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定區


航空城大徵收-悲傷家園

摘要
政府勾勒一個航空城大夢,徵收人民土地3000多公頃,在期待開發與反對徵收的拉扯間,許多居民都疑惑著,到底政府強徵民地,最後利益會是給了誰?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桃園縣大園鄉的海口村,居民張先生在冬陽午後,細心照顧他的蔬菜田。他的家族一百多年前來到這裡定居,世代傳承至今,依舊過著傳統的農耕生活。鄰居陳先生,五年前到這裡買地,開設養豬場,透過生態養殖的方式,讓豬場不臭,豬隻健康,希望創造財富,重建農村經濟。


無論新舊鄰居,大家交情都很好,工作之餘,會聚在樹下聊天,相互關照。但是一項全台最大的航空城徵收開發計畫,已經展開,計畫總面積高達
6000多公頃,徵收區域涵蓋七個村落,海口村也在徵收範圍中。


在環保署的政策環評中,桃園機場原本提出增設第三跑道的需求,後來交通部為建設自由貿易區,決定推動「機場園區計畫」,擴大徵收面積
1400多公頃。後來桃園縣政府考量到新設的捷運場站,有著開發利益,加上周邊原有的都市計畫,於是推出「桃園國際機場園區及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增加徵收1600多公頃。

整個「桃園航空城計畫」,就是由「機場園區計畫」及「機場園區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所組成,開發總面積6000多公頃,徵收面積達3000多公頃,政府估計可創造2.3兆的經濟效益。至於為何必須徵收如此廣大的土地,官員表示原因在於徵收計畫的財務平衡,必須徵收足夠面積土地,才能補足自償性的開發資金。

然而,徵收人民土地來補足開發資金,讓學者批評:「是徵收制度之惡」。政府沒錢開發,就徵收人民土地,變賣來籌錢。

桃園航空城計畫推動後,內政部營建署負責土地徵收業務,在各村落舉辦說明會。會中,許多居民根本不清楚,家園有沒有被徵收?也有部分居民期待徵收計畫,認為能為地方帶來繁榮。航空城計畫的推動,讓徵收區的土地利益飆高,在說明會場內外,充斥著大量土地仲介人員,遊說地主賣地。

在航空城徵收計畫中,將有八所中、小學面臨廢校或搬遷,其中竹圍國小才整修完畢,就面臨可能遷校拆毀的危機。學校的存廢爭議,在地方發酵,學校老師擔心影響教學,也有學生已經開始辦理轉學。

大園鄉當地香火鼎盛的福海宮,也因為位在預定的機場第三跑道上,面臨遷廟的危機。在廟方力爭下,最後終於將福海宮劃出徵收範圍,不必遷廟,但是未來將位在跑道盡頭,有著飛安的隱憂。

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老師表示,如果政府只是為了興建第三跑道,其實已經有現成的海軍跑道可用,不必再徵收民地。這座軍用機場位在桃園機場南方,腹地相當廣大,軍方已經退出,撥交縣府開發使用。海口村的張先生,早期曾經進入機場建設,表示軍機跑道,水泥品質等級很高,相當堅固,不明白為何現成的跑道廢棄不用,要規劃拆除,改建住商區,卻到北邊徵收民地蓋新跑道。

碰上徵收計畫,海口村的張先生,擔心家園不保,憂慮將失去百年守護的土地。同村的徐媽媽更是傷心,因為她已經被徵收過兩次,土地從兩甲變三分,這次再徵收,將會失去所有土地。徐媽媽說她老了,不想過著失去家園,一再搬遷的生活。

居住在竹圍村的蔡小姐,新居剛落成,準備裝潢,打算迎接雙親一起生活,突來的徵收,打亂了一切計畫,也讓滿屋的傢俱,只能堆在地上,不知如何安排。蔡小姐是癌末患者,原本想著搬入新家,可以安心療養,現在面對徵收來臨,只能拼著生命意志,展開保護家園的行動。


竹圍村的居民,面對土地徵收來襲,開始相互聯絡,組成自救會,希望政府能聽見人民的心聲。另外因為徵收區面積太大,消息相當紊亂,許多居民甚至不清楚徵收的問題,於是農陣及許多青年學生展開訪調,收集居民意見。

航空城反徵收自救會在各地召開說明會,邀請居民互動,瞭解各村居民的意願。台灣農村陣線徐世榮老師,受邀到現場演說,分享多年來,徵收制度對人民權益的侵害,以及造成的各地抗爭。

一個航空城計畫,影響七個村落,迫遷8000名居民,開發6000多公頃土地,許多不願失去家園的居民,開始聚集,走上保護家園的抗爭之路…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桃園市
  • 大園區
關鍵字
機場園區, 特定區, 土地徵收, 政策環評, 自貿區, 營建署, 徐世榮, 區段徵收, 海口村

桃園航空城是近年來全台面積最大的區段徵收案,徵收面積廣達三千多公頃,由於面積廣闊,直接或間接受到徵收影響的人數多達數萬人,開發也備受爭議。2014729日舉辦都審大會通過,採分區分期開發,反對民眾聽聞結果,紛紛表示難以接受。想瞭解更多,一起回顧當時的報導….

影片網址

大埔四戶救家園~五星的滋味

摘要
青年守在大埔,陪著居民保護家園。面對苗栗縣府排山倒海的動員與宣傳,讓人不禁質疑,以五星政績自傲的縣市,為何建立在人民的血淚之上…

守護大埔的抗爭中,抗議民眾特地前往苗栗高鐵特定區,參觀縣長劉政鴻的老家,因為同樣位在開發園區中,這裡卻能獲得原屋保留,讓人不解。為了保護縣長老家,一長列警力擋在路口,阻絕群眾進入。

環顧苗栗高鐵特定區,空盪的園區內,充斥著土地銷售廣告,等候土地增值,這是五星政績的生財秘密,也是縣政府急拆大埔四戶的原因。因為拆除大埔四戶,在交通安全、土地完整的理由外,更重要的是想讓園區興建完成,方便售地,償還縣府債務。

苗栗縣近幾年來,不斷舉債開發工業區、特定區、進行道路工程、舉辦大型活動,開發費用和活動支出,讓縣府負債不斷升高,從縣長劉政鴻上任時的200多億,遽增到400多億,每位縣民平均承擔7萬元債務,成為台灣排名第二的負債縣市。苗栗縣府也因為負債比例過高,被要求提出償債計畫。

為了償還債務,縣府於是不斷開發特定區,徵收土地,提供工廠進駐,建商建屋,拍賣土地,獲得收入。但是多數土地閒置,收入有限,反而累積更多開發債務,就再徵收更多土地開發,形成借東補西的債務循環危機。這種強徵民地,償還債務的作為,已讓苗栗各地陷入徵收風暴,成為全台反徵收自救會最多的地方縣市。

只是工業區一一開發,廠商進駐卻不如預期,原本宣稱開發會帶來的千億利潤,也成為泡影,只是富裕了營建工程的地方利益。讓苗栗縣開創工業經濟的五星政績,變成虛幻的數字遊戲。

苗栗縣議會召開園區開發進度說明大會,邀集苗栗各鄉鎮居民,共同支持拆除大埔四戶。縣長劉政鴻宣示拆除決心,面對社會反對聲浪,指責媒體偏頗,無視苗栗縣民的共同意志。縣政府動員群眾,支持強拆大埔四戶,在人權團體眼中,無異是最壞的民主示範,以集體力量侵害人民權益。甚至一份由縣政府發出的問卷,詢問縣民是否支持拆除大埔四戶,以及是否支持縣府持續徵收,開發工業區,無異成為空白授權,讓縣政府能更加擴大徵收,強勢拆屋。

為了強調拆屋的合理性,縣政府更在各大報半版刊登,卡車在張家路口過彎的照片,要求給居民安全回家的路。但是守護大埔的青年,卻現場拍攝到這輛大型聯結車,在張家路口U型回轉,順暢過彎的畫面。

對於大型連結車突然出現在張家過彎的情形,抗爭團體覺得太過安排,因為依照周遭路網,大車實在沒必要不走大馬路,刻意走小路。原本可以透過交通號誌、行車動線解決的事,卻要用拆民房來解決。

大埔徵收風暴延燒至今,在拆與不拆之間,已經遠離園區的開發目的,成為路口交通安全的爭議。讓人不解,「交通不安全」何時成為徵收民地、強拆民宅的理由。

一場徵收風暴,延燒五年多,彭秀春一家面對政府的強拆,鄰里的相逼,過的十分悲傷。隨著拆除時限逼近,張森文擔心幫忙的青年受傷,心中壓力過大,再度住院醫療。彭秀春獨自守護家園,她不禁自問,人民守護家園,犯了什麼罪?

開發園區,強徵民地,從灣寶、大埔、中平、崎頂、到苗栗高鐵等特定區,苗栗縣政府一路以鐵血徵收,打造五星政績。但是在被迫徵收、被迫流離的人民心裡,這五星的滋味,是用多少悲傷血淚凝聚而成。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土地徵收, 特定區, 原屋保留, 彭秀春, 張森文, 自救會, 開路爭議, 大埔毀田, 劉政鴻

青年守在大埔,陪著居民保護家園。面對苗栗縣府排山倒海的動員與宣傳,讓人不禁質疑,以五星政績自傲的縣市,為何建立在人民的血淚之上…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大埔四戶救家園~風暴再起

摘要
在守護大埔的呼聲中,青年翻越政院圍牆,要求政府出面解決。苗栗縣政府宣示, 要拆大埔四戶,徵收爭議,風暴再起…

2010年6月,苗栗縣政府為了要徵收農地,連夜派怪手剷開農地,毀壞即將收割的稻米,剷田徵收的景象,震驚社會,讓苗栗大埔反徵收運動,成為全國焦點,並受到國際關注。在輿論高度撻伐下,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邀集了苗栗縣長劉政鴻等官員,以及大埔自救會、台灣農村陣線,展開協商,作出「原屋保留、農地集中」的宣示,解決大埔徵收引發的風暴。

三年後,政府宣稱大埔事件圓滿落幕,但是進入特定區內可以看見,產業區和住商區,已經開發道路、完成整地。農業區內,卻堆著工程廢土,灌溉水路尚未完成,農民已經三年無法耕作。而在大埔自救會中,其實只有十九戶「原屋保留、農地集中」,還有張森文、朱樹、柯成福、黃福記這四戶居民,始終無法獲得保留,他們不斷奔走抗爭,並且進行行政訴訟。

2013年6月,苗栗縣發出公文,要求這四戶居民,在7月5日前自行拆除,否則將由縣府強制拆除。縣府想強拆的舉動,引發居民不滿,前往行政院抗議,要求中央政府信守承諾,不能放任地方政府強拆民屋。

2007年,苗栗縣政府為了滿足群創等科技大廠的土地需求,提出「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暨周圍特定區計畫」,規劃20多公頃的產業區,提供科技大廠擴建,卻擴大徵收了120多公頃的土地,要給建商開發住宅與商業區,讓整個開發案的「公共利益」,備受置疑。

面對大埔徵收風暴再起,行政院表示,在「原屋保留、農地集中」的原則下,還要符合安全性等四條件,判定大埔四戶是例外。但是抗爭團體拿出文件,表示當初並無「四條件說」,他們認為當年的協商方向,就是全數原屋保留。

行政院不願出面接決大埔爭議,抗爭群眾夜宿行政院門口,夜間開講說明大埔爭議始末。翻開歷史記錄,2010年8月行政院裁示「原屋保留、農地集中」後,苗栗縣都委會在12月第226次會議,同意讓朱樹、黃福記所有的建物及基地保留,同時彭秀春的家園也以「特殊截角」方式,「酌予採納」進行保留。2011年12月,營建署都委會召開746次會議,也進一步確認保留。但是全案卻在2012年5月,營建署都委會召開的755次會議中,部分居民以交通安全為由,反對保留彭秀春、朱樹家的特殊截角,苗栗縣政府也以保持園區方正,反對黃福記家園保留,讓全案面臨大翻盤。

夜宿行政院二晚,始終未獲回應,還遭到驅離,大埔居民張森文因此送醫,隔日抗爭群眾重新聚集,決定翻牆進入行政院,要求院長江宜樺出面解決。從希望到失落,彭秀春多年來為保留家園奔走,同時也參與各地的徵收抗爭,身心飽受煎熬,她不懂,為何人民想要保住家園,是如此困難。

遲遲未解決的大埔四戶,每家徵收拆除的理由都不同,有人是因為園區基地需要方正完整,有人則是因為交通安全被要求拆除,苗栗縣政府在一場記者會中,說明大埔四戶的拆除理由。

來到大埔現場,位於特定區旁的黃福記家,二位老人家準備著繩子,向關心的民眾說明拆除範圍。他們氣憤的表示,只是因為園區土地需要方正,方便銷售蓋房屋,就要斜切拆除黃家院子,讓他家沒有進出的大門,實在很難讓人接受。

公義路上的柯成福家,因為土地共同持分,擁有一半土地的親戚接受徵收,領了徵收費,他不想接受徵收,政府卻不同意。朱樹家位於公義路接仁愛路轉角,在道路拓寬後,房角將突出道路約80公分,政府以突出道路、妨礙視線為由,要拆掉他家一根柱子,讓他相當無奈。

張森文家在公義路與仁愛路交叉路口上,面積大約六坪,政府以轉彎危險為由,要強制拆除,但是張家強調,房屋在這邊30多年,根本沒有交通事故,沒有道理拆屋。彭秀春說明,她家原本20多坪,二度配合道路拓寬徵收後,只剩六坪,現今卻被嫌礙路。

房屋拆掉柱子,就倒了!六坪空間拆除,家園就沒了!大埔四戶面臨徵收強拆的危機。7月5日,是苗栗縣政府要求居民自行拆除的最後期限,各地反徵收自救會和關心大埔的居民,紛紛前往大埔,展開守護行動。張森文上台泣不成聲,鞠躬感謝大家的關心,反對政府粗暴徵收。

許多年輕人自願前來,因為得知大埔徵收風暴再起,都想盡一份力,守住人民安居生活的權利。他們在大埔四戶的門上、牆上,畫下塗鴨,表達內心的憤怒。

許多青年集中在張森文家門外,準備長期抗爭,阻擋拆除,部分民眾主動送來食物和物資,表達支持。政府強拆,人民守護,讓大埔反徵收運動再掀風暴,不只為了保護這四戶家園,更是為了堅守人民安居的價值。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原屋保留, 張藥房, 彭秀春, 張森文, 自救會, 農村陣線, 開路爭議, 特定區, 大埔毀田, 劉政鴻

在守護大埔的呼聲中,青年翻越政院圍牆,要求政府出面解決。苗栗縣政府宣示, 要拆大埔四戶,徵收爭議,風暴再起…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深坑老街新美學

摘要
美,來自細節。堅持,才能對味。古蹟修復最怕的就是修整後失去古樸原貌,在新北市的深坑老街,一場三年多的修復工程最近竣工,在修復團隊堅持下,不但再現了老街屋的獨特面貌,也為這條繁華老街,注入了細緻的環境新美學…

位在台北盆地南緣的深坑,四面環山,景美溪奔流下切,因而叫做深坑,在開發初始的清代,它有一個優雅的地名,簪纓。

從清代到日治時期,深坑是景美溪船運的最上游,文山地區的大菁、茶葉等重要商品,都在深坑渡口轉運,商業鼎盛的老街也順勢而生,後來水運衰微,繁華不再,直到近幾年,交通條件大幅提升,深坑再度崛起。

搭配風味獨特的豆腐,深坑老街化身美食觀光重鎮,商機滾滾,然而重度商業色彩,讓老街原有的味道,完全被掩蓋。

希望找回街道中的歷史價值,2008年,新北市政府透過都市計畫,將深坑老街列為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並且引入專業團隊,編列三億六千萬元經費來進行修復。

深坑老街長度大約300公尺,第一期整建在2010年1月完成,除了將瓦斯、電信、污水等管線全部地下化之外,還恢復了前段66公尺、30戶商家的歷史風貌。

不同時期的建物,代表著不同時代的生活切片,留住個別的風貌,也留住深坑老街的歷程,當第一期成果帶來信心,第二期工程,緊接著展開,在街屋牌樓修整之外,主力放在恢復街尾土地公廟。負責修復的華梵大學建築系講師林正雄表示,從前很多人來深坑老街的印象,只有大樹,沒有土地公,現在整個街道整理之後,土地公變成主角,傳統的價值得以彰顯。

另一個信仰中心-集順廟,原本改建成水泥的戲台,也因為這次修整,而有了重生的機會。華梵大學建築系教授徐裕健強調,整座戲台都是用大木結構榫接,是高度工藝的展現。

每一塊木構件,都有著紋路優雅的復古雕花,這些美麗,出自台灣本土的國寶級藝師。老藝師彎著腰,仔細勾勒完美線條。修復團隊不計成本,把機會留給台灣藝師,除了在乎作工精美程度,更重要的是希望保護產業鏈,讓傳統工藝有傳續下去的機會。華梵大學建築系講師林正雄說,早期這些匠師構成一個很好的產業鏈,磚作、泥作、瓦作、大木作,建築現代化的過程中,工匠慢慢喪失工作機會,透過老街整理,找回老匠師,就是要讓產業鏈動起來。

亭仔腳、街屋立面、百年老石牆,有些修復、有些重建、有些風格管制,漸漸的,被埋沒的歷史浮現了。先民挑茶到景美溪深坑渡的古路,也趁這次修復,在老街中央,打通了山與水岸的串連,並且設置了一個古味十足的公共空間。街道利用回收的舊磚材做地鋪,就連水溝蓋也畫滿了深坑的記憶。

然而修復過程其實困難重重,由於不是封街整修,商家大多照常營業,穿梭工地的遊客成為一大奇景,更是營造團隊施工上的大挑戰。

更棘手的,是如何與居民建立共識。新北市府將騎樓徵收,希望讓老街最有特色的亭仔腳顯露出來,卻成為溝通過程中,最艱難的部分。商家希望能繼續使用騎樓,新北市城鄉局都市設計科長謝登武則堅持騎樓淨空,一方面建立新秩序,一方面凸顯亭仔腳的歷史價值。

從民國97年展開的老街修復工程,終於在今年8月底劃上句點。9月1日,熱鬧的開街儀式,宣告深坑老街站上新的起點。歷時將近四年,漫長的修復過程讓深坑老街歷久彌新,充滿活力的與未來接軌。

學科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深坑區
關鍵字
古蹟, 老街, 文化資產, 景美溪, 都市計畫, 特定區, 徐裕健, 建築, 匠師, 修復, 藝師, 土地公廟, 社區營造, 觀光, 在地產業

美,來自細節。堅持,才能對味。古蹟修復最怕的就是修整後失去古樸原貌,在新北市的深坑老街,一場三年多的修復工程最近竣工,在修復團隊堅持下,不但再現了老街屋的獨特面貌,也為這條繁華老街,注入了細緻的環境新美學…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誰讓古窯變苦窯

摘要
苗栗古窯事件,掀起一場文化風暴,讓人深思對於文化資產的保護與搶救問題,為何歷史古窯會變成廢墟苦窯?

一群文化搶救人士,農曆過年後前往文建會陳情,希望保護苗栗三座古窯,因為苗栗縣政府為了土地開發,將會拆除三座古窯。

這片位於苗栗後龍的廣大農業區,因為高鐵通過,未來規劃設立車站,於是被劃為高鐵特定區,進行土地徵收,並且開始拆除地上物,整建開發基地。

在開發土地上,分別有深具歷史價值的四角窯、造型優美的包子窯、以及高聳入天的八卦窯煙囪,三座古窯面臨拆毀的命運,文化人士要求重新審查、規劃保留,但是苗栗縣府卻以計畫已定為由,執意完全拆除。

古窯有難,搶救人士透過網路,發出緊急呼籲,以及進行現場抗議行動,依舊擋不下開發的怪手,八卦窯高聳的煙囪,就被硬生生的剷倒。於是,原本結構完好的三座古窯建築,一夕之間變成廢墟,搶救人士痛心古窯被毀,更氣憤文化保護的審查程序,缺乏古窯專業人士參與。

窯業在世界歷史上,代表一種文明的進程,生產許多生活器物,苗栗窯業的蓬勃發展,如同台灣古窯之都。

像這座長條型的竹南蛇窯,因為保留了歷史原貌,被指定成為歷史建物。竹南蛇窯窯主林瑞華,長期專研傳統柴燒窯的燒陶工藝,深知古窯的精華,就在爐壁內產生的自然釉料,能夠燒出許多精緻的陶瓷。

三座被拆毀的古窯中,四角窯是由陶藝大師蔡川竹先生所建,窯身結構的精妙設計,以及時光累積的窯內釉料,造就許多精美的陶藝作品,如同專門生產國寶藝品的搖籃。

但是這些價值不被重視,三座古窯已成荒地上的無言廢墟。面對古窯拆毀,鄧淑惠參加了一場文建會召開的協調會,寄望文建會有所行動,搶救古窯殘蹟。

但是在會中,文建會代表強調依法行政、尊重地方,不願做出緊急暫定古蹟的處分,只是協調清理搶救殘蹟時限。對於古窯拆除,形成土地開發與文化保存的衝突,以保護文化為責的文建會,建議民眾應該即早提出意見,避免規劃完成後的困擾。

面對有限的搶救時限,鄧淑惠不願放棄,就算古窯碎裂成為廢墟,她也要撿拾殘磚斷石,拼湊回文化的屍骸。她重回現場,一個人在廢墟中,吃力的搬磚,分類排列堆積,幾日的艱苦行動,引發許多人的關心,紛紛加入撿拾清理的工作。

傷心的清理殘蹟,移走碎磚後,卻奇蹟的發現,被敲毀的古窯,窯身完好的保存著,充滿傳奇的川竹四角窯,重新再現人間。擔心清理出現的窯身,再被怪手敲毀,鄧淑惠及協助的學生,開啟從未被研究過的地下煙道,測繪記錄煙道的奧妙。

面對古窯窯體的重大發現,引發更多專家學者的關心,紛紛前來現場調查。歷史建築專家李乾朗,肯定川竹四角窯的珍貴價值。修建傳統建築的建築師林志成,驚嘆當時工匠的精湛建築工藝。

面對珍貴歷史建物,卻任其被拆毀,無法搶救保存,不僅顯現政府文化單位的消極作為,更暴露文資法的嚴重缺失。

川竹古窯窯體的出現,加上專家學者的肯定,以及監察院進行專案調查,苗栗縣府召開文資審查會議,討論古窯是否追認指定歷史建物。會中,縣府文化資產審查委員進行詢問後,閉門討論決議,文化局長宣布「移地保留、不予指定」的會議結果。這樣的決議,讓搶救人士失望,這些被拆毀又救回的古窯,還是無法要回應有的歷史地位。

古窯拆除風波,不僅是文化資產的破壞,其實也涉及政府部門的行政程序缺失以及行政效率的問題,監察委員開始進行調查。監察委員的來到,讓搶救人士燃起一絲希望,期盼監察院彈劾、糾舉的力量,能夠讓事情有轉機,還給古窯一個公道。

陶藝在台灣歷史久遠,展現工藝文化的卓越風華,孕育陶藝作品的傳統柴燒窯,更是被視為文明的搖籃,成為珍貴的歷史文物。在國際紛紛保護古窯,成為珍貴文化資產之際,台灣卻是以開發為名,敲毀深具價值的古窯,大開文化保護的倒車。

從事前毫不重視的拆毀,到事後肯定價值的保留,就像摔破了古董,才在喊心痛,後續的作為,都是悲傷的補救。三座古窯的毀壞,只是台灣諸多文化資產破壞的縮影,讓歷史古窯變成廢墟苦窯的原因,除了行政單位的疏失,文資法律的缺失,更重要是,我們對於保護台灣歷史文化資產,那種逝者難回的珍惜態度。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苗栗縣
  • 後龍鎮
  • 苗栗縣
  • 竹南鎮
關鍵字
古窯, 文化資產, 特定區, 高鐵, 窯業, 蛇窯, 古蹟, 文建會, 文化部

苗栗古窯事件,掀起一場文化風暴,讓人深思對於文化資產的保護與搶救問題,為何歷史古窯會變成廢墟苦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添寶 陳忠峰 陳志昌,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科學園區何處去 之三 竹科不是好鄰居

摘要
整齊乾淨的街道、方正現代化的廠房,這是台灣的光環-新竹科學園區。幽靜古樸的夥房、水源充沛的稻作農田,這是新竹的驕傲-二重百年聚落。當一群拿著鋤頭的農民,遇到以科技至上、發展為先的國家政策時,他們的農田,還有生存的空間嗎?

四周都是高樓大廈,有科技廠房,也有公寓住宅,但是稻浪依舊迷人,因為新竹的九降風並沒有忘記,這片錯落著稻田、菜園,和蜿蜒圳溝的二重聚落。在農閒的農曆九月傍晚,跟著83歲老農夫走在田埂上,可以充分體會農村的節奏。老農手腳俐落地拿著鋤頭除草,不一會兒又竄進田裡揪出變異稻種,還有為了因應東北季風過度風乾田裡的土壤,每天下午,老農更是不會忘記放水給稻子喝。百年來,農村的生活在秋陽底下,仍然傳頌著祖先的交代。

民國13年,二重首富林春秀與日本政府合作,開鑿竹東大圳,奠定二重聚落一年兩期的農業基礎。雖然近年農業沒落,但是在林春秀的故居-九牧第,依稀還能看到當年的盛況。林春秀的曾孫林政憲說,當年住在九牧第的家庭,最多曾高至四十多戶人家,家家戶戶幾乎都是務農,靠這片田野為生。

隔著一大片綠油油的稻田,在九牧第對面,是劉氏家族的傳經第。自日治初期到台灣光復後,劉家一直是以農業維生,經過兩代經營,家業逐漸興盛,民國四十七年,劉家從泥磚平房變成三合院。這座擁有二十一間房間的傳經第,是劉家開枝散葉的成果,也見證二重聚落的百年發展。

同樣在民國四十七年,那個台灣農業正值起飛的年代,二重地區出現了一座雙層磚造洋樓。炊煙裊裊、狗吠不絕,住在這裡的范家,現在依然過著燒柴生火的傳統生活。可是洋樓正門旁,卻有一間房舍幾近半倒,遲遲無法修建。這其中原委,要從新竹科學園區開始說起。

民國70年,新竹科學工業園區特定區主要計畫公佈實施,二重地區被規劃在園區三期的範圍內,這代表著二重地區的居民,自此不能蓋房舍、不能修建住宅。民國78年,園區三期擴廠計畫開始啟動,徵收土地的這一天終於來臨。兩年之間,二重居民無役不與,在會議室內,他們拉起布條,要求園區滾出新竹,在抗議場合上,他們堵住園區正門、癱瘓工廠運作,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維護農業與農村。

幸好當年,二重居民成功阻擋科學園區徵收計劃,到了民國89年,竹科管理局具文告知新竹縣政府,放棄徵收二重縣地,也無繼續規劃徵收作為高科技產業使用之計畫。但是二重土地的災難卻沒有停止,在新竹縣政府的拖延下,土地沒有解編,甚至在民國95年,又被劃入都市計劃的範圍內,面臨另一個被徵收的考驗。

無論是二十年前還是現在,新竹縣政府都以區域發展的角度,說服二重人接受徵收,但是不同的是,現在反對被徵收土地的二重居民,數量卻不到一半,而他們能維護的,也僅是自己的私有地。

光窗透出陽光,照在三合院內的廚房裡;湧泉流出地面,帶來水源和平畴綠野;稻葉隨風搖曳,發出沙沙聲響,鋪陳出婀娜多姿的田埂路。然而,各式賣地、買田的招牌,也同時高高的豎立在路旁電線桿上。

新竹科學園區在民國95年,產值高攀到1.12兆,等於台灣同年國民生產毛額的十分之一。但是與科學園區比鄰而居的二重地區,卻不斷面對限建的約束和開發的壓力。對二重人來說,竹科不是好鄰居、地方政府又落井下石,在區域發展的大旗下,二重的農業沒有產值,人文特色微不足道,賣地比種田更有前途。

二重聚落的未來,讓人擔心,自然環境與生活文化,還能不能留給後代?這次都市計劃的結果,將是關鍵。

側記:

沒有到過二重百年聚落的人,真的會無法想像,在新竹科學園區旁,竟然有這麼一處人間仙境。這裡的居民,吃著自己種植的稻米和蔬果,無論是稻田還是菜園,也早就沒有使用農藥,長期以來,他們過著遠離毒害並且自給自足的生活,最重要的,二重地區的古典民居、灌溉水圳、傳統信仰,也因為這樣的生活形態得以保留下來。但是,新竹科學園區的發展、新竹縣都市計畫的推動,卻一再威脅這處綠色美地的未來。在二重百年聚落的例子中,我們不得不反省,在政府大張旗鼓推展科技產業、區域計畫的同時,是不是會讓台灣失去更多永續生存的機會?

 

學科
農業, 開發
縣市
  • 新竹縣
  • 竹東鎮
關鍵字
二重埔, 竹東大圳, 特定區, 科學園區, 土地徵收, 都市計畫, 湧泉, 竹科, 百年聚落

整齊乾淨的街道、方正現代化的廠房,這是台灣的光環-新竹科學園區。幽靜古樸的夥房、水源充沛的稻作農田,這是新竹的驕傲-二重百年聚落。當一群拿著鋤頭的農民,遇到以科技至上、發展為先的國家政策時,他們的農田,還有生存的空間嗎?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特定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