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二

能源轉型的允諾與失落

摘要
四月,台灣西部已經艷陽高照,柏油路瀰漫熱氣,民眾換上輕便服裝,但台電人員心情並不輕鬆,因為夏季還沒來臨,用電量已經突破三千萬瓩。為了因應即將到來的用電高峰,台電提出讓停擺六百多天的核二二號機再轉請求,獲得行政院支持,卻引發爭議。即將屆齡除役的核二二號機,是不是真的有重啟必要?當核二重啟,遇上深澳電廠通過後的政治敏感尖銳衝突,台灣社會究竟該如何面對?

2014年起,核一二號機、核二二號機,陸續在大修後發生事故。立法院杯葛這兩部機組重啟運轉;加上部分老舊電廠除役,2016年的備用容量率,不但低於10%,用電量還同時創下歷史新高,比前一年增加2.16%。

屋漏偏逢連夜雨,2017年8月15日,大潭電廠因為中油承包商誤關氣閥,導致天然氣輸氣中斷,台灣十七個縣市,突然遭遇措手不及的大停電。這起事件,讓中油董事長因此下台。

供電穩定,涉及高度政治敏感。行政院在815大停電後,結合非核家園方向,提出政策方針。行政院長賴清德要求,必須在2025年達到非核家園目標,同時提供穩定供電基礎。2019年起,要求台電把備用容量率維持在15%、備轉容量率維持在10%,同時還要減煤以達到空污改善目標。

為了達成政策目標,台電規劃讓核一、二如期除役。台電發言人徐造華計算,扣除核一、二廠的發電,台灣將少掉9%的備用容量,「但台電會加入新的機組,包括林口三部機,還有大潭、協和、深澳等新機組,都會陸續加入供電行列,彌補供電的不足。」

新機組中的深澳電廠,是台電規劃中唯一一座燃煤電廠,由於民眾對空污的接受度越來越低,爭議很大。但經濟部長沈榮津強調,2025年全國的備用容量率,預定為16.3%,如果少了深澳電廠就會影響備用容量率,不足法定標準。

3月14日,深澳電廠環境差異分析在環評大會闖關成功,但爭議沒有停止。

環保團體在深澳電廠闖關後,來到行政院抗議,他們引用台大風險中心,針對用電需求高低情境的分析指出,沒有深澳電廠的缺電風險,只有在2025年,用電需求情境維持最高的情況下,備用容量率才會不足。

經濟部針對環保團體的說法,提出回應,深澳電廠的作用,不僅是維持法定備用容量率,同時還肩負區域供電穩定的任務。「北部電力使用量跟它的供應量有缺口,大概差5%,占全台用電39%點多,現在只能供應34%。」經濟部次長龔明鑫指出,隨著核一、核二如期除役,北部其他電廠,如果核四不運轉,這個缺口會更擴大,「所以北部一定要思考有新的電源過來。」

「北部會新增加的電廠,不是只有深澳而已。」台大風險政策中心博士後研究員趙家緯指出,根據台電資料,未來北部還會新增國光燃氣電廠和在地的再生能源設置等,就算扣除深澳電廠,北部接下來增加的發電容量,都可以充分抵消掉核一二除役後,減少的發電量。

缺電問題,似乎不是癥結所在。台電為何要在爭議風頭,力推深澳電廠?台電發言人徐造華強調,供電穩定,是台電的天職。根據行政院規劃,2025年時,燃氣的占比要提高到50%,這讓經濟部規劃以大潭電廠做為提升燃氣比例的主力。但目前大潭電廠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評,還卡在藻礁保育爭議,無法過關,加上815大停電的前車之鑑,讓台電希望能盡可能確保更多備用容量率。

然而供電壓力,是不是只能交由台電單方面來解決?在能源轉型的過渡期,地方政府其實也有可以著力之處。

汐止一家做設備檢測的業者,長年受到雨滴打在鐵皮屋頂的噪音干擾,對廠房出租的業主,提出設置太陽能板的建議。由於新北市過去推動太陽能板設置,常常遇到公寓所有權人難以整合的問題,陽光工廠的概念,讓新北市的創能,有了新方向。目前這座陽光工廠,一共設置1412坪的太陽能板,一年可發206.7萬度電,是目前北北基宜最大的陽光工廠。新北市府認為,推動小型分散的再生能源,並鼓勵自發自用,才是未來能源轉型該走的路。

根據台電預估,未來十年,台灣平均每年用電量仍會成長1.5%,其中住宅與工業用電,是近兩年成長最多的部門。趙家緯認為,在轉型的過渡期間,比起電源開發,政府應該著重的是節能與產業轉型。

除了創能,新北市也為能源轉型,大力投入節電運動、強化抑制尖峰用電。市府大樓利用台電晚上供電量充足時儲冰,在白天融冰釋放冷能給空調使用,有效轉移尖峰時刻的空調用電量,節省了不少電費。

今年度新北市更希望透過汰換耗電產品等手段,在夏天達到節電2%到3%的目標。新北市府表示,目前中央政府在2015到2017年,大概投入了10億元的經費做節電,再加上2018到2020年,預估台灣會投入到60億到70億經費在節電上。相對深澳電廠的投資經費,只不到10%,希望中央政府能評估,拿出一千億來做節能減碳的效益後,再考慮說是不是真的有必要興建電廠。

節電、創能,可以是深澳電廠的替代方案。這讓環保團體與在地居民,在深澳電廠通過後,依舊不斷反對電廠興建。反深澳燃煤自救會還發動里長連署,一個月收集了四百多份反對名單,打算扣連年底選戰,要求政治人物表態。

同時,核二二號機的重啓爭議也開始蔓延。

環保團體呼籲政府停止重啟不斷出包的核二,不過3月15日,台電還是把核二重啟報告,送入立法院審查。在不斷攻防下,最後當天晚上,通過再轉決議。但24小時後,核二二號機因為安全問題,再度跳機,觸發政治風暴。環保團體感嘆,主事者如果不改變思維,將會陷入爭議輪迴,讓能源轉型空轉。

目前核二二號機仍在維修,何時再啟?經濟部不敢把話說死。無法加入供電的核二二號機,將一下子短少約3%的電力。台電預估未來兩個月,將在電力吃緊與供電警戒的狀態中徘徊。提心吊膽看燈號的日子,能不能不要再來?端看政府願不願意在能源轉型十字路口,讓心態、思維與行動,一起堅定轉向。

學科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瑞芳區
關鍵字
深澳電廠, 燃煤電廠, 核二, 能源

四月,台灣西部已經艷陽高照,柏油路瀰漫熱氣,民眾換上輕便服裝,但台電人員心情並不輕鬆,因為夏季還沒來臨,用電量已經突破三千萬瓩。為了因應即將到來的用電高峰,台電提出讓停擺六百多天的核二二號機再轉請求,獲得行政院支持,卻引發爭議。

即將屆齡除役的核二二號機,是不是真的有重啟必要?當核二重啟,遇上深澳電廠通過後的政治敏感尖銳衝突,台灣社會究竟該如何面對?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核燃料的未知旅程

摘要
2011年,福島核一廠因為地震海嘯,三座反應爐發生爐心熔毀。五年過去,搶救仍在進行,東電不斷向熔毀的反應爐灌入冷卻水,受污染的地下水、除污後的輻射污泥,一排又一排,占滿原本的樹林與空地…福島核災後,國內反核聲浪也達到高峰。2014年政府宣布核四封存,核四爭議暫時平息。然而另一個更大的風暴,卻在既有的核電廠內,隱然成形。

核一、核二廠,從1970年代運轉至今,用過燃料至今都存放在水池,存放密度早已超出原始設計。由於核一二廠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計畫不斷延宕,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從水池取出,並且找到適合的存放地點,核一二廠的四部機組,將在今年底、明年中陸續停機,提早退休。那麼,地方居民甚至部分核工專家,他們對現行的乾式貯存,究竟有什麼疑慮?

目前台電規劃的核一核二乾貯設施,都採露天存放方式,先把用過燃料放在不鏽鋼密封鋼桶。外面加上混凝土護箱和混凝土屏蔽。護箱上設計空氣進出口,利用自然對流降溫,用過燃料從水池取出溫度仍高達200度,混凝土外部也有80度。

目前全世界總共有120個左右的乾式貯存場,美國、加拿大多半採不鏽鋼外加混凝土護箱,採戶外存放。日本核廢專家澤井正子指出,這種設計有其缺點,因為不鏽鋼焊接部位可能因為鹽分、溫溼度等影響,發生應力腐蝕現象,所以目前日本與歐洲的乾式貯存,都是採用鑄鐵或銅合金,一體成型的護箱,置放在室內,以降低應力腐蝕風險。另一方面。貯存桶焊接封死後沒有任何監測機制,難以掌握裡面的狀況,當四十年後要打開,如何確保裡面的燃料沒有破裂腐蝕?

乾式貯存另一個問題是搬運。目前核一、核二乾式貯存桶是美國NAC所設計,核一每桶存放56束,核二每桶預計存放87束燃料,核工學者賀立維與民間團體認為存放密度太高,增加未來搬運上的困難。

日本福島核一廠的乾式貯存場在311時廠房被沖毀,海水淹沒核燃料的護箱,所幸燃料棒沒有嚴重損壞,也因此場址的安全性非常重要。核一廠乾式貯存場位於乾華溪旁,乾華溪上游是農委會公告的土石流潛勢溪流,當年參與審查的地質學者賈宜平認為,用過燃料在這裡長期放置,並不是很適當。

針對民間團體與地方居民提出的疑慮,台電雖然在地方舉辦說明會,但溝通成效不佳。在得不到地方支持下,2013年,原能會核准台電進行核一乾貯的熱測試,但卡在新北市政府不核發水土保持完工證明,熱測試無法進行。對台電來說,核一受阻,核二乾貯勢在必行。去年行政院將核二乾貯,改列國家重大工程,改由農委會核發水土保持完工證明,所有程序幾乎完備,新北市政府最後藉由一個小小的逕流污水計畫許可權,將核二乾貯暫時卡住。地方居民也在義務律師協助下,展開司法訴訟,希望撤銷核一、核二廠乾貯設施的環評。

核一、核二用過燃料棒,之所以走到今天這個進退兩難的地步,跟過去封閉的決策程序有關。原能會雖然是台電的監督單位,其下的核研所,卻又承攬台電核一乾貯的工程,自失立場。

決策過程不夠公開、球員兼裁判的疑慮,再加上過去蘭嶼低階核廢料處理草率,遷場不斷跳票等負面經驗,讓民間團體對乾貯設置缺乏信心。在乾式貯存遲遲無法過關的狀況下,台電祭出了最下策,也就是「境外再處理」計畫。

目前最有可能接受台灣用過核燃料再處理的是法國,不過法國核能專家馬里格納克去年受邀來台指出,寄望把核燃料送出國,很可能是一場空。馬里格納克指出,因為再處理費用高昂,加上國際法規限制,世界各國已經很少把核廢料送去國外再處理,法國再處理公司AREVA也已經瀕臨破產。而且用過核燃料被萃取岀鈽與分裂鈾等元素後,還會剩下高階、中階與低階等不同成分的核廢料,成分更加複雜,二十年後還是會送回台灣,台灣花112億向法國買的,不過是拖延二十年時間而已。

不只是台灣,全世界所有使用核電國家都面臨核燃料如何處置的難題,目前只有芬蘭跟瑞典兩個國家,有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址。芬蘭早在1970年代就開始進行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研究,2001年芬蘭國會通過距離首都赫爾辛基272公里的奧爾基洛托為最終處置場,開挖安卡洛地下高放實驗室,隧道深達地下500公尺,預計在2020年啟用,成為世界上第一座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將9000噸用過核燃料,存放在地底十萬年。

瑞典則是在1990年開始建造最終處置場地下實驗室。他們挖掘一條3.6公里長、深達地下460公尺的隧道,設計時不但考慮到地質穩定性,還設想數萬年後的冰河期可能對最終處置造成的影響。雖然芬蘭與瑞典已有最終處置地點,但沒有興趣也不可能接受其他國家的核廢料。

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需要結合地質、材料、工程等跨領域專業,台大地質系教授賈宜平直言,台灣對於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選址與設計的能力,落後先進國家三十年以上,是社會大眾不了解的一大隱憂。

台灣跟歐洲的地質環境完全不同,要在台灣找到能夠確保安全存放十萬年的最終處置場所,比起歐美更加困難。台電曾經在金門、花蓮秀林鄉等地進行高階核廢料潛在場址的地質鑽探,但因缺乏溝通,導致地方居民抗爭。

目前核一、核二、核三廠的水池裡,總共有3620公噸、17552束用過核燃料,在廠內乾式貯存難以通過,最終處置又遙遙無期下,台電目前規劃集中式貯存場作為中期貯存的方案,希望能找個無人島或準無人島,做為中期貯存的場址。

然而中期貯存場的設置,法源在哪?如果還是台電自行決定,如何能取得公眾的信任?台灣目前對於高階核廢料處理,該經過什麼樣的公眾討論程序?由誰來決定?法令上幾乎一片空白。 

行政院在去年提出行政法人放射性廢棄物管理中心設置條例草案,學者賈宜平也提出放射性廢料管理條例草案,民間團體則認為兩個版本各有缺點,計畫另提新的草案。希望讓核廢料的管理能夠法制化,突破現在由台電自行決定、過程封閉,無法建立公信力的僵局。

核電廠營運將近四十年,核廢料是既成事實,也是共業,不論是反核、擁核都必須面對。核電所遺留的風險與危害,不應該理所當然的留給邊陲居民與我們未來的世代。接下來必須開啟對話空間,讓社會大眾共同參與,討論解決之道。面對核廢,挑戰,才正要開始…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公害
縣市
  • 台灣
  • 新北市
關鍵字
核安, 核廢, 核燃料, 核一, 核二, 燃料棒, 乾式貯存

2011年,福島核一廠因為地震海嘯,三座反應爐發生爐心熔毀。五年過去,搶救仍在進行,東電不斷向熔毀的反應爐灌入冷卻水,受污染的地下水、除污後的輻射污泥,一排又一排,占滿原本的樹林與空地...福島核災後,國內反核聲浪也達到高峰。2014年政府宣布核四封存,核四爭議暫時平息。然而另一個更大的風暴,卻在既有的核電廠內,隱然成形。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陳慶鍾 鄭嘉明,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地震帶上的核電廠

摘要
福島核災過後,反核聲浪高漲,去年3月,台灣各地超過二十萬人走上街頭,反核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民意。一年過去,核一、二、三廠持續運轉,核四爭議仍未解決。3月8日,北中南東各地上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呼籲政府全面廢核…

雖然政府與政治人物不斷宣示:「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但是核安的前提,是對真相的了解,我們的政府與台電,對福島核災的真相,了解了多少?

旅居日本的作家陳弘美,在311之後發起「地震國告別核電」研究會,今年1月邀請日本國會311事故調查委員,也是福島核一廠四號機設計者田中三彥來台,解析福島事故的原因。日本國會調查委員會的報告直指,地震與人為疏失,是導致核災的兩大元兇。台灣跟日本一樣位於地震帶,核一、核二廠中間有山腳斷層,核三廠下方有恆春斷層,核電廠的耐震設計,足以因應可能發生的大地震嗎?

包括台電與經濟部的網站都指出:「福島核一廠機反應爐相關設備,並未因強震受損,而是受害於隨後引發的超大規模海嘯。」但是,日本國會事故調查員田中三彥卻說:「真相恐非如此!」

311之後,國際間的核能專家都有一個疑問,原來福島核一廠一號機,有一組隔離冷卻系統(簡稱IC),這套系統是核電廠發生緊急事故時的救命設備,本來可以大幅減輕核災的嚴重性,為什麼沒有發揮功能?

福島一號機是所有機組中,最先開始爐心熔毀並且氫爆的機組,田中三彥從現場狀況研判,一號機發生氫爆的位置,正是四樓隔離冷卻系統所在處,極可能在大地震來襲時,獨立冷卻系統與反應爐相連的重要管線,已經被震壞。這項研判對東電有極大殺傷力,因為這顯示,福島核電廠在耐震設計上的根本缺失,而這是日本所有核電廠,都面臨的問題。

田中三彥指出,如果承認福島電廠因地震受損,日本政府就必須提高核電廠的耐震審查基準,並全面重檢,這是一項很麻煩的作業,所以政府與東電的報告,都不願承認電廠重要設備,是受地震損害。那麼,台灣呢?

日本福島核一廠的耐震設計是0.6 G,台灣的核一廠是0.3G,核二、核三、核四都是0.4G,比福島電廠更低。四十年前,核電廠選址進行地質調查時,並沒有發現核一、核二之間,有一條北臺灣最重要的活動斷層-山腳斷層。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指出,核二廠距離山腳斷層只有5公里,位於斷層上盤的孕震帶上,萬一斷層引發大地震,核二廠岌岌可危。核三廠也有斷層威脅,民國98年地調所公布恆春斷層為第二類活動斷層,學者研判它就在核三廠門口的下方。

原能會表示,民國98年已經要求台電,進行運轉中核電廠耐震的精進作業,包括重新做海陸域地質調查、地震危害度分析以及耐震餘裕檢討及補強作業等等,計畫將耐震度提升到原本的1.67倍,但這僅在安全停機相關的管線設備上,至於廠房主體結構、反應爐基礎、圍阻體強度等等,則不在計畫中耐震提升的範圍內。台電表示,反應爐基礎等耐震評估並無問題,而核一、核二廠到105年底,核三到107年以前,要完成補強作業。原能會也表示,耐震補強是超越基準事故的防範措施,因此核電廠運作不受影響。

核一、核二、核三都必須進行耐震的補強作業,那麼興建中的核四呢?民國100年,行政院委託土木技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完成的《我國因應重大天然災害風險之公共設施安全係數研究》也明確寫道「核一、核二廠耐震能力不足,核三、核四廠耐震能力提高刻不容緩,一旦發生地震導致冷卻系統管線接頭或基座破壞、備用發電機廠房建築倒塌等附屬建物、結構(非圍主體)受損,均將造成類似日本311 福島核電廠之災難。」

根據台電委託中國地質學會,在1994年做的地質調查報告,核四廠的兩個反應爐中間,就有地質破碎帶經過。海洋大學榮譽教授李昭興等人認為,從周邊地質資料顯示,核四廠很可能位在多個地質斷層帶上。當地居民也出示核四開工時的照片,指出地層湧水問題嚴重。

去年9月,反核團體邀請曾經參與歐洲14個國家,核電廠壓力測試的獨立核安專家歐妲‧貝克來台。她認為,核四低估地震與海嘯的風險,加上靠近首都圈,不可能降低風險到可接受的程度,建議終止核四計畫。

由於外界質疑不斷,去年四月,立法院要求台電必須重做核四周遭海陸域的地質調查,調查報告已經在去年完成,目前還在原能會審查中。台電核能發言人蔡富豐表示,重新檢驗後,確定原本0.4g是足夠的,台電有信心目前的設計,沒有問題。就算發生超出設計基準的大地震,導致全電力喪失,台電也擬定斷然處置的程序,作為防止爐心熔毀的最後一道防護措施。

斷然處置的程序包括反應爐降壓、注水、排氣。田中三彥指出,「斷然處置沒有講的這麼輕鬆,福島核災發生時,電廠人員也企圖降壓注水,但是電廠全黑、餘震不斷,最後錯失時機。」核工博士賀立維表示:「斷然處置只是紙上談兵,是沒辦法實際演練的,國外對緊急釋壓這個題目,討論了十多年,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國家寫進程序書,台灣會比美日等核電設計國還要高明嗎?」

核四距離水源區的距離,也是一大疑慮。鹽寮反核自救會楊木火指著核四煙囪說, 未來核四如果運轉,反應爐內的氣體,將從這個巨大煙囪排放出去,距離翡翠水庫集水區上游只有八公里,距離貢寮自來水廠的集水區上游的坑仔內溪,只有1200公尺。楊木火拿出原能會的輻射塵擴散模擬圖指出,核四如果輻射外洩,貢寮集水區首當其衝,但是核四歷次的環評會中,卻沒有討論輻射外洩可能對自來水源的影響。他認為核四的興建,是以北台灣人生命與飲水的安全做賭注。

曾經是福島核電設計者的田中三彥,在深入調查福島核災真相之後,開始發起零核電之路,他語重心長指出「台日都是地震國,核電廠的耐震設計,至少要採取跟日本相同,甚至超越日本的因應對策,在這之前,應該跟日本一樣停機重新檢查。現在日本54座核電廠全部停機檢查,台灣核電廠也應該要停機,重新檢驗機組是否真的沒問題,因為或許地震明天就會到來。」

3月8日,全台上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全面廢核,許多父母冒著淒風苦雨,堅持抱著孩子前來遊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賴偉傑表示,政府應該誠實面對核四不可能安全,把核電的所有風險做考量,不要再用公關方式欺騙民眾,應該勇敢往新的能源方向走。

面對民眾反核訴求,政府依舊回應: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那麼,面對日本國會調查員的忠告、專家的警告,政府應該更積極面對問題,以免核安流於口號。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反核, 核電, 陳弘美, 福島核災, 地震帶, 耐震, 田中三彥, 山腳斷層, 恆春斷層, 陳文山, 核一, 核二, 核三, 台電, 斷然處置, 賀立維, 反核自救會

福島核災過後,反核聲浪高漲,去年3月,台灣各地超過二十萬人走上街頭,反核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民意。一年過去,核一、二、三廠持續運轉,核四爭議仍未解決。3月8日,北中南東各地上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呼籲政府全面廢核…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 陳志昌 陳慶鍾 劉啟稜,剪輯 陳忠峰

遠離輻島

遠離輻島

摘要
她們沒有想過,有一天必須逃離自己的故鄉。在海嘯發生過後第47天,她們第一次離開日本,來到這個被三座核電廠包圍的城市...

大賀絢子的家,距離福島核一廠只有五公里,早在1986年車諾比爾電廠爆炸,輻射塵飄往日本,當時只有13歲的絢子,就決定加入廢核運動,與福島居民組成「福島核電廠30公里圈之會」。這幾年當地的團體與學者,不斷警告福島電廠可能被地震與海嘯侵襲的可能性,卻還是無法阻止災難發生。

在環保團體與大學社團的邀請下,絢子回憶起地震發生當時,她與先生駕車逃離家園的驚險過程。地震發生後對外通訊完全中斷,核電廠附近的居民完全不知道,電廠受損的狀況,直到3月12日早上,廣播呼籲大家緊急撤離,居民才陸續開車逃跑。沿途沒有接受任何輻射污染檢查,也沒有發放碘片。絢子說,短短50公里的路程,就開了六小時。

福島核電廠十公里範圍內有4萬人口,雖然平常日本政府也有對10公里範圍內的居民,進行核災演練,還是從早上七點一直到下午兩點才疏散完畢,隨著輻射污染的範圍不斷擴大,情況也跟著失控。反觀台灣,即便是在福島核災過後,核災演習的疏散範圍,也只有5公里。

事實上,輻射的擴散方式並不是人們所假設的同心圓狀,而是隨著地形與風向的不同,不規則向外擴散。

宇野朗子住在距離福島核電廠60公里遠的福島市,因為參與廢核運動對日本政府與東電感到不信任。當知道15公尺高的海嘯來襲,第一時間就帶著四歲的孩子逃離福島。

宇野朗子選擇逃離,事後證明是正確的。4月25日,她所居住的福島市累積輻射劑量達到3.9毫西弗,是法定每人每年承受劑量的4倍。這些地區並不在30公里的避難範圍內,輻射量卻不見得比較少。福島民眾也要求政府公布30公里禁區之外,中小學校的輻射污染狀況,結果發現福島縣內一千多所中小學中,七成以上的學校輻射劑量,超過0.6usv/hr,有兩成學校更超過2.3 usv/hr,早已經超過法定容許值。雖然當地反核團體呼籲政府,這些學校應該暫停開學或遷校,但目前這些學校的學生,都還在繼續上課,政府僅僅規定,超過3.8usv/hr的學校,學生不可以到操場上玩,3.8usv/hr以下的學校,學生可以到操場玩一個小時。

大賀絢子指出,這些危險區域內的孩童與孕婦,承受著輻射超量的風險,但日本政府並沒有撤離這些孕婦孩童,反而計畫將每人每年可承受的輻射標準,從1毫西弗上修到20毫西弗。

日本政府將輻射標準上修20倍的做法,讓許多人感到憤怒,環保團體在網路上發起連署,向日本政府抗議。許多市民自己拿著輻射偵測計進行測量,發現某些地方的輻射劑量,是日本政府公布數據的十倍以上,對於東電與官方提出的數據,漸漸失去信心。

福島核災之後,台灣核四的安全問題不斷被關注。在貢寮反核自救會的邀請下,朗子與絢子來到核四廠,這是兩人第一次這麼接近核能電廠。在貢寮海岸邊看著核四廠,福島的影響與眼前核四的景象,不斷在大賀絢子的心裡重疊,深沉的恐懼再度湧上心頭。核電廠距離人口密集的貢寮市區,只有咫尺的距離,如果發生類似福島的事故狀況,將更難收拾。

當日本其他受海嘯侵襲的地方,已經著手清理殘骸、準備重建。福島地區卻完全看不到希望。車諾比核災25年之後,居民仍然無法回家,絢子不知道自己未來,是否有機會再回到故鄉。

為了保護孩子遠離輻射污染,宇野朗子帶著四歲的孩子,避居到九州的福岡,福島市成為再也回不去的家。

4月29日,反核團體在台電大樓前靜坐,距離上一次的反核靜坐,轉眼已經22年。4月30日,北中南東各地上萬民眾走上街頭,呼籲政府刪除核四追加的一百多億預算,核一、核二、核三不得延役,並且對現有的核電廠,進行全面檢驗。

許多爸媽第一次帶著孩子參與遊行,他們的願望很微小,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生活在一個沒有核災恐懼的地方。

【採訪側記】

對大部分民眾來說,核能資訊一直是高度專業的領域,一般人無從了解。電力事業長期被壟斷,用電的大眾也沒有辦法選擇自己想要的發電方式。然而,福島核災再度瓦解了核能安全的神話。生活在核電圍繞的島嶼上,居民祈求著一個遠離輻島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福島, 311, 輻射, 車諾比, 廢核, 反核, 海嘯, 貢寮, 核四, 核災, 原發, 原能, 核能, 核電, 核一, 核二, 核三, 地震, 原子能, 東電, 反應爐

她們沒有想過,有一天必須逃離自己的故鄉。在海嘯發生過後第47天,她們第一次離開日本,來到這個被三座核電廠包圍的城市...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亞洲
  • 日本
  • 福島
Subscribe to RSS - 核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