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業政策

留住未來木
台灣杉人工林的故事

摘要
悠揚樂音,像是音符在跳舞,主角是全世界唯一以台灣杉製作的小提琴。6月1號這天,農委會林試所在台北植物園舉辦一場「仁者樂杉」活動,介紹從日本引進的「中層疏伐」技術,也展示六龜研究中心用這個方式取材的台灣杉製品。

台灣杉展示活動 七彩國產材亮相

一整面展示牆,毫不保留地表現出台灣杉的特色,尤其是豐富的木材紋理、多變的花紋色澤,讓第一次接觸台灣杉的民眾,大開眼界。

展示現場非常熱鬧,有各種大型家具或藝術品,也有小件的文創商品,吸引不少木工愛好者、文創、製材業者和各地林業合作社前來參觀。不過這場活動的緣由,卻是來自台灣森林的危機。

人工林需撫育 適時進行中後期疏伐

眼前狹窄的無名林道,位於六龜研究中心的試驗林。右邊是疏伐後的台灣杉林,陽光灑進樹林,地被植物生長良好,左邊是沒有疏伐的柳杉林,鬱閉率高,地被植物明顯虛弱很多。

這一小片柳杉林只是冰山一角,根據第四次全國森林資源調查結果顯示,目前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工林,因為欠缺適當經營管理,出現生長過密、地表植物虛弱、生物多樣性貧乏等的問題。

所謂的經營管理,包含除草、除蔓、修枝和疏伐等撫育手段。其中疏伐,是中後期的重點工作,目的在調整森林密度,並適度取出疏伐木提供市場需求。

人工林退化 國產材量少 林試所引進中層疏伐

阿信是木工愛好者,只要有空,他會整天待在工作室敲敲打打。可是他心裡始終有個遺憾,那就是他只能拿到進口材的原料。跟阿信一樣想用國貨的人很多,但是要拿到國產材真不容易。這是因為台灣的木材自給率連1%都不到,2018年只有0.44%。

學者認為,森林面積占台灣陸域面積的六成,對國土發展影響甚大,可是政府欠缺永續政策方向,也沒有持續穩定經營人工林。前靜宜大學生態系教授楊國禎,也是台灣生態學會現任理事長,強調台灣的林業政策,缺乏永續整體目標,哪些山域要以維護環境,進行國土保安為主,哪些地區適合森林經營,推動產業發展,都欠缺具體規劃。

而台灣大學森林系副教授邱祈榮則直指:「台灣國有生產性的人工林有27萬公頃,如果每年一公頃生長5立方米,一年就有135萬立方米的木材產量,說實在的現在國產材產量過低,是我們自己怠惰、卸責。」

為了同時解決人工林有樹無材、生態多樣性貧乏問題,林試所從2017年年中起,引進日本「中層疏伐」撫育技術。六龜研究中心是擁有最多林班地的官方研究單位,試驗林將近9000公頃,其中1600公頃是經濟林,經濟林裡有840公頃是台灣杉,所以選擇台灣杉,以中層疏伐重新啟動人工林的健康管理。

林試所六龜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員龔冠寧表示,這次的疏伐地點位在六龜試驗林的第12、13林班,面積共計0.2公頃,疏伐後合計九十棵砍伐樹木,材積大概是65立方米。

針對中層疏伐,該中心副研究員林文智進一步解釋,過去疏伐主要是伐不良木,所以進入市場的國產材數量不穩定、品質很差,只能做板模。不過中層疏伐很不同,第一要確認樹勢良好者做為「未來木」,再砍伐會影響未來木生長的干擾木,其次以砍一行留三行的方式,闢出集材線,避免取出疏伐木時傷害到留存木,第三點最關鍵,只要選木得宜、集材線發揮作用,地表生態就能穩定發展。

完成中層疏伐後,試驗沒有結束。林試所持續進行台灣杉的製材和乾燥,接著與四位藝術家和大學老師合作,製作各式傢俱或創作,試圖描繪出國產材的產業鏈。

七彩台灣杉 顏色絢爛 「節」從缺點變優點

一拿到台灣杉,屏東科技大學的黃俊傑老師如獲至寶,他帶著得意門生,共同以台灣杉進行創作。可是他沒想到,剖開木材那一刻,卻讓他很傻眼,這長期沒有修枝的台灣杉,節多的不得了!

節,是樹枝跟樹幹的連接點,因為應力不均容易影響結構,視覺上又會讓人眼花撩亂,大多不被市場接受。可是黃俊傑試著為節創造新定義,像這張會議桌上有十八個節,放眼望去,就像大自然畫了一幅畫。德不孤、必有鄰。跟黃俊傑一樣,木藝師曾省三也以獨到眼光處理節,把木材裡的節,變成貓頭鷹在黑夜中的雙眼。

台灣杉最著名的特色,是各種萃取物形成的特殊紋理和色澤。參與創作的老師們一致認為,雖然疏伐量不多,但是只要持續穩定供貨,讓台灣杉走進全台三百多家的微型木工坊或教室,就有機會打造台灣的文創木業。

守護環境推動林業 健康森林很重要

林業是木業基礎,木業是林業延伸,沒有森林,林業、木業都沒有機會。林試所的鳳崗山苗圃後方,有片只有0.1公頃的人工林,保存著十棵1938年日本學者種下的台灣杉,這些樹是所有林業工作者的夢想之地。

十棵高齡八十歲的台灣杉,活樹冠率達60%,是日治時期留下「未來木」的最佳見證。這也提醒著,現階段三、四十年生人工林的撫育工作,必須邁開腳步繼續向前走。

比80歲台灣杉年紀更長的朱文通,今年86歲,一輩子在山裡工作,對森林有濃厚感情。年輕時,他曾看盡天然林被無情伐採,年老後,卻眼見人工林無人聞問。

百、千年的天然林,透過禁伐才得以保護。近百年的人工林,需要撫育、造林手段,才能創造產業與環境的雙贏。無論是保育天然林,還是經營人工林,都需要在永續概念下持續推動,把森林環境守護好,每棵樹才有機會成為留給下一代的未來木。

學科
山林
縣市
  • 台北市
  • 高雄市
  • 六龜區
關鍵字
撫育, 疏伐, 台灣杉, 試驗林, 木材自給率, 林業政策, 保育天然林, 森林經營, 生態多樣性, 文創木業

悠揚樂音,像是音符在跳舞,主角是全世界唯一以台灣杉製作的小提琴。61號這天,農委會林試所在台北植物園舉辦一場「仁者樂杉」活動,介紹從日本引進的「中層疏伐」技術,也展示六龜研究中心用這個方式取材的台灣杉製品。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李慧宜
攝影/剪輯 許中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見樹不見林

見樹不見林

摘要
聽到「造林」,人人都會稱好。不過從一次次「砍大樹種小樹」的事件可以看見,現行「造林」與原本良好的造林立意已有落差。造林政策究竟可以給台灣怎樣的「森林」?

鬱鬱蒼蒼的森林,是台灣島最深遠動人的原鄉。而在氣候變遷、災害頻傳的現今,森林則彷彿是土地的保護傘。為求增加森林面積,98年度,政府花費24億在台灣各地造林。這樣大的工程,是否讓我們距離綠色家園的夢想更近了一點?

在苗栗縣一片私人的造林地上,土地光禿禿的,而且還有被砍的樹。這塊申請通過「獎勵輔導造林辦法」的土地,引發環保團體質疑,造林的目的不是為了增加台灣的森林覆蓋率嗎?為何這塊造林地上,有許多大樹被砍除?

現行的「獎勵輔導造林辦法」規定,造林地上的種苗,必須「平均分布生長」,也就是在固定範圍內,要有一定數量的苗木。另外,樹苗也必須是政府核可的「造林樹種」,才能夠計入成效。如果通過相關審核規定,每公頃在20年內,可以領取60萬元的獎勵金。

環保團體認為,為符合「平均分布」、「造林樹種」等條件,在作業上,林農通常會先整地,讓「造林樹種」可以整齊生長,也因此出現了砍掉「非造林樹種」,或「砍大樹、種小樹」的行為。

不過林務局表示,在辦法中,並沒有明文規定,一定要砍掉原本的樹。只是在計算成效時,如果有造林樹種、又有非造林樹種,執行上會比較困難。林務局認為,如果土地上已經有完整的森林,也不希望民眾為了要參加,就砍去森林再申請造林。

參加的兩位林農都表示,獎勵造林是開啟了整地的契機。經過整地、種樹,地才不會荒廢。而關於「砍樹」一事,長久以來,當地都有依靠賣雜木補貼經濟的情形。正如縣政府所言:「這是農牧用地,沒有受到森林法的限制,砍樹之後來造林,仍然符合規定」。

當地原有的經濟模式,加上獎勵造林,就變成林木利用的型態,步驟是:一、砍掉原本的樹,二、申請造林,三、20年後獎勵金停止發放,又把樹砍去賣掉,這些完全都符合規定。在這樣的模式中,獎勵造林的角色,變成提供樹苗、也提供整地基金。那些提供的苗木,也就極可能被當成經濟林材了。只是這樣經濟營林的執行方式,是獎勵造林政策的本意嗎?

回頭來看政策,獎勵造林實施的原意,是要在農牧用地、林業用地、水源地帶、陡峻裸露地等類似的敏感區位,鼓勵人民增加森林資源,發揮國土保安的效果。但實際上,在不同的地目條件下,也可能會變成經濟營林,變成「砍了又種、種了又砍」的循環。

環保團體強調,把原本沒有樹、而且也沒有機會演替為森林的地方,以人工方式介入,才叫「造林」,這也才符合聯合國認定的造林規範。如果真的要增加森林,政府應花錢鼓勵人民「保留」原本森林,不用重新種上小苗、重新造林,也可以有補貼,如此才有機會停止賣木材維生、砍樹賣樹的循環,長遠保存我們擁有的森林資源。

側記

以木材換取經濟的方式,仍然處處存在。但其實要增加森林面積,「減少砍伐」和「造林」同樣重要。目前獎勵造林政策並不承認天然的樹苗,同樣的精神或許將影響到,我們是否願意承認「保留原本森林」的價值。「造林」二字,不能頭重腳輕,重點在「造」,卻忘記「林」的價值。

 

學科
山林
縣市
  • 苗栗縣
  • 花蓮縣
  • 瑞穗鄉
關鍵字
造林, 林業經濟, 砍大樹種小樹, 森林利用, 國土保安, 林業政策, 水土保持

聽到「造林」,人人都會稱好。不過從一次次「砍大樹種小樹」的事件可以看見,現行「造林」與原本良好的造林立意已有落差。造林政策究竟可以給台灣怎樣的「森林」?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林子涵 柯金源,撰稿 林子涵
攝影 陳慶鍾 陳忠峰 柯金源,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兩萬元的代價

兩萬元的代價

摘要
順著台九線往屏東楓港方向南進,來到獅子鄉草埔村的山上,沿路可以感受到恆春半島的強勁風勢,隱約在搖動的樹叢間,看到幾座山頭,有被砍伐過的痕跡,少了樹木的屏障,山頭的風更大了。到了現場,只能用滿目瘡痍來形容眼前所見…

在禁伐令全面發布的政策下,屏東縣獅子鄉卻有大量砍伐樹木的事件發生,經過了解,才知道,原來是原住民保留地的林地使用。這只是眾多砍伐申請案件的其中之一。看著大量被砍光的山頭,雖然知道是合法申請,可是心中不免充滿疑惑,台灣究竟有多少土地,可供造林、砍樹,再生循環使用,難道不能用其他方式,來對待這片山林嗎?

順著台九線往屏東楓港方向南進,來到獅子鄉草埔村的山上,沿路上都可以感受到恆春半島的強勁風勢,隱約在搖動的樹叢間,看到幾座山頭,有被砍伐過的痕跡,少了樹木的屏障,山頭的風更大了。到了現場,只能用滿目瘡痍來形容眼前所見。

負責承辦的鄉公所人員,告訴我們這是合法申請的砍伐案件,因為是屬於原住民保留地的林業用地,本就可以造林、砍伐循環使用,民眾只要依法向縣政府取得採運許可證,就能夠賺取木材收入。而每年農委會也會提供給縣政府可伐木的面積額度,讓縣市政府有所依循,在額度進行管制。為了避免對地表造成更大的破壞,也對每個案件申請限制伐木面積,最多只能申請兩公頃的開採,不過即使程序完全合法,現場看到裸露樹頭跟鬆軟的土質,還是讓人擔心會不會有水土保持的問題,既然有水土保持的疑慮,按照現行法令卻能合法使用,這其中牽涉到的,就是原住民的生計問題。

在草埔造林三十多年的李正忠,說出了自己的心情,即使知道賣木材的收入微薄,一公頃最差的時候甚至不到一萬元,但是為了下次收成,還是不得不賣,而部分林農為了有更好的收入,想盡辦法在土地上,做最大的效益使用,我們在通往草埔的途中,就看到林下全都是一朵又一朵盛開的山蘇,山蘇讓植被環境單一化,失去自然演替的環境,但對只想填飽肚子的林農來說,生物多樣性的問題對他們來說似乎有點遙遠。

在地主看來,在自己的土地上收穫農作物是天經地義的事,只不過他們的作物是樹木跟山蘇,他們不理解只是收成自己的作物,為什麼需要跟政府報備。曾經和政府的承辦人員有所爭執,而政府也為了讓林農上山照顧林木,同意在林木長大的兩年緩衝期間種植短期作物,保育與生計之間,常常都只能用妥協的方式進行。

九十六年屏東縣政府率先再常有洪災發生的瑪家鄉和三地門,以自行籌款的方式,推出限制伐材補償方案,鼓勵林農留下樹木,以十年為一個期間,按材積數給予補償,造林收入的不穩定,讓大多數的林農都願意接受補助方案,到九十六年十月底,已經補償了二百多萬元(大約二十八公頃)的林木。

不過,長年關注台灣山林的李根政老師,認為由各縣市政府自行籌資補助林農,不是長久之計,根本之道,要從中央的林業政策去做通盤檢討,將防災防洪等等的工程費用,重新分配,土地地目也必須盡快清查重新劃分,讓國土復育條例正式立法通過,才是徹底解決山坡地的問題。

如果具體來說,按照印度農業大學的研究,一棵50年壽命以上的大樹在生態上所產生的週邊效益,包括製造氧氣、改善土壤等等,就超過四千萬元以上的價值,現在?兩萬元的代價,就能換取一公頃的森林。這樣的帳本,似乎怎麼都不划算!

側記

一公頃的十年林木才賣兩萬元,聽到的時候都傻了眼,同事們說,如果早知道林木這麼廉價,我們就大夥集資買他個五、六十年,就可以保有這片森林了。雖然是玩笑話,但如果真要募款,想必是沒有問題的。以屏東縣為例,原住民保留地的林地有五萬多公頃,十年換算下來大約是10億,這還不包括真的可以重複使用的造林林地,若能夠盡速展開清查,重新做地目規畫,或許費用還能降低,相較於動不動一年好幾億的建設經費,這也許才是治本之道吧!

學科
山林
縣市
  • 屏東縣
  • 獅子鄉
關鍵字
原住民保留地, 盜伐, 山坡地, 水土保持, 土石流, 原住民, 部落, 山蘇, 限制伐材補償, 造林, 李根政, 林業政策

順著台九線往屏東楓港方向南進,來到獅子鄉草埔村的山上,沿路可以感受到恆春半島的強勁風勢,隱約在搖動的樹叢間,看到幾座山頭,有被砍伐過的痕跡,少了樹木的屏障,山頭的風更大了。到了現場,只能用滿目瘡痍來形容眼前所見…

工作人員

採訪/柯金源 林燕如,撰稿/林燕如
攝影/柯金源 陳慶鍾,剪輯/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林業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