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氣發電

請豬來發電

請豬來發電

摘要
大豬小豬,每天除了吃跟睡,也要上廁所。全台灣超過五百萬頭豬,牠們的大小便怎麼處理,是豬農最大的煩惱,也是環境的負擔。大多數人都不愛的豬糞、豬尿,在有些人眼中,卻是可以再利用的資源,還可以發電賺綠金…

換上防護衣,腳上的雨鞋先踩過消毒水,這是進養豬場前的標準防疫動作。走進陳永雄位在雲林林內鄉的養豬場,還沒聽見豬叫聲,耳邊先傳來陣陣古典樂。這群聽音樂長大的快樂豬,在豬舍裡調皮玩耍著,小豬要能健康成長,除了吃飽,更重要的,還要住得暖。

燃燒沼氣產生熱能,來取代傳統的保溫燈泡,一個冬天就可省下數十萬電費。牧場裡,擺了好幾部像這樣接上沼氣管的熱水器,一點火就可以燒水。源源不絕的沼氣,主要成分其實和家用天然氣一樣都是甲烷,是養豬廢水處理過程中的產品。

沼氣不只可以用來燒熱水,2015年,雲林縣政府補助買入這台沼氣發電機,一天可以發出四到五百度電,供養豬場使用,產生熱能也不浪費,還可再加以利用。

在各種再生能源中,大型風機可能產生低頻噪音和干擾鳥類生態,太陽光電板則會在製程中產生有毒廢棄物。相較之下,沼氣發電是透過分解廢棄物,來產生能源,反而能減輕環境負擔,在歐洲和中國都已經非常普及。而且,畜牧業產生的甲烷,一向被認為是造成溫室效應、地球暖化的一大元兇,收集沼氣再利用,還能達到減碳效果。

早在二十年前,農委會就曾補助養豬戶購買沼氣發電機,但發電效益低,沒有專業廠商願意投入,沼氣脫硫技術也不成熟,發電機很快酸蝕耗損,政策無疾而終,台灣也錯失發展沼氣發電的契機。

要提高沼氣發電效率,必須改變養豬業者慣用的污水處理模式。政府要重新推動沼氣綠能,得先創造誘因,吸引更多業者投入研發。2017年,經濟部能源局已經調整沼氣發電的躉購電價,從每度3.9元調高為5.0087元。

嘉義一處位於義竹鄉的養豬場旁,這套由再生能源業者投資設置的發電機組,是台灣第一套由歐洲引進的系統。能源業者已經和台電簽訂二十年售電合約,目前仍在測試階段,預計2017年農曆年前就能正式運轉,利用這一萬兩千頭豬的排泄物來發電,每年收入可以超過三百萬。

傳統的三段式污水處理系統,在冬天低溫時,細菌分解速度慢,處理污水的效能就會變差,對豬農來說是一大困擾。透過恆溫控制,這個發酵槽一年四季都可以維持一定的分解速度。豬農不必擔心污水處理受氣候影響,業者也可以得到穩定的沼氣來源。

沼氣,經過脫硫,就可以進到發電機,燃燒發電。發酵後剩下的物體,再經過脫水,成為幾乎沒有臭味的沼渣,2016年,環保署已經修法放寬,可以直接把它放進農田當堆肥。

行政院預計在2017年底,要讓一百萬頭豬加入綠能行列,台灣養豬規模最大的台糖公司也已經開始行動。位在屏東的四林畜殖場,從2012年就陸續設置了三部不同型號的發電機。

靠著這三部沼氣發電機組,四林畜殖場的電力自給率,已經達到三到四成。台糖也投入經費,準備興建新型的沼氣發電系統,預計2018年就會完工。

各界攜手投入,整合不同領域專才,台灣的沼氣發電產業,正在萌芽。台大動物科學技術學系副教授蘇忠楨認為,除了引進國外的發電機組,台灣也應該盡快培育本土技術人才,讓沼氣運用更符合在地需求。尤其台灣氣候炎熱,應該積極研發用沼氣製冷的技術,運用在家畜散熱。

養豬業結合沼氣發電,只是第一步,未來牛糞、雞糞甚至廚餘等廢棄物,都是可以發電的好材料。

學科
能源
縣市
  • 雲林縣
  • 林內鄉
  • 嘉義縣
  • 義竹鄉
  • 屏東縣
  • 潮州鎮
關鍵字
沼氣發電, 畜牧廢水, 溫室效應, 甲烷, 電力自給率

大豬小豬,每天除了吃跟睡,也要上廁所。全台灣超過五百萬頭豬,牠們的大小便怎麼處理,是豬農最大的煩惱,也是環境的負擔。大多數人都不愛的豬糞、豬尿,在有些人眼中,卻是可以再利用的資源,還可以發電賺綠金…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 張光宗 陳添寶,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能源時代-德國再生的希望

摘要
在德國,能源轉型成為一種全民運動,他們不只要奪回公民用電的選擇權,還要自己掌握發電權,這一場能源革命,同時牽動著經濟與環保的希望…

進入德國南部的黑森林地區,有著暖暖的太陽、濃濃的青草香,山丘上的風力發電機、屋頂上的太陽能板,成為當地的另類風景。弗來安特(Freiamt),一個約有4200位居民的農村小鎮,靠著能源自主打響了名氣,開始經濟轉型。  

綠油油的草地上、工人忙著採收牧草,這些牧草不是用來餵牛羊,而是來因波特一家人生財的利器。11年前,他們蓋起小型的沼氣發電廠,利用自家田裡的牧草來發電,除了少部分自用,絕大部分的電,都併入公共電網,可以供給四、五百戶家庭使用。他們也回收馬達運轉和排氣管散發的廢熱,轉換成有效的熱能,周邊十幾戶住家、學校和體育館的暖氣,都依賴他們的供應。

在弗來安特,有超過1/3的居民,因為從事能源這門生意而獲利,他們與能源的故事,要從丘陵上的這座居民風機說起。1996年,弗來安特居民,拒絕財團租地設立風力發電機,他們自己成立風機合作社,每位居民只要投資三千到兩萬歐元,就可以成為風機的小股東,共有145位居民,合資了兩百萬歐元,大約八千萬台幣,在家鄉架設起第一座風力發電機,當作他們的投資副業。只要風速還不錯,股東們每年可以獲得最高6%左右的紅利,另外提供土地的居民,還可以有租金收入,就連周圍住戶也有30%的租金分紅。

他們先設立測風塔,找到最佳位置,除了考慮風的自然要素,也必須顧及人的生活權利。這裡規定,風機與周遭住戶的最小距離,至少要七倍以上的機扇直徑,風機音量距離其他房子,不可超過45分貝,符合規定才可以拿到建照。而且風機的陰影落在房子上的時間,一年不得超過30小時,超過的話會被迫停機。

黑爾佳‧許奈德的家,就位在風機下方,她也是風機合作社的成員,除了投資風機,黑爾佳‧許奈德還有很多法寶,屋頂上架設太陽能板來發電,屋子內則想盡辦法節省電源,黑森林的木頭可以釀酒、提供暖氣,美味的牛奶,還可以生產熱水。黑爾佳‧許奈德說,石油從來就不是黑森林居民的能源選項。

在德國,類似這樣的能源小鎮有100多個,他們善用周遭的自然環境,透過多元化的能源規劃,不但電力自給自足,還有剩餘的電可以賣給別的鄉鎮,而且100%的電力,都來自可再生的資源。

德國人雖然有反核的公民意識,與能源自主的概念,但是再生能源要全面推展,還是得靠經濟誘因與政策配套。

綠黨國會議員費爾,是再生能源法案的起草人。他認為,1999年德國通過的電力市場自由化法案,打破了四家電力公司壟斷的市場機制,是啟動這場能源革命的重要關鍵。2000年,國會又跨黨派通過再生能源法案,保證電力公司要以高於火力和核能發電的價錢,收購再生能源的電力,期限長達20年。也規定電網業者想辦法擴增電網,優先讓再生能源並聯。一方面對於核能、化石燃料加重能源稅,一方面提供投資再生能源發電的貸款優惠。

綠色和平組織表示,德國建了一個經濟框架,並透過立法與財政措施,讓投資者可以獲得保障,促使民眾成為電力的生產者,這是再生能源能夠成功推廣的主要原因。

將民眾納入再生能源體系,不再只是消費者,也可以成為生產者,自用也好、賣電也好、投資也好,少了電費又創造就業機會,這讓再生能源的發展,站穩第一步。從鄉村到城市,家家戶戶都可以成為電力生產者,發電成為一種全民運動。

能源轉型是種趨勢,以傳統化石燃料為主體的能源公司,也陸續採行多元發電併用的經營模式,像是小型的生質沼氣電廠,在德國相當盛行,這種分散型的區域電廠,在地擷取、在地使用,發電量雖然不大,但可滿足小區域供電自給自足。尤其可以降低遠距離傳輸的能源消耗,也可以確保用電安全,一旦發生故障等問題,供電影響範圍不會太大。 

在德國,生質能發電已經超越了太陽能,成為僅次於風力發電的第二大再生能源,但是因為使用農作物,恐會衍生出糧食安全和價格上漲的爭議,因此利用人們不要的垃圾、廢傢俱、農牧廢棄物,轉換為值錢的電力,成為生質能發電的另一種主流,像是慕尼黑動物園,動物們每天產生的糞便,都成為發電來源。

慕尼黑是德國第三大城,人口超過百萬,在這裡,市佔率第一名的電力業者,是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SWM),由於它是市政府的公共事業,所以當慕尼黑市政府提出2025年,全市要100%使用再生能源的願景,他們得想辦法達到目標。

整座城市需要75億度電,其中有1/3是市民用電,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的能源政策經理表示,市民除了會比較電費價格,更會考慮電力來源,他並不認為再生能源會提高電價,反而是提升了他們品牌的競爭力。

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預計投入90億歐元來達到目標,從再生能源佔比只有3%,到現在再生能源約佔發電比例的37%,他們對於2025年實現100%的願景,很有信心。多元的能源使用,不浪費任何一種發電的可能,是他們的經營策略,從水力、地熱 潮汐、太陽能和生質能都是選項,其中最主要的發電量,來自風力。

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在城市以外的地區,有25座風力發電廠,靠著電網傳輸,供應慕尼黑市的電力,未來還預計在歐洲其他地區,開闢新的電廠;完善電網建置和再生能源的穩定供電,將是慕尼黑市的挑戰,這也是德國再生能源發展至今,面臨最大的問題。

電就像車子,電網則像是高速公路,當高速公路太少、車子太多,就會無法上路,德國即使核能發電減少,近三年來在歐洲地區,仍是電力淨出口國,現在德國不是電不夠,而是電網這條高速公路,明顯不足。

2009年,德國通過再生能源修正法案,將太陽能和風力發電的回購價調低,以太陽能發電來說,一開始每度電的收購價約0.57歐元,等於 22塊台幣,現在大約只剩下0.15歐元,約6塊台幣,一方面降低新設太陽能與風力裝置的誘因,另一方面,加強研發能源效率的提升,和儲存電力的技術。

確保再生能源的穩定供電,一直是各國想克服的困境,畢竟風力與太陽能的發電,都得看老天爺臉色,雷根斯堡大學應用科學系的史塔納教授,在進行電能轉換成Natural Gas的研究,嘗試將過剩的電力儲存起來備用,如果這項技術成功,電力可以被儲存保留長達數個月,未來就不用怕看老天爺臉色了。目前還在實驗階段,就已經帶進了商機,有20家左右的公司,投資兩三億歐元在這個實驗計畫上。在德國,還有多個電力儲存實驗計畫正在進行,許多投資者就是看中了未來石油短缺、再生能源搶手的趨勢。 

德國的石油、天然氣,有九成以上依賴進口,能源是經濟發展的血脈,不願意把最重要的元素,掌握在別人手上,這是德國大力推展再生能源的另一個原因,德國早從26年前,就開設了再生能源相關課程,從教育著手為再生能源的研發鋪路,至今這些課,仍是大學生們的熱門選項。

一路走來德國積極佈局,搶佔了全球綠能產業的先機,也慢慢取回能源的主導權。1999年,德國再生能源的發電比例只有5%,到了2012年已經到達25%,相關綠色產業帶來的產值,佔德國GDP的一成以上,撐起經濟的一片天。

從要不要核能發電的選擇題,轉變為不能沒有再生能源的肯定答案,這場在地公民行動,扭轉了德國的能源走向,沒有一條路是一路順遂、完美無缺,但德國的能源政策,不走回頭路。

學科
能源
關鍵字
能源自主, 風力發電, 再生能源, 沼氣發電, 廢熱回收, 合作社, 綠色能源

在德國,能源轉型成為一種全民運動,他們不只要奪回公民用電的選擇權,還要自己掌握發電權,這一場能源革命,同時牽動著經濟與環保的希望…

國外
  • 歐洲
  • 德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陳慶鍾

能源時代-德國再生的希望

摘要
在德國,能源轉型成為一種全民運動,他們不只要奪回公民用電的選擇權,還要自己掌握發電權,這一場能源革命,同時牽動著經濟與環保的希望…

進入德國南部的黑森林地區,有著暖暖的太陽、濃濃的青草香,山丘上的風力發電機、屋頂上的太陽能板,成為當地的另類風景。弗來安特(Freiamt),一個約有4200位居民的農村小鎮,靠著能源自主打響了名氣,開始經濟轉型。  

綠油油的草地上、工人忙著採收牧草,這些牧草不是用來餵牛羊,而是來因波特一家人生財的利器。11年前,他們蓋起小型的沼氣發電廠,利用自家田裡的牧草來發電,除了少部分自用,絕大部分的電,都併入公共電網,可以供給四、五百戶家庭使用。他們也回收馬達運轉和排氣管散發的廢熱,轉換成有效的熱能,周邊十幾戶住家、學校和體育館的暖氣,都依賴他們的供應。

在弗來安特,有超過1/3的居民,因為從事能源這門生意而獲利,他們與能源的故事,要從丘陵上的這座居民風機說起。1996年,弗來安特居民,拒絕財團租地設立風力發電機,他們自己成立風機合作社,每位居民只要投資三千到兩萬歐元,就可以成為風機的小股東,共有145位居民,合資了兩百萬歐元,大約八千萬台幣,在家鄉架設起第一座風力發電機,當作他們的投資副業。只要風速還不錯,股東們每年可以獲得最高6%左右的紅利,另外提供土地的居民,還可以有租金收入,就連周圍住戶也有30%的租金分紅。

他們先設立測風塔,找到最佳位置,除了考慮風的自然要素,也必須顧及人的生活權利。這裡規定,風機與周遭住戶的最小距離,至少要七倍以上的機扇直徑,風機音量距離其他房子,不可超過45分貝,符合規定才可以拿到建照。而且風機的陰影落在房子上的時間,一年不得超過30小時,超過的話會被迫停機。

黑爾佳‧許奈德的家,就位在風機下方,她也是風機合作社的成員,除了投資風機,黑爾佳‧許奈德還有很多法寶,屋頂上架設太陽能板來發電,屋子內則想盡辦法節省電源,黑森林的木頭可以釀酒、提供暖氣,美味的牛奶,還可以生產熱水。黑爾佳‧許奈德說,石油從來就不是黑森林居民的能源選項。

在德國,類似這樣的能源小鎮有100多個,他們善用周遭的自然環境,透過多元化的能源規劃,不但電力自給自足,還有剩餘的電可以賣給別的鄉鎮,而且100%的電力,都來自可再生的資源。

德國人雖然有反核的公民意識,與能源自主的概念,但是再生能源要全面推展,還是得靠經濟誘因與政策配套。

綠黨國會議員費爾,是再生能源法案的起草人。他認為,1999年德國通過的電力市場自由化法案,打破了四家電力公司壟斷的市場機制,是啟動這場能源革命的重要關鍵。2000年,國會又跨黨派通過再生能源法案,保證電力公司要以高於火力和核能發電的價錢,收購再生能源的電力,期限長達20年。也規定電網業者想辦法擴增電網,優先讓再生能源並聯。一方面對於核能、化石燃料加重能源稅,一方面提供投資再生能源發電的貸款優惠。

綠色和平組織表示,德國建了一個經濟框架,並透過立法與財政措施,讓投資者可以獲得保障,促使民眾成為電力的生產者,這是再生能源能夠成功推廣的主要原因。

將民眾納入再生能源體系,不再只是消費者,也可以成為生產者,自用也好、賣電也好、投資也好,少了電費又創造就業機會,這讓再生能源的發展,站穩第一步。從鄉村到城市,家家戶戶都可以成為電力生產者,發電成為一種全民運動。

能源轉型是種趨勢,以傳統化石燃料為主體的能源公司,也陸續採行多元發電併用的經營模式,像是小型的生質沼氣電廠,在德國相當盛行,這種分散型的區域電廠,在地擷取、在地使用,發電量雖然不大,但可滿足小區域供電自給自足。尤其可以降低遠距離傳輸的能源消耗,也可以確保用電安全,一旦發生故障等問題,供電影響範圍不會太大。 

在德國,生質能發電已經超越了太陽能,成為僅次於風力發電的第二大再生能源,但是因為使用農作物,恐會衍生出糧食安全和價格上漲的爭議,因此利用人們不要的垃圾、廢傢俱、農牧廢棄物,轉換為值錢的電力,成為生質能發電的另一種主流,像是慕尼黑動物園,動物們每天產生的糞便,都成為發電來源。

慕尼黑是德國第三大城,人口超過百萬,在這裡,市佔率第一名的電力業者,是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SWM),由於它是市政府的公共事業,所以當慕尼黑市政府提出2025年,全市要100%使用再生能源的願景,他們得想辦法達到目標。

整座城市需要75億度電,其中有1/3是市民用電,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的能源政策經理表示,市民除了會比較電費價格,更會考慮電力來源,他並不認為再生能源會提高電價,反而是提升了他們品牌的競爭力。

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預計投入90億歐元來達到目標,從再生能源佔比只有3%,到現在再生能源約佔發電比例的37%,他們對於2025年實現100%的願景,很有信心。多元的能源使用,不浪費任何一種發電的可能,是他們的經營策略,從水力、地熱 潮汐、太陽能和生質能都是選項,其中最主要的發電量,來自風力。

慕尼黑水電公共服務公司在城市以外的地區,有25座風力發電廠,靠著電網傳輸,供應慕尼黑市的電力,未來還預計在歐洲其他地區,開闢新的電廠;完善電網建置和再生能源的穩定供電,將是慕尼黑市的挑戰,這也是德國再生能源發展至今,面臨最大的問題。

電就像車子,電網則像是高速公路,當高速公路太少、車子太多,就會無法上路,德國即使核能發電減少,近三年來在歐洲地區,仍是電力淨出口國,現在德國不是電不夠,而是電網這條高速公路,明顯不足。

2009年,德國通過再生能源修正法案,將太陽能和風力發電的回購價調低,以太陽能發電來說,一開始每度電的收購價約0.57歐元,等於 22塊台幣,現在大約只剩下0.15歐元,約6塊台幣,一方面降低新設太陽能與風力裝置的誘因,另一方面,加強研發能源效率的提升,和儲存電力的技術。

確保再生能源的穩定供電,一直是各國想克服的困境,畢竟風力與太陽能的發電,都得看老天爺臉色,雷根斯堡大學應用科學系的史塔納教授,在進行電能轉換成Natural Gas的研究,嘗試將過剩的電力儲存起來備用,如果這項技術成功,電力可以被儲存保留長達數個月,未來就不用怕看老天爺臉色了。目前還在實驗階段,就已經帶進了商機,有20家左右的公司,投資兩三億歐元在這個實驗計畫上。在德國,還有多個電力儲存實驗計畫正在進行,許多投資者就是看中了未來石油短缺、再生能源搶手的趨勢。 

德國的石油、天然氣,有九成以上依賴進口,能源是經濟發展的血脈,不願意把最重要的元素,掌握在別人手上,這是德國大力推展再生能源的另一個原因,德國早從26年前,就開設了再生能源相關課程,從教育著手為再生能源的研發鋪路,至今這些課,仍是大學生們的熱門選項。

一路走來德國積極佈局,搶佔了全球綠能產業的先機,也慢慢取回能源的主導權。1999年,德國再生能源的發電比例只有5%,到了2012年已經到達25%,相關綠色產業帶來的產值,佔德國GDP的一成以上,撐起經濟的一片天。

從要不要核能發電的選擇題,轉變為不能沒有再生能源的肯定答案,這場在地公民行動,扭轉了德國的能源走向,沒有一條路是一路順遂、完美無缺,但德國的能源政策,不走回頭路。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生活, 城市
關鍵字
能源自主, 風力發電, 再生能源, 沼氣發電, 廢熱回收, 合作社, 綠色能源

在德國,能源轉型成為一種全民運動,他們不只要奪回公民用電的選擇權,還要自己掌握發電權,這一場能源革命,同時牽動著經濟與環保的希望…

國外
  • 歐洲
  • 德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綠能城市~齊斯特市

摘要
強烈海風吹拂下,日德蘭半島的冰磧平原,長不出一棵樹。即使到了夏天,來自北海的季風,依然風寒刺骨,在丹麥西北方的齊斯特市,是個多風的城市,風力轉動了風機,也啟動了齊斯特市,將大自然的能量,轉化為綠色能源的創意…

一個57,000多位居民的北方小城,如何善用當地的再生能源,取得所需的電力和暖氣,脫離對化石燃料的依賴,成為再生能源的模範城市。齊斯特市有超過380座風機,大部分是在地居民或市政府持股投資,整座城市80%的電力消費,都來自風力發電。

齊斯特市的另一個電力來源,是家家戶戶每天的垃圾,這座可以同時發電和生產熱能的垃圾焚化廠,從1991年開始運作,每年燃燒52,000公噸,來自家庭的垃圾和工業產生的有機廢棄物。近幾年因為垃圾回收減量,也開始供應木頭等不同的生質材料,每年大約產電27,000 MWh,可以供應5,000戶家庭的用電需求。

垃圾焚化廠生產的熱能更加可觀,從垃圾焚化過程產生的高溫爐煙,和發電後回收的蒸汽餘熱,結合熱交換器提高轉換效率,每年產出相當於11萬MWh電力的熱能,整個齊斯特市65%的暖氣消耗,都來自廢棄物。結合汽電共生的概念,同時發電又生產熱能,齊斯特市垃圾焚化廠的能源效率高達95%。

齊斯特市最特殊的能源創意,在這棟最不起眼的小房子裡。1984年市政府在這裡打了一口1,250公尺深的水井,從300公尺深的地底,抽取地熱水送到區域供熱工廠取用熱能後,再將地熱水打回地底。這是丹麥第一座地熱廠,雖然當年探勘開井的投資相對比較高,但30年下來早已回本,最重要的是,取熱過程幾乎無汙染。

和地熱、風力一樣無汙染的,還有頭頂上的太陽。雖然齊斯特市的緯度偏高,太陽能的效率相對較低,但是他們運用科技,克服了這個問題。這座由兩組拋物線反射鏡面所組成的太陽能集熱系統,將太陽熱能聚焦到前端的導水管加熱,並追蹤太陽保持直接照射的角度,取得好的加熱效能,每年也可生產相當於500MWh電力的熱能。 

畜牧業是齊斯特市的主要產業,把造成環境壓力的動物排泄物,轉換為新能源,是政府大力獎助的方向。2008年,農場主人托斯高向銀行貸款,改造了豬圈並興建沼氣發電設施,把原來每天要清理的豬隻排泄物,變成生財工具。這座農場養了約7,000頭豬,每年可以處理18,000噸的沼氣原料,生產90萬立方公尺的沼氣,發電2.4MWh和產出可以供給330個家庭所需的熱能。

當再生能源的發展越來越蓬勃,以往靠單一大型電廠單向供給電力,給家家戶戶使用的概念將完全改觀。每個人既是電力消費者,也可能是能源供應者,電力供需的複雜化,也挑戰著齊斯特市的電業環境。

過去十年,齊斯特市當地電力公司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改善輸配線路,強化電網的負載強度。電網不僅要夠強大,避免瞬間電壓變動太大的問題,還要讓電網更聰明,即時顯示電力消費與供給的情況,讓各個小區域的變電所自動平衡供需,即使再生能源因為天候供電不穩定或消費量突然增加,也不會發生電壓不足的現象。

目前還有很多更具開創性的再生能源科技,選在齊斯特市測試中。詹森市長告訴我們,市民們都相當支持新的實驗計畫,因為這不僅是齊斯特市,可以在綠能科技領先全國、甚至全世界的機會,也為偏遠的北方小城,注入新的經濟活力…

學科
能源, 城市
關鍵字
風力發電, 風電, 綠色能源, 垃圾發電, 沼氣發電, 廢棄物, 地熱系統, 汽電共生, 太陽能, 能源自主, 能源革命, 電網

強烈海風吹拂下,日德蘭半島的冰磧平原,長不出一棵樹。即使到了夏天,來自北海的季風,依然風寒刺骨,在丹麥西北方的齊斯特市,是個多風的城市,風力轉動了風機,也啟動了齊斯特市,將大自然的能量,轉化為綠色能源的創意…

國外
  • 歐洲
  • 丹麥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慶鍾 羅美音,撰稿 陳慶鍾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沼氣發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