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仲良

一年之際


一年之際

摘要
一年到頭,農民在田裡忙哪些活?春夏秋冬,田地風景又是如何變換?有人說,天上一天是人間一年,那在一年之間,農村發生了什麼事?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葉鎮中

高雄147的誕生 

春天的腳步剛走,美濃山系雲霧繚繞,雨後空氣特別清新,走在田間,聞著稻香,66歲的林金清,殷殷期盼收割的日子,趕緊到來。林金清的忐忑,沒有表現在臉上,只是他走在田邊,撫摸著稻穗,看著看著、聞了聞、又咬了幾下,就知道他心裡著急得很。因為林金清在2012年上半年,第一次種下新品種的稻米-高雄147

高雄區農業改良場作物改良課長吳志文說,高雄145的米質相當不錯,所以在進行新品種稻米研發時,就把高雄145的特性保留下來,再加上近年香米頗受好評,所以就透過台農74號,將香味引進來,總之,高雄147這個新品種的雜交組合,是以高雄145做母本,台農74號做父本。

高雄145與改良後的高雄147,不只口感好、適口性佳,更重要的,它們可是最照顧土地的稻米品種,因為種植的時候,必須嚴格遵守合理化施肥的原則,不然,只要氮肥一過量,收割時脫粒情況,就會很嚴重。

原種田的重要性

五月底,初夏的南台灣,陽光燦爛,種了110多天的稻子,即將要收成!不過這裡種的,絕非普通水稻,這片田地的收成,直接關係到來年,高雄美濃的農民們,是不是還有稻子可種?

陳秀德,是高雄美濃的種稻達人,水稻在他手上,很少長得不好,也因此,美濃年年的原種田,都由他負責。高雄市美濃區農會推廣股股長鍾雅倫說,原種田,是每個地區農民稻種的來源。由各區農會或縣市政府選定品種後,向該區農業改良場申請技術轉移,再委由資歷深、技術好的稻農耕種。

簡單來說,一般農民耕種的稻米來源,大都來自採種田收成所育出的稻秧,而採種田的來源,則來自原種田,所以耕種原種田的農民非常重要,他必須對水稻瞭若指掌,無論是合理化施肥、安全用藥,以及各種水稻品種的外觀、特性,都要摸得一清二楚。八年來,高雄145,一直是高雄市美濃區農會,負責衝鋒陷陣的國產米品牌,2012年起,具有香米特性的高雄147,加入戰局,成為美濃地區的生力軍。 

特別是在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泰國米、美國米,這些進口稻米以低價策略重擊本土米。國產稻米為了突破重圍,不得不拿出在地品種、打出在地品牌。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場長黃德昌解釋,如果一個有經營企圖心的農會要推廣國產良質米,不只產地環境重要,品種的選擇也不可忽略,因為品種可以提升品牌的附加價值。

秋冬裡作的意義

美濃位於北回歸線以南,在台灣島上,屬於一年三穫的地區。水稻,對農村來說,雖然經濟效益不高,卻是整體農業的基本盤。美濃區農會總幹事鍾清輝說,稻作對生態保育而言,是最好的一種作物,它不像其他高莖作物,會造成水資源破壞,而且種植稻作之後,就啟動了農地輪作的效果,以美濃為例,稻作收割後的秋冬兩季,田地上會出現各種作物,像是菸草、香蕉、木瓜等各類蔬果,整體農產品質量都可以提升,因此對農民來說,水稻是農業之母。 

每年國慶日前後,二期稻作收割結束,美濃田地反而更熱鬧。這是因為氣候溫和、雨水又少,適合大部分作物成長,此時種植收成的作物,通稱為「冬季裡作」!鍾雅倫說,一般人認為冬天很冷,可是美濃的秋冬,卻是最適合農作物生長的時候。美濃農村田野學會執行理事溫仲良解釋,整個南台灣有個很有趣的現象,冬天的時候才是作物蓬勃生長的時候,美濃冬天的氣溫,其實是春天的氣候表現。

白玉蘿蔔,在美濃已經有百年歷史,但是長期以來,都是自家食用,並沒有商品化,近十年來,菸業產業沒落,白玉蘿蔔反而小兵立大功,讓美濃的老農民們,越種越高興!鍾雅倫表示,種蘿蔔最麻煩的是在拔蘿蔔,只要遊客到美濃來拔蘿蔔,就解決農夫最麻煩、最繁重的工作。溫仲良進一步解釋,白玉蘿蔔耕作期短、技術門檻低,拔蘿蔔體驗又有趣,所以非常適合做為,讓城市的消費者,跟農民之間,互相認識的介面。

白玉蘿蔔對農業發展的重要性,是讓遊客直接體驗,透過下田認識農地、接觸農民。對老農而言,也是創造務農自信的好機會。

而橙蜜香小番茄,則是年輕農民或回鄉農民,重新投入農業的第一選項。64歲的傅和麒,剛從公務員退休,種橙蜜香小番茄已經進入第四年。傅和麒的叔叔傅達金,也跟他一樣,帶著全家一起投入這橙黃色的小果番茄。

橙蜜香小番茄在各種冬季裡作中,算是異軍突起的熱門作物。平均算起來,一個農家只要有三分農地,兩、三個全職農夫,就能創造五十萬的收入。不過困難的是,種番茄技術門檻高,賣番茄,也必須要學會自產自銷。

一進入採收期,全家一天忙上十幾個小時,是小事,越忙代表生意越好,也表示小番茄們,可以好好照顧農家一年的生活。

一入冬,番茄從開花結果,由綠轉紅,點點滴滴的變化,是生命力的見證。秋天最美好的滋味,是溫暖的蘿蔔湯,喝出了一家團圓的好心情。春夏兩季的水稻,是台灣最廣大、最常見的田間景象,而水稻產業,也培養出農村的生活習慣與生產文化。一年四季裡,土地上長出各種不同的作物,讓農家溫飽、也滋養著人們。

學科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 美濃區
關鍵字
種稻達人, 美濃農會, 溫仲良, 白玉蘿蔔, 橙蜜香小番茄, 農村, 採種, 裡作作物

一年到頭,農民在田裡忙哪些活?春夏秋冬,田地風景又是如何變換?有人說,天上一天是人間一年,那在一年之間,農村發生了什麼事?

影片網址

再生的爭議

 

再生的爭議

摘要
西元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修法,放寬認定農民身分和興建農舍的條件。西元2007年,民進黨政府提出「農村改建條例」。去年年底,剛上任的國民黨政府再提「農村再生條例」。近十年來,每次的修法和立法,大家都說要讓農村活 起來。可是,農村活過來了嗎?農業需要的,是政府花錢蓋設施?還是提升產業競爭力?農民期待的,是地價上揚?還是恢復優良生產環境?已經一讀通過的「農村再生條例」,鎖定農地整合、農村規劃兩大議題,涉及硬體景觀和文化傳 承的發展,我們的島在這一集,將帶您深入農村現場,一探【農村的生存遊戲】。

以往的台灣農村,是怎樣的景象?民國五十七年的新聞畫面,一群農民正在歡欣收割,當時的國軍投入助割行列。旁白大聲說到:「一把把稻禾紛紛倒下,鐮刀的唰唰聲,打穀機的嚕嚕聲和大家的歡笑,譜成了最動聽的田野交響曲。 」在穿插一段農村曲的音樂後,旁白又道︰「二期稻穀預計每甲的收成,最高一萬一千多公斤,打破歷年紀錄。」

然而2007年8月出版的「江湖在哪裡?」,作家吳音寧在書中,落下了沈重嘆息,「歷史,輕輕踩過農人集體彎駝的背,像踏過稻浪和水面。」現在,拿出台灣農業的相關數據一看,是「農業產值占GDP 不到2%」、「農民平均年齡53歲。」、「農家年平均收入不到20萬」、「台灣糧食整體自給率不足32%」,經過短短四十年的光陰,又才剛剛踏進嶄新的21世紀,台灣農業的發展,卻越來越陷入絕境。我們很想知道,農民為什麼不再驕傲地耕種?農村脫離貧困的機會又在哪裡?農業還有剩餘價值?還能復活再生嗎?

西元2008年10月,行政院端出「農村再生條例」,說要用十年的時間、兩千億的經費,讓農村活回來!12月18日,「農村再生條例」在立法院通過一讀。消息一出,立刻引發學界和民間社團強烈質疑。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理事長曾 旭正表示,政府要投入經費跟資源到農村,是件好事,可是大家要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去想,那農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絕對不要為了建設而建設。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及發展研究所博士候選人蔡培慧一再強調,今天「農村再生條例」不是 要做建設而已,它要動到農民的地,而動地的目的,是要以開發為主體,不是以農民生產、生活為主體,大家一定要想清楚。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則說:「我認為農村再生條例,充其量只不過是農村建設方案或建設計畫,但是不要掛羊頭賣狗肉,以再生農村之名把農地變成建地。」

剛出爐的草案內容,訴求的是,農村的硬體建設和土地重劃。因為事關重大,再加上大部分農民,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所以民間只好舉辦一連串的基層農民說明會。第一場說明會,舉辦在台中東勢,接下來,從高雄美濃、台中石岡、屏 東高樹和長治,一直到苗栗苑裡、台南後壁等,各地的農村,都加入了討論「農村再生條例」的行列。

每一場說明會會場上的農民,很多都是頂著蒼蒼白髮、戴著老花眼鏡,努力地閱讀法條。每個人都很想知道,「再生」兩個字,是不是代表政府要出手救農村了?不過,情況不如大家期待,因為政府要動的,都是「硬體」和「土地」。

248農學市集負責人楊儒門跟農民解釋,「第三十一條條文很好笑,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對農村社區內,有妨礙整體景觀、衛生或土地利用之寙陋地區,可以叫你改善。寙陋這兩個字,實在是很難形容。你們知道嗎?」美濃月光山雜誌主編溫仲良問台下農民:「三合院算不算寙陋地區?」農民說︰「不算。不算。」溫仲良回應農民,「這是你講的啊,這是你們講的!如果今天政府請來的專業建築師或專家說,三合院不符合現代化的潮流,容易成為社區的死角或寙陋地區 ,那請問大家,農民該怎麼辦?」

法條提出的「寙陋」二字,讓人充滿疑惑。第一,寙陋的標準是什麼?是查無屋主、門破牆倒,還是外觀看起來雜亂無章?第二,誰來認定寙陋?是縣市政府、民間團體,還是看不慣隔壁鄰居的張三李四?在著手改善農村整體環境之前, 政府到底知不知道,農村為什麼到處都有寙陋地區?

高雄縣美濃鎮的吉洋里,是美濃平原上寙陋地區最密集的地方。當地里長曾月飛指著一間路口的廢棄房屋說,「這個房子,十幾年了,十幾年沒有人住了!以前有一對老夫妻帶著六個兒女住在這裡,可是老夫妻過世後,兒女都在外地成家 立業,有些是到台北,有些是在高雄,事業很不錯,可是他們都沒有回來老家,更沒有管理、維護,如果要他們整修,根本不可能,因為他們的工作都在外地,把房子整修好,也是沒有人住。其實,這是沒有辦法的事,誰叫我們農村不能 養活大家。」

吉洋里的破房子、空院子,是台灣農村的縮影。種田養不活人,人便往城市和工廠流動。以民國五十四年為例,台灣的總就業人口,還有45.4%是農民,可是到了九十六年,農民佔總就業人口的比例,已經降到13.3%。對於這些數字背後的現象,曾月飛很感嘆,他說明,單單一個吉洋里,就有超過二十棟這樣的房子,再加上一些已經成為垃圾區的畸零地,吉洋里的環境問題,真的讓他非常煩惱。如果說,政府要來改善,大家當然舉雙手歡迎,可是房子、土地都是私人財產,不可能說不經過所有權人同意說要改善就改善,政府不要太異想天開。農村的生活景觀和農業生產息息相關,就算有人住,使用邏輯也跟都市大大不同。牆邊堆放的木柴、舊屋舍裡的農機具,都是農民生產文化的一環。政府不了解農民習慣,沒有關係,可是長期以來,連基礎建設都沒有做好,那是真的對不起農村!

像是吉洋里外六寮有一段排水設施,設施旁的產業道路上都是坑洞,很容易造成農民或民眾交通上的危險,也曾經出現農婦騎車摔傷的案例,但是縣政府、農田水利會、第七河川局遲遲不願意處理,都推說這不是他們的業務範圍。一段三百公尺的產業道路,沒有民意代表關心、沒有主管機關負責,對於這樣的困境,曾月飛認為,排水設施護岸不做好,產業道路就不可能重新鋪好整平,他要問政府,難道農民的生命安全,真的不如都市人?

「農村再生條例」第十二條,好意地將這類公共設施放進補助範圍,可是長期以來,相關單位的失職與卸責,不能不追究!同時間,政府如果再不加強行政能力,重新檢討城鄉發展的資源分配,期待農村因此再生,實在是緣木求魚。


其實,環境改善、硬體建設,也只是「農村再生條例」的暖身,這套法律條文的核心,寫在第三章的土地活化,引發的爭議也最大。活化土地,是要保護生產環境?還是為了提高土地價格?在「農業發展條例」放寬農舍興建限制後,「農村再生條例」更加大方,把農村土地利用的方式,從區段徵收、土地重劃,到整合型農地整備,都寫得一清二楚。

舉例來說,草案第二十五條寫著,縣市主管機關擬定農村再生發展區計畫時,若要將鄉村區建築用地範圍擴大,可併同計畫報中央主管機關核定,並得以「區段徵收」、「土地重劃」、「協議價購」等方式辦理。接著,草案第二十六條明白寫著,主管機關擬定農村再生計畫時,可選定範圍實施「整合型農地整備」,經選定之範圍內私有土地所有權人超過3/5,且其所有土地面積超過土地總面積的2/3時,即可推動該區之農村再生計畫,而不同意被劃入的私有地主,只能選擇被徵收或價購。第二十七條更進一步說明,該計畫範圍內之農地整備費用、拆遷補償費用,以及公路、水路、電信等公共設施工程費用,須由範圍內之土地所有權人共同負擔。

討論到這個階段,終於得以發現,原來「農村再生條例」的任務,是讓農地變建地,原來政府救農村的方法,是提高農地價格。當其他國家積極提升農業的生產,保障農民的生活,恢復農村的生態時,我們的台灣政府,卻把土地當工具,來制訂農村的生存遊戲。

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的理事長曾旭正笑說,最近他看到很多農村再生計畫,大家都非常有創意和發想,可是他同時發覺,農民也要開始學習寫作文了,因為寫出好文章,就有機會爭取到「農村再生條例」的補助經費。「農村再生條例」 第九條清楚寫到,農村社區內之組織,應予整合並互推其中之單一團體為代表,共同擬定農村再生計畫。如此的構想很好,可惜過於浪漫。像是農會、社區發展協會、愛鄉促進會、產銷班,都屬於在地組織,如果涉及整合問題,誰能保證不會引爆資源爭奪戰。另外,這樣由下而上的設計,前提在於社區的自主能力,這個條件,農村準備好了嗎?


對此,曾旭正提出他的看法,他說,從1994年文建會開始推社區營造以來,雖然有很多社區投入社造工作,可是目前在農村裡具有充分自主能力,可以自行規劃的社區,絕對不超過一百個,所以如果按照「農村再生條例」的規定,要農村社區自行討論並提出總體計畫,結果會是全部都是六十五歲以上的人。

五十年前,農民佔全國人口的一半,五十年後的現在,近九成農民成為兼業農,兼業收入高達總收入的80%,農民越來越少、越來越老。農業養不活農民,農村要如何養活台灣?這個才是農村最大的問題!如果要再生農村,不能忽略產業發展。現在農民都在問「為什麼務農賺不到錢?」、「子弟回鄉有什麼工作可以做?」、「這些官員,都是農家子弟出身,怎麼沒有照顧農民?」還有更多更多的問題,迴盪在農村的田野水圳邊。

水泥化的野溪、荒煙蔓草的木棧道,是農委會在農村留下的建設。開闢荒原地,基成瑞穗田,是開墾的前人在土地公前刻劃的見證。老夥房裡,祖孫兩人踩在祖先的足跡上,踏出了未來的步伐。無論好的、壞的、美的、醜的,農村每一個 角落,都詳實記錄著生活的時時刻刻。這個時候,農村再生的爭議,也即將被寫進歷史。我們深刻地希望著,五十年後,台灣的農村,依然堅強的站在那裡。

最近我常常想起,中國農村作家韓少功在「山南水北」一書中寫到,「都市以外,一直存在著人類更為廣闊和恆久的生命家園,那是我們的來處,也是我們的去處。這點,需要我們記住。」最近,在追蹤「農村再生條例」的深度報導時,我常常想起這段話。尤其是拍攝過程中,看著一棟一棟荒廢的農舍,發現農舍祖廳內的全家福或結婚照,我們實在無法不感傷,那些相片中的人,都到哪裡去了?那曾經開枝散葉子孫滿堂的農村榮景,為什麼消失了?期待這則報導,可以引發更多討論與迴響。

熱門事件
學科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 美濃區
  • 台中市
  • 東勢區
關鍵字
農村再生, 糧食, 自給率, 農村陣線, 蔡培慧, 廖本全, 說明會, 楊儒門, 溫仲良, 土地活化

西元2000年,「農業發展條例」修法,放寬認定農民身分和興建農舍的條件。西元2007年,民進黨政府提出「農村改建條例」。去年年底,剛上任的國民黨政府再提「農村再生條例」。近十年來,每次的修法和立法,大家都說要讓農村活 起來。可是,農村活過來了嗎?農業需要的,是政府花錢蓋設施?還是提升產業競爭力?農民期待的,是地價上揚?還是恢復優良生產環境?已經一讀通過的「農村再生條例」,鎖定農地整合、農村規劃兩大議題,涉及硬體景觀和文化傳 承的發展,我們的島在這一集,將帶您深入農村現場,一探【農村的生存遊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沉沒「溪」望


沉沒「溪」望

摘要
美濃淹大水,年年破記錄,去年打破八七水災,今年淹水深度突破兩公尺,再次超越去年。讓人不解的是,美濃溪整治工程已經進入後期,為什麼水患會越來越嚴重?是不是政府的整治策略,長期以來都太依靠清淤築堤,而忽略了整條河川的環境保護?而多頭馬車的水利主管機關,可不可以進行區域性的整合規劃呢?美濃經驗,告訴了我們一個可貴的答案。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 陳添寶 張光宗
剪輯 陳添寶

這幾年,美濃溪越來越兇惡!只要雨季一到、颱風一來,美濃人心裡有數,又該是搬東西的時候了!

位在美濃聚落中心的菸葉輔導站,是當地社團聚會的地方。七月十七日,卡玫基颱風當晚八點,每個人熟練地整理辦公室,清空腰部以下的物品,這是因為外頭,已經連續下了五個小時的大雨。

雨勢越來越強勁,馬路變成河道,垃圾在水裡載浮載沉,蟑螂、蜥蜴忙著逃命,美濃溪河水已經跟橋面一般高,消防隊員在路口拉起封鎖線,不到幾分鐘時間,大水瞬間漫上街道,淹進民房。美濃人被水淹成精,商家備妥擋水鐵板和抽水機,對付年年都來的大水。可是,居民人人一臉無奈,他們很難想像,為什麼兩百多年來滋養聚落的美濃溪,現在會變成如此可怕的惡水?

過去,美濃溪是人們重要的夥伴,生活取水、農業灌溉,美濃人不能沒有美濃溪,可是現在,這條河流完全走樣,一場下了半天累積三百多毫米的雨量,就可以讓美濃聚落變成水鄉澤國。

林英清,美濃愛鄉協進會的前任理事長,他們家世居聚落裡最低窪的地區。民國六十六年到現在,林家三合院歷經三次整建,雖然每次都把房子墊高,但還是逃不過被水追著跑,最終依然被水淹的命運。

民國七十八年,前台灣省水利局編列七億,開始著手整治美濃溪。十五年後,經濟部水利署大規模清淤、興建河堤,到如今也花了三十億治水經費,可是,這些從河川下游往上游進行的整治工程,卻不見任何效果,甚至讓水患越來越嚴重,許多居民認為,水患整治根本就是整人,不是治水。高雄縣政府環境景觀總顧問魯台營表示,這是因為政府的河川整治策略,過於依賴水泥護岸,以為徵地築堤、加寬河道,就可以解決問題。而美濃居民林俊清說得直接,他認為政府花這麼多錢,是在「製」水,不是治水。

其實,看美濃溪造成的水患,要從整條河流來思考。雨量一大,旗山溪水暴漲,美濃溪下游無法順利排入旗山溪而造成回流;美濃溪的中游,在聚落裡與中正湖排水和竹門排水會合,河川逕流量增加兩倍以上;現在水利署的束堤整治,又把河水全都擠在河堤內,於是還沒有築堤的聚落區域,全都成為河水溢出的臨時滯洪池。

美濃原本有許多天然的低地和洪氾平原,是過去吸納大量雨水的滯洪池,不過農業開墾和屋舍興建,使得這些洪氾平原逐漸消失。魯台營強調,如果能在美濃溪上游,開闢一些溼地當作滯洪池,不僅可以維護河川兩岸生態、補注地下水,更能在未來降雨量大的時候,利用溼地留住雨水,降低河水透過河道衝進聚落的機會。

大水過後,豔陽下的美濃山系特別青綠,山腳下的美濃兩大排水系統,殘留著一坵坵的淤積泥沙。福安大排、美濃大排,是日治時期就已經修築好的人工排水道,但是政府解決美濃淹水問題時,卻因為多頭馬車的分工,忽略排水系統的疏洪功能。地方文史工作者溫仲良表示,福安排水跟美濃排水在河川治理管轄權上,是屬於縣政府管轄,美濃溪則是屬於中央管河川,屬於水利署的第七河川局管轄,但是對民眾來說,沒有人搞得清楚誰負責什麼?淹水就是淹水,該怎麼解決是政府要負責整合,不是推托責任就可以的。

美濃溪上游雙溪,曾是美濃水庫預定地,如今黃蝶漫天飛舞。在這裡,過去有農業開墾,現在有底部鋪滿水泥的河川整治,近年山坡流失的土泥,剛好可以順著水泥河床往聚落奔流。美濃溪中游行經聚落,民國六十年代起興建的房舍,把河面限縮在一百公尺左右,河床泥沙嚴重淤積長滿雜草,河水能走的路,大半都被侵佔;而美濃溪的下游,正花著大把的公共經費清除淤泥、徵地築堤。

美濃溪,是美濃聚落的發展泉源,也是美濃人的精神依靠,如今,一次又一次的大水,威脅著居民的生命財產,也淹沒了河川與人類和平共存的希望。

側記

走在已經變成河流的馬路上,泡在水裡閃躲垃圾跑新聞,對採訪記者來說,是天職、也是最「精神抖擻」的一刻。可是,每雨必淹,程度越來越嚴重,找到的原因和解決方案,卻年年都一樣。看著居民臉上相同的無奈表情,看到不同的政府官員來來去去,在完成這則報導之後,我們希望,「明年不要再淹了,好嗎?」

學科
水文, 災害
縣市
  • 高雄市
  • 美濃區
關鍵字
淹水, 區域排水, 治水, 整治, 流域管理, 滯洪, 溫仲良, 水庫, 颱風

美濃淹大水,年年破記錄,去年打破八七水災,今年淹水深度突破兩公尺,再次超越去年。讓人不解的是,美濃溪整治工程已經進入後期,為什麼水患會越來越嚴重?是不是政府的整治策略,長期以來都太依靠清淤築堤,而忽略了整條河川的環境保護?而多頭馬車的水利主管機關,可不可以進行區域性的整合規劃呢?美濃經驗,告訴了我們一個可貴的答案。

影片網址


連續下雨之後
-美濃淹水紀實

摘要
2005年六月份,連日豪雨造成美濃嚴重水災,十二日到十五日這四天,美濃鎮大半區域,天天都泡在美濃溪暴漲的河水裡;同年七月十八日,因為海棠颱風帶來的西南氣流,又讓美濃鎮在三天內淹水五次,這一年的夏天,是美濃發生水患最多的一個季節。今年八月十三日,美濃單日降雨量500.5毫米,短時間降下的大雨,使得美濃溪再度暴漲,也讓整個美濃氾濫成災,創下美濃鎮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水患,最深的水位高度高達一百五十公分。 淹水問題,真的是美濃人永遠的宿命嗎?其實,民國七十八年起,前台灣省水利局就已經著手整治美濃溪,近十年來,經濟部水利署也在美濃溪各段,進行清淤與堤防加強工作,但是,為什麼美濃還是一再淹水呢?我們希望,能夠透過今年的八一三水災,重新認識美濃溪與人的關係、檢討政府的河川整治政策與工程,並且勾勒一個更具土地倫理的水環境管理方向。

採訪/撰稿:李慧宜
攝影:張光宗、陳添寶
剪輯:張光宗

八月十六日,一個一如往常的夏日早晨,陣陣的騷動,不斷地出現在美濃早市上。老橋旁,記者排排站,民眾好奇地在一旁圍觀,原來是總統要來了!牽著媽媽的一個小女生認為,總統來美濃是要拯救河川,她希望大家可以一起努力,不要讓美濃溪再氾濫了。小朋友的希望不無道理,也令人同情,因為,在總統來的三天前,美濃溪暴漲,有一半以上的美濃鎮,全都泡在水裡。

夏天,是颱風的季節。帕布剛走,梧提便緊接而來,連續兩個颱風引進的西南氣流,使得雨從八月九日起之後,就沒有停過,美濃居民心裡有數,淹水的時刻就要來臨!八月十三日下午兩點,美濃市區的瀰濃里開始淹水。水從美濃溪漫上街道、流進屋內,直到晚上十二點,水才完全退去,留下一屋子的慘況。

一天降下500毫米,是美濃十年來最大雨量。雖然美濃幾乎年年淹水,但是大家還是看傻了眼,每個人都以為,美濃溪整治計畫可以在今年發揮作用,但是這次八一三大水,卻是美濃鎮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淹水災情。

混濁的河水走了,留下的,是滿地的黃泥和沈重的心情。市區內的菜市場,因為地勢低窪,災情最為嚴重。十四日一早,陸軍第八軍團進入市場協助救災;各個商家們拿出刷子、鏟子,忙著清洗攤位和傢具;而私人開設的神壇,桌椅移位,部份神明被沖走,看著家園變色,美濃人欲哭無淚,因為這一帶美濃最熱鬧的地方,看起來就像一片廢墟。

立法委員、水利署官員、美濃鎮長和地方人士,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大家都認為,當美濃溪主河道、中正湖排水、竹子門排水,這三條水路匯流在三洽水,又無法有效即時排出的時候,水就會從三洽水沖進聚落。

其實早在民國七十八年,前台灣省水利局就已經編列七億多,著手整治美濃溪。十九年後,也就是今年,水利署進行的美濃溪整治工程,已經進入第八期。目前,廣善堂以下的河道,已經完成12公里的清淤和堤防工程,但是廣善堂以上到三洽水以下1.3公里的河道,卻因為土地徵收的問題,遲遲無法動工,這同時也是水利署認為,八一三大水會如此嚴重的主因。

水利署的美濃溪整治計畫,是以五十年洪峰量來規劃,預計將美濃溪河川斷面加寬,並且加高堤防高度兩米半到三米之間,水利署認為,河道加寬、堤防加高,才能有效解決美濃淹水的問題。但是,這一共近二十年的整治,美濃依然遇水則淹,這是不是已經到了、該檢討整治方式的時刻?

美濃農會表示,美濃溪氾濫成災,不只發生在三洽水,上游的果園,也是災情慘重,而且淹水時間比三洽水更早。跟美濃市區淹水的時間比較起來,果園淹水淹得較早,十三日當天下午一點,美濃溪上游附近的木瓜園就已經開始淹水。

毀壞的堤防、倒塌的網室,在在可以讓人清楚地想像著,當時大水淹進果園的情形。而且往更上游一點,可以在木瓜園裡面,看到一層厚厚的河沙。這顯示淹水當天,果園已經成為美濃溪的「河道」。農民粗估,果園泡水的面積至少六十公頃。

美濃鎮果樹產銷第一班的班員,種的大都是木瓜、香蕉和芭樂,他們的月光山木瓜,是美濃水果外銷日本的主力,這次大水造成木瓜水傷,將使得未來半年,月光山木瓜根本無貨可出。

木瓜園的損失,已經無法挽回,但是果樹產銷第一班遇到的淹水,卻可以提供水利署,當作整治美濃溪的參考。因為從時間點來判斷,美濃溪上游果園,是在下午一點開始淹水,中游市區則是在兩點開始淹水,所以美濃溪氾濫的原因,就不只是三洽水的水無法排出而已了!

站在三洽水旁,看著三道水路匯流的情況,屏科大土木系教授丁澈士認為,要解決市區淹水、舒緩三洽水水量,不能只處理三洽水附近的河道,而是要利用美濃溪上游的地勢。丁澈士進一步說,美濃溪全長28公里,由東北流向西南,貫穿美濃平原。在美濃溪從山區進入平原的前端,有部份洪氾區域,可供過多的河水暫時停留,或是進入地下。這樣的環境設計,是大自然千百年來逐漸形成的,只是會因為人類的開發,而無法發揮功能。他建議水利署,如果要有效解決美濃溪水無法順利排出的問題,便應該從這片上游的地下水層著手。

淹水剛退,很明顯可以看到美濃溪上游河川兩岸的沙埔地。這片沙埔地,在大雨的時候,是美濃溪的治洪池,在平日的時候,則可以有效補注美濃平原下方的地下水。可惜的是,水利署並沒有正視這裡,只是一昧地進行著,中游與下游的疏洪工程。

根據目前的美濃溪整治計畫,水利署即將陷入無窮盡的困境裡,因為中、下游的堤防,必須越做越高,河川斷面,也要做得越寬越好,否則,美濃溪氾濫淹水的戲碼,還是會一再上演。這讓人不禁想問,水利署有把握,這圍堵河流的工程,真的能夠解決淹水問題嗎?

美濃社區工作者溫仲良,這幾天忙著清理環境、重建工作室,也忙著接待外地來美濃關心的專家學者。他向大家解釋著,他說:「美濃溪的上游跟中游間的高差,約有二、三十米,但是美濃溪的中游市區一帶與下游,高差只差五米,所以目前水利署將下游束堤的結果,反而更容易讓美濃鎮淹水,因為只要下游水位上升五米,美濃溪的水位就相當於美濃溪中游市區的地面高度,意思是,當水位升高六米,美濃溪就會開始往四處氾濫。對於這樣的看法,高雄市綠色協會總幹事魯台營表示,加寬的河川斷面、加高的水岸堤防,永遠解決不了淹水的問題,老天爺已經留給人類一個洪氾平原,水利署一定要把握機會,將整治美濃溪的工程規劃,放在洪氾平原的利用與管理上。魯台營進一步批評說,工程師節是大禹的生日,但台灣的工程師,卻在不斷地從事鯀的工作,再這樣下去,台灣的淹水問題將越來越多,河川也會被整治得越來越差。

人與溪流的互動,該是怎樣的相處?土地開發與水資源保護之間,是否存在平衡的可能?看待美濃溪、面對聚落的水源,美濃人有想法,也有對水利署的具體期待。溫仲良說,在整治策略上,上游的重點應該是治洪與水土保持,中游這一段的整治方向,是在土地利用跟土地開發的管制,而下游的部份就是疏洪。

在大水進城後四天,陽光露出笑臉。咬著牙根重建家園的美濃人,好不容易握到了總統的手;泡濕的傢具、衣服和書本,也終於遇見了久違的太陽。被陽光照得額頭冒汗,走在沒有黃泥的街上,真的是一種幸福。美濃人很容易滿足,無論誰來握手、誰來關心,他們只希望,可以扭轉淹水的宿命,重建這片平原的土地倫理。

溫仲良看著水剛退的市區,滿懷期待地說,淹水代表一個大規模的破壞,可是它未嘗並不是一個人類看待整個聚落、面對都市計畫、建立土地使用管理跟規劃都市空間的契機。他覺得,水患不斷地提醒著大家,整治河川的視野,必須要更寬、更大,因為在大自然面前,人要向河川學習順勢而為。

總經費1410億的「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計畫」,剛開始在台灣各地進行,面對水患,行政院正要花大錢、做大事。但以美濃八一三大水的例子來看,這個政策相當令人憂心,因為河川兩邊,將會有越築越高的護岸和堤防,人離河流越來越遠,水環境的生態系漸漸消失,更糟的是,水患將一年比一年嚴重。到那個時候,誰還能記得,長久以來,河流為人們寫下的一篇篇動人故事!

側記

根據美濃地方媒體月光山雜誌統計,從民國四十六年起,美濃共經歷八十一場大小不一的淹水,美濃人自嘲地說:「過年的時候,我們不太認真大掃除,因為每年夏天的淹水,幾乎把全美濃都洗得乾乾淨淨。」

苦中作樂、笑中帶淚,是美濃人面對淹水的平衡之道。這麼多年的淹水經歷,使得他們對水患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美濃人這樣的心情,卻同時顯示著,政府的無能和人類破壞大自然的結果。

學科
災害
縣市
  • 高雄市
  • 美濃區
關鍵字
豪雨, 美濃溪, 氾濫, 溪流整治, 區域排水, 極端降雨, 外銷, 淹水, 丁澈士, 溫仲良, 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 水泥化

2005年六月份,連日豪雨造成美濃嚴重水災,十二日到十五日這四天,美濃鎮大半區域,天天都泡在美濃溪暴漲的河水裡;同年七月十八日,因為海棠颱風帶來的西南氣流,又讓美濃鎮在三天內淹水五次,這一年的夏天,是美濃發生水患最多的一個季節。今年八月十三日,美濃單日降雨量500.5毫米,短時間降下的大雨,使得美濃溪再度暴漲,也讓整個美濃氾濫成災,創下美濃鎮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水患,最深的水位高度高達一百五十公分。
淹水問題,真的是美濃人永遠的宿命嗎?其實,民國七十八年起,前台灣省水利局就已經著手整治美濃溪,近十年來,經濟部水利署也在美濃溪各段,進行清淤與堤防加強工作,但是,為什麼美濃還是一再淹水呢?我們希望,能夠透過今年的八一三水災,重新認識美濃溪與人的關係、檢討政府的河川整治政策與工程,並且勾勒一個更具土地倫理的水環境管理方向。

Subscribe to RSS - 溫仲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