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處理廠

給我一杯乾淨水

摘要
2017年12月,中庄調整池完工啟用,擔負起北台灣備用水源的重責大任,但這個救命的設計,卻也埋伏著隱憂。

極端氣候下,暴雨、乾旱兩極化,對水庫水質更造成負面衝擊。桃園市民大概都還記得,在2004年艾利颱風帶來大量泥沙,導致石門水庫濁度飆高,淨水場無法取水,民眾經歷了長達十八天,無水可用的夢魘。

石門水庫的水一部分由桃園大圳直接送到桃園的淨水場,另一部分則是放水到下游的大漢溪鳶山堰,再送往板新以及大湳淨水場,供應新北與桃園地區兩百多萬人飲用水。

為解決供水問題,延長石門水庫壽命,政府以250億進行石門水庫的整治,其中一項關鍵就是中庄調整池。中庄調整池位於新北市鶯歌與桃園市大溪交界,利用大漢溪廢河道開挖一座五百萬噸,蓄水量相當於寶山水庫的大水池。在豪雨來臨前,先把調整池的水蓄滿,當石門水庫濁度升高、水質惡化,調整池足以供應七天的用水量。

2017年12月,中庄調整池完工啟用,擔負起北台灣備用水源的重責大任,但這個救命的設計,卻也埋伏著隱憂。2018年清大團隊在中庄堰上下游進行生態調查,來到中庄調整池的取水口,久未下雨,水量不豐,河水散發的氣味讓調查人員都搖頭。

中庄堰的水哪裡來?除了石門水庫放下的水之外,還有大漢溪沿線十五公里,龍潭、大溪鎮居民的生活污水與工廠廢水。回顧2013年大溪武嶺橋下漂浮著泡沫、惡臭的工廠廢水就這麼進入大排、流進大漢溪,時隔五年情況並沒有太大的改善。

中庄調整池是一個離槽的水庫,有機污染物流進中庄調整池,沉積在池底難以清除,營養鹽太多將導致優養化、藻類增生,也會威脅中庄調整池的壽命。

這幾年桃園市政府在大溪區正在進行污水處理廠與下水道接管的計畫。桃園市水務局表示,在大漢溪右岸已經興建污水處理廠,可以處理大溪市區的生活污水,目前接管率六成,還有些區域正在接管中。我們來到河右岸的大溪水資源回收中心,在這裡生活污水經過微生物的分解,一步一步的淨化。

而在大漢溪左岸的埔頂地區,有住宅也有工廠,污水處理廠的工程今年剛剛發包。不過污水處理廠只處理生活污水,無法處理工廠廢水,工廠廢水還是需自行處理。在都市計畫區之外的住家或違章工廠(大多是豆干工廠),目前倚靠河岸的大嵙崁人工溼地與員樹林礫間處理設施來淨化污水。桃園市水務局表示,礫間處理第一期每日可以處理六千噸污水,未來將會規劃第二期工程,每日總共可處理一萬兩千噸污水。

記者與環保人士實際到現場觀察卻發現,豆干工廠廢水即使在經過礫間處理後,還是呈現乳白色並散發臭味,削減污染的能力有限,另外大嵙崁人工溼地水量稀少,難以評估實際上處理污水的能力。

中庄調整池以下到鳶山堰之間,還有部分八德、鶯歌的家庭與工廠污水會流進大漢溪。在鳶山堰取水口的旁邊,鐵皮廠房外還有堆積如山的廢棄物,不禁讓人對保護區的管理感到困惑。

這些溪水最終還是要進入自來水廠,為了將原水處理成合格的自來水,淨水場必須加氯消毒並添加聚氯化鋁來幫助雜質沉澱,透過厚度達八十公分的濾砂與無煙煤過濾。乾旱期水中污染濃度增加,藻類大量增生,淨水場除了要加活性碳吸附臭味物質,還要增加濾床的沖洗,避免藻類塞滿縫隙,上游的污染若不管控,會造成自來水處理成本的增加與困擾。

把污水排放到河裡很簡單,但是要把被污染的水變乾淨卻很麻煩。今年旱季鳶山堰水質不佳,北水局就改以中庄調整池的水來支應,也因此不論是洪水或旱季,中庄調整池都扮演著確保水質的關鍵角色。

從石門水庫到鳶山堰,中央政府大手筆進行整治,地方政府也正進行污水處理工程,但想要確保水質無憂,環保人士強調,自來水保護區內的違章工廠必須優先處理,才是徹底解決之道。

一個地方人們所喝的水,反映著一個地區的生活品質,也反映集水區治理的成效。水質是一個指標,讓民眾看到政府對人民健康的重視,以及公權力的執行力。

熱門事件
學科
水文
縣市
  • 新北市
  • 鶯歌區
  • 桃園市
  • 大溪區
關鍵字
地下水, 飲用水, 淨水廠, 污水處理廠, 石門水庫, 中庄調整池

極端氣候下,暴雨、乾旱兩極化,對水庫水質更造成負面衝擊。桃園市民大概都還記得,在2004年艾利颱風帶來大量泥沙,導致石門水庫濁度飆高,淨水場無法取水,民眾經歷了長達十八天,無水可用的夢魘。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葉鎮中 賴冠丞,剪輯 賴冠丞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野溪將死

野溪將死

摘要
同樣是水源地,有些備受重視,有些卻乏人問津。在大台北,兩處日治時期的水源重地,走向完全不同的未來…

想喝杯乾淨的水,從來都不容易。當年日本總督府為了取得陽明山的水,建置草山水道系統,這套十多公里長的系統,目前仍在運作,成為台灣第一個系統性古蹟。為了維持水源潔淨,平時受到嚴謹保護。從2003年起,草山生態文史聯盟每年都會在世界水資源日,舉辦天母水道祭,其中最熱鬧的,就是串連當地學校的踩街活動。

有別於陽明山水源地備受重視,在新莊十八份坑溪畔的水源地,卻奄奄一息。這是條從林口台地流向新莊的小溪,日治時代新莊街長阿久根爭取經費,在1933年,建起這座新莊最早的自來水廠,供應新莊泰山一帶民生用水,持續運作到1976年。停用後,設施日漸老舊,1999年整建為現在的生態親水公園,保留日式宿舍,雖然人工化設施取代了原始,雜草野花仍努力在水道上擠進綠意。

十八份坑溪曾是飲用水等級的乾淨溪流,集水區是茂密的原始森林,但是二、三十年前,上游的林口台地,出現了不少鐵工廠,加上蝕溝被棄置大量垃圾,污水開始糾纏這條溪。

2012年,機場捷運A7站開發案開始整地,鐵工廠消失了,污水卻沒有遠去。新北市居民鄭義昌表示,2014年起不斷排放,從山壁打洞偷埋管線,把污水往十八份坑溪沖,已經大概一年多時間。內政部土地重劃處北區第二開發隊隊長張鴻煒回應,為了避免滯洪池溢出的水夾帶垃圾,才採取埋管方式。

其實承接A7開發案工程廢水的,除了這條溪,還有啞口坑溪、柯厝坑溪、大窠坑溪以及南崁溪上游的舊路溪。

鄭先生從父執輩手中接下這塊位在十八份坑溪旁的土地,想在這從事樸門自然農法,耕種最需要乾淨水,現在卻難以擁有。位在A7合宜住宅的下方,十八份坑溪不只承接工程廢水,未來恐怕還有生活污水。

2010年,內政部為了落實「改善庶民生活行動方案」,並配合機場捷運系統開發,提供北部都會地區平價住宅,提出「機場捷運林口A7站區周邊土地開發案」,除興建商業區與產業專區,也將興建四千多戶合宜住宅,開發總預算246.6億元。

A7站周邊土地是機場捷運沿線唯一的農業區,採取區段徵收來取得用地,面積約236.7公頃,當中有197公頃是私有地,上千戶居民被迫搬遷,全案在徵收完成之前就預標售,引起強烈反彈。

開發區中的土地,陸續進行整地與基礎管線的鋪設,赤裸紅土彷彿居民淌血的心,這項交織居民淚水的開發案,還得賠上野溪的潔淨。

A7區段徵收開發案設置住宅區、商業區、產專區,計畫人口數是四萬三千人,預計每天將產生12500CMD的污水。開發計畫中預留有1.83公頃的污水處理廠預定地,位置就在合宜住宅旁邊。

然而本案的環評結論,A7全區污水卻是匯集到污水下水道系統後,加壓送往四公里遠的龜山水資源回收中心,排放至南崁溪。桃園市政府水務局科長鍾淑女表示,龜山水資源回收中心的設計最大日污水量是35000CMD,近幾年林口工三與工四工業區陸續接管,緊接著還有菜公堂、苦苓林等區域的污水要接管進來,預計今年底將達到27000CMD,將無法負荷A7污水。

原定將A7污水送往龜山水資源回收中心已經不可行,就該興建A7的污水處理廠,那麼該由誰來興建?

桃園市水務局科長鍾淑女表示,營建署以新市鎮開發條例要桃園市價購污水處理廠用地,再自己規劃建設期程,但是A7屬於區段徵收,不是新市鎮開發。並且用地要價八億,污水處理廠建設要十一億,地方政府無法負擔。內政部土地重劃處北區第二開發隊隊長張鴻煒則說,污水處理廠應由桃園市政府來興建,用地與興建費用,需由桃園市政府提出興建計畫,再送營建署爭取補助。

A7污水處理廠誰來蓋,中央與地方沒有共識,但目前合宜住宅已銷售一空,四大建商已有兩家取得使用執照,即將交屋,污水處理廠完成前,生活污水依法由各建物的專用污水下水道系統來處理。處理後的水,在公共污水下水道系統完成前,納進雨水下水道系統。再就近排放到臨近水體。距離合宜住宅最近的,就是十八份坑溪。新北市居民鄭義昌說:「12500公噸的糞水通通下來,以後就變成十八糞坑溪。」

上游開發,下游的野溪,只能被迫承受污水嗎?鄭義昌認為,公共工程與執照都有很多問題,決定前往地檢署提告,希望污水按原計畫送往龜山,撤銷建築物的使用執照,不適任的官員下台。

A7開發案持續進行,這五條野溪能不能爭取到活的機會?還是地處下游就無辜淪陷,將死卻只能無聲?

學科
水文,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新莊區
  • 新北市
  • 林口區
關鍵字
林口A7, 區段徵收, 水道系統, 下水道, 污水處理廠, 集合住宅, 河川污染

同樣是水源地,有些備受重視,有些卻乏人問津。在大台北,兩處日治時期的水源重地,走向完全不同的未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清清頭前溪


清清頭前溪

摘要
根據環保署最近一季的評比,依據溶氧、生化需氧量、懸浮固體、氨氮平均檢測值所計算出的標準,新竹頭前溪成為台灣最乾淨的河川,一改過去我們認為西部河川比東部河川髒的印象。頭前溪是怎麼辦到的?

採訪/撰稿:王晴玲
攝影/剪輯:陳忠峰

新竹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是擁有高科技的工業城,但是200510月,環保署公佈了全台灣的河川汙染指數,在這個依據溶氧、生化需氧量、懸浮固體、氨氮平均檢測值計算出的標準中,頭前溪出人意料地,榮登台灣第一乾淨的河川。

在過去,頭前溪和許多西部河川一樣,面臨各種污染的威脅。工業污染、家庭污水、養豬廢水是過去頭前溪三大污染源。要讓頭前溪變乾淨,新竹縣環保局從這三大方向下手。砂石業過去活躍於頭前溪流域,但是業者洗砂排出的廢水,對河川卻會造成相當大的影響。

很多地方政府懼於地方惡勢力,不敢對於砂石場開刀,新竹縣環保局去年在接獲民眾檢舉後強力稽查。砂石場擔心遭到勒令停工的處分,投下每個月將近50萬元的費用,解決砂石處理過程中的廢水問題。從加藥過濾到三個沉殿池,果然讓廢水由黃濁變清澈。

另一個影響頭前溪水質關鍵的因素,來自於沿岸居民的家庭污水排放。但是如果要建污水處理廠,可能面臨居民的抗爭,新竹縣環保局決定採用生態淨化的方式,處理家庭污水。經過新竹縣環保局的規劃,110多公頃的面積被劃分為不同階段的自然生態廢水處理區。水生植物在生長過程中會吸收水中的有機物,像是氮、磷、鉀,環保局種植了像是埃及紫莎、紅辣蓼、布袋蓮等水生植物,經過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處理,原本充滿有機質的水變得愈來愈乾淨。許多生物也將這片溼地視為是生態天堂,鳥類、昆蟲都聚到這兒來,居民在清晨傍晚也喜歡到這裡走一走、散散步。

上游清澈、水量大、水勢湍急是維持頭前溪水質乾淨的天然優勢,但是後天許多人的努力,更是頭前溪能夠走出西部工業污染陰影,在幾項污染指標的數據上打敗了東部河川,成為今年台灣最乾淨的河川的原因。未來頭前溪能不能夠繼續維持清澈,需要周遭居民共同努力,少一個人污染就多一個維持清清頭前溪的美好機會!

利用水生植物來進行廢水處理,最早由歐洲開啟,美國在1962年也大量用這樣的方式處理污水,一大片自然景觀的水生植物,不同於人為的水泥廠房,被稱為最美麗的污水處理廠。台灣從2000年開始引進這樣的觀念後,全台各地已經出現好幾處這樣的自然生態污水處理區,雖然每個地方由於規劃不一,效果不見得都能完善,但能夠用自然的方式處理污水,打破過去人工污水處理廠觀念,就是一個美好開始!

學科
水文
縣市
  • 新竹縣
關鍵字
頭前溪, 砂石開採, 家庭廢水, 污水處理廠, 生態池, 淨化

根據環保署最近一季的評比,依據溶氧、生化需氧量、懸浮固體、氨氮平均檢測值所計算出的標準,新竹頭前溪成為台灣最乾淨的河川,一改過去我們認為西部河川比東部河川髒的印象。頭前溪是怎麼辦到的?

國外
影片網址

守護生命之河

 

守護生命之河

摘要
對於河流,你的記憶是什麼? 「以前魚蝦,好多好多,還有人抓到這麼大的鱸魚」,兩手比出魚的大小,住在台南市安順大排旁的李先生,回憶起小時候在溪裡面玩水的情形,臉上盈滿了淡淡的笑意,一看到河流現在的樣子,忍不住抱怨,「都是因為上游工廠偷排廢水,現在這條溪裡面什麼都沒有」,我問他溪流可能回復過去的樣貌嗎?他說「那是不可能」。

對於河流,你的記憶是什麼?

「以前魚蝦,好多好多,還有人抓到這麼大的鱸魚」,兩手比出魚的大小,住在台南市安順大排旁的李先生,回憶起小時候在溪裡面玩水的情形,臉上盈滿了淡淡的笑意,一看到河流現在的樣子,忍不住抱怨,「都是因為上游工廠偷排廢水,現在這條溪裡面什麼都沒有」,我問他溪流可能回復過去的樣貌嗎?他說「那是不可能」。

現在的人對河川的記憶已經變色,黑色的溪水、噁心的臭味、死魚、死豬、沙發、垃圾....什麼都有,但是溪裡頭的魚蝦卻都沒有了。四年前,台南市社區大學的黃煥彰老師,在社大開設環境課程,其中幾位學員加入了河川巡守志工的行列,也有些志工是因為理念相同而結合,他們巡守的溪流以台南縣市為主。

志工阿凱說,他平常工作生活經過周圍的溪流,就會順便拍照,有時候就騎著機車查看污水從哪裡來,再把這些資訊提供給環保單位。他們有時候是採單兵作戰,有時是集體行動。合順工業區的廢水排入永康大排的出水口,是他們巡守的重點之一,排出來的水是淡淡的粉紅色,用水桶採水樣一檢測,ph質只有4,是很酸的水。志工瑞光表示,這裡各種顏色都有,紅色、綠色、咖啡色、黑色、銀白色,這三年來一直有向台南市環保局檢舉,卻始終沒看到改善。

三年前,社大的河川志工加入了環保署的河川巡守志工行列。黃煥彰老師認為,環保團體不一定要站在與政府對立的角色,可以積極的協助政府解決問題,也可以加以監督。他們開過公聽會、也開過許多記者會,他們幫助環保單位找出問題,也適時提出批判。

安順大排旁的肉品市場,台南市政府採取委外經營的方式,這裡所屠宰的豬隻提供了台南市民的肉品需求,但是卻常常被志工們發現排放紅色的水,環保署於是將這裡列為稽查重點,還補助環保局設立監視器。這天在巡守的過程中,肉品市場正在排放污水,他們馬上打河川檢舉專線,向台南市環保局檢舉。

過了半個多小時,台南市環保局的稽查人員抵達現場,卻沒有帶採取水樣的器材,甚至連污水排放口都沒看到,就跟黃老師爭執了好一會,還怪他們怎麼沒有通知有記者在採訪。環保局人員表示,這是有列管的案子,要會同業務課一同會勘,黃老師問,業務課等一下會過來嗎,環保局人員回答,業務課現在沒有人在,如果想了解他們怎麼處理,可以去拜訪課長或是跟承辦人員溝通。只是,如果沒有現場採水樣,再送回實驗室化驗,怎麼判定是否符合法律規定的排放標準?

後來,稽查人員要求肉品市場的管理人員到現場說明,但是肉品市場的人還沒到,因為台南燈會有事情要忙,他們要先離開,這令現場的人一陣錯愕。黃煥彰老師表示,這就不對了,你把志工丟在這裡,環保局的人表示,我們在值班,不是陪你們在拍攝,這就讓我更訝異,我問環保局人員,你認為他們是陪我們來拍攝的嗎?志工們發現肉品市場有排放污水的嫌疑,向環保單位檢舉,你們接受民眾陳情,事情還沒釐清就要走了嗎?後來,肉品市場的經理來到現場,與志工們還在爭執與討論,執法人員沒有做任何的事,就靜靜地走了。後來志工們說,他們其實都會遇到這種情形,只不過這次實在太誇張。唉...台灣的河川難怪都是烏黑一片。

在巡守河川的過程中,他們發現,烏黑的水還是有農民抽起來灌溉,也有漁民抽起來養魚,河水流到海岸,也污染了沿海的魚蝦。黃煥彰老師說,一個健康的國家,一個健康的社會,他的河川一定要健康,台灣癌症這麼多不是沒有原因,未來我們每個人都是癌症候選人。

做河川志工,憑藉的就是一股熱誠,不有時候也挺辛苦的。發現可疑的污水,就要去找污染來源,有時候是在草叢堆裡鑽來鑽去,或是在不認識的路繞來繞去,花自己的時間、油錢,為了確定一個污染源,常要花個三個月或是半年的時間,但是,他們努力的成果也有目共睹。現在,他們有架設網站,將所拍攝的河川相片與相關資訊上網,也用電腦把相片做成簡單的MTV,在各種場合中播放,我曾經看過,看完之後,也流下心痛的眼淚。他們像是一顆水珠,滴落在平靜的水面上,泛起陣陣的漣漪,台北的社區大學,受到他們的影響,已經籌組了巡守淡水河的聯盟,這股來自民間向上提昇的力量,正在慢慢發酵...

你希望的河流是什麼樣的面貌?盟杰說,他希望能夠捲起褲管,在水裡頭玩,不用擔心化學藥劑會把腳弄爛;阿凱希望,河流可以去親近她、觀察她;瑞光則希望,就像小時候的河川,溪水很清澈,可以泡腳,可以玩,我問他,這個希望可能實現嗎?他笑著回答,努力做就有希望。

河川有你我生命的記憶,也需要我們一起守護她。

【採訪側記】

常常收到台南社大的晁瑞光所發的e-mail,有許多他們巡守河川時所拍攝到的景象,河畔一整片的死魚,各種顏色的溪流。台灣有許多的河川保育組織,大多數是著重在生態保育,這種以「抓污染」為主的團體倒是很少,黃煥彰老師說了一句話,讓我心有戚戚焉,「河川如果沒有這些工業廢水、家庭廢水,水質自然就好,生態也就跟著好」,他認為,最有用的做法,就是抓一些違法排放的污染源。我期望藉由呈現他們的做法,讓更多人了解他們的努力,也期望有更多團體投入河川巡守志工的行列。

拍攝河川志工專題,最讓我感到震驚的,是台南市環保局稽查人員與志工們對話的情形,我從不敢奢求環保單位有大刀闊斧的作為,只要他們依法執法就夠了,親眼看到第一線的環保局人員是這樣子在執法的,我不曉得還能對公部門期望什麼?志工們這幾年不斷的巡守河川,理應是環保單位的最佳夥伴,稽查人員卻認為志工是為了配合媒體採訪,如果環保單位是用這種心態看待志工,那麼還有誰願意當志工。

學科
水文, 公害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水質污染, 廢水排放, 工業區, 污水處理廠, 河川巡守, 台南社大, 黃煥彰

對於河流,你的記憶是什麼?

「以前魚蝦,好多好多,還有人抓到這麼大的鱸魚」,兩手比出魚的大小,住在台南市安順大排旁的李先生,回憶起小時候在溪裡面玩水的情形,臉上盈滿了淡淡的笑意,一看到河流現在的樣子,忍不住抱怨,「都是因為上游工廠偷排廢水,現在這條溪裡面什麼都沒有」,我問他溪流可能回復過去的樣貌嗎?他說「那是不可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錦彪

再見 台灣招潮蟹

摘要
新竹香山,三姓公溪溪口南側和大庄溪宮口外河口,因為地形高,海水漲潮時間晚,成了台灣招潮蟹棲地,是目前少數幾個僅存的棲地之一。

傍晚夕陽西下,香山大庄村民黃保源開始他例行的工作。這早晚敬茶的習慣,他已經持續三年多了,黃保源指的方向就是觀音媽落難的地點,如同許多民間信仰一樣,觀音媽在此地落腳,也是經過神明指示。爲了讓觀音媽有棲身之所,做鐵工的黃保源建造了這個鐵皮屋,仰賴村民們捐款,這才讓慈雲寺有了今天的樣子。慈雲寺前是香山大庄溼地,也是水鳥佇足覓食,以及螃蟹群居的地方。 

不過研究香山溼地的新竹市立動物園長洪明仕發現,五年前人為種植紅樹林之後,嚴重影響到台灣特有種-台灣招潮蟹的棲地。然而,台灣招潮蟹面臨的考驗不只這些。

新竹市長久以來並沒有處理家庭污水問題,爲了解決水源污染現象,新竹市政府決定,把包括台灣招潮蟹棲地在內的大庄溼地,開發成污水處理廠,引發當地保育人士的抗議。

最後折衷方案是把污水處理廠南移,面積也縮小為17公頃,明年正式動工,環評通過的條件是施工期間必須進行生態復育。

10月18日,中研院動物所接受新竹市政府委託,到新竹市大庄國小進行環境教學,設計兩天的課程認識台灣招潮蟹,並幫牠們完成搬家的任務,於是小朋友開始學習製作捕捉台灣招潮蟹的陷阱。

10月19日,搬遷行動順利進行,數十隻台灣招潮蟹被移往海山罟保育區內,但是這個舉動是否適當?引發了不同保育團體的論戰。

野鳥協會不贊同把這種悲情的事件當做辦喜事處理,但是負責籌畫的中研院動物所則認為,不做雖然不會有爭議,但卻無法有效記錄台灣招潮蟹的生態,甚至將來如何讓當地師生居民投入看守保護的行動。

從環境教育、從信仰或生物多樣性的眼光來看,現地保育是最好的方式,但在目前的土地徵收制度下,低於市價三分之一價格徵收讓地主興趣缺缺。保育團體估計,整個填海造陸興建污水處理廠,花費遠高過於徵收陸地的三倍,但國土規劃與徵收制度引發的問題,政府卻遲遲沒有解決,究竟誰真的該搬家?台灣招潮蟹事件突顯了冰山一角,但現行的規定沒有調整,缺乏公平的對待,只會讓類似的情況在不同的時空中,再度衝撞上演。

「搬家」,是很多人都有的經驗,不管是什麼理由,這過程總是大費周章,得花時間構思,於是搬家公司應運而生,專業的搬家公司還會幫您把貴重物品一一標示,小心輕放。當我看到幫「台灣招潮蟹搬家」的訊息時,腦中閃過幾個問號?爲什麼要搬?這樣的遷移過程在生態史上是否曾出現過?可不可以搬?以及該怎麼搬?循線找到了設計這個活動的中研院動物所,了解他們的構想。也試圖尋找對於搬家事件的各種聲音。動物真的能跟人類一樣搬遷而安然無恙?到底這樣的活動設計背後又隱含著什麼樣的意義?

學科
動物, 開發
縣市
  • 新竹縣
關鍵字
潮間帶, 招潮蟹, 溼地, 濕地, 紅樹林, 特有種, 廢水排放, 污水處理廠, 生態復育, 環境教育, 棲地破壞

新竹香山,三姓公溪溪口南側和大庄溪宮口外河口,因為地形高,海水漲潮時間晚,成了台灣招潮蟹棲地,是目前少數幾個僅存的棲地之一。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撰稿 楊蕙萍
攝影 陳添寶

工業區大進擊 

摘要
民國四十八年,國軍弟兄進駐六堵一塊山坡地,以簡單的工具在基隆河畔開挖,建設台灣第一個工業區,引進紡織、製藥、以及設立物質局倉庫,六堵工業區的出現,象徵台灣由務農為主的經濟結構,邁入工業領軍的大時代。

半個世紀過去,隨著經濟蓬勃發展,台灣的工業區遍地設立,從最早六堵工業區的五十四公頃面積,到現今已開發的工業區面積達四萬多公頃,其中由官方及民間完成編定、整體開發的工業區,數量約七十餘處。

台灣工業區的設立與開發,深受產業結構轉變,以各種不同面貌或名稱出現。民國六十年楠梓加工出口區的建立,讓台灣吸引大量外資,跨上外貿大國的地位,到民國七十年後,政府陸續開發超大型工業區,容納石化、水泥等工業體系,也在各縣市廣設綜合工業區,便利中小企業投資設廠。

民國六十九年,新竹竹東的丘陵地上,一項跨世紀的產業轉型計劃展開,新竹科學園區的出現,意謂台灣產業轉型提升到高科技領域,開啟工業區的新型態,大量以科學為名的工業區,成為當今最新的工業區開發形式。

在歷史進程中,工業區的開發,的確對台灣工業發展做出重大貢獻,但是在全力拼經濟之下,許多因為工業區開發,所造成的污染事件、不當開發、土地閒置等問題,都完全被壓抑在經濟論述之下。

從三晃化工、RCA、長興化工等可追蹤來源的污染事件、到綠牡蠣、農地污染、河水污染等未確認來源的污染事件,這些污染事件都直接或間接指向附近存在的工業區,造成當地居民對工業區的高度不信任,也暴露許多早期工業區的規劃,多半只提供工廠營運的基地,卻未提升環保的對策。

民國六十年後大量出現的綜合型工業區,成立的動機除了促進地方工業發展、增進地方稅收,另一點重要原因就是為了收納早期在「家庭即工廠」口號下,遍立農地、田野的中小型工廠。這些工廠在污染無法改善下,四處污染田野,集中到工業區統一處理,在解決污染發生上,的確是良性的思考。

但是,許多小型工業區,在經費及人力的限制下,環污設備缺乏或不足,工廠集中後,卻形成更大的污染源頭。根據工業局對工業區內工廠的管理,針對污染排放超過標準的工廠,依法開出罰單及改善通知書。開罰,有助改進污染現象,但是年年開罰,不僅暴露污染常存的問題,也說明工廠或工業區本身,無法改善污染的事實,而台灣土地能承受多少污染傷害。

工業區設立後,污染防治設備的不足,造成不斷發生的污染問題,但是另一方面工業區的不當開發,卻是造成巨大的生態損害。從台灣生態地圖觀看,從宜蘭龍德、利澤、桃園觀音、新竹香山、台中臨海、彰化彰濱、雲林麥寮、台南安平、高雄林園等工業區,工業區設置在海岸附近,讓西部沿岸幾乎為大型工業區所圍繞。再加上許多挑選河川、濕地、山坡等區域設立的工業區,台灣工業區幾乎佔據台灣所有重要的生態地理位置。

在早期一切講經濟的年代,這些生態地理位置,成為都市的邊陲,或者民眾口中的荒郊野外,開發成為促進繁榮的方式。一塊塊工業區被開挖出來,一處處生態環境被掩埋到水泥地底。

到現今,生態環保意識抬頭,人們懂得珍惜生態的可貴,但是政府部門卻沒有放棄繼續開發工業區的動作,尤其在老舊工業區處處閒置的狀況下,依然積極開發。

如果工業區不夠用,開發還有必然道理,但是工業區處處閒置,還依舊不斷開發,就顯得十分詭異。台灣產業結構的轉變,科技工業發達、傳統工業式微,形成高科技工業區不斷開發,傳統工業區日益凋零的處境。政府並未充分利用這些閒置的園區,協助大小企業進駐,反而妄顧生態,執意開發。

不可否認,工業區的發展,為台灣經濟創造奇蹟,但在奇蹟的背後,卻是用高度的生態環保成本所換取。現今應該思考如何細膩的兼顧生態與經濟的平衡,以永續的觀念發展台灣,告別工業區大進擊,處處開發的灰色年代。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竹縣
  • 竹東鎮
  • 高雄市
  • 楠梓區
關鍵字
工業區, 閒置土地, 工業革命, 土地徵收, 產業轉型, 廢水排放, 放流, 污水處理廠, 環境正義, 竹科, 科學園區

民國四十八年,國軍弟兄進駐六堵一塊山坡地,以簡單的工具在基隆河畔開挖,建設台灣第一個工業區,引進紡織、製藥、以及設立物質局倉庫,六堵工業區的出現,象徵台灣由務農為主的經濟結構,邁入工業領軍的大時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 郭志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和平島的畢業秀

摘要
一群家住在和平島的媽媽們,參加解說員的訓練課程,她們的畢業秀就是要辦一個解說活動,為了籌備這個活動意外發現和平污水處理廠的興建可能破壞一個古蹟砲台,於是她們開始寫陳情書、辦活動。和平污水廠所在地要挖山填海,經過這群媽媽們的訪查,發現漁民對污水廠的興建也持反對立場,因為填海造成海水混濁,會影響漁獲。污水廠的設置是為了處理環境污染的工程,但是設置的地點與方式恰當嗎?面對民眾的反對聲浪,縣府的做法又是什麼?

基隆位在台灣北部海岸線的中央,向來有「台灣咽喉」之稱,在西太平洋上有重要的戰略地位,加上盛產煤礦,從清朝時代開始,即成為當時西歐列強爭逐的要地。為了防衛需求,基隆沿岸構築了許多砲台,其中與台灣本島隔著一條海溝相望的和平島,原名社寮島,位於基隆市東北端,即基隆的前線,理所當然地肩負起捍衛台灣的重責大任。

不過和平島的砲台區在國民政府來台後,部份已改建為飛彈基地,長期被列為軍事管制區,所以當地人知道和平島有砲台,卻少有人見過遺址的真面目。於是雞籠文史協進會和平島文化產業小組策劃了環境解說活動,擔任解說的主要成員是和平島地區的婦女,為了解決失業的困境,她們參加勞委會為期九個月的職業訓練,希望能以發展和平島的觀光產業,找到一份可以維持生活的工作。為了結合和平島的解說活動,媽媽們以當地特產的海藻研發出海苔水餃,希望能以多元化的思考,開創更多的工作機會。

但是,自2001年開始,和平島污水處理廠以挖山填海的方式整地後,附近海域受到棄土污染的傳聞,就在當地傳播開來,可能連帶影響海藻的採收,讓剛走出失業陰影的媽媽們,未來又蒙上一片烏雲。雖然污水處理是一種保護環境的趨勢,但是興建污水處理廠的過程卻造成環境的污染,以挖山的方式填海造陸,甚至差點毀掉當地珍貴的砲台遺跡,基隆市政府的作為實在很難獲得在地人的支持。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基隆市
關鍵字
觀光, 污水處理廠, 和平島

一群家住在和平島的媽媽們,參加解說員的訓練課程,她們的畢業秀就是要辦一個解說活動,為了籌備這個活動意外發現和平污水處理廠的興建可能破壞一個古蹟砲台,於是她們開始寫陳情書、辦活動和平污水廠所在地要挖山填海,經過這群媽媽們的訪查,發現漁民對污水廠的興建也持反對立場,因為填海造成海水混濁,會影響漁獲。污水廠的設置是為了處理環境污染的工程,但是設置的地點與方式恰當嗎?面對民眾的反對聲浪,縣府的做法又是什麼?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柯金源
攝影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污水處理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