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重信

南瓶保衛戰

南瓶保衛戰

摘要
2015年9月4日,台北市土地開發總隊動工拆除南港瓶蓋工廠建物。「我們覺得市政府沒辦法信任了,才進來做肉身擋拆。」質疑老樹與歷史建物在拆除過程中損毀,瓶蓋保衛隊召集人林怡君與志工,站上瓦礫堆,阻止拆除工程,他們舉起「全區保留」的海報,想保護台北南港僅存的工業遺跡…

台鐵、高鐵、捷運,三鐵共構的交通網絡,改寫了南港的命運。位在台北市東陲,市府在南港推展「東區門戶計畫」,漂亮的願景,嶄新潔白的大廈,發展得又快又急,匆忙間,歷史想要說說話。

曾經,南港的天空,被工廠煙囪排放的煙染黑,人們叫這裡「黑鄉」。現在,一連串土地重劃,工廠消失了,黑鄉的痕跡,隱身在三百多棵老樹綠蔭裡。檜木結構的廠房屋頂,爬滿青苔的防空洞,挑高完整的連續空間,訴說這是日治時期興建的工廠,當時叫做國產軟木株式會社。光復後,由台灣省專賣局接收,稱作木栓工廠,後來改稱南港瓶蓋工廠,是全台最大的瓶蓋生產基地。

2004年,生產線轉往林口,產權移轉國產署,時間從此停駐,幽靜中,只有老樹陪伴廠房。直到2010年,台北市都更處將這裡規劃為台北都市前進再生基地URS13,讓創意在方正通透的空間裡,隨處滋長,與此同時,南港也在改頭換面。瓶蓋工廠就位在南港車站前的黃金地段,2012年通過的都市計畫中劃為商業區,預計2013年底拆除,於是掀起一場兩年多的漫長保衛戰。

2013年8月,文史團體向台北市文化局提出古蹟審查申請,希望將廠區內的建築,指定為古蹟或歷史建物,10月,審查委員前往現勘。瓶蓋工廠總共有十六棟建築,崗哨、防空洞與其中六棟通過文資審查,列為歷史建物,但文史團體期待能全區保留。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期間,身為候選人的柯文哲,也曾在爭取全區保留的連署書上,親筆簽名

然而在2015年9月4日,台北市地政局土地開發總隊進駐,動工拆除非歷史建物。文史團體質疑市長食言,加上拆除過程傷及老樹與歷史建物。9月18日上午9點,抗議人士站上瓦礫堆,用肉身擋怪手。

面積2.2公頃的廠區,在計畫圖中,被一條十米道路劃分為二,但這條計畫道路上有歷史建物,距離不遠就是既有的興華路。

拆除工程停擺,抗議行動持續,9月20日,台北市長柯文哲到南港圖書館巡察,志工現場陳情,希望市長能實際走進瓶蓋工廠。半個小時後,市長來了,視察拆除情形,聆聽土開總隊的報告,瓶蓋工廠的命運,出現轉機。台北市長柯文哲決議「第一,先停工。第二,有爭議回市府討論。」

兩天後,市府團隊與文史團體、專家學者、地主進行會商。最後決議由楊重信教授與地政局成立專案小組,與八十多位地主溝通,並在兩週內提出建議方案,能否留住這份城市記憶,進入倒數計時。

南瓶保衛戰,是文化保存的戰役,也是人民對政府信任的考驗。人,珍惜回憶,生活才溫暖踏實,城市,也是。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台北市
  • 南港區
關鍵字
瓶蓋工廠, 工業遺跡, 南港門戶計畫, 都市計畫, 楊重信, 歷史建築, 文資法

2015年9月4日,台北市土地開發總隊動工拆除南港瓶蓋工廠建物。「我們覺得市政府沒辦法信任了,才進來做肉身擋拆。」質疑老樹與歷史建物在拆除過程中損毀,瓶蓋保衛隊召集人林怡君與志工,站上瓦礫堆,阻止拆除工程,他們舉起「全區保留」的海報,想保護台北南港僅存的工業遺跡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保護區戰爭

保護區戰爭

摘要
台北市內湖,是個被群山包圍的盆地,在眾多綠意裡,大湖公園的湖光山色,更是讓許多人流連忘返。美景當前,卻有兩方人馬拉起紅白布條。一場開發與否的拉鋸戰,早已在這裡開打多年…

連續幾天的豪雨,大溝溪水一路奔騰進大湖山莊街箱涵,再匯入大湖公園。每當大雨來到,大湖公園就擔負起減災防洪的重要任務。

大湖地區的發展,可以回溯到民國68年,政府填平部分湖區蓋公園設施及道路,開發的腳步,隨即而來,大湖公園周邊的樓房越蓋越多。不過,早期政府容許建商在山坡地、行水區蓋房子的錯誤政策,讓這裡的居民,住的不安心。

張禹治在大湖住了三十多年,很了解大湖地區的變遷,她表示,最讓當地居民擔心的,就是區域排水問題。很難想像,現在在內湖擔負重任的大溝溪景觀滯洪公園,曾經也面臨開發威脅,張禹治和一群社區居民出來阻擋。

而這片大湖公園對面的土地,原本也是天然湖泊,屬於保護區的溜地目,民國69年遭人非法填土,鋪上柏油路面,作為私人網球俱樂部、公車總站、幼稚園等用途。民國86年慈濟基金會買下這片土地,計畫興建兒童醫院,引發民眾擔憂,自此開啟開發與否的爭論。

因為民國86年溫妮颱風和民國90年納莉颱風帶來的驚人雨量,讓台北市內湖區嚴重淹水,洪水奪走大湖里五條人命,慈濟內湖基地也難逃淹水災情。慈濟在納莉颱風過後,暫停開發申請,利用原有設施、鐵皮屋和停車場,將這裡作為推廣資源回收的示範點。

民國94年,慈濟再度向台北市政府申請變更保護區,作為社會福利特定專用區,規劃興建具有回收中心、志工發展中心、救災中心和社服中心功能的大樓。慈濟的開發分為南北兩處基地,南基地1.7公頃、北基地2.8公頃,共計4.5公頃。

按照慈濟的規劃,開發基地內建蔽率35%,保留65%的開放空間,同時為了降低周遭居民對淹水的疑慮,還做了滯洪池等防洪工程。但居民所關切的,除了水,還有斷層帶及順向坡等地質問題,慈濟表示開發範圍內沒有斷層帶,也不會開挖坡腳,要周遭民眾放心,民眾指出慈濟要興建的大樓,緊鄰基隆斷層和順向坡,將對環境有所衝擊,種種對環境的不確定因素,居民希望透過環境影響評估來加以釐清,慈濟則認為依法不需環評。

慈濟變更保護區一案,正反雙方十幾年來僵持不下。慈濟保護區變更案進入台北市都市計畫委員會審查,十年來進出台北市都委會審議,慈濟開發基地的容積率從160%修改到120%,不斷縮小開發量體。

慈濟內湖園區的開發案,不僅在環境層面有諸多討論,更大的爭議在於變更的適法性。這一次慈濟向台北市政府提出的保護區變更,是依據都市計畫法第27條第1項第3款:「為適應國防或經濟發展之需要」,反對者認為慈濟與經濟發展毫無關聯,市府則回應,社會福利設施是社會安定的力量,是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因素,因此同意慈濟申請變更。

從民國90年到99年,台北市政府的保護區變更案例,超過30個,包括正在審議中的松山慈惠堂、北投優人神鼓劇場等案,都是沿用都市計畫法第27條第1項第3款,以經濟發展為名來做個案變更。而優人神鼓變更保護區一案,在最近一次都審會議中,優人神鼓主動撤案,希望不要干擾保護區應有的山林保護功能。

慈濟變更保護區一案,在第657次都審大會,有七位委員認為要納入通盤檢討,有四位委員支持個案變更,主席台北市副市長張金鶚做出「納入通盤檢討,但在不違背檢討原則下,可先行審議」的審查結論,這個結論在歷屆審議,前所未見。

通盤檢討的意義,除了評估各種土地分區是否符合現況,在環境變遷、災害頻頻的今天,更需要透過通盤檢討,來重新審視現行保護區政策,能否足以因應?如果先行審查個案,就失去通盤檢討的精神,都市計畫學者楊重信更擔心引發連鎖反應,將導致都市計畫崩解。

六月起,台北市政府將開始進行內湖區通盤檢討,這場漫長的審議,到底是替內湖留下更多保護區,還是大開方便之門?許多人都在觀察,也是驗證市政府對保護區政策的最佳機會。

雨勢轉小,大湖居民前來查看大溝溪的狀況,就怕淹水噩夢再度來到。氣候變遷 讓強降雨的頻率越來越高,大湖居民能不能過安全無慮的生活?答案也許就在這波內湖區的通盤檢討中。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北市
  • 內湖區
關鍵字
大湖公園, 納莉颱風, 保護區開發, 楊重信, 陸詩薇, 都市計畫

台北市內湖,是個被群山包圍的盆地,在眾多綠意裡,大湖公園的湖光山色,更是讓許多人流連忘返。美景當前,卻有兩方人馬拉起紅白布條。一場開發與否的拉鋸戰,早已在這裡開打多年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陳志昌 張光宗 陳慶鍾,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清境,奇蹟之後

摘要
位在海拔1500公尺的高度,清境成為山間奇蹟,民宿業者積極打造山中亮點,卻在過程中,沾上違法污點,農牧用地上,違法農舍比例高達九成五,現況失控,如何找出路?

每年吸引超過一百萬旅遊人次,清境,幻化成台灣最華麗的山村。出生在清境的魯先生與同村好友,收集了許多老照片,把社區的康樂室轉變成故事屋,訴說清境長達五十年的蛻變。

民宿業者魯先生說,日治時期,這一帶是立鷹牧場,民國50年,退輔會跟縣政府買下牧場,安置父親和一群從泰北邊區撤台的義胞。那時候叫見晴農場,後來改名清境農場,輔導義胞種植溫帶作物,自立更生。


民國71年,當時行政院長孫運璿指示清境農場轉型觀光。民國74年,退輔會的清境國民賓館正式營運,成為清境地區第一家旅社,帶頭發展。而50年代配置給滇緬義胞的110公頃土地,在民國81年放領,可以自由買賣,開啟了清境另一波移民潮。民國88年,九二一地震,中橫台8線中斷,台14甲線成為重要道路,加上民國90年底,民宿管理辦法公布,開放申請。十年之間,沿著台14甲,出現了一百多家民宿。

民宿業者馬小姐說,小時候整座山都在種蔬菜水果,這幾年做民宿,各家民宿都會種植大量樹木,對環境來講反而比較好。

發展觀光,清境急著向前衝,由於這裡屬於非都市土地,按照使用管制規則,在農牧用地上,二分半的農地可以興建兩層樓,共150坪樓地板面積的農舍。但符合規定的只有五家,高達九成五的民宿違法擴建,當中有許多是在取得建照與建築使用執照之後,才新增的違章建築。


違法情形存在十多年,眼看著情況失控,民國100年,南投地檢署展開清查竊佔國有地與違反水保法的民宿,第一波已經起訴十二家業者,兩家業者佔用國有地判刑確定,業者已經自行拆除。

同時,為了讓清境風景特定區計畫核定之前,不再有新違章建築產生,南投縣府在民國101年5月,公告停發建築執照,為期兩年,期間違反規定者,即報即拆。目前已拆除了十一件。五月預定再拆除兩家違法民宿,其中一家沒有建照、使用執照與民宿登記,另外一家位在未編訂土地上,未編定視同林地,不可建築農舍,兩家民宿都必須整棟拆除。

南投縣政府清查,目前一百多家民宿的總樓地板面積,有十一萬多平方公尺,如果按造非都市土地的農牧用地建蔽率10%、容積率20%的規定,有七萬多平方公尺的違章面積,必需拆除。經營民宿十多年的施先生,期待政府能輔導業者合法化。「既然已經是知名風景區,就應該給它名分,應該把清境規劃成風景特定區,建蔽率跟容積率能夠提高,讓目前有部分違建的人,能夠去補照。」

南投縣政府提出「清境風景特定區計畫」,訂定開發總量。在計畫中,將目前民宿集中的區域劃為風景區,依法建蔽率將增為20%,容積率上限為60%,需拆除的面積,降為3.4萬平方公尺。南投縣政府建設處長曾隆仁表示,假如維持非都,現有的農牧用地還有幾百公頃,都可以合法申請農舍。舊有違章都要拆成合法面積,拆除面積很大,對業者衝擊強烈,對水土保持也不一定有幫助。


如果過去能落實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水保法與山坡地開發建築管理辦法,清境現在會是什麼模樣?

位在高山,每年都要面對颱風與地震,清境與其他山區一樣有地質風險。今年3月31日,經濟部地質調查所公布南投縣地質敏感區,總面積10.13平方公里。目前清境地區有六成左右,位在山崩與地滑、地質敏感區,區內有多處順向坡與曾經發生山崩的地方。中央地質調查所長江崇榮強調,按照地質法第六條,經濟部公告地質敏感區之後,目的事業主管機關須把地質敏感區的相關資料,納入土地使用規劃。

4月23日,內政部區委會針對清境風景特定區計畫,進行第二次專案小組審查。會中地調所代表提出,清境的地質特性,坡度陡,位處板岩地帶,地質破碎,還有向源侵蝕現象,在南投縣府規劃的風景區範圍中,有些地方坡度超過55%,建議南投縣府調整分區。

「假設沒有這麼多的違法土地使用與違章建築行為,請問會擬定這個風景特定區計畫嗎?這個案子要讓這些違法行為就地合法。」文化大學教授楊重信強烈質疑劃設目的。


南投縣政府代表回應,不是要就地合法,而是尊重現況,思考怎樣有效規範跟處理,希望降低使用強度,搭配各種管制構想,因此需要都市計畫。

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質疑,過去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都無法落實,未來的都市計畫能落實嗎?離清境不遠的廬山,已經一路玩到掛,80年代透過劃設風景特定區,爭取讓保護區、行水區上面的旅館住宅,通通合法,最後政府管不了的,靠颱風來處理,下一個廬山在哪裡?恐怕就在清境。

 相隔一週,清境風景特定區計畫進行政策評估,會議主席葉欣誠裁定,由於計畫內容沒有依地調所公佈的地質敏感資料,重新規劃,將本案退回南投縣政府。


南投縣政府表示將依最新的地質資料,重擬計畫再送審。建設處長曾隆仁表示,等清境風景特定區計畫案通過,會增加建蔽率與容積率,到時業者來補照,會要求全區做地質鑽探與基地安全評估,縣政府也會成立地質安全評估委員會來審查。 

民宿業者馬小姐期待,政府能夠輔導業者,在傷害最小的情況下,在這邊安身立業,因為大家當初定居在這裡,就是因為愛著清境的環境。 

清境違法民宿長期自由發展的亂象,能否藉由新訂都市計畫來撥亂反正?別忘了,在這些人為訂定的法條之上,還有一道自然法則,身居山間,首重安全。

 

學科
山林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高山農業, 都市計畫, 楊重信, 超限利用, 山坡地開發, 廬山, 清境, 觀光, 土石流

位在海拔1500公尺的高度,清境成為山間奇蹟,民宿業者積極打造山中亮點,卻在過程中,沾上違法污點,農牧用地上,違法農舍比例高達九成五,現況失控,如何找出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Subscribe to RSS - 楊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