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排系統

不要雞豬當鄰居

不要雞豬當鄰居

摘要: 
下午三點多,黑水溝開始流動了。畜牧場廢水從放流口排出後,流入田間水圳,一路通往大排,流經村莊,這裡是雲林縣大埤鄉的豐田村,只要一講到以前乾淨有魚蝦的水圳,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村民無不憤慨。

採訪/撰稿 林靜梅

攝影 許中熹 王威雄

剪輯 許中熹

鏡頭下捕捉到的廢水畫面,只有水、沒有懸浮固體,不過當四面八方的水匯入大排後,水面出現漂浮物,居民說這就是「豬屎膏」。儘管農委會統計,國內兩百頭以上的養豬場,高達九成八都有污水處理設備,但居民反問,處理過的水,會長這樣嗎?居民黃先生痛罵,有處理過的廢水,不會有這麼多豬屎,這裡的豬屎味真的很嚴重。

如果這麼嚴重,居民為什麼不向環保局檢舉呢?居民說檢舉了也抓不到,居民氣到質疑環保局偏袒,甚至事先通知業者,但環保局強調絕無此事,並表示,一年約接獲四五千件陳情案件,三分之一是檢舉畜牧場臭味、廢水等問題,而偷排廢水,就算稽查人員火速趕往現場,仍時常撲空,因此更希望居民協助觀察業者偷排的「習性」,好埋伏抓人。

養豬場的臭味與廢水讓豐田村民怒火中燒,養雞場的污染也讓隔壁嘉興村民群情激憤。

這處緊鄰民宅的養雞場,帆布半開,居民指出,羽毛跟糞便,在風吹之下會四處飛散。而養雞場設置的黑網上附著灰白色粉塵,就是他們口中的「雞屎煙」,而黑網能攔截下的粉塵,其實有限。

高密度的畜牧場,不少座落田間,相鄰的稻田,稻穗上可見散落的羽毛,而伴隨羽毛落下的「雞屎煙」,則是農民的惡夢。

農民葉能振手拿稻穗比較,這一串明顯偏白,稻桿尾部已經乾枯,不像正常的稻桿顏色青綠,稻穗金黃,而他的農田也緊鄰養雞場,但他現在不種稻,改種其他作物,因為種稻產量大減一半。

居民對於養雞場的不滿逼近臨界,沒想到業者,還要繼續擴大飼養規模。王姓業者申請擴建養雞場,去年在建照到期之前動工,卻引發居民強烈反彈,經政府協調,要求業者必須先改善舊雞舍,新場才能動工。

原本婉拒採訪的業者,現場溝通後,同意記者進入拍攝,為了平息民怨,雞舍內加裝大風扇、加強通風,業者也在風扇外,架設傾斜高牆,避免粉塵直接噴往鄰田,而是送往高處,業者表示,總共投入兩千多萬元改善硬體,但居民還是不能接受,不知道該怎麼辦。

2015年起,雲林縣共通過387件畜牧設施容許申請,有160件已取得建照,農業處表示,近年政府大力推動綠能,而畜牧場加裝太陽能板,可以隔熱又賣電,站在提升農民收益的立場上,只要合法申請,縣府沒有理由不讓它通過。

但縣議員黃文祥指出,通過畜牧設施容許的387件,光水林鄉就佔56件,根本超過當地環境負荷,這樣過度核發容許,簡直要把雲林縣,變成全台灣的畜牧專區。根據統計,雲林縣水林鄉跟大埤鄉,現有的養雞場,比起縣長李進勇就任前的2014年,分別增加三成跟三成八。當地自救會代表李明遠認為,過多的畜牧場會造成更大的污染,恐怕讓下一代更不想回到水林鄉,甚至讓以後這個尖山腳社區滅村。

憂慮被消滅的,還有從事蘭花組織培養的陳塗樹,工廠內可見栽培種苗的玻璃瓶,要先經過消毒殺菌,而培育蘭花的地方,必須無菌無塵。但離他只有150公尺的地方,卻要新建養豬場,而且早已通過容許。他在門口拉起白布條,更向縣府檢舉業者違法動工,讓養豬場現階段暫時停工,但他痛批,縣府現在眼中只有綠能,不管會不會逼死其他產業。

5月17號,大埤鄉跟水林鄉居民忍無可忍,請來神明,前往雲林縣政府前遶境,抗議縣府濫發畜牧場容許。抗議居民後來轉往雲林縣議會陳情,也促使議會通過修正「雲林縣新建畜牧場自治條例」,把畜牧場必須離住宅社區三百公尺的規定,修正成距離住宅五百公尺以上,官員表示,新設畜牧場要達到新標準很困難。不過新規定仍管不到舊廠與擴建。

大埤鄉自救會長葉能振表示,現在很多要來雲林縣申請養豬、養雞、養鴨這些業者,都知道怎麼去規避法律漏洞,變成就去買舊場來改建、擴建或是增建,這樣就不必適用新規定。

傍晚時分,田間水圳又開始流動了,這次鏡頭捕捉到的廢水,漂浮著畜牧排泄物,往排放口追溯,沒一會兒水停了,連打電話報案都來不及。這是不少水林鄉與大埤鄉居民的日常無奈,污染在眼前日復一日發生,而對他們來說,最諷刺的,莫過於以保護環境為由、發展綠能的部分畜牧場,卻不斷製造令人苦不堪言的污染。

公視 我們的島【不要雞豬當鄰居

07/09 (一) 22:00首播

07/14 (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雲林縣
  • 大埤鄉
關鍵字: 
灌排系統, 灌排分離, 畜牧業, 農業, 廢水處理

下午三點多,黑水溝開始流動了。畜牧場廢水從放流口排出後,流入田間水圳,一路通往大排,流經村莊,這裡是雲林縣大埤鄉的豐田村,只要一講到以前乾淨有魚蝦的水圳,變成現在這副模樣,村民無不憤慨。

與電鍍廠為鄰


與電鍍廠為鄰

摘要: 
彰化縣和美鎮糖友里,因為是日治時期彰化糖廠所在地而得名,現在有一千六百多戶,里民約五千人。這個位於烏溪南岸,介於彰化市和和美鎮間的人口密集區,103年7月被當地民眾發現,有電鍍業要進駐設廠,引發整個鄰里的不安…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糖友里民籌組自救會,到和美鎮公所和彰化縣政府陳情抗議。糖友里反電鍍廠自救會總幹事顧財說,每年都有電鍍廠火災爆炸的新聞,農田遭污染事件也不間斷。根據環保署紀錄,全台灣農地污染最嚴重的地方就在彰化縣,其中又以和美與花壇兩區最嚴重,未來如果與電鍍廠為鄰,他們能不會害怕嗎?他們的訴求很簡單,反對高污染電鍍廠設在糖友里住宅區裡面。



自救會總幹事顧財強調,彰化地區自來水約有80%來自地下水,糖友里有兩處自來水公司的地下水取水口,和這家電鍍廠相距都不到兩百公尺,居民怕萬一有個閃失,受影響的將是整個大彰化地區的民生用水安全。

顧財表示,居民也十分擔心空污問題,電鍍廠四周都是民宅,有毒性的電鍍原料蒸發後隨空氣飄散,當然電鍍廠附近的濃度會最高,長期下來社區民眾的健康將會受影響。

年近六十歲的農民王東霖,平時靠幫人代耕和種青菜維生,最近他開始試著不用化學肥料和農藥,學習友善土地的耕作方式。他不平的說,福馬圳是和美鎮主要農業灌溉水源之一,未來崧凌公司的電鍍廢水如果排到圳溝污染農地,他不僅無法朝有機農業的方向走,可能連菜都種不成。

還沒正式營運就被居民質疑,電鍍廠設在住宅區是惡鄰居,崧凌公司負責人吳炎山覺得受委屈。他說他使用最環保的電鍍原料全氯化鉀,而且全程是無硼酸的電鍍,也投資高額成本購置去除廢水和空污的環保設備,不會給社區居民造成困擾。


自救會總幹事顧財表示,崧凌公司以前生產保健飲品和電鍍原料,曾經因為使用酸鹼液達到空污法的列管規模,卻沒有申請固定污染源設置許可,被勒令停工和罰款。民國9610也曾發生化學原料爆炸起火意外,所以當地居民對於現在要改為電鍍廠,存有很深的疑慮。

電鍍廠違法污染農地和地下水的案例,幾乎年年都在彰化上演,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說,一般彰化人對電鍍業觀感不好,何況是要與它為鄰。施總幹事強調,被環保單位查獲的案例,有的業者用遙控器或稀釋方式偷排電鍍廢水,有業者在廠房偷埋暗管規避查緝,只想盡量降低成本賺大錢。

經濟部工業局工業區組組長陸信雄表示,處理電鍍廢水技術上沒問題,問題在整個電鍍廢水的設備成本占比有點偏高,而且不只是設備,業者認為後續操作成本也偏高,因此廢水往往在沒完成操作前就排放,造成環境傷害。


糖友里民得知電鍍廠設廠消息時,和美鎮公所已經同意崧凌公司附管搭排的路權,彰化縣環保局也核給崧凌公司提高污水排放量,從一天40公噸增加到160公噸的測試許可,但在居民強烈要求下,已撤銷許可。

糖友里反電鍍廠自救會總幹事顧財覺得奇怪,近兩年來環保和檢警查緝非法偷排廢水的電鍍廠,經濟部也在彰濱工業區設置電鍍專區,為何還同意電鍍廠設在住宅區,而不是輔導到電鍍專區設廠?


經濟部工業局早在民國85年,就在彰濱工業區推動電鍍專區,希望吸引台中彰化的電鍍業者進駐,來提升製程效率和管制污染排放,解決工業區與住宅區混雜的糾紛,以及彰化農地嚴重的重金屬污染問題,工業局工業區組組長陸信雄說,當年立意良善,但是區外的管制沒有強制性,所以叫好不叫座。

直到102年環保和檢警機關,聯手打擊非法偷排污水的電鍍廠,祭出刑法和高額賠償金,才帶動電鍍業者進駐專區,工業局也已經展開第二期電鍍廠專區計畫。不過陸信雄說,彰化地區的業者有211家,包括外縣市提出申請者總共也不過107家,還是有許多業者持觀望態度。

像崧凌公司一樣已經投入資金完成設廠,甚至投產中的電鍍廠,要如何輔導它進駐電鍍專區,政府似乎還拿不出一套好方法。彰化縣建設處工業科長林其春說,縣府已經多次輔導崧凌公司進駐電鍍專區,但是廠方有自己的考量,縣府只能一直跟他道德勸說。

台灣區表面處理工業同業公會理事長蔡英標建議,專區土地的貸款和價格如果能優惠一點,降低利率協助業者融資,對業者就有吸引力,配合在北中南都市邊緣開發專區,自然能相輔相成。

不過依工業局目前規劃,即使在107年完成彰濱二期電鍍專區設廠進駐,彰化現有的電鍍廠,還是有一半散居在專區外,住宅區與電鍍廠為鄰的衝突,農田持續遭到污染的危機,短期間似乎仍無法解決。


公視 我們的島【與電鍍廠為鄰
01/26() 2200首播
01/3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和美鎮
關鍵字: 
電鍍廠, 廢水排放, 土地分區, 暗管, 國土規劃, 農地污染, 搭排, 灌排系統, 地下水

彰化縣和美鎮糖友里,因為是日治時期彰化糖廠所在地而得名,現在有一千六百多戶,里民約五千人。這個位於烏溪南岸,介於彰化市和和美鎮間的人口密集區,1037月被當地民眾發現,有電鍍業要進駐設廠,引發整個鄰里的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