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養院

頂坡角上的傷痕

摘要
超過半世紀的隔離、歧視,走了十幾年的保留抗爭運動,樂生院該怎麼踏出重建的第一步?歷史的傷痕,要如何撫平?

走過只有漢生病患才能通行的隔離通道,住進頂坡角上的樂生療養院,從此被迫和外界斬斷聯繫,開始以院為家的隔離人生。日治時期設置的樂生院區,每一處設計與規劃,都展現了過去台灣對待漢生病患的強制隔離歷史。

曾經遺世獨立的樂生院,被選定作為捷運新莊機廠預定地後,不願搬遷的樂生院民,從2004年開始走上街頭抗爭。社會各界、青年學子紛紛投入樂生保留運動,2008年12月,樂生院區的貞德舍、中山堂等十棟建築,仍然遭到強制拆除。儘管漢生病的隔離政策已經解除,持續進行的捷運工程,仍深深影響院民的生活。

十年過去,院區進入興建入口意象的階段。現在的捷運新莊機廠上方,這條施作中的懸空陸橋,正是院民們最新的抗爭目標。目前捷運局正在建造的懸空陸橋,距離路面有八公尺落差,院民在中正路這側,必須藉由電梯上下陸橋。

按下按鈕,操作電梯面板,對一般人來說輕而易舉,對這些罹患漢生病,肢體因為病菌侵蝕而扭曲的院民來說,卻是件不容易的事。讓捷運與樂生共存,這個概念要具體落實在日常生活中,每個設計細節都需要照顧到使用者的需求。

樂生保留自救會與台大城鄉基金會所提出的方案,是以緩坡大平台取代陸橋,有足夠的腹地,能夠還原樂生院入口的Y字型道路,院民也能夠駕著代步車,不需經過電梯,直接到達中正路。

不過,如果要施作緩坡大平台,目前的新莊機廠勢必要減少軌道,影響捷運行車調度。2016年12月22日,國發會副主委曾旭正,為此邀集院民代表、台大城鄉基金會與台北市捷運局、捷運公司等相關單位,共同進行協商,會中達成共識,朝向機廠減軌、施作大平台的方向來進行。

大平台方案的設計者,台大城鄉基金會董事長劉可強指出,從歷史的角度,Y字形道路,是最能象徵日治時期對於漢生病的處理方式,這兩條道路,一邊是醫療人員行政人員通行,而被診斷罹患漢生病的患者,當年因為對這種疾病的認識有限,認為有傳染危險,所以採取隔離政策,只能走Y字型路的另一邊,經過消毒再進到醫療場域。

重建樂生看似透出一絲曙光,事實上卻不如此。一年過去,院民看到的卻不是大平台,而是一座陸橋。

當時也受邀參與會議的台北市交通局前局長,資深交通顧問濮大威指出,直到2017年8月間,他才發現當時的協商會議,沒有會議記錄,事後行政院也沒有進一步做出指示,政府的做法,顯然已經失信於民。

2017年12月16日,樂生院民和前來聲援的群眾,聚集在樂生院區入口,高喊「捷運局立即停工,行政院重啟協商」口號,舉起槌子,一起敲碎陸橋模型,希望還有重啟協商的可能,讓僅存的院民,能早日看到院區重建。

台北市捷運局則澄清,現在施作的陸橋方案,在出口端除了電梯,也會施作引道。但是,引道的規劃又是另外交由衛福部負責,最後設計是否能符合院民的使用需求,仍是未知數。在腹地不足的陸橋上,要如何還原Y字型道路,也沒有共識。

2007年5月30日,公共工程委員會做出保留39棟院舍,10棟拆遷重組的「530方案」,當時青年樂生聯盟就質疑,這個方案只有拆遷,沒有重組。如今,貞德舍、中山堂等十棟已經拆除的建物,何時會重建,仍是遙遙無期。

十年過去,捷運已經通車,政黨再度輪替,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正式通過,成為國家重要政策的此刻,面對在風雨中飄搖的文化資產,逐漸年邁凋零的院民,能不能抓住彌補錯誤歷史的契機?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樂生, 樂青, 療養院, 自救會, 痲瘋病, 癩病, 漢生病, 公衛, 人權, 迫遷, 古蹟, 文化資產, 新莊捷運線

超過半世紀的隔離、歧視,走了十幾年的保留抗爭運動,樂生院該怎麼踏出重建的第一步?歷史的傷痕,要如何撫平?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許中熹,剪輯 張光宗

樂生願

樂生願

摘要
長年支持樂生保留的聲援者,提著一袋又一袋的泥土,走向捷運機廠上方的空橋。像精衛填海寓言中的小小飛燕,明知希望微薄,仍然想努力填平新莊捷運機廠。2007年,樂生保留聲援者曾經高喊「捷運機廠和樂生可以共存」,為什麼現在,他們要填平機廠?樂生爭議,長達九年,究竟,如何落幕?

一道道裂縫,滿佈樂生療養院的建築,這些傷口,是樂生山體滑動的證據。樂生院民藍彩雲憂心忡忡,坐著代步車,帶我們巡視她所居住的怡園,不斷抱怨:「你看,這牆全都裂開。裂到人會怕!」藍彩雲說,牆上的裂縫早已修補超過三遍,讓她每天寢食難安。

2007年,保留樂生聲援者曾經警告,樂生山坡不能開挖,要求捷運局重新評估保存方案,但公共工程委員會在台北市捷運局保證技術可行、安全無虞的情況下,決定開挖施工。

樂生療養院位於有豐沛地下水的林口台地,還有逆衝斷層經過。斷層不容易透水,加上山體壓力,有如密封鍋蓋,可以抵抗水壓,讓坡體穩定。捷運開挖,就是打開鍋蓋,水會向著缺角、朝著樂生和捷運機廠的邊坡衝擊、撕裂地表。

捷運局採用地錨固定山坡,2011年底,發現地下水位太高,邊坡安全係數不足,導致嚴重滑動,捷運局停下工程,緊急提出新的工法來解決。擔憂走山影響捷運,2012年3月,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和交通部長毛治國,罕見地前往樂生正式現勘。

捷運局北工處第七工務所主任施勇伸表示,經過檢討,捷運局發現,未來地下水位如果回升,工程的安全係數不夠,無法保證捷運安全,因此提出「明挖覆蓋」的新工法來解決。明挖覆蓋,是在現有走山基礎下,繼續開挖,再興建鋼構平台頂住坡角,然後回填部分土方。捷運局強調,新工法可以維持山體穩定,但遭到質疑。

具有工程背景的立委李鴻鈞表示,明挖覆蓋的隧道功能,就是擋土,「但你只擋住這兩邊在走山的地方,問題是,另一邊怎麼辦?如果它的坡是走這邊的話,或是走這邊的話,這邊的安全,等於還是靠地錨。北二高會走山,是圓弧滑動整個滑下來,那不是一般地錨可以拉得住的!」

山體一旦滑動,新莊捷運機廠將被埋覆,目前工法能否保證安全,還在未定之天。不過當地民意代表還是希望,捷運局能夠盡快進行工程,兌現新莊捷運全線通車的支票,降低民意壓力。最後交通部長毛治國拍板,決定繼續相信捷運局。「由工程單位捷運局說明後,我們注意到,基本上只要在施工上能步步為營,應該是有可行的安全方案可以執行。」

就在交通部長宣示工程繼續不久後,監察院針對樂生保留自救會提出的走山危機問題,正式糾正捷運局選址不當。

糾正文指出,捷運機廠原本規劃在輔仁大學東側的農業區,地方政府卻為了開發住宅區,要求機廠遷往樂生。但樂生療養院腹地狹小、地質不佳、選址作業顯然不當。由於選址不當,導致捷運局必須以極端工程手段解決地質問題,衍生出預算暴增,及工程延宕和不確定性等後果,不應該繼續重蹈覆轍。

樂生保留爭議以來,院民被貼上延誤捷運通車的標籤。這份糾正文,對院民來說是遲來的正義。他們將糾正文印成大布條,帶到院區的納骨塔,告慰因為迫遷而過世的院民們。想起多年來被強制迫遷的景象,原本安居的家園,成了危險建築,樂生保留自救會會長張雲明唸著祭文,悲從中來。

張雲明強調:「今日,我們要以此祭告亡者於破碎的土地,不願失去家園的院民沒有錯,是捷運機廠不應該便宜行事選址於此,樂生保留運動十九年來的抗爭,無愧於天地,對得起人,今後,我們將繼續抗爭到底!」

就在院民告慰亡者的2012年8月,大地工程師王偉民,發現了樂生地層更加危急的情況。王偉民指出,為了預防走山越演越烈,捷運局暫停施工,重新鑽探地質,2011年2月到8月,滑動稍微趨緩。但8月以後,山坡的滑動方式和以往相當不同。

王偉民說明,新舊大樓的滑動,在2012年8月之前是同一個方向,「也就是新大樓的滑動是被舊院區推著走的,現在不是,現在新舊院區是向中間滑動。也就是全部向捷運軌道區滑動!」

100年5月捷運重新開挖時,地表高程是125公尺,原先的滑動,是舊院區往新院區的方向推擠。但經過捷運局7、8個月的施工,把樂生的山體,降到高程117公尺,王偉民表示,如此挖下去,使得原本維持山體穩定的岩盤厚度不足,「換句話說,土已經被挖破了!」新舊院區,因此各自產生滑動面,一起往捷運軌道下滑。

曾經在2007年樂生、捷運爭議高峰,提出替代方案的台大城鄉所教授劉可強建議:「新莊捷運機廠原先有其他基地腹案,為了機廠和樂生的安全,機廠應該遷移。」但劉可強的提議遭到駁回,捷運局表示,如果要做新的機廠,或是路線再做延伸,至少要花12年。

樂生青年聯盟何欣潔聞言,立刻反駁。她提出捷運局的規劃報告指出,所有捷運系統的機廠中,新店機廠花7年7個月,北投機廠是3年7個月,木柵機廠2年6個月,蘆洲機廠是7年6個月,「沒有一個機廠要花到12年!」何欣潔不滿,樂生抗爭以來,各界不斷提出替代方案,捷運局從來不願意在爭議初始就納入考量,一再堅持己見,如今造成走山危機,還繼續推托,讓人無法接受。王偉民也強調,「選址其實是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這個址做不做得起來,如果做不起來,選它有什麼用?」

樂生院民和工程師,憂心忡忡,捷運局依然不肯鬆口遷移機廠的可能性,擔心機廠和樂生雙毀,院民穿戴著義肢,來到捷運局,要求捷運局修正九年前選址錯誤的決策。捷運局北工處副處長謝宇珩則說:「我們現在正在施工中,得到的指令就是,樂生機廠要繼續施工!」針對質疑,捷運局只強調安全無虞,卻沒有解釋,樂生院的山坡為什麼滑動,樂生院民和聲援群眾,決定把2007年捷運局提出的工程方案,送回捷運局,表達抗議。

連續多次的協調與激烈抗爭,引發衛生署的注意。因為樂生一旦走山,不只影響樂生療養院,還包括迴龍醫院和周邊居民的居住權。2012年底,衛生署邀請捷運局說明,捷運局再度表示,山體滑動,是施工造成的影響,捷運機廠絕對安全。

捷運局北工處第七工務所主任施勇伸說,傾斜計是捷運局對新大樓(迴龍醫院)是否安全觀察的最大指標,根據捷運局觀察,傾斜計從2011年停工期間,數值都維持在正一百到負一百,或是在正五十到負五十,「如果以五十秒來看,傾斜率是四千分之一,所以新大樓是水平變動,滑動完全是不可能的。」

捷運局的說法,遭到地質學者反駁,中央大學地質系教授李錫堤指出,就捷運局北側的側傾管數值來看,「一年多來,深度在20幾,已經有滑動跡象, 你不能說沒有。側傾管已經證實有。不只是單純的解壓,已經有滑動面形成,北側邊坡確定是有!」至於南側邊坡,捷運局設立的監測器太少,無法確知情況,李錫堤認為,捷運局要趕快釐清。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進一步指出,變形回漲和走山滑動的工程設計,完全不同。目前捷運局提供的資料顯示,捷運局施作的工法,是針對變形回漲的方式模擬後提出的工法設計,陳文山表示,目前工法恐怕無法應變地層的滑動情況。

「人民沒有忘記,樂生不能白拆!」樂生抗爭以來,捷運局一直宣稱,「沒有機廠,不能通車」而強制迫遷院民。2012年底,雙北市長卻宣布,新莊捷運在機廠沒有完工的情況下,可以全線通行。無法接受樂生院因為政府的錯誤政策白白犧牲,樂生院民和數百名聲援者,決定到台北市政府,討回公道。

樂生保留自救會長張雲明痛陳:「從以前到現在,根本就有許多替代方案,可以不必拆除樂生,捷運局就是不接受,今天卻說明年(102年)要通車,這不是笑話嗎?這不是不把我們當成人命嗎?」

世新大學社發所助理教授蔡培慧也氣憤地說,「九年來,樂生院民和我們的年輕人一再告訴政府,樂生不需要拆,捷運可以通車,我們能夠找到雙贏方案,但政府從來沒有聽過一句話,今天土石已經在滑動,甚至新蓋好的大樓滑得更厲害,才知道錯了,這根本就是醜陋的傲慢!」

樂生院民,在市政府外抗議,台北市長郝龍斌,在市政府裡頒獎。一百公尺不到的距離,郝龍斌沒有出面和院民溝通。聲援者只好衝向市府,高喊口號,把訴求貼在牆上,要市政府正視樂生新提出的替代方案。

樂生青年聯盟代表何欣潔表示,樹林的廢棄機料場,一直是地方政府頭痛的治安死角,經過軌道專家建議,認為可以做為機廠遷移的替代方案,「只要把捷運延伸一站,在機廠外面新共構一個捷運站,就可以保全樂生療養院。把設施移到這裡,仿照小碧潭模式,都是捷運局做過的事情。這樣一個簡單的設計,就可以把新莊和樹林的生活,變得更為人性!」

聲援者說明訴求,希望新莊機廠遷往樹林。但是台北市政府,再度用警力,隔絕樂生的聲音。儘管如此,聲援者用行動宣示,這場戰鬥,不會停止。

樂青代表何欣潔表示,今年3月16日,樂生保留自救會將再度號召聲援樂生者,重回凱道,「我們要把怪手驅離錯誤的工程基地。把被誤拆的房舍,重新蓋回來。把笑容,送回樂生院民臉上!」邁向第九年的樂生保留運動,就為了這樣一個小小的夢想。2007年,台灣社會因為捷運局一句「分段通車不可行」,再度犧牲的樂生院民。如今,捷運能夠全線通車,台灣社會,能不能,也為樂生圓滿,他們的願望?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人權, 樂生, 療養院, 痲瘋, 建築, 走山, 地質, 林口台地, 地下水, 斷層, 捷運, 新莊線, 機廠, 文化資產, 文化部

長年支持樂生保留的聲援者,提著一袋又一袋的泥土,走向捷運機廠上方的空橋。像精衛填海寓言中的小小飛燕,明知希望微薄,仍然想努力填平新莊捷運機廠。2007年,樂生保留聲援者曾經高喊「捷運機廠和樂生可以共存」,為什麼現在,他們要填平機廠?樂生爭議,長達九年,究竟,如何落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張光宗,剪輯 張光宗

捷運掛急診


捷運掛急診

摘要
我還記得,美麗的樂生院。我也記得,院民和許多聲援者,每一滴在樂生院區裡抵抗迫遷,所流下的眼淚。更記得,捷運開挖、推倒房舍的每個瞬間。然後,樂生不再美麗。然後,捷運面臨危機。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慶鍾 郭志榮 簡正傑 吳東牧
剪輯 陳慶鍾

2003年,樂生因為1995年就定案的捷運新莊線,面臨拆遷命運,整座院區,拆了七成。捷運局表示,當初捷運新莊線,曾經做過環評、沒有人表達反對意見;但事實上,樂生院民毫不知情。環評報告裡,把樂生這座,世界上僅存三座之一、具有世界遺產價值的麻瘋病院,視為「寙陋建物」。

2005年起,樂生院民才在文史學者和醫學背景的學生協助下,開始爭取自己的權益,她們希望政府遵守「以院作家」的允諾,將樂生指定為古蹟,保留剩下的建物,研擬其他捷運與保留雙贏的方案。


但是這群人的奔走,只獲得文建會將樂生院暫定為古蹟。之後,古蹟審議的程序,礙於政府捷運因為通車的選票壓力,遲遲沒有進行。年邁、行動不便的院民,向國、民兩黨陳情、向文建會陳情、向台北市、新北市政府陳情、向捷運局陳情,這些吶喊,不斷地被消音,直到2007年,總統大選即將來臨。

一位部落客,發起「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的活動、許多無名者,集資在蘋果日報頭版,登廣告說明樂生保留的方案;2007415日,全台社團與六、七千名民眾,走上凱道、聲援樂生;過往忽略樂生的政黨、候選人及官員,終於開始對樂生釋出善意。

當時的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到樂生院探視院民,承諾要求公共工程委員會,在院民提出的90%保留方案前提下,研擬捷運順利通車的可能性。但是經過討論,最後工程會做出的保留方案,卻是「保留39棟、10動異地重組」的530方案。

這個方案,院民無法接受,在工程會的協調會中,宣佈退席。但工程會還是宣佈,這是經過「各方認可」的保留案;然後捷運,可以繼續施工。


院民因為不願接受保留方案,仔細檢視方案內容、打算繼續抗爭;赫然發現,工程會提出的530保留方案,一旦開挖,恐怕會造成走山危機;因為捷運局聘請的顧問公司,在工程會的討論會中,曾經表示,涉及捷運工程設計是否安全的地下水透水係數,誤差值相差百倍。

樂生院,位於林口台地和新莊斷層上。林口台地是卵礫石層,透水性非常好;加上有廣大集水區,這裡的地下水相當豐沛。院民藍彩雲說,院區以前有非常多的湧泉,「可以給兩千人用綽綽有餘,你說這樣多不多?」這些地下水,因為有超高的地下水壓,會產生上舉力量。

但因為新莊斷層是逆斷層,在錯動時,產生了透水性相當差的厚重斷層泥,斷層泥加上斷層的重量和特性,如同密封的鍋蓋,可以和地下水壓取得平衡,所以地層能夠保持穩定。


530
方案,就是要把斷層挖開。捷運局新莊機廠工地主任施勇伸坦言,斷層一開挖,就會產生斷層解壓效應,也就是水壓和山體失去平衡壓力,林口台地這些超高地下水壓,就會往開挖的缺口湧出、造成地表的撕裂。

不過施勇伸認為,這些問題,可以靠著打地錨的工程技術來克服。只是樂生院民質疑,透水係數的爭議沒有釐清,工程技術怎麼可能可行?樂生院一旦走山,就會整個往下滑向捷運機廠,造成樂生、捷運雙輸的結果。

院民又開始抗爭,這次,不只為了樂生保留,更為了捷運安全;然而政府選擇迫遷院民、繼續施工。這樣的決策,將為新莊捷運帶來什麼樣的後果?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關鍵字
樂生, 捷運新莊線, 古蹟, 麻瘋, 文化部, 蘇貞昌, 走山, 斷層, 捷運, 人權, 療養院

我還記得,美麗的樂生院。我也記得,院民和許多聲援者,每一滴在樂生院區裡抵抗迫遷,所流下的眼淚。更記得,捷運開挖、推倒房舍的每個瞬間。
然後,樂生不再美麗。然後,捷運面臨危機。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療養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