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溉系統

2014 07/21
新竹市客雅溪,遭逢史上最大劫難,烏黑的重油,緊緊附在水泥堤岸與消波塊上,得先噴除油劑,再配合高壓水槍,才能清除。油漬隨著水流動,再以吸油棉吸附,河面上還佈署了層層攔油索,以免有漏網之油往下流,污染河口與海洋…
2013 12/02
農地污染的警鐘,再度被敲響,彰化和美屬於高污染潛勢農地的東西二、三圳灌區,44公頃的污染農地,浮上檯面,污染的農地,未來還有希望嗎?
2013 09/09
鎘米的烙印,讓彰化農地始終難以擺脫污染惡名。然而,2013年6月,這裡又傳出了農地遭受污染...
2013 05/20
今年春雨遲遲未來,到了三月,全台各地水情拉警報,從北到南都傳出缺水警訊,其中又以石門水庫供水區,最為嚴峻,農業用水提早實施打折供水。其實,桃園擁有全台灣最獨特的埤塘地景,猶如千百個平地水庫,可供調蓄之用,它的總蓄水量達到石門水庫的五分之一,但埤塘的重要性,究竟有沒有被看見…
2012 02/22
廢棄的空屋裡,滿是垃圾,殘破的屋瓦、裸露的鋼筋,和鄰近華美的高樓大廈形成強烈對比,公寓住戶紛紛向新竹縣政府投訴,這裡雜亂荒涼,甚至成為治安的死角,於是縣政府有意將這些房子拆除改鋪草坪,得知這個消息的六家鄉親,也就是這片土地原本的住民,號召了大批民眾來清理環境,希望保存下這些房子。
2010 04/12
大安溪的鯉魚潭水庫和大甲溪的石岡壩,是大台中地區的用水來源,當水利署提出大安溪、大甲溪聯合運用的輸水工程,下游農民卻擔心,農業用水被犧牲,質疑這個開發案是為科學園區而興建,究竟這個開發案水要給誰?
2010 03/22
3月22日,是「世界水資源日」,祈求足夠、衛生、安全的水,是人類共同的願望。台灣年降雨量3千多毫米,是世界平均值的2.6倍。雨量豐沛的台灣,卻時常面臨缺水危機。為什麼水會不夠用?是環境破壞留不住水?還是我們過度浪費入不敷出?想要擁有足夠、衛生、安全的水,必須回頭檢討我們與水相處的態度…
2010 03/08
八十年前,新社台地還是沒有水源灌溉的看天田,日據時期開始,水源引入這片廣大的河階地,這裡成為改良培育蔗苗的根據地,從此奠定了台灣半世紀蔗糖產業的根基。如今新社台地不但是台灣最重要的香菇產地,也盛產枇杷、柑橘等水果,最具盛名的是每年十一月綻放的花海,為這片河階地鋪上色彩繽紛的地毯。所有的新社人都知道,這裡甜美的果實、鮮艷的花卉,並不是偶然,一切的一切都依靠著一條既堅實又脆弱的生命線—白冷圳。
2010 02/01
從空中鳥瞰烏山頭水庫,她的形狀就像是珊瑚一般,因此又稱為珊瑚潭水庫。蓄水量大約八千萬立方公尺,從烏山頭水庫流洩出來的水,順著渠道流進一方方的田地,農田開始有了顏色,也讓廣闊的嘉南平原,成為南台灣的農業重鎮,但是一百年以前的嘉南平原,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2009 07/27
您知道嗎?不住在工廠旁或沒有跟工業區相鄰,任何人都還是有可能被污染影響,甚至把污染吃下肚。這是因為,台灣的農地逐漸破碎化,工廠或工業區,就設立在農地旁,而廢水輕易地進入河川,被引入水圳灌溉農田,再加上水路溝渠灌排不分離,所以,現在台灣農業生產的水源,可以說是危機四伏。試想,如果再不解決灌溉水的水質問題,那麼農民的健康,該由誰來保障?而農產品的安全,又有誰來把關?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