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澳電廠

能源轉型的深澳路口

能源轉型的深澳路口

摘要: 
高度爭議的深澳燃煤電廠更新擴建計畫環境差異分析,歷經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在3月14日的環評大會中通過。但新北市強調,絕對不會核發生煤許可,給台電使用。一座通過開發的電廠,卻將面臨無煤可燒的窘境,這是為何拉鋸?它的通過,又將掀起什麼波瀾?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 陳添寶 葉鎮中 張光宗
剪輯 陳添寶

深澳電廠通過審查前一天,潛水教練王銘祥帶著我們出海。這片番子澳灣西側海域,是基隆市目前碩果僅存的天然海灣,和臨側位於新北市瑞芳區的深澳灣,共同孕育海底的珊瑚礁資源。早年這片海灣,曾因為一旁的山坡被當成垃圾掩埋場而奄奄一息。

這座垃圾掩埋場後來改設為潮境公園,目前由基隆市政府與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協同復育,希望結合現有眾多遊客參訪的海科館,轉型成為集觀光、保育為主的基地。

以海洋意象為建築概念設計的海科館,將「海洋永續發展」當作使命。不過很少人知道,海科館場區前身,其實是北部火力發電廠。這座電廠源自於台灣總督府為了執行大日本帝國南進政策而興建,當時是亞洲最新式的火力發電廠,也是唯一填海造陸的火力發電廠。

 

北部火力發電廠從1939年開始發電,一共有四萬瓩的裝置容量,是台灣以農養工的重要推手。隨著經濟發展需求越來越高,台電在1960年,又在深澳興建了深澳電廠。不僅如此,為了減緩深澳、協和、林口電廠接收油料的壅塞情況,中油於1974年,在深澳灣興建油港。這兩座灣澳,形同北部能源的重要支撐基地。但海洋生態因此巨變,當地居民也深受煤灰污染。

1983年,北除役;1987年,提供深澳電廠燃料的建基煤礦收坑。居民正等待深澳電廠除役,迎來藍天。台電卻在2006年,以北部供電能力不足為由,提出深澳電廠擴建更新案。不僅如此,還要在北火所在的番子澳灣西側海域,新建卸煤碼頭。王銘祥潛水發現,這片海灣水下有豐富珊瑚礁生態,他近年和潛水志工在這邊置放細竹,打造軟絲產房。目前已經復育超過百萬尾軟絲。海科館站在保育立場,也反對深澳電廠興建。

居民與基隆市府對地方轉型的想像,讓台電停止深澳電廠的工程。也使這座人口外流的小鎮,開始吸引新移民入住。

台大歷史系教授衣若蘭,從小在台北市信義區和南港邊界長大。但她兒時,住家不是繁華商業中心,而是後有四獸山、前有水田的景致。童年經驗形塑她的價值觀,更培養她日後跟丈夫移居到深澳的動力。

為了給孩子有大自然的童年,衣若蘭舉家搬遷。儘管必須通勤一小時多上班,她也甘之如飴。豈料2017年,台電以核一、二廠即將除役、北部供電不足的理由,再度提出深澳電廠更新擴建案。這次,台電把原本要蓋在番子澳灣西側的卸煤碼頭,移到深澳灣內,也把電廠裝置容量,從160萬瓩,降低至120萬瓩,希望以此通過環差。

環保署審查深澳電廠更新擴建環差案時,環保團體和當地居民,到環保署前呼籲行政部門停止開發。審查場內,另一派居民,輪番上陣表達支持。

土生土長的深澳里長曾素貞說,居民當然知道燃煤電廠會帶來污染,但他們不是盲目支持,而是看見台電的努力。「本來我們也是都反對,後來台電一直溝通,說在林口已經用最新機組,完全看不到污染,里民就到林口去參觀,結果確實跟早期電廠完全不一樣。」自從深澳電廠除役、建基煤礦關閉,深澳的空氣變好,但人口也逐漸流失。曾素貞認為,既然電廠承諾新建後會改善污染,說不定能帶動地方繁榮。

這富麗漁村的夢想,是不是真的能夠實現?

縱然不是假日,深澳漁港依然有著絡繹不絕的遊客,他們的目的,都是為了一窺罕見的象鼻岩地景。此外,這裡的蕈狀岩也非常完整,連結著單面山結構與海景,有豐富的觀光潛力。長期在此進行生態調查的梁珆碩認為,未來卸煤碼頭的建設,不僅會破壞整體景觀,也將衝擊漁業資源。

蓋了防波堤後,因應大型船隻進入,漁船也會改道。改道位置會從這個緩坡的岩石海岸環境走過去。問題是船隻要通行,水深就要夠,這邊水下很多礁石,水深不足五公尺,要維持航道通行,勢必要抽砂挖深。一旦抽砂或挖深,直接衝擊珊瑚礁和季節性出現的海藻分布棲地,將對地方漁業資源影響很大。」梁珆碩說。

未來台電將在此興建兩道堤防,分別長490公尺與390公尺,其中電廠的溫排水,將從490公尺堤防下排出,也讓漁民相當擔心。

跟著王銘祥從深澳灣向西行駛,海面矗立著被腰斬成片段的堤防遺跡。環評委員認為,十年過去,自然環境已有巨大變化,擔心河海工程抵擋不了氣候變遷衝擊


隨時空變遷的不只自然環境因素。近年民眾對空污的忍受度越來越低,新北市府主張台電應選擇更乾淨的能源。環保團體也主張,除了生態與空污衝擊,深澳電廠的設立,也將影響減碳成效與能源轉型,希望環保署退回此案

空污疑慮、生態爭議,加上能源轉型目標衝突,讓環評委員在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後,做出重做環評與修正後通過兩案並陳決議,要求台電釐清爭議提送大會討論。台電強調,為了預防北部缺電風險,興建深澳電廠來提升備用容量,有其必要。但關於必要性與環境衝擊的爭議,環評委員認為台電的答覆,都不夠清楚。

多數環委都對台電回覆不滿,但閉門會議卻沒有共識。最後以主席詹順貴投下贊成票,獲得修正後通過結論。詹順貴強調:「這不是一個新的開發案,它只是一個環境影響差異分析,那就是比較前後差異,後面變更有沒有更好,有才能接受。投票前我已經說明,比較前案跟後案,環差變更確實有比較好一點。所以我們也做了上位政策建議,要求要把能源配比路徑盤點出來。」

然而,環差案通過將近一個月,能源配比路徑依然相當模糊。爭議沒有因此冷卻,反而延燒成政治風暴。當這場爭議,又遇上核二二號機重啟,能源轉型,是否可以安然過關?

公視 我們的島【能源轉型的深澳路口】

04/30 (一) 22:00首播

05/05 (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 桃園市
  • 觀音區
  • 基隆市
  • 中正區
關鍵字: 
能源轉型, 電廠, 深澳電廠

高度爭議的深澳燃煤電廠更新擴建計畫環境差異分析,歷經三次專案小組審查,在3月14日的環評大會中通過。但新北市強調,絕對不會核發生煤許可,給台電使用。一座通過開發的電廠,卻將面臨無煤可燒的窘境,這是為何拉鋸?它的通過,又將掀起什麼波瀾?

能源轉型的允諾與失落

能源轉型的允諾與失落

摘要: 
四月,台灣西部已經艷陽高照,柏油路瀰漫熱氣,民眾換上輕便服裝,但台電人員心情並不輕鬆,因為夏季還沒來臨,用電量已經突破三千萬瓩。為了因應即將到來的用電高峰,台電提出讓停擺六百多天的核二二號機再轉請求,獲得行政院支持,卻引發爭議。即將屆齡除役的核二二號機,是不是真的有重啟必要?當核二重啟,遇上深澳電廠通過後的政治敏感尖銳衝突,台灣社會究竟該如何面對?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添寶

2014年起,核一二號機、核二二號機,陸續在大修後發生事故。立法院杯葛這兩部機組重啟運轉;加上部分老舊電廠除役,2016年的備用容量率,不但低於10%,用電量還同時創下歷史新高,比前一年增加2.16%。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7年8月15日,大潭電廠因為中油承包商誤關氣閥,導致天然氣輸氣中斷,台灣十七個縣市,突然遭遇措手不及的大停電。這起事件,讓中油董事長因此下台。

供電穩定,涉及高度政治敏感。行政院在815大停電後,結合非核家園方向,提出政策方針。行政院長賴清德要求,必須在2025年達到非核家園目標,同時提供穩定供電基礎。2019,要求台電把備用容量率維持在15%、備轉容量率維持在10%,同時還要減煤以達到空污改善目標。


 

為了達成政策目標,台電規劃讓核一、二如期除役。台電發言人徐造華計算,扣除核一、二廠的發電,台灣將少掉9%的備用容量,「但台電會加入新的機組,包括林口三部機,還有大潭、協和、深澳等新機組,都會陸續加入供電行列,彌補供電的不足。」

新機組中的深澳電廠,是台電規劃中唯一一座燃煤電廠,由於民眾對空污的接受度越來越低,爭議很大。但經濟部長沈榮津強調,2025年全國的備用容量率,預定為16.3%,如果少了深澳電廠就會影響備用容量率,不足法定標準。

314,深澳電廠環境差異分析在環評大會闖關成功,但爭議沒有停止。

 

環保團體在深澳電廠闖關後,來到行政院抗議,他們引用台大風險中心,針對用電需求高低情境的分析指出,沒有深澳電廠的缺電風險,只有在2025年,用電需求情境維持最高的情況下,備用容量率才會不足。

經濟部針對環保團體的說法,提出回應,深澳電廠的作用,不僅是維持法定備用容量率,同時還肩負區域供電穩定的任務。「北部電力使用量跟它的供應量有缺口,大概差5%,占全台用電39%點多,現在只能供應34%。」經濟部次長龔明鑫指出,隨著核一、核二如期除役,北部其他電廠,如果核四不運轉,這個缺口會更擴大,「所以北部一定要思考有新的電源過來。」


「北部會新增加的電廠,不是只有深澳而已。」台大風險政策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趙家緯指出,根據台電資料,未來北部還會新增國光燃氣電廠和在地的再生能源設置等,就算扣除深澳電廠,北部接下來增加的發電容量,都可以充分抵消掉核一二除役後,減少的發電量。

缺電問題,似乎不是癥結所在。台電為何要在爭議風頭,力推深澳電廠?台電發言人徐造華強調,供電穩定,是台電的天職。根據行政院規劃,2025年時,燃氣的占比要提高到50%,這讓經濟部規劃以大潭電廠做為提升燃氣比例的主力。但目前大潭電廠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評,還卡在藻礁保育爭議,無法過關,加上815大停電的前車之鑑,讓台電希望能盡可能確保更多備用容量率。


 

然而供電壓力,是不是只能交由台電單方面來解決?在能源轉型的過渡期,地方政府其實也有可以著力之處。

汐止一家做設備檢測的業者,長年受到雨滴打在鐵皮屋頂的噪音干擾,對廠房出租的業主,提出設置太陽能板的建議。由於新北市過去推動太陽能板設置,常常遇到公寓所有權人難以整合的問題,陽光工廠的概念,讓新北市的創能,有了新方向。目前這座陽光工廠,一共設置1412坪的太陽能板,一年可發206.7萬度電,是目前北北基宜最大的陽光工廠。新北市府認為,推動小型分散的再生能源,並鼓勵自發自用,才是未來能源轉型該走的路。

根據台電預估,未來十年,台灣平均每年用電量仍會成長1.5%,其中住宅與工業用電,是近兩年成長最多的部門。趙家緯認為,在轉型的過渡期間,比起電源開發,政府應該著重的是節能與產業轉型。

除了創能,新北市也為能源轉型,大力投入節電運動、強化抑制尖峰用電。市府大樓利用台電晚上供電量充足時儲冰,在白天融冰釋放冷能給空調使用,有效轉移尖峰時刻的空調用電量,節省了不少電費。

今年度新北市更希望透過汰換耗電產品等手段,在夏天達到節電2%3%的目標。新北市府表示,目前中央政府在20152017年,大概投入了10億元的經費做節電,再加上20182020年,預估台灣會投入到60億到70億經費在節電上。相對深澳電廠的投資經費,只不到10%,希望中央政府能評估,拿出一千億來做節能減碳的效益後,再考慮說是不是真的有必要興建電廠。

節電、創能,可以是深澳電廠的替代方案。這讓環保團體與在地居民,在深澳電廠通過後,依舊不斷反對電廠興建。反深澳燃煤自救會還發動里長連署,一個月收集了四百多份反對名單,打算扣連年底選戰,要求政治人物表態。

同時,核二二號機的重啓爭議也開始蔓延。

環保團體呼籲政府停止重啟不斷出包的核二,不過315,台電還是把核二重啟報告,送入立法院審查。在不斷攻防下,最後當天晚上,通過再轉決議。但24小時後,核二二號機因為安全問題,再度跳機,觸發政治風暴。環保團體感嘆,主事者如果不改變思維,將會陷入爭議輪迴,讓能源轉型空轉。

目前核二二號機仍在維修,何時再啟?經濟部不敢把話說死。無法加入供電的核二二號機,將一下子短少約3%的電力。台電預估未來兩個月,將在電力吃緊與供電警戒的狀態中徘徊。提心吊膽看燈號的日子,能不能不要再來?端看政府願不願意在能源轉型十字路口,讓心態、思維與行動,一起堅定轉向。

公視 我們的島【能源轉型的允諾與失落】

04/30 () 2200首播

05/05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深澳電廠, 燃煤電廠, 核二, 能源

四月,台灣西部已經艷陽高照,柏油路瀰漫熱氣,民眾換上輕便服裝,但台電人員心情並不輕鬆,因為夏季還沒來臨,用電量已經突破三千萬瓩。為了因應即將到來的用電高峰,台電提出讓停擺六百多天的核二二號機再轉請求,獲得行政院支持,卻引發爭議。

即將屆齡除役的核二二號機,是不是真的有重啟必要?當核二重啟,遇上深澳電廠通過後的政治敏感尖銳衝突,台灣社會究竟該如何面對?

蕃仔澳的未來顏色


蕃仔澳的未來顏色

摘要: 
台北縣瑞芳鎮的深澳電廠,在改建計畫中,將興建一座卸煤碼頭,為東北角僅存的自然海岸-蕃仔澳灣,帶來震撼。七月,在立委帶領下,贊成興建的瑞芳民眾,與反對興建的基隆人,聚集在立法院前,大聲抗議。

採訪 陳佳利 詹佳霖
撰稿 陳佳利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 葉鎮中
海底攝影 郭道仁

農曆七月十四日子時,亮麗花車載著一座座水燈,抵達蕃仔澳灣的望海巷漁港,基隆中元祭典的高潮即將掀起。誦經求安,燒化經衣紙錢,今年主普的郭姓水燈帶頭下水。火光熊熊燃起,隨著潮水,一座座水燈漸漸漂遠。


放水燈照路,邀請海上孤魂上岸共享普渡,火燒的旺,燈漂的遠,代表宗族來年的運勢會越旺越好。但是這項已經傳承百年的文化,可能因為深澳電廠的卸煤碼頭計畫產生變化。基隆居民黃大銘表示,154年來放水燈都在這裡,沒有間斷過,很難找到比這個更好的地點,設碼頭之後,這個地方要辦文化活動就會有困難。

民國49年設立的深澳電廠,每年燃煤供電四十萬千瓦,運轉了47年,由於機組需要汰舊換新,在去年九月底停止運轉,準備變身為原供電量四倍的電廠,投資金額高達1089億元,預計在民國102年完工。為了應付未來每年420萬噸的煤炭需求,台電在改建計畫中,增列興建卸煤碼頭的項目,希望港廠合一,避免陸地轉運。

卸煤碼頭將要填海造陸8.4公頃,興建六個高度72公尺,直徑50公尺的儲煤倉,和一座橫跨海灣,高度10公尺,寬度40公尺,長度1460公尺的防波堤,到時海面上將出現一道比三層樓還要高的水泥構造物。


在深澳電廠對面,基隆人爭取將近二十年的海洋科技博物館,去年終於開始動工,要以五十億的經費,打造帶領民眾親近海洋的知性園區,預計每年將吸引二百萬人,是海洋教育與地方觀光的未來希望。防波堤的前端,離海科館的潮境工作站,不到600公尺。卸煤碼頭,會使海科館的希望,失去光芒。海科館籌備處主任柯永澤說,在宣導海洋環境資源保育的博物館門口,蓋一個如此龐大的建物,會是一個國際笑話。

台電表示,針對海科館的訴求,會將碼頭設計變更,增加結合觀光休憩的資源,可以和當地的觀光相輔相成。但是颱風會造成巨浪,再加上暴潮,這些堤防上的設施,恐怕會成為泡影。

除了海面上的景觀問題,水下的世界更需要保護。蕃仔澳灣是生命力豐沛的藍色國度,豐富的生態早已成為潛水愛好者心中的重要潛點,卸煤碼頭興建,絕對會改變蕃仔澳的顏色!為了讓八萬噸的巨大船舶航行,淺水域必須浚深十六公尺,改變地形。船舶的航道貼近珊瑚礁區,推進器揚起的粉塵,也將使珊瑚失去生機。另外,船舶本身,也是污染源。

防波堤將會降低海水的交換率,影響營養源與浮游生物的供給。而且這座防波堤,就跨坐在人工魚礁區。蕃仔澳灣是基隆市政府海洋牧場規畫的重點之一,目前已經投入2億元的經費,準備呼應海科館的未來發展。基隆市產業發展處長張水源說,從民國65年就開始投放人工魚礁,已經形成很好的漁場,一年1立方公尺的人工魚礁,可以產生9公斤的漁獲。同時,這裡也是基隆近海漁業的重要漁場,基隆區漁會表示,絕對反對這項工程。

對此,台電積極協調,希望海洋牧場的規畫稍作改變,將人工魚礁與箱網養殖外移,而衝擊漁業資源的部分,也願意做相對性的補償。但是有些事物,再多的錢也無法彌補。 為了運轉壽命四十年的電廠,興建永久存在的卸煤碼頭,值得嗎?弔詭的是,這個衝擊海洋的計畫,早在2005年就已經通過環評。

天空的亮藍與海洋的寶藍,在海平線交會成一條朦朧直線,乘船迎向這片藍色絲絨,視野拉開,景觀不同。垂直的懸崖壁立在海面上,氣勢壯闊,澎湃的海浪,拍擊出炫目的海蝕地景,船越來越靠近,長年守護灣澳的海蝕巨象,終於出現眼前。這是發展觀光的重要資源,如今為了一個碼頭要被破壞,面對這個不合理的規畫,怎麼能不發出怒吼?


網路上已經有33個團體和將近600人連署,八月二十五日,十多個民間團體串連,成立「我愛蕃仔澳灣連線」,站出來捍衛海洋資源。兩天後,這個口號,也在基隆市政府門前喊起。帶著「我愛蕃仔澳灣行動誓詞」,他們希望基隆市長簽名,宣示站在同一陣線。雖然市長不願簽字承諾,但是同意在市政月刊、市政網站和各街口LED燈,清楚表達市府的反對態度。

2008年六月,經建會針對本案,已經做出不宜開發,希望台電另尋替代方案的決議。環保團體在反對碼頭的同時,也給了台電替代方案的建議,包括在深澳灣與中油共用卸油碼頭,或是利用蘇澳港和台北港卸煤。針對這些替代方案的建議,台電表示執行上都有困難,但是,運煤可以有別的辦法,受損的海灣是無法恢復的。


檢視深澳電廠的改建計畫,引進兩座80萬千瓦的超臨界壓力燃煤發電機組,提高發電效率,並且加裝脫硫、脫硝與除塵設備,降低空氣污染物,但是台北縣環保局認為,雖然污染比例降低了,但是總排放量還是非常驚人,長期下來,對人體健康會有危害。

另外,改建後的深澳電廠,每年會產生840萬噸的二氧化碳。再加上二氧化碳產量1260萬噸的林口火力電廠,將佔整個台北縣50%的排放量。依台電報告計算,火車運煤每年將產生4126噸的二氧化碳排放,光是建造卸煤碼頭的防波堤,就會產生10萬噸左右的二氧化碳,是火車運煤25年的製造量。全球急劇暖化,降低二氧化碳的排放是當務之急。經濟部訂定的減量目標,2015年要比2000年減少10%的溫室氣體,但是台電目前的發電方式,有高達70%仰賴化石燃料,與減碳政策,似乎背道而馳。

雖然燃煤目前是比較便宜的發電方式,但是煤炭的價格也是年年上漲,海洋大學教授華健質疑,電廠一定要蓋那麼大、一定要用燃煤形態嗎?五年前一噸煤約40塊美金,現在已經漲到200多塊美金了。

能源局公告,預估每年的用電成長為3-4%,台電表示,深澳電廠未來將提供全台5%的電力,如果沒有順利運轉,民國102年的供電將會吃緊。人民火大行動聯盟發起人王醒之反駁說,台電要檢討的是,離峰尖峰的用電負載管理,而不是一再恐嚇台灣人民。台北縣環保局鄭惠芬科長認為,台北縣還有林口電廠、核一、核二廠,核四也即將運轉,核四的電量足以取代深澳電廠的電量,深澳電廠乾脆停廠,讓基隆東北角跟台北縣有更好的發展。

目前台電每賣一度電,平均虧損0.8元,或許該在宣導用戶端節約用電上,多加努力,並且盡量增加替代能源的產電比例,降低對化石燃料的依賴。

從國土規畫的角度來看,蕃仔澳灣,應該有更好的未來。海科館籌備處主任柯永澤說,行政院去年通過的永續相關法案,要求自然海岸的破壞是要零成長,不允許有進一步的破壞。未來的蕃仔澳灣會是什麼顏色呢?是蔚藍,還是死灰?就看2008年十月,行政院如何裁決。


側記

台灣本島的海岸,已經有一半以上人工化了,基隆市短短的海岸線,也只剩不到3公里的自然海岸。在這樣的情況下,究竟該怎麼對待蕃仔澳灣?台電在估算成本時,忽略了大自然所付出的成本,這個成本有多高昂,恐怕沒有人能計算。

學科: 
土地開發, 海洋,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火力電廠, 碼頭, 深澳電廠, 放水燈, 珊瑚, 人工魚礁, 台電, 台灣電力, 減碳

台北縣瑞芳鎮的深澳電廠,在改建計畫中,將興建一座卸煤碼頭,為東北角僅存的自然海岸-蕃仔澳灣,帶來震撼。七月,在立委帶領下,贊成興建的瑞芳民眾,與反對興建的基隆人,聚集在立法院前,大聲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