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一

核燃料的未知旅程

摘要
2011年,福島核一廠因為地震海嘯,三座反應爐發生爐心熔毀。五年過去,搶救仍在進行,東電不斷向熔毀的反應爐灌入冷卻水,受污染的地下水、除污後的輻射污泥,一排又一排,占滿原本的樹林與空地…福島核災後,國內反核聲浪也達到高峰。2014年政府宣布核四封存,核四爭議暫時平息。然而另一個更大的風暴,卻在既有的核電廠內,隱然成形。

核一、核二廠,從1970年代運轉至今,用過燃料至今都存放在水池,存放密度早已超出原始設計。由於核一二廠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計畫不斷延宕,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從水池取出,並且找到適合的存放地點,核一二廠的四部機組,將在今年底、明年中陸續停機,提早退休。那麼,地方居民甚至部分核工專家,他們對現行的乾式貯存,究竟有什麼疑慮?

目前台電規劃的核一核二乾貯設施,都採露天存放方式,先把用過燃料放在不鏽鋼密封鋼桶。外面加上混凝土護箱和混凝土屏蔽。護箱上設計空氣進出口,利用自然對流降溫,用過燃料從水池取出溫度仍高達200度,混凝土外部也有80度。

目前全世界總共有120個左右的乾式貯存場,美國、加拿大多半採不鏽鋼外加混凝土護箱,採戶外存放。日本核廢專家澤井正子指出,這種設計有其缺點,因為不鏽鋼焊接部位可能因為鹽分、溫溼度等影響,發生應力腐蝕現象,所以目前日本與歐洲的乾式貯存,都是採用鑄鐵或銅合金,一體成型的護箱,置放在室內,以降低應力腐蝕風險。另一方面。貯存桶焊接封死後沒有任何監測機制,難以掌握裡面的狀況,當四十年後要打開,如何確保裡面的燃料沒有破裂腐蝕?

乾式貯存另一個問題是搬運。目前核一、核二乾式貯存桶是美國NAC所設計,核一每桶存放56束,核二每桶預計存放87束燃料,核工學者賀立維與民間團體認為存放密度太高,增加未來搬運上的困難。

日本福島核一廠的乾式貯存場在311時廠房被沖毀,海水淹沒核燃料的護箱,所幸燃料棒沒有嚴重損壞,也因此場址的安全性非常重要。核一廠乾式貯存場位於乾華溪旁,乾華溪上游是農委會公告的土石流潛勢溪流,當年參與審查的地質學者賈宜平認為,用過燃料在這裡長期放置,並不是很適當。

針對民間團體與地方居民提出的疑慮,台電雖然在地方舉辦說明會,但溝通成效不佳。在得不到地方支持下,2013年,原能會核准台電進行核一乾貯的熱測試,但卡在新北市政府不核發水土保持完工證明,熱測試無法進行。對台電來說,核一受阻,核二乾貯勢在必行。去年行政院將核二乾貯,改列國家重大工程,改由農委會核發水土保持完工證明,所有程序幾乎完備,新北市政府最後藉由一個小小的逕流污水計畫許可權,將核二乾貯暫時卡住。地方居民也在義務律師協助下,展開司法訴訟,希望撤銷核一、核二廠乾貯設施的環評。

核一、核二用過燃料棒,之所以走到今天這個進退兩難的地步,跟過去封閉的決策程序有關。原能會雖然是台電的監督單位,其下的核研所,卻又承攬台電核一乾貯的工程,自失立場。

決策過程不夠公開、球員兼裁判的疑慮,再加上過去蘭嶼低階核廢料處理草率,遷場不斷跳票等負面經驗,讓民間團體對乾貯設置缺乏信心。在乾式貯存遲遲無法過關的狀況下,台電祭出了最下策,也就是「境外再處理」計畫。

目前最有可能接受台灣用過核燃料再處理的是法國,不過法國核能專家馬里格納克去年受邀來台指出,寄望把核燃料送出國,很可能是一場空。馬里格納克指出,因為再處理費用高昂,加上國際法規限制,世界各國已經很少把核廢料送去國外再處理,法國再處理公司AREVA也已經瀕臨破產。而且用過核燃料被萃取岀鈽與分裂鈾等元素後,還會剩下高階、中階與低階等不同成分的核廢料,成分更加複雜,二十年後還是會送回台灣,台灣花112億向法國買的,不過是拖延二十年時間而已。

不只是台灣,全世界所有使用核電國家都面臨核燃料如何處置的難題,目前只有芬蘭跟瑞典兩個國家,有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址。芬蘭早在1970年代就開始進行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研究,2001年芬蘭國會通過距離首都赫爾辛基272公里的奧爾基洛托為最終處置場,開挖安卡洛地下高放實驗室,隧道深達地下500公尺,預計在2020年啟用,成為世界上第一座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將9000噸用過核燃料,存放在地底十萬年。

瑞典則是在1990年開始建造最終處置場地下實驗室。他們挖掘一條3.6公里長、深達地下460公尺的隧道,設計時不但考慮到地質穩定性,還設想數萬年後的冰河期可能對最終處置造成的影響。雖然芬蘭與瑞典已有最終處置地點,但沒有興趣也不可能接受其他國家的核廢料。

高階核廢料的最終處置,需要結合地質、材料、工程等跨領域專業,台大地質系教授賈宜平直言,台灣對於高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選址與設計的能力,落後先進國家三十年以上,是社會大眾不了解的一大隱憂。

台灣跟歐洲的地質環境完全不同,要在台灣找到能夠確保安全存放十萬年的最終處置場所,比起歐美更加困難。台電曾經在金門、花蓮秀林鄉等地進行高階核廢料潛在場址的地質鑽探,但因缺乏溝通,導致地方居民抗爭。

目前核一、核二、核三廠的水池裡,總共有3620公噸、17552束用過核燃料,在廠內乾式貯存難以通過,最終處置又遙遙無期下,台電目前規劃集中式貯存場作為中期貯存的方案,希望能找個無人島或準無人島,做為中期貯存的場址。

然而中期貯存場的設置,法源在哪?如果還是台電自行決定,如何能取得公眾的信任?台灣目前對於高階核廢料處理,該經過什麼樣的公眾討論程序?由誰來決定?法令上幾乎一片空白。 

行政院在去年提出行政法人放射性廢棄物管理中心設置條例草案,學者賈宜平也提出放射性廢料管理條例草案,民間團體則認為兩個版本各有缺點,計畫另提新的草案。希望讓核廢料的管理能夠法制化,突破現在由台電自行決定、過程封閉,無法建立公信力的僵局。

核電廠營運將近四十年,核廢料是既成事實,也是共業,不論是反核、擁核都必須面對。核電所遺留的風險與危害,不應該理所當然的留給邊陲居民與我們未來的世代。接下來必須開啟對話空間,讓社會大眾共同參與,討論解決之道。面對核廢,挑戰,才正要開始…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公害
縣市
  • 台灣
  • 新北市
關鍵字
核安, 核廢, 核燃料, 核一, 核二, 燃料棒, 乾式貯存

2011年,福島核一廠因為地震海嘯,三座反應爐發生爐心熔毀。五年過去,搶救仍在進行,東電不斷向熔毀的反應爐灌入冷卻水,受污染的地下水、除污後的輻射污泥,一排又一排,占滿原本的樹林與空地...福島核災後,國內反核聲浪也達到高峰。2014年政府宣布核四封存,核四爭議暫時平息。然而另一個更大的風暴,卻在既有的核電廠內,隱然成形。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陳慶鍾 鄭嘉明,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核燃料的難題


核燃料的難題

摘要
已經35年的核一廠,反應爐的燃料池早已經飽和,這些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移出,到今年底,核一廠一號機將無法運轉發電。因此台電在核一廠區內,乾華溪岸邊,興建了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場,1560束用過燃料棒,即將存放在這裡長達40年,引爆當地居民與反核團體的擔憂…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葉鎮中 陳慶鍾 陳忠峰
剪輯 葉鎮中 陳忠峰

核一廠的用過核燃料,至今都放在水池裡,用過燃料池密度早已超出原始設計,幾經擴充加密仍然不夠存放。其中一號機燃料池的容量已經接近飽和,到今年11月,用過核燃料如果無法取出,核一廠就得提前退休。

為了讓核一廠繼續運轉,台電在廠內興建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設施。台電表示,乾式貯存有層層的屏蔽設計。首先用過核燃料外會有密封鋼桶保護,鋼桶外還有混凝土護箱,護箱上設計空氣的進出口,利用空氣對流降溫。目前核一乾式貯存場總共可放置30桶、1680束用過核燃料。到民國107年核一廠除役,核燃料全部在場內以乾式貯存,估計總共將有130桶的核燃料,相當於18座原子爐用過燃料。

在找不到最終處置場之前,中期的乾式貯存,似乎是不得已的選擇。但是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是否真的安全?吊掛封裝過程會不會發生意外?讓反核團體與學者感到擔憂。


核工專家賀立維表示,過去在美國,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槽封裝的時候,曾因為水分沒有完全抽乾,發生過幾次氫爆事件。另外美國的乾式貯存場多位於地廣人稀的沙漠地帶,然而台灣乾式貯存場30公里範圍內,卻有500萬人,萬一輻射外洩,對大台北都會區將是大威脅。台電則一再表示,乾式貯存作業絕不會有氫爆疑慮。

密封鋼桶海邊腐蝕?!

乾式貯存的材料,也讓反核團體擔憂。台灣大學大氣系教授徐光蓉指出,201211月,美國核管會曾經發布通告指出,核一廠乾式貯存所使用的304L不鏽鋼材質,在鹽分侵蝕下容易產生裂縫,美國許多核電廠都有前例。台電表示,這個材質取得國際執照,經過測試沒有安全疑慮。原能會核物料管理局長邱賜聰則表示,會重視美國核管會這份通告,將來台電申請乾式貯存使用執照時,會要求台電提出乾式貯存監測維護計畫,以監測材料狀況。

乾式貯存沒有再取出計畫?!

核工博士賀立維質疑,乾式貯存用來存放用過燃料的密封鋼桶,是封死的,裡面沒有測溫度、濕度、壓力與輻射劑量的儀器,如何確實掌握用過燃料的狀況?另一方面,為了防止用過燃料在乾式存放過程出現問題,國外用過燃料乾式貯存都有設計再取出的熱室,可以將有破損疑慮的燃料棒取出檢驗。但是我們的乾式貯存,還沒有再取出的方案。對此台電核能發言人蔡富豐則表示,未來在核一廠的除役計畫裡,會考慮做再取出的小水池或熱室,或是運到其他地方等等。

北海岸居民擔憂,所謂用過核燃料的中期貯存,最後很可能是終極棄置場。原能會核物料管理局長邱賜聰表示,依照目前用過核燃料最終處置計畫,台電必須在2028年決定用過燃料候選場址,在2055年完成最終處置場的興建,萬一在2028年無法決定場址,則啟動替代方案,另外尋找集中式的乾式貯存場址,預定在2044年,完成集中式貯存設施。反核團體則質疑,政府對蘭嶼低階核廢料搬遷的承諾都一再跳票,一張40年後的支票,要如何兌現。


目前原能會已經核准台電,進行核一廠乾式貯存的熱測試,但熱測試進行之前,還要通過新北市政府水土保持計畫審核,才能將用過燃料取出實際進行測試。

核一、核二營運30多年,對台灣電力供給有一定的貢獻。一根燃料棒在原子爐裡運作的時間只有5年,但是當它用完之後,我們卻必須要確保它10萬年的安全存放。當電廠逐漸老舊、燃料池逼近飽和,核廢料的處置、電廠除役等漫長而棘手的課題,才正要開始,而這些問題,都將留給我們下一代去承擔。

我們的島【核燃料的難題】
03/10(
) 2200首播
03/15(
)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石門區
關鍵字
核一, 乾式貯存, 核廢料, 核燃料, 燃料棒, 最終處置, 賀立維, 台電, 熱測試

已經35年的核一廠,反應爐的燃料池早已經飽和,這些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移出,到今年底,核一廠一號機將無法運轉發電。因此台電在核一廠區內,乾華溪岸邊,興建了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場,1560束用過燃料棒,即將存放在這裡長達40年,引爆當地居民與反核團體的擔憂

影片網址

地震帶上的核電廠

摘要
福島核災過後,反核聲浪高漲,去年3月,台灣各地超過二十萬人走上街頭,反核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民意。一年過去,核一、二、三廠持續運轉,核四爭議仍未解決。3月8日,北中南東各地上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呼籲政府全面廢核…

雖然政府與政治人物不斷宣示:「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但是核安的前提,是對真相的了解,我們的政府與台電,對福島核災的真相,了解了多少?

旅居日本的作家陳弘美,在311之後發起「地震國告別核電」研究會,今年1月邀請日本國會311事故調查委員,也是福島核一廠四號機設計者田中三彥來台,解析福島事故的原因。日本國會調查委員會的報告直指,地震與人為疏失,是導致核災的兩大元兇。台灣跟日本一樣位於地震帶,核一、核二廠中間有山腳斷層,核三廠下方有恆春斷層,核電廠的耐震設計,足以因應可能發生的大地震嗎?

包括台電與經濟部的網站都指出:「福島核一廠機反應爐相關設備,並未因強震受損,而是受害於隨後引發的超大規模海嘯。」但是,日本國會事故調查員田中三彥卻說:「真相恐非如此!」

311之後,國際間的核能專家都有一個疑問,原來福島核一廠一號機,有一組隔離冷卻系統(簡稱IC),這套系統是核電廠發生緊急事故時的救命設備,本來可以大幅減輕核災的嚴重性,為什麼沒有發揮功能?

福島一號機是所有機組中,最先開始爐心熔毀並且氫爆的機組,田中三彥從現場狀況研判,一號機發生氫爆的位置,正是四樓隔離冷卻系統所在處,極可能在大地震來襲時,獨立冷卻系統與反應爐相連的重要管線,已經被震壞。這項研判對東電有極大殺傷力,因為這顯示,福島核電廠在耐震設計上的根本缺失,而這是日本所有核電廠,都面臨的問題。

田中三彥指出,如果承認福島電廠因地震受損,日本政府就必須提高核電廠的耐震審查基準,並全面重檢,這是一項很麻煩的作業,所以政府與東電的報告,都不願承認電廠重要設備,是受地震損害。那麼,台灣呢?

日本福島核一廠的耐震設計是0.6 G,台灣的核一廠是0.3G,核二、核三、核四都是0.4G,比福島電廠更低。四十年前,核電廠選址進行地質調查時,並沒有發現核一、核二之間,有一條北臺灣最重要的活動斷層-山腳斷層。

台大地質系教授陳文山指出,核二廠距離山腳斷層只有5公里,位於斷層上盤的孕震帶上,萬一斷層引發大地震,核二廠岌岌可危。核三廠也有斷層威脅,民國98年地調所公布恆春斷層為第二類活動斷層,學者研判它就在核三廠門口的下方。

原能會表示,民國98年已經要求台電,進行運轉中核電廠耐震的精進作業,包括重新做海陸域地質調查、地震危害度分析以及耐震餘裕檢討及補強作業等等,計畫將耐震度提升到原本的1.67倍,但這僅在安全停機相關的管線設備上,至於廠房主體結構、反應爐基礎、圍阻體強度等等,則不在計畫中耐震提升的範圍內。台電表示,反應爐基礎等耐震評估並無問題,而核一、核二廠到105年底,核三到107年以前,要完成補強作業。原能會也表示,耐震補強是超越基準事故的防範措施,因此核電廠運作不受影響。

核一、核二、核三都必須進行耐震的補強作業,那麼興建中的核四呢?民國100年,行政院委託土木技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完成的《我國因應重大天然災害風險之公共設施安全係數研究》也明確寫道「核一、核二廠耐震能力不足,核三、核四廠耐震能力提高刻不容緩,一旦發生地震導致冷卻系統管線接頭或基座破壞、備用發電機廠房建築倒塌等附屬建物、結構(非圍主體)受損,均將造成類似日本311 福島核電廠之災難。」

根據台電委託中國地質學會,在1994年做的地質調查報告,核四廠的兩個反應爐中間,就有地質破碎帶經過。海洋大學榮譽教授李昭興等人認為,從周邊地質資料顯示,核四廠很可能位在多個地質斷層帶上。當地居民也出示核四開工時的照片,指出地層湧水問題嚴重。

去年9月,反核團體邀請曾經參與歐洲14個國家,核電廠壓力測試的獨立核安專家歐妲‧貝克來台。她認為,核四低估地震與海嘯的風險,加上靠近首都圈,不可能降低風險到可接受的程度,建議終止核四計畫。

由於外界質疑不斷,去年四月,立法院要求台電必須重做核四周遭海陸域的地質調查,調查報告已經在去年完成,目前還在原能會審查中。台電核能發言人蔡富豐表示,重新檢驗後,確定原本0.4g是足夠的,台電有信心目前的設計,沒有問題。就算發生超出設計基準的大地震,導致全電力喪失,台電也擬定斷然處置的程序,作為防止爐心熔毀的最後一道防護措施。

斷然處置的程序包括反應爐降壓、注水、排氣。田中三彥指出,「斷然處置沒有講的這麼輕鬆,福島核災發生時,電廠人員也企圖降壓注水,但是電廠全黑、餘震不斷,最後錯失時機。」核工博士賀立維表示:「斷然處置只是紙上談兵,是沒辦法實際演練的,國外對緊急釋壓這個題目,討論了十多年,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國家寫進程序書,台灣會比美日等核電設計國還要高明嗎?」

核四距離水源區的距離,也是一大疑慮。鹽寮反核自救會楊木火指著核四煙囪說, 未來核四如果運轉,反應爐內的氣體,將從這個巨大煙囪排放出去,距離翡翠水庫集水區上游只有八公里,距離貢寮自來水廠的集水區上游的坑仔內溪,只有1200公尺。楊木火拿出原能會的輻射塵擴散模擬圖指出,核四如果輻射外洩,貢寮集水區首當其衝,但是核四歷次的環評會中,卻沒有討論輻射外洩可能對自來水源的影響。他認為核四的興建,是以北台灣人生命與飲水的安全做賭注。

曾經是福島核電設計者的田中三彥,在深入調查福島核災真相之後,開始發起零核電之路,他語重心長指出「台日都是地震國,核電廠的耐震設計,至少要採取跟日本相同,甚至超越日本的因應對策,在這之前,應該跟日本一樣停機重新檢查。現在日本54座核電廠全部停機檢查,台灣核電廠也應該要停機,重新檢驗機組是否真的沒問題,因為或許地震明天就會到來。」

3月8日,全台上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要求政府全面廢核,許多父母冒著淒風苦雨,堅持抱著孩子前來遊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賴偉傑表示,政府應該誠實面對核四不可能安全,把核電的所有風險做考量,不要再用公關方式欺騙民眾,應該勇敢往新的能源方向走。

面對民眾反核訴求,政府依舊回應:沒有核安,就沒有核電。那麼,面對日本國會調查員的忠告、專家的警告,政府應該更積極面對問題,以免核安流於口號。

學科
能源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反核, 核電, 陳弘美, 福島核災, 地震帶, 耐震, 田中三彥, 山腳斷層, 恆春斷層, 陳文山, 核一, 核二, 核三, 台電, 斷然處置, 賀立維, 反核自救會

福島核災過後,反核聲浪高漲,去年3月,台灣各地超過二十萬人走上街頭,反核成為一股難以抵擋的民意。一年過去,核一、二、三廠持續運轉,核四爭議仍未解決。3月8日,北中南東各地上萬民眾,再度走上街頭,呼籲政府全面廢核…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 陳志昌 陳慶鍾 劉啟稜,剪輯 陳忠峰

核燃料的進退兩難

摘要
已經35年的核一廠,反應爐的燃料池,早已飽和,這些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移出,到明年底,核一廠1號機將無法運轉發電。因此台電在核一廠區內,乾華溪岸邊,興建了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場,1560束用過燃料棒,即將存放在這裡,長達四十年,引發居民與反核團體的擔憂…

35年前,石門海岸邊,矗立起巨大廠房,當年北海岸居民懷抱著期待,期望核電廠會讓小漁村,有不一樣的發展。

30多年過去,北海岸的小漁村,從繁榮走向沉寂,村子裡都是60歲以上的老人和幼兒。住在核電廠附近,居民心裡有很多疑慮。石門區老梅里的阿媽,指著自己種的菜說,這幾年菜都種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受核電廠的影響。

核一廠的用過核燃料,至今都放在水池裡,用過燃料池密度早已超出原始設計,幾經擴充加密仍然不夠存放。其中一號機燃料池的容量,已經接近飽和,到明年11月,用過核燃料如果無法取出,核一廠就得提前退休。

為了讓核一廠繼續運轉,台電在廠內興建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設施。台電表示,乾式貯存有層層的屏蔽設計。首先用過核燃料外會有密封鋼桶保護,鋼桶外還有混凝土護箱,護箱上設計空氣的進出口,利用空氣對流降溫。目前核一乾式貯存場,總共可放置30桶、1680束用過核燃料,到民國107年核一廠除役,核燃料全部在場內以乾式貯存,估計總共將有130桶的核燃料,總量相當於18座原子爐用過燃料。

在找不到最終處置場之前,中期的乾式貯存,似乎是不得已的選擇。但是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是否真的安全,在吊掛封裝過程會不會發生意外,讓反核團體與學者感到擔憂。核工專家賀立維表示,過去在美國,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槽封裝的時候,曾因為水分沒有完全抽乾,發生過幾次氫爆事件,善後經費都是上億元。台電則一再表示,乾式貯存作業,絕不會有氫爆疑慮。

乾式貯存的材料也讓反核團體擔憂。台大大氣系教授徐光蓉指出,去年11月,美國核管會曾經發布通告指出,核一廠乾式貯存所使用的304L不鏽鋼材質,在鹽分侵蝕下,容易產生裂縫,美國許多核電廠都有前例。台電表示,這個材質取得國際執照,經過測試沒有安全疑慮。而原能會核物料管理局長邱賜聰則表示,會重視美國核管會這份通告,將來台電申請乾式貯存使用執照時,會要求台電提出乾式貯存監測維護計畫,以監測材料狀況。 

核一廠乾式貯存,採室外存放,一放四十年,乾華溪上游還是農委會公告的土石流潛勢溪流,萬一發生災害,又要如何因應?對此台電則表示,乾式貯存場位於下游坡度平緩,未來萬一發生土石流等天然災害,在78天之內,燃料護套還是低於570度的允許溫度,台電有足夠時間可以清除進出口的堵塞物,讓溫度下降。

台大職衛所教授詹長權則指出,311之後,世界各國體認,核電沒有絕對的安全,只有風險程度的高低。現在核電廠與用過燃料乾式貯存場都集中在北海岸,對居民造成的風險,應該重新評估。

地方居民擔憂,所謂用過核燃料的中期貯存,最後很可能是終極棄置場。原能會核物料管理局長邱賜聰表示,依照目前用過核燃料最終處置計畫,台電必須在2028年,決定用過燃料候選場址,在2055年完成最終處置場的興建,萬一在2028年無法決定場址,則啟動替代方案,另尋集中式的乾式貯存場址,預定在2044年,完成集中式貯存設施。反核團體則質疑,政府對蘭嶼低階核廢料搬遷的承諾都一再跳票,一張四十年後的支票,要如何兌現。

原能會已經在九月底,核准台電進行核一廠乾式貯存的熱測試,但是熱測試進行之前,還要通過新北市政府水土保持計畫審核,才能將用過燃料取出,實際進行測試。

核一、核二營運三十多年,對台灣電力供給,有一定的貢獻。但是當電廠逐漸老舊、燃料池逼近飽和,核廢料的處置、電廠除役等等,這些漫長而棘手的課題,才正要開始,而這些問題,都將留給我們下一代去承擔。

學科
能源
縣市
  • 新北市
  • 石門區
關鍵字
核廢料, 核電, 核一, 台電, 貯存場, 乾式貯存, 311, 詹長權, 徐光蓉, 反核, 原能會, 最終處置場

已經35年的核一廠,反應爐的燃料池,早已飽和,這些用過核燃料,如果不能移出,到明年底,核一廠1號機將無法運轉發電。因此台電在核一廠區內,乾華溪岸邊,興建了用過核燃料乾式貯存場,1560束用過燃料棒,即將存放在這裡,長達四十年,引發居民與反核團體的擔憂…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遠離輻島

遠離輻島

摘要
她們沒有想過,有一天必須逃離自己的故鄉。在海嘯發生過後第47天,她們第一次離開日本,來到這個被三座核電廠包圍的城市...

大賀絢子的家,距離福島核一廠只有五公里,早在1986年車諾比爾電廠爆炸,輻射塵飄往日本,當時只有13歲的絢子,就決定加入廢核運動,與福島居民組成「福島核電廠30公里圈之會」。這幾年當地的團體與學者,不斷警告福島電廠可能被地震與海嘯侵襲的可能性,卻還是無法阻止災難發生。

在環保團體與大學社團的邀請下,絢子回憶起地震發生當時,她與先生駕車逃離家園的驚險過程。地震發生後對外通訊完全中斷,核電廠附近的居民完全不知道,電廠受損的狀況,直到3月12日早上,廣播呼籲大家緊急撤離,居民才陸續開車逃跑。沿途沒有接受任何輻射污染檢查,也沒有發放碘片。絢子說,短短50公里的路程,就開了六小時。

福島核電廠十公里範圍內有4萬人口,雖然平常日本政府也有對10公里範圍內的居民,進行核災演練,還是從早上七點一直到下午兩點才疏散完畢,隨著輻射污染的範圍不斷擴大,情況也跟著失控。反觀台灣,即便是在福島核災過後,核災演習的疏散範圍,也只有5公里。

事實上,輻射的擴散方式並不是人們所假設的同心圓狀,而是隨著地形與風向的不同,不規則向外擴散。

宇野朗子住在距離福島核電廠60公里遠的福島市,因為參與廢核運動對日本政府與東電感到不信任。當知道15公尺高的海嘯來襲,第一時間就帶著四歲的孩子逃離福島。

宇野朗子選擇逃離,事後證明是正確的。4月25日,她所居住的福島市累積輻射劑量達到3.9毫西弗,是法定每人每年承受劑量的4倍。這些地區並不在30公里的避難範圍內,輻射量卻不見得比較少。福島民眾也要求政府公布30公里禁區之外,中小學校的輻射污染狀況,結果發現福島縣內一千多所中小學中,七成以上的學校輻射劑量,超過0.6usv/hr,有兩成學校更超過2.3 usv/hr,早已經超過法定容許值。雖然當地反核團體呼籲政府,這些學校應該暫停開學或遷校,但目前這些學校的學生,都還在繼續上課,政府僅僅規定,超過3.8usv/hr的學校,學生不可以到操場上玩,3.8usv/hr以下的學校,學生可以到操場玩一個小時。

大賀絢子指出,這些危險區域內的孩童與孕婦,承受著輻射超量的風險,但日本政府並沒有撤離這些孕婦孩童,反而計畫將每人每年可承受的輻射標準,從1毫西弗上修到20毫西弗。

日本政府將輻射標準上修20倍的做法,讓許多人感到憤怒,環保團體在網路上發起連署,向日本政府抗議。許多市民自己拿著輻射偵測計進行測量,發現某些地方的輻射劑量,是日本政府公布數據的十倍以上,對於東電與官方提出的數據,漸漸失去信心。

福島核災之後,台灣核四的安全問題不斷被關注。在貢寮反核自救會的邀請下,朗子與絢子來到核四廠,這是兩人第一次這麼接近核能電廠。在貢寮海岸邊看著核四廠,福島的影響與眼前核四的景象,不斷在大賀絢子的心裡重疊,深沉的恐懼再度湧上心頭。核電廠距離人口密集的貢寮市區,只有咫尺的距離,如果發生類似福島的事故狀況,將更難收拾。

當日本其他受海嘯侵襲的地方,已經著手清理殘骸、準備重建。福島地區卻完全看不到希望。車諾比核災25年之後,居民仍然無法回家,絢子不知道自己未來,是否有機會再回到故鄉。

為了保護孩子遠離輻射污染,宇野朗子帶著四歲的孩子,避居到九州的福岡,福島市成為再也回不去的家。

4月29日,反核團體在台電大樓前靜坐,距離上一次的反核靜坐,轉眼已經22年。4月30日,北中南東各地上萬民眾走上街頭,呼籲政府刪除核四追加的一百多億預算,核一、核二、核三不得延役,並且對現有的核電廠,進行全面檢驗。

許多爸媽第一次帶著孩子參與遊行,他們的願望很微小,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生活在一個沒有核災恐懼的地方。

【採訪側記】

對大部分民眾來說,核能資訊一直是高度專業的領域,一般人無從了解。電力事業長期被壟斷,用電的大眾也沒有辦法選擇自己想要的發電方式。然而,福島核災再度瓦解了核能安全的神話。生活在核電圍繞的島嶼上,居民祈求著一個遠離輻島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能源, 公害
縣市
  • 新北市
  • 新北市
  • 貢寮區
關鍵字
福島, 311, 輻射, 車諾比, 廢核, 反核, 海嘯, 貢寮, 核四, 核災, 原發, 原能, 核能, 核電, 核一, 核二, 核三, 地震, 原子能, 東電, 反應爐

她們沒有想過,有一天必須逃離自己的故鄉。在海嘯發生過後第47天,她們第一次離開日本,來到這個被三座核電廠包圍的城市...

國外
  • 亞洲
  • 日本
  • 亞洲
  • 日本
  • 福島
Subscribe to RSS - 核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