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業資源

來自深海的警訊

摘要
2018年1月初,入夜後的宜蘭河口,風強雨急,陳振輝在大浪中等候的,是俗稱白鰻的日本鰻鰻苗。每年秋冬大雨過後,白鰻會降海洄游三千多公里,到馬里亞納海溝西側海域的深海產卵。

剛孵化的白鰻,體型扁平像一片柳葉,隨北赤道洋流,由東往西漂游,在菲律賓東方,北轉進入黑潮,這個時候,柳葉鰻會變態成為流線型的玻璃鰻,流經台灣、中國,一直到韓國、日本,找尋河口,溯游回到生長的棲地。

每年11月到隔年2月,是台灣捕撈鰻苗旺季,但今年的情況不太樂觀。陳敏靈夫婦在大甲溪出海口的河床,租地開溝,架起一座座定置漁網來捕撈鰻苗,他說這是跟老天爺賭博的行業,而今年他的手氣很不好。

根據台灣大學漁科所長期的調查,二十年來,河川中日本鰻數量,已經減少了90%以上,水質惡化是其中一個主因。對習慣生活在河川中下游的日本鰻來說,自然棲地遭到嚴重破壞而消失,是造成鰻苗數量銳減最重要的因素。

日本鰻資源銳減,2013年,日本將牠指定為瀕危物種,2014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組織,也列入瀕危物種紅皮書,東亞各國開始著手保育,目前台灣只開放鰻苗來流量的最高峰,每年的11月到隔年2月為捕撈期。但學界認為,台灣這四個月的漁獲量,已經占全年來流量的95%,參考歐盟的保育標準,對同樣瀕危的歐洲鰻苗,減少40%以上的漁獲來看,台灣顯然是過度捕撈的樣態。

漁業署也從禁捕成鰻著手,從2013年起輔導各縣市政府,公告轄區內至少一條河川要禁止捕撈鰻魚。

2018年1月中旬到2月底,鰻苗來流量稍有起色,台灣整體漁獲量約1公噸,台、中、日、韓四個日本鰻主要的產業國家,預估捕獲15公噸鰻苗,都創下歷史新低。但是東亞四國的日本鰻放養量,仍沿襲舊有的標準,以78公噸為上限,學界認為削減各國的放養配額是當務之急。

華盛頓公約組織正在評估,將日本鰻列入紅皮書附錄二名單中,屆時跨國交易將受到限制,東亞四國憂心鰻魚產業亮起紅燈,但是當鰻魚族群無法在河川中自然生存,真正亮起紅燈的是我們的環境。

等不到鰻苗溯游回到溪流,何嘗不是來自深海的警訊,警告我們昔日萬物賴以維生的溪流和海洋,已經遭到無法回復的傷害。

 

 

學科
動物, 海洋, 漁業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過漁, 棲地破壞, 瀕危物種, 海洋生態, 漁業資源, 禁漁

2018年1月初,入夜後的宜蘭河口,風強雨急,陳振輝在大浪中等候的,是俗稱白鰻的日本鰻鰻苗。每年秋冬大雨過後,白鰻會降海洄游三千多公里,到馬里亞納海溝西側海域的深海產卵。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慶鍾 張岱屏,撰稿 陳慶鍾
攝影 陳慶鍾 陳添寶 許中熹,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重返魚湧之海 鯖魚找生路

摘要
黑潮為台灣東部帶來豐富漁業資源,南方澳獨特的天然地形,讓這裡成為鯖魚的故鄉。發展近百年的鯖魚產業,讓漁民得以溫飽,讓消費者能享用便宜又營養的魚。當鯖魚開始發出生存警訊,該怎麼幫牠們找生路?

柴油引擎轟隆隆不停運轉,漁工們忙著將剛從海中捕來的新鮮鯖魚,從船艙中一批一批裝進卡車裡,準備送往市場和加工廠。

1970年代因為從日本引入台灣的漁法,二十年間讓鯖漁獲量提升四十倍,締造南方澳的繁榮年代。2007年以後,這種俗稱三腳虎的扒網船,只要十分之一的人力,捕魚效率更高,逐漸取代老舊的大型圍網船隊。漁撈技術不斷演進,鯖魚卻漸漸陷入生存危機。

在海洋大學的研究室中,學生們把每天從魚市場採集回來的鯖鰺科魚隻,分別編號,測量體長,剖開檢查內臟、生殖系統。一個月平均要測量超過四百隻魚,這是為了判定鯖魚的年紀,以及有沒有達到性成熟。

團隊調查發現,大量捕撈,讓鯖魚出現提早當媽媽的現象,漁民捕到的鯖魚也越來越小。其中花腹鯖在2004年平均體長為43公分,2013年時,已經下降到37公分。2013年2月,漁業署正式實施鯖鰺漁業管理辦法,每年6月訂為禁漁期,並規定總噸位一百以上之鯖鰺漁船,不能在離岸12浬的範圍內作業。

但是,2016年7月,禁漁期才剛結束,蘇澳外海卻接連捕撈到體長只有拇指大小的超小鯖魚,漁民和民眾紛紛產生疑慮,為什麼禁漁反而讓魚變小了?

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學系教授呂學榮調查發現,小體型的魚,會在漁場上面大量出現,主要是異常水溫導致,經過分析,當時台灣東北海域的水溫,比平常低一到兩度,而且有個封閉的區域,溫度特別低,造成一些小型魚洄游路徑的改變,捕獲拇指鯖魚其實是特殊的海況造成的異常現象。

其實,6月禁漁的措施,實施四年以來,確實減緩了鯖魚的生存壓力。呂學榮的團隊發現,花腹鯖的最小性成熟體長,已經從29公分上升到31公分。不過,漁民面臨的困境,並沒有因此解決。捕鯖魚已經三十年經驗的扒網船長陳正文表示,現在大尾的花腹鯖,越來越難找。

漁船一出海就要耗費油錢,工錢則是每天都要發,不管抓到的魚大還是小,所有船隊只想盡可能填滿船艙。不過每艘船都大豐收時,鯖魚拍賣價反而下跌。

捕到體型太小,沒辦法供人食用的鯖魚,會被做成魚飼料或延繩釣的魚餌,不但是漁業資源的錯置,漁民也更難捕到大隻鯖魚。

從小在南方澳長大,在地文史工作者廖大瑋,經常帶著外地來的遊客,走訪魚市場,為他們導覽。他也不斷思考,要怎麼做,才能讓鯖魚產業和依賴鯖魚維生的人們,脫離這樣的惡性循環?

廖大瑋和學者,甚至部分漁民,都建議應該在每年二、三月間的鯖魚產卵期,也實施禁漁。漁業署也打算進一步採取更嚴格的總量管制措施。

2017年9月初,漁業署再度邀集全台60組扒網漁船業者,溝通實施總量管制的可能性。不過各地區漁會、漁民立場分歧,不易形成共識,溝通進度一向緩慢。在鯖魚面臨更嚴重的生存危機前,這些更積極的管理措施,來得及上路嗎?

廖大瑋和他的哥哥廖大慶,和一群關心海洋的夥伴,決定發起一場為鯖魚請命的行動。在獨木舟教練陳嘉峰的帶領下,八位划手,在2017年6月,成功在72小時內,以兩人一組接力划行獨木舟的方式,從南方澳出發,仿效鯖魚洄游的路徑,橫渡黑潮到日本沖繩的石垣島。

未來,他們還會繼續帶著更多人,認識餐桌上的鯖魚如何來,認識滋養眾生的海洋。這場關於漁業如何更永續的討論和對話,仍然在持續進行。

學科
海洋, 漁業
縣市
  • 宜蘭縣
  • 蘇澳鎮
關鍵字
鯖魚, 漁業資源, 禁漁, 總量管制

黑潮為台灣東部帶來豐富漁業資源,南方澳獨特的天然地形,讓這裡成為鯖魚的故鄉。發展近百年的鯖魚產業,讓漁民得以溫飽,讓消費者能享用便宜又營養的魚。當鯖魚開始發出生存警訊,該怎麼幫牠們找生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重返魚湧之海 石垣島的挑戰

摘要
距離台灣只有270公里的石垣島,是日本沖繩縣,最靠近台灣的島嶼之一。溫暖的黑潮終年圍繞,滋養著壯麗珊瑚礁群,帶來魚群,也為小島帶來大批觀光人潮。不過,島上的自然美景,卻正在悄悄改變。賴以維生的海洋資源,漸漸消失,石垣島民該如何改變這樣的困境?

仔細測量每隻魚的長度,紀錄品種,每天早上,八重山漁協拍賣市場拍賣開始前,沖繩縣政府職員都要先進行漁獲調查。這樣的工作已經持續了十年。

早上九點,拍賣準時開始,早早就來到市場物色魚貨的買家們,快速出手。這些外表色彩鮮豔的魚,大多屬於珊瑚礁魚類。根據統計,1990年代至今,石垣島的漁獲量快速下降,幾乎減少了一半。

漁協青年部成員,主動提出了制定保育規範的想法,希望小魚能有機會長大,海洋資源才能生生不息。2007年,漁協公布第一階段管理方案,針對十二種魚類實施體長限制,漁民不能捕捉體型過小的魚。有些魚種要達到18公分以上才能捕捉,而屬於高級魚種的七星斑,漁民只能捕撈體長大於35公分的個體。

2008年,他們進一步實施第二階段管理措施。石垣島和西表島間的石西礁湖,其中有五個魚群大量聚集產卵的地點,劃設禁漁區後,每年4月1日到6月30日的產卵期,全面禁止入內捕魚。

八重山漁協目前有三百位漁民成員,漁協青年部花了心力,印製宣傳品,和漁民溝通,也會檢查每天的漁獲,如果有違反規定的行為,罰金是當日漁獲量的五倍,慢慢的讓漁民都接受這樣的管理措施。

不過要拯救漁業資源,只限制捕撈行為和區域並不足夠。珊瑚礁是大海裡生物多樣性最高的區域,又有海中的熱帶雨林之稱,圍繞石垣島和西表島的珊瑚礁群,除了和世界各地的其他珊瑚礁,同樣遭受氣候暖化、海水溫度升高導致的白化危機,它們還面臨了另一個棘手的問題。

1990年代,往來石垣島的班機增加,原本的機場不敷使用,當地政府一度打算在這片珊瑚淺礁上,填海造陸,興建新機場。白保村民強烈反對,總算保住這片珍貴的自然資產,居民制定「白保憲章」,凝聚保存傳統文化和自然景觀的共識,並且成立非營利組織,持續在白保海域進行觀測和調查。

海底沉積物中的紅土含量,是調查的重點。當岸上的紅土,經過雨水沖刷,流入海中,會影響珊瑚礁的生長。早在1980年代,就有日本學者觀察到這個現象。紅土量不多時,珊瑚會分泌黏液來排掉紅土或其他入侵異物。一旦量太大,珊瑚就很難自行排除,還會讓海水濁度升高,珊瑚體內的共生藻無法行光合作用,最後導致珊瑚死亡。

石垣島上的原始植被,因為農地開墾,已經消失不少。隨著觀光業發展,2013年新機場啟用後,每年遊客量突破百萬,日本政府還打算在島上興建自衛隊基地,各種開發壓力,讓紅土流失的情形,越來越嚴重。

紅土流失問題不只發生在石垣島,而是沖繩縣普遍面臨的現象。1994年,沖繩縣政府制定了赤土流出防治條例,但各個島嶼上的開發速度實在太快,石垣島居民開始發起在農地周圍,種植月桃和芭蕉做為綠帶的行動,希望能減緩流失速度。

改變雖然緩慢,他們持續拓展種植綠帶地點的同時,也試著努力將傳統漁村文化,傳承給年輕一代。

車子穿過顛簸的小徑,茂密的樹叢,我們來到白保村旁一片遊客幾乎不會到訪的海岸。岸邊用珊瑚礁石圍起來的半圓形區域,就是白保居民的傳統捕魚裝置,魚垣。它的運作原理和台灣澎湖的石滬十分相似。

海水漲潮時,魚會游進魚垣,退潮之後,魚困在魚垣中游不出去,這時候每個家族,會來到自己所屬的魚垣中捕魚。2006年,白保村民合力修復了一座魚垣,做為舉辦體驗活動的基地。他們帶著小學生親手捕魚、認識魚種、料理魚,從味覺開始,找回傳統的記憶和生活智慧。

魚曾經如泉水般源源不絕湧出的這片海,是否還有恢復生機的那一天?觀光產業如何和保護自然資源,取得平衡?這是遊客和小島居民們要一起面對的課題。

學科
海洋, 漁業
關鍵字
漁業資源, 石垣島, 珊瑚白化, 禁漁

距離台灣只有270公里的石垣島,是日本沖繩縣,最靠近台灣的島嶼之一。溫暖的黑潮終年圍繞,滋養著壯麗珊瑚礁群,帶來魚群,也為小島帶來大批觀光人潮。不過,島上的自然美景,卻正在悄悄改變。賴以維生的海洋資源,漸漸消失,石垣島民該如何改變這樣的困境?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沖繩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當魚不再來-失魚之海

摘要
漁業資源匱乏,已經不是警語,而是實際發生,持續惡化的危機。如果再不有所驚覺、有所改變,未來將面臨失魚之海,成為世界生態大浩劫…

黎明時刻,台灣最南端的鼻頭角漁港,朱太平船長駕著漁船,緩緩開向蔚藍海洋,依照魚類的洄游季節,進行捕魚工作。長期以來,朱船長堅持傳統捕魚,以延繩釣方式,用智慧與經驗,釣取鬼頭刀、芭蕉旗魚等魚類。

放下釣鉤,漁船開始緩行,讓海裡的餌,像魚兒慢游,引誘大魚追食。朱船長練就了手操船舵,腳勾魚線。幾次失敗,大魚吃了餌,卻不上鉤。最後終於讓他釣上一尾鬼頭刀,海中追食飛魚的獵食者。朱船長用傳統捕魚方式,維繫生活,卻發現海裡的魚越來越少,他覺得是人類太會抓,讓牠們來不及休養生息,繼續繁衍。

盛大的王船祭在東港展開,讓南台灣最重要的漁業港口,成了一座不夜城。漁民透過迎送瘟王的祭典,期待避禍消災,也希望保佑豐收。

五月的東港碼頭,許多鮪釣船紛紛靠岸,一頭頭鮪魚從船艙中搬出。船長們抱怨,現在鮪魚的捕捉量越來越少。根據鮪釣公會統計,台灣在三大洋作業的鮪釣船,數量維持在500艘左右,2004年捕獲量高達12萬噸,接下來就年年下降,許多捕鮪船開始面臨低魚獲、高成本的問題。

鮪魚陳列在拍賣場上,開始競標。2013年第一尾捕獲回港的300公斤鮪魚,拍賣了一公斤5888元的高價。但是船長說,第一尾搶標喊高價,後來實際價格,其實沒那麼高。在台灣,釣鮪船等遠洋漁業的收益,佔台灣漁業產值的一半,但因為在公海作業,一些漁權糾紛,加上各國限漁政策,讓遠洋漁業深具不確定性。

當各地漁民與海洋搏鬥之時,台灣雲林卻有一群漁民,為著環境惡化、失去漁場而苦惱著,他們走上街頭,發出怒吼。在雲林縣政府會議室裡,向台塑六輕索賠。

漁民們拿出六輕在麥寮設廠前後的漁獲比較,認為台塑危害海域,讓漁民捕不到魚。但是台塑代表,拒絕了賠償的定義,認為應該用回饋的方式,而金額計算必須再討論。

海域污染造成環境惡化,還有過漁濫捕,加速了海洋生態的惡化,甚至有國外學者提出警告,再不重視海洋保育,50年後,世界會捕不到魚。但是,面對海洋資源的匱乏,政府始終提不出一套有效政策,甚至在漁船減量,劃設保護區上,依舊進行緩慢。

為了搶救海洋生態,一些民間自力展開行動,用微薄力量,進行海洋保育。阿兼伯,是澎湖七美的老漁民,開著小舟,搭載唐先柏老師,來看一塊珊瑚礁保護區。這塊位於七美海岸旁的珊瑚礁區,面積並不大,阿兼伯和幾位漁民共同保護,下海清漁網,排除砂石覆蓋,希望珊瑚能擴大,重建魚類生態。

在七美漁港的倉庫中,陳船長進行著廢電池回收工作,一袋袋廢電池,佔滿整個房間。他回收的舊電池,都是船上浮標的燈光電池,過去習慣用完就往海裡丟,現在推動各漁船帶回回收,換取新電池,不要污染海域。陳船長也是九孔養殖戶,他希望海域清潔,對生態好,也能避免污染,有利養殖。幾年的推動,相當辛苦,卻也讓八成廢電池回收回來。 

七美的小小海洋保育行動,成為偏遠離島的美麗星火,一路陪伴推動的唐先柏老師,希望結合外界資源,推銷保護環境的漁產,也給予漁民經濟支持。

海中抓不到魚,養殖漁業成為一種取代方式,雲林養殖漁民莊國顯,用純海水養殖烏魚。根據農委會統計,台灣漁業養殖戶高達四萬多戶,創造200多億產值,但是養殖漁業過度抽水,造成地層下陷,加上浮濫用藥,危害健康與污染環境,都成為新的問題。莊國顯知道問題的嚴重性,十年前就轉型自然生態的養殖技術。

十年下來,莊國顯的烏魚養殖,獲得認證,精製的烏魚子,更是獲獎無數,但是至今最苦惱的,依舊是地層下陷的苦果,一碰上天災豪雨,就是巨大損失。

台灣漁業面對困境,民間都在找出路,當漁業一級捕撈、二級加工,都有因應方法,三級的觀光發展,也開始嘗試新作法。在高雄蚵仔寮漁港,當地居民舉辦一場小小音樂會,希望遠方遊子回到故鄉,也讓大家來漁港聽音樂。

沒想到透過網路宣傳,一場港邊吹海風聽音樂的晚會,竟然吸引上千人參加,高雄市長陳菊也主動前來。晚會現場人群擁擠,寫下民間自辦活動的傳奇,許多遊客透過音樂會,都想來看看這個漁港村落。

海洋有難、生態破壞、魚類減少,受難的不是人類無魚可吃,而是整個生態鏈的斷裂,形成無可估計的生態浩劫。當魚不再來,民間不能坐以待斃,從海洋保育、觀念轉變開始,重新尋找海洋新生機。
 

學科
海洋, 漁業
縣市
  • 屏東縣
  • 東港鎮
  • 澎湖縣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王船祭, 漁業資源, 黑鮪魚, 鮪, 遠洋漁業, 養殖, 水產用藥, 動物用藥, 藥物殘留

漁業資源匱乏,已經不是警語,而是實際發生,持續惡化的危機。如果再不有所驚覺、有所改變,未來將面臨失魚之海,成為世界生態大浩劫…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當魚不再來-守護一片海

摘要
面對環境污染,海洋資源匱乏,漁民開始尋求自救之道,希望走出不一樣的道路。在屏東縣東港鎮,一個櫻花蝦產銷班,用著近乎共利共享的模式,採取保育觀念的永續漁業,走出台灣漁業新風格…

凌晨四點,東港鎮林江龍老船長家中,亮起了燈,父子倆開始準備漁船出航。夜色中,騎著機車來到港邊,泊著一艘20多年的老漁船,老船長說,漁船已經老舊,比不上現代漁船的馬力。

航向東港外海,開始櫻花蝦的捕撈工作。來到捕撈區,漁船立即下網,網上裝有探測器,可以探測水下櫻花蝦的數量,進行航線調整。漁船沿著海岸,從北向南拖網,一趟次拖網捕撈,就要一個多小時。隨著天色漸亮,船員們忙碌了起來,開始第一次收網,網具從海裡拉起,捕獲的櫻花蝦,被倒入箱中,第一網的捕撈成績,大概倒滿兩箱,老船長笑說「勉強可以」。


一捕獲上來的漁獲,夾雜著各色魚蝦,必須靠人工一一挑選分類。

捕撈上來的櫻花蝦,要馬上進行分類,林江龍的兒子帶著漁工,將不同的蝦種分開,挑出相似的刺蝦,集中需要的櫻花蝦。一尾尾鮮紅的櫻花蝦,就像海洋賜給東港漁民的珍寶,因為櫻花蝦是跟著洋流的洄游生物,平時潛藏深海,經過台灣時,只有在東港外海一帶,才會從深海上浮,讓東港漁民可以捕撈,獲得獨家財富。

林江龍捕撈櫻花蝦三十多年,同樣面臨氣候變遷的問題,他發現,暖冬現象會讓櫻花蝦數量減少,影響漁民收獲。為了防止過度濫捕,東港漁民從十多年前,就採取登記制。整個海域,散佈著近百艘櫻花蝦捕撈船,全數都必須加入櫻花蝦產銷班,才能出海捕撈,捕撈時間也會開會決議,避免天天捕撈,一網打盡。

捕獲上來的櫻花蝦,極易腐敗,需要快速分類,立即冷藏。捕蝦漁船一般是從凌晨四點,捕撈到上午九點,就會盡快回航,保持櫻花蝦的鮮度。林江龍看著魚探機,開船來回捕撈,卻在第三次收網時,發現漁網勾破,無法再捕撈。無奈之下,只能回航,交出今天的漁獲。

一箱箱櫻花蝦上岸,林江龍今天的捕獲量不好,但是產銷班有互助的特殊規定。規定每船每日捕獲量,最高上限12箱,運氣好捕獲超出12箱的漁船,會將多餘箱數,分給不足的漁船。一方面避免漁船過度濫捕,一方面相互幫助。

拍賣場中,一車車櫻花蝦被推進場,等待賣家競標,各船依鮮度、品質獲得利潤,但是在產銷班的限量捕撈策略下,已經維持住一定價格,不會因為產量過高,造成價格崩盤。捕蝦有利潤,自然吸引青年回流,東港櫻花蝦產銷班,已經有許多第二代,跟著父親上船捕蝦,擔任漁業傳承的工作。

東港櫻花蝦產銷班,展現永續漁業的精神。在漁會與法令的協助下,十多年來產銷班不斷溝通,自行訂定限時、限量的作業規定,讓漁船不要過度捕撈,留下生物族群繁衍,反而在海洋保育的精神下,獲得長期而平穩的收入,讓漁業有著美好的未來。

從早期的競爭濫捕,到推動永續捕撈制度,林江龍是建立制度的推手,他高興可以年年有漁獲,更欣喜漁村第二代的加入,不再讓人覺得,討海捕魚是個讓人絕望的行業。

學科
海洋
縣市
  • 屏東縣
  • 東港鎮
關鍵字
櫻花蝦, 漁業資源, 總量管制, 限額, 永續, 近海漁業

面對環境污染,海洋資源匱乏,漁民開始尋求自救之道,希望走出不一樣的道路。在屏東縣東港鎮,一個櫻花蝦產銷班,用著近乎共利共享的模式,採取保育觀念的永續漁業,走出台灣漁業新風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下一個美麗灣?豆腐岬危機

摘要
這裡,是宜蘭人游泳與潛水的天堂,在這片海底有將近200種珊瑚,順著黑潮附著在這個獨特的海域。然而,觀光飯店步步進逼,宜蘭豆腐岬,會不會步上台東美麗灣的後塵?

對很多住在蘇澳的居民來說,充滿元氣的一天,就從這片海灣開始…

每天清晨,海面上第一道光線還沒映照到豆腐岬的岩壁上,早起的阿公阿媽們,已經迫不及待來到海邊,聆聽潮水的節奏,伸展著身體。蘇澳海泳會的成員年輕的60歲,年長的90歲,他們每天在海裡鍛鍊,各個都是一尾活龍。

蘇澳豆腐岬,這片海灣因為地形關係,又有海堤保護,海浪平靜,一直是蘇澳孩子最好,也是唯一的游泳練習場。因為對這片海灣的濃厚情感,蘇澳海泳會自動自發維護海岸清潔,不但定期舉辦淨灘,也義務守護海岸,萬一有人毒魚或濫採珊瑚,也會立刻舉報。

豆腐岬,更是潛水人最愛的潛點之一。潛水教練朱永盛在東北角潛水二十多年,每隔一陣子,他就會帶著相機來這裡,紀錄海底珊瑚生態的變化。根據朱永盛的觀察,豆腐岬珊瑚的覆蓋率和豐富度,在北部沿岸都是最好的。

其實全世界最早發現珊瑚產卵的地方,就是在豆腐岬。早在1943年,日本學者川口四郎就在豆腐岬海域,發現紅色的珊瑚卵塊,並且寫成報導。1998年開始,台灣大學海洋所教授戴昌鳳在這裡進行珊瑚調查,他指出,豆腐岬因為地理位置特殊,黑潮帶來了許多海洋生物幼苗,在這裡附著,珊瑚種類就高達150多種。這幾年,因為全球暖化水溫升高,豆腐岬海域的珊瑚種類,正在持續增加,一些過去沒發現的熱帶珊瑚,也在這裡出現。戴昌鳳在知名的珊瑚研究期刊發表成果指出,豆腐岬這塊海域,很可能是未來面對氣候變遷時,珊瑚生存的諾亞方舟。

因為有豐富的珊瑚生態,豆腐岬成為沿岸魚類繁衍復育的庇護所。在南方澳漁市場裡,就有許多來自沿岸的珊瑚礁魚類。南方澳魚源之所以能夠生生不息,一部分就要歸功於豆腐岬的庇護。

十年前,業者看中了豆腐岬這個得天獨厚的環境,購買一旁五洲造船廠私有地,並且變更地目。文史工作者賴榮興感嘆,造船用地在港口是很特殊的用地,因為政府的放任不管,導致造船廠一家家消失。

然而業者真正的目標,其實是海灣的公有地。開發公司取得國有財產局同意,規劃佔地十公頃的「豆腐岬海洋樂園」,多年來在宜蘭縣政府審查未獲通過。去年業者變更計畫,將開發面積縮小為三公頃,直接在公有的海岸規劃興建九層樓以上,96間海景套房的觀光旅館,今年三月改送交通部觀光局審查。宜蘭縣議員陳正男質疑,財團早就取得私有地,如今卻非要在公有土地上蓋飯店,手法相當可議。

蘇澳海泳會多年來努力維護海岸環境,如今美麗的海岸卻可能成為財團的囊中物,居民都非常氣憤。財團依據觀光發展條例45條,排除土地法與國有財產法的限制,向國有財產局承租土地,未來如果通過,一年租金也才130萬元。地方人士痛批,這是賤賣全民資產。

潛水教練朱永盛憂心,飯店興建時的工程廢土、興建後的廢水,勢必造成一場海底生態的浩劫。學者戴昌鳳更指出,從海洋生態角度來看,在豆腐岬蓋飯店,比在台東美麗灣更為嚴重,一旦豆腐岬生態被破壞,對整個西太平洋珊瑚礁生態,都是極大的大損失。目前豆腐岬開發案仍在交通部觀光局審議中,是否需要做環評,還要看環保署的裁決。

豆腐岬該不該蓋觀光飯店,其實牽涉的不只是豆腐岬的未來,而是應該從南方澳陸連島的整體規劃,來做長遠考慮。宜蘭縣政府在去年委託宜蘭大學進行陸連島資源調查與保育方案的規劃,宜蘭大學人文及管理學院院長張智欽建議,應該依據漁業法、野生動物保護法等規定,尤其是珊瑚礁覆蓋率達15%以上區域,儘速劃設保護區。

每逢假日,南方澳湧進一批又一批的觀光客。在南方澳經營博物館的賴榮興語重心長地指出,南方澳欠缺的並不是遊客數量,也不是大規模的飯店或遊樂設施,而是具有前瞻性的、永續的發展方向。

再次回到南方澳,漁船進進出出、港口依舊繁忙,放眼望去魚市場裡只剩下一條條小蝦小魚。在海洋資源枯竭的當口,我們應該慶幸,在港口旁竟然還有一個海灣,替我們保存這麼多的珊瑚物種,替我們守護海洋生物最後的諾亞方舟。

夜色漸漸籠罩,我們期待,當清晨來臨,豆腐岬依舊以那清澈的海水,滋潤無數人們與海洋生靈。

學科
海洋, 開發
縣市
  • 宜蘭縣
  • 蘇澳鎮
關鍵字
豆腐岬, 觀光飯店, 珊瑚, 公有地, 海洋生態, 漁業資源

這裡,是宜蘭人游泳與潛水的天堂,將近200種珊瑚,順著黑潮附著在這個獨特的海域。然而,觀光飯店步步進逼,宜蘭豆腐岬,會不會步上台東美麗灣的後塵?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豆腐岬海底畫面提供 朱永盛

再造海功

再造海功

摘要
有一艘船,曾經帶著台灣人的期望,不畏風浪,七次航行到南極,創下700噸漁船遠征南極的世界紀錄,讓全國人民感到驕傲。為了替台灣遠洋漁業開發新漁場,它出航世界各地53次,航行15萬海浬,相當於繞行地球七圈,替台灣漁業締造了光輝歲月。曾幾何時,藍白色的船身不再迎風破浪,它靜靜地停放在漁港的一角,再也不能出航,任由雨水侵蝕出一條又一條的鏽痕。終於有人,記起海功號的故事,決定在腐朽之前,創造它的新生命…

颱風來襲前夕,基隆海岸颳起陣陣強風,就在這大風大浪的時節,一群小朋友來到碧砂漁港,聆聽屬於海功號的傳奇。

說起海功號,五十歲以上的人多少都有些印象。民國六十年代初,正是台灣漁業最興盛的時期,由於近海漁業資源日漸枯竭,政府為了積極拓展遠洋的拖網漁場,開始興建海功號這種試驗船,幫漁民打頭陣,到全世界尋找新漁場。以目前的眼光來看,這艘七百噸的漁船,實在不算什麼,卻已經是當年最大的試驗漁船。

民國65年底,三十多個台灣人循著五百多年前鄭和下西洋的路線,展開台灣第一次的南極漁場探勘。船上並沒有航行極地的破冰設備,船員也不熟悉南極的氣候與海象,曾引發國內媒體「盲人騎瞎馬」的負面評論。海功號駕駛艙後方的海圖室裡,仍存放一張張當年的海圖,當時的二副楊漢魁說,市面上根本找不到南緯五十度以上的海圖,那時剛畢業的他,靠著學校所學自己手繪海圖,才有辦法替船隻定位。

民國66年1月,海功號在南非開普敦港整補之後,在僑胞的歡送下,駛離了開普敦港,進入南緯五十度南冰洋的暴風圈,只為了尋找目標漁獲—南極磷蝦。時隔三十年,在海洋大學輪機系教授華健的解說下,甲板上的家長與小朋友,彷彿也看到成千上萬的粉紅色南極蝦在眼前躍動,以及工作人員在冰天雪地的南極冰洋上升國旗慶賀的情景。

在經濟效益的考量下,南極蝦的開發並沒有持續下去,但同時,坊間流傳當年海功號還有另一項秘密任務,是去南非載運鈾礦。

由於當年隨船記者的天天報導,讓海功號的南極行,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也讓海功號上的成員一回台灣,都被當成「南極英雄」般受到熱烈歡迎。 

歷經七次遠征南極、五十三次遠洋漁場的調查,海功號終於在民國八十二年功成身退,並在民國八十七年移駁上岸,置放在基隆碧砂漁港。或許是經費不足,曾經風光的海功號,十多年來無人聞問,任由海風與鹽份一點一滴腐蝕著船身。

為了搶救海功號,海洋大學輪機系教授華健,每隔一陣子就帶領學生上船除鏽補漆。許多人認為海功號不過是一艘破銅爛鐵,華健卻不這麼認為。在華健與大學生共同努力下,荒廢十多年的船艙初步被清理,以海功號為主題的活動,也在碧砂漁港舉辦。民眾終於有機會上船體驗海功號、認識當年的歷史。華健希望藉由這些活動,讓逐漸破敗的海功號能夠起死回生,讓它不只是北海岸的重要地標,

更可以連結附近景點,成為具有教育與觀光價值的博物館船。而碧砂漁港的商家對於將海功號改造為博物館船,也都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

但是學生們整理海功號的進度,遠遠趕不上海功號腐朽的速度。今年八月,海功號的椲杆,在長年鏽蝕與強風的襲擊下,傾倒了。

海功號能不能在腐朽凋零之前重獲新生?再造博物館船的夢想能不能夠實現?對於許多人來說,這樣的夢想恐怕比遠征南極更遙不可及。但華健相信,海功號終有一天會重新出發,航向新的海洋。

學科
海洋
縣市
  • 基隆市
  • 中正區
關鍵字
海功號, 海洋文化, 漁業資源, 南極, 海洋大學, 蝦場

有一艘船,曾經帶著台灣人的期望,不畏風浪,七次航行到南極,創下700噸漁船遠征南極的世界紀錄,讓全國人民感到驕傲。為了替台灣遠洋漁業開發新漁場,它出航世界各地53次,航行15萬海浬,相當於繞行地球七圈,替台灣漁業締造了光輝歲月。曾幾何時,藍白色的船身不再迎風破浪,它靜靜地停放在漁港的一角,再也不能出航,任由雨水侵蝕出一條又一條的鏽痕。終於有人,記起海功號的故事,決定在腐朽之前,創造它的新生命…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志昌 陳添寶,剪輯 陳添寶

海參浩劫

海參浩劫

摘要
原本沒有經濟價值的澎湖海參,這兩年卻成為人們掠捕的目標。一場前所未有的海參浩劫,正在澎湖海域發生......

每年春夏交替,是澎湖潮間帶最動人的時節,退潮後繁盛的生物景象,令人目不暇給。在海中漫舞的血紅六腮海蛞蝓、潮池中色彩斑斕的車渠貝、岩縫中新生的小海兔,還有許許多多,種類多到讓人記也記不清的大小海參。目前全世界有記錄的海參,有一千兩百五十種,在台灣地區記錄到的有三十種。其中,澎湖海域海參的種類,就有二十多種。常見的海參包括蕩皮參、黑海參、棘手乳參等等…

在珊瑚礁沿岸的潮池裡,到處可見蕩皮參與黑海參,努力伸展著觸手,過濾珊瑚沙中的有機物、藻類與細菌。根據國外的記錄,一隻海參每年珊瑚沙的吞吐量是兩百磅,所以又被稱為海蚯蚓,在珊瑚礁生態系中,海參一直默默地扮演著金字塔底層,最重要的清除者角色。

海參幾乎沒有天敵,他並不是海鳥或魚類喜歡的食物。長久以來海參最大的天敵只有一個,就是人類。由於海參的內臟與體壁具有毒性,處理過程非常繁複,過去只有澎湖離島的居民,會不嫌麻煩地捕撈海參入菜。由於沒有經濟效益,過去澎湖海參並沒有被過度捕撈的危機,但是這一兩年國際海參價格高漲,台灣有廠商大量收購,並集中處理本土海參,澎湖海參開始遭了殃。

時隔五年,我們再度回到澎湖的潮間帶,卻看不到原來充滿生機的景象。舉目望去,原本密佈在潮池間的黑海參、蕩皮參,現在幾乎找不到半條。是什麼原因讓漁民把目標對準海參,讓海參在一夕之間絕跡?我們來到澎湖本島東北方的小島—鳥嶼,據說這裡是捕撈海參的重地。

目前設籍在鳥嶼的居民有1800人左右,其中留在島上的大約有800人。在潮間帶撿拾海參、貝類,是老人家最主要的餬口方式。自從有廠商大量收購海參之後,抓海參成了一項全島運動。鳥嶼港口旁小小的雜貨店,現在成了海參批發的中心,老闆正在整理一包包冷凍海參,這些初步處理的海參,一公斤100元,全部運送到台灣的工廠集中處理之後,再賣到台灣與中國大陸各地。

月光下漁船紛紛進港,滿載著一桶又一桶的海參。這幾年受到過度捕撈以及寒害的影響,漁獲量銳減,漁船出去捕不到魚,海參與河豚就成了魚貨的主力。碼頭上漁民忙著把海參開腸破肚,做簡單的處理後,再用開水燙過,鋪在地上冷卻,這樣的場景幾乎天天在這裡進行著。

吉貝是另外一個海參捕撈的中心。這裡的漁民表示,幾十年來因為台灣與大陸的拖網漁船大肆掠奪海洋資源,海底的珊瑚礁被消滅殆盡,珊瑚屍體隨著水流衝向吉貝,以每年八十公尺的速度覆蓋潮間帶,被覆蓋之處,石滬毀壞、珊瑚滅絕。在潮間帶生物資源加速崩潰的情況下,漁民能撈多少就撈多少。現在想要在吉貝的潮間帶找一條海參,比在馬路上找一塊錢還要難。

當地漁民很清楚,以這種速度繼續抓下去,海參的絕種指日可待。然而,海參的絕種,代表的不只是一個物種浩劫,它牽動的是一整個生態網絡。在吉貝,老漁民之間就有個傳說,他們認為「鰻魚苗是海參生的」。老漁民說的鰻魚苗,其實是一種寄居在海參肛門附近的隱魚。海參的肛門不但是隱魚的避難所,還提供隱魚新鮮乾淨的海水和氧氣。這類與海參共生的生物,其實還不少,萬一海參絕種,這一群與海參共生的家族,也會跟著消失。

海參的成長速度很緩慢,大約三年才能成熟,萬一絕種想要再復育,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定要等到海裡連一條海參都找不到了,政府才要開始採取行動嗎?

在毫無管制的過度捕撈下,澎湖海參數量已經降低到滅絕的臨界點!縣政府的漁政單位應該適時介入調查,劃設禁止捕撈的保護區,搶救這一場海參浩劫。

側記

在截稿前不久,接到澎湖友人的電話,告訴我們海參的濫捕已經擴散到澎湖本島的潮間帶,由於數量稀少,現在兩條海參叫價到三百元。如果繼續坐視不管,也許今年夏天,海參就要全面消失在澎湖的海岸線。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潮間帶, 海洋生態系, 離島發展, 海參, 漁業資源, 珊瑚礁, 生態復育, 保護區, 過度捕撈

原本沒有經濟價值的澎湖海參,這兩年卻成為人們掠捕的目標。一場前所未有的海參浩劫,正在澎湖海域發生......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家在杉原

家在杉原

摘要
每年四月到七月,是芭蕉旗魚在東海岸出沒的時節,也是討海人最興奮的時刻。趁著風起的時候,陳志和和陳世岳決定駕著舢舨,在都蘭灣附近的海域尋找芭蕉旗魚的蹤跡。

有人說,都蘭灣是飛旋海豚的故鄉,這個廣闊又平靜的海灣,不但是芭蕉旗魚覓食的地方,也是讓飛旋海豚躲避風浪最好的棲身之所,當然,也是陳志和和陳世岳從小生活的海域。在都蘭灣的核心地帶有一片廣達八、九公頃的沙灘,叫杉原海岸,陳志和和陳世岳的家就在這裡。

在民國六七十年代,杉原海岸是虱目魚苗的盛產地,每到虱目魚苗的產季,從早到晚都可以看見漁人在海岸來回巡,捕撈魚苗。當年市場好的時候,一尾虱目魚苗的價格可以賣到2元。

在杉原長大的老老少少、阿公阿媽,每一個人都有一手捕撈虱目魚苗的絕技。想當年這裡的孩童都是靠捕撈虱目魚苗賺零用錢的,現在虱目魚苗不值錢了,漁民的角色漸漸轉型。如今,這傳統絕技成了吸引外地遊客前來杉原體驗漁村生活的特色。

轉型的想法在十年前開始萌芽,當時杉原海岸因為過度捕撈,漁業資源漸漸枯竭

年輕人對這樣的情況感到憂心。七年前,陳志和號召漁民組成守望相助隊,每天巡守富岡及杉原海域。四年前在區漁會的協助下成立漁業資源保護管理委員會,在管理委員會的建議下,台東縣政府同意劃設杉原禁漁區。

禁漁區公告之後,曾經引起附近阿美族人與巡守人員之間的衝突。阿美族長老認為杉原海岸是阿美族傳統的漁獵區,族人有權利在傳統領域內進行採集捕撈。於是縣政府修改規章,將禁漁區分為核心區與永續區,永續區部分的海域原住民可以進行採集漁獵,希望在保育與原住民傳統權利間尋求平衡。 


2007年5月,12艘傳統竹筏出現在杉原海岸,乘風破浪航向海灣的另一頭。這是台東阿美族部落一年一度的竹筏大賽。部落裡的老中青三代全部聚集在杉原海岸,誰輸誰贏不重要,重點是不同部落、不同族群,在這個海岸的交會。不管是在這個海岸住了上千年的原住民,或是不到半世紀的漢人,都在這片海岸印證著自己的足跡,重新尋找一種相互對待的方式。那麼,同樣依靠這片海生活的人跟其他生物呢?

漲潮了,魚群漸漸聚集,原本喜愛釣魚的陳世岳,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會跟魚建立如此親密的關係…..


漁村要轉型,討海人也在這片海岸重新出發。陳世岳希望,更多的人在他的解說帶領下,發現杉原蘊藏的寶藏,進而珍惜這一片海。五月的梅雨澆不熄遊客的熱情,想要一探軟珊瑚、車渠貝、陽燧足的家﹔但是就在幾十公尺外,杉原海岸正面臨前所未有的變化…..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海洋, 文化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關鍵字
杉原海岸, 禁漁區, 海洋生態, 漁業資源, 傳統領域, 海岸變遷, 原住民, 阿美族, 部落

每年四月到七月,是芭蕉旗魚在東海岸出沒的時節,也是討海人最興奮的時刻。趁著風起的時候,陳志和和陳世岳決定駕著舢舨,在都蘭灣附近的海域尋找芭蕉旗魚的蹤跡。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吉貝‧石滬的故鄉

摘要
如果說有一種地景,可以訴說人與海最深遠的歷史、見證人與海相互依存的關係,那麼毫無疑問的,這種地景就是石滬。

石滬是一種在潮間帶上用石塊堆砌的堤岸,在退潮時阻斷洄游魚群的退路,把魚群圍困在石堤內的陷阱。據調查,全世界的石滬不到六百口,分布在日本、琉球、台灣及太平洋部分小島,其中有五百多口在澎湖。而澎湖的五百多口石滬中,吉貝島的石滬就佔了八十八口,密度是世界第一。所以有人說,吉貝是石滬文化研究的重鎮、也是石滬的故鄉。

吉貝人柯志全,人稱柯董,從小依海為生,石滬是他的田地、他的學校,也是遊戲場。在石滬裡什麼時節有什麼魚,該用什麼方法捕撈,柯董都一清二楚。趁著潮水退去的時刻,吉貝的討海人柯志全背著魚網與魚簍,走向熟悉的石滬。張開拖網在滬房裡巡一圈,看看今天潮水會帶來什麼禮物。石滬漁業傳到柯董這一輩已經是第四代了。趁著暑假,柯董傳授吉貝的年輕人石滬的各種漁法。畢竟石滬裡蘊藏的各種學問與技巧,沒有文字紀錄,而是靠著討海人代代相傳。

柯董回憶起小時候,動輒就是上千斤上萬斤的魚群擠滿了整個石滬,有時候石滬裡甚至會有鯊魚闖入﹔但是現在,魚有時只有一兩條,甚至連一條也沒有。跟三十年前相比,現在石滬的漁獲量只有以前的十分之一、甚至是百分之一。

當漁船發達、水泥港口興起、捕魚的技術越來越精進,沿海的魚源漸漸枯竭,巡滬的人少了,石滬漸漸失去了關愛,也不再有人想盡力維護。漁民放棄了石滬,他們開著柴油動力引擎的漁船,到外海尋找新魚群。原本充滿生命的石滬形同廢墟、無人聞問。石滬有的倒塌,有的完全毀壞,曾經因為石滬而有的光輝歲月,也在潮來潮往中失去了痕跡。

就在石滬漁業荒蕪了二十多年之後,從去年開始,石滬似乎有了重生的契機。澎湖的文史團體從去年開始著手吉貝石滬修護的計畫,他們募集島上技術最精湛的師父,在今年七八月份開始修復石滬的浩大工程。於是老師傅們有了大顯身手的機會,他們以六七十歲的高齡扛起海邊的玄武岩,再度走回石滬的懷抱。

每一口石滬都有自己的名字,每一口石滬也都有自己的模樣。因此修復石滬完全沒有前例可尋,靠的是智慧與經驗。在老師傅的巧手與慧眼之下,每一塊石頭該如何擺放、如何站立,都有了一定的姿態。

在早期,動輒幾百公尺甚至上千公尺長的石滬,都是靠漁民用雙手搬運石頭,一塊一塊在海水中堆疊出來的。而現在老師傅則是靠竹筏的幫忙,將石頭載運到石滬旁。

當年打造石滬是全族動員的大工程,需要靠親戚朋友共同合作才能完成,有的石滬甚至要十幾年才能完工。也因此,石滬連結起的不只是人與海共生的關係,也包含了人與人之間互助的情感。

當吉貝的年輕一輩遠離家鄉,石滬修復的工藝正漸漸流失的當口,卻有一些台灣的年輕學子帶著無比的好奇心,來到吉貝體驗石滬。對於老師傅來說,石滬曾是生計的依靠、是過去生活的經驗﹔但是對於年輕學子來說,這就是珍貴的文化資產。

夕陽西斜,潮水漸漸退去,而石滬身形猶在。彷彿老漁人的雙臂,堅定的擁抱海洋……..

學科
海洋
縣市
  • 澎湖縣
關鍵字
潮間帶, 石滬, 傳統漁法, 漁業資源

如果說有一種地景,可以訴說人與海最深遠的歷史、見證人與海相互依存的關係,那麼毫無疑問的,這種地景就是石滬。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張岱屏
攝影剪輯/陳錦彪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漁業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