋, 漁業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過漁, 棲地破壞, 瀕危物種, 海洋生態, 漁業資源, 禁漁

2018年1月初,入夜後的宜蘭河口,風強雨急,陳振輝在大浪中等候的,是俗稱白鰻的日本鰻鰻苗。每年秋冬大雨過後,白鰻會降海洄游三千多公里,到馬里亞納海溝西側海域的深海產卵。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慶鍾 張岱屏,撰稿 陳慶鍾
攝影 陳慶鍾 陳添寶 許中熹,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重返魚湧之海 鯖魚找生路

摘要
黑潮為台灣東部帶來豐富漁業資源,南方澳獨特的天然地形,讓這裡成為鯖魚的故鄉。發展近百年的鯖魚產業,讓漁民得以溫飽,讓消費者能享用便宜又營養的魚。當鯖魚開始發出生存警訊,該怎麼幫牠們找生路?

柴油引擎轟隆隆不停運轉,漁工們忙著將剛從海中捕來的新鮮鯖魚,從船艙中一批一批裝進卡車裡,準備送往市場和加工廠。

1970年代因為從日本引入台灣的漁法,二十年間讓鯖漁獲量提升四十倍,締造南方澳的繁榮年代。2007年以後,這種俗稱三腳虎的扒網船,只要十分之一的人力,捕魚效率更高,逐漸取代老舊的大型圍網船隊。漁撈技術不斷演進,鯖魚卻漸漸陷入生存危機。

在海洋大學的研究室中,學生們把每天從魚市場採集回來的鯖鰺科魚隻,分別編號,測量體長,剖開檢查內臟、生殖系統。一個月平均要測量超過四百隻魚,這是為了判定鯖魚的年紀,以及有沒有達到性成熟。

團隊調查發現,大量捕撈,讓鯖魚出現提早當媽媽的現象,漁民捕到的鯖魚也越來越小。其中花腹鯖在2004年平均體長為43公分,2013年時,已經下降到37公分。2013年2月,漁業署正式實施鯖鰺漁業管理辦法,每年6月訂為禁漁期,並規定總噸位一百以上之鯖鰺漁船,不能在離岸12浬的範圍內作業。

但是,2016年7月,禁漁期才剛結束,蘇澳外海卻接連捕撈到體長只有拇指大小的超小鯖魚,漁民和民眾紛紛產生疑慮,為什麼禁漁反而讓魚變小了?

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教授呂學榮調查發現,小體型的魚,會在漁場上面大量出現,主要是異常水溫導致,經過分析,當時台灣東北海域的水溫,比平常低一到兩度,而且有個封閉的區域,溫度特別低,造成一些小型魚洄游路徑的改變,捕獲拇指鯖魚其實是特殊的海況造成的異常現象。

其實,6月禁漁的措施,實施四年以來,確實減緩了鯖魚的生存壓力。呂學榮的團隊發現,花腹鯖的最小性成熟體長,已經從29公分上升到31公分。不過,漁民面臨的困境,並沒有因此解決。捕鯖魚已經三十年經驗的扒網船長陳正文表示,現在大尾的花腹鯖,越來越難找。

漁船一出海就要耗費油錢,工錢則是每天都要發,不管抓到的魚大還是小,所有船隊只想盡可能填滿船艙。不過每艘船都大豐收時,鯖魚拍賣價反而下跌。

捕到體型太小,沒辦法供人食用的鯖魚,會被做成魚飼料或延繩釣的魚餌,不但是漁業資源的錯置,漁民也更難捕到大隻鯖魚。

從小在南方澳長大,在地文史工作者廖大瑋,經常帶著外地來的遊客,走訪魚市場,為他們導覽。他也不斷思考,要怎麼做,才能讓鯖魚產業和依賴鯖魚維生的人們,脫離這樣的惡性循環?

廖大瑋和學者,甚至部分漁民,都建議應該在每年二、三月間的鯖魚產卵期,也實施禁漁。漁業署也打算進一步採取更嚴格的總量管制措施。

2017年9月初,漁業署再度邀集全台60組扒網漁船業者,溝通實施總量管制的可能性。不過各地區漁會、漁民立場分歧,不易形成共識,溝通進度一向緩慢。在鯖魚面臨更嚴重的生存危機前,這些更積極的管理措施,來得及上路嗎?

廖大瑋和他的哥哥廖大慶,和一群關心海洋的夥伴,決定發起一場為鯖魚請命的行動。在獨木舟教練陳嘉峰的帶領下,八位划手,在2017年6月,成功在72小時內,以兩人一組接力划行獨木舟的方式,從南方澳出發,仿效鯖魚洄游的路徑,橫渡黑潮到日本沖繩的石垣島。

未來,他們還會繼續帶著更多人,認識餐桌上的鯖魚如何來,認識滋養眾生的海洋。這場關於漁業如何更永續的討論和對話,仍然在持續進行。

學科
海洋, 漁業
縣市
  • 宜蘭縣
  • 蘇澳鎮
關鍵字
鯖魚, 漁業資源, 禁漁, 總量管制

黑潮為台灣東部帶來豐富漁業資源,南方澳獨特的天然地形,讓這裡成為鯖魚的故鄉。發展近百年的鯖魚產業,讓漁民得以溫飽,讓消費者能享用便宜又營養的魚。當鯖魚開始發出生存警訊,該怎麼幫牠們找生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重返魚湧之海 石垣島的挑戰

摘要
距離台灣只有270公里的石垣島,是日本沖繩縣,最靠近台灣的島嶼之一。溫暖的黑潮終年圍繞,滋養著壯麗珊瑚礁群,帶來魚群,也為小島帶來大批觀光人潮。不過,島上的自然美景,卻正在悄悄改變。賴以維生的海洋資源,漸漸消失,石垣島民該如何改變這樣的困境?

仔細測量每隻魚的長度,紀錄品種,每天早上,八重山漁協拍賣市場拍賣開始前,沖繩縣政府職員都要先進行漁獲調查。這樣的工作已經持續了十年。

早上九點,拍賣準時開始,早早就來到市場物色魚貨的買家們,快速出手。這些外表色彩鮮豔的魚,大多屬於珊瑚礁魚類。根據統計,1990年代至今,石垣島的漁獲量快速下降,幾乎減少了一半。

漁協青年部成員,主動提出了制定保育規範的想法,希望小魚能有機會長大,海洋資源才能生生不息。2007年,漁協公布第一階段管理方案,針對十二種魚類實施體長限制,漁民不能捕捉體型過小的魚。有些魚種要達到18公分以上才能捕捉,而屬於高級魚種的七星斑,漁民只能捕撈體長大於35公分的個體。

2008年,他們進一步實施第二階段管理措施。石垣島和西表島間的石西礁湖,其中有五個魚群大量聚集產卵的地點,劃設禁漁區後,每年4月1日到6月30日的產卵期,全面禁止入內捕魚。

八重山漁協目前有三百位漁民成員,漁協青年部花了心力,印製宣傳品,和漁民溝通,也會檢查每天的漁獲,如果有違反規定的行為,罰金是當日漁獲量的五倍,慢慢的讓漁民都接受這樣的管理措施。

不過要拯救漁業資源,只限制捕撈行為和區域並不足夠。珊瑚礁是大海裡生物多樣性最高的區域,又有海中的熱帶雨林之稱,圍繞石垣島和西表島的珊瑚礁群,除了和世界各地的其他珊瑚礁,同樣遭受氣候暖化、海水溫度升高導致的白化危機,它們還面臨了另一個棘手的問題。

1990年代,往來石垣島的班機增加,原本的機場不敷使用,當地政府一度打算在這片珊瑚淺礁上,填海造陸,興建新機場。白保村民強烈反對,總算保住這片珍貴的自然資產,居民制定「白保憲章」,凝聚保存傳統文化和自然景觀的共識,並且成立非營利組織,持續在白保海域進行觀測和調查。

海底沉積物中的紅土含量,是調查的重點。當岸上的紅土,經過雨水沖刷,流入海中,會影響珊瑚礁的生長。早在1980年代,就有日本學者觀察到這個現象。紅土量不多時,珊瑚會分泌黏液來排掉紅土或其他入侵異物。一旦量太大,珊瑚就很難自行排除,還會讓海水濁度升高,珊瑚體內的共生藻無法行光合作用,最後導致珊瑚死亡。

石垣島上的原始植被,因為農地開墾,已經消失不少。隨著觀光業發展,2013年新機場啟用後,每年遊客量突破百萬,日本政府還打算在島上興建自衛隊基地,各種開發壓力,讓紅土流失的情形,越來越嚴重。

紅土流失問題不只發生在石垣島,而是沖繩縣普遍面臨的現象。1994年,沖繩縣政府制定了赤土流出防治條例,但各個島嶼上的開發速度實在太快,石垣島居民開始發起在農地周圍,種植月桃和芭蕉做為綠帶的行動,希望能減緩流失速度。

改變雖然緩慢,他們持續拓展種植綠帶地點的同時,也試著努力將傳統漁村文化,傳承給年輕一代。

車子穿過顛簸的小徑,茂密的樹叢,我們來到白保村旁一片遊客幾乎不會到訪的海岸。岸邊用珊瑚礁石圍起來的半圓形區域,就是白保居民的傳統捕魚裝置,魚垣。它的運作原理和台灣澎湖的石滬十分相似。

海水漲潮時,魚會游進魚垣,退潮之後,魚困在魚垣中游不出去,這時候每個家族,會來到自己所屬的魚垣中捕魚。2006年,白保村民合力修復了一座魚垣,做為舉辦體驗活動的基地。他們帶著小學生親手捕魚、認識魚種、料理魚,從味覺開始,找回傳統的記憶和生活智慧。

魚曾經如泉水般源源不絕湧出的這片海,是否還有恢復生機的那一天?觀光產業如何和保護自然資源,取得平衡?這是遊客和小島居民們要一起面對的課題。

學科
海洋, 漁業
關鍵字
漁業資源, 石垣島, 珊瑚白化, 禁漁

距離台灣只有270公里的石垣島,是日本沖繩縣,最靠近台灣的島嶼之一。溫暖的黑潮終年圍繞,滋養著壯麗珊瑚礁群,帶來魚群,也為小島帶來大批觀光人潮。不過,島上的自然美景,卻正在悄悄改變。賴以維生的海洋資源,漸漸消失,石垣島民該如何改變這樣的困境?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沖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海膽存亡記

海膽存亡記

摘要
去年一群海洋學者在墾丁海域進行馬糞海膽的復育,一項學術性的復育,沒想到卻引發一連串的保育效益,今年四月第一個由地方居民發起的海洋環保志工隊正式在墾丁後壁湖成立了,這群志工們會站出來,不只為了保護失而復得的海膽,也為了挽救珊瑚礁,更重要的目的是為了固守賴以維生的金雞母-海洋。

為什麼馬糞海膽會消失,當然與人們的「吃」脫離不了關係,每年四月到六月是馬糞海膽的生殖季,海膽體內飽滿的精囊和卵囊剛好是老饕們的最愛,為了品嚐美味只要一百元左右就可以買到一隻海糞海膽,但也買斷了馬糞海膽體內還沒來得及出生的生命,於是乎馬糞海膽也慢慢步上稀有衰竭的命運。

一年多的努力,墾丁海域的海膽生態慢慢在恢復,地方居民也發出自省的聲音,但就在海洋環保工隊成軍的隔天,我們趁著退潮再度來到後壁湖,卻發現保育的成果在公諸媒體之後,一夕之間瓦解,滿地的海膽殘骸也說明了保育與生計之間,仍存在著諸多衝突點。

該怎麼保育,或許該從改變飲食習慣開始著手,否則捉不勝捉、防不勝防,不論如何的復育與保育,終究趕不上破壞的速度,馬糞海膽就是最明顯的例子,雖然保育之路有些艱辛,但至少一群海洋志工隊的努力,也讓墾丁的海洋閃耀出希望的光采。

學科
動物, 海洋, 漁業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墾丁, 海膽, 海洋保育, 海洋生態, 潮間帶, 禁漁, 漁業

去年一群海洋學者在墾丁海域進行馬糞海膽的復育,一項學術性的復育,沒想到卻引發一連串的保育效益,今年四月第一個由地方居民發起的海洋環保志工隊正式在墾丁後壁湖成立了,這群志工們會站出來,不只為了保護失而復得的海膽,也為了挽救珊瑚礁,更重要的目的是為了固守賴以維生的金雞母-海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大海的翅膀

 

大海的翅膀

摘要
在海洋裡有一種魚可以飛翔,一雙美麗的胸鰭,帶給人們許多神秘的想像,在台灣許多地方,流傳著古老的捕飛魚故事,漁民遵循傳統漁法,獵捕海洋中的飛翔者,近年來隨著美食主義與觀光風氣的盛行,從恆春到綠島紛紛興起飛魚季的熱潮,除了出海欣賞破浪凌空的飛魚,當然不能免俗的就是「吃」,於是價格低廉的鄉土魚走入了五星級飯店,也走出了危機…

清晨五點天還沒亮,恆春後壁湖漁港陸陸續續來了十幾位漁民,等待天氣好轉之後能夠出海,對於媒體的造訪他們習以為常,因為今年在恆春共有三組船隊以傳統的漁法獵捕飛魚,而這組「現撈仔」,是唯一沒有到蘭嶼海域留在當地的,為了促銷飛魚觀光的價值,這些漁民們除了正業捕飛魚,他們還兼具觀光表演以及媒體拍攝的公關任務。

一般人談起飛魚一定會直接聯想到蘭嶼,其實在恆春捕飛魚的歷史也相當久遠,在恆春捕飛魚是集結團隊的力量,一組船隊要成軍,至少要有三艘船,十七、八位漁民,船隊由一位總指揮-漁撈長來發號司令,最大艘的母船主要負責載運漁獲以及跳水趕飛魚的水手,另外二艘小船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合力拉起一條綁上稻草與紅尼龍線的草繩來圍趕飛魚,為了求生、躲避敵害,飛魚演化出一雙近似翅膀,可以滑翔的胸鰭,為了獵捕飛魚,漁民也依照飛魚的習性,鑽研出一套獨特的漁法,靠著團體合作的默契,以最原始的人力和大海搏鬥。

捕飛魚的方式獨特,飛魚會飛也很獨特,為什麼魚會飛,又可以飛多高呢?

根據魚類學者表示,飛魚的飛其實是滑翔,也就是說飛魚胸鰭的功能是做滑翔翼的工作,並不是像鳥類翅膀,牠是靠尾鰭快速擺動甚至每秒可達50次,然後撐開胸鰭,調整角度划出水面,如果是長得有點像飛機的四翼飛魚,滑翔的距離較遠最多可達兩百公尺左右,如果是豚鰭較小的雙翼飛魚滑翔的距離就比較近。

常常出海時看到飛魚在飛,總認為牠們是自在的飛翔,其實飛魚會飛是因為被鬼頭刀等掠食性的魚類追逐,「飛」是牠們求生的一種本能。

分佈在世界三大洋偏熱帶地區,屬於大洋性小型魚類的飛魚,每年農曆三月左右,會集體來到台灣附近海域,到了夏季,海平面上的飛翔又漸漸隱沒入海洋,究竟謎樣的飛魚,從何而來又到哪裡去,連學術界也沒有肯定的答案,不過根據學者調查目前全世界紀錄到的飛魚共有五十二種,光是台灣就發現了二十一種,佔了五分之二以上的種類,可說是飛魚資源量相當豐富,但是目前國內對於飛魚的研究與了解幾乎等於零,就連飛魚的資源正在無聲無息的消失,也很少人注意。

在恆春捕飛魚是春夏季的重要產業,但漁民也直說「如果光靠飛魚會餓死」,因為漁民第一手的批發價,飛魚一斤10幾20元,即使一經轉手市場上的價格漲到一斤50-70元左右,仍屬於中低價的魚種,再加上飛魚多刺,大多製成魚乾販售,銷售市場受限,或許也正因為如此,以往飛魚比較沒有被大量捕捉的壓力,民國91年開始,飛魚的魚肉被人們拿去做為魚漿、魚丸、黑輪的原料,使得飛魚的捕捉量暴增了三倍多,而近兩年來隨著觀光風潮的盛行,價格低廉的飛魚,也開始有了不一樣的發展。

觀光是好是壞很難有定論,走入生態觀光不但讓飛魚受到重視,也開創了賞飛魚的漁業第二春,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但是台灣的觀光型態卻難以逃脫「吃」,從黑鮪魚到曼波魚,都是以美食為號召,當然飛魚也不例外,政府促銷,媒體推波助瀾飛魚生態的危機也慢慢浮現。

尤其是吃飛魚卵,一直以來就是備受爭議。

台灣東北角一帶是捕飛魚卵的重要基地,由於飛魚喜歡產卵在漂浮物上,所以漁民就利用草蓆來誘騙飛魚產卵,這項歷史悠久的傳統產業,近年來也備感大陸漁船競爭以及保育爭議的雙重壓力。

海洋學者明白的表示,「以前每年有四十個貨櫃的飛魚卵,外銷到日本去,飛魚族群量減少和捕飛魚卵有極大的關係,繁殖地應該要保護,而不是騙牠來產卵,吃飛魚卵是一種違反保育,不永續的飲食習慣」,雖然在台灣省漁業管理辦法中明定,請各縣市政府自行公告 4月和5月,為飛魚卵的禁漁期,但是因為飛魚卵的價格高達一斤200-300元,更是許多漁民長期賴以維生的重要產業,因此這一項行政命令最後還是無疾而終。

漁民無奈的說「誰願意年紀這麼大,還去海上給海湧打,禁獵,我們不就餓死,討海人沒辦法啦,還是要拿呀!」今年有一百多艘澎湖漁船來到東北角一帶海域,根據漁民表示大陸漁船也有一百多艘,為了應付龐大的消費市場,為了養家活口,漁民也只好背負起「違法保育」罪名。

為了繁衍下一代,飛魚張開雙翅 飛越險阻,年復一年遠渡重洋,迴游到熟悉的海域,隨著飛魚資源量的減少,漁民與飛魚交織成的故事,是否會繼續上演,謎樣的飛魚,是否還能帶著大海的翅膀乘風而起?

學科
動物, 海洋, 漁業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墾丁, 海膽, 海洋保育, 海洋生態, 潮間帶, 禁漁, 漁業, 捕撈

在海洋裡有一種魚可以飛翔,一雙美麗的胸鰭,帶給人們許多神秘的想像,在台灣許多地方,流傳著古老的捕飛魚故事,漁民遵循傳統漁法,獵捕海洋中的飛翔者,近年來隨著美食主義與觀光風氣的盛行,從恆春到綠島紛紛興起飛魚季的熱潮,除了出海欣賞破浪凌空的飛魚,當然不能免俗的就是「吃」,於是價格低廉的鄉土魚走入了五星級飯店,也走出了危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守護一條溪

守護一條溪

摘要
從溪頭附近發源,一直流到濁水溪,全長只不過是18公里的清水溝溪,再怎麼看,也是貌不驚人,但是,在台灣的生態保育史上,卻是赫赫有名。台灣第一個民間自發性的河川保育組織榮生會,就是在這裡成立的。 清水溝溪能成為台灣首屈一指的河川保育典範,其實是有深厚的淵源。它的長度並不長,地形也比較封閉,維護起來比較簡單。這裡的居民一直因為宗教上的理由,有封山禁溪的傳統。二十四年一度的做醮,又要開始了。今年輪到建醮的是有一百七十幾年歷史的受龍宮。

位於南投縣鹿谷鄉的清水溝溪,貌不驚人,從溪頭附近發源,一直到濁水溪,全長不過18公里,但在台灣的生態保育史上,卻赫赫有名。台灣第一個民間自發性的河川保育組織「榮生會」,就是在這裡成立的。

清水溝溪流經的清水和瑞田兩村,數百年來會進行一項古老的傳統,村民每隔二十二年會對清水溝溪進行為期兩年的禁溪活動,此時人們不可在溪裡或溪邊,對生物進行任何侵犯行為,如釣魚、抓青蛙、撈小蝦。

擁有170年歷史的受龍宮曾承作建醮活動,這個活動按例是在封溪結束的當年年底舉行,封溪的傳統是基於宗教信仰的理由,希望讓世居此地的民眾,可以在某段時間內暫停對生物的捕殺。

受龍宮建醮委員會副總經理游清泗表示,這活動主要禁止殺生,對社會有深遠的教育意義。一般至少要禁一年,講究一點的要到三年,委員會通過的決議是兩年,等到做醮結束,燒完紙錢後,才開放殺生。「我們這條溪資源多,只要禁一年不抓,魚蝦就多得不得了。」游清泗說。不過做醮完,民眾馬上進行毒魚、電魚、網魚,到了第二、三天,溪裡就沒有魚了。

對於這樣的現象,竹山國小的羅兆陵老師,感到非常心痛。他說打醮的第二天一早,他開速霸陸(SUBARU)帶著還在念大學的兒子去釣魚。他到了魚最多的地方,看到溪裡滿滿的人用米籮毒魚。他心裡覺得失望,覺得村裡面的人並非誠心保護魚,於是興起保護溪流的念頭。

1981年,羅兆陵自掏腰包購買魚苗,號召小朋友發動象徵性一元、二元的樂捐。「全校的小朋友圍在河邊,把魚苗倒在臉盆,手捧著,放下去,你看那個時候自然地他的感情就和河流(有了連結)。」那是用自己零用錢買的,只要發現有人破壞河流,馬上就向大人告狀。他認為這樣的方式比封溪還有效,為了持續性保育清水溝溪,也成為「榮生會」聯合發起人之一。

巡溪是「榮生會」會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會內編制有6組巡檢員,每組有4到6個人,共30人左右,還有一組機動組,分定期和不定期巡檢,用車隊跟步行的方式巡邏。在認真的執法之下,以往經常可見的毒魚跟電魚活動,幾乎已經絕跡。現在的重點放在勸導釣客配合村子裡的封山禁溪活動,暫時不要釣魚。

「榮生會」剛成立時因陋就簡,現在製茶室成了當時所有的理事、幹部的活動據點,有時候是幹部的講習,有時舉辦定期的理事會,有時候則進行出勤前的任務提示。重要人物之一會長曾德昌,在鹿谷鄉是有名的才子,寫了一手好書法。曾因推動環保有功,而被總統召見。雖然連初中都沒有畢業,但鄉土的智慧跟趣味卻是信手拈來。同樂晚會上的謎語,有很多都是出自他的手筆。

另一位絕對會提到的人物,是民國85年死於車禍的李大朋老師。捧回了兩座金鼎獎後,他放棄了在台北雜誌社的工作,來到這裡組織護溪義工隊調查清水溝溪的生態。學生林世章說,李大朋很少拿公家或補助的錢,多是自掏腰包,辦活動剩下的錢,也是納入公基金。

而現任的總幹事陳炳煌,則是一個釣魚高手,曾經創下一小時釣上178條的記錄,從組織剛成立開始就是中堅幹部。他面臨的新挑戰,是將公共建設推往對友善環境的方向。

清水溝溪魚蝦保護區的水會注入濁水溪,政府的重大公共建設-跨越濁水溪的集集攔河堰完工後,一些魚類,像是降海性的魚類,就無法進出,於是他們行文給水利局要求做一個魚道。另外,接近濁水溪的地方,遍佈俗稱肉粽的消波塊,配上鋼筋水泥的堤防顯得突兀,為了美化景觀,他們極力爭取將之改造成一個親水公園。

群山環繞的瑞峰國中,是「榮生會」成立的地方,直到現在,學校裡面的老師,大部份還是會員。學校的鄉土教室裡擺滿了從河邊撿拾回來的石頭,以及有關「榮生會」的資料,如羅兆陵所帶領的環境教育活動。

從工藝課開始,到鄉土教育,在教育上都有一貫的脈絡。這裡的老師們很能因地制宜,學校也不忘記在課餘之際,安排學生淨溪,延續榮生會愛護這條溪流的傳統。

同富國中校長蘇坤芳表示,過去談到環保,非得專家不可,但現在在這裡參與的是非常草根性的農民,所以環保工作不一定非要高知識水準的人才可以做,只要他們知道不得電魚和毒魚、垃圾不能亂倒汙染溪水,這也就夠了。

「榮生會」引發村民和師生們對清水溝溪的疼惜之情,留下的,是後代永續的護溪行動,以及讓村裡婦人們引以為傲的乾淨水質,她們天天在溪邊洗衣服,「我們這條溪很有名,叫清水溝溪。」老婦人自豪地說。

學科
水文
縣市
  • 南投縣
  • 鹿谷鄉
關鍵字
清水溝, 濁水溪, 榮生會, 河川保育, 護溪, 封山, 禁漁, 竹山國小, 曾德昌, 李大朋, 同富國中, 蘇坤芳, 毒魚

從溪頭附近發源,一直流到濁水溪,全長只不過是18公里的清水溝溪,再怎麼看,也是貌不驚人,但是,在台灣的生態保育史上,卻是赫赫有名。台灣第一個民間自發性的河川保育組織榮生會,就是在這裡成立的。

清水溝溪能成為台灣首屈一指的河川保育典範,其實是有深厚的淵源。它的長度並不長,地形也比較封閉,維護起來比較簡單。這裡的居民一直因為宗教上的理由,有封山禁溪的傳統。二十四年一度的做醮,又要開始了。今年輪到建醮的是有一百七十幾年歷史的受龍宮。

 

 

影片網址

漁季不再來

漁季不再來

摘要
在天氣不錯的日子,台灣東海岸的阿美族(Amis)老人乙勒(Yilo)總會習慣性的到緊臨部落的河口為當天的三餐打幾條新鮮的活魚,但是近幾年來,這個延續部落生命數百年的河海交界處已經愈來愈難抓到魚了,而就在這一年(1998年)冬天,台灣西海岸盛行了四百年的烏魚(Mullet)季節,也突然失去了往年的盛況,海洋資源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本片將從台灣漁業發展的各種病態,以及原住民與海共生的原始觀念來探討和反省海洋資源急速枯竭的全球性議題。

1993年秋天阿美族人乙勒這一家族在「者播」(出海口)為新生嬰兒進行傳統儀式「巴格浪」──抓魚和吃魚。那一天,乙勒捕獲了一條五、六斤重的大魚,希望這條大魚能為新生嬰兒,帶來好采頭,讓阿美族生生不息。

歌詠魚隻的儀式中,族人的生命獲得了延續,但是「者播」五年來的變化,讓世居的原住民感到困惑,因為,魚群不知道哪裡去了?而捕魚是他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根據聯合國的估計,為了符合永續利用的標準,全世界一年能夠捕獲的總漁獲量大約是九千萬到一億公噸,但事實上全球目前的漁獲量一年約有兩億公噸。以臺灣人口比例分配來說,台灣每年的漁獲量應該控制在四十萬噸以內,但是以現在總計兩萬七千多艘漁船的漁獲量來看,卻高達一百三十萬噸,這是標準值的三倍。

在保育人士眼中,過度捕撈,也就是「過漁」,正是海洋資源枯竭的重大原因。永續發展協會林正春表示:「最忌諱的就是流刺網,東部99%的漁船用三層式流刺網,它下了海底之後,從海表面捉到海底,甚至一千頂、一萬頂下去,捕中太多魚的時候,沒有辦法收就割掉,網隨著海流,走過的地方幾乎沒有生物可以生存。」因此,大約有五分之一的資源浪費,在於誤捕或濫捕,其中又以毒魚和炸魚最令人髮指。

海洋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教授程一駿說明:「魚越抓越小,甚至沒有機會成熟就被抓走,或者被抓之後提早成熟,其體型變小,價格變差,就必須抓更多,有的乾脆炸魚,能夠撈上來的通常是炸死魚的十分之一。」

水產試驗所高雄分所助理研究員陳守仁提出:「民國八十一年,我們發現十五公斤的櫻蝦竟然低達台幣三百元,因此呼籲東港業者由十六艘的標準船開始組成共同運銷班。」捕撈櫻花蝦的漁船陸續地從東港碼頭出發,這項沿近海的漁業是目前國內實行漁業自律管理模式最成功的一個例子。

所謂自律管理模式就是在產、官、學的整合下,由現有漁民共同組成產銷班,以資源永續利用為前提,權衡市場機能,限定合理的船隻數、捕獲量以及禁漁期,並且由漁民自律管理。

永續利用就是抓適當的量,維持族群穩定的數量,海洋學者邵廣昭認為:「如果抓過頭,將少到沒有商業的價值,所以種的數量還沒有完全滅絕,已經是商業滅絕了。」

每年冬至前後,臺灣西岸海域總會有大量的烏魚,由北往南迴游至此,這項漁業,在臺灣至少已經有三百年的歷史,正是漁民口中所謂的烏金。1998年12月中旬,來自全島各地的捕烏船,陸續進駐新竹的南寮漁港,但是直至十二月下旬,魚汛卻遲遲未來,新竹坡頭港魚商嘆道:「現在大陸有一種電子網,抓光光了。」

1998年冬天,東海岸難得的好天氣,一大早乙勒扛起了閒置多日的漁具,朝著秀姑巒溪的出海口走去,接連不斷的冬雨,讓老人家好幾天沒吃到魚,撒了一個多鐘頭的網,乙勒有點心虛地將成果說了出來:「小小的魚啊!」回到家,原來情況比想像的還糟,乙勒根本沒抓到魚!

雖然樂天性格讓阿美族人得以泰然面對漁獲量的減少,但是樂觀的想法卻不能改變臺灣整體漁業資源逐漸枯竭的事實。

學科
海洋, 文化
縣市
  • 花蓮縣
  • 台東縣
關鍵字
阿美族, 巴格浪, 過漁, 漁業永續, 流刺網, 程一駿, 水試所, 邵廣昭, 南寮漁港, 捕烏船, 秀姑巒溪, 櫻花蝦, 漁業自律, 禁漁

在天氣不錯的日子,台灣東海岸的阿美族(Amis)老人乙勒(Yilo)總會習慣性的到緊臨部落的河口為當天的三餐打幾條新鮮的活魚,但是近幾年來,這個延續部落生命數百年的河海交界處已經愈來愈難抓到魚了,而就在這一年(1998年)冬天,台灣西海岸盛行了四百年的烏魚(Mullet)季節,也突然失去了往年的盛況,海洋資源究竟出了什麼問題?本片將從台灣漁業發展的各種病態,以及原住民與海共生的原始觀念來探討和反省海洋資源急速枯竭的全球性議題。

影片網址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禁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