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川汙染

2014 07/21
新竹市客雅溪,遭逢史上最大劫難,烏黑的重油,緊緊附在水泥堤岸與消波塊上,得先噴除油劑,再配合高壓水槍,才能清除。油漬隨著水流動,再以吸油棉吸附,河面上還佈署了層層攔油索,以免有漏網之油往下流,污染河口與海洋…
2014 06/06
退潮時刻,彰化鹿港塭仔港裡,灘地裸露、漁船擱淺,漁民只能等待下一次潮水,才能出海捕魚,黃俊男在碼頭邊敲敲打打,採集野生石蚵,準備帶回實驗室。他曾經用三個月的時間步行環島,發現沿海許多石蚵的顏色相當詭異,於是和環保團體合作,展開石蚵計畫…
2013 05/20
今年三月,石門水庫蓄水量創下有史以來新低,五月初雖然蓄水量回升,缺水警報暫時解除,但是集水區的沉痾,並未消失。我們的島與在地環保人士從大漢溪上游,一路來到石門水庫與下游鳶山堰,直擊山坡地各種不當開發,以及工廠廢水直接污染水源的亂象…
2011 02/21
工業廢水的排放,卻不僅只有污染一條河流。過去,台灣開發工業區,幾乎緊臨海岸,這些廢水在灌入河流後,就會隨著河水入海。這條黑色溪水也走著同樣的模式。圖:胡慕情
2010 06/07
在國外,所有環境指標的數據,都必須公開,環境污染問題,常常是法庭上,有害無害的訴訟攻防。但是在台灣,這些數據通常都被隱藏,於是民間團隊必須扮演偵探的角色,找出數據、解讀意義,再發動抗爭,找尋土地的最後正義…
2010 03/29
拉起白布條,高雄縣仁武鄉的村民們,群情激憤的來到台塑仁武廠前抗議,因為環保署在廠區內驗出了會致癌的1,2-二氯乙烷,超過了管制標準的30萬倍,這驚人數字曝光後,立刻引起軒然大波…
2009 12/28
當人們以走過埃及紅海,作為遠離苦難的神話寓言,在桃園卻有一片紅海,成為走向苦難的現代災難。桃園海岸線上的紅海景觀,來自工業污染,用著驚悚的景象,宣告許厝港濕地的生態劫難。桃園紅海,讓這片原本有著碧海藍天的海岸,沒有神蹟,只有悲傷...
2009 07/27
喧騰一時的霄裡溪污染事件,似乎已經進入尾聲。五月十三日,環保署環評大會接受華映、友達兩家廠商的申請,同意把工廠的製程廢水,從新埔的霄裡溪改排到龍潭的老街溪。可是,這個消息,卻讓龍潭鄉民人人自危,尤其是引用老街溪灌溉的農民,沒有人可以接受,為什麼政府不幫他們淨化老街溪水質,反而要把老街溪弄得更髒?
2009 07/27
您知道嗎?不住在工廠旁或沒有跟工業區相鄰,任何人都還是有可能被污染影響,甚至把污染吃下肚。這是因為,台灣的農地逐漸破碎化,工廠或工業區,就設立在農地旁,而廢水輕易地進入河川,被引入水圳灌溉農田,再加上水路溝渠灌排不分離,所以,現在台灣農業生產的水源,可以說是危機四伏。試想,如果再不解決灌溉水的水質問題,那麼農民的健康,該由誰來保障?而農產品的安全,又有誰來把關?
2009 06/08
環境荷爾蒙一直是個很嚴重,但是又很容易被忽略的問題,隨著工商時代的發展,環境荷爾蒙的問題,也以各種型態出現在我們的生活週遭,會關心洗潔劑的問題,也是從生活裡去發想的,凝視著這些洗碗、洗澡、洗衣服的泡沫,心裡想它們到底去了哪裡?而我們是否真的需要這些泡泡?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