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樣性

路殺大調查

路殺大調查

摘要
道路、車輛,帶來了行動上的便利,有時候,卻也帶來死亡。有群生命需要過馬路,卻看不懂號誌。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以2017年進行的兩次試辦系統性調查結果去推估,全台灣平均一年可能有超過五百萬隻以上的野生動物被路殺。明白問題在哪,才能著手改善,想要答案,方法不難,只要一台手機和一顆溫暖的心。

虔誠上香祈求平安,帶上簡單行囊,利用畢業前最長的假期,兩位靜宜大學的學生,自願在徒步環島計畫中,為動物而走。如果遇上動物屍體,他們會拍照紀錄,上傳到路殺社。(2011年成立的社團,專門收集民眾上傳的路死動物資料,推廣公民科學研究。)

根據路殺社的資料,2012年到2017年,記錄到98700起、550種野生動物路殺死亡,其中有8200起是保育類動物。當年發起路殺社的特生中心副研究員林德恩,曾在2017年舉辦過兩次系統化調查測試。2018年1月,嚴謹的系統化路殺動物大調查正式啟動。

依路殺社累積的資料,大部分路殺熱點都集中在淺山,因此系統化大調查也以淺山地區為主。以五公里乘五公里的方格,把台灣劃成1140個方格,依照生態氣候分區、道路密度跟道路型態這三種因子,來做篩選,第一階段開放252個方格供認養,希望有興趣的民眾,在1月、4月、7月、10月各選一天,針對省道、縣道、鄉道與其他道路,每年進行四次調查。

不同路段,適合不同的調查方式,走路能發現路死動物的機率最高,但最費力耗時,相對的,開車比較輕鬆,卻可能錯過一些動物屍體。特生中心研究助理林毅倫表示,路殺狀況最多是縣道跟鄉道,因為道路穿越的環境,生物相比較豐富、又有一定程度的車流量。

另外,調查時間不一定要在白天,兩位就讀文化大學的志工,特地選在入夜後、凌晨清潔人員打掃前進行調查,收集夜行性動物被路殺的狀況。其實只要願意,不管幾歲都可以來調查。台中市和平區和平國小就有一群小朋友,在陳岳峰老師的帶領下,成為小小公民科學家。

這次也搭配進行遊蕩犬貓目擊記錄,希望志工在調查野生動物同時,遇到遊蕩犬貓也做數量統計,這份資料整合後,將會是檢視零安樂政策的監測資料之一,輔助找出人犬衝突的熱點。

之前路殺社曾以隨機調查資料,幫助綠島的奧氏後相手蟹安全過馬路。更具科學性地系統化大調查,能精準估算死亡數量,篩出確切熱點,作為改善依據。

最近因為寒冷,動物的活動性比較低,路殺量也比較少,但隨著氣候越來越溫暖,

路殺將進入高峰期,需要更多志工加入,目前第一階段,有190個方格被認養,還有62個方格需要幫忙。

這股由下而上的力量,力量有多大,就代表有多少人在乎。這場調查計畫,不用具備專業背景你我都可以一起參與。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 台中市
關鍵字
路殺, 保育類動物, 路殺社, 林德恩, 生物多樣性

道路、車輛,帶來了行動上的便利,有時候,卻也帶來死亡。有群生命需要過馬路,卻看不懂號誌。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以2017年進行的兩次試辦系統性調查結果去推估,全台灣平均一年可能有超過五百萬隻以上的野生動物被路殺。明白問題在哪,才能著手改善,想要答案,方法不難,只要一台手機和一顆溫暖的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賴冠丞 陳民紋,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長腳蛛來顧田

長腳蛛來顧田

摘要
秋冬交替,金黃色稻浪,是花東縱谷最美麗景致。其實仔細觀察,每株稻穗都蘊藏著一個精采又熱鬧的小小世界。不用農藥、不用防治資材,讓長腳蛛、橙瓢蟲回到農田,能不能創造農民與生態的雙贏?

每當水稻開始抽穗,農田裡就開始熱鬧起來。各式各樣的昆蟲齊聚,有的啃食稻葉、有的吸食稻榖、有的愛吃小蟲。水稻從根部到頂端,就像一棟昆蟲公寓,每種蟲居住的位置不同,扮演角色也不同。

大部分農民都相信,田裡的蟲越少,作物產量才會越高,巴不得除之而後快。但對賴兆炫這些農民來說,蟲子卻是得力助手,是免費勞工。二十多年前,賴兆炫回到花蓮富里推動有機農業,他認為有機真正的價值,除了提供安全的糧食,更要找回失去的生態,因此除了絕對不施用農藥,連有機常用的一些防治資材,他也盡量不使用。

在慣行農法的水稻田,水稻植株的數量多且密集,植株間經常摩擦,容易產生病蟲害。賴兆炫的水稻田植株距離大、通風性好,植株比較強健,比較不容易生病。

花蓮富里鄉是全台有機稻作面積最大的鄉鎮,花蓮農改場的研究團隊,從2012年開始進行水稻田生態多樣性調查,想了解有機田與慣行農田裡,昆蟲種類與豐富度有什麼不同。研究人員來來回回在田裡行走、掃網,不一會兒,各種昆蟲出現在網子裡。

花蓮農改場經過三年多的普查,記錄到水稻田裡的節肢動物多達兩百多種,而有機田中昆蟲的數量與種類,遠多於慣行田區。花改場從中找出日本長腳蛛、橙瓢蟲兩種最容易觀察的昆蟲,當作農田健康的指標。

花改場研究員林立指出,長遠來看,倚靠農藥來克制害蟲並不是好方法,因為農藥一放下去,害蟲的天敵,包括一些捕食性與寄生性的益蟲,往往最先被毒死,一段時間後,最惱人的害蟲反而最快回復。不斷噴灑農藥,一旦害蟲產生抗藥性,自然界又缺少天敵可以克制牠,反而會產生更難控制的蟲害。也因此維持生態多樣性,最終還是會回饋到人的身上。

花蓮農改場也發現,影響農田生物多樣性的因素,除了農藥,周邊環境包括田埂等等,也有關鍵影響。草生栽培的田埂,昆蟲的種類與數量,都遠多於水泥化的田埂。研究員進一步輔導農民在田埂種植原生植物,包括仙草、馬蘭、田邊菊等等,讓昆蟲有更豐富多樣的棲息環境。

透過花改場的宣導,許多農民的觀念漸漸改變。為更進一步鼓勵農民,從2014年開始,推動綠保標章認證的慈心基金會也將長腳蛛等指標物種,納入綠保標章的範圍,讓消費者支持農民對生態多樣性的貢獻。目前以長腳蛛做為指標物種加入綠保認證的農民,已從七位增加到二十四位。

透過有機栽培、棲地營造,各種昆蟲回到田間,農田不再寂靜,而是各種動物共生的舞台。以「米樂無為」為依歸,賴兆炫知道,有時候人能做到最好的事,就是什麼也不做,讓自然來做工,往往會比人做得更好。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富里鄉
關鍵字
有機農業, 慣行農法, 生物防治, 水稻, 長腳蛛, 橙瓢蟲, 昆蟲, 生物多樣性

秋冬交替,金黃色稻浪,是花東縱谷最美麗景致。其實仔細觀察,每株稻穗都蘊藏著一個精采又熱鬧的小小世界。不用農藥、不用防治資材,讓長腳蛛、橙瓢蟲回到農田,能不能創造農民與生態的雙贏?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知本濕地有危機

摘要
台東知本溪出海口附近,有片廣大的河口溼地,俯瞰是一望無際的綠野,沒有消波塊的海岸,而有著生物豐富的水域。由於道路隱密,不易到達,成為當地人口中的秘境。台東縣政府計畫將知本濕地,招租開發成光電園區,設置全台最大的太陽能光電場,引發部落與環境團體的憂慮…

台東知本溪和射馬干溪之間,一塊河口溢流的洪泛區域,知本濕地面積廣達1000多公頃。後來因為修堤築圳,水源減少,加上出海口堵塞變動,現在面積剩下約200多公頃。

這裡的生態豐富,本土留鳥有羽色美麗的黃鸝、捕魚為生的翠鳥、漫步草原的環頸雉,還有空中遨翔的遊隼等等,遷徙鳥類曾經有東方白鸛的度冬紀錄。整片濕地因為有淡水水源,有助植物與生物生存。

早期,知本濕地屬於卑南族卡大地布部落的傳統領域,卑南族祖先由台東海岸登陸後,一路遷徙,其中卡大地布部落來到當時混合草原與沼澤的濕地區域,定居下來,成為土地的主人。

國民政府來台後,以開發河口新生地為由,強占土地,並在1983年推動觀光計畫,將土地標租出去,進行整地開發。打造台東迪士尼的計畫,終究沒有實現,但是濕地區域已遭破壞,甚至成為垃圾棄置場,草叢間可以發現一堆堆建築廢棄物和家庭垃圾。

現今濕地上,外圍區域有果園、農地,內部區域有一群放牧人,半世紀前從台灣西部移民台東,三十年來開始放牧牛羊。林先生在濕地附近砍草,載回養牛地。因為濕地環境好,提供牲畜足夠草料,牛羊糞便又成為土地肥料,只要不過度畜養,已經可以發展成畜牧與生態共生的自由放牧型農業。

為了保護知本濕地,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和台東野鳥學會,常舉辦賞鳥活動或講座,讓人們認識知本濕地。生態學者趙仁方表示,花東有著廣大農業平原,但在高度發展下,濕地環境其實不多,因此知本濕地提供重要的棲息環境。

2016年,台東縣政府計畫將知本濕地,作為太陽能光電園區,2017年計畫出爐,規劃將154公頃土地,以出租方式,招商來設置光電園區。由於土地過去已標租給捷地爾公司開發,外界質疑將會有爭議,台東縣政府是不是要先賠錢,才能再開發。對此台東縣財政處副處長吳俊璋強調,目前一審是縣政府勝訴,不須賠償,在土地上是完全沒有爭議。

在生態爭議上,台東縣政府強調,不會開發70多公頃的濱海濕地,但是生態團體指出,開發的草澤區,就是知本濕地的特色,也是動植物生態豐富的地方。政府與生態團體認知存在的差異在於,生態團體認定河口淹沒區是珍貴生態濕地,政府卻始終覺得這是一塊未開發的荒地。

在開發程序上,因為知本濕地沒有國家濕地身分,因此無需環評,就可開發。環境團體指出,台東冬季常發生河口風沙,沙塵吹起,遮蔽天空,可能影響發電效率。

卡大地布部落,過去曾因為祖先墓地,被政府收回建設公園,長期抗爭,最後獲得共管承諾。現今知本濕地的傳統領域,又將開發成光電園區,部落族人發起守護傳統領域行動,宣告捍衛部落土地。

目前的知本光電園區開發計畫,地方政府已經準備招商,由於國有地長期閒置,再開發利用必須行政院同意,中央政府如果同意開發計畫,依法還需要進行諮商,尊重部落決議。台東縣政府說明,一旦招商完成,計畫明朗,有更多的生態保護和回饋經費,應該可以讓部落族人接受。

卡大地布部落主席林金德表示,歷經許多土地抗爭,部落自主意識強烈,並不希望土地都被開發。知本濕地是一個重要的溫泉觀光區,如果從觀光多元化的角度思考,有溫泉、有濕地,可以提供遊客更多的旅遊選擇。

台灣綠能計畫的推動,太陽能光電園區進入濕地,已經在西部引發爭議,台東知本濕地成為東部第一個光電園區,也是面積最大的光電場,讓人思考為保護環境而生的綠能,最後該不該以犧牲環境,來達成目的。

 

學科
濕地, 能源
縣市
  • 台東縣
關鍵字
光電園區, 傳統領域, 生態破壞, 生物多樣性

台東知本溪出海口附近,有片廣大的河口溼地,俯瞰是一望無際的綠野,沒有消波塊的海岸,而有著生物豐富的水域。由於道路隱密,不易到達,成為當地人口中的秘境。台東縣政府計畫將知本濕地,招租開發成光電園區,設置全台最大的太陽能光電場,引發部落與環境團體的憂慮…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聲景錄台灣

聲景錄台灣

摘要
聽覺,是人們一天之中最早甦醒的感官。聲音,能將人從沉睡中喚醒,也能成為與自然的連結,透過長期紀錄的累積,聲音能告訴我們很多。聆聽、理解,跟著專家,一起留住台灣的聲音。

鳥類,是許多人欣賞野生動物的入門,牠們靈巧活潑、無比美麗,悅耳婉轉的聲音,更是讓人著迷,想要留住牠們的聲音,需要工具,也需要練習。收錄特定物種的聲音,是許多人踏入錄音領域的第一步,現在還有個不同概念的錄音方式,正在台灣各地進行。

聲景,指的是聲音的風景,如同地景,聲音也是一種景觀。帶著簡單的錄音工具,中研院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林子皓,與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的夥伴,前往苗栗淺山,架設自動錄音機,收集農田附近的聲音。林子皓說,錄音機的好處是有兩個頻道,同時在這邊收錄360度、沒有死角的聲音。能紀錄到影像之外的環境細節。

林子皓正在進行一項台灣聲景監測計畫,像這樣的錄音點,目前設了十七處,針對淺山與濕地生態系,透過聲音來紀錄生物多樣性。目前收到的錄音,都放在亞洲聲景平台的公開網站上,提供有興趣的人自由聆聽。

而這些樣點的大量聲音資料,則是透過軟體來進行分析。相似的聲音以同樣的顏色呈現,把聲音圖像化,轉為不同的色塊。以新竹自然谷為例,一整年的資料裡,不但聽見動物的聲音,還聽見了日夜、季節與氣候。

大自然的聲音,是科學研究的素材,也讓人與自然產生連結。從事廣播製作的范欽慧,長期將大自然的聲音,透過節目,帶給聽眾。二十年,用聲音描繪台灣,有美好悅耳的,也有怒吼與控訴。

用聲音承載歷史,當時間尺度拉長,不但能聽出變化,也會意識到該有所行動。2015年,她創立了台灣聲景協會,打算進行一場寂靜革命,希望大家從聆聽起步,進而對環境保護。「重要的是要去做聲音的教育,不光是打開耳朵,而且要學會去認識這些聲音跟這片土地的關係。」她說。

太平山,是范欽慧實踐理想的地方之一,在她眼中,這是極少人為噪音影響的聖域。在這裡,范欽慧點起了寂靜山徑運動的第一把火焰。她與羅東自然教育中心的老師來到翠峰湖環湖步道,一起規劃活動,討論如何引導人們成為一位聆聽者。范欽慧表示,「寂靜山徑的概念,希望大家用一顆寂靜的心去貼近自然,透過一條路徑去改變現代人的都會快速節奏,透過聆聽,尋求寂靜的力量,寂靜不是無聲,而是一個更豐富、更充滿、更能完整的、去跟自己與環境做連結的力量。」

她想推動的寂靜山徑,希望從森林走到都會,再從都會走進每個人心裡。站在城市規劃的高度,聲景是不能忽略的項目,它與視覺都左右著環境品質。

人的視覺只能看到前方,耳朵能聽到四面八方、360度的聲音。有些變化,眼睛看不出來,卻能從聲音中聽見。台灣正在改變,它需要一股修復的力量,透過傾聽,找出方向,才能留住屬於台灣的聲音。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灣
  • 苗栗縣
  • 新竹市
關鍵字
聲景, 自然錄音, 生物多樣性

聽覺,是人們一天之中最早甦醒的感官。聲音,能將人從沉睡中喚醒,也能成為與自然的連結,透過長期紀錄的累積,聲音能告訴我們很多。聆聽、理解,跟著專家,一起留住台灣的聲音。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腊葉館的秘密

腊葉館的秘密

摘要
台北植物園裡,有棟將近一百歲的老房子-腊葉館,你可能不知道,它是台灣植物的寶庫。百年來在台灣山林、濕地、海濱,曾經怒放的野花、茂盛的枝葉,都曾被靜靜珍藏在這裡。五十萬份的植物標本,一件件層層疊疊,埋藏多少台灣自然環境的密碼?又見證多少偉大探險家傳奇的人生?

花開花謝,本來是自然的循環,但有些花朵、樹葉在凋落前,被植物學家巧手採集,經過烘乾、冷凍、消毒等程序,做成標本,從此時間凝結,成為土地的另一種記憶。在所有植物標本中最為珍貴的,是這份1911年在阿里山所採集的台灣杉標本。 

台灣杉是全世界唯一以台灣為屬名的植物,是冰河時期遺留下的古老樹種,全世界第一份模式標本,就在腊葉館,可說是鎮館之寶。而台灣杉的發表命名者也不簡單,他是早期台灣植物探險中最重要的植物學家-早田文藏。台灣四千多種植物中,由早田文藏發表命名的就有1700多種,幾乎占了三分之一,被譽為台灣植物學之父。

除了早田文藏,早期台灣植物探險歷史中,還有位奇人,來自法國的神父-佛里。想像在一百多年前,交通極不便利的時代,一位神父為了採集植物標本,穿著破舊衣物、揹著籃子走遍台灣。直到今天,他的家書在法國家鄉還被保留著,記錄他採集的歷程。佛里神父採集過一萬多種植物,高達六萬多份標本,這樣拼了命的到處採集,除了對植物的狂熱,也是為了替教會募款。

佛里當年採集到許多台灣的植物,像是野牡丹、穗花棋盤腳等,送到日本帝大鑑定,台灣有許多原生植物是用他的姓氏來命名。1915年,佛里神父最後一次到花蓮採集後生病過世,早田文藏發起募款,在植物園樹立佛里銅像。1934年早田文藏過世,後人為紀念他,也在腊葉館前,一個形狀像胚珠的水池旁,樹立他的雕像。而他一生研究的心血,就收藏在對面這座美麗的腊葉館裡。

1905年,日本政府為了更了解殖民地資源,開始進行台灣的「有用植物調查」,調查範圍遍及台灣離島與高山。為了建立屬於台灣的植物資料庫,保存數量龐大標本,1924年台灣第一座也是最大的標本館落成,就是現在植物園內這座腊葉館。腊葉館興建時還沒有空調,為了調節室內的溫濕度,讓標本可以長久保存,建築本身有特殊的通風設計。

國民政府時代,腊葉館持續收藏研究者採集回來的標本,直到2000年,才搬到林試所的研究大樓,享有恆溫、恆濕的典藏環境。而腊葉館則被指定為市定古蹟,從2016年起著手修復。

2017年9月腊葉館重新開幕,肩負自然生態教育的功能。標本館對大部分民眾的生活似乎很遙遠,但它其實奠定了百年來台灣生態研究,甚至產業發展的基礎。

光復後,早田與佛里的雕像就消失無蹤,隨著腊葉館重新開幕,林試所按照當年的雕像重新塑造,還找到早田文藏與佛里神父家族的後代,參與雕像揭幕儀式。

歷經一百多年,每份標本都記錄著採集地點、時間,形成龐大的資料庫。從這裡我們可以知道,因為環境的破壞,我們周遭已經失去了多少植物。透過標本館的大數據分析,我們也可以知道,在全球暖化氣候變遷下,植物分布變化,甚至是開花狀況有什麼改變。

為了保護生物多樣性,植物分類研究是根本工作。不只是早田文藏或佛里神父,直到現在還有許多研究者付出青春,甚至一輩子的歲月,在台灣山林做著最寂寞卻最重要的調查工作。站在他們的研究基礎上,我們才能了解島嶼的過去、知道現在,並且走向未來。

 

學科
植物, 文化
縣市
  • 台北市
  • 台灣
關鍵字
腊葉館, 植物標本, 生態教育, 生物多樣性

台北植物園裡,有棟將近一百歲的老房子-腊葉館,你可能不知道,它是台灣植物的寶庫。百年來在台灣山林、濕地、海濱,曾經怒放的野花、茂盛的枝葉,都曾被靜靜珍藏在這裡。五十萬份的植物標本,一件件層層疊疊,埋藏多少台灣自然環境的密碼?又見證多少偉大探險家傳奇的人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新加坡的水與綠-花園中的城市

摘要
新加坡位處熱帶、終年高溫,但七、八月的氣溫,卻沒有像台北這麼炎熱,很大的原因,要歸功綠化的成功。從「花園城市」到「花園裡的城市」,新加坡如何翻轉水泥叢林,創造人與生態都能呼吸的空間?

走在新加坡的道路上,寬大林蔭抵擋著赤道烈陽。新加坡在道路規劃時,就預留非常大的空間,讓樹木可以健康生長,兩旁十幾公尺高的行道樹,讓整個城市充滿綠意。但光是綠化還不夠,近二十年來,新加坡在綠化基礎上,更進一步去推動城市的生物多樣性。

新加坡原本屬於熱帶雨林,但是隨著人為開發,雨林消失,目前新加坡只有一個生態保護區,還可以看到熱帶雨林的原始樣貌。

雖然劃設了許多自然保護區,但這些的保護區面積不大,無法自給自足。新加坡政府意識到,如果只是在保護區內做保育,最後保護區內的森林,也會逐漸萎縮。為了繼續維持保護區內的生態,必須把保護區串連起來。

新加坡大學建築系教授陳培育口中的Nature Way,又稱為自然聯道,這些綠帶大部分是沿著道路規劃,過去栽植的行道樹多半是單一樹種、間隔地種植,但自然聯道是仿造森林,創造出多層次的環境。目前新加坡一共有16條自然聯道,總長68公里,預計在2030年增加到180公里,串聯不同的自然保護區。

除了自然聯道,新加坡也規畫許多條PCN(Park Connector Network),串聯城市社區間的公園,人們可以沿著步道騎車、慢跑,接近自然。當生物多樣性增加,如何跟動物共處,也是得學習的課題。以水獺為例,新加坡國家公園局在水獺活動範圍貼出佈告,保育義工也會在假日出動,宣導如何正確與野生動物互動。

陳培育教授分析,新加坡在生物多樣性的實踐上,可分成四個步驟:首先是對生態做持續地調查紀錄、第二步是擬訂計畫,保護特殊物種、第三步是創造棲息環境、第四步是維持綠地。這些都需要跨部會合作,而綠地不只是在平地,更延伸到建築。

有人說,新加坡是垂直綠化之都,市區的這棟建築,可說是垂直綠化的代表。建築對面的芳林公園,具有歷史意義,建築師的設計概念,是讓芳林公園的綠意往建築延伸,整棟建築牆面與屋頂花園有五十多種植物,植栽面積約15000平方公尺,是占地面積的兩倍。

垂直綠化最直接的好處,是替建築降溫,新加坡建設局研究發現,以垂直綠化保護立面不受陽光直射,可以降低溫度達16度。新加坡許多飯店、住宅和醫院,都應用垂直綠化,讓人住得更舒適。

在新加坡參與未來城市研究,來自德國的學者Thomas Schroepfer認為,新加坡之所以出現越來越多垂直綠化的案例,主要是政府提出足夠誘因的獎勵機制,綠化空間不計入容積,垂直綠化每平方公尺還有750新幣或50%建設費用補助。不過人為營造的綠地,能不能取代原本的自然環境?這方面恐怕還有爭議。有人認為,新加坡在都市綠化和生態上的努力,是種開發後的補償。在追求生態城市的過程中,新加坡有衝突、也有妥協。

從水泥溝渠到生態水岸,從綠化到生物多樣性,新加坡的面貌正不斷改變,在生態基礎上,人有更好的生活品質,物種有更多生存機會,城市才能有更大的彈性,去面對氣候變遷的挑戰。

 

學科
生活, 城市
關鍵字
綠化, 自然聯道, 生物多樣性, 花園城市

新加坡位處熱帶、終年高溫,但七、八月的氣溫,卻沒有像台北這麼炎熱,很大的原因,要歸功綠化的成功。從「花園城市」到「花園裡的城市」,新加坡如何翻轉水泥叢林,創造人與生態都能呼吸的空間?

國外
  • 亞洲
  • 新加坡
影片網址
播出標籤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埔里水筍田的綠保計畫

摘要
南投埔里,台灣重要的農業區,因為高度開發,導致生態棲地變小,加上山區崩塌、野溪整治等問題,許多物種面臨棲地消失的危機。一群茭白筍農,開始一項綠保計畫,要找回逐漸消失的生物多樣性…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
剪輯 張光宗

南投埔里,有著廣大平原,成為台灣重要的農業區域。但在高度農業開發下,生態棲地變小,加上山區崩塌、野溪整治等問題,許多物種面臨棲地消失的危機。

一群種植茭白筍的生態農民,開始推動一項綠保計畫,在田中挖出一口口生態池,希望提供生物避難與棲息的處所,能慢慢恢復生物多樣性,讓水筍田也能成為保護生物的自然濕地。

埔里以好水聞名,來到能高圳的出水引道,才知道能高圳鑿山闢水道,引用雪山融雪的好水,灌溉埔里的土地。能高圳穿山而來,沿著坡面高處開鑿水道,再利用自然流力,依循灌溉村落,構成複雜水網。另外,流經平原的南烘溪、眉溪,更是提供廣大地下水源,造就珍貴的雲霧氣候,讓埔里自古就是優良的農業生產平原。 


埔里早期從水稻種植,轉往花卉產業,在茭白筍種植技術獲得改良後,現今大面積轉做水筍田,面積已達千餘公頃。但是,在光鮮亮麗的農業生產之後,自然生態卻付出高度代價。

陳新豪是一位回鄉的新農民,曾經在外地從事保育推廣,在生產農作的同時,也發現故鄉生態環境的變化。農地不斷擴張,自然棲地減少,物種開始躲入自然野溪,但是幾年來的崩塌,造成溪流斷流,魚類生物只能集中在一小塊水域。


在陳新豪多方踏查下,發現溪流中生物多樣性減少,特別是珍貴的白魚棲地,也受到嚴重破壞。一條野溪有著白魚存在,但是不遠處就是野溪整治工程,黃色泥流威脅著這塊小小棲地。

面對自然棲地的惡化,陳新豪思考透過水筍田,作為農地與棲地結合的共生田,他在自己的農地上,挖掘生態池,設計農田保育生物的環境。一口口小型生態池,營造不同深度,引種水生植物,來豐富生態池中的生物多樣性,同時也希望將這個綠色保護計畫,推廣給更多農友。


林先生父女從事茭白筍種植,同時推廣農田生態教育,得知綠色保育計畫的想法,欣然加入,並規劃恢復住家旁的一塊洗衣坑濕地,成為自然的生物棲地。林宥岑是回鄉新農民,對於農作與生態的共生,相當有觀念,她帶著朋友,動手整理已經快陸化的濕地。另外也在茭白筍田區,開始以自然工法,堆砌一個池中池,讓野溪魚種進入生存,作為生態保育池。
 

平原區的黃永昌,種植三分農地的茭白筍,他利用生物防治法,養魚來克服吃茭白筍的螺類。面對養魚吃螺,卻也吃掉原生魚種的問題,他也加入了綠保計畫,改造一個魚池,讓它成為原生魚種的保育池。


許嘉云的水筍田在能高圳旁,有著極好的水質,多年來從事生態農作,碰上冬季曬田時,田中無水生態滅絕,她想透過營造生態池,作為冬季枯水時,生物的度冬保育池。來到山上的另一片茭白筍農地,環境相當自然,有著豐沛湧泉,許嘉云在冬天,會將田邊犁出一道溝渠,保水讓物種生存。挖溝過程中,常常會遇見居住在這裡的各種生物。

山下水筍田中的生態池,已經挖掘完成,許嘉芸回到山上農地,移植一些水生植物,希望讓山下水筍田,有更好的生態。採集過程中,發現許多蛙卵,以及孵化的青蛙。她的水筍田生態池,不只讓原生物種有了新棲地,也讓她的夢想生態家園,又多了散步休閒的好地方。


漸漸地,陳新豪推動的水筍田綠保計畫,有了更多農友加入。徐美琪的茭白筍田,位在埔里平原上,靠近湧泉出水口,一道自然水路,有良好的生態景觀,生產出優良的茭白筍

練美玉經營生態咖啡農場,也加入了綠保計畫,並且成為重要推手。完全生態農作下的咖啡園,還設立了許多生態池,作為生物遷徙的跳島,她思考如果附近農地都能走向生態保育,物種應該可以逐漸恢復。


埔里水筍田綠保計畫,推動一年多,已經有20多戶農友加入,成效開始展現。各地打造的田中生態池,不只安棲著白魚、金線蛙等指標性物種,更重要的是,為不同的原生物種,提供了一個多樣性的安全棲地環境。陳新豪也開始對外推廣,這群農友在埔里進行的農業小革命,讓更多人瞭解,農業與生態,可以共榮共存。 

為了取得更多資源,綠保計畫成員向水保局提案,希望獲得協助。林宥岑關心地方生態,希望能協助更多生態調查,讓社區知道擁有的生態資源。陳新豪表達,不當的野溪整治工程,常常威脅物種生態,希望在相互溝通與合作下,達成生態保育的目標。水保局肯定地方居民的心意,通過居民的綠保產業計畫,也讓居民有更多資源可運用。


黃永昌的田中生態池已經完成,打造人工浮島,種上水生植物,提供不同生物棲息。他表示,從事生態農作,其實越來越覺得自己是園丁,收成作物,也有責任照顧農園裡的不同生物新住戶。

在埔里,農作豐收著,但是生態悲傷著!一群農友開始反思,合力推動綠色保育計畫,改良土地環境,也改變農友心靈,讓屬於埔里的里山行動,有著美麗又動人的開端。


我們的島【埔里水筍田的綠保計畫】

05/26() 2200首播
05/31(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農業
縣市
  • 南投縣
  • 埔里鎮
關鍵字
水田, 綠保計畫, 白魚, 茭白筍, 生物多樣性, 野溪整治, 生態跳島

南投埔里,台灣重要的農業區,因為高度開發,導致生態棲地變小,加上山區崩塌、野溪整治等問題,許多物種面臨棲地消失的危機。一群茭白筍農,開始一項綠保計畫,要找回逐漸消失的生物多樣性

影片網址

在森林中造林

在森林中造林

摘要
一場前所未見的大規模殺戮,發生在大肚山,悲劇發生,竟然只為了在森林中種樹。數以萬計的小樹,死去了,活力十足的森林,靜寂了…

大甲溪與大肚溪之間,南北走向隆起的大肚台地,多數人習慣稱它大肚山,當台中航空站、都會公園、工業區、聚落與學校一一出現,森林逐步退縮,殘存的森林,成為野生動物最後的庇護所。2004年,特生中心曾經在這裡,記錄到一級保育類動物-石虎的身影。

「走第一個常會敷到面膜,蜘蛛很多,臉去敷到,就變成蜘蛛面膜了…」跟著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走向大肚山最後的森林。當市區是35度以上的高溫,走進大肚山的樹林,卻一點也不炎熱,豔陽有大樹擋著,涼風徐徐吹著。蔡智豪說,三百年前郁永河描述,經過大肚山,森林連枝累葉,如井底窺天。這片森林密密麻麻,包括狗骨仔、降真香、狗花椒、刺葉桂櫻,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這不只是一片原生森林,而是大肚山的諾亞方舟。

大肚山屬於頭嵙山層,佈滿礫石,特性乾旱貧瘠。最後的森林,被劃為台中市的保安林,肩負國土保安功能。5月,長期關懷大肚山的台灣生態學會卻發現,市府要以中龍鋼鐵提供的1187萬元經費,在保安林中造林,面積20公頃。台中市政府農業局林務自然保育科科長邱松山表示,選中這個區塊,因為是市府的土地,而且這裡的相思樹林比較稀疏。一切依照林務局制定的,保安林經營管理準則辦理,選擇適合中部地區的苦楝、白雞油、櫸木來種植,並且以日本女真來做線界,每一公頃,至少種1500棵樹。

然而,為了種下這些樹苗,卻得先清空原始林下的草木,包商為了方便作業,採用除草劑,雖然大樹留下了,這樣的操作,卻讓森林元氣大傷。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根據調查,大肚山原生與特有種植物,加起來有四百多種,他質疑,政府種這四種,比得上原生森林裡面的四百多種嗎?這四種就具有多樣性嗎?

台中市政府農業局林務自然保育科科長邱松山回應,保安林需加強空隙地的復育造林,營造複層的林相,在林下種了這四種,原生植物都還是保留,反而是更多樣。

不過靜宜大學人文生態學系副教授楊國楨認為,這片保安林底下有許多自然生成的小樹苗,根本不需要造林。他表示,農業局是以經濟林的方式,大量種同一種樹,而且密度超高,這樣的做法,並不適合保安林。

在森林中造林,原生植物被迫讓位,無辜植物被迫進駐,然而市府沒弄清樹木特性,種下的恐怕不是希望,而是悲劇。楊國楨表示,以苦楝為例,它是陽性的植物,小苗要直接照到陽光才能生長,政府卻把它們種在大樹下,沒有足夠的陽光,一定會長不好。

蔡智豪則說,風跟鳥自然種下的植物,密度是人造林的2.7倍,該留給自然就要還給自然,土地公絕對比人會種樹。

『小種子,發新芽,仰頭看,新希望…』歌聲從這片保安林中傳出,為了讓小朋友明白,發生在這裡的事,台灣生態學會與一群高中生,聯合舉辦營隊活動,帶領國小學童走進現場,感受森林的傷痛。

小朋友拿起畫筆,在明信片上畫滿他們的期待,要寄給總統夫人周美青,希望將最純真、最直接的感受,傳達到執政者手上,盼望不要再有類似的悲劇發生,因為大肚山的樹木們,不但時常面臨火災,還一再被公共工程,鯨吞蠶食。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蔡智豪表示,這個區域的保安林,保留了最多大肚山原生植物與物種,但是地方建設,卻施做人造公園,把都會區流行的園藝全部移進來,包括有風鈴木、洋玉蘭,還有入侵性很強的陰香,這些植物在沒天敵的優勢下,會透過鳥和風,入侵破壞最後殘存的原生森林。

造林卻傷了森林,建設卻引來毀滅力量,以人為主的思維,內憂外患的侵擾,大肚山還能保有多少原始綠意?發生在這裡的,不只是樹種的變化,而是一場環境價值的戰爭。

學科
山林, 開發
縣市
  • 台中市
  • 沙鹿區
關鍵字
大肚山, 淺山生態系, 近郊, 生物多樣性, 造林, 中龍鋼鐵, 外來種植物, 石虎

一場前所未見的大規模殺戮,發生在大肚山,悲劇發生,竟然只為了在森林中種樹。數以萬計的小樹,死去了,活力十足的森林,靜寂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野調好幫手-公民科學家

摘要
許多人喜歡到戶外活動,來去之間,總會經過野生動物的家園,其實只要多花一些心思,就可以成為科學研究的好幫手,平凡人也能成就不平凡…

凌晨五點,天還沒亮,台南七股的東漁塭,一群志工,就著頭燈微弱的燈光,摸黑張起霧網。他們參加的,是一項公民科學家的研究計畫。

國內推動公民科學的關鍵人物,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組長林瑞興,長期關心鳥類生態。因為野外調查往往在經費與人力上缺乏,於是他希望透過公民科學的概念,彌補現況的不足,讓愛鳥志工在親近自然之外,也為環境監測盡一份心力。

近幾年他設計適合的研究計畫,定期舉辦課程培訓志工,選擇幾處重要棲地,固定時間進行研究,拼湊著台灣鳥類的動態地圖。林瑞興說:「背後一定有一群專業科學家,負責規劃科學性的試驗跟概念,與志工在科學計畫中彼此合作。這樣的志工,我們叫他公民科學家!」

進行中的,是一項過境陸鳥的監測計畫,希望透過繫放,瞭解西部沿海循著內陸遷徙的候鳥概況。

從前認識鳥,只能透過望遠鏡與圖鑑,這樣近距離觀察,掌握的資訊更多,包括公母鳥的辨識、繁殖情形、個體健康狀況等等,累積精緻的監測資訊。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組長林瑞興表示,公民科學不僅用在調查監測生物多樣性,志工透過過程參與,也是對保育產生行動,更重要的是,過程中學習到什麼是科學。

繫放研究在公民科學計畫中,屬於高難度,因為要熟悉繫放流程,至少需要一到兩年的磨練。與特生中心配合的志工中,熟悉繫放的大約有五十位,他們不畏豔陽,忍受蚊蟲叮咬,把時間奉獻給野地,為的只是能多懂一點。

經營藥局的陳士訓原本就愛賞鳥,在雲林鳥會學到繫放技術,他不但細心而且有心,加上林瑞興組長慧眼識英雄,讓他的長才在鳥類監測計畫中,發揮的淋漓盡致。因為工作時間自由,他對公民科學研究的投入,在所有志工中名列前茅,最高紀錄,一個月曾經有20天都在做繫放研究。他說:「本來只會賞鳥,之前只看鳥的外表,公的母的都不知道,來這邊學到很多。」

另一位繫放的箇中好手陳嘉宏,長期參與特生中心在湖本地區的八色鳥研究,這個在湖山水庫附近的繫放站,自然而然就由他來擔任站長,鳥類繁殖季一開始,他也忙碌起來。陳嘉宏說:「站長很像保母,要決定何時繫放、招募人員、整理繫放工具與資料,每次繫放都是站長要Key in資料。」

胸中那股對鳥類的熱愛,讓他再忙,都樂此不疲,也因為固定時間到繫放站做研究,長期下來,他明顯感覺到鳥況變化,尤其是八色鳥,數量變少了。還有原本普遍的深山竹雞,現在也不容易聽到牠們的聲音。

生物多樣性監測,是公民科學計畫的大目標,目前國內鳥類研究運作最具規模,因為有廣大的鳥迷做基礎。加上社群網站的流行,方便志工聯繫,讓公民科學計畫推行,越來越順利。

特生中心棲地生態組組長林瑞興表示,鳥類的公民科學,有機會推比較困難的部分,是因為賞鳥人很多,潛在的志工人數很多,特生中心的鳥類研究團隊,這幾年有個重要方向(BBS TAIWAN台灣繁殖鳥類大調查、MAPS TAIWAN台灣鳥類繁殖力與生產力監測、AIS STOP外來鳥種監測網、過境陸鳥監測、度冬水鳥監測),希望採用公民科學的機制,將台灣鳥類多樣性的監測系統架構起來。

不同的科學計畫有不同的參與難度,最簡單的只要拍照記錄,將照片上傳就好。熱情的陳士訓,同時也是路殺社的成員,他會利用騎車健身時,注意野生動物出車禍的情形。最近正好是家燕過境的高潮,在他常去的古坑158縣道,幾乎每天都會發現車禍致死的燕子。

如果遇上無法撿拾的屍體,志工可以直接拍照上傳,附註時間與地點,如果屍體還算完好,就冷凍寄送特生中心,運費由特生中心支付。一年多來,計畫主持人林德恩已經收到1200多件動物屍體,當中不乏稀有物種或保育類動物。特生中心將能讓這些逝去的生命,產生更多價值。

特生中心動物組助理研究員林德恩說:「很多需要標本的單位,現在會直接跟我們接洽,如果這邊有,就不用到野外採集,減少活體犧牲。」

以臉書為溝通工具的路殺社,已經有1400多位會員,每天都有來自各地的路殺消息,遇上難以辨識物種的案件,還會集體檢驗。林德恩說:「我們好像法醫,每天都在做屍體鑑定。以臉書的模式運轉是很先進的概念,社群網站除了聊天按讚之外,還有很有用的價值存在。台灣比較容易被路殺的,是兩棲類跟爬蟲類,高速公路最容易被撞到的是鳥,可以針對這些問題,去做改善研究。」

國內的公民科學計畫,從鳥類、兩棲類、昆蟲到爬蟲類,陸續都有計畫上路,透過網路力量,吸引越來越多人投入。

聰明的科學家,引領著熱情志工,在不同領域攜手合作,不但節省政府支出,也解決了野外調查人手不足的問題,科學知識的普及與尊重環境的精神,也在這樣的公民科學計畫中,自然的傳遞。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南市
  • 七股區
關鍵字
公民科學, 科普調查, 林瑞興, 特生中心, 保育類動物, 候鳥, 八色鳥, 繫放, MAPS, BBS, 路殺社, 林德恩, 生物多樣性

許多人喜歡到戶外活動,來去之間,總會經過野生動物的家園,其實只要多花一些心思,就可以成為科學研究的好幫手,平凡人也能成就不平凡…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櫻花狂戀

櫻花狂戀

摘要
櫻花熱,讓賞櫻成為台灣全民運動,也讓各地瘋狂搶種櫻花。但是這股熱潮太過氾濫,已經形成生態危害,讓賞櫻美事成為憾事。也許該是重新思考,在狂戀櫻花背後,一個全面性保育與文化的思考...

美麗的櫻花盛開,掀起賞櫻狂潮。鄰國櫻花大國日本,每到櫻花盛開的花見時節,總是造就興盛的旅遊經濟。日本創造的櫻花傳奇,全賴數百年育種栽培,以及有計畫地種植,形成深入民間的櫻花文化。在台灣,也有許多賞櫻地點,從中海拔山區到低海拔山丘,不同的櫻花,吸引遊客,賞櫻漸漸成為一項國民運動。

美妙樂聲下,阿里山一年一度的櫻花季展開,擁有許多品種,是阿里山櫻花季的特色。工作站前的一棵櫻花樹,被稱為阿里山櫻王,它並不是特別高大,而是特別健康,成為一棵標準木,用來判斷櫻花綻放的時間與花況。

美麗的阿里山櫻花園區,也有著危機,許多櫻花樹齡都超過五十年,因為氣候變遷,加上遊客過度踩踏,部分櫻花樹出現了疫病現象,園區展開救治,避免櫻花樹死亡。但是,阿里山櫻花季一樣有人潮過多的問題,公路大塞車、園區人滿為患,形成環境壓力。

山區的櫻花熱,開始向山下蔓延,一些平地都市,也想要擠進這波櫻花熱潮,想要讓居民方便賞櫻花。在台南市巴克禮公園,牆面上的海報,勾勒著櫻花公園的夢想,要以日本河津櫻的粉紅,增添公園姿色。但是走近施工中的櫻花園區觀看,卻是株株枯枝,成為一個櫻花墳場。

保育人士表示,園區種植數百棵苗木,超過一半已經枯死,三年來,死了再補新苗,還是不斷死亡。現在為了遮陽,在櫻花苗木旁放置小樹,一樣無濟於事,在不適合的地方強種櫻花,就是一種錯誤。櫻花雖美,但是大量純林,不利生態,巴克禮公園的櫻花園區,原本像周遭次生林一樣,有著苦苓、構樹等樹木,生態樣貌豐富,如今卻為種櫻花一一砍除。

這股櫻花熱潮,在各縣市大力推動平地種櫻花下,已經開始失衡。在彰化永靖的公路旁,發生砍除原有路樹,改種櫻花的憾事,讓城市樹木為了趕流行,一換再換,永遠長不大。在許多山區,也有為了種植櫻花苗木,搶食櫻花商機,不斷開發山坡地的情形,造成新的生態破壞問題。面對櫻花狂熱,林務局強調,不鼓勵櫻花樹作為造林樹種,更不應該砍樹種櫻花,至於平地公園、道路種櫻花,也該考慮適種問題。

全民瘋櫻花,各地搶種日本櫻花,其實台灣也有自己的品種,像知名的霧社櫻、阿里山櫻,太平山櫻等,櫻花樹種就有十多種,樣貌也多有變化。宜蘭大學林世宗教授,長年研究本土櫻花,看著台灣各地瘋櫻花的熱潮,擔心著本土櫻花棲地減少,族群消失的問題。甚至更大的問題,就是沒有管制的種植下,一些日本種櫻花,已經開始和台灣種櫻花,產生雜交混種的問題,對本土種保育,形成危機。

保護本土種,維護櫻花生長的自然棲地,成為保育台灣櫻花的當務之急。甚至在保有珍貴本土種源下,也能透過育種,建立適宜熱帶生長的櫻花樹種,打造台灣的櫻花商機。

櫻花熱,讓全台搶種櫻花,在追求美景與開發觀光下,形成了新的生態危機。或許應該重新思考,在櫻花狂潮背後,也能關注本土櫻花的保育與育種能力,在友善環境的適地種植下,打造出屬於台灣的櫻花文化,讓花見之美,更有深意。

學科
植物
縣市
  • 彰化縣
  • 永靖鄉
  • 嘉義縣
  • 番路鄉
關鍵字
賞櫻, 觀光, 樹木疾病, 櫻花, 生物多樣性, 物種單一, 造林, 適地適種

櫻花熱,讓賞櫻成為台灣全民運動,也讓各地瘋狂搶種櫻花。但是這股熱潮太過氾濫,已經形成生態危害,讓賞櫻美事成為憾事。也許該是重新思考,在狂戀櫻花背後,一個全面性保育與文化的思考...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生物多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