棲地消失

食蟲植物 你好嗎?

摘要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影像提供:陳英佐

看起來晶瑩剔透的露珠,其實是個甜蜜陷阱,小昆蟲一旦沾黏上,就難以脫身,為了在貧瘠環境獲得更多養分,食蟲植物透過演化,發展出各種巧妙構造,然而,它們在台灣過得好嗎?

人來人往的建國花市,有個攤位的植物很不一樣。這些食蟲植物幾乎來自國外,深受民眾喜愛,尤其是小朋友,更是看得目不轉睛。

但你知道嗎?其實台灣也有自己的食蟲植物,而且就生活在我們周遭。多雨潮濕的新北市汐止山區,是許多食蟲植物的重要棲地,光是道路旁看似不起眼的野地,就可以見到好幾種,還有一種數量很稀少的食蟲植物-黃花狸藻,汐止的新山夢湖擁有全台最大的野生族群。

可惜大多數的人來到這裡,只注意到湖光山色,卻不清楚水底下的豐富生態。甚至少數遊客的任意放生,還曾讓黃花狸藻面臨危機,人們對食蟲植物的不瞭解,往往在無意間傷害到它們。

趙怡珊是台灣少數研究食蟲植物的人,只要在野外看到可能棲地,就會湊近前仔細觀察。在大片綠意中想找尋個頭嬌小的食蟲植物,並不容易,有時候因為棲地環境變化,個體型態上的差異也很大。

台灣的食蟲植物分為狸藻科和茅膏菜科,目前記錄到的有十多種,大多數都被列入情況危急的紅皮書。它們的威脅,主要來自除草劑的使用、山壁環境的水泥化和開發破壞等因素,讓適合它們生長的地方,越來越少。

位在屏東的植物保種中心,以收藏瀕危物種為優先,希望成為物種救援的諾亞方舟,收藏過程也發現食蟲植物在野外棲地陸續消失的警訊。這個現象不只在台灣,全球野外食蟲植物幾乎都面臨挑戰。

保種是逼不得已的選擇,畢竟室內栽培只能保存單一物種,無法重建生態系間的互生關係。研究水生植物學的中山大學生物系副教授顏聖紘認為,保有棲地還是重要關鍵,讓食蟲植物和昆蟲間的互動和周遭環境連結,能夠保留下來。

然而,這在土地利用密集的台灣一向是個難題,新竹竹北蓮花寺濕地屬於軍方用地,多年來在軍管之下,留下了自然風貌。這裡的河谷地形,造就豐富的食蟲植物棲地,寬葉毛氈苔、小毛氈苔、長距挖耳草,還有現在野外也很難看到的濕地植物,桃園草、點頭飄拂草等等,都棲身在此。這裡還是瀕危的長葉茅膏菜,已知的最後一塊野外棲地。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看著棲地環境逐年劣化,除了自然災害的土石崩落,影響最大的就是攔砂壩興建後導致的陸化。他們招攬志工,用人工除草的方式,減少食蟲植物的競爭壓力,也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的食蟲植物;同時也利用人工培育的方式,把物種擴散出去。

對環境挑剔的食蟲植物,棲地一旦消失,要重新找到適合棲地並不容易。目前荒野新竹分會正爭取將蓮花寺濕地劃設為重要濕地或保留區。

不只山邊、水邊、身邊角落或鄉間田邊,都有可能成為食蟲植物的家園,要怎麼樣讓它們活得好、住得開心,趙怡珊認為友善農業的方式,能讓水生植物甚至食蟲植物擁有更多生活空間。

喜歡吃蟲的食蟲植物,透過一代代演化,莖和葉特化成各種型態,努力在地球上生活,有人看見食蟲植物的價值,不想跟它們說再見,一次次努力創造不同可能。盼望著有機會在野外,可以問一聲:食蟲植物,你好嗎?

 

學科
植物
縣市
  • 台北市
  • 新北市
  • 屏東縣
  • 新竹縣
  • 竹北市
關鍵字
食蟲植物, 黃花狸藻, 除草劑, 水泥化, 開發破壞, 陸化, 保種, 棲地消失

你印象中的植物,是吃葷的還是吃素的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跟著溫度搬家

山椒魚記事

摘要
阿椒:「我來自北方,遠從冰河期走來,你們叫我山椒魚,不過,我不是魚 ,是有尾巴的兩棲類,蛙類才是我的近親。」「經過多年的隔離演化,才成為台灣的特有種,但是數量稀少,名列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如果全球持續暖化,我們會越來越歹命。」

背起沉重的登山裝備,來自師大的研究人員邁開腳步,踏向玉山群峰。隨著高度攀升,景致從亞熱帶變成溫帶,氣溫逐漸降低。

萬年前的冰河時期,台灣數度與亞洲大陸相連,許多古老生物遷徙來台定居,冰河退去後,牠們向高海拔山區遷移,歷經隔離演化,成為台灣的特有生物,山椒魚就是其中之一。山椒魚分布在西伯利亞、日本、中國東北等溫帶地區,台灣是牠們分布的最南界,棲息地局限在年均溫攝氏20度以下的山區。

當暖化問題延燒全球,怕熱的山椒魚,勢必首當其衝。溫度變化對生物的影響需要長時間觀察,在台灣高山型的國家公園中,玉山國家公園最早意識到氣候變遷對高海拔生物的影響,於是邀請師大生科系的呂光洋教授,展開長期的監測計畫。

日據時期之後,台灣山椒魚學術研究曾經出現一段空白,民國68年呂光洋老師在阿里山發現人生中的第一隻山椒魚,從此結下30年的不解之緣,他和研究人員踏遍群山,在一塊塊石頭間,尋找來自冰河期的祕密。玉山群峰之間的這片山坡地,高度將近3700公尺,是目前已知海拔最高的一處山椒魚樂園。

夜行性的山椒魚,晚上才會出來覓食,白天喜歡躲在小溪附近的石塊或木頭底下,要想一睹牠的風采,研究人員得要翻遍石頭,才有機會。

好不容易找到山椒魚,必須用GPS定位記下座標,測量牠躲藏的石頭大小、拍照紀錄周圍環境,搜索完整個樣區之後,還要麻醉牠們,標記、測量每一隻找到的山椒魚。日正當中,氣溫急速攀升,每個人都汗如雨下,大家忙著幫山椒魚降溫,忘了自己早就被晒的紅通通。完成工作後,研究人員還要把山椒魚一一送回家。

山椒魚住在高山上,林立的山頭卻也成為生態孤島,讓不同族群的山椒魚,沒辦法到處串門子,長期隔離之後,小小的台灣孕育出五種外型不同的山椒魚。生活在玉山山脈、阿里山山脈、中央山脈南段的是阿里山山椒魚,另外還有分布在中央山脈中段的台灣山椒魚、楚南氏山椒魚、南湖山區的南湖山椒魚、以及分布在雪山山脈的觀霧山椒魚。

牠們看起來柔弱,卻有一套自己的防禦本事,才能在嚴苛的環境中存活至今。師大生科系教授呂光洋說,牠們的黏液有毒,有禦敵的功能,而且遇到襲擊的時候,牠們會把尾巴舉起來,轉移敵人注意。山椒魚的天敵是蛇類、地棲性的鳥類、小型哺乳動物,同時牠也是鼠婦、蚯蚓等節肢動物的天敵。吃與被吃,是大自然設計好的循環,在人跡罕至的山林裡運行,不過牠們現階段遇上了一些麻煩,恐怕不是天賦的本領能夠應付的。

當人們的腳步靠近,山椒魚的生活難免失去安寧。插天山自然保留區在地理上是雪山山脈的北段,是山椒魚緯度最北,海拔最低的棲地,住在這裡的是數量非常稀少的觀霧山椒魚。但是保留區內的北插天山是有名的登山路線,遊客常在水源地洗滌餐具,影響水質,也影響山椒魚的居住品質。

因為地形限制,台灣的山椒魚呈現小族群不連續性的分布,近親繁殖已經對族群繁衍相當不利,開發導致的棲地喪失更是一個大問題。師大生科系助理教授賴俊祥說,開路或野溪整治的工程,很容易就破壞了山椒魚的棲地,一個棲地消失,更代表一個族群的消失,山椒魚原本就數量稀少,禁不起這樣的打擊。

尋找、捕捉、麻醉、上標、拍照、放回,重複的動作在不同的樣區持續上演,只為了建立基礎的資料庫,釐清氣候變化與族群消長的關聯。師大生科系教授呂光洋說,目前缺少的就是以前的生物資料,我們要趕快建立資料庫,有了以後,未來十年、二十年就有資料可以比對。

山椒魚留下了台灣的冰河記憶,用生命感應暖化的威力,牠們就像礦坑裡的金絲雀,成為氣候變遷的指標,雖然平常離我們有些遙遠,但牠們的命運,正映照著我們的未來。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三峽區
  • 新北市
  • 烏來區
  • 桃園市
  • 復興區
關鍵字
山椒魚, 保育類動物, 高山, 兩棲類, 台灣特有種, 自然保留區, 棲地復育, 棲地消失

阿椒:「我來自北方,遠從冰河期走來,你們叫我山椒魚,不過,我不是魚 ,是有尾巴的兩棲類,蛙類才是我的近親。」「經過多年的隔離演化,才成為台灣的特有種,但是數量稀少,名列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如果全球持續暖化,我們會越來越歹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冰河退去我留下~山椒魚記事

摘要
阿椒:「我來自北方,遠從冰河期走來,你們叫我山椒魚,不過,我不是魚 ,是有尾巴的兩棲類,蛙類才是我的近親。」「經過多年的隔離演化,才成為台灣的特有種,但是數量稀少,名列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如果全球持續暖化,我們會越來越歹命。」

背起沉重的登山裝備,來自師大的研究人員邁開腳步,踏向玉山群峰。隨著高度攀升,景致從亞熱帶變成溫帶,氣溫逐漸降低。

萬年前的冰河時期,台灣數度與亞洲大陸相連,許多古老生物遷徙來台定居,冰河退去後,牠們向高海拔山區遷移,歷經隔離演化,成為台灣的特有生物,山椒魚就是其中之一。山椒魚分布在西伯利亞、日本、中國東北等溫帶地區,台灣是牠們分布的最南界,棲息地局限在年均溫攝氏20度以下的山區。

當暖化問題延燒全球,怕熱的山椒魚,勢必首當其衝。溫度變化對生物的影響需要長時間觀察,在台灣高山型的國家公園中,玉山國家公園最早意識到氣候變遷對高海拔生物的影響,於是邀請師大生科系的呂光洋教授,展開長期的監測計畫。

日據時期之後,台灣山椒魚學術研究曾經出現一段空白,民國68年呂光洋老師在阿里山發現人生中的第一隻山椒魚,從此結下30年的不解之緣,他和研究人員踏遍群山,在一塊塊石頭間,尋找來自冰河期的祕密。玉山群峰之間的這片山坡地,高度將近3700公尺,是目前已知海拔最高的一處山椒魚樂園。

夜行性的山椒魚,晚上才會出來覓食,白天喜歡躲在小溪附近的石塊或木頭底下,要想一睹牠的風采,研究人員得要翻遍石頭,才有機會。

好不容易找到山椒魚,必須用GPS定位記下座標,測量牠躲藏的石頭大小、拍照紀錄周圍環境,搜索完整個樣區之後,還要麻醉牠們,標記、測量每一隻找到的山椒魚。日正當中,氣溫急速攀升,每個人都汗如雨下,大家忙著幫山椒魚降溫,忘了自己早就被晒的紅通通。完成工作後,研究人員還要把山椒魚一一送回家。

山椒魚住在高山上,林立的山頭卻也成為生態孤島,讓不同族群的山椒魚,沒辦法到處串門子,長期隔離之後,小小的台灣孕育出五種外型不同的山椒魚。生活在玉山山脈、阿里山山脈、中央山脈南段的是阿里山山椒魚,另外還有分布在中央山脈中段的台灣山椒魚、楚南氏山椒魚、南湖山區的南湖山椒魚、以及分布在雪山山脈的觀霧山椒魚。

牠們看起來柔弱,卻有一套自己的防禦本事,才能在嚴苛的環境中存活至今。師大生科系教授呂光洋說,牠們的黏液有毒,有禦敵的功能,而且遇到襲擊的時候,牠們會把尾巴舉起來,轉移敵人注意。山椒魚的天敵是蛇類、地棲性的鳥類、小型哺乳動物,同時牠也是鼠婦、蚯蚓等節肢動物的天敵。吃與被吃,是大自然設計好的循環,在人跡罕至的山林裡運行,不過牠們現階段遇上了一些麻煩,恐怕不是天賦的本領能夠應付的。

當人們的腳步靠近,山椒魚的生活難免失去安寧。插天山自然保留區在地理上是雪山山脈的北段,是山椒魚緯度最北,海拔最低的棲地,住在這裡的是數量非常稀少的觀霧山椒魚。但是保留區內的北插天山是有名的登山路線,遊客常在水源地洗滌餐具,影響水質,也影響山椒魚的居住品質。

因為地形限制,台灣的山椒魚呈現小族群不連續性的分布,近親繁殖已經對族群繁衍相當不利,開發導致的棲地喪失更是一個大問題。師大生科系助理教授賴俊祥說,開路或野溪整治的工程,很容易就破壞了山椒魚的棲地,一個棲地消失,更代表一個族群的消失,山椒魚原本就數量稀少,禁不起這樣的打擊。

師大團隊看見這個困境,嘗試幫山椒魚重建家園,2003年起與林務局聯手,在阿里山區展開棲地復育工作,兩年後在復育區中發現七隻小baby,證明了在原本就有山椒魚棲息的空間進行棲地改善,是自然的好方法,2007年,師大團隊與林務局也在苗栗的觀霧森林遊樂區中,建立了另一個棲地復育區。

了解牠們,才能有效的幫助牠們,雖然師大團隊長期投入山椒魚研究,但目前為止,對牠們的生活史依然很不清楚。為了增加調查人手,2010年七月,一項訓練計畫展開了,對象是新竹林管處的巡山員與解說志工。

尋找、捕捉、麻醉、上標、拍照、放回,重複的動作在不同的樣區持續上演,只為了建立基礎的資料庫,釐清氣候變化與族群消長的關聯。師大生科系教授呂光洋說,目前缺少的就是以前的生物資料,我們要趕快建立資料庫,有了以後,未來十年、二十年就有資料可以比對。

山椒魚留下了台灣的冰河記憶,用生命感應暖化的威力,牠們就像礦坑裡的金絲雀,成為氣候變遷的指標,雖然平常離我們有些遙遠,但牠們的命運,正映照著我們的未來。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三峽區
  • 新北市
  • 烏來區
  • 桃園市
  • 復興區
關鍵字
山椒魚, 保育類動物, 高山, 兩棲類, 台灣特有種, 自然保留區, 棲地復育, 棲地消失

阿椒:「我來自北方,遠從冰河期走來,你們叫我山椒魚,不過,我不是魚 ,是有尾巴的兩棲類,蛙類才是我的近親。」「經過多年的隔離演化,才成為台灣的特有種,但是數量稀少,名列瀕臨絕種的一級保育類動物,如果全球持續暖化,我們會越來越歹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剪輯 陳添寶

救救白魚!!

救救白魚!!

摘要
一灣小深潭,叢叢綠水草,群群溪魚作伴,這是台灣白魚的小小家園。有乾淨的水,有豐富的食物,偶爾要躲躲來覓食的小白鷺,還好有石頭和水草可以避一避,日子過的悠遊自在,可是這份小小幸福卻隨時可能崩解…

『台灣白魚受到驚嚇的時候也會臉色發白,連身體都白掉了,這隻都白白的有沒有?』和煦的陽光下,小魚狗生態工作室的李璟泓老師,帶領著新社國小小朋友,在台中縣新社鄉的番社嶺橋集合,這回他們有個重要任務,要幫臺灣白魚搬家。

食水嵙溪目前大約有一千五百隻白魚,是白魚族群數量最多的溪流, 不過政府做了許多溪流整治工程,從下游一直做到上游,節節進逼,白魚的棲息地越來越小,數量也越來越少。


於是,大甲溪生態協會和白冷圳社造促進會發起搶救行動,計畫把部分白魚帶到安全的地方避難,等到原棲地的環境恢復之後,再帶白魚回家。研究人員利用蝦籠,捕捉了122隻白魚,帶到附近的生態池,由小朋友們親手將白魚送進新家。

小心的把白魚倒進水裡,小朋友幫了白魚一個大忙。看著白魚躲進水草裡,小朋友心裡也有了白魚,主辦單位希望小朋友回家之後影響家長,讓當地居民知道有這麼重要的魚跟他們生活在一起,藉機了解白魚的處境。

白魚的避難所位在大甲溪生態協會與白冷圳社造促進會共同經營的人工溼地。原本這裡是果園,地主捐出土地成立瀕危溼地生物的庇護站,三四年來,已經搶救了許多鄰近地區的生物。

然而移地保護,畢竟是不得已的做法。留住白魚原來的棲地環境才是上上之策。白魚喜歡水質清澈、流速緩慢的水潭,原本食水科溪的有許多這樣的地形,目前只剩下番社嶺橋附近還維持原始的樣貌。

日治時期興建的白冷圳,將大甲溪水引入食水嵙溪,活水灌溉了新社鄉的農業,也孕育了食水嵙溪的豐富生態,有趣的是,食水嵙溪的魚類生態,其實是個獨立的生態圈。小魚狗生態工作室的李璟泓老師表示,食水嵙溪的尾部跟大甲溪有很大的落差,被水沖下去的魚要上溯回來是很困難的,所以食水嵙溪是獨立的河流。

小小的食水萪溪隱藏著造物者的神奇,除了白魚,還有名聲響亮的蓋斑鬥魚,總共有十一種淡水魚類生活在這裡 。農委會特生中心的李德旺老師,從七年前就開始研究臺灣白魚,白魚面臨的生存威脅,讓他非常擔心。來到中游的監測點,景況已經大不如前。下游的情況更加慘烈,親水公園的工程開工之後,再也看不到台灣白魚,雖然目前技術上可以繁殖大量白魚,但是棲地沒有了,就算有幾萬隻也都沒有用了。


食水嵙溪從民國九十三年開始封溪護魚,讓魚兒免於面對捕撈的壓力,但是整治工程讓魚兒的家宛如天崩地裂,殺傷力遠大過捕撈,因為連繁殖的空間都被剝奪。 溪床被整治成單調的平整淺灘,10公分左右的水深,幾乎沒有水生植物生存。目前食水嵙溪有三分之二的溪岸都被整治成水泥護岸,番社嶺橋附近,是臺灣白魚最後據點。

但是食水嵙溪兩岸,有許多果園,每逢颱風豪雨常有淹水災情,居民要求政府整治,因此在八年八百億的治水預算中,河岸整治編列了五億的預算,而番社嶺橋部分計畫要拓寬18公尺,預計民國九十九年動工,歷時三年完工。

工程勢在必行,縣府承諾會將生態納入考量,採用改良的整治工法,流速低的溪段一定採取生態工法,流速高的就採取變通方式。

然而不管採取哪一種工法,原棲地消失都是無法避免的遺憾。李德旺表示,如果非破壞不可,也要把白魚放到安全地方,工程完工後,再把棲地想辦法恢復。

清澈的溪水,透過四面八達的小水圳,流向果園,滋養生命。食水嵙溪是新社鄉的生命泉源,也是關鍵的經濟命脈。白冷圳社區總體營造促進會總幹事徐炳乾說,食水嵙溪是發展休閒農業主要的生態自然教室,未來後代子孫靠這塊土地做休閒產業,一定要保有自然生態才能繼續發展下去。

現在還來得及,只要留下現有的棲地,搶救白魚,不只是給白魚一個機會,保護溪流的原始,人們也才能繼續擁抱青山綠水。

側記:

小魚狗生態工作室的李璟泓老師,希望白魚這個主角,可以讓食水嵙溪活過來。搶救物種只是手段,終極目標鎖定在搶救棲地。只要棲地能繼續存在,當地原有的生命就有繁衍的機會。

 

學科
動物, 水文
縣市
  • 台中市
  • 新社區
關鍵字
李璟泓, 封溪護魚, 白魚, 特有種, 食水嵙溪, 溪流整治, 大甲溪, 棲地保育, 瀕危物種, 移地保育, 白冷圳, 生態工法, 棲地消失

一灣小深潭,叢叢綠水草,群群溪魚作伴,這是台灣白魚的小小家園。有乾淨的水,有豐富的食物,偶爾要躲躲來覓食的小白鷺,還好有石頭和水草可以避一避,日子過的悠遊自在,可是這份小小幸福卻隨時可能崩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尋找蘭蹤

尋找蘭蹤

摘要
說起台灣的蘭花,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外銷的蝴蝶蘭、文心蘭,這些美麗的花朵在異鄉綻放光芒。但是,台灣的蘭花可不只有那些而已,台灣的野生蘭共有三百五十多種,並且還在陸續被發現中,從住家附近到高山峻嶺,你都可以看到她的蹤影,人們卻因為缺乏認識,而容易忽略掉這些躲在密徑小道的神秘嬌客。

台灣真的是個寶島!每每在採訪關於生態的專題時,感受更是明顯。相較於其他歐洲大陸,台灣的地理環境小而多元,這也使得台灣的生態豐富多采,小小的一塊地區,可以看到好幾種的物種,這在其他國家是很難得的情況。

大多數的蘭花,喜歡濕潤多水氣的熱帶環境,台灣的溪流密佈是許多蘭花喜愛的棲地,從溼熱的低海拔到乾冷的中高海拔,各地都有野生蘭花的存在,四季也綻放著不同的姿采,得天獨厚的賞蘭條件,讓愛蘭人士愛不釋手。但是不起眼的外表,如果不仔細張大眼睛,很容易忽略她的存在,像是依靠樹幹而生的附生蘭,很容易隨著樹木的修剪而消失;或是長得像是雜草的地生蘭,也很容易因為棲地消失而造成整個族群的消失。

長年研究野生蘭花的林維明,總是靜靜的在一旁守護著蘭花。蘭花的種子雖然很多,但是由於成長過程中,受氣候變動的影響很大,所以能夠順利長成小苗的機會只有千分之一,必須要有適當的天候跟土地,再加上蘭菌才能夠長成小苗。蘭菌是蘭花成長過程中重要的夥伴,如果沒有蘭菌,蘭花就無法長大。最特別的是腐生蘭,在台灣已經被發現九種,平常生活在地底下靠著蘭菌跟土壤的養分生活,只有在開花時期才會將花莖伸出地面,待種子散播出去後,又再度回到地底生活。由於冒出地面的時間,只有短短的數天,出現的位置也都無法確定,像極了武俠小說中才會出現的奇花異草。

蘭花的世界處處都充滿驚奇,讓林維明投入蘭花的研究有欲罷不能的感覺,目前林維明已經發現了二十幾種新種野生蘭,但是他認為還有更多的野生蘭,沒被發現,為了找尋蘭花的蹤跡,林維明仍在繼續努力,希望讓更多的人來感受野生蘭花的美麗。

側記:

一直以為找尋蘭花是件簡單的事,因為自己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觀賞用的蘭花裏,老覺得野生蘭花應該也是差不多大小,但是這一次,跟著林維明大哥找尋蘭花,才發現,過去的印象完全派不上用場。從高可參天的樹冠層到看不見的地下,都可以看到蘭花的身影,這裏還有很多的秘密等待我們的發掘。

學科
植物
縣市
  • 南投縣
  • 鹿谷鄉
關鍵字
蘭, 外銷, 本土種, 附生植物, 地生植物, 棲地消失, 蘭共生菌, 林維明

說起台灣的蘭花,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外銷的蝴蝶蘭、文心蘭,這些美麗的花朵在異鄉綻放光芒。但是,台灣的蘭花可不只有那些而已,台灣的野生蘭共有三百五十多種,並且還在陸續被發現中,從住家附近到高山峻嶺,你都可以看到她的蹤影,人們卻因為缺乏認識,而容易忽略掉這些躲在密徑小道的神秘嬌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林燕如
攝影剪輯/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棲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