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

能源台灣-便宜的代價(上)

能源台灣-便宜的代價(上)

摘要: 
全球暖化、氣溫上升、用電量持續成長...,2017年夏季備轉容量持續亮橘燈,台灣,能不能度過缺電關卡?

一個茶葉蛋十塊錢,一顆水餃六塊錢,但是你知道一度電多少錢嗎?

在台灣,多數人用電不知電價,台灣住宅用電平均一度2.8元,跟世界各國相比,是倒數第三,工業電價的排名是全球倒數第八,比起鄰近的韓國、中國大陸、菲律賓,都還要便宜。在低廉電價背後,我們付出多少看不見的代價?


火力跟核能,提供台灣穩定又低廉的電力。2016年,台灣45%的電力來自燃煤、32%來自於燃氣、只有12%的電力來自核電,核電占比降到三十年來的最低點。2011年日本福島核災後,核電的安全性面臨質疑,近年來在全世界的占比持續下降,目前不到全球發電量的11%,除了安全考量外,最重要的原因是成本。

核廢何去何從?

基於安全考量,2016年核一、核二廠燃料棒乾式貯存設計,從室外改成室內。經濟部估算三座核電廠的核廢處理,加上除役成本,將從原先預估的3353億,增加到6200億,暴增近一倍。一座核電廠除役的費用,將跟興建費用差不多,除役成本超出預期,而昂貴的善後費用,恐怕要留給沒使用的下一代去承擔。

 

台灣有一半電力來自燃煤,台中火力電廠就占了五分之一,這座全世界最大的燃煤電廠,替台灣創造源源不絕的穩定電力,然而跟這個世界第一比鄰而居,台中麗水里居民長期承受空氣污染之苦,逐漸搬離,寂寥村莊只剩下老人的身影。不只是麗水里,整個大台中,甚至南投、嘉義,經常都籠罩在嚴重的塵霾中,每年十月到隔年五月,長達八個月要忍受空氣污染的傷害。


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利用電腦模擬煙流擴散,發現造成中部地區紫爆的禍首,大部分來自台中、雲林沿海的工業區,火力電廠是其中主要的排放源。以台中火力電廠為例,每年排放約14,000公噸的硫氧化物、23,000公噸的氮氧化物,和1,000多公噸的PM2.5,燃煤電廠排放出的細懸浮微粒吸附各種有害物質,比其他排放源的毒性更強,影響更大。

流行病學研究也發現,1980年代火力電廠在各地設廠後,週遭男性呼吸道癌症的死亡率,比設廠前明顯增加。呼吸乾淨空氣原本是最基本的生存權,曾幾何時藍天白雲、純淨空氣,竟然是種奢望?呼吸好空氣的權利跟用電需求間,難道無法兩全?

老舊核電廠即將除役,燃煤電廠又有空污問題,能夠最短期內遞補用電缺口,當作基載電力的,似乎就是天然氣了。


用天然氣過渡能源轉型

台灣天然氣98%仰賴進口,目前有兩座天然氣接收站,天然氣從高雄永安與台中港上岸,氣化之後,經由兩百多公里長的海管與陸管,到苗栗通霄匯合,再往北輸送給用戶,其中80%是送到火力電廠。

燃氣發電比燃煤的污染少,其中PM2.5、硫氧化物等,是燃煤電廠的五十分之一到一百分之一,CO2排放不到燃煤電廠的一半。為了減輕空污與碳排放問題,這幾年「以氣代煤」的呼聲高漲。政府計畫在2025年,將天然氣從現在的36%提升到50%,預估天然氣需求量,將從現在的1400萬公噸提升到2000萬公噸以上,天然氣的接收與貯存設施,也必須跟上,在八年之內到位。



為興建天然氣第三接收站,中油計畫在桃園觀塘填海造陸七十七公頃,尷尬的是,當地擁有豐富的藻礁生態,生態團體擔憂設置接收站,藻礁將被活埋。生態研究者認為,觀塘工業區雖然不在保護區內,但生態豐富性並不輸給觀新保護區。

第三接收站該落腳何處?能不能在不犧牲藻礁的前提下,找到更好的替代方案?更多資訊必須被攤在陽光下檢視。其實,每種發電方式都有負面效應,究竟解決電力問題最好、最根本的方法是什麼?

台灣面積不大,卻是全世界第十七大用電國。二十年來台灣的用電量整整翻了一倍,人均用電高於日本、韓國、新加坡。近幾年工業用電成長趨緩,增加最多的是住宅用電,尤其夏季高峰,用電量比冬季高出七成。這又有什麼解決之道呢?

公視 我們的島【能源台灣-便宜的代價】
07/17() 2200首播
07/22()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核電, 核廢, 電力, 限電, 化石燃料

全球暖化、氣溫上升、用電量持續成長...2017年夏季備轉容量持續亮橘燈,台灣,能不能度過缺電關卡?

核燃料的未知旅程


核燃料的未知旅程

摘要: 
2011年,福島核一廠因為地震海嘯,三座反應爐發生爐心熔毀。五年過去,搶救仍在進行,東電不斷向熔毀的反應爐灌入冷卻水,受污染的地下水、除污後的輻射污泥,一排又一排,占滿原本的樹林與空地…福島核災後,國內反核聲浪也達到高峰。2014年政府宣布核四封存,核四爭議暫時平息。然而另一個更大的風暴,卻在既有的核電廠內,隱然成形。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陳慶鍾 鄭嘉明
剪輯 陳忠峰

核一、核二廠,從1970年代運轉至今,用過燃料至今都存放在水池,存放密度早已超出原始設計。由於核一二廠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計畫不斷延宕,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從水池取出,並且找到適合的存放地點,核一二廠的四部機組,將在今年底、明年中陸續停機,提早退休。那麼,地方居民甚至部分核工專家,他們對現行的乾式貯存,究竟有什麼疑慮?


目前台電規劃的核一核二乾貯設施,都採露天存放方式,先把用過燃料放在不鏽鋼密封鋼桶。外面加上混凝土護箱和混凝土屏蔽。護箱上設計空氣進出口,利用自然對流降溫,用過燃料從水池取出溫度仍高達200度,混凝土外部也有80度。

目前全世界總共有120個左右的乾式貯存場,美國、加拿大多半採不鏽鋼外加混凝土護箱,採戶外存放。日本核廢專家澤井正子指出,這種設計有其缺點,因為不鏽鋼焊接部位可能因為鹽分、溫溼度等影響,發生應力腐蝕現象,所以目前日本與歐洲的乾式貯存,都是採用鑄鐵或銅合金,一體成型的護箱,置放在室內,以降低應力腐蝕風險。另一方面。貯存桶焊接封死後沒有任何監測機制,難以掌握裡面的狀況,當四十年後要打開,如何確保裡面的燃料沒有破裂腐蝕?

乾式貯存另一個問題是搬運。目前核一、核二乾式貯存桶是美國NAC所設計,核一每桶存放56束,核二每桶預計存放87燃料,核工學者賀立維與民間團體認為存放密度太高,增加未來搬運上的困難。

日本福島核一廠的乾式貯存場在311時廠房被沖毀,海水淹沒核燃料的護箱,所幸燃料棒沒有嚴重損壞,也因此場址的安全性非常重要。核一廠乾式貯存場位於乾華溪旁,乾華溪上游是農委會公告的土石流潛勢溪流,當年參與審查的地質學者賈宜平認為,用過燃料在這裡長期放置,並不是很適當。

針對民間團體與地方居民提出的疑慮,台電雖然在地方舉辦說明會,但溝通成效不佳。在得不到地方支持下,2013年,原能會核准台電進行核一乾貯的熱測試,但卡在新北市政府不核發水土保持完工證明,熱測試無法進行。對台電來說,核一受阻,核二乾貯勢在必行。去年行政院將核二乾貯,改列國家重大工程,改由農委會核發水土保持完工證明,所有程序幾乎完備,新北市政府最後藉由一個小小的逕流污水計畫許可權,將核二乾貯暫時卡住。地方居民也在義務律師協助下,展開司法訴訟,希望撤銷核一、核二廠乾貯設施的環評。

核一、核二用過燃料棒,之所以走到今天這個進退兩難的地步,跟過去封閉的決策程序有關。原能會雖然是台電的監督單位,其下的核研所,卻又承攬台電核一乾貯的工程,自失立場。

決策過程不夠公開、球員兼裁判的疑慮,再加上過去蘭嶼低階核廢料處理草率,遷場不斷跳票等負面經驗,讓民間團體對乾貯設置缺乏信心。在乾式貯存遲遲無法過關的狀況下,台電祭出了最下策,也就是「境外再處理」計畫。

目前最有可能接受台灣用過核燃料再處理的是法國,不過法國核能專家馬里格納克去年受邀來台指出,寄望把核燃料送出國,很可能是一場空。馬里格納克指出,因為再處理費用高昂,加上國際法規限制,世界各國已經很少把核廢料送去國外再處理,法國再處理公司AREVA也已經瀕臨破產。而且用過核燃料被萃取岀鈽與分裂鈾等元素後,還會剩下高階、中階與低階等不同成分的核廢料,成分更加複雜,二十年後還是會送回台灣,台灣花112億向法國買的,不過是拖延二十年時間而已。

不只是台灣,全世界所有使用核電國家都面臨核燃料如何處置的難題,目前只有芬蘭跟瑞典兩個國家,有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址。芬蘭早在1970年代就開始進行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研究,2001年芬蘭國會通過距離首都赫爾辛基272公里的奧爾基洛托為最終處置場,開挖安卡洛地下高放實驗室,隧道深達地下500公尺,預計在2020年啟用,成為世界上第一座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將9000噸用過核燃料,存放在地底十萬年。

瑞典則是在1990年開始建造最終處置場地下實驗室。他們挖掘一條3.6公里長、深達地下460公尺的隧道,設計時不但考慮到地質穩定性,還設想數萬年後的冰河期可能對最終處置造成的影響。雖然芬蘭與瑞典已有最終處置地點,但沒有興趣也不可能接受其他國家的核廢料。

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需要結合地質、材料、工程等跨領域專業,台大地質系教授賈宜平直言,台灣對於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選址與設計的能力,落後先進國家三十年以上,是社會大眾不了解的一大隱憂。

台灣跟歐洲的地質環境完全不同,要在台灣找到能夠確保安全存放十萬年的最終處置場所,比起歐美更加困難。台電曾經在金門、花蓮秀林鄉等地進行高階核廢料潛在場址的地質鑽探,但因缺乏溝通,導致地方居民抗爭。

目前核一、核二、核三廠的水池裡,總共有3620公噸、17552束用過核燃料,在廠內乾式貯存難以通過,最終處置又遙遙無期下,台電目前規劃集中式貯存場作為中期貯存的方案,希望能找個無人島或準無人島,做為中期貯存的場址。

然而中期貯存場的設置,法源在哪?如果還是台電自行決定,如何能取得公眾的信任?台灣目前對於高階核廢料處理,該經過什麼樣的公眾討論程序?由誰來決定?法令上幾乎一片空白。 

行政院在去年提出行政法人放射性廢棄物管理中心設置條例草案,學者賈宜平也提出放射性廢料管理條例草案,民間團體則認為兩個版本各有缺點,計畫另提新的草案。希望讓核廢料的管理能夠法制化,突破現在由台電自行決定、過程封閉,無法建立公信力的僵局。

核電廠營運將近四十年,核廢料是既成事實,也是共業,不論是反核、擁核都必須面對。核電所遺留的風險與危害,不應該理所當然的留給邊陲居民與我們未來的世代。接下來必須開啟對話空間,讓社會大眾共同參與,討論解決之道。面對核廢,挑戰,才正要開始

公視 我們的島【核燃料的未知旅程】
03/14() 2200首播
03/19()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灣
  • 新北市
關鍵字: 
核安, 核廢, 核燃料, 核一, 核二, 燃料棒, 乾式貯存

2011年,福島核一廠因為地震海嘯,三座反應爐發生爐心熔毀。五年過去,搶救仍在進行,東電不斷向熔毀的反應爐灌入冷卻水,受污染的地下水、除污後的輻射污泥,一排又一排,占滿原本的樹林與空地...福島核災後,國內反核聲浪也達到高峰。2014年政府宣布核四封存,核四爭議暫時平息。然而另一個更大的風暴,卻在既有的核電廠內,隱然成形。

蘭嶼‧秋之頌


蘭嶼‧秋之頌

摘要: 
當飛魚乾從魚架上收起,秋天的蘭嶼,是一幅怎樣的景象?當拼板舟從捕魚轉變為載遊客,對船主與遊客來說,又是一種怎樣的體驗?於是我們來到蘭嶼,看看蘭嶼秋天時的另一種表情。

採訪撰稿/張岱屏
攝影剪輯/陳錦彪

告別了屬於飛魚的夏天,秋天的蘭嶼有些涼意。岸邊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幾艘拼板舟,曬魚竿上也不再有飛魚的身影。這是適合上山開墾的季節。風起了,燒墾田地的火一不小心蔓延到草原,青青草原燃燒了一整夜。

這是秋天的第一把火,也是季節交替時司空見慣的景象,滿山餘燼只為了鋪陳明年春天百合花的盛開。就在這樣的季節,古老的情歌在美麗的島嶼上輕輕傳唱,迎接漂洋過海而來的朋友。

“親愛的朋友,歡迎你來到秋天的蘭嶼,不管你是坐船、坐飛機、還是作夢過來,希望你有一個美好的旅程…”

台東縣政府與蘭嶼山海文化保育協會在九月底舉辦了一個特別的體驗營--「秋之嶼」,想要給台灣遊客一個新的體驗,也讓蘭嶼的年輕人與耆老有大顯身手的機會。

蘭嶼的遊客量這些年來逐漸成長,民宿也迅速地增加,每年夏天觀光客一批一批湧上小島,平均每年到蘭嶼的觀光客在四萬到五萬之間。但是大多數旅行團的遊客來蘭嶼,只是一天甚至半天的行程,其中又一半以上的時間在暈船暈車,根本談不上認識真正的蘭嶼。

對於大部分蘭嶼人來說,這種速食的旅遊行程對當地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干擾,對於當地居民的生計也沒有太大幫助,遊客帶來的垃圾等污染,對於島嶼的生態環境更帶來很大的壓力。這些年來,許多蘭嶼青年懷著夢想回鄉推動生態旅遊,希望能轉變現有粗糙的觀光模式,讓遊客能真正認識蘭嶼的文化。

蘇瑞清是蘭嶼資深的生態解說員,這幾年在蘭嶼推廣生態旅遊,不斷培訓新一代的蘭嶼人投入解說導覽的行列。在台電核廢料貯存場上班的阿祥,兩年前參加解說員的訓練,開始重新認識自己的島嶼。經過嚴格的考試,阿祥拿到解說員的認證資格,這是他今年第一次上場跟遊客介紹蘭嶼的生態與傳統文化。

除了阿祥之外,今年另一個新進的解說員是廖慧玲。她是蘭嶼衛生所的護士,平時守謢蘭嶼人的健康,現在也加入守謢蘭嶼生態文化的行列。阿祥跟慧玲花了許多時間準備這次的解說,因為通過這次實地的解說才能算是真正出師。

這次活動也配合蘭嶼的歲時祭儀,讓遊客認識蘭嶼的造舟文化。在蘭嶼,秋天是造舟的季節,一艘拼板舟從上山砍伐木材,到接合船板,再到完成船身的雕繪,需要花四到六個月的時間。當新船完工落成,也正是隔年飛魚季將開始的時候。

作為海洋民族,船是蘭嶼文化的基腳。不論是森林的經營、芋頭田的文化、祭典活動、船團組織等等,都跟造舟活動息息相關。從船的建造、落成到下水試航,有一套相當繁瑣的過程,大船下水更是全島的盛事。但是近二十年來,小型機動船取代了拼板舟,傳統的造舟文化漸漸被遺落。

當年輕一輩對造舟的技藝越來越生疏,夏曼馬多博士決定打造自己的拼板舟。他是蘭嶼同年齡層中第一位建造拼板舟的成年男性。在遊客的面前,他緊張地訴說自己造舟的經驗。

在過去,蘭嶼人造舟是為了出海捕魚。當機動船取代拼板舟的功能後,造舟的目的又是什麼?或許,載客出航體驗拼板舟,可以提供另一個經濟上的出路。觀光導向的思維,是否能留住造舟文化本來的內涵,恐怕還需要時間的考驗。

晚上的重頭戲,就是安排遊客到各個達悟家庭作客,更貼近蘭嶼的家庭生活。為了表示待客應有的禮貌,阿祥的爸爸特別換上傳統服飾,用年輕時學習的日語歡迎遠道而來的訪客,唱著一首又一首蘭嶼古調。那天晚上在阿祥家作客的人,每一個人都感受到這個蘭嶼老人的謙卑、善良和熱情。所謂的文化,不就是真正的生活和這些美好的品德嗎?但是這些美好的品德,在所謂的先進文明中還有誰重視呢?

遊客離開了,阿祥跟爸爸還是過著一樣的生活。在每年過境蘭嶼的上萬名遊客中,誰真正記得蘭嶼,誰還會記得蘭嶼老人真摯的笑容?

“再見了,再見了!就像飛魚在春天到來,候鳥在秋天停駐。別忘了明年再回來,不管你是坐船、坐飛機,還是作夢…”

台東縣政府文化局跟蘭嶼山海文化保育協會舉辦的生態旅遊營隊,今年第一次在秋季舉辦,主題是這個季節的造舟與漁獵文化。這是一次新的嘗試,可以看見主辦單位嚴謹的態度,以及所有工作人員與當地解說員疼惜蘭嶼的心。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關鍵字: 
離島, 原住民, 飛魚, 部落, 山海文化保育協會, 生態旅遊, 核廢, 拼板舟, 達悟, 建設條例

當飛魚乾從魚架上收起,秋天的蘭嶼,是一幅怎樣的景象?當拼板舟從捕魚轉變為載遊客,對船主與遊客來說,又是一種怎樣的體驗?於是我們來到蘭嶼,看看蘭嶼秋天時的另一種表情。

國外: 

核苦!何苦!

 

核苦!何苦!

摘要: 
不論你擁核、還是反核,不論你住在蘭嶼,還是住在金山,我們都必須面對核廢料處理的議­題。我們都曾經享受核能帶來的電力,我們也必須解決核廢料帶來的痛苦。

記者 曾思龍

關於核廢料,核能專家有苦水!

在清華大學核能教授的眼中,核能是最經濟,安全的能源!核廢料雖然有輻射的問題,只要做好防護措施,永久與人類的生活環境隔離,就不會對人類造成傷害!可是,為什麼最終貯存場的設置地點,總是遭到當地人的反對,大家對核廢料的恐懼,似乎遠大於對科技專業的信心,即使清大的核工專家秉持學術專業作保證,也無法取信於民!

關於核廢料,達悟人有苦說不出!

核廢料對達悟人而言,象徵的是台灣漢民族對達悟人的不尊重。台灣社會在享受核電帶來的便利後,卻把難以處理的核廢料,運送到蘭嶼!蘭嶼並沒有用到任何來自於核能的電力,卻必須承受核廢料所帶來的身心影響,怎麼想,也難以平復!更可惡的是,當初興建核廢料貯存場,竟然以工廠、碼頭的不實名義,及至達悟人不斷抗議,政府卻一再以拖延,跳票等方式,延宕核廢料的遷移!今年12月31日,台電在蘭嶼的貯存場土地租約即將到期,就算達悟人不想續租土地,台電也沒辦法把9萬7千桶的核廢料搬走,因為遷移的過程,至少需要七年,這是不是霸王硬上弓?如果台電有誠意,至少七年前,就要開始準備作業了!就像啞巴吃了黃蓮,善良單純的達悟人,當然不肯再輕信狡猾的漢人!

關於核廢料,金山人更是苦水滿腹!

雖然說核一在石門,核二在萬里,但是金山鄉卻是身處兩座核電廠間,尤其核二廠距離金山鬧區車程不到5分鐘!長期以來,當地居民承受的心理恐懼,不會比蘭嶼少!蘭嶼所放的還只是低放射性的核廢料,核二廠內自運轉以來的高放射性核廢料,可是從來沒離開核二廠的大門過!1995年達悟人以石封港,禁止台電再運送低放射性核廢料到蘭嶼,核一核二的低放射性核廢,集中送到核二廠的減容中心,全部堆放到核二的廢料倉庫,換言之,金山鄉不只是核二廠所在地,更是低、高放射性核廢的貯存場,如果最終貯存場仍無著落,金山鄉不就是變相的長期貯存場嗎!如果核四所在地有建廠基金,蘭嶼有核廢料回饋金,一年只獲得6千3百萬的運轉基金的金山鄉,能夠服氣嗎?

關於核廢料,阿扁政府苦不堪言!

一向主張反核的民進黨,在執政後,不但反核之路一再受挫,還必須義無反顧的幫核能政策擦屁股。既使經濟部長公開向達悟人道歉,行政院長和阿扁總統都親自到蘭嶼溝通,達悟人還是不相信政府解決問題的誠意!在達悟人的理解,政府的誠意,應該表現在今年年底遷出核廢料!可是在阿扁政府的理解卻是,核廢料一定會遷出蘭嶼,卻無法馬上遷,因為還需要檢整作業,做好核廢料的安全防護後,才能移走!既使不用像台電聲稱的7年,至快也要5年3個月!認知上的差距,讓達悟人質疑阿扁政府的誠意,如果阿扁沒有連任,其他擁核的政黨執政後,這項承諾會不會跳票呢?而北海岸四鄉鎮,繼蘭嶼後也開始強力要求政府處理核一核二的核廢料,但是最終貯存場遲遲找不到適合場址,政府又要如何履行搬移核廢料的承諾呢?

核苦!何苦!再怎麼苦!核廢料都是要設法解決的!我們不解決,難道要留給蘭嶼和金山的下一代,來傷腦筋嗎?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東縣
  • 蘭嶼鄉
  • 新北市
  • 金山區
關鍵字: 
核電, 原子能, 原能會, 台電, 達悟, 原住民, 核廢, 反核, 輻射, 貯存場, 回饋金

不論你擁核、還是反核,不論你住在蘭嶼,還是住在金山,我們都必須面對核廢料處理的議­題。我們都曾經享受核能帶來的電力,我們也必須解決核廢料帶來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