溼地

水水綠綠的無用之用(下)

水水綠綠的無用之用()

摘要: 
高雄中都濕地的灘地上,白鷺鷥輕巧漫步,一灣流水映襯著兩旁紅樹林,這優美景致,曾經被網友票選為全台十大最美濕地之一。許多人或許不知道,早在十幾年前,中都濕地公園的前身,是合板工廠利用愛河運送木材的貯木池和廠房。當合板產業沒落,中都地區變得雜亂無章。高雄市政府砸下三十億重新規劃,開闢公園用地時,刻意保留舊河道,復育昔日老愛河畔的紅樹林生態。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葉鎮中 陳慶鍾 陳添寶
剪輯 葉鎮中

2011年中都濕地公園完工後,周邊土地從乏人問津變為精華地段,民眾不時在這悠閒漫步享受綠意。中都濕地滿足了人的需求,但從生物的角度來看,目前的多樣性足夠嗎?

生態團體認為,公部門管理的濕地公園,往往不缺硬體設施,欠缺的是軟體經營和說故事的人,要怎樣把生態說得精彩,洲仔濕地一路走來的故事,絕對賺人熱淚。

洲仔濕地原本是蓮池潭旁的一處農田,現在遊客眾多的蓮池潭,早年是灌溉埤塘,周邊幾乎全是菱角田和陂塘。城市開發、陂塘一一消失,水雉失去家,生存陷入危機。生態團體積極爭取把左營一號公園用地,作為高雄水雉復育基地,由台灣濕地保護聯盟經營管理,這也是全台首座以水雉為主的濕地公園。

 

十多年下來,洲仔濕地從開闊的農田景緻,如今綠樹蔚成綠籬,阻隔外界紛擾噪音,捍衛洲仔濕地內的這群嬌客們。現在來到洲仔濕地,隨時都能發現水雉芳蹤。但要做到生態平衡並不容易,外來種、水質變化、氣候變遷等因素,就像是不定時炸彈,威脅濕地生態。濕盟十多年前就向高雄市府,提出串連濕地生態廊道的想法,希望替生物營造更多棲身之處。

2015年,洲仔濕地遭逢乾旱,更彰顯出濕地生態廊道的重要性。要如何達到遊憩與生態平衡的目標?位在澄清湖畔的鳥松濕地,面積只有3.9公頃,卻是全台第一座濕地公園,在這裡,專家學者、公部門、生態團體三方合作,從施工規劃開始,嘗試找出解決之道。

鳥松濕地原本是自來水公司的沉砂池,失去功能後,造就了豐富的生態相,負責認養的高雄市野鳥學會,在這裡搭建起都市人和自然接觸的平台。每年有十多萬人造訪鳥松濕地。不過高雄鳥會想要營造更多的生態棲地時,產權問題成為卡在中間的一道牆,為了徹底解決問題,自來水公司向市府提出以地易地的構想,市府表示還在溝通協調中。面對濕地產權,北台灣的關渡自然公園也曾經費盡心力,才有今天的成果。

位在河口的關渡平原,很早就被賞鳥人士視為絕佳賞鳥景點。不過他們發現,當地環境越來越惡劣,緊急展開搶救,呼籲政府重視關渡濕地。1996年台北市議會通過特別預算150多億,徵收取得民間土地57公頃,興建關渡自然公園,連同之前依文資法劃設的關渡自然保留區,形成現今大家熟知的關渡濕地。這是台北市政府留下最大,也是最後一片自然濕地,這項舉動在當年被視為人類對自然反省,看見濕地價值的重要時刻,經歷多次風災後,更驗證了當年的遠見。

從空中看,關渡濕地緊鄰密集的住商聚落,對濕地產生不少衝擊,最明顯就是污水排放。這條舊貴子坑溪是關渡自然公園主要水源,也是園區內污染最大來源。

遠方看到怪手正在動作,濕地旁農地又將變貌。更大的開發案也等待伺機而動,關渡平原的地主們,要求開發的聲浪總是不歇,這些開發牽動著濕地的發展,端看地方政府的整體都市規劃。

處在城市中,矛盾的是,我們一方面享受濕地帶來的美好,一方面在遇到開發時,最容易被犧牲的也是濕地。濕地承擔了所有經濟發展下的壞東西,反饋出潔淨的水和空氣,但我們能給予的又是什麼?       

水鳥悠哉,芳草萋萋。在天氣晴朗的日子,不妨找一天選擇離你最近的濕地,靜靜坐著,看著潮水起落,聽濕地要跟你說的話,也留給它一點空間。


公視 我們的島【水水綠綠的無用之用
01/29() 2200首播
02/0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濕地
縣市: 
  • 新北市
  • 高雄市
  • 台北市
  • 新竹縣
關鍵字: 
溼地, 紅樹林, 濕地公園, 水雉復育, 遊憩, 生態平衡, 濕地, 滯洪, 都市防災

高雄中都濕地的灘地上,白鷺鷥輕巧漫步,一灣流水映襯著兩旁紅樹林,這優美景致,曾經被網友票選為全台十大最美濕地之一。許多人或許不知道,早在十幾年前,中都濕地公園的前身,是合板工廠利用愛河運送木材的貯木池和廠房。當合板產業沒落,中都地區變得雜亂無章。高雄市政府砸下三十億重新規劃,開闢公園用地時,刻意保留舊河道,復育昔日老愛河畔的紅樹林生態。

走訪溼地

走訪溼地

摘要: 
溼地,是潮間帶生物的家、鳥類的覓食區、也是我們生產食物的基地。這幾年,從沿海的泥灘地,到內陸的埤塘、魚塭和各式都會型溼地,全台溼地都遇到不同的狀況。高雄鳥會總幹事林昆海利用留職停薪期間,單車環島造訪全台六十個溼地,他選擇從台灣第一座人工溼地公園-高雄鳥松溼地出發。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剪輯 陳慶鍾

在西南沿海,最常看到的風景就是魚塭,人們利用海水養殖,也利用海水發展鹽田,當鹽業沒落,大片鹽灘地就成為候鳥覓食的最佳場所。來到嘉義布袋溼地的季節,恰巧是冬候鳥報到的時候,一群調查人員正忙著計算今年造訪的候鳥。台灣沿海溼地對許多長途遷徙的鳥來說,是重要的補給站,政府在鹽灘地、魚塭推廣裝設太陽光電板的政策,有可能會讓這群鳥朋友的棲地越來越少。

人類的作為對溼地的衝擊還不只於此,嘉義縣生態保育協會總幹事蘇銀添,帶著林昆海穿過沙灘,來到好美寮潟湖。眼前所見,公共工程讓原本由沙灘、防風林、瀉湖組成的好美寮生態系,正逐次瓦解,生物相跟著變少,政府用消波塊築起長堤,企圖用工程手段留下沙子。

告別了好美寮溼地,繼續北進。觀察西南沿海有些地區原本就地勢低窪,因為超抽地下水產生地層下陷,土地鹽化無法耕作,荒廢之後成了水鳥的棲地。豐富的鳥況,是許多鳥友心中的聖地,但在美麗背後也有隱憂,污水排放、人為捕撈等干擾,讓棲地環境劣化。

土地樣貌改變了,人利用的方式也跟著改變。緊鄰鰲鼓溼地的四股社區,居民幾乎都是早期跟著台糖來開墾的墾戶,如今他們也利用鰲鼓溼地的自然美景,發展生態旅遊。2014年在林務局協助下,四股社區發展協會和周邊社區成立生態旅遊策略聯盟,要把力量擴大,同時嘗試推動回饋機制,讓居民都能享受到好處。

在人口稠密的都會區,溼地還肩負著多重任務。五股溼地位在淡水河和基隆河的匯流處,是極端氣候下防洪治水的緩衝地帶。荒野保護協會多年來在這裡努力營造棲地的多樣性。

高可及人的蘆葦,隨風搖曳,是水鳥喜歡藏身之處。原本河流兩岸就是洪泛區,也是生物棲息地。因為都市開發漸漸消失。五股溼地的復育只是個起點,最終他們想要把淡水河流域的溼地串連起一條生態廊道。

五股溼地對岸的關渡溼地,在淡水河生態廊道中,是關鍵角色。為了爭取這片土地不被開發,保育團體歷經二十年的歲月,當年的堅持與遠見,劃設了關渡自然公園,讓大台北地區,留下一塊人與生物都可以喘息的空間。

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占地五十五公頃的關渡自然公園,承受的開發壓力,格外明顯。台北市野鳥學會從2001年經營關渡溼地到現在,認為要讓護持的生物族群數量更多,就要把周邊土地利用一併納入考量,但如何讓周遭居民願意成為保育利用計畫裡的一環,在經營上兼顧到人和溼地的福祉,是現在溼地管理的趨勢。

不同於沿海的泥灘地,內陸型溼地又是另一種樣貌。

位在花蓮馬錫山底下的馬太鞍溼地,是河川沖積扇形成的內陸型溼地,主要水源來自芙登溪和地下的自然湧泉,自古以來,阿美族人在溼地乾旱處種稻,有水的地方捕魚。

以往馬太鞍部落族人倚靠溼地,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工商時代來臨,年輕人口外移,人跟土地失去了連結。生態旅遊興起後,馬太鞍溼地轉型為休閒農業區。為了服務遊客需求,興建棧道、開闢道路等公共建設,有的路面甚至一填再填,沒有考慮到溼地特性。

填土阻斷了水的流通,政府的河川整治,又讓自然溝渠變成了水泥化。在失去了自然堤岸後,不但傳統捕撈文化消失,也讓原生魚種失去適合的生活環境。

馬太鞍溼地的現況,暴露出溼地管理的難題,內政部營建署在2011年公告八十二處國家重要溼地,要把這些溼地納入溼地保育法,明確規範溼地的利用方式。馬太鞍溼地也名列其中,但這份名單公告後,因為欠缺充分溝通,引起各地地主的反彈,政府陸續展開再評定作業。經過再評定,馬太鞍溼地劃設的範圍,從177公頃扣掉私人土地,只剩6公頃,從這當中,又透露出什麼樣的訊息?

2017年聯合國氣候峰會,公布了2018全球氣候風險指數的排名,台灣從去年的第51名,往前大躍進成為第7名,各國科學家都認為台灣深受極端氣候威脅,而溼地就是護持我們面對極端氣候的守門員,如何讓它們順利發揮救援功能,或許就要從溼地價值真正被看見開始。

公視 我們的島【走訪溼地
12/25() 2200首播
12/30()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濕地
縣市: 
  • 台灣
  • 嘉義縣
  • 新北市
  • 花蓮縣
關鍵字: 
溼地, 泥灘地, 魚塭, 都會型溼地, 候鳥, 太陽光電板, 生態旅遊, 休閒農業, 河川整治, 極端氣候

溼地,是潮間帶生物的家、鳥類的覓食區、也是我們生產食物的基地。這幾年,從沿海的泥灘地,到內陸的埤塘、魚塭和各式都會型溼地,全台溼地都遇到不同的狀況。高雄鳥會總幹事林昆海利用留職停薪期間,單車環島造訪全台六十個溼地,他選擇從台灣第一座人工溼地公園-高雄鳥松溼地出發。

龍鑾潭的候鳥危機


龍鑾潭的候鳥危機

摘要: 
恆春龍鑾潭風景秀麗,是冬季候鳥棲息的生態濕地,也是國家重要濕地。但是,觀光熱潮下的土地開發,造成環境破壞,讓龍鑾潭有了變化,候鳥不再來,成為冬日寂冷的水潭…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龍鑾潭位在屏東恆春西南方,原本是個天然的沼澤濕地,面積隨季節變化。後來為了水利灌溉,1948年建設堤防,提高水位,形成現今約170多公頃的水域面積。

它和周遭的埤塘、農地,形成廣大的濕地區域,成為冬季候鳥最好的棲息地。高雄鳥會在2008年做的生態資源調查,記錄到鳥類42126種,保育類鳥種22種,其中候鳥居多,種類占所有鳥種的七成以上,其中鳳頭潛鴨的族群量,最高曾有三千多隻。

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成立後,將龍鑾潭劃入特別景觀區,設立自然教育中心,推動生態教育。2011年營建署公告台灣濕地區域,龍鑾潭被指定為國家級濕地,成為遊客拜訪與學習的生態濕地。但是近幾年,龍鑾潭的候鳥數量不斷減少,人們發現這裡有了危機。墾丁的觀光發展,東岸土地開發和西岸的農地生態問題,成為龍鑾潭棲地惡化的主因。


一群鳥會人士前往龍鑾潭會勘,鳥類專家蔡乙榮指出,水利會為了滯洪,雨季時刻意降低水位,減少水量,造成水質優養化,連帶影響水中生物,也讓棲地食源變少。根據當地水文流向,位於龍鑾潭東側的恆春鎮,大水可直接流入大海,其實不需要龍鑾潭滯洪,鳥會人士呼籲,應該優先考慮它的生態功能。

在東岸地區,因為鄰近道路,有民宿、賽車場等大小不同的開發案,甚至還有觀光飯店等大型開發計畫,整個東岸農地,有著高強度的開發壓力。恆春鎮的生活污水,近年已興建污水下水道,接入污水處理廠,但是東岸農地並未納入管線,許多生活廢污水就循著溝渠,流入龍鑾潭,影響水質。

為了解決龍鑾潭的棲地問題,墾丁國家公園舉辦2015年南方鳥類論壇,邀請官員與專家,商議解決之道。東岸農地開發問題,屬於屏東縣府管轄,屏東縣環保局長魯臺營表示,對於非法業者必須鐵腕處理,並且希望輔導能與環境共生的合法業者。鳥類專家提出,應該將龍鑾潭北邊的魚塭、農地,劃入龍鑾潭濕地的保護範圍,讓棲地面積擴大,也增加棲地多樣化。

龍鑾潭西岸緊鄰龍水社區,一個以湧泉聞名的農業聚落,過去的傳統農業模式,有著農藥毒害生態和傷害鳥類的問題。社區十多年來,走向生態農業,朝環境共生的農業型態轉型。長期努力不只種出好作物,也讓農民更願意保護農地環境。農水社區總幹事林秋月指出,農區內主要的水圳、埤塘,堅持不要水泥化,維持原始型態,有利生態發展,讓農地也能成為濕地環境,提供候鳥覓食與棲息。

在龍鑾潭附近的高地上,推廣生態農作,種植恆春特有的牛杙仔蘿蔔。這種古老品種的作物,不僅美味,也適合當地土質與氣候,可以使用生態農法種植,不會造成農藥與化肥的污染問題。社區旁的一座草潭,目前抽乾水源,移除外來魚種,並且重新堆砌潭中小島,營造多樣化棲地。

各界都在想辦法搶救龍鑾潭,不想讓它變成第二個澄清湖。但是高雄鳥會總幹事指出,墾丁高度觀光化,帶來土地開發的壓力,就是龍鑾潭棲地問題的根源,未來如何建立合適的旅遊模式,才能根本解決生態危機。

台灣許多濕地環境,都有相似的棲地破壞問題,但是像嘉義鰲鼓濕地,透過良好的土地規劃和管制計畫,漸漸恢復良好生態樣貌。候鳥不再來!龍鑾潭的棲地破壞,是個警訊,讓人驚覺台灣最南方的濕地環境,面臨生態崩毀的大危機。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土地開發, 濕地
縣市: 
  • 屏東縣
  • 恆春鎮
關鍵字: 
溼地, 候鳥, 生態農法, 南方鳥類論壇, 生態保育

恆春龍鑾潭風景秀麗,是冬季候鳥棲息的生態濕地,也是國家重要濕地。但是,觀光熱潮下的土地開發,造成環境破壞,讓龍鑾潭有了變化,候鳥不再來,成為冬日寂冷的水潭

溼地重生-秘密花園雙連埤


溼地重生-秘密花園雙連埤

摘要: 
1990年代,是台灣經濟大好的年代,台灣人有錢之後,有了對娛樂的需求,許多山林野地,都遇到經濟開發的壓力。破壞之後的重建,是一條漫漫長路,且看宜蘭員山鄉的雙連埤溼地,十幾年來,還在做哪些努力…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葉鎮中

1993年,福山植物園開幕,大受歡迎。距離福山不到十五分鐘車程的雙連埤,這時已經被台北地主買下,計畫開發成休閒度假之用。關心自然生態的各路人士和保育團體,開始阻擋這件事,他們認為海拔470公尺的雙連埤,是台灣難得的物種庫,以水生植物來說,生長在這裡的105321種維管束植物,水生植物高達112種,占了台灣原生水生植物種類的三分之一以上。

這麼多物種是從哪裡來的?其實,這真是千年來的因緣聚合,才有這樣的盛況。

首先,冬天從西伯利亞、中國東北、韓國和日本來的候鳥,帶來北方的種子;春天,候鳥北返回家,又帶來南方的種子。四面八方的種子都落在這裡,隨著時間推移,老湖泊邊緣因為土泥推積,有了淺坡(淺水地帶),這是挺水性植物最好的棲地。雙連埤還有個最珍貴的景觀,就是植物根莖盤根交錯形成的草毯「浮島」。

 

浮島是內陸老湖泊特有的景觀,日月潭也曾經有浮島,日治時期因為抽潭水發電,把浮島剷除,現在,宜蘭雙連埤的浮島景觀,是全台唯一。

浮島對於雙連埤的生物,握有生殺大權,因為浮島下方水域相對陰暗,比較屬於向陽性的植物無法存活,但是,浮島會隨著颳風與水位漲退移動,因此當浮島離開以後,陽光透進湖水,休眠的種子得以重見天日。而浮島新家下方的水域,因為陰暗緣故,部分植物就會凋零。所以,浮島扮演著水域生態調節的角色。

這個有趣、豐富的世界,在1990年代末期,到21世紀的最初幾年,受到了放乾池水、浚深等破壞。在那幾年的黑暗時光,許多人發起了搶救活動,像是荒野保護協會前宜蘭分會長邱錦和,就把媽媽給的一分地,還有岳母送太太的地,都拿來種植雙連埤的植物,其中包括水社柳。

邱錦和說,搶救水社柳就是希望將來有一天,能把它們送回雙連埤。邱錦和對老天許下的承諾,真的有實踐。大約五年前,沿著雙連埤池岸,扦插了可以護岸的水社柳,當時動用了許多志工來種樹。為了怕強悍的芒草和水社柳競爭,還用長長的黑色塑膠布覆蓋地面。五年後,水社柳長大鞏固,還要花很多人力拿著鐵鏟、鋤頭、刀子,來把塑膠布移除。這個耗時費力的工程,還在進行中。人為造成的破壞,要恢復自然,真的得大費周章。

雙連埤植物的復育行動,最成功的除了水社柳,還有野菱。秋天,野菱葉子漂浮在水面經過陽光照射,就像楓葉泛著磚紅顏色,還開著粉紅色的小花,非常美麗。

這些是雙連埤環境教育基地的功勞。這個基地是由荒野保護協會在一家電子企業支持之下,租下廢棄國小校舍而成立。基地裡還復育了黃花狸藻,這是有捕蟲囊,可以吃掉水裡的小小蟲,包括孑孓等的殺手級植物;還有蓴菜,葉子背面和莖幹四周都被一層透明膠質包裹,就像穿了隔離衣,防止病菌害蟲入侵。這些植物都等著,再回到雙連埤的大池子。

不過,雙連埤的復育工程有個小障礙,那就是四周農田肥料和農藥流入的問題。教育基地正在鼓吹四周農家放棄慣行農法,改作友善農耕。目前,羅瑞雄家正在和教育基地合作,連續兩、三年推出無毒友善地瓜。這是一個好的起點,羅家地瓜賣得不錯,雙連埤最大宗的是紅鳳菜,羅瑞雄自己也種,他說,不放化肥的紅鳳菜莖比較軟,賣相比較差,放了化肥後,綠色是綠色、紅色是紅色,葉子也比較肥厚,比較有市場。

消費者希望選擇什麼樣的食物呢?

對食物的選擇,其實關係到水和土壤的安全。雙連埤的水流入粗坑溪,再流到蘭陽溪,灌溉整個蘭陽平原。雖然雙連埤的水就算被農藥與肥料汙染,也會被其他大量的水體稀釋。但這是個態度問題,如果容許每個地區都存在「那麼一點污染」,整體加起來、經年累月,「那麼一點污染」就不只「那麼一點污染」了!

教育基地主任莊育偉說「很多人都以為我們是愛護小動物團體,只照顧幾朵花、幾隻鳥,其實我們關心的是大家的用水安全,我們看的是整體大環境。」

公視 我們的島【溼地重生-秘密花園雙連埤】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宜蘭縣
  • 員山鄉
關鍵字: 
溼地, 雙連埤, 水生植物, 浮島, 水社柳, 荒野保護協會, 邱錦和

1990年代,是台灣經濟大好的年代,台灣人有錢之後,有了對娛樂的需求,許多山林野地,都遇到經濟開發的壓力。破壞之後的重建,是一條漫漫長路,且看宜蘭員山鄉的雙連埤溼地,十幾年來,還在做哪些努力

溼地重生-大坡夢


溼地重生-大坡夢

摘要: 
8月15日,台東池上大坡池入水口附近,一天內拍到了七隻死掉的花嘴鴨。令人納悶,發生了什麼事?大坡池不是被列為國家級重要溼地嗎?國家級重要溼地的意義在哪裡?帶著這個疑問,只看到載著觀光客的蜈蚣車,繞了一圈又一圈…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葉鎮中

201522,《溼地法》上路施行,這是沒多少人注意的新聞,即使內政部營建署已經在之前幾年,大費周章地把全國溼地分為國際級 (四草、曾文溪口兩處),國家級(台東大坡池、宜蘭雙連埤等),以及地方級(四重溪口等)

溼地具有保護物種生態多樣性和防洪滯水的功能,也是周遭環境變化的探測器。因為它往往是最低窪、水流匯集之處,四周平原山林的變化,都會顯現在這裡。

就像台東池上的大坡池,被列為國家級重要溼地。日治時代面積超過五十公頃,到了民國70年代,縮減到不到五公頃。原因就是過去四周山坡種植淺根植物,例如香茅等等,導致大雨之後,土石沖刷進入大坡池,加上邊緣逐漸被占地耕作。

民國82年開幕的宜蘭冬山河親水公園,給了河流景觀觀光發展的典範,可惜台東大坡池想要發展,走的卻是水泥人工路線。民國8187年,大坡池被「大開刀」,好處是水域面積增加了一點,壞處是多了許多水泥工程,像是和四周環境完全不搭的五把刀、走不通的斷頭橋等等,湖面也多了兩座大大的人工島,民國88年停工的排水溝及停車場工程,還被列入台灣首惡十大工程之一。


大坡池在80年代的遭遇,是台灣大部分溼地的故事。股市大好、經濟掛帥的年代,開發是唯一思維。同樣被列為國家級重要溼地的宜蘭雙連埤,也曾發生同樣的情形。地主想開發成休閒度假中心,計畫水面行船,所以清挖埤底,造成生態破壞。大坡池也是如此,大動工程導致部分「泉眼」被堵住,水底生態完全改觀。

重提這些舊事,不為算帳,畢竟彼時「生態旅遊」的觀念還不普遍,人,還沒感受到與大自然斷去連結之後的痛苦,也不知道,在水泥叢林充斥的苦悶年代,自然,可以是更好的生財工具。

90年代,大坡池開始減量工程,拆除水泥建物。地方人士也組成「池潭源流協會」,在政府經費支持下,在大坡池周圍大量種樹。協會成員簡淑瑩每次到大坡池邊,總會抱抱幾株親手種下的苦楝、水柳等等,看著它們綠意成蔭,心中充滿感動與感激。

簡淑瑩等人辛苦種下樹木,十幾年後漸漸有了成效。全台灣最年輕的鳥會解說員,十五歲的許辰,在這裡拍到了許多美麗鳥群的倩影,包括絲光椋鳥、環頸雉、台灣東部特有的烏頭翁,還有瀕危的台灣八哥等等。


815這天,許宸在大坡池入水口附近,用望遠鏡看到一隻死掉生蛆的花嘴鴨,旁邊還有個除草劑的罐子。池上在地的簡淑瑩也看到好幾隻死掉的鴨子,她研判應該是周遭農田噴灑藥劑的結果。池上多力米負責人梁正賢也表示,花嘴鴨會搗壞秧苗,的確是農民大敵

這七隻花嘴鴨,是被除草劑誤殺?還是被刻意謀殺?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前屏東科技大學生物機電研究所所長謝欽城,和池上鄉公所合作研發米醋液,經過兩年的實驗,他很有自信保證,米醋液的有機酸,可以抑制多年生草本種子,取代除草劑,同時在蟲害防治和預防稻熱病等方面,很有成效。謝欽城表示,燜燒碳化後的米糠,是絕佳的鉀肥,能增加稻子的抗病力。

新武呂溪的水從中央山脈翻山越嶺,一出山,就流經池上鄉大部分的稻作區,灌排尾水,全進入大坡池。陳德鴻,荒野保護協會理事,也是國家級重要溼地評選委員之一,他認為池上很有條件經營友善農業,如果四周農田往有機方向前進,對大坡池的水質及水域生態會很有幫助。

在農作條件改變之前,陳德鴻建議在大坡池水域多做人工浮島,以浮島上面的水生植物來淨化優養化的水質,同時水生植物的根區,也是小魚小蝦很好的庇護所。

目前,大坡池水域被強悍的外來種統領,包括泰國鱧、吳郭魚、草魚、琵琶鼠等等。這些雜食性的魚種,不但會侵蝕掉大坡池原來的菊池氏細鯽等小魚小蝦,也會吃掉水生植物的嫩芽,讓大坡池水域生態劣化。

煙波渺渺,魚米之鄉,是原來大坡池的風景,陳德鴻強調,人為破壞之後,必須用人為的介入,盡量復原趨近於本來面目。復育大坡池不只為了懷舊的情感,更重要的是,前瞻性地為恢復生物多樣性的目標前進。

民國70年代,大波池因為人類的開發,幾乎消失。民國80年代,大坡池飽受水泥工程摧殘。民國90年代,減量工程開始,漸漸恢復自然面貌。從現在開始,大坡池必須承擔起國家級重要溼地的責任,讓更多物種生存,並盡責扮演環境守望者,當四周環境發生問題,大坡池就是那位盡責地「吹哨者」



公視 我們的島【溼地重生-大坡夢】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濕地
縣市: 
  • 台東縣
  • 池上鄉
關鍵字: 
大坡池, 溼地, 濕地, 滯洪防災, 人鳥衝突, 陳德鴻, 生態復育, 人工浮島, 荒野協會, 水生植物

815,台東池上大坡池入水口附近,一天內拍到了七隻死掉的花嘴鴨。令人納悶,發生了什麼事?大坡池不是被列為國家級重要溼地嗎?國家級重要溼地的意義在哪裡?帶著這個疑問,只看到載著觀光客的蜈蚣車,繞了一圈又一圈

守護五十二甲濕地


守護五十二甲濕地

摘要: 
宜蘭五結的五十二甲濕地,緊臨冬山河,是個河流氾濫的農田型濕地,有著傳統的農村生活和豐富的生態。但是農業的凋零與開發,嚴重威脅濕地未來,於是當地居民與環保社團合作,一起守護這塊美麗的濕地…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張光宗
剪輯 陳志昌

一群濕地生態參訪團,在荒野保護協會王俊明的帶領下,參訪冬山河旁的五十二甲濕地。2009年,荒野保護協會進入五十二甲濕地,展開調查與生態紀錄,並且開始濕地經營,改善環境。因為有著良好棲地環境,吸引了大量候鳥棲息,並計畫復育穗花棋盤腳、保護生長百年的風箱樹,維護濕地生態。

由於五十二甲濕地三分之二都是農田,結合社區力量,共同保護濕地,成為重要的事。於是在2014年,荒野保護協會與在地的利澤社區展開討論,如何引入遊客,透過環境教育,認識社區歷史和濕地環境。


濕地環境見學團到來,會先進入利澤社區,認識這個冬山河旁重要的河岸聚落。見學團來到孵蛋場,參觀曾在濕地上養鴨的人家,回憶當時乘船趕鴨收鴨蛋的濕地生活。現今因為水質污染,濕地內的養鴨戶已經消失。

社區一角,地上曬著黑豆,大家十分好奇。社區媽媽梅阿姨帶著大家來到黑豆田,說明利澤社區擁有的自製醬油傳統。梅阿姨將曬過的黑豆,放入鍋中煮熟,接著一一濾出再搬到庭院曬乾。曬乾的黑豆經過自然引菌,開始發酵,逐漸轉變風味。發酵完成的黑豆,加水浸泡,等待汁液入味,就可以加工製成黑豆油。


接著來到濕地,準備搭乘傳統鴨母船遊濕地,社區理事長說明,早期這是濕地唯一的交通工具。船夫撐篙,船在水面上划行,從水面看河岸,有著不同景觀。梅阿姨開始回憶濕地裡的農耕生活。

濕地上的水域,一直有著布袋蓮入侵的問題,滿滿布袋蓮占據水面,影響生態。於是社區居民想出辦法,用木樁圍出隔離水域來清理布袋蓮。並在隔離水域復育不同水生植物。另外也選種菱角做為經濟作物,鼓勵農民生態種植,不要讓農地荒廢乾枯,保持濕地水域面積。一年多來,菱角開始收成,茂密的菱角田變成水鳥棲地。


眾人齊力守護五十二甲濕地,維持濕地的自然樣貌,但是破壞的力量,來自土地開發的浪潮。濕地旁的土地,大面積渡假村開發案正要進行。濕地內的農地上,也有農舍開發的壓力。面對開發問題,環保團體與宜蘭縣府進行討論,初步達成在濕地內管制排放水質,並禁止填土破壞水文的共識,保護珍貴濕地。

五十二甲濕地上,除了水域面積,也有廣大農業區域,甚至有一片農地上,沒有電線杆,只有蜿蜒農路,被喻為隱藏版的宜蘭伯朗大道,也同樣面臨賣地的開發壓力。面對農村賣地現象,宜蘭縣府希望鼓勵農民種植經濟作物,創造農業價值,減少農田地景毀壞,保護台灣農村的永續。

 

經過三星期的浸泡,黑豆汁充滿濃郁香味,梅阿姨開始把黑豆汁濾出,再倒進大鍋熬煮,不斷攪動防止燒焦,一燒焦,壞了味道,三個月的辛勞,就完全白費。最後倒出的原味豆油,就是最自然、最傳統的手作醬油,一個村落裡保存的老手藝,也是食安風暴下,嚴選的調味珍品。

五十二甲濕地,打破政府撥款保護的保育形式,由社團與社區共同合作,在生產與生態間,找出互利共生。保護濕地導入遊客,利用濕地生產農作物、加工品,增加農民收益,堅定農民保護農田濕地的決心。地方政府則希望透過良性循環,推動安心農業,農民安心生產,消費者安心食用,農地也能安心保存。

為了一片優美濕地,展開守護計畫,面對開發壓力,大家都在尋找一條可行的道路,讓萬物生態安全棲息,濕地子民安心居住。


公視 我們的島【守護五十二甲濕地】
04/13() 2200首播
04/1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農業
縣市: 
  • 宜蘭縣
  • 五結鄉
關鍵字: 
溼地, 荒野保護協會, 穗花棋盤腳, 五十二甲溼地, 利澤社區, 社區營造, 食品安全

宜蘭五結的五十二甲濕地,緊臨冬山河,是個河流氾濫的農田型濕地,有著傳統的農村生活和豐富的生態。但是農業的凋零與開發,嚴重威脅濕地未來,於是當地居民與環保社團合作,一起守護這塊美麗的濕地

湧泉裡的幸福


湧泉裡的幸福

摘要: 
地底下湧出的甘甜泉水,是馬太鞍的生命泉源。當生態逐漸崩壞,一個男人從種樹開始,改變環境、影響人心…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花東縱谷裡,光復糖廠旁,有個村落-大進村。過去這裡處處是湧泉,村民不管是種稻或煮飯洗衣,都依靠Lasoan湧泉生活。Lasoan在阿美族的意思,就是甘甜之水,村子裡的人每當想到湧泉,就會想起過去的幸福。

因為各式各樣的建設,村子裡的湧泉漸漸消失,溪流也因為水泥堤防失去生命。吳永斌決定從自己的土地開始營造,他沿著湧泉挖掘溪流,在兩岸種下水柳樹,希望恢復童年記憶中的景象。


不過六年的時間,原本光禿禿的水岸,現在滿是水柳樹濃密的綠蔭。每年春天,人們享受這裡的柳絮飛揚,卻不知它的最大秘密,其實藏在土裡。水柳樹細密的棉花根,緊緊地抓附土壤,是水土保持最好的義工。

經過六年的用心營造,岸上柳樹成蔭,水裡也有各種水生植物,生態逐漸恢復。連紅冠水雞也毫不怕生,大剌剌的在岸邊築巢,孕育下一代。


距離幸福湧泉不遠處,是花東縱谷有名的觀光景點-馬太鞍濕地,芙登溪從濕地裡蜿蜒而過,為馬太鞍帶來富饒生命。在還沒興建堤防前,芙登溪兩岸是馬太鞍阿美族人,進行巴拉告(捕魚)的地方,也是花蓮溪魚蝦的種原庫。民國七十年左右,堤防興建,魚蝦逐漸消失,濕地步向死亡。堤防興建之後,農地因為排水不良,難以耕種,許多阿美族地主只好放棄務農,將土地賣給外地人。


為了重新找回土地的價值,十年前,阿美族地主楊國政,決定把自己的土地,無償提供給吳永斌種植水柳、營造濕地生態。十年過去,這裡成為荒野保護協會在馬太鞍的第一個自然教育中心,每到假日總是擠滿了好奇的志工與學生,來這裡認識濕地奧秘。

經過十年努力,荒野保護協會花蓮分會在光復鄉,已經有四塊水生植物的復育棲地,所有土地都是由地主無償提供,並且提供初期營造費用。荒野保護協會每個月會在棲地舉辦志工培訓,做濕地的管理營造。現在,這些棲地也提供給鄰近國小進行環境教育,成為小學生每星期最期待的一堂課。


棲地裡每種植物都扮演著自己的角色,水芙蓉和布袋蓮負責淨化水質,岸邊的野薑花,負責跟水柳樹合作保護土壤。棲地裡每棵植物都像是吳永斌的小孩,透過他的解說,每種水生植物都有活靈活現的個性。在光復鄉市區經營幸福麵包店的地主黃銘漳,受到吳永斌的影響,也決定提供土地讓學生與志工來種樹,營造人與水鳥共生的幸福湧泉。

然而在棲地營造過程中,吳永斌與地主們也常常遇到困難。比如今年五月,公部門為了清淤,不但將芙登溪清得寸草不留,還將怪手開進私人濕地,壓毀一窩環頸雉的巢。另外有些人來馬太鞍濕地買地蓋屋,將濕地一塊塊填平,卻不知自己正在摧殘生態。

2007年,馬太鞍濕地獲得十大經典農村生態類第一名,政府投注許多經費在硬體建設上,反而造成珍貴生態與景觀的破壞。吳永斌希望可以將自己營造棲地的經驗推廣,吸引更多人參與,一同翻轉馬太鞍濕地的發展方向。

從原本的一片荒蕪,到成為一片樹海,水柳樹庇蔭著馬太鞍的孩子。吳永斌與一群愛惜土地的在地人,選擇用自己的方式,重建失落的水岸生態,為下一代找回湧泉裡的幸福。

我們的島【湧泉裡的幸福】
06/30() 2200首播
07/05()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濕地
縣市: 
  • 花蓮縣
  • 光復鄉
關鍵字: 
原住民, 社區營造, 吳永斌, 阿美族, 馬太鞍, 觀光, 荒野, 溼地, 濕地, 湧泉

地底下湧出的甘甜泉水,是馬太鞍的生命泉源。當生態逐漸崩壞,一個男人從種樹開始,改變環境、影響人心

成龍濕地的里海行動


成龍濕地的里海行動

摘要: 
雲林口湖成龍濕地的守護計畫,邁入第五年,從藝術季的開展,到生態養殖的推動。從濕地生物的安棲,到村落居民的笑容,守護濕地的里海環境行動,朝向美好願景持續進行…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郭志榮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冬季時刻,雲林成龍濕地,是許多候鳥的度冬棲地,吸引許多拜訪者,賞鳥親近濕地。經過幾年經營,這裡成為最佳環境教育場域,許多老師會帶著學生前來,走訪台灣濱海的生態與人文。


透過望遠鏡,學生第一次踏上成龍濕地,好奇觀察環境生態。一群生活在棲地旁的國小學生們,也開始忙碌起來。分組清理環境,收拾佈展的小木鴨,當候鳥紛紛離開,他們準備迎接另一群藝術候鳥的到來。

觀樹教育基金會,從2010年開始舉辦成龍濕地國際環境藝術節,每年一到春季,來自各國的藝術家,就像候鳥一般,來到成龍村,從事環境藝術創作。


除了濕地藝術季活動,基金會一直有個心願,想讓里海行動,從濕地走向社區。他們建造了第一座生態養殖池,希望以不抽地下水的方式養殖。新的養殖魚塭建造完成,到了投放蛤苗時刻,為了祈求豐收,工作團隊入境隨俗的拜謝土地公。

為了營造社區空間,他們邀請來自台南土溝的社造團隊,重新改造聚落公共空間。原本荒廢的社區活動中心,改造後成為社區聚會,孩童看書的新空間。社區景觀大牆的繪製,讓村落多點色彩。


經過幾個月養殖,終於到了收成時刻,基金會邀請大家幫忙收成,同時進行生態教育,透過食物鏈的連結關係,瞭解生態養殖觀念。大家著裝下水,撈起池中文蛤,再依照不同大小分類,大人小孩忙成一團。主任王昭湄一直擔心收成,如今證明生態養殖可行,希望能推廣給居民,一同朝向不抽地下水的生態養殖前進。


春天來臨,新的藝術季展開,村民每戶一道菜,歡迎遠道而來的藝術家。大家內心充滿感動,村民們也從早期的陌生,到現今的熱絡,意味一種交流與接納。

2014年的藝術季主題,推動藝術魚寮計畫,幫助村民為長期使用的工作魚寮,添點環境藝術,也讓這條魚寮小徑,成為美麗道路。藝術家各個發揮巧思,進行魚寮改造,有的魚寮變成了禮品盒,有的添加了泥土窯,有的甚至添加了風力發電淡化海水機組。



從濕地藝術到產業改造,成龍濕地上的工作團隊,用五年光陰,深耕地方推動保護濕地環境的里海行動。濕地上的水鳥,社區的藝術家,像候鳥般來了又走,這群工作者與村民,卻是永遠留下,守候這塊美麗的濕地家園。


我們的島【成龍濕地的里海行動
06/23() 2200首播
06/2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文化, 綠生活
縣市: 
  • 雲林縣
  • 口湖鄉
關鍵字: 
觀樹基金會, 溼地, 環境藝術, 藝術魚寮, 社區營造, 生態養殖

雲林口湖成龍濕地的守護計畫,邁入第五年,從藝術季的開展,到生態養殖的推動。從濕地生物的安棲,到村落居民的笑容,守護濕地的里海環境行動,朝向美好願景持續進行

航空城大徵收-抗爭之路


航空城大徵收-抗爭之路

摘要: 
面對空前的大徵收,桃園航空城居民展開抗爭,他們不願安居的家園,被虛幻的計畫所摧毀。但是,反徵收抗爭是條艱辛之路,等著他們的,將是粗暴的程序制度…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郭志榮
剪輯 張光宗

面對空前的大徵收,桃園航空城居民展開抗爭,他們不願安居的家園,被虛幻的計畫所摧毀。但是,反徵收抗爭是條艱辛之路,等著他們的,將是粗暴的程序制度



反徵收的居民越聚越多,自救會帶領北上抗爭,要求列席營建署的專案會議。前來協助的潘忠政老師,長年關心濕地環境,呼籲社會注意,桃園是埤塘之鄉,徵收區內有許多埤塘,一旦破壞,將是生態浩劫。


另外,在南港村旁,二十年前,政府也曾徵收100多公頃土地,要建設機場客運園區,推動商業開發。但是至今園區空盪,荒草雜生,土地全無利用,卻還要再大肆徵地,引來社運團體的批評。土地閒置,或者能用不用,成為航空城土地利用效率的最大問題,也讓居民諷刺航空城是空城計畫,「清光居民,地賣財團」。

反徵收自救會成立後,積極參與徵收相關會議,維護自身權益,然而政府卻始終不願讓他們充分參與。政府強勢徵收,居民強力抗爭,許多年老居民哀傷家園不保,每每發生走上絕路的不幸事件。

家住果林村的呂先生表示,他的父親因為傷心土地要被徵收,在自救會前往縣府抗爭時,到農園結束生命,用最悲淒的態度,表達對土地的依戀。然而,自救會強力抗爭和呂老先生走上絕路,都沒讓政府停下腳步,甚至加快審查程序,在15天內開11場會議,趕在年底前通過。

面對政府只想走完程序,不顧居民訴求,自救會決定癱瘓審查大會,不讓徵收案通過,突顯程序粗暴問題。自救會居民在審查會場設立靈堂,桃園教育工會田奇峰持香,要求主席蕭家淇上香祭拜,發誓公正主持會議。主席拒絕,宣布停止開會,留下佔領會議室的居民。

航空城激烈抗爭,引發社會關注,也開始思考航空城計畫的可行性,立委林淑芬提出,台北港徵地開發自由貿易港,相隔不遠的航空城,也徵地興建自由貿易園區,計畫花費四千億,二者功能高度重疊,質疑政府究竟有沒有完整的國土計畫。


營建署再度召開審查大會,阻擋自救會進入會場,居民開始翻牆,衝破大門封鎖。進入大樓來到會議室前,卻發現警察排列成人牆阻擋。反徵收的自救會,全被擋在門外,支持開發的當地鄉長、民代等人,卻安坐會場,發表意見。

最後區域計畫審查大會,決議先讓部分通過,針對修改部分,必須再提計畫公開展示,再送大會審議。大會決議中,竹圍街部分區域劃出徵收範圍,部分自救會成員宣布停止抗爭,但是更多被徵收居民,家園依舊不保,再組反徵收自救聯盟,繼續為保護家園努力。


台灣人權促進會的王寶萱,一路陪著居民,細讀開發計畫,她指出:「航空城根本是炒地皮計畫,一個號稱促進經貿發展的計畫,竟然七成都在炒地皮蓋房屋,住商比例違法,審查竟也能過關。」

竹圍村的蔡小姐,家園可能也被劃出徵收,不必拆除,但她決定陪著大家,繼續走下去。希望用不知還有多久的生命時光,做有意義的事。開發6000多公頃,徵收3000多公頃,台灣最大的土地徵收案,一路走來粗暴,在政府強勢通過徵收下,現在除了地價飛漲,沒人知道,航空城可以將台灣帶到哪去?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桃園市
  • 大園區
關鍵字: 
土地徵收, 區段徵收, 溼地, 濕地, 南港村, 都市計畫, 營建署, 都審會, 自貿區, 區審會, 王寶萱

面對空前的大徵收,桃園航空城居民展開抗爭,他們不願安居的家園,被虛幻的計畫所摧毀。但是,反徵收抗爭是條艱辛之路,等著他們的,將是粗暴的程序制度

黑琵新家要開路


黑琵新家要開路

摘要: 
茄萣濕地,觀察黑面琵鷺的新亮點,2013年1月普查發現,全世界數量2,725隻,台灣就有1,604隻,而茄萣濕地一個小小池塘,更聚集了154隻。長期觀察黑面琵鷺的王徵吉認為,這裡是很好的棲地,而且距離近容易觀察。但是高雄市政府現在卻準備,要在這裡開路,黑面琵鷺的棲地,岌岌可危…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志昌 柯金源
剪輯 劉啟稜

天未亮,淡藍天空映照湖面,湖中鳥影點點,充滿寧靜祥和之美。太陽升起湖面閃耀金光,鳥兒姿態化成黑色剪影,美不勝收!早起的外來客也不少,鏡頭追逐的,是珍貴稀有的嬌客─黑面琵鷺,鳥友李謀寅特地從台北南下,帶著長鏡頭相機,捕捉瞬間的美,他說黑面琵鷺在七股都很遠,這裡近的「拍到都爆框了」!

民國69年,竹滬鹽田被劃入興達漁業港特定區,港區抽起來的砂,覆蓋了鹽田,如今只剩下大水池,見證那段曬鹽的歷史。水池終年不乾,白天黑面琵鷺在這裡覓食,晚上飛到隔壁蘆葦區過夜,這裡是黑面琵鷺初到茄萣濕地的落腳地。夏季的雨水讓水中魚類大量繁衍,冬候鳥剛好可以來飽餐一噸,隨著水量逐漸蒸發,魚源慢慢減少,冬候鳥也即將離去,季節交替換成夏候鳥光臨。

由於興達港特定區的發展不如預期,20多年來長期閒置,已經演替成一個穩定的生態系統。高雄市野鳥學會總幹事林昆海表示,茄萣濕地是整個高雄燕鴨科數量跟種類最多的地方。過去高雄有些棲地,如澄清湖,都因為都市開發等因素,漸漸消失,茄萣濕地取而代之,成為稀少珍貴的棲地。


隨著濕地保育意識提高,營建署在民國100年,將茄萣濕地命名為竹滬鹽田濕地,並列入國家重要濕地,面積171公頃,高雄市政府也推動為濕地公園。82公頃的蘆葦區地目變更為公園用地,鹽田大水池也朝此方向進行。但另一方面,高雄市政府卻打算在中間開闢一條30公尺寬的1-4號道路,將濕地切割,得知消息的鳥友,都感到憂慮。


鳥友田念魯表示,車來車往就把牠嚇壞了,活動範圍會壓縮,沒有安全感。曾到亞洲各地觀察黑面琵鷺的王徵吉也表示,每種鳥都有白天覓食的日棲點,和晚上睡覺的夜棲地,蘆葦區對牠們而言比較安全,若道路從日棲地與夜棲地間穿過,勢必會驚擾牠們,可能就不來茄萣濕地了。

身兼開路和濕地保育單位雙重身分的高雄市工務局認為,開路可以兼顧生態。工務局新工處總工程司陳正武說明,將用生態手法開闢道路,利用道路兩側土堤作為離綠帶,另闢生物廊道,在路底下做涵管讓水系可以連通,可以減少對環境的衝擊。


前車之鑑尤不遠,65米寬的1-1號道路,從茄萣濕地中間攔腰開過,工程已經發包沒有轉圜空間,開路之後,鳥況大不如前。茄萣生態文化協會理事長鄭和泰表示,開路前一年最多兩萬隻鳥,1-1號道路開闢後剩一萬隻,若再開1-4號道路,可能只剩下五千隻。

路為何而開,工務局說明,第一個理由是聯絡茄萣南北兩個社區,在地居民殷切期盼。一位茄萣居民表示,茄萣與崎漏間只有17線與一條傳統道路,1-4道路開闢後,到崎漏和興達港會比較快,反觀台17線彎彎曲曲,車輛較多。他認為,1-4道路原本就是都市計畫道路,只是歷任縣長都沒開。

官方說明開路的第二個目的,是可以縮短茄萣到高雄的時間。茄萣到高雄除了走既有的台17線,走1-1號道路,時間更短。1-4道路長度900公尺造價將近一億,不過要到高雄,仍然要連接既有的1-1道路。


實際上,茄萣人大多往北邊的台南跑,緊鄰台南的茄萣,十幾分鐘路程就能抵達台南市區,不管是就學、購物、休閒,台南的磁吸力遠大於高雄。茄萣生態文化協會理事長鄭和泰表示,茄萣人有工作需要才會往南跑,且路過的外地人不多,現有道路車流量不高也不塞車,開更多的路,使用率會更低,經濟效益差。開路的成本效益如何,工務局的答案是,比較便利。

路,開或不開,各方勢力拔河的結果,最後交由環評決定,把官方版本和民間版繞過濕地的路線,使用既有道路但拓寬內灣路,兩案併陳,送交環評審查。

營建署推動國家重要濕地,作為中央與地方政府推動保育的方向,卻又補助地方政府開闢1-1號道路,將濕地一切為二。高雄市政府期望把茄萣濕地,營造為濕地公園,但對濕地的種種規劃,卻可能違背濕地保育精神。


曾經,興達港漁業特定區描繪著發展美夢,卻不敵現實環境變遷,近海漁業沒落,漁船從早期500多艘到現在剩下80幾艘,遠洋漁港更是從來沒有漁船使用。特定區裡許多土地閒置、長滿雜草,雖然房子也蓋了不少,但鐵門緊閉的空屋比比皆是,一棟高樓聳立在這裡顯得特別醒目,當年相信政府發展藍圖,來購屋置產的人,如今砍到一坪3萬元,還不見的能脫手。雖然興達港特定區開始轉型觀光,政府投入大筆經費打造情人碼頭,優質建設卻吸引不了人潮,反到黑面琵鷺人氣旺,賞鳥人潮始終不斷,黑面琵鷺所創造的觀光產值,只要有心經營,其實很有潛力。

高雄鳥會總幹事林昆海認為,這次黑面琵鷺聚集吸引全台人潮,反而是茄萣重新發展的契機。不是從都市建設開發、蓋住宅區或其他硬體工程導向來吸引遊客,而是透過在地觀光與生態資源的保護和利用,還比較有機會,帶動茄萣的發展。


隨著春季到來,黑面琵鷺換上亮麗的繁殖羽,準備北返到夏季的棲地繁殖,今年秋冬再回來時,茄萣濕地會以怎樣的面貌,來迎接牠呢?

學科: 
動物, 土地開發
縣市: 
  • 高雄市
  • 茄萣區
關鍵字: 
溼地, 黑面琵鷺, 候鳥, 鹽田, 興達港特定區, 生態保育, 開路, 開發, 棲地破壞, 生物廊道, 環評, 觀光

茄萣濕地,觀察黑面琵鷺的新亮點,20131月普查發現,全世界數量2,725隻,台灣就有1,604隻,而茄萣濕地一個小小池塘,更聚集了154隻。長期觀察黑面琵鷺的王徵吉認為,這裡是很好的棲地,而且距離近容易觀察。但是高雄市政府現在卻準備,要在這裡開路,黑面琵鷺的棲地,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