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化

食蟲植物 你好嗎?

食蟲植物 你好嗎?

摘要: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影像提供:陳英佐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看起來晶瑩剔透的露珠,其實是個甜蜜陷阱,小昆蟲一旦沾黏上,就難以脫身,為了在貧瘠環境獲得更多養分,食蟲植物透過演化,發展出各種巧妙構造,然而,它們在台灣過得好嗎?

人來人往的建國花市,有個攤位的植物很不一樣。這些食蟲植物幾乎來自國外,深受民眾喜愛,尤其是小朋友,更是看得目不轉睛。

但你知道嗎?其實台灣也有自己的食蟲植物,而且就生活在我們周遭。多雨潮濕的新北市汐止山區,是許多食蟲植物的重要棲地,光是道路旁看似不起眼的野地,就可以見到好幾種,還有一種數量很稀少的食蟲植物-黃花狸藻,汐止的新山夢湖擁有全台最大的野生族群。

可惜大多數的人來到這裡,只注意到湖光山色,卻不清楚水底下的豐富生態。甚至少數遊客的任意放生,還曾讓黃花狸藻面臨危機,人們對食蟲植物的不瞭解,往往在無意間傷害到它們。

趙怡珊是台灣少數研究食蟲植物的人,只要在野外看到可能棲地,就會湊近前仔細觀察。在大片綠意中想找尋個頭嬌小的食蟲植物,並不容易,有時候因為棲地環境變化,個體型態上的差異也很大。

台灣的食蟲植物分為狸藻科和茅膏菜科,目前記錄到的有十多種,大多數都被列入情況危急的紅皮書。它們的威脅,主要來自除草劑的使用、山壁環境的水泥化和開發破壞等因素,讓適合它們生長的地方,越來越少。

位在屏東的植物保種中心,以收藏瀕危物種為優先,希望成為物種救援的諾亞方舟,收藏過程也發現食蟲植物在野外棲地陸續消失的警訊。這個現象不只在台灣,全球野外食蟲植物幾乎都面臨挑戰。

保種是逼不得已的選擇,畢竟室內栽培只能保存單一物種,無法重建生態系間的互生關係。研究水生植物學的中山大學生物系副教授顏聖紘認為,保有棲地還是重要關鍵,讓食蟲植物和昆蟲間的互動和周遭環境連結,能夠保留下來。

然而,這在土地利用密集的台灣一向是個難題,新竹竹北蓮花寺濕地屬於軍方用地,多年來在軍管之下,留下了自然風貌。這裡的河谷地形,造就豐富的食蟲植物棲地,寬葉毛氈苔、小毛氈苔、長距挖耳草,還有現在野外也很難看到的濕地植物,桃園草、點頭飄拂草等等,都棲身在此。這裡還是瀕危的長葉茅膏菜,已知的最後一塊野外棲地。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看著棲地環境逐年劣化,除了自然災害的土石崩落,影響最大的就是攔砂壩興建後導致的陸化。他們招攬志工,用人工除草的方式,減少食蟲植物的競爭壓力,也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食蟲植物;同時也利用人工培育的方式,把物種擴散出去。

對環境挑剔的食蟲植物,棲地一旦消失,要重新找到適合棲地並不容易。目前荒野新竹分會正爭取將蓮花寺濕地劃設為重要濕地或保留區。

不只山邊、水邊、身邊角落或鄉間田邊,都有可能成為食蟲植物的家園,要怎麼樣讓它們活得好、住得開心,趙怡珊認為友善農業的方式,能讓水生植物甚至食蟲植物擁有更多生活空間。

喜歡吃蟲的食蟲植物,透過一代代演化,莖和葉特化成各種型態,努力在地球上生活,有人看見食蟲植物的價值,不想跟它們說再見,一次次努力創造不同可能。盼望著有機會在野外,可以問一聲:食蟲植物,你好嗎?

公視 我們的島【食蟲植物,你好嗎?
03/12(一) 22:00首播
03/17(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屏東縣
  • 新竹縣
  • 竹北市
關鍵字: 
食蟲植物, 黃花狸藻, 除草劑, 水泥化, 開發破壞, 陸化, 保種, 棲地消失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金門的路

金門的路

摘要: 
冬季的烈嶼,潮間帶看起來一片荒涼,透過洪清漳的眼,我們才看到充沛的生命力。退休後的洪清漳,全副心力都放在烈嶼的環境保育,2016年他和伙伴接下金門國家公園的潮間帶調查。即便早已觀察多年,這一年的密集調查還是讓他發現到,許多未曾記錄到的新物種。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然而,他一方面讚嘆潮間帶生物的豐富多樣,另一方面卻又憂心著,不當的海岸工程,讓潮間帶生態,危機重重。像是為了解決排水問題而施作的中墩出海口改善工程,水泥化的溝渠如同摩西分海般,讓中墩沙灘形成兩種樣貌。

大量泥沙覆蓋下,中墩沙灘的潮間帶生態蕩然無存,人類的每個動作,都有可能干擾到海岸生態。最典型的案例,就是金門本島水頭商港的開發,為了闢建商港,後豐港的自然海灣遭到填平,古老生物,鱟的主要棲地也跟著消失。

不只是鱟受到衝擊,數百年來和海相依的後豐港居民,生活也起了變化。開發往往都是環環相扣,不只水域,陸地環境也會有所改變。

早在1999年的金門水頭商港環境影響說明書內,金門縣府就已規劃一條聯外道路,其中水頭商港到西海路二段,這段大約550公尺的道路,被稱為1-1計畫道路,最為關鍵、爭議也最大。

目前往返於金廈之間的旅客,進進出出都仰賴這條穿越水頭聚落的西海路。川流不息的遊覽車,帶給當地居民很大的安全隱憂。1-1計畫道路的開闢,除了紓解水頭聚落居民的壓力,也是為了活化填海造陸出來的六十公頃商港用地。原本規劃做為貨運港的水頭商港,2014年通過環差改做客運港,規劃了親水休憩區、客運中心等等。在金門縣府眼中,1-1計畫道路是啟動未來美夢的按鈕。

1-1計畫道路裡面包含了私人土地56筆、國有土地有7筆,要徵收並不容易,縣府規劃用以地易地的方式,爭取土地所有權人同意,目前已有34位地主同意提供土地。但有部分居民認為政府提供的土地容易淹水,換地並不划算;也有部分居民表示與其先開闢這段道路,應該先把後豐港聚落的農地重劃,整體做通盤檢討才能真的幫助地方發展。

然而,這段道路的開闢,不只有私人土地爭議,還有其他隱憂。水獺是金門狀況最危急的物種,最大的威脅來自棲地破壞和路殺。開發密集的金門西部,雖然已經少見水獺蹤跡,但水獺的活動力強,能多替水獺留點生存環境就多些機會,金門縣政府計畫用留設生物孔道的方式,來減少水獺被路殺的威脅。

這條計畫道路影響到的不只是生物,還有亡靈。亂草蔓生之處就是洪德舜家族祖墳。早期農業社會,祖墳大多都埋在農地、村莊內,繼續守望家族,不料在逃過槍林彈雨後,卻避不開一條路。不只是洪德舜的老祖先,還有數千年前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先民痕跡。

早期中研院學者劉益昌進行後豐港文化遺址試掘調查時,就曾發現後豐港同時存在著史前文化和歷史文化層的考古遺址,這在金門並不常見。縣府認為採取原地填築的道路施工方式來覆蓋,不會往下開挖破壞到文化遺址,但學者評估還是先研究清楚後豐港的文化遺址內容,才能決定該如何施工。

解除軍管之後的金門,急急忙忙想趕上廈門腳步,將小三通視為重要的施政目標,就連烈嶼也不例外。地方首長積極爭取要在距離廈門十幾分鐘的湖井頭地區,也設置小小三通直航碼頭,洪清漳並不看好這項政策。

金門的海,在軍管戒備下,留下了豐富生態和美麗景觀。好不容易民眾可以自由親近海域,開發,會不會讓這片海變了貌?

早上八點多,後豐港老漁民洪榮火兄弟早已捕魚回來,儘管這片海跟他們記憶中的海已經不一樣了,但他們對待這片海的態度沒有變過。金門人所擁有的這片海,未來會是什麼樣子?在朦朦朧朧的遠景裡,等待一個清晰的模樣。

公視 我們的島【金門的路
03/06() 2200首播
03/11()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金門縣
  • 烈嶼鄉
  • 金門縣
  • 金城鎮
關鍵字: 
潮間帶, 鱟, 海岸開發, 水泥化, 聯外道路, 水頭商港

冬季的烈嶼,潮間帶看起來一片荒涼,透過洪清漳的眼,我們才看到充沛的生命力。退休後的洪清漳,全副心力都放在烈嶼的環境保育,2016年他和伙伴接下金門國家公園的潮間帶調查。即便早已觀察多年,這一年的密集調查還是讓他發現到,許多未曾記錄到的新物種。

易容小溪

易容小溪

摘要: 
新北市農業局打出四維治理、生態藍帶的計畫,將整治十多條野溪,居民期待,工程整治與生態原始所需要的平衡點,這些由石頭堆砌的護岸,是不是答案?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不同於大河奔流的澎湃,流經山間的野溪,是清新、溫婉、活生生的。清可見底的澄澈,大大小小石頭錯落,灣潭、小瀑,水流或快或慢,蟲魚鳥獸各自汲取生命的能量。

每條溪流都有自己的樣貌,從沒有一條會完全相同。長年從事野生動物研究的陳一銘,同時也是生態畫家,細膩畫風詳實紀錄著野地的美好,在他眼中,野溪充滿活力。「牠們各自尋找到自己需要的那個角落,整個架構起來,就是完整的生態美學。」一幅二十多年前的畫作,勾勒著溪流的豐富與層次,還有躍動的活性。

陳一銘說,「野溪應該要有它的生命,應該要有曲徑通幽的美感。年輕的時候,碰到溪流,有個慾望,會一直想要往上走,想看看上面有什麼。」美,往往在迴轉之間,「曲徑通幽處,潭影空人心」,溪流,也梳洗著人的心靈。

可惜,現在的野溪,因為流經人們的生活範圍,許多變成了這個樣子。水泥,雖然堅實厚重,卻讓水岸永不透氣,三面光,死氣沉沉的整治手法,讓許多人難以接受。

後來,以疊石打造護岸的工法,開始出現,今年,新北市農業局提出四維治理的生態藍帶計畫,希望整治工程能融入環境,同時打造親水空間。新北市農業局農業工程科技士林威鐘表示,出發點是由剛轉柔,加入了生態考量,採就地取材,營造多孔隙環境。生態藍帶的理念,在點狀跟線狀基礎上,擴大範圍,加入時間軸,整治前後有生態調查,完工後結合社區,進行生態保育。

八月中旬,第一個案例完工,是金山重和里的重和溪中游,疊石磊磊,整齊劃一。新北市農業局農業工程科長林俊德說明,由於上游淤積,影響農田水利會的取水堰,如果不整治,會影響下游80公頃的農民耕作。由於用石塊取代水泥,節省下經費,也達到減碳目的,算出來減少490噸左右的二氧化碳,相當1.2座大安森林公園的碳吸收量。
 

「整個庄頭都很歡喜。」花了好幾年才爭取到整治,重和里里長賴蔡標,對工程很滿意。里長信心滿滿,事實上這是重和溪的第三期整治,沿著溪岸步道往上游走,第一期與第二期的護岸工程,現在石縫中長出植物,綠意盈盈。

回到剛完工的第三期溪段,已經有遊客慕名而來,在溪中享受初秋涼爽。指著溪中若隱若現的銀白身影,「苦花,你看,魚越來越多了。」賴里長開心的說。他希望整治後的空間能吸引遊客,為村子帶來觀光機會。

另一個完工的案例,位在石門區的八甲溪。德茂里里長花文發表示,賀伯颱風以後,整個都淤塞,溪水亂流,整治起來,溪才像一條溪,現在的施工法比較好。疊石頭固岸的工法,十多年前就在八甲溪施作了,花里長覺得目前還很堅固。
 

那整治過後,生物還在嗎?花里長說,「施工影響幾百公尺而已,做好了魚還是會從上游流下來,溪整治起來,魚蝦都一樣有。」

看起來,還有生機,但失去了什麼呢?陳一銘表示,「自然界有韌性,很多生物會回來,可是那不是原來的生物,棲息的生物一定跟原來不再完全一樣。」剛完工的整治,看起來光鮮,讓他心如刀割。

溪流像大自然的動脈,本就會不停變動,工程在兩岸建立了框架,對人來說鞏固了生命財產,放進了人們想要得東西,卻讓溪流失去了原本的多層次與複雜度,失去了活性。

生態藍帶計畫,已經完工了四條野溪,三峽的竹坑溪與紅龜面溪工程剛發包,接下來還在評估六條野溪的可行性,總共十二條溪,都是地方居民提出整治需求。

筆直、平整、開闊的溪床,失去了原始容顏,追不回自然的純粹。這是以生態藍帶來包裝野溪整治?還是抓住了人與自然拉扯的平衡點?美麗口號建立在人工設施上,交給下一代的溪,還剩下多少野性魅力?

公視 我們的島【易容小溪】
09/19(一) 22:00首播
09/24(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新北市
關鍵字: 
水土保持, 水泥化, 生態工法, 野溪整治

新北市「整個庄頭都很歡喜。」花了好幾年才爭取到整治,重和里里長賴蔡標,對工程很滿意。里長信心滿滿,事實上這是重和溪的第三期整治,沿著溪岸步道往上游走,第一期與第二期的護岸工程,現在石縫中長出植物,綠意盈盈。「整個庄頭都很歡喜。」花了好幾年才爭取到整治,重和里里長賴蔡標,對工程很滿意。里長信心滿滿,事實上這是重和溪的第三期整治,沿著溪岸步道往上游走,第一期與第二期的護岸工程,現在石縫中長出植物,綠意盈盈。

 

播出標籤: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野溪整型記

野溪整型記

摘要: 
2014年10月,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一群關心野溪生態的夥伴,組成野溪小組,每個月選定一條溪,進行實地踏查,記錄台東野溪現況,也希望透過公開調查資料,與大眾及公部門對話,進一步影響政府決策和制度。

採訪/撰稿 葉明蘭
攝影/剪輯 葉鎮中

一年多來,他們已經踏查過二十條台東野溪,發現有的溪流被人工堤防緊緊限縮,呈現不自然的河道走向,溪旁還有民宿及耕地。小組也發現,踏查到的每條野溪,幾乎都有水泥整治工程,這些工程後,溪流雖然清澈,卻找不到豐富生態。小組更觀察到,沒有整治的野溪在颱風過後,清澈度比整治過的還好。

台東野溪的水泥工程有多少,透過野溪小組的空拍畫面,可以看到羊橋溪從下游開始,密密麻麻,一段又一段的固床工,從傳統固床工到生態工法固床工,這些工程真的能保障居民的安全與財產嗎?

20157月,小組將踏查資料提供給水保局台東分局,希望公部門能看到水泥工程的問題,台東分局除了邀請野溪小組進行座談,也首度在溪流整治前,請民間團體實地踏查給意見。

台東長濱野溪,長期有居民反映,大雨來時雨水宣洩不及,水保局原本規畫在野溪中游,進行沉沙池與固床工工程,不過野溪小組調查後發現,工程並不能改善居民擔憂的現象,因此提出希望水保局暫緩相關工程的建議。民間團體的參與,能夠改變公部門的決策嗎?

為了整治淹水,20062014年,政府以八年1160億,投入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接著20142019年,再編六年660億,進行流域綜合治理,龐大工程經費下,台灣大大小小河川,幾乎都改了面貌,當人定勝天的想法,一再被大自然否定,如何找出與環境共存共生的更好方式?

公視 我們的島【野溪整型記
04/18() 2200首播
04/23()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資源
縣市: 
  • 台東縣
  • 長濱鄉
關鍵字: 
野溪, 河床工程, 生態工法, 流域治理, 水泥化, 河川整治

201410月,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一群關心野溪生態的夥伴,組成野溪小組,每個月選定一條溪,進行實地踏查,記錄台東野溪現況,也希望透過公開調查資料,與大眾及公部門對話,進一步影響政府決策和制度。

道路殺場


道路殺場

摘要: 
每一條道路的開發,都是為了讓人們,能更快速方便的前往目的地,不過您知道,每一次的道路開發,會造成當地生態環境什麼樣的影響嗎?

採訪/撰稿 葉明蘭
攝影 葉鎮中 陳添寶
剪輯 葉鎮中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200810月在新竹橫山大山背產業道路,發現大批梭德氏赤蛙的屍體,進而展開連續七年的護蛙過馬路行動。

從護蛙行動開始,志工人員們也才發現,除了道路開發,水泥化山溝也可能對在地生態產生威脅。想要為青蛙找到條安全的結婚之路,除了在十月梭德氏赤蛙繁殖季時,大小牽小手,在夜晚找尋想過馬路的青蛙,協助牠們安全到溪流產卵,生態廊道可不可行呢?


從護蛙過馬路為開端,志工們也在橫山豐鄉瀑布溪流裡,連續三年,紀錄調查梭德氏赤蛙的產卵狀態。您知道數千隻小蝌蚪,能夠順利長大為青蛙的機率有多高嗎?新竹大山背的護蛙過馬路,連續七年下來,又保護了多少隻梭德氏赤蛙,安全抵達想去的地方呢?遺憾的是,雖然在相關路段,已經設立警示牌,也在入夜時後,由志工們提醒駕駛人注意,但還是有上千隻青蛙,慘死車輪下。


動物路殺問題,不只梭德氏赤蛙需要關注,保育類動物石虎的路殺事件,這幾年也讓人相當憂慮。尤其今年九月及十月,短短兩個月,苗栗就出現三起石虎路殺意外,我們跟著發現石虎屍體的民眾前往路殺現場,當地位於鯉魚潭附近,擁有相當好的自然環境,在地民眾更說,從小就對石虎不陌生。


對於如何避免石虎路殺事件再發生,苗栗縣政府表示,目前立即能做的,就是在曾出現路殺的路段,設立警示牌,提醒用路人小心,不過設立警示牌,提醒駕駛人注意,效果如何?動作敏捷的石虎,為什麼會頻頻發生路殺事件?除了道路開發,還可能面臨哪些生存危機?


公視 我們的島【道路殺場】
11/23() 2200首播
11/2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竹縣
  • 橫山鄉
  • 苗栗縣
  • 三義鄉
關鍵字: 
路殺, 護蛙, 石虎, 保育類動物, 梭德氏赤蛙, 水泥化

每一條道路的開發,都是為了讓人們,能更快速方便的前往目的地,不過您知道,每一次的道路開發,會造成當地生態環境什麼樣的影響嗎?

蜻蜓不見了?

 

蜻蜓不見了?

摘要: 
氣候異常,反而讓南台灣一群蜻蜓向北擴散,是否會與北部族群競爭,改變一個地區的蜻蜓相?台灣研究蜻蜓的專家不多,這樣的議題,難引起政府關心…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陳添寶

新北市貢寮區的水梯田,在稻穀收割後,依舊保存水源,形成重要的溼地環境,罕見的「黃腹細蟌」即在此生活。

擁有綠色複眼,身長不到四公分的黃腹細蟌,在台灣可是個傳奇。1978年前曾經有多筆紀錄,後來消失了大約三十年,最近才在貢寮水梯田再度被發現。

喜愛觀蜓的林試所技正葉文祺指出,「農藥」加上「水田旱化」是主因。貢寮水梯田的春耕、夏耘、秋收都是人力親為,也習慣隨著耕作的節奏,在無毒水田裡繁殖生長。不過政府鼓勵水梯田休耕、廢耕,台灣的水田陸化變成旱地,數量稀少的黃腹細蟌,極有可能在台灣走入歷史。


蜻蜓因為人為而消逝,還有另一個例子。屏東萬巒的五溝水,是非常著名的湧泉溼地,許多對水質要求高的原生魚種,或是水域周邊的優勢植物,都在這裡獲得庇護,一種極為稀有的豆娘-脊紋鼓蟌,也會在此悠遊飛翔。

2013年時,政府以防洪之名將溼地拓寬,並且在周邊水圳築起堤防,五溝水的景色與生態加速消失,「脊紋鼓蟌不見了,瘦面細蟌也看不到」蜓友陳榮章說。

台灣的水利工程習慣採用水泥護岸,坡面陡峭的二面光、三面光整治法,不僅讓五溝水的蜻蜓遭殃,也讓全台蜻蜓無處為家。因為「兩邊都沒樹,蜻蜓無法躲藏休息;水底舖水泥,水流沒緩衝,就把蜻蜓卵和幼蟲沖走」葉文祺說。 

人為工程搗毀蜻蜓棲地後,想利用人工繁殖回復蜻蜓數量,有其困難度。碰上全球氣候亂象,擾亂蜻蜓的生長週期,蜻蜓的生存更為艱辛。 

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內有八十四種蜻蜓,種類佔全台二分之一,園內只要有水池的地方,都可看到蜻蜓的蹤跡,過去只在中南部出現的「善變蜻蜓」、「溪神蜻蜓」竟然在北部也看得到。 

動物園推廣組輔導員唐欣潔也發現,原本應該在夏季出現的蜻蜓,可能因為氣溫過熱,延遲到初秋才現蹤,或往高海拔地區移動(泰雅晏蜓、台灣弓蜓) 

究竟這些遷徙的蜻蜓,會不會與當地族群競爭,改變一個地區的蜻蜓相?或是對哪些生態造成影響?台灣研究蜻蜓的專家不多,這樣的議題難引起政府關心,現在只能仰賴民間蜓友建立資料庫,長期觀察蜻蜓的種類變化

 

公視 我們的島【蜻蜓不見了?
10/27(
) 2200首播
11/01(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 屏東縣
  • 萬巒鄉
關鍵字: 
蜻蜓, 農藥, 瀕危, 水梯田, 林試所, 水泥化, 棲地破壞, 復育

氣候異常,反而讓南台灣一群蜻蜓向北擴散,是否會與北部族群競爭,改變一個地區的蜻蜓相?台灣研究蜻蜓的專家不多,這樣的議題,難引起政府關心

步道心革命


步道心革命

摘要: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台北不缺水泥花崗岩步道,可是能說故事的古道越來越少,所以我們的行動非常重要。」謝絕水泥,『手』護天然步道,一場漫長的步道革命,持續發酵…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圍繞著城市周圍,總有許多郊野小徑,讓都市人有地方喘口氣,當這些小徑損壞或泥濘,最常見的處理方式是覆上水泥,讓它堅固無比,難道沒有別的辦法?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與台北市政府大地工程處首度合作,將以手作步道的溫柔,修整景美地區仙跡岩一帶,最後的天然步道。

仙跡岩步道的海巡支線,因為保住了天然土路,生態豐富,沿途蟬聲特別嘹亮,總有蝴蝶輕輕飛舞,走起來舒服,登山客的使用率很高,但部分路段積水泥濘、木階梯老舊損毀,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招募了志工,用雙手來處理問題。

積水路段透過刨除軟爛表土、增加排水的導流木及撒上碎石,走起來乾爽舒心。老舊階梯透過路廊改道、重整邊坡與放置枕木作階梯,最後是有著S曲線的漂亮路段。在專業講師帶領下,一群素人變成步道職人,表現出完美的專業水準。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提出『天然步道零損失,水泥步道零成長』理念,默默影響著人們,中埔山步道入口的兩百公尺,就在居民爭取下,敲掉了水泥,回復透水表層。台北市大地工程處道路工程科長夏賢統表示,一半寬度鋪上透水磚,一半恢復自然土路之後,蝶類會進來覓食,步道變得更熱鬧有生機。 

台北市列管的136條步道中,有74%覆蓋著水泥或花崗岩的不透水層,中埔山是唯一水泥減量案例,步道革命開出了新花朵。然而大多數人對工程步道的爭取,並沒有因而停止。

在陽明山區平等里,因應農耕需求,興建了三大灌溉水圳,早年為了巡水,工作人員沿著古圳走出了步道,現今成為登山客喜愛親近的郊山小徑。其中的尾崙古圳,近幾年一段段鋪上水泥,甚至連水圳也水溝化。現在只剩下靠近取水源頭的路段,還保留百年前的面貌。 


平緩陰涼,景觀自然,越來越多人喜歡來這裡。爭取拓寬、增加欄杆等人工設施的聲音,也跟著進來。針對泥濘問題及整體景觀與生態的維護方式,預計明年發包,市府表示還要多方溝通。 

步道,通往山林,也通往心靈。它,應該越自然越好。山野間,步道心革命持續進行著,也許有一天,郊山不再公園化,步道不再水泥化,山區小徑能成為人們真正的心靈後花園。 


公視 我們的島【步道心革命】
10/13(
) 2200首播
10/18(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北市
關鍵字: 
千里步道, 仙跡岩, 步道, 水泥化, 中埔山, 古圳, 都市綠地, 徐銘謙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台北不缺水泥花崗岩步道,可是能說故事的古道越來越少,所以我們的行動非常重要。」謝絕水泥,『手』護天然步道,一場漫長的步道革命,持續發酵

步道深呼吸


步道深呼吸

摘要: 
多久沒有好好走路了?到哪裡走路才舒服?鄰近都會的郊山,就像心靈花園,人們順著步道,走進森林、深呼吸,但是離人們越近的郊山步道,卻越不自然,其實步道本身,也需要呼吸…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慶鍾 陳添寶 許中熹
剪輯 葉鎮中

連綿的鋸齒山峰,彷彿天神的筆架,新北市石碇與深坑交界,有一條山徑,帶領人們走向它。台灣千里步道協會資訊組長陳朝政表示:「它的原始天然度很高,幾乎沒有多餘的人工設施。」

筆架山步道屬於砂岩地質,又接近稜線,就算下雨,水也容易排掉,一直維持著自然風貌。


但不是所有步道都這麼自然,鄰近都會的郊山步道,普遍面臨著過度人工化的困境,台灣千里步道協會號召志工,針對雙北市列管的步道,進行踏查。他們發現了許多無法呼吸的步道。

受許多山友喜歡的林口森林步道,讓人們遠離塵囂,走完全程大約1-2小時,步道兩旁的林相非常原始,在步道入口,林口登山健行協會收集了廢棄輪胎,做成樓梯,希望方便健行者行走。負責林口區步道調查的志工賀賢德表示,把輪胎弄在這裡,可能阻擋了生物原本的路徑,而且輪胎不會自然分解,沒辦法回歸自然。


鄰近的新林步道,過去為了解決林口紅土下雨濕滑的問題,全程鋪上地毯。志工賀賢德掀開地毯發現,底下的蚯蚓都白化了。

地毯雖然隔絕了土壤與陽光,但還保留一些柔軟,而水泥,則是完全阻斷山路的呼吸,堅硬質地造成行走上的不舒服,封住泥土的芬芳,封住萬物的生機,是最常見的步道殺手。步道志工潘建宇表示,台北市水泥化比較嚴重,離捷運站越近的步道,水泥程度與設施數量都比較明顯。


越多人使用的步道,設施與鋪面就越多,連結人與自然的步道,面貌卻不自然。六月初,台灣千里步道協會發表了雙北市郊山步道鋪面調查結果,30多位步道志工,用兩年的時間,踏查雙北市274條列管步道,累積長度超過480公里。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執行長周聖心表示,希望未來能達成,水泥步道零成長,自然步道零損失的目標。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將每年六月的第一個星期六,定為台灣步道日,邀請民眾選擇一條自己喜歡的步道,並在這天為它做一件事。67日,全台50多條步道串連開步走。副執行長徐銘謙選擇了福州山步道,進行一場赤腳的「感覺之旅」。

泥土、水泥、木棧道、PU鋪面、碎石,赤腳走,感受更鮮明,身體喜歡什麼?什麼材質才舒服?徐銘謙表示,任何生物走步道,都沒有鞋子,打赤腳是讓大家和自然重新連結,走到土路的時候,非常溫暖舒適,腳底突然感覺到解放。

台灣步道日,在歡笑聲中結束,關懷步道的種子,種進學員心裡。一群步道志工頂著豔陽,來到景美的仙跡岩步道,準備搶救最後一段泥土路。

志工楊至雄說明,整段仙跡岩步道,只剩550公尺是泥土路,其他都被水泥與花崗岩蓋住,里長還考慮把最後一段土路也做上水泥。他們希望透過千里步道協會跟里長溝通,以手作步道的方式來維護,同時也做環境教育。


手作步道堅持以自然材質、用符合當地條件的方式處理,號召志工進行常態性的維護,避免水泥等看似可以一勞永逸的硬體,阻礙步道呼吸。

步道是通往自然的途徑,人們如何打造它的面容,反映著人對自然的態度,自然需要被尊重,不應該被改造或征服。


公視 我們的島【步道深呼吸】
07/28(
) 2200首播
08/02(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山林, 綠生活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關鍵字: 
步道, 千里步道, 水泥化, 廢輪胎, 人工設施, 周聖心, 仙跡岩, 工作假期, 徐銘謙

多久沒有好好走路了?到哪裡走路才舒服?鄰近都會的郊山,就像心靈花園,人們順著步道,走進森林、深呼吸,但是離人們越近的郊山步道,卻越不自然,其實步道本身,也需要呼吸

鋪一條路回家


鋪一條路回家

摘要: 
十月初,一個下著大雨的日子,一群來自城市的志工,齊聚太魯閣,準備上山展開三天的工作假期。他們將付出腿力、勞力、心力,與太魯閣族人一起用雙手,鋪一條回家的路…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張光宗
剪輯 葉鎮中

隱身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後方的這條步道,沿著流籠而上,陡直的曲線,像極了太魯閣先民堅毅的性格。一路陡坡,冒雨前行,每一步都考驗著志工們的意志。走到大禮部落,要兩三個小時,繼續走到大同還要兩個小時,這卻是居民回家唯一的路。


部落婦女走在步道上,眼光迅速掃描路邊的各種菜色,邊走邊採,晚餐有了著落。

大同大禮,是極少數沒有道路到達,沒有電網連接,沒自來水的部落,至今仍然有七八戶居民,在山上定居耕種。陡峭的山路,拉開了同禮與平地的距離,也拉出了現代文明與原鄉生活的兩個世界。部落老人家即使行動不便,還是堅持上山,對他們來說,這裡才是靈魂安居的所在。最近十年來,越來越多部落的中壯年人回到山上,重新整理自己的家。 


太魯閣族稱大同部落為「斯卡檔」(砂卡噹),日治時期因為被劃為蔬菜生產區,是少數沒有被日本人遷到平地的部落,也因此保留著太魯閣族傳統的生活與文化。如今舊部落已經淹沒在荒煙漫草中,居民一直有個願望,希望重新整理這條通往舊部落的路,讓年輕族人能認識祖先居住的地方。

在清水山、千里眼山、立霧山的圍繞下,大同部落被輕輕喚醒。志工們展開手作步道的一天,對在都市長大的志工們來說,鋤頭、鏟子,都是陌生的玩意。在平地從事房仲業務的林先生,被分配到碎石區,藉由重度使用身體,找到疏壓管道。


千里步道協會之所以推動手作步道,是希望用環境友善,對生態影響最小的方式,取代現在水泥化的山區步道;也因此步道的寬度、排水問題、與景觀的協調性等等,都必須注意。

為了準備工作假期,部落媽媽們全員到齊,分工合作,有的負責煮菜,有的負責搬木頭、做步道。有些部落媽媽長年在山上討生活,這條路本來就是他們採箭筍、種玉米的必經之路,看到這麼多平地人上山幫忙修路,心裡是滿滿的感謝。部落年輕人也難得回到山上,用另一種方式,認識自己的家。

奮力工作了一天,將落葉撒在完成的步道上,每位志工臉上都掛著滿足的笑容。平地人的熱情,讓部落族人對自己的家園,自身所擁有的環境,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1986年,太魯閣國家公園成立,同禮部落被劃入國家公園範圍內,受到國家公園的各種限制,不能興建道路、不能牽水電、不能做大面積開發。這些限制曾經被看作不利發展的層層束縛,如今從另一個角度看來,卻也讓同禮部落,能保有原始的山林與傳統的生活方式,成為一個吸引平地人不斷探訪的桃花源。


千里步道協會過去曾經在猴硐、阿塱壹等地,與當地社區合作舉辦手作步道工作假期。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表示,手作步道是凝聚社區的一個媒介,其實背後都有一個關心的議題。

同禮部落花了三年的時間,凝聚共識,一步步朝向生態村的方向邁進。他們計畫以部落共同經營的方式,一方面讓居民有基本收入,另一方面也保有部落的自然環境。以電力供應來說,部落居民都使用發電機,因為汽油必須從平地揹到山上,既昂貴又不環保。為了尋找更便宜的能源,有些居民開始使用再生能源,步道上出現一盞盞太陽能燈。


如果說,家的意義是一個能讓人感到自在,去除文明的矯飾,重新找回自己與土地連結的地方,那麼同禮部落,不但是太魯閣族的家,也是許多都市人內心嚮往的家園。

三天的工作假期,志工們身體疲累,心裡卻有一種滿足。雖然下山的路還是跟太魯閣族的個性一樣,很硬、很難走,卻沒有人抱怨。同禮部落要邁向生態村,或許還有一段路要走,在熱心志工、民間組織共同出力下,回家的路,正一步一步地,用雙手鋪陳出來。

學科: 
山林, 文化
縣市: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手作步道, 工作假期, 千里步道, 原住民, 部落, 太魯閣, 水泥化, 開發限制, 國家公園, 生態村, 生態旅遊, 徐銘謙,砂卡噹

十月初,一個下著大雨的日子,一群來自城市的志工,齊聚太魯閣,準備上山展開三天的工作假期。他們將付出腿力、勞力、心力,與太魯閣族人一起用雙手,鋪一條回家的路

馬武窟溪大危機


馬武窟溪大危機

摘要: 
風光秀麗的馬武窟溪,是東部一條重要的生態保護溪流,也是重要的物種基因庫。然而,下游河口和上游源頭的開發案來襲,打亂這條溪流長期的自然寧靜,馬武窟溪面臨生態危機…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行經台東縣東河鄉的馬武窟溪,總會被碧綠的河流,潔白的漱石所吸引。這條風光明媚的溪流,發源自海岸山脈,生態豐富,魚類就有約130多種。

但是,在美麗的河口區域,東河鄉公所突然發包築堤,打算攔阻河口,提高水位,形成湖泊,發展划船、遊憩等水上活動。這項築堤計畫,在尚未充分和村民商量說明之前,就發包動工,還一度遭到颱風破壞,鄉公所不願放棄建設,繼續發包動工。當地村民指著河口破碎的水泥堤坊表示,這根本是浪費納稅人的錢。

蔡文川老師,長期研究馬武窟溪的生態,面對河口區域的開發,擔心洄游性魚類的生存將受到威脅。當地居民也氣憤的表示,馬武窟溪一帶的部落,早期依賴河口捕魚維生,現今也是傳統祭場,一旦改變地貌,破壞生態,對部落文化將是重大影響。

在東河海岸線上,有台灣最佳的衝浪地點,縣府年年舉辦衝浪賽,一旦河口築堤,除了可能影響衝浪者的安全,同時也造成海床淘深下刷,改變海浪樣貌,破壞原本優良的衝浪環境。

馬武窟溪河口築堤,引發高度爭議,荒野保護協會發出警告,並且行文縣政府,獲得台東縣政府勒令鄉公所停工的決議。河口築堤的危機暫時平息,但是馬武窟溪的危機,還沒結束。

馬武窟溪的上游支流,分有南溪和北溪,早期都是生態豐富的地區,當地居民以過河會踩到魚,來形容魚類的繁茂。這裡一度因為山林大量砍伐,改為耕地,造成馬武窟溪生態衰減,後來在多數坡地棄耕之後,生態有恢復的跡象。然而這樣的自然寧靜,沒有持續太久,因為大型開發案,在上游區域開始進行。

馬武窟溪上游的尚德村,一個廣達9公頃的山坡地開發案正在進行,民間開發業者以購地方式,計畫興建一個修行禪林。開發單位首度舉辦說明會,但是簡單的簡介資料,一張紙的說明,引發旁聽民眾的不滿。

由於開發區域,多數位於森林區內。居民擔心,在陡峭的山坡進行開發,將引發水土保持的問題。開發業者表示,將會運用休耕農地,保護保安林,一切依法辦理。另外,整個開發案分為兩期進行,第一期興建禪舍,第二期將會興建大禪堂,業者表示,土地都是低密度開發,將會保持原貌。

面對開發業者的保證,當地居民不滿,指責在開發案前,就已經在山林建造違建禪舍,現今再談保證,已經無法取信於人。尚德社區村發展協會理事長陳人鼎,原本在西部工作,兩年前知道故鄉面臨開發,就回到東部,進行抗爭。他來到已經建立在山林中的禪舍,一棟棟房屋,連化糞池都沒設置,污水就往坡地流。

對於開發業者表示:「在森林內以低度開發,不破壞地表」,陳人鼎指著開發區域的樹林說著,不破壞地表,如何施工。更嚴重的問題是,開發區域幾乎就是馬武窟溪上游支流南溪的集水區,許多湧泉供養河流生態,以及居民的生活、耕種。陳人鼎表示,整個開發區就是水源保護區範圍,一旦開發,水源中斷、污水下流,將是一場生態浩劫。

寧靜自然的馬武窟溪,下游面臨河口築堤,上游面臨坡地開發,整個流域面臨巨大變動,也許在讚嘆河流美景之時,我們也該聽見,美麗馬武窟溪的哀傷心情… 

學科: 
山林, 水資源
縣市: 
  • 台東縣
  • 東河鄉
關鍵字: 
生態保育, 馬武窟溪, 觀光, 開發, 地方說明會, 水土保持, 山坡地, 河川生態, 水泥化, 部落, 原住民, 汙染, 湧泉

風光秀麗的馬武窟溪,是東部一條重要的生態保護溪流,也是重要的物種基因庫。然而,下游河口和上游源頭的開發案來襲,打亂這條溪流長期的自然寧靜,馬武窟溪面臨生態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