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地破壞

來自深海的警訊

來自深海的警訊

摘要: 
2018年1月初,入夜後的宜蘭河口,風強雨急,陳振輝在大浪中等候的,是俗稱白鰻的日本鰻鰻苗。每年秋冬大雨過後,白鰻會降海洄游三千多公里,到馬里亞納海溝西側海域的深海產卵。

採訪 陳慶鍾 張岱屏
撰稿 陳慶鍾
攝影 陳慶鍾 陳添寶 許中熹
剪輯 陳慶鍾 

剛孵化的白鰻,體型扁平像一片柳葉,隨北赤道洋流,由東往西漂游,在菲律賓東方,北轉進入黑潮,這個時候,柳葉鰻會變態成為流線型的玻璃鰻,流經台灣、中國,一直到韓國、日本,找尋河口,溯游回到生長的棲地。

每年11月到隔年2月,是台灣捕撈鰻苗旺季,但今年的情況不太樂觀。陳敏靈夫婦在大甲溪出海口的河床租地開溝,架起一座座定置漁網來捕撈鰻苗,他說這是跟老天爺賭博的行業而今年他的手氣很不好。

根據台灣大學漁科所長期的調查,二十年來,河川中日本鰻數量,已經減少了90%以上,水質惡化是其中一個主因。對習慣生活在河川中下游的日本鰻來說,自然棲地遭到嚴重破壞而消失,是造成鰻苗數量銳減最重要的因素。

日本鰻資源銳減,2013年,日本將牠指定為瀕危物種,2014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組織,也列入瀕危物種紅皮書,東亞各國開始著手保育,目前台灣只開放鰻苗來流量的最高峰,每年的11月到隔年2月為捕撈期。但學界認為,台灣這四個月的漁獲量,已經占全年來流量的95%,參考歐盟的保育標準,對同樣瀕危的歐洲鰻苗,減少40%以上的漁獲來看,台灣顯然是過度捕撈的樣態。

漁業署也從禁捕成鰻著手2013年起輔導各縣市政府公告轄區內至少一條河川要禁止捕撈鰻魚

20181月中旬到2月底,鰻苗來流量稍有起色,台灣整體漁獲量約1公噸,台、中、日、韓四個日本鰻主要的產業國家,預估捕獲15公噸鰻苗,都創下歷史新低。但是東亞四國的日本鰻放養量,仍沿襲舊有的標準,以78公噸為上限,學界認為削減各國的放養配額是當務之急。

華盛頓公約組織正在評估,將日本鰻列入紅皮書附錄二名單中,屆時跨國交易將受到限制,東亞四國憂心鰻魚產業亮起紅燈,但是當鰻魚族群無法在河川中自然生存,真正亮起紅燈的是我們的環境。

等不到鰻苗溯游回到溪流,何嘗不是來自深海的警訊,警告我們昔日萬物賴以維生的溪流和海洋,已經遭到無法回復的傷害。

 

公視 我們的島【來自深海的警訊
03/26 () 2200首播
03/31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過漁, 棲地破壞, 瀕危物種, 海洋生態, 漁業資源, 禁漁

20181月初,入夜後的宜蘭河口,風強雨急,陳振輝在大浪中等候的,是俗稱白鰻的日本鰻鰻苗。每年秋冬大雨過後,白鰻會降海洄游三千多公里,到馬里亞納海溝西側海域的深海產卵。

當動物變成寵物(上)

當動物變成寵物()

摘要: 
頂著犄角、卷尾纏樹、特殊對握的腳趾、獨立轉動的眼球,這是貌似遠古白堊紀時期,三觭龍外表的傑克森變色龍。牠從非洲熱帶雨林,被賣到台灣高雄這座城市,住在玻璃缸裡,和其他爬蟲動物待價而沽。

採訪 胡慕情 林燕如
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葉鎮中

少年時期就對爬蟲深深著迷的洪鼎揚,因為所學不符興趣,大二毅然決然輟學,投身動物活體進口。五年前頂下這家寵物店,專營爬蟲販售。在他店裡,常有幾位小客人出沒,向他請教飼養爬蟲的訣竅。

相對於犬貓,近來有越來越多顧客喜歡飼養爬蟲。洪鼎揚說,除了受到電視、網路的傳播影響,對動物奇特外表的獵奇心態,是最主要的原因。在他店裡的玻璃缸內,有來自撒哈拉沙漠的蘇卡達象龜。被恆溫設備照著,像顆剛出爐的菠蘿麵包,因為可愛外表,受到商業炒作,導致蘇卡達象龜大量遭到獵捕、走私,使族群量大幅銳減。加上棲地被嚴重破壞,讓華盛頓公約將牠列為附錄二的動物,直到2011年,台灣才核准輸入。



需要小心照料的蘇卡達象龜,不是洪鼎揚建議新手的入門龜款。不過自從林昆達看過蘇卡達龜吃東西的療癒模樣,便對牠念念不忘。

做過功課才決定購買,他把買來的蘇卡達龜取名「憨慢」。為了提供憨慢相對完善的照顧,林昆達加入龜友社群,讓彼此能交工照料對方的烏龜。對他們來說,烏龜不是獵奇眼光下的收藏品,而是像犬貓一樣的陪伴動物,從烏龜的生活習性,他們更獲得了心靈撫慰。然而,並不是所有遠渡重洋來到台灣的動物,都能受到像憨慢一樣的細緻對待。

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協助林務局收容了二十五隻蘇卡達象龜。這些象龜都有因為飼主照顧不佳而產生的疾病。目前市面上的蘇卡達龜,多半是人工繁殖的個體,加上被當成寵物飼養,圈養時的動物福利問題應由動保法管理。但主管機關、業者與民眾,對野生動物與寵物定義認知有所落差,使得防止非法動物貿易、寵物登記與防止棄養的執行上,產生了模糊地帶。而管理制度的模糊地帶,讓某些物種在被大量棄養或逃逸時,進一步造成更劇烈的衝突。

2001年,台灣開放人工繁殖的綠鬣蜥個體進口,綠鬣蜥從走私上看萬元的價格,下降至每隻十分之一左右。親民價格讓飼養綠鬣蜥的民眾趨之若鶩,但很快地牠又從寵物淪落成流浪動物。


屏科大保育生物研究所助理教授陳添喜的研究團隊,從2011年開始調查,發現被棄養在外的綠鬣蜥,因為氣候環境合適,已經在南部形成野外族群,加上缺乏天敵,數量更有了爆炸性的成長。牠的野外族群越來越龐大,開始和人類的活動範圍重疊,並且產生衝突。

喜歡吃果實、嫩芽的綠鬣蜥,對本土物種相對沒有威脅,但大量族群造成農損,有時入侵居家也讓民眾相當驚嚇,不僅如此,牠的排泄物還藏有病菌。

2013年,陳添喜確定綠鬣蜥已經建立了穩定族群,政府部門委託陳添喜團隊進行監測與移除行動,不過政府規劃的移除方式,並不重視綠鬣蜥的基礎資料。陳添喜憂心,沒有確實管控捕捉後的個體流向,回頭來看,其實是白費工夫。


2014年,動保團體召開記者會指出,台灣已經輸入超過五千種外來動物,而多數都能成為寵物,但目前動保法只公告犬貓是特定寵物,可受管理,導致外來動物遭受棄養衍生的問題,成為三不管地帶。

外來寵物變成嚴重入侵族群早有前例,越演越烈的衝突,讓農委會在20156月修正了野生動物活體及產製品輸出入審核要點,並且著手建立把關機制,列出黑、白名單,進行管制,希望能降低外來動物輸入形成的複雜衝突。林務局的改善機制,能不能解決問題?我們又該如何打造外來動物的輸入機制,才能在產業經濟與社會問題間,達到平衡?

公視 我們的島【當動物變成寵物】

03/26 () 2200首播
03/31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寵物, 野生動物, 外來動物, 動保法, 繁殖, 獵捕, 走私, 棲地破壞, 爬蟲動物, 變色龍, 蘇卡達象龜, 綠鬣蜥

頂著犄角、卷尾纏樹、特殊對握的腳趾、獨立轉動的眼球,這是貌似遠古白堊紀時期,三觭龍外表的傑克森變色龍。牠從非洲熱帶雨林,被賣到台灣高雄這座城市,住在玻璃缸裡,和其他爬蟲動物待價而沽。

別讓陸蟹少子化

別讓陸蟹少子化

摘要: 
少子化,引起台灣社會深刻恐慌,其實,不少在海岸生活的陸蟹,也面臨相同問題,牠們不是不想生小孩,而是抱卵的蟹媽媽,不一定能抵達產房、順利臨盆。人工設施的阻隔,車輛造成的路殺,成為陸蟹降海釋幼的終極挑戰,有一些人在想辦法…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賴冠丞

迎著月光灑落的光芒,有一股力量,催促著陸蟹媽媽,往海邊走去。生命最美的時刻,發生在最美的夜晚。

其實,這裡的陸蟹媽媽,要抵達海邊是很不容易的。牠們的家被台26線公路劃開,想傳宗接代,不但要穿越寬闊的四線車道、還要避開疾行車輛。海邊,對牠們來說,很可能是永遠到不了的彼岸,路殺最嚴重的路段,位在屏東墾丁香蕉灣。長期研究陸蟹的劉烘昌老師發現,路殺比例,2003年為10%,2015年已經提高到30%。

陸蟹媽媽需要幫助,墾管處與公路總局合作,選在陸蟹產卵的高峰期(6-9月的月圓時刻),在路殺熱點實施交通管制,晚間六點到八點,封路十分鐘,開放十分鐘。

宣導組志工利用遊客車輛停下來的十分鐘,進行陸蟹保育宣導。另一組志工,則是忙著護送蟹媽媽到海邊去釋幼。

棲地破壞、人為捕捉、路殺,是陸蟹數量下降的主因,劉烘昌老師建議,在陸蟹通過的熱點,以架高道路的方式,來減少路殺。

減少人為設施對野生動物的影響,是許多人的共同目標,在中台灣的高美溼地,東海大學與三河局合作,希望透過改善堤防來幫助陸蟹媽媽。

位在大甲溪出海口的高美溼地,2004年公告為高美野生動物保護區,2007年被列為國家級重要溼地,黃昏時分的美麗景色,深受觀光客喜愛。

這裡有不少陸蟹生活著,牠們平常棲息在保護區外的稻田荒地間,繁殖季時必須跨越堤岸,降海釋幼。

隨著高美溼地名氣躍升,遊客增加,車輛變多,另外,部份堤防為了綠美化,而改成垂直式海堤,提高陸蟹媽媽翻躍的難度,多重原因增加了牠們的車禍風險。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特聘教授林惠真表示,遊客散場、螃蟹上場,這之間就撞在一起。以紅螯螳臂蟹的體型跟現在堤岸110公分的垂直高度來看,就像是懷孕的媽媽要爬101大樓那麼困難。

另外根據調查,這裡有六種螞蟻,如果陸蟹因為堤岸的阻礙,延長待在路上的時間,也就增加被螞蟻攻擊的機會。希望能提高陸蟹媽媽通過的效率,研究團隊提出三種改善措施:增設麻繩袋網、漿砌卵石、增加粗糙面,分成小段施作。

改善實驗的三種硬體在八月份完成,加上舊堤防的斜坡、地底箱涵的生態廊道,究竟哪種形式最好,還要花時間進行科學化調查。

科學化的調查,希望用數字理解真實,偶爾也會遇上出人意料的情況。一次針對紅螯螳臂蟹釋卵高峰的整夜調查中,研究人員發現了一個特殊情況,有些陸蟹沒有依慣例前往海邊釋卵,而是聚集在溝渠邊產下後代。

陸蟹為什麼出現這樣的行為?還需要更多的瞭解,而這持續四個月的調查,發現高美溼地旁的番仔寮路段,陸蟹死亡率超過一半。

調查結果出爐不久,番仔寮的一塊私有荒地,卻在一夕間填滿了灰色的土,這讓陸蟹又失去一塊棲地。努力推動堤岸改善,原本帶來希望的喜事,沒想到成了讓人錯愕的悲劇。

每隻蟹媽媽,擁抱著數十萬隻小螃蟹的誕生機會,每塊棲地,支撐著無數生命的延續。人們一時的便利,卻可能導致陸蟹和這個世界的別離。夜色沉靜,最怕的,是沒有了生命的聲音,環境嚴峻,牠們需要人們給予更多同理心。

公視 我們的島【別讓陸蟹少子化
10/30() 2200首播
11/04()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濕地
縣市: 
  • 屏東縣
  • 台中市
關鍵字: 
陸蟹, 棲地破壞, 路殺, 生態保育, 螃蟹

少子化,引起台灣社會深刻恐慌,其實,不少在海岸生活的陸蟹,也面臨相同問題,牠們不是不想生小孩,而是抱卵的蟹媽媽,不一定能抵達產房、順利臨盆。人工設施的阻隔,車輛造成的路殺,成為陸蟹降海釋幼的終極挑戰,有一些人在想辦法

掩埋台江


掩埋台江

摘要: 
台南安南台江地區,有著台灣發展源起的歷史,和豐富的生態資源。但是海岸興建掩埋場,農地開發工業區,不斷破壞生態環境,讓安南居民群起抗議,不想讓台江被開發掩埋…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在台南市安南區城西里海岸,有塊突出的岬角,當地人稱為港仔西,因為鄰近曾文溪出海口,漁業資源豐富。為了防風定沙,五十年前,港仔西海岬上就大量種植木麻黃,形成一塊一百多公頃的防風林帶,面積廣大,彷彿海岸上的綠森林。

根據調查,防風林在長期演替下,已具有森林生態。防風林內人工化的水道,也形成分散各地的林澤,成為森林內陸型濕地環境。台南大學師生長期進行生態調查,發現這裡有著珍貴生態,像是邊緣就發現四種蟻獅,在沙坑中伺機捕捉螞蟻。

台南大學張原謀老師指出,城西防風林內還有台灣特有種-台灣暗蟬,是相當稀有的物種。他長期研究昆蟲生態,發現台灣暗蟬原本族群數量很廣,現在卻只剩西部海岸還有分布,城西防風林是已知的最大棲地。

但是防風林的生態環境,早期並未受到重視,二十多年前,台南市在城西防風林帶,設立垃圾焚化廠,並規劃垃圾掩埋場,分成四期開發,分區砍伐林木,掩埋垃圾,多年來不斷遭到居民抗議。近期,第四期掩埋場又將動工,反對居民群起抗議,舉辦大廟論壇,要求保護城西防風林。

城西垃圾掩埋場第四期開發位置,就在防風林帶上,規劃總面積十四公頃,目前計畫開發七公頃,2003年通過環評審查,2015年通過環境差異分析。台南市環保局表示,台南市一年有六十萬噸垃圾量,焚化只能處理五十萬噸,還有十萬噸必須進掩埋場,所以第四期掩埋場需要興建。

論壇中,多位生態專家說明開發防風林,將對暗蟬造成重大傷害,並指出台南濱海一百年來的發展,已經讓許多物種消失。台江國家公園說明,防風林帶在國家公園範圍內,屬於四草國家濕地,但是早期並不知生態如此豐富。

面對社會質疑,國家公園內蓋掩埋場,台江國家公園管理處長張維銓表示,還必須經過濕地法與國家公園法審查。在民眾抗議污染,專家說明生態調查下,台南市副市長曾旭正表示,全案先暫緩實施,進行公民討論,凝聚更大共識。

安南區有著廣大魚塭,許多民眾依賴養殖為生,對水質變化,相當謹慎,檢驗水質成為例行工作。多年來,焚化廠與掩埋場已經對當地環境造成影響。城西第四期掩埋場開發案,許多養殖漁民不只反對,也希望政府解決舊的污染。

為了守護城西防風林,推動大廟興學的吳茂成老師,邀集學生舉辦親子鐵馬行,希望讓關心環境議題,成為認識故鄉的動力。一群人沿著鹽水溪流域前進,一路介紹鄉土風情,最後來到城西防風林。台南大學黃文伯老師,為參與者介紹台江地區的生態。

針對防風林開發,黃文伯提出邊緣效應理論,說明物種棲地有一定的邊緣,一旦開發影響,造成邊緣變動,連帶讓核心地區縮小或消失,就可能讓生物棲地全面崩壞。他認為城西防風林的開發,必須放到地區整體生態系統來思考,從草地、魚塭、林帶到海岸,都是相伴相生的共生環境。

生態區域相互影響,安南區的環境問題,不只是海岸上設立掩埋場,農地上開發工業區,也是一個危機。在安南區公親寮,保留著百年傳統的「拜溪墘」儀式,每年農曆七月,居民集體膜拜,祈求地方平安。

但是在公親寮附近,台糖新吉農場,開發成為一百多公頃的新吉工業區,吳茂成指出,這個地區易淹水,所以居民拜溪墘,但是政府沒有記取教訓,還在這裡蓋工業區,污水又影響下游地區。安南區是台南發展的源起,圳河縱橫,有如水都,但是在安南區就有八個工業區,有著開發與污染的問題。

從工業區到掩埋場,安南面臨不同開發破壞,長期研究台江生態的張原謀呼籲,應該重視台江的生態資源,善盡保護,讓生態成為地方發展資源。

城西掩埋場開發,引發居民怒火,作為台灣歷史起源區域,面臨環境破壞,他們希望保護防風林,守護台灣暗蟬,更希望政府珍惜安南環境,不要掩埋台江的美好風華。

公視 我們的島【掩埋台江
04/04() 2200首播
04/0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台南市
  • 安南區
關鍵字: 
掩埋場, 都市計畫, 棲地破壞, 台灣暗蟬, 垃圾處理, 城西掩埋, 台江國家公園, 防風林

台南安南台江地區,有著台灣發展源起的歷史,和豐富的生態資源。但是海岸興建掩埋場,農地開發工業區,不斷破壞生態環境,讓安南居民群起抗議,不想讓台江被開發掩埋

猴城恩仇錄


猴城恩仇錄

摘要: 
猴子佛前跳來跳去,來回穿梭古廟內外,讓人彷彿置身西遊記的花果山。只不過,山林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果點心,堆疊成小山貌,還有連綿山峰似的古蹟三峰塔。這是泰國古城華富里一年一度的猴子宴…

採訪/撰稿 邱偉淳 柯金源
攝影 柯金源
剪輯 陳添寶

今年是猴年。這趟尋猴之旅,從台北到曼谷,再開車朝北方150公里;不只一探究竟,也為千里尋親。泰國長尾獼猴(Macaca fascicularis)、日本獼猴(Macaca fuscata)、台灣獼猴(Macaca cyclopis),皆可溯源自印度恆河猴(Macaca mulatta)。獼猴雖分布各地,卻像難兄難弟,同樣面對人類爭奪地盤、棲地都市化的種種後果。

華富里是聞名世界的猴城,城裡有人口26,5002,000隻左右的猴子混居。市中心八萬平方公尺內,就有近1,200隻猴子。相傳印加神話中,羅摩神(Rama)為白猴神哈奴曼(Hanuman)發出一箭,便落在華富里,封為猴子猴孫的應許之地。著名古廟遺跡桑普凱宮建於西元六世紀,猴子來得更早;據記載,這裡以前是森林。

泰國長尾獼猴的適應力強,自然棲地為原始林、次生林、紅樹林、沿河或沿海森林;野生猴吃水果、嫩葉,也會抓昆蟲補充蛋白質。牠與身形等長或更長的尾巴,是顯著特徵;又名食蟹猴,會在水邊用尾巴釣蝦蟹吃。不過,從森林猴變成都市猴後,已經失去野外覓食的學習機會。

城市居大不易,都市猴失去樹林,取而代之攀爬建築、電線,墜落和觸電時有所聞,嚴重恐致死。馬路如虎口,猴子又不會看紅綠燈,城裡每天發生車禍。至於吃,平時全仰賴居民和觀光客餵食,不夠時,則會闖進果菜市場與人類住居搶食。

人與猴混居城市,時時引爆衝突,部分居民為防堵猴子侵擾,會用棍棒、水槍、彈弓、鱷魚娃娃驅趕,並在建築外加裝柵欄、鐵絲網及電網,避免猴群闖入或破壞天線。有人討厭猴子帶來麻煩,但也有人受益而心存感激。居民感謝猴子帶來的觀光效益。

每年11月最後一個週日籌辦的猴子節,花費近四十萬泰銖,準備兩噸的食物宴請猴子。猴子活絡當地觀光,鄰近商家旅社、流動攤販、景點皆受惠,並間接造就更多工作機會。

人類因猴子得利,猴子卻因人類受苦。棲地破壞,猴林變成猴城,猴子只能險境求生。人猴的和解之道,泰國、台灣都還在尋找

公視 我們的島【猴城恩仇錄】
03/07() 2200首播
03/1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關鍵字: 
獼猴, 棲地破壞, 路殺, 觀光, 猴子, 猴城
猴子佛前跳來跳去,來回穿梭古廟內外,讓人彷彿置身西遊記的花果山。只不過,山林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果點心,堆疊成小山貌,還有連綿山峰似的古蹟三峰塔。這是泰國古城華富里一年一度的猴子宴
國外: 
  • 亞洲

蝶舞茂林


蝶舞茂林

摘要: 
有人說,跟著蒼蠅,只能找到腐爛,跟著蝴蝶,能找到花朵。流影幻光,在高雄茂林,跟著紫斑蝶,能看見更多…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一月下旬,冷空氣讓台灣許多地方都下了雪,台北地區海拔三百公尺的高度,被白雪覆蓋,雪景讓人們驚呼連連,但對野生動物來說,驟降的溫度,卻是致命的。

屬於熱帶蝶種的紫斑蝶,受不了北台灣的濕冷,每年11月都會南遷,高雄茂林就是紫斑蝶群聚度冬的重要棲地。這波寒流,茂林低溫只有攝氏三度,一夜間,大約有兩千隻紫斑蝶死亡。


闔起棕色翅膀,停棲在枝條上休息,這是紫蝶拼了命,飛越一百五十公里,才得以享受的寧靜。南台灣大約有三十處紫斑蝶度冬蝶谷,茂林就占了三分之一,這些海拔五百公尺以下的蝴蝶谷,共同點是避風、森林茂密,離水源不遠。

蝶來了,遊客也慕名而來,這是世界級的生態奇觀,與墨西哥帝王谷的樺斑蝶齊名。但為了發展觀光,一個大型蝶谷變成了停車場,而這個離部落最近的蝶谷,加進了人工設施,打造成生態公園,遊客覺得舒服,紫蝶卻變少了。

為了補救,居民在生態公園周圍種植蜜源植物,也會定期灑水,讓蝴蝶有水可喝,幾年細心營造,才讓蝴蝶慢慢回來。居民與蝴蝶志工謹慎把持著觀光與保育的平衡,這十多年,茂林紫蝶打響名號,每年吸引近百萬的觀光潮,紫蝶度冬的核心山谷,卻頻頻受擾。


年底是紫蝶抵達的時節,卻也是區公所例行修整農路的時候。沿著農路兩側,許多樹被砍倒,地表植被清理一空,其實那些看來不起眼的雜草中,有著紫蝶的命根子。紫蝶保育志工廖金山指著一株名為羊角藤的植物說,這是斯氏紫斑蝶唯一的食草,原本低海拔到處都是,卻因為開發跟農藥噴灑,大量消失。

另一個蝶谷殺手,是政府的造林政策。砍掉原始森林再種上造林規定的樹種,導致複雜林相變得單一。

來到茂林的紫斑蝶共有四種,平均壽命六到八個月,牠們一生有一半在南台灣度過,蝶谷的狀況,左右著牠們的未來。同時,紫蝶還面臨另一個更棘手的變局,氣候。今年來到茂林的紫蝶,只有往年的三分之一。


為何蝶況如此,原因尚待釐清,可以確定的是,蝴蝶需要的環境,近幾年一直在劣化,茂林居民大都以農耕維生,主要作物是土芒果,居民為了作物噴灑農藥,卻在無意間傷害了紫蝶。

六年前,在蝴蝶志工請託下,慈心基金會與里仁社會企業進駐茂林,帶來友善耕種的觀念和技術,還有契作的收購保證。慈心基金會執行長蘇慕容表示,剛開始先推減藥,請農友在開花期盡量把農藥降到最少。里仁社會企業副總經理韓敬白認為,以市場力量才能帶動農民,願意朝向無毒耕種,推展生態保育。


加入慈心綠保計畫的農民,剛開始是個位數,現在已經有十多位,還有農民排隊等著加入,綠保田面積從五公頃增加到二十二公頃,產量也從前年的二十公噸,增加到去年的四十七公噸。

環境友善了,生態旅遊就有更好的立足點,茂林風景區管理處積極培養在地生態導覽人才,湯雄勁就是第一位拿到環境教育認證的專業講師,他希望部落推動友善農業與生態觀光,把外流的年輕人帶回來。


茂林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引來了紫斑蝶,而紫斑蝶引來了遊客、志工與社會企業,改變了居民,改變著茂林。

公視 我們的島【蝶舞茂林】
02/22() 2200首播
02/27()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高雄市
  • 茂林區
關鍵字: 
紫斑蝶, 棲地破壞, 復育, 慈心, 綠保標章, 社會企業, 里仁, 農藥

有人說,跟著蒼蠅,只能找到腐爛,跟著蝴蝶,能找到花朵。流影幻光,在高雄茂林,跟著紫斑蝶,能看見更多

等 鱟


等 鱟

摘要: 
月娘高高掛,海水正在漲潮,微弱亮光中,有人拿著竹竿,腰際綁著浮具,走在海中,來回尋找。夜晚無功而返,月落日升,潮水退去,再來碰碰運氣,各種潮間帶生物紛紛探出頭來,退潮是牠們享用大餐的時刻。螃蟹腳下,有種生物正蠢蠢欲動,泥濘中神秘的主角緩緩現身,有著堅硬甲殼,外型有點像鋼盔,拖著長長的尾巴在潮間帶爬行,牠是鱟,早在四億五千萬年前,牠的祖先就已經生活在地球上,是一種比恐龍還古老的生物…

採訪/撰稿 于立平
攝影 陳慶鍾 葉鎮中 柯金源
剪輯 陳慶鍾

走在金門浯江溪口附近的泥灘地,洪德舜憑藉蛛絲馬跡,馬上可以找到鱟在哪裡,金門水頭到夏墅的這片海灣,曾經是金門地區,鱟上岸產卵數量最多的地方,鱟會相中這裡當作產房,主要因為內灣風浪平緩,同時又擁有沙岸、泥灘地等得天獨厚的海洋環境。

全世界有四種鱟,分布在台灣、中國及日本沿海的是三棘鱟,三棘鱟的成鱟,生活在二十到三十公尺深的海域,到了繁殖季節,雄鱟會尋找雌鱟配對,然後再成雙成對的,游到海岸高潮線的沙地產卵,經過五十天左右卵會孵化,這時稚鱟會先在潮間帶的泥灘地生活,經過十幾次的脫殼,體型慢慢長大,每脫一次殼就長大一歲,年齡越大就逐漸往海的方向移動,最後返回比較深的海域生活。


洪德舜從小在海灣旁的後豐港長大,後豐港是個有四百年以上歷史的漁村聚落,靠海吃海,對當地居民來說,鱟是食物,也是孩子的玩伴,就連牠的硬殼,都可以拿來當作鍋勺或避邪物。

金門也流傳著跟鱟有關的諺語,例如:「掠孤鱟,衰到老。掠鱟公,衰三冬。掠鱟母,衰很久」,因為公鱟與母鱟會緊抱一起上岸產卵,所以人們稱鱟為夫妻魚,老漁民告誡子孫,捉到單隻鱟必須放生,否則會破壞好姻緣,為自己帶來厄運。


從地方俗諺就可了解,鱟跟居民生活相當密切,也可以證明不只金門,早期在澎湖及台灣本島的西南沿海,都有鱟出沒。

嘉義布袋海邊,蚵農們正忙著將新鮮的蚵仔剝殼、分裝,養蚵、捕魚是小鎮居民主要經濟收入,每天靠海討生活。以前總會不時抓到特別的漁獲,當地漁民會說「六月鱟、爬上灶」,意思是到了六月,灶上就會出現鱟這道菜,主要是因為每年農曆六到九月,大約端午節到中秋節,是鱟上岸產卵的高峰期,漁民就會到海岸邊等鱟,可以想見,當年鱟上岸產卵的盛況。

只是這樣的場景已經很難見到,近年來漁民意外捕獲的數量,一年不到十隻,甚至有漁民表示,討海二十多年,只遇過一隻孤鱟,嘉義文史工作者蘇銀添驚覺到這種生物,可能會在家鄉消失,決定開始行動。

嘉義布袋新岑國小,教室裡有一座生態池,這裡養著從魚網搶救下來的成鱟和在人工養殖環境中出生的稚鱟。2004年,蘇銀添和中研院研究人員,在嘉義好美寮的泥灘地,發現二十八隻稚鱟,讓他對於鱟的保育燃起希望,於是將教室打造為鱟的生態教育基地,希望讓更多人認識鱟。

不過,最讓他憂心的是海岸環境的快速變遷。來到好美寮沙洲,曾經在後方的泥灘地發現稚鱟的蹤影,因為布袋商港興建和海埔新生地抽沙填海的影響,沙子一點一點的流失,好美寮沙洲逐漸退縮,就連泥灘地也被堤防與消波塊層層圍堵,十一年來,蘇銀添再也沒有在這裡看過鱟。

海岸開發與破壞,幾乎鱟在台灣西海岸失去蹤影,反觀金門因為早年是戰地,兩岸關係緊張,海防軍事管制,意外保留了完整棲地,讓這裡成為鱟的天堂,沒想到當兩岸情勢轉彎,小三通開啟,反而讓鱟面臨生存戰役。


金門水頭商港開發,大規模填海造陸,水頭到後豐港的這片自然海灣,大部分被填平做為商港及親水遊憩區使用,於是洪德舜家門口的海灣不見,後豐港這個百年漁村成為不靠海的聚落,當地居民沒有了漁場,鱟最愛的產房也從此改變,曾經腳下踩的灘地充滿生機,現在是一片白色死寂,人與鱟都同時失去了海。

雖然在金門西海岸其他地區都曾經紀錄到鱟的蹤影,金門縣政府也依照環評承諾做棲地補償,在西北邊的古寧頭潮間帶,劃設八百公頃的鱟保育區,但是鱟最喜歡的地方,似乎還是水頭這片海灣

這整片海灣,如今僅存不到四分之一,而填海造陸、跨海大橋興建、中國抽沙等工程,已經讓這最後的泥灘地起了變化,每踏一步都可能深陷泥沼,甲殼類生物專家劉烘昌表示,棲地泥化造成物種改變,1995年他在浯江溪口潮間帶,紀錄到二十九種螃蟹,原本大多是喜歡住在沙質環境的蟹類,如今泥蟹類已經慢慢進駐,潮間帶越來越泥,可能會讓稚鱟無法呼吸,甚至連鱟卵的孵化都會產生影響。


稚鱟的生存面臨危機,洪德舜也擔心沿岸的漁網、堤防等層層險阻,會讓成鱟沒機會回到故鄉。因此每年六到九月鱟的繁殖季節,洪德舜就會到海邊等鱟,十多年來,一直等不到成鱟到來。

數億年來,鱟經歷地球氣候變遷,生物大滅絕的考驗,這次能不能逃過人類摧殘,不論是金門或嘉義的守鱟人,他們都在等鱟,有機會重回海岸的一天。 


公視 我們的島【等 鱟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海洋
縣市: 
  • 金門縣
  • 嘉義縣
  • 布袋鎮
關鍵字: 
潮間帶, 遠古生物, 洪德舜, 港口開發, 棲地破壞, 蘇銀添, 生態保育, 好美寮, 海岸變遷, 夫妻魚

月娘高高掛,海水正在漲潮,微弱亮光中,有人拿著竹竿,腰際綁著浮具,走在海中,來回尋找。夜晚無功而返,月落日升,潮水退去,再來碰碰運氣,各種潮間帶生物紛紛探出頭來,退潮是牠們享用大餐的時刻。螃蟹腳下,有種生物正蠢蠢欲動,泥濘中神秘的主角緩緩現身,有著堅硬甲殼,外型有點像鋼盔,拖著長長的尾巴在潮間帶爬行,牠是鱟,早在四億五千萬年前,牠的祖先就已經生活在地球上,是一種比恐龍還古老的生物

啥米!小琉球也要BOT?


啥米!小琉球也要BOT

摘要: 
啥米!小琉球也要BOT?這是很多人聽到這個消息時的反應。交通部觀光局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認為,位在小琉球西北角的沙瑪基露營區,收益太低,正研擬計畫興建觀光飯店。管理處強調,這是建敝率15%、容積率30%的低密度開發,比起小琉球現行任何一個建築案的開發密度都低許多。但問題是,小琉球一年一百萬人次的觀光客,已經讓島上的水、電資源不敷使用,大飯店的進入,將使得水電資源的搶奪,更形嚴重...

採訪/撰稿 呂培苓
攝影/剪輯 陳慶鍾

小琉球需要什麼樣觀光模式的大問題!是許多小而美的微、小型經濟,以純樸、漁村、生態、庶民風貌共同撐起的觀光模式?還是財團進駐以後,從住宿、餐飲到旅遊一把抓的一條鞭模式?

最後,沙瑪基這塊「公有地」,應該被怎樣使用?是維持現行每人低消三十元的庶民大家樂模式?還是以BOT蓋昂貴飯店,讓政府單位得以收取租金、充實國庫?(目前沙瑪基經營業者一年平均繳138000元的租金;而規劃中的BOT案,估計一年要收799萬元。)

我們要繼續追問的是,充實國庫的目的是什麼?


啥米!小琉球也要BOT

週末上午九點鐘,沙瑪基露營區出現了幾頂漂亮的帳棚、忙碌釘帳棚的遊客、還有嬉笑奔跑的小朋友。謝嘉鴻和高中同學黃志榮兩對夫妻,一大清早從台南開車出發,他們搶到了頭香,進駐沙瑪基風景最棒的角落,可以俯瞰一望無際的藍天大海。謝嘉鴻說「這可以媲美台北大直水岸第一排!」


這樣的水岸第一排景致,謝嘉鴻一家三口只要九百塊錢。「有聽說十二月就要BOT了,以後蓋飯店,一間房間大概要六千塊錢起跳吧,所以趁現在趕快來,不然以後就享受不到這樣的美景了。」

BOT案的消息,震動整個小琉球,因為要BOT的不只沙瑪基露營區這一塊。包括屏東縣政府代管的八七高地,規劃為生態休閒度假區;還有台北市政府所屬的前少年輔育院,有2.1公頃的土地等待綜合開發。

小琉球現在是全中華民國就業率最高、經濟發展最快速的地方。小琉球人不怕找不到工作,是工作找不到人。一年超過一百萬人次的觀光客,使得小琉球的空地奇貨可居,只要在小琉球待上幾天,哪一塊土地有人來測量、哪一個國小「聽說」考慮撤掉蓋房子的消息,漫天飛舞。

但一年一百萬人次的遊客到底喜歡小琉球什麼呢?喜歡的不就是藍天大海、生態豐富的潮間帶、海底的珊瑚礁、曲曲折折的漁村小路、意外一戰成名的小吃、各有特色的民宿等等,這些迥異於都市風情的小島風光,才會讓大老遠來的遊客,有度假的感覺。


如果飯店一間間蓋起,像日月潭湖畔庭院深深的「名家」飯店;或者像墾丁大街上的「潮」店,那麼,小琉球還是小琉球嗎?

這次反對BOT最力的,大部分是民宿業者,說到底是為了利益,怕飯店來搶民宿生意。這些在地業者,兢兢業業開了民宿,賺了錢以後,很多人都集合起來回饋地方。比如剛剛渡過五歲生日的「海洋志工隊」。五年來每月下水三次,開船的開船、潛水的潛水,把海底垃圾一點一滴清上陸面,解救了珊瑚、也解救了綠蠵龜,讓海底世界慢慢地又活回來。


 「生態旅遊發展聯盟」憂心大量遊客對潮間帶的踩踏破壞,提倡人文廟宇的資料採集、王船祭迎王陣頭的復興與教育,希望遊客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小琉球的人文旅遊上。他們有一群年輕人,還常常半夜到海灘調查陸蟹生態,除了增加生態旅遊的賣點之外,最終希望豐富的田野資料,可以讓人們在驚嘆小琉球豐富生態之外,還願意共同守護小琉球的美麗。


這些都是小琉球居民在發了觀光財之後,自發性地鄉土守護。

所以「藏富於民」也許是件好事,並不一定要國家花錢來做建設。BOT也可以是件好事,但就像十月二十日,小琉球將近兩百位鄉民到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管理處抗議的時候,杉福村長洪美月說的:「政府可以看看,做什麼對我們琉球是最有幫助的?」

公視 我們的島【啥米!小琉球也要BOT?】
11/03() 2200首播
11/0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土地開發
縣市: 
  • 屏東縣
  • 琉球鄉
關鍵字: 
觀光, 遊憩壓力, 總量管制, BOT, 生態旅遊, 綠蠵龜, 棲地破壞, 保育, 社區營造, 鵬管處, 陸蟹

啥米!小琉球也要BOT?這是很多人聽到這個消息時的反應。交通部觀光局大鵬灣國家風景區管理處認為,位在小琉球西北角的沙瑪基露營區,收益太低,正研擬計畫興建觀光飯店。管理處強調,這是建蔽率15%、容積率30%的低密度開發,比起小琉球現行任何一個建築案的開發密度都低但問題是,小琉球一年一百萬人次的觀光客,已經讓島上的水、電資源不敷使用,大飯店的進入,將使得水電資源的搶奪,更形嚴重...

蜻蜓不見了?

 

蜻蜓不見了?

摘要: 
氣候異常,反而讓南台灣一群蜻蜓向北擴散,是否會與北部族群競爭,改變一個地區的蜻蜓相?台灣研究蜻蜓的專家不多,這樣的議題,難引起政府關心…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陳添寶

新北市貢寮區的水梯田,在稻穀收割後,依舊保存水源,形成重要的溼地環境,罕見的「黃腹細蟌」即在此生活。

擁有綠色複眼,身長不到四公分的黃腹細蟌,在台灣可是個傳奇。1978年前曾經有多筆紀錄,後來消失了大約三十年,最近才在貢寮水梯田再度被發現。

喜愛觀蜓的林試所技正葉文祺指出,「農藥」加上「水田旱化」是主因。貢寮水梯田的春耕、夏耘、秋收都是人力親為,也習慣隨著耕作的節奏,在無毒水田裡繁殖生長。不過政府鼓勵水梯田休耕、廢耕,台灣的水田陸化變成旱地,數量稀少的黃腹細蟌,極有可能在台灣走入歷史。


蜻蜓因為人為而消逝,還有另一個例子。屏東萬巒的五溝水,是非常著名的湧泉溼地,許多對水質要求高的原生魚種,或是水域周邊的優勢植物,都在這裡獲得庇護,一種極為稀有的豆娘-脊紋鼓蟌,也會在此悠遊飛翔。

2013年時,政府以防洪之名將溼地拓寬,並且在周邊水圳築起堤防,五溝水的景色與生態加速消失,「脊紋鼓蟌不見了,瘦面細蟌也看不到」蜓友陳榮章說。

台灣的水利工程習慣採用水泥護岸,坡面陡峭的二面光、三面光整治法,不僅讓五溝水的蜻蜓遭殃,也讓全台蜻蜓無處為家。因為「兩邊都沒樹,蜻蜓無法躲藏休息;水底舖水泥,水流沒緩衝,就把蜻蜓卵和幼蟲沖走」葉文祺說。 

人為工程搗毀蜻蜓棲地後,想利用人工繁殖回復蜻蜓數量,有其困難度。碰上全球氣候亂象,擾亂蜻蜓的生長週期,蜻蜓的生存更為艱辛。 

台北市立木柵動物園內有八十四種蜻蜓,種類佔全台二分之一,園內只要有水池的地方,都可看到蜻蜓的蹤跡,過去只在中南部出現的「善變蜻蜓」、「溪神蜻蜓」竟然在北部也看得到。 

動物園推廣組輔導員唐欣潔也發現,原本應該在夏季出現的蜻蜓,可能因為氣溫過熱,延遲到初秋才現蹤,或往高海拔地區移動(泰雅晏蜓、台灣弓蜓) 

究竟這些遷徙的蜻蜓,會不會與當地族群競爭,改變一個地區的蜻蜓相?或是對哪些生態造成影響?台灣研究蜻蜓的專家不多,這樣的議題難引起政府關心,現在只能仰賴民間蜓友建立資料庫,長期觀察蜻蜓的種類變化

 

公視 我們的島【蜻蜓不見了?
10/27(
) 2200首播
11/01(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 屏東縣
  • 萬巒鄉
關鍵字: 
蜻蜓, 農藥, 瀕危, 水梯田, 林試所, 水泥化, 棲地破壞, 復育

氣候異常,反而讓南台灣一群蜻蜓向北擴散,是否會與北部族群競爭,改變一個地區的蜻蜓相?台灣研究蜻蜓的專家不多,這樣的議題,難引起政府關心

搶救山麻雀


搶救山麻雀

摘要: 
無論在都市、鄉村,常常可以見到麻雀的蹤影,但看起來跟麻雀很相似的「山麻雀」,數量卻非常稀少,2008年已經被林務局列為保育類野生動物,中華鳥會推估,全國可能剩下不到500隻…


採訪/撰稿 錢志偉
攝影/剪輯 陳添寶

一談到麻雀,大家的印象應該是叫聲聒噪,對農作物具有破壞力,不是很受歡迎。不過,最近山麻雀卻受到環保團體的關注。


根據中華鳥會的推估,國內山麻雀可能只剩下500隻,因為沒有足夠的普查研究,台灣山麻雀過去最多有多少隻?現在剩下多少?就像一道謎題。但可以肯定的是,山麻雀的數量,比黑面琵鷺還要瀕危。

嘉義大學生物資源系助理教授蔡若詩指出,像山麻雀這種普遍的鳥,有瀕危的危險,反映出我們的環境,確實出了問題。他認為,山區過度開墾,農藥、殺蟲劑用太多,或是樹木砍伐太嚴重,找不到樹洞巢位,都有可能造成山麻雀的數量減少,2008 ,山麻雀更被列為一級的保育類動物。


台灣省野鳥協會前總幹事盧冠安分析,台灣的野生動物保育,喜歡找所謂的「明星物種」,像帝雉、八色鳥、黑面琵鷺、水雉,牠們多半都是特有種 ,大型且漂亮,棲息在森林或濕地, 這兩種人類比較關心的生態系統,很可惜,山麻雀完全不符合條件。

眼見政府和鳥界遲遲沒有動靜,山麻雀再不保護岌岌可危,台灣濕地保護聯盟決定自己籌款,投入山麻雀的保育,首要目標是提升山麻雀的數量。

濕盟首先鎖定中高海拔的屏東縣霧台鄉,這裡過去常有山麻雀出現的紀錄,沒想到只發現了兩隻公鳥。礙於經費,濕盟轉移陣地,反而在低海拔的曾文水庫,發現100多隻山麻雀族群。 


濕盟山麻雀保育小組召集人邱滿星認為,曾文水庫提供灌溉用水,隨著一期稻作開始,水位也跟著下降,每年十二月、一月的時候,庫底就會形成灘地長出花草,提供覓食來源,因此聚集大批山麻雀。

山麻雀的數量,全台推估不破千,能在曾文水庫發現100多隻的族群,讓濕盟大為振奮。不僅如此,曾文水庫周遭像是阿里山、關子嶺、那瑪夏等地,都有山麻雀的蹤跡,台南的關仔嶺,就有50隻族群,顯示曾文水庫已經是山麻雀出現的核心區域。 


發現了曾文水庫是山麻雀合適的棲地,濕盟「如獲至寶」趕緊鞏固這塊基地,和南水局洽談合作保育。濕盟觀察到,在台南關子嶺的山麻雀,幾乎都會使用電線桿當巢洞,於是與曾文水庫的工程包商合作,水庫一帶新增10支電線桿 ,試圖以「人工巢箱」,吸引山麻雀來此築巢繁殖,目前已有初步成果。

屬於低海拔的曾文水庫,聚集了大批山麻雀。濕盟的這項發現,打破過去賞鳥者習慣將山麻雀與高海拔山區部落,連結在一起的刻板印象。但究竟低海拔地區為何會有山麻雀出現? 是因為氣候變遷?還是山區環境已改變?沒有人知道。濕盟決定以曾文水庫為基地,進行長期監測,為山麻雀未來的棲地保育,還有族群復育,儲備解答。 

我們的島【搶救山麻雀  
04/21(
) 2200首播
04/26(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動物
縣市: 
  • 嘉義縣
  • 大埔鄉
  • 屏東縣
  • 霧台鄉
  • 台南市
  • 白河區
關鍵字: 
保育類, 麻雀, 明星物種, 氣候變遷, 物種消失, 棲地破壞, 開發, 野鳥, 野生動物

無論在都市、鄉村,常常可以見到麻雀的蹤影,但看起來跟麻雀很相似的「山麻雀」,數量卻非常稀少,2008年已經被林務局列為保育類野生動物,中華鳥會推估,全國可能剩下不到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