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川整治

2017 04/10
政府推動前瞻計畫,台灣水環境面臨大改造,河川建設景觀水岸。在美化背後,一旦缺乏保育思維,失去生態的人工河岸,會不會像是河圳易容術,看得見美麗,卻看不到自然...
2016 04/18
2014年10月,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一群關心野溪生態的夥伴,組成野溪小組,每個月選定一條溪,進行實地踏查,記錄台東野溪現況,也希望透過公開調查資料,與大眾及公部門對話,進一步影響政府決策和制度。
2012 08/20
眼看著故鄉的好山好水,近年來不斷被開發吞噬,原本在城市工作的泰雅族人吳志德,回鄉放手一博,走上有機之路,他聚集族人共同耕作,互助合作的溫暖圍繞著整座農場,轉眼間,度過了六個年頭,如今,守土護鄉的種子已經茁壯。
2012 08/06
長久以來,堤防被認為是抵擋洪水最堅固的防線。但是水總是難以預測、難以掌控,有時候外水入侵,堤防崩潰;有時候內水為患,久久不退;有時候內外夾逼 ,進退兩難。當淹水場景一再上演,這一道道高牆築起的,究竟是安全的保證,還是自我圍困的陷阱?
2012 06/18
6月10日起的豪雨特報,短短兩天內,高屏溪流域,降下超過1000毫米的雨量。一條又一條溪澗,不斷竄流,衝擊莫拉克風災後脆弱的山體。山崩、路斷、橋梁岌岌可危。山間部落,再成孤島,居民倉皇而逃…
2010 01/04
哈囉,你認識我嗎?我叫白魚,是台灣溪流裡的原住民喔!因為身體的顏色比較淡,老一輩也有人叫我─肉魚。我最喜歡的地方是水流平緩、有藻類和小蟲可以覓食、有水草可以藏身的溪流。你說這樣的地方,不是很普通嗎?那可就錯了!現在全台灣只有日月潭附近的小溪,還有大甲溪的支流—食水嵙溪,才能發現我的蹤影。但是,這最後的家,也將被水泥與消波塊佔據…
2009 09/21
在拍攝嵙角溪的過程,讓我想起一個故事:「有天某人送了A一束花,為了搭配這束花,A開始整理桌子,慢慢地覺得四周環境不適合,也跟著打掃環境,越改越多,最後整個住家,甚至是社區都全盤改善了。」在我的感覺,嵙角溪的復育也是如此。雲林古坑鄉華山村的居民們,透過嵙角溪的原始風光,重新領會自然的美好,也反省華山以往商業模式操作下對環境的傷害,他們透過共識,推動生態旅遊,讓華山走出咖啡以外的另種風貌。
2009 08/17
八月九日早上,莫拉克颱風剛離開台灣,可是災難卻正要開始,因為就在這個時候,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測量到,高屏溪的水位創史上新高,深度高達24.4公尺,高屏溪沿岸鄉鎮的淹水情況非常嚴重,尤其是上游地區,沒有一個山區聚落倖免於難。不過在災情新聞的背後,卻很少人注意到,人為對河川的破壞,才是水患一年比一年惡化的主因…
2007 07/02
結合了生態與工程的「生態工法」讓工程界與生態界開始有了交集與對話的空間,是工程施工與生態保育可以取的平衡的新契機,但是生態工法的本質是什麼?現在國內的發展是如何?本集以河川生態工法來討論。
2004 02/23
今年元宵節,高雄愛河璀璨登場,佇立在河面上的主燈,像是一個魔法水晶球,魔力四射吸引人潮,繽紛亮麗的背後,隱藏著二十五年的整治歷史,她的前世與今生,就如同一場歷經波折的愛情故事…….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