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木

檜木鄰

檜木鄰

摘要
在雲霧間吐納呼吸,在震盪間抓緊大地,身在山高水急的台灣,劇烈變動之中,檜木是一股貫徹千年的穩定力量。它們的香氣濃厚,質地堅實,深獲喜愛,也備受傷害…

1912年到1945 年間,日本人從阿里山、太平山、八仙山三大林場,砍伐了34萬6000多公頃的森林,取走1257萬9000多立方公尺的材積。1945年到1991年,我們的政府砍伐了35萬5000多公頃,取走大約 4395萬9000餘立方公尺的材積。(數據來源:林務局)

大範圍失去森林,每逢颱風豪雨,就會有土石流湧現,終於在1991年,政府宣布禁伐。然而短短八十年間,我們已經失去70多萬公頃的檜木森林。

在懂得保護之前,檜木曾經默默守護著我們,北台灣一片森林護持著陡峭坡地,守住水土,是難得一見的千年純林。這裡是泰雅族人心中的傳奇,千年巨木群聚。他們說這裡是扁柏神殿,生與死,以最自然的樣貌存在著。

神殿,是該被敬畏的。在這裡,人與檜木之間,曾經只有誠心祈求,泰雅族人會拿取檜木的小片樹皮,來做屋頂。對他們來說,巨木宛如神靈,不能砍伐,多年以後,當森林中不再只有泰雅族人的足跡,被取走的,不再只是樹皮。

森林收歸國有,巨木由林務局負責管理,當年伐木後殘存的樹頭、風倒木與線條奇美的樹瘤,卻不斷從森林中被偷走,盜伐擋不住。檜木被盜伐者當成提款機,他們不只偷走木材,也偷走巨木的生態價值,這裡原本可以是小樹苗的床,野生動物的家,保護大地的安定。

這樣的事情,每天都發生,只是不一定被發現。全台巡山員不到八百位,平均年齡超過五十歲,巡護範圍每人至少1800公頃,加上沒有執法權,單兵對集團,往往防不勝防。

而近年因為中國市場大開,檜木需求越來越高,查獲的盜伐事件,從2005年的74起,暴增到2014年的235起,罰則輕,是另一項止不住盜伐的原因。

今年4月20日,森林法修法,加重山老鼠的刑責與罰金,竊取珍貴木,最高可判十年半,併科贓額十倍以上、二十倍以下罰金。銷贓集團也從刑法改為由森林法處斷,可處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還增加了窩裡反條款,希望能增加破獲機率。

位在台七甲線上的南山村,是個緊鄰檜木森林的部落。這裡有條居民親手修築的神木步道,十多年來,他們把這裡視為發展生態旅遊的機會。順著稜線一路向上,風聲、鳥鳴聲、腳步聲,架在大樹上的鞦韆,盪出孩子的笑聲。

除了歡笑,森林能給予的還更多。什麼能拿?什麼不能拿?拿多少?怎麼拿?世居的泰雅族人,在穿越山林的同時,淬鍊出人與森林資源共處的智慧,型塑了一套規範,稱為GAGA,但不是所有泰雅族人都謹守這套規範。

2012年,不法份子為了盜取樹瘤,砍倒了神木步道上的四棵千年巨木,來自司馬庫斯部落的泰雅族人,成了盜伐集團的一份子,傷害的不止巨木,還有兩個部落的和平,和居民發展生態旅遊的夢。兩個部落在思源啞口舉行和解儀式,透過血祭平息衝突,而南山村居民也成立了巡守隊,誓言保護山林。

這起事件,最後起訴山老鼠集團十五人,主嫌、同夥、收贓業者,還有涉案的員警與森林警察,都受到法律制裁。然而當年被砍倒的樹,卻成了永遠的遺憾。

三年多過去,當年與林務局合作成立的巡守隊,因為無法達成共識,沒有建立明確的運作模式。現在因為步道也是部落的引水路,由居民自行巡護。不過每當盜伐發生,「共管」的聲音就會浮出。

共管,對部落來說,不只是資源的守護,也想找回實踐傳統山林智慧的權利,期待與政府打造平等的夥伴關係。針對權利,責任與利益,透過協商建立合作機制。

然而歷年的盜伐事件,有原住民涉案,也有政府人員與集團勾結,雙方互不信任,林務局與部落之間如何合作,目前還在協商階段。

當共管涉及主權問題,實現還遙遙無期,保護珍貴林木卻不能等。目前林務局與十六個社區,透過社區林業的機制,成立了一些部落巡守隊,其中台東的利嘉社區,是運作最順利的隊伍。 

沿著利嘉林道上山巡邏,這條林道貫穿利嘉野生動物重要棲息環境,林相是亞熱帶闊葉森林,潮濕多霧,還保有豐富的生態系統。巡守隊伍由二十多位居民組成,他們想保護的是市場上另一項搶手貨,牛樟。

盜伐者取走牛樟,有的用來培育牛樟菇,有的用來做工藝品,巡護路上的大樹被砍到體無完膚,有的已經看不出曾經是棵樹,這條路上唯一活著的牛樟,身上被盜伐者開了一個大窗戶。 

根據台東林管處統計,利嘉林道查獲的盜伐事件,2011年有十一起,到了2014年減少為三起,居民協助巡護,加上在林道設置了柵欄,確實有幫助。

盜伐,是森林產物被偷走的主要問題,而八八風災後,開放民眾合法撿拾漂流木,也成為另一個管理上的難題。內湖的漂流木事件,暴露了管理上的漏洞,林務局希望透過修法,不再開放民眾撿拾貴重木。

其實不論是漂流木或查緝到的贓木,都是由政府標售,金額繳入國庫。2009年到2014年,光是漂流木標售金額,就高達二億六千多萬元。當檜木可以合法買賣,業者就可能以合法掩護非法,尤其製成成品後,來源難以追蹤,若買賣不停止,永遠都會有新的傷害。

雖然森林由國家來管理,但守護森林其實是每個人的責任,不管住得近或遠,我們都是巨木的鄰居,保護樹,不能單靠林務局或在地居民,每個人都有力量協助終止盜木,拒絕購買,就是保護巨木的第一步。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部落, 盜伐, 共管, 漂流木, 林業經營, 山老鼠, 樹瘤, 盜木, 林務局 巡山

在雲霧間吐納呼吸,在震盪間抓緊大地,身在山高水急的台灣,劇烈變動之中,檜木是一股貫徹千年的穩定力量。它們的香氣濃厚,質地堅實,深獲喜愛,也備受傷害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把樹還給山林

把樹還給山林

摘要
2013年12月底,花蓮林管處從台14奇萊線,運送一級檜木下山,被當地銅門部落太魯閣族人發現攔阻,雖然林管處強調,車上都是風倒木和漂流木,但因為都是珍貴木材,遭族人質疑,從陡坡以鋼索強取倒木,開便道深入乾溝拉取木材,都是破壞水土保持的作為。民國79年歐菲莉颱風引發土石流,曾造成銅門部落36人死亡,族人擔心憾事重演,強烈阻止檜木清運…

2014年1月2日,銅門部落族人和花蓮林管處,分別組團上山勘查清運檜木現地情況。位於奇萊線17.6K的小橋邊,有一處長約17公尺,可通行大貨車的新開闢便道,部落會議主席Masaw說,林管處就是從這裡把底下山溝的檜木,拉上林道。

花蓮林管處副處長黃麗萍表示,從林道到河床上的作業地點,距離非常遙遠,因此所雇用的怪手,就沿著林道旁的坡道作業,因而走出一條通道,現場沒有開挖邊坡,邊坡上的植被還非常完整,並不是開設新的道路。

不過在便道沿乾溝的邊緣和底端的陡坡,到處可以看到被撞斷或扯裂的林木,有的已經有手臂粗,部落會議主席Masaw踢落零星崩落的小土堆和石塊強調,很怕以後造成土石流,這些土石會往銅門部落、往花蓮市跑,也可能會堵塞,形成堰塞湖。他回憶,以前歐菲莉颱風的重大災難就是類似的問題,從這裡崩下去如果變成堰塞湖,不要說銅門,連吉安都可能出問題。

花蓮林管處副處長黃麗萍解釋,倒木有生態功能,以前並不會清運處理,2004年艾利颱風時,石門水庫出現超過2萬公噸的漂流木,影響民生用水的供應,所以現在在河川行水的範圍,或河川兩側邊坡,如果發現倒木或已經進入到河床的木材,有形成漂流木疑慮的,林務單位就必須處理它。

銅門部落族人Teyhong跳下乾溝,指著一棵長約10公尺的巨大漂流木說,這根前後都已經裂了,只剩中間一點點材積可以利用,沒什麼價值,所以沒被林務局拉走,質疑林務局假藉清運倒木之名,強行將高價木材運送下山。部落會議主席Masaw也在乾溝邊坡,找到好幾塊因為裂開而被鋸除棄置的紅檜木塊,長度都將近一公尺,這些木塊未來仍會漂流到山下,他質疑,花蓮林管處選擇性拿走好的檜木,不是為了防災所需。 

銅門部落族人在奇萊線18K陡峭的滑坡上,找到一處被土石掩沒大半的檜木樹頭,懷疑是遭一併清除的生立木。在更上方距離林道約100公尺的大斜坡上,還有一棵約15公尺長的倒伏大型檜木,檜木頭尾受損材區已被噴上紅漆。部落族人Teyhong說,這是標示要鋸切的範圍,林務局已經準備利用大型機具,把這棵檜木拉下山,而清運過程將擾動滑坡的穩定,未來大雨便容易形成坍塌。

部落會議主席Masaw說,即使是倒伏的大樹,由於底下仍可穿越,傳統打獵時,常作為避難所或獵寮,是過夜和遮風避雨的地方,仍然很有用處,所以祖先在山上從來不會砍伐或移動大樹。

花蓮林管處副處長黃麗萍拿出照片解釋,那個樹頭是去年底的風倒木,並沒有砍生立木,當時這棵風倒木位在將近90度的斜坡,為了維持道路暢通才予以清除。至於還在奇萊線18K陡峭滑坡上的大檜木,經評估在吊運作業上有一定困難,初步決定不會再做搬運集材的工作。黃副處長說明,木頭有它的利用價值,清運下來的木材如果一直存放,沒有加以適當利用的話,也是對天然資源的浪費,但清運倒木的動機,絕對不是為了要標售林木。

學科
山林
縣市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盜伐, 林務局, 花蓮林管處, 銅門部落, 原住民, 傳統領域, 漂流木, 倒木, 水土保持

2013年12月底,花蓮林管處從台14奇萊線,運送一級檜木下山,被當地銅門部落太魯閣族人發現攔阻,雖然林管處強調,車上都是風倒木和漂流木,但因為都是珍貴木材,遭族人質疑,從陡坡以鋼索強取倒木,開便道深入乾溝拉取木材,都是破壞水土保持的作為。民國79年歐菲莉颱風引發土石流,曾造成銅門部落36人死亡,族人擔心憾事重演,強烈阻止檜木清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漂流的愛

漂流的愛

摘要
收音機的音樂聲和忙碌的縫紉機聲音,在小小空間裡回盪著,一群部落媽媽利用工廠捐助的廢布,縫出各種實用的布製品,慢慢車出人生的另一條路;另一方,木頭敲打聲響亮,一群部落爸爸利用漂流木原有的形體,打造出一張張獨一無二的桌椅,為了讓木頭,能夠自在呼吸… 原住民創作的手工藝品,總有種獨特的素樸美感,讓人感到溫馨有趣,像是這些順著樹木紋理作成的漂流木家具,這裡有一個斜出去的大腳,或是在那裡扭了一個彎,如同原住民自由奔放的個性。去年莫拉克風災後帶來的這些漂流木,部落居民不肯絕望,也試圖從中找尋重新站起來的力量。

收音機裡傳來的音樂聲和忙碌的縫紉機聲音,在小小的空間裡回盪著,這裡是台東縣金峰鄉北里村的原愛布工坊,一群部落媽媽們利用工廠捐助的廢布,縫出各種實用的布製品,也慢慢車出人生的另一條路。

在這群媽媽們的巧手下,廢棄布料有著各種姿態,除了有排灣族別具含意的圖騰,還結合了現在受歡迎的款式,新舊交融產生新的趣味。而這些不管是創作發想到接洽訂單,都由部落媽媽們一手包辦。 

而在金峰鄉的另一處,則是傳出木頭敲打聲,部落爸爸們利用漂流木原有的形體,打造出一張張獨一無二的桌椅,為了讓木頭能夠自在呼吸,這裡的木作家具不上漆,保留自然原色。

這兩處工坊都是由台東縣原愛工坊協會在2007年所成立的,主要希望藉著提供當地居民就業機會以及謀生技能,讓一些在外討生活的居民能夠返鄉。

原愛工坊的成功,讓許多部落開始思考,是否能夠依循同樣的模式,來讓社區發展。尤其在八八風災受創嚴重的嘉蘭村。台東林管處估算,八八風災過後,在台東地區清理出21萬噸左右的漂流木,其中有5千噸是紅檜、牛樟等貴重木材,其餘都是等待標售的次級木。

嘉蘭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歐美惠認為,利用漂流木和廢布料等成本較低的材料,只要再加工,就能夠創造出各種手工藝品,也能讓部落居民都能擁有謀生技能,不需要光靠津貼過日子,於是嘉蘭村在民間團體的協助下,成立芭伊工坊,開設了陶珠、木工、環保布包等課程,找來原愛工坊的木工和縫紉師傅上課,展現了部落之間的互助合作,加深部落彼此的情感,未來也計畫推動部落遊學,把各工班的特色作為導覽活動,但為了避免客源重複,也在產品定位上有所區別,歐美惠發現透過培訓課程,居民不但找回信心,也在敲敲打打和車布料的聲音中撫平心情,對未來的前途感到安心。

九十九年八月十三日,陽光正烈,在這一棟利用當地的漂流木和石片堆疊而成的石板屋內洋溢著喜悅,今天芭伊工坊的成果展,就要在這裡進行。

部落居民熱心的為我們一一介紹作品,這些原本漂流在各處的廢棄資源,在各方的愛心下,來到了原住民部落。藉由部落居民一雙雙的巧手,變身當地的文化商品,也撫平了一顆顆不安穩的心。

在這一群嘉蘭媽媽們的美妙歌聲中,我們彷彿聽見嘉蘭部落正在甦醒的聲音。

側記

跟許多的偏遠鄉鎮一樣,原民部落也面臨部落青年外出工作,子女交由長輩照顧而產生隔代教養的情形,長期在部落的鄭漢文校長,看到這樣的困境,認為如果能製造在地就業機會和訓練謀生技能,就能解決不少問題,也能串連起各部落之間的互助情感,於是在他的推波助瀾之下,許多部落工班,也像是雨後春筍般冒出…

學科
災害, 生活
縣市
  • 台東縣
  • 金峰鄉
關鍵字
風災, 漂流木, 嘉蘭媽媽, 原住民, 部落, 原木加工, 災後重建

收音機的音樂聲和忙碌的縫紉機聲音,在小小空間裡回盪著,一群部落媽媽利用工廠捐助的廢布,縫出各種實用的布製品,慢慢車出人生的另一條路;另一方,木頭敲打聲響亮,一群部落爸爸利用漂流木原有的形體,打造出一張張獨一無二的桌椅,為了讓木頭,能夠自在呼吸…
原住民創作的手工藝品,總有種獨特的素樸美感,讓人感到溫馨有趣,像是這些順著樹木紋理作成的漂流木家具,這裡有一個斜出去的大腳,或是在那裡扭了一個彎,如同原住民自由奔放的個性。去年莫拉克風災後帶來的這些漂流木,部落居民不肯絕望,也試圖從中找尋重新站起來的力量。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漂流木的旅行

漂流木的旅行

摘要
如果樹木是山林的守護神,那麼失去生命的漂流木,是否是用殘留的身軀,表達對人類迫害的控訴,颱風過後,大海成了貯木池,海岸成了「木頭沙灘」,港口因而封閉,漁民停止漁撈…為了追查這麼多漂流木從何而來,我們逆流而上,來到大安溪上游的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整條溪流裡煙霧繚繞,處處可見火燒漂流木的場景,數不清的巨木堵住了河流出口、橋墩及攔砂壩,一場無限延燒的漂流木災難正在上演,看守台灣小組在大雨來臨之前,登入大雪山林場,尋找巨木來源的答案,也終於知道了這些原本住在山林的樹木如何長途跋涉下山,展開一場奇異的旅程。

2001年,台灣主要河口的海岸,重複上演著一齣齣人與漂流木大戰的戲碼,這場看似颱風後遺症的漂流木惡夢,其實隱含著一個個樹靈從生到死被人們利用或遺棄的故事,究竟這麼多失去生命的樹木,是如何長途跋涉由山上流落到海邊?沿著大安溪河岸,來到台中縣和平鄉的桃山部落,作為探訪漂流木源頭的起點。

雪山坑溪是大安溪的上游,發源於雪山山脈,颱風過後,大量巨木散佈在河道上,溪谷如同一條漂流木的中途休息站。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桃山部落就位於雪山坑溪的下游,居民們擔心部落的安危,在等不到外援的情形下,只好自立救濟,以火攻來對付水災而來的漂流木。當地民眾表示,九二一地震後山坡地大量崩塌,枯木隨著土石滾落在河川上游溪谷,剛好2001年的颱風一個接著一個,雨水將大量的枯木往下游推移,在雪山坑上游河床上,厚厚的土石堆中還埋藏著許多枯木。

漂流木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除了天災以外,是不是還有其他因素?順著載運木材的林道,好不容易來到早期伐木的林班地,但大雨卻阻斷了勘查的計畫,不過在風雨中卻見識到山林受傷的面貌與危機。根據當地老伐木工人的說法,早期這裡的林相還相當豐富,但是在林木砍伐之後,林務單位雖然已重新造林,仍然沒有成功,加上地震與颱風豪雨的侵襲,導致破脆的地質更加脆弱,就算工程單位努力整修道路,鋼筋水泥護坡仍然禁不起大雨的考驗。

樹木是空氣、土地與水源的守護神,更是人類得以世代繁衍的庇護者,當人們恣意利用之後,往往忽略了善後工作。在環境反撲的經驗中,人們還是沒有學會如何安頓漂浮的幽靈,其實除了火化以外,讓殘材在原來的生育地化作塵土,繼續滋養山林,幻化輪迴,樹靈也才得以安息。

學科
山林, 災害
縣市
  • 台中市
  • 和平區
關鍵字
雪山, 漂流木, 颱風, 部落, 原住民, 伐木, 造林, 林業

如果樹木是山林的守護神,那麼失去生命的漂流木,是否是用殘留的身軀,表達對人類迫害的控訴,颱風過後,大海成了貯木池,海岸成了「木頭沙灘」,港口因而封閉,漁民停止漁撈…為了追查這麼多漂流木從何而來,我們逆流而上,來到大安溪上游的台中縣和平鄉達觀村,整條溪流裡煙霧繚繞,處處可見火燒漂流木的場景,數不清的巨木堵住了河流出口、橋墩及攔砂壩,一場無限延燒的漂流木災難正在上演,看守台灣小組在大雨來臨之前,登入大雪山林場,尋找巨木來源的答案,也終於知道了這些原本住在山林的樹木如何長途跋涉下山,展開一場奇異的旅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于立平
攝影 陳添寶 朱孝權 張國樑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漂流的訊息

漂流的訊息

摘要
桃芝颱風過後,台灣山林的傷痕還沒有恢復,海洋惡夢又隨潮浪襲捲而來,各地陸續傳出海上垃圾與漂流木攻佔海岸的災情,我們沿著北部海岸,試圖從海上載浮載沈的漂流物身上,找出它們這趟漂流之旅所要傳達的訊息。

我們利用退潮的空檔來到蘭陽溪口,觀察垃圾和漂流木的情形,各式各樣的漂流物幾乎佔滿海灘,其中還不乏巨大的中高海拔山區樹種。曾聽老人家說,以前每當颱風或大雨過後,許多人就會來到海邊撿拾漂流木,作為柴火之用。但是如果漂流木漂錯地方,卻很可能成為另一場災難,像桃芝颱風過後,就有好幾座商港及漁港,因為湧入大量的浮木與垃圾,而損失慘重。

根據基隆港務局估計,光是這些垃圾焚化費用就高達40萬元以上,好不容易把港區內的垃圾,推到岸邊清理完以後,海上的漂流物還是會持續漂進來,而部分漂流物也可能隨著潮浪風向,漂離台灣。

海洋默默承受人類所給予的一切,雖然無法控訴人類的罪行,但是港口被迫關閉、漁民停止漁撈,似乎是海洋環境惡化的一項警訊。當山林樹木、河邊垃圾成為海上的漂流物之後,流向不同國度,也流傳著大自然伺機反撲的訊息。

熱門事件
學科
災害
縣市
  • 宜蘭縣
  • 基隆市
關鍵字
颱風, 漂流木, 海洋污染, 洋流, 海洋垃圾

桃芝颱風過後,台灣山林的傷痕還沒有恢復,海洋惡夢又隨潮浪襲捲而來,各地陸續傳出海上垃圾與漂流木攻佔海岸的災情,我們沿著北部海岸,試圖從海上載浮載沈的漂流物身上,找出它們這趟漂流之旅所要傳達的訊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于立平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漂流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