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會

滲眉埤悲歌

滲眉埤悲歌

摘要
座落在稻田間的埤塘,是桃園特有的地景,也是農民灌溉的水源。在大園區和蘆竹區交界處,有個叫做滲眉埤的埤塘,如今池底一片乾枯,泥土呈現黃黑色,而且散發惡臭,附近居民都不敢接近…

住在滲眉埤旁的居民認為,池邊的焚化爐就是污染的來源。菓林里里長陳錫達也說,焚化爐燒的醫療廢棄物和有機廢溶液,散發陣陣惡臭,居民晚上常常被臭醒,而且這兩年來他發現,社區居民罹癌過世的比例很高,讓他們十分擔憂。

這座由宇鴻科技經營的焚化爐,原本叫做坤業焚化爐,和一般處理家庭垃圾的大型焚化爐不同,專門處理事業廢棄物,而且規模較小,是1999年時申請設立。
當時,政府剛制定民營焚化爐營運辦法,桃園境內許多工業區,每天產生大量事業廢棄物,卻無處可去,於是替工廠處理廢棄物,成了一門好生意。

但宇鴻設廠的消息一傳出,立刻引發大園、蘆竹一帶居民的反彈,也多次北上陳情、圍廠抗爭,卻阻擋不了這個不受歡迎的鄰居。

十四年來,桃園市環保局曾經稽查宇鴻科技兩百多次,並且累積罰金340萬元。今年,大園區菓林里的居民,又再度成立自救會,並在滲眉埤旁拉起白布條。

引發居民重起抗爭的導火線,是今年7月,桃園市環保局和環保署北區督察大隊,利用最新添購的空拍設備進行稽查,發現宇鴻科技竟然將焚燒後的灰渣,掩埋在廠區外,這塊圍著鐵皮的空地,同時有廢棄物申報不實的情形。

環保局除了依法開罰,要求限期清理完畢,更發現,業者可能將廢酸溶液和含戴奧辛的灰渣,直接倒進滲眉埤,才造成池水和底泥的重金屬污染。目前已經交由桃園地檢署進一步調查。

為了進一步化驗底泥污染情形,也避免污水繼續滲透到周邊農田,桃園農田水利會已經在7月將池水放乾。但20公頃大的滲眉埤,過去是周邊120公頃農田的主要灌溉水源,水利會只好從其他埤塘暫時飲水作為替代水源,未來如果滲眉埤整治完畢,再恢復灌溉功能。

污染責任尚未釐清,地檢署偵辦結果也還沒出爐,今年8月,宇鴻科技已經申請到新的廢棄物處理許可證,可以繼續營運到2017年。這一連串事件讓菓林社區居民十分憂心,也在10月15日帶著八千份連署書,前往桃園市政府陳情。

當時環保局在協調會上回應,在化驗、比對7月份採集的污染樣本,確定污染來源後,一定會協助居民求償,並且在宇鴻科技廠外的出水口裝設俗稱「電子腳鐐」的自動連續監測裝置。

長期關注焚化爐污染問題的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認為,焚燒家庭垃圾的大型焚化爐,都已經裝設自動監測裝置,不但地方環保局可以隨時監控,民眾也可以上網監看焚燒過程,這種資訊公開的做法,值得推展到中小型焚化爐。

此外,凌永健也指出,處理事業廢棄物的中小型焚化爐,送進廠內的東西已經很難掌控,可能會把不該一起燒的東西放在一起燒,或者有不該焚燒的東西,卻送進去燒。他建議,地方環保單位目前只是由空保科監測煙囪排放廢氣是否超標,無法避免上述的情況,應該想辦法監督廠內究竟燒了哪些東西,從頭到尾整合性的關注。

由於宇鴻科技婉拒採訪,對於廠內目前做了哪些污染防制措施,仍然不得而知。環保署與新任桃園市環保局長也以本案已進入司法程序為由,表示不便受訪。但居民們還是期待,選前曾經和他們站在一起的新任市長鄭文燦,不要忘記當初的承諾,早日讓滲眉埤恢復生機盎然的面貌。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桃園市
  • 大園區
關鍵字
焚化爐, 埤塘, 灌溉用水, 灌排分離, 廢棄物, 重金屬, 底泥, 水利會, 凌永健, 公衛, 空汙

座落在稻田間的埤塘,是桃園特有的地景,也是農民灌溉的水源。在大園區和蘆竹區交界處,有個叫做滲眉埤的埤塘,如今池底一片乾枯,泥土呈現黃黑色,而且散發惡臭,附近居民都不敢接近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寧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彰化農地污染記

摘要
鎘米的烙印,讓彰化農地始終難以擺脫污染惡名。然而,2013年6月,這裡又傳出了農地遭受污染...

污染猶如繩索,緊緊纏住彰化縣和美鎮,灌溉土地、滋養農作物的水源,卻隱藏看不見的毒害,工廠廢水含的重金屬,隨著水,流進農地,讓土地慢慢中毒,時間久了,這顆隱藏地雷,就爆炸了。 

東西二、三圳,早期電鍍廠雲集,工廠廢水排進水圳,造成人人聞之色變的鎘米,在製程改變後,已經不再排放含鎘廢水。這次污染農地被環保署驗出鉛、銅、鎳、鉻等重金屬含量,超過土壤管制標準。然而這次的農地採樣,並不是環保署長期系統性的調查,而是臨時個案,因為工業總會希望環保署放寬土壤中鉻的管制標準,於是環保署實地調查農地現況,做為法規是否調整的參考。

環保署土基會技術審查組何建仁組長表示,這次的檢驗,是從環保署廢管處所管理的工廠中,篩選出高污染潛勢工廠,有三家,分別位在和美、埔心、秀水,再針對工廠附近灌溉水、底泥和農地做調查,埔心、秀水各採樣33組,分別有8組及2組超標,和美採樣34組,卻高達29組不合格,不合格率高達85%。

民國六、七零年代,政府倡導「客廳即工廠」,鼓勵家庭代工、擴大外銷,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彰化發展出小五金工業,製傘業、燈飾業、水龍頭業蓬勃發展,於是有了金屬表面處理業的需求,含有各種重金屬的廢水排放到環境中,種下了農地污染的惡果。

這些電鍍工廠,集中在彰化市北側及和美鎮,引自烏溪水源的東西二、三圳,在流過彰化及和美後,承受電鍍工廠在內的各種工業廢水,造成土地永遠的傷害。

民國90年,環保署土污基金會成立,因為土污基金的徵收,開始對全台農地做系統性調查,從這一年開始,和美鎮始終籠罩在鎘米陰影下。

農地一再發生污染事件,讓彰化農田水利會成為眾矢之的。彰化農田水利會總幹事林永傳表示,在東西二、三圳,水利會從來沒有受理搭排,因為工廠廢水不符合灌溉水質標準,如果工廠排進去,水利會沒有公權力,無法取締,只能通報環保單位。水利會能做的,只有加強水質監測來防堵。

然而,彰化縣環保局表示,民國95年以前,水利會確實有接受工廠廢水,搭排到所轄的區域排水,而區排又與水圳連接,導致農地污染難以根絕。

鎘米事件,讓各界重視灌溉水源保護的課題,水利會於是要求高污染工廠,改以附掛管的方式,把廢水接到農業取水口以下再排放。一家電鍍工廠負責人表示,過去還能排到排水溝,現在水利會不給排,必須花一百多萬,接三、四公里的水管,才能把水排出去。因此,業者除了向環保局申請水污染防制設施的許可證,向水利會申請的搭排許可,也必須附上,才能合法營運。

這次爆發污染農地的水圳旁,也有高污染產業的附掛管,雖然排除了污染大戶,但遭環保署鎖定的工廠,經年累月的排放廢水,終究還是出了問題。

走進彰化農地間,放眼看去大大小小的工廠,密集分佈,有申請搭排或附掛管的業者,還在水利會掌握之中。然而污染源眾多,水利會表示,防不勝防,因為工廠有沒有申請合法,水利會無從得知,且部分污染源是利用道路測溝排放,最後流進水利會渠道,難以防堵。工廠廢水排放到道路測溝,變成無人管理的漏洞,環保局表示,已經在民國99年,請水資處依據水利法擬定管理辦法。目前,合法工廠都已經在環保單位的掌控中,但地下工廠的黑漏,可能更大。

農民希望政府正本清源,從源頭拿掉造成污染的工廠,不然會害死更多人。彰化縣環保局秘書江培根表示,會與建設單位共同努力,要求工廠搬到工業區去,但因為工廠都是合法設置,無法強制要求。為了維護東西二、三圳的水質,他們也已經引用水污法,針對東西二圳沿線的工廠,加嚴放流水標準中銅、鋅、鉻的管制標準,希望把水質處理成本,變成不經濟的行為,迫使工廠到更安全、有良好污染控制的場域,去設廠。

過去,彰化污染農地的整治方式,以翻土法為主,把集中在表層的污染物,平均分散到翻土深度的土壤中,污染總量並沒有改變。民國93年以前的污染農地,整治經費高達2800多萬,環保署引用土污法中「潛在污染責任人」的概念,要求彰化農田水利會,負擔34%的費用,總共979萬。

對此,水利會總幹事林永傳大表不滿,他認為,水質污染發生源頭是工廠,工廠排放許可是環保單位核准的,水利會從開始到現在,沒有一件申請案件。彰化縣環保局秘書江培根則表示,源頭工廠甚多,且台灣工廠壽命短,因此難以追查到污染行為人,加上水利會可能引灌到回歸水,或是其他區域排水及市區排水,作為灌溉水源,水利會應該防止注意,卻沒有注意,是構成潛在污染責任人的要件。此外,過去水利會確實有部分接受搭排。

環保署祭出殺手鐧,要求水利會負起部分污染整治責任,但水利會認為蒙受冤屈,提起行政訴訟,並且以全面禁止搭排來反制,連生活污水也不得排入。但是都市發展無章法,工廠、住家、農地混雜,一旦禁止家庭污水排入,將造成莫大衝擊。彰化農田水利會總幹事林永傳表示,全面禁止搭排,是為了讓中央重視,責任到底是誰的?釐清之後再受理搭排。

此舉一出,逼的行政院邀集相關部會出面解決,最後達成六點共識,包括水利會在內,不得引灌有重金屬污染的水源,若接受工廠搭排,廢水必須處理到符合灌溉水質標準,等於比現行放流水標準,嚴格10倍。社區借灌溉系統排放家庭污水,若沒重金屬則可以搭排。此外,水利會需提供搭排戶的資料和灌溉水系的圖資,來換取105年以前,水利會在農地污染的免責權。環保署土基會執行秘書蔡鴻德表示,過去很難查污染行為人,因為無法得知工廠是否為搭排戶,要透過水圳圖,才能往上鎖定污染工廠。

讓環保單位覺得大有斬獲的,包括在工廠資料的部分,會議中也要求工業局提供工廠名單。過去,工業局打算讓彰化地區違法的地下工廠就地合法,但環保單位大力反對,目前以暫行方式處理。環保署土基會執行秘書蔡鴻德表示,與工業局在這部分纏鬥一、二十年,總算見到曙光。

過去污染的農地整治完後,如今雜草叢生,過去客廳即工廠的政策,賺到當時的經濟成長,卻殘留遺害至今,彰化縣環保局秘書江培根表示,污水下水道的進程希望能加快點,至少需要做到灌排分離,若是把區排的水當灌溉水使用,土壤慢慢蓄積,即使不是高污染性廢水,還是可能受到污染。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認為,台灣土地的使用概念需要重新調整,土地上工業、住宅、農業混雜,該移的工廠,該保留的農地,或是該維持的住家品質,都是國土規劃上,必須正視的問題。

環保署擴大採樣資料若完成,想必將有更多農地列入黑名單,彰化何時能脫離污染的惡夢。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和美鎮
關鍵字
農地污染, 重金屬, 鎘米, 土壤管制標準, 電鍍業, 土基會, 水利會, 搭排, 整治, 灌溉系統, 灌排分離

鎘米的烙印,讓彰化農地始終難以擺脫污染惡名。然而,2013年6月,這裡又傳出了農地遭受污染...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珣 柯金源,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柯金源,剪輯 張光宗

穿城之水

穿城之水

摘要
一條條流過城市的古老水圳,現今面臨著不同的命運,有的深埋地底,有的髒臭無比,甚至有的已經消失不再記憶。當灰色的城市,開始尋找水岸美景,這才想起,那條曾經美好的穿城之水。

隱身在新店巷弄之後,大坪林圳像一條後街水溝,悠悠的流著。在當地老人家的記憶裡,水圳曾經美好,不是現在髒臭的模樣。大坪林圳原是瑠公圳水利系統的一條支圳,十八世紀中期開鑿,從新店溪引水,沿山修築圳道,灌溉大坪林一帶農田。但是隨著城市發展,水圳受到忽視,漸漸成為家戶的排水溝,開始從歷史的記憶裡流失。

在台北開拓史上,瑠公圳系統扮演重要的水利功能,涵蓋的瑠公圳、大坪林圳、霧里薜圳三大水圳,成為台北盆地的水源命脈。但是到現今,大坪林圳成為後巷水溝,霧里薜圳、瑠公圳多數被掩蓋在地下,只有在瑠公圳引水源頭,還可以看見瑠公圳的樣貌。這段為追求重現歷史,整理出來的瑠公圳水源地河岸步道,兩岸整修美觀,確是一條無水之圳,乾枯的水道裡,充滿著臭氣,穿過台北城的古老水圳,就以這樣的姿態現身今世。

尋找城市水圳的記憶,成為在城市發展後,一個歷史的追尋。主婦聯盟的張明純,從七年前就開始關心流經台中城市裡的水圳,特別為綠川撰寫一本導遊手冊。

流經台中市區的水圳,有綠川、柳川、梅川、麻園頭溪圳四條水道,其中綠川經過火車站前,日本時代進行整治,沿著水岸發展出台中的現代雛形。沿著綠川漫步,還可以看見早期的一些房舍,張明純表示,綠川最有特色的地方,就是沿岸植栽的大樹,都是當時居住河岸的居民,親手栽種的

追溯綠川的源頭,位在自來水廠一帶,那裡是台中市區最早的水源地,水源來自豐沛地下水,流入綠川。1914年開鑿引水井,修建大型水塔,開始供水給台中市街。但是到現今,高聳水塔建築變倉庫,綠川也成為一條水溝,清澈的水質不再有。台中綠川,多數圳道依舊保留地面,並未遮蓋,但是水質改善的問題,一直是整治綠川的根源。水質不能改善,生態不會回來,再多的美化工程,依舊無法救回綠川。

幾年來,張明純不斷拜訪沿岸居民,希望能喚起共同保護綠川,但是一些砍樹築高牆的水泥工程,依舊在進行,綠川依然有著消亡的危機。

在台灣,流經城市內的古老水圳,多數面臨著三個難題,第一個是圳道被佔據封閉,第二個是水質污濁髒臭,第三個是生態難以恢復。在高雄的曹公圳,早期也和其它城市一般,面臨著三大難題,但是經過多年整治,曹公圳慢慢以新的面容顯現。

曹公圳開闢歷史已有170年,早期良水灌溉良田,在面臨城市化之後,也是圳道遮蓋,水質髒臭。在十年前開始推動整治,關心南部水文問題的魯台營表示,當時大家第一個念頭,就是把圳道打開。在執行打開圳道的意念下,政府編列預算,補償搬遷,遷走佔據圳道的住戶,漸漸讓曹公圳的水道顯現,再開始進行圳道美化工程,但是卻出現新的問題,擁有圳道的水利會,不願配合圳道整治,一度圍籬阻擋工程。

經過不斷溝通,以完成整治後,共管互利的願景,說服水利會,但是接續的問題是水資的改善。因為曹公圳由高屏溪引水,但是上游經過城市區域,水質已經污染,引入整治後的曹公圳,還是一樣髒臭,最後想出中水回收使用的作法。在鳳山溪旁的曹公圳水源頭,埋著下游污水處理廠的管線,將處理乾淨的中水,送進曹公圳。但是魯台營表示,這只是權宜措施,每日四千元的輸水電費開銷,也是不合環保,最終還是要整治上游,讓乾淨的水,流入曹公圳。

整治修復古老圳道,最難的是在美化之後,如何恢復生態,那是花費鉅資也難以達成的目標。但是在台中,一條流經城市的自然河道,面臨開發破壞的命運。關心自然生態的李璟泓,來到台中大里的舊旱溪河岸,小心翼翼指著樹頂,藏著鳳頭蒼鷹的鳥巢。他表示,在城市很難看見猛禽,但是舊旱溪河道生態豐富,吸引許多生物前來棲息。

舊旱溪河道流經大里市,河岸綠樹林立,水質清靜,成為城市中難得的自然樂園。但是一項大康橋的排水整治工程在進行,計畫將9 公里舊旱溪分期整治。但是整治計畫,引起環保人士疑慮,擔心破壞自然生態,並且指出在國光橋兩岸,剛好有整治前的自然綠地,以及整治後的水泥河岸,可以讓人比較差異。

面臨破壞生態的質疑,負責整治工程的第三河川局局長鄭修宗表示,大康橋計畫原本是旱溪排水工程,台中市計畫推動優良水岸空間,營造可以泛舟的河流,所以推出大康橋計畫,改造十多公里的旱溪河道。

隨著工程進行,原來的自然河岸,一夕之間被推平,準備開始水泥建設。面對環保人士的質疑,第三河川局局長鄭修宗表示,目前國光橋上游一段河灘地被夷平,屬於都市更新工程所為,並未呈報河川局,已經送案查辦。針對環保團體的要求,他表示將會規劃有生態濕地,親河空間等區域,但是強調因應市民要求,還是要以市民需求為主。

以人需求為主,忽視生物的自然棲地,李璟泓指出,國外有太多例子,人類能和萬物共生,能在河岸賞鳥、觀魚,都是很好環境教育,為何台灣做不到,這種偏重人類,卻忽略生物的思維,必須從環境教育檢討起。

當城市裡,不斷設法解救一道道消亡的水圳,卻在舊旱溪上演毀滅一條自然河流。但是恢復流過城市之水,最美的容顏,各個城市都在努力,嘉義道將圳在民間推動下,也是不斷改造。但是在道將圳水路上,最榮耀的是在魚寮一段水道,保留最原始的樣貌,也有最豐富的生態。

在魚寮社區,擁有生態古圳道,社區發展協會作為社區營造的重心,保護古圳道,居民自行製作竹橋,恢復圳道上一些舊有建物。魚寮社區的古圳道,展示水圳作為生態棲地的價值,甚至可以連結周遭埤塘,形成一個蓄水滯洪的水環境。保護生態,成為圳道整治的最遠大目標,不只是為人而建,而是有著萬物共生的理想。

在日本,水圳成為城市的中心,美化後趨近自然的河岸,成為居民在城市漫步的路徑,也吸引眾多觀光客前往。聞名的古川町,整治町內水圳,形成優良的生活空間,結合傳統文化的復舊,成為翻轉市町命運的開端。

一條條穿城之水,在悠久的歷史之後,面臨著不同問題,甚至深埋城市地底,不復記憶。但是近年來,在城市的水圳復興運動興起後,打開圳道,美化裝扮,恢復生態,成為眾多城市居民的共同心願,希望古老的穿城之水,再現美麗容顏。

學科
水文
縣市
  • 嘉義縣
  • 六腳鄉
  • 台中市
關鍵字
水圳, 瑠公圳, 水利系統, 曹公圳, 水泥, 李璟泓, 綠川, 水利會

一條條流過城市的古老水圳,現今面臨著不同的命運,有的深埋地底,有的髒臭無比,甚至有的已經消失不再記憶。當灰色的城市,開始尋找水岸美景,這才想起,那條曾經美好的穿城之水。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上水的希望

上水的希望

摘要
從台三線省道轉往谷關的路上,可以清楚看到一整片突起的台地緊鄰著大甲溪畔,這就是新社台地,台中縣新社鄉就位在這片台地上,沿著大甲溪,順著中橫公路繼續向東行,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就進入和平鄉的白冷高地,大甲溪在這裡成就了兩則水的故事。一則來自北岸的天輪發電廠,大甲溪沿岸的五座發電廠都由這裡控管,另一則來自南岸的天輪村,白冷圳的傳奇就從這裡開始。

海拔543公尺的取水口,比新社台地高出了二十幾公尺,白冷圳就利用這種水往低處流的自然原理,不費任何電力就能翻山越嶺的將水送往新社台地。住家就緊鄰白冷圳取水口的莊明雄,將一生的黃金歲月全都投注在巡水圳這項任務上,他必須時時控制水圳的水位,防止水圳溢流而傷及水圳沿線的家園。

然而,一段模糊的記憶在規模7.3的強烈地震中搖搖欲墜,微弱的圳水是不是還能順著一段段殘破的圳身流到那片生死與共的新社台地?在水利會的極力搶修下,白冷圳的修復在短短的七十天內完工。但是通水後的第八十三天,白冷圳再度斷水。關心農業議題的地方人士,地震過後就不斷地為白冷圳的重建四處奔波,但是真正令人擔憂的是,他們發覺絕大多數的新社鄉民並不了解白冷圳的重要性,假如不能重建新社鄉民對白冷圳的認知,硬體的重建似乎就失去了內在意義。

無論從產業、社會、文化或生態面來看,白冷圳都有其存在的價值,也因此經濟部水資局在2001年正式通過白冷圳的重建計畫。除了硬體設施的重建之外,新社鄉的有心人士也希望能透過白冷圳的復活,結合社區總體營造的概念,為新社鄉的未來開創第二春。

2000年10月14日,新社鄉民在飲水思源的號召下,為白冷圳舉行了慶生活動,這種人與水圳的互動模式,可以說是開台以來頭一遭,經歷了許多大地災難之後,如何尊重水的清明,建立水的文化,是未來台灣每個人都將面臨的生存課題。在白冷圳七十大壽的前夕,我們希望能藉由它的起死回生,為台灣的未來找到「上水的希望」。

學科
水文, 文化
縣市
  • 台中市
  • 新社區
關鍵字
白冷圳, 水圳, 灌溉系統, 水利會, 大甲溪

從台三線省道轉往谷關的路上,可以清楚看到一整片突起的台地緊鄰著大甲溪畔,這就是新社台地,台中縣新社鄉就位在這片台地上,沿著大甲溪,順著中橫公路繼續向東行,約莫過了十幾分鐘,就進入和平鄉的白冷高地,大甲溪在這裡成就了兩則水的故事。一則來自北岸的天輪發電廠,大甲溪沿岸的五座發電廠都由這裡控管,另一則來自南岸的天輪村,白冷圳的傳奇就從這裡開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添寶 蘇志宗 張岱屏 蕭靜美 林佳穎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水利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