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機農業

長腳蛛來顧田

長腳蛛來顧田

摘要
秋冬交替,金黃色稻浪,是花東縱谷最美麗景致。其實仔細觀察,每株稻穗都蘊藏著一個精采又熱鬧的小小世界。不用農藥、不用防治資材,讓長腳蛛、橙瓢蟲回到農田,能不能創造農民與生態的雙贏?

每當水稻開始抽穗,農田裡就開始熱鬧起來。各式各樣的昆蟲齊聚,有的啃食稻葉、有的吸食稻榖、有的愛吃小蟲。水稻從根部到頂端,就像一棟昆蟲公寓,每種蟲居住的位置不同,扮演角色也不同。

大部分農民都相信,田裡的蟲越少,作物產量才會越高,巴不得除之而後快。但對賴兆炫這些農民來說,蟲子卻是得力助手,是免費勞工。二十多年前,賴兆炫回到花蓮富里推動有機農業,他認為有機真正的價值,除了提供安全的糧食,更要找回失去的生態,因此除了絕對不施用農藥,連有機常用的一些防治資材,他也盡量不使用。

在慣行農法的水稻田,水稻植株的數量多且密集,植株間經常摩擦,容易產生病蟲害。賴兆炫的水稻田植株距離大、通風性好,植株比較強健,比較不容易生病。

花蓮富里鄉是全台有機稻作面積最大的鄉鎮,花蓮農改場的研究團隊,從2012年開始進行水稻田生態多樣性調查,想了解有機田與慣行農田裡,昆蟲種類與豐富度有什麼不同。研究人員來來回回在田裡行走、掃網,不一會兒,各種昆蟲出現在網子裡。

花蓮農改場經過三年多的普查,記錄到水稻田裡的節肢動物多達兩百多種,而有機田中昆蟲的數量與種類,遠多於慣行田區。花改場從中找出日本長腳蛛、橙瓢蟲兩種最容易觀察的昆蟲,當作農田健康的指標。

花改場研究員林立指出,長遠來看,倚靠農藥來克制害蟲並不是好方法,因為農藥一放下去,害蟲的天敵,包括一些捕食性與寄生性的益蟲,往往最先被毒死,一段時間後,最惱人的害蟲反而最快回復。不斷噴灑農藥,一旦害蟲產生抗藥性,自然界又缺少天敵可以克制牠,反而會產生更難控制的蟲害。也因此維持生態多樣性,最終還是會回饋到人的身上。

花蓮農改場也發現,影響農田生物多樣性的因素,除了農藥,周邊環境包括田埂等等,也有關鍵影響。草生栽培的田埂,昆蟲的種類與數量,都遠多於水泥化的田埂。研究員進一步輔導農民在田埂種植原生植物,包括仙草、馬蘭、田邊菊等等,讓昆蟲有更豐富多樣的棲息環境。

透過花改場的宣導,許多農民的觀念漸漸改變。為更進一步鼓勵農民,從2014年開始,推動綠保標章認證的慈心基金會也將長腳蛛等指標物種,納入綠保標章的範圍,讓消費者支持農民對生態多樣性的貢獻。目前以長腳蛛做為指標物種加入綠保認證的農民,已從七位增加到二十四位。

透過有機栽培、棲地營造,各種昆蟲回到田間,農田不再寂靜,而是各種動物共生的舞台。以「米樂無為」為依歸,賴兆炫知道,有時候人能做到最好的事,就是什麼也不做,讓自然來做工,往往會比人做得更好。

熱門事件
學科
動物, 農業
縣市
  • 花蓮縣
  • 富里鄉
關鍵字
有機農業, 慣行農法, 生物防治, 水稻, 長腳蛛, 橙瓢蟲, 昆蟲, 生物多樣性

秋冬交替,金黃色稻浪,是花東縱谷最美麗景致。其實仔細觀察,每株稻穗都蘊藏著一個精采又熱鬧的小小世界。不用農藥、不用防治資材,讓長腳蛛、橙瓢蟲回到農田,能不能創造農民與生態的雙贏?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添寶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摘要
不認同黑心企業唯利是圖,欺騙消費者,看不慣農民只能卑微被剝削,拒絕有錢人才吃得起有機食物,更要挽救千瘡百孔的土地環境,洪輝祥試圖翻轉牢不可破的產業鏈,革命已經走到最後一里路…

「有機」大家很熟悉,然而洪輝祥眼中的有機,不單只是不施用農藥、化肥、抗生素,而是人與生物依賴土地,土地哺育人與大地所有生命。生態系統誰都不能少,誰都一樣重要,多樣的生命從土地中各取所需,人不能獨占,每個環節公平分配,每個部分都有它存在的價值。

十多年來,洪輝祥創立「綠農的家」串起一百多位農友的有機耕種與友善養殖,讓一百多個家庭受到照顧,一百多塊田地恢復生機。希望順利把這些安全食物送到消費者手中,半年前他們打造了彩虹餐廳,將綠農們種植出的作物,不添加刺激味覺的調味料,變成一道道美味可口的菜餚,端上認同他們環境理念的消費者餐桌上,這是洪輝祥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

彩虹餐廳基地,選擇了曾經是幼稚園的台糖廢棄建築,適度改造不重建,屋頂裝設太陽能板,即發即用供應餐廳電力。頂樓雨水收集和廚房廢水回收再利用,洪輝祥將過去投入環境運動,對能源政策的抗爭理念,完全融入其中。

黃老師長期支持綠農的家,來到彩虹餐廳參觀後說,原來綠建築不是新蓋起一棟號稱「節能減碳」的嶄新房屋,而是利用現有建物依需求適度改建,否則打掉重蓋,增加廢棄物,如何能稱為綠建築?

正品嘗人道飼養豬肉料理的顧客黃先生表示,沒有人用理念在經營一家餐廳,企業大多以營利為目的。這不是單單為著每月營業額算計成本效益的餐飲業者,也不只是為了飲食正義,照顧消費者健康的有機餐廳。背後其實蘊含一個理想,想藉由消費者選擇安全食材,支持友善耕作的農民,再藉由這些農民,復甦長期被榨取的土地,進而拯救台灣環境。

洪輝祥說,一個彩虹餐廳撐起一百多位農友,若一家餐廳能支持五、六十個農家,全台灣有五、六十萬農戶,只要有一萬個像這樣的餐廳,全台灣農地便為之翻轉,台灣人也不需再為黑心食品無奈。

然而不計代價的理想,能觸動更多農民投入友善耕作嗎?實際行動能號召飲食業改變傳統經營模式嗎?當整套友善環境、安全食材體系建立起來後,餐廳每月營業額卻僅達損益平衡的一半,理念撐得下去嗎?

如果彩虹餐廳經營不下去,這場飲食革命的最後一里路走不到,是否表示生命健康在食安風暴壟罩下,仍不敵價格考量的市場機制;是否意味環境正義終究只能向經濟利益低頭,值得社會再思考!

學科
農業, 生活
縣市
  • 屏東縣
  • 屏東市
關鍵字
洪輝祥, 彩虹餐廳, 綠農的家, 有機農業, 空間活化, 綠建築, 雨水回收, 友善農業

不認同黑心企業唯利是圖,欺騙消費者,看不慣農民只能卑微被剝削,拒絕有錢人才吃得起有機食物,更要挽救千瘡百孔的土地環境,洪輝祥試圖翻轉牢不可破的產業鏈,革命已經走到最後一里路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葉鎮中
攝影/剪輯 葉鎮中

水不落田

水不落田

摘要
2014年,全台降雨量不足,10月及11月降雨量,更創下67年來新低,全台水庫拉警報。為了讓水庫能穩定供水,政府宣布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嘉南水利會灌區內的部分農地,得停灌休耕,總面積達41,576公頃,是2004年之後,最大面積的停灌休耕…

政府的決策,引發農民強烈反彈,他們抗議政府沒有和農民協調,便擅自停水。農委會雖然在第一時間提出休耕補償方案,在停水的半年間,提供每公頃八萬五的休耕補助,但這樣的補助對農民來說,看得到卻領不到。

目前政府的休耕補助主要撥給地主,但許多農民是農地承租戶。雖然農委會承諾,有契約證明,農民可以要求地主將補助款轉移,不過農民大都不敢向地主討這筆錢。

「地主有簽約的,要把錢給農民,沒有簽約的,他實領八萬五,下次誰還敢跟你簽約。」新竹農民劉政雨說出多數農民的困境。而在農村有更多農民,並沒有簽約,有的是基於對彼此的互信,也有地主是過去經歷「三七五減租」與「耕者有其田」政策,怕跟農民簽約,地會拿不回來。

這一波休耕,也讓整個農業產業鏈受到波及,像是種子肥料行、農機具行、代耕業者,也跟著農民一起放起無薪假。

當各方為了補助款爭論不休,就算政府能提出一套完善的補償方案,是不是代表未來缺水,就可以優先停灌農業?

苗栗農民洪箱跟其他農民一早七點就在蘿蔔田裡採收,預計今天要送出5000斤的有機蘿蔔。蘿蔔將送往長期合作的通路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做成蘿蔔糕。這些田在苗栗停灌區內,下一期要大量減少有機地瓜、西瓜的栽種面積。

蘿蔔離開土壤、去葉裝袋、過秤、上車,一夥人在田裡形成了生產線,這小小的生產線卻也維繫了七八個農民的生活。下一期,一甲地的作物收成,平均可賣到三四十萬,跟農委會補償的八萬五,相差甚大,只靠這筆錢並沒有辦法生活。

近年來政府鼓勵農民自產自銷,自創品牌提高農業價值,但通路與品牌的建立並非一朝一夕,中斷了農民的生產,來年得重新來過,客人早已流失。為了能持續供貨,也讓其他農民有工作,洪箱決定要到停灌區外去找地,繼續種植有機農作。不過,從土質培育到尋找無污染水源,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我覺得休耕之後不是只有農民受害,是全國的人都受害,以後糧食不夠,你一定要進口。」農民挺身而出,不僅是捍衛自身耕作權益,更是捍衛台灣的糧食安全。「我們把這幾年層出不窮的食品安全問題,變成糧食安全問題。」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黃淑德,道出了主婦們的擔憂。

大旱當前,缺水不只是農民的事,未來我們還要靠農業停灌,度過每一次的缺水難關嗎?

 

公視 我們的島【水不落田】
01/26(一) 22:00首播
01/31(六)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水文, 農業
縣市
  • 台灣
  • 桃園市
  • 新竹縣
  • 苗栗縣
關鍵字
休耕, 停灌, 洪箱, 有機農業, 合作社, 缺水, 限水, 用水分配, 食品安全

2014年,全台降雨量不足,10月及11月降雨量,更創下67年來新低,全台水庫拉警報。為了讓水庫能穩定供水,政府宣布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嘉南水利會灌區內的部分農地,得停灌休耕,總面積達41,576公頃,是2004年之後,最大面積的停灌休耕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梁德珊
攝影/剪輯 陳忠峰

揪團買菜去


揪團買菜去

摘要
你聽過班長、排長,但你有聽過菜市長嗎?在永和,有人推動「社區菜市長」,作為消費者和生產者的橋梁;在新莊,有人開辦臉書社團,號召鄰近親友共同採買友善環境的農產品,力量雖小,但希望做個撒種的人。隨著網路社群發達,一種新的消費型態興起,是社會運動,也是餐桌上的小正義…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陳忠峰 葉鎮中 劉啟稜
剪輯 陳添寶

三月天,春天來到。烏來山上的示範農場,工作人員正忙著採收蔬菜,今天要採收的有高麗菜、萵苣和春菊。這座示範農場面積不大,種了大約20多種作物,田裡拔出來的蘿蔔,有大有小,全是不施肥、不用農藥的結果,健康營養滿分,但模樣不好看,無法上傳統通路。


眼看農民辛苦種出的好東西,卻無法獲得合理對待,謝昇佑和余馥君這對年輕夫妻,思索解決之道,當時在永和社大上課的謝昇佑,想到借助「順便」的力量。於是開啟一個農食互助網的夢想計畫。

從「順便」出發,謝昇佑認為不管是社區、企業都能設點,消費者只要順路就能團購取菜,打造一個從農地作物到餐桌食物點,都能安心的互惠網絡,而每個點的負責人就是「社區菜市長」,負責訂貨和分享產地故事。社區菜市長負責揪團買菜,謝昇佑、余馥君負責找好產品。他們合作的對象,不一定是有機,但必須友善環境。


每週二到五的晚上,謝昇佑、余馥君在永和社大有個小小市集,他們在這裡賣菜也推廣理念。每個農產品旁,都清楚標示生產者和生產資訊,有時間、有意願的小農也可以到這裡,直接跟消費者做溝通。

為了提高農民利潤,降低農民理貨成本,謝昇佑鼓勵農民,送貨時不要過度包裝,也讓農民自訂售價,85%由農民淨得,15%拿來做農食教育。因為他知道,如果想讓友善環境的農業長長久久,得仰賴消費者的支持,而這支持得來自於瞭解。


每週二的買菜學堂,謝昇佑、余馥君講農業現況,讓消費者動手做實驗,社區菜市長也要來上課,瞭解更多的食物真相。目前,農食互助網已經有15位農友,12位社區菜市長加入平台。

有這種想法的,不只謝昇佑夫妻,住在新莊的諶淑婷,除了希望自己吃得健康,也想讓下一代,從小就接觸沒有農藥、沒有化肥的產品,但自己買,量不大,運費也高,於是她開辦臉書社團,用團購方式買菜、買好物。目前成員有50多位,她從網路上找尋值得信賴的產品,以友善環境,農作資訊透明的農友為優先,號召鄰近居民一起買健康的好食物,降低運費負擔,也能支持小農。


為了降低食物再次運送的碳排放,她把買菜成員限制在新莊地區,在網路社團上說明產品資訊,而成員前來取菜時,她也會細心說明產品特色,希望讓消費者吃到農夫最新鮮好吃的滋味,同時也把試吃心得回饋給農友,擔任農友和消費者的交流平台,偶而也會到產地,帶回作物,跟大家分享產地故事。

諶淑婷認為開團買東西並不難,但現代社會,家裡開伙的人實在太少,成為推動團購買菜的難處。


農夫友善環境種出好作物,消費者才能吃得健康又安心,諶淑婷用個人的力量,在新莊進行小革命,謝昇佑和余馥君,透過「順便」的舉手之勞,要把團購力量發揮到最大化。

友善環境的小農能不能繼續下去,消費者的支持是最強而有力的後盾,當你瞭解食物從哪來,就會發現要實現飲食正義一點都不難,用小眾力量集體支持小農,形成共食圈,這是一場新生活運動,來自你我的餐桌。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生活, 農業
縣市
  • 新北市
  • 永和區
  • 新北市
  • 新莊區
  • 台北市
  • 信義區
關鍵字
有機農業, 小農, 謝昇佑, 余馥君, 諶淑婷, 農食教育, 農食互助網, 社區菜市長, 永和社大, 買菜學堂

你聽過班長、排長,但你有聽過菜市長嗎?在永和,有人推動「社區菜市長」,作為消費者和生產者的橋梁;在新莊,有人開辦臉書社團,號召鄰近親友共同採買友善環境的農產品,力量雖小,但希望做個撒種的人。隨著網路社群發達,一種新的消費型態興起,是社會運動,也是餐桌上的小正義

影片網址


餐飲的綠色革命

摘要
台灣外食人口數量龐大,外食比例高達七成,但是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讓人擔心,究竟到哪裡才能吃的安心?在高雄,地方政府建立綠色友善餐廳認證制度,鼓勵餐廳使用在地有機食材,重新建立農民、餐廳、消費者三者之間的友善循環…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張維真與妹妹都很愛吃,也很重視食物來源,過去都自己購買有機食材,自己烹調。有一天,姐妹倆突然有個想法,何不開一家餐廳,賣自己愛吃、敢吃的食物?於是走上了綠色餐廳的實踐之路。

要有安心的食物來源,必須先找到可以穩定供應食材的農民,張維真開始尋找高雄當地的有機農園。她親自到田間拜訪農友,了解農地的各種狀況。

高雄中崎有機專區的農民余威瑾,是維真固定採買的對象,農場不大,卻種了地瓜、青菜、番茄、玉米等十多種蔬菜水果。因為生態完善,吸引水鳥在這裡築巢覓食,但是余威瑾不以為意,他認為鳥類是最好的義工,可以減輕蟲害,維持農地生態的平衡。



有機農場裡,每個時節的菜色都不同,維真必須常常跟農友溝通,才能規劃餐廳菜色。對農民來說,和餐廳合作,有了固定的銷售管道,就可以先行規劃,做計畫性栽培。

為了因應綠色餐廳的趨勢,高雄市政府在民國100年,開始推動綠色友善餐廳認證制度,由衛生局、生產者、餐飲業者組成八人研議小組,訂出認證規則。這個制度主要是參考美國的「綠色餐廳」認證,以及日本的「地產地銷商店」認證制度。


要取得綠色友善餐廳認證,除了每季必須購買當地食材達1500斤以上,所有農產品還必須取得有機認證、產銷履歷或吉園圃標章。高雄市政府每個月都會向認證的餐廳做查核,確認餐廳在食材採購上,是否達到標準,每年也會重新審定餐廳名單,目前得到綠色友善餐廳認證的業者,只有六家。

張維真是少數取得認證的業者之一,餐廳使用的食材,八成以上都是高雄當地生產。不過有機食材都有季節性,餐廳經營上也必須做調整,廚師必須配合食材,隨時更換菜色,對廚師來說實在是件頭痛的事。為了了解有機市場現在到底有哪些菜,綠色餐廳必須改變作法,由主廚曾武祺每個禮拜親自到農夫市集採買。


每個禮拜六、日營業的高雄微風市集,是由農民自主管理、共同經營的農夫市集,從民國97年成立到現在,參與農民從20幾位增加到50多位。由農民組成的互助團體-微風市集志業協會,每個禮拜都會抽檢現場蔬果,如果發現藥物殘留,會進一步到田間檢驗,真有違規情事,農民必須退出市集。另一方面,協會也會訂出基本菜價,以免農民哄抬價格或削價競爭。這幾年來市集採買有機食材的民眾越來越多,市集去年的營業額就突破千萬,不但是農民重要的收入來源,還有盈餘可以回饋弱勢團體與社區。


與其說曾武祺是來買菜,不如說他是來這裡做功課。他一邊逛一邊想著,下回要訂什麼菜,遇到不認識的食材,就請教農民或阿媽,現在跟小農們都成了默契十足的夥伴。從去年開始,微風市集的農民團體也跟綠色友善餐廳合作,串聯市集與餐廳,希望形成一個綠色生活圈。主廚曾武祺因為與農夫的密切接觸,更了解小農在生產銷售上面臨的問題,他希望除了貨物往來之外,也能藉由餐廳力量,多幫小農一點忙。


另一方面,消費者的觀念也漸漸改變,他們不要求餐廳供應非當季或非當地的食材,如果覺得好吃,還會順便買幾樣食材回去。有些媽媽平常自己隨便吃,但是帶孩子出來吃飯,就不敢馬虎。曾經在其他餐廳掌廚的曾武祺認為,綠色餐廳跟其他餐廳最不一樣的,除了使用不一樣的食材外,更重要的是,消費者也可以透過食物,認識產地與農民,建立消費者、餐廳、農民三者之間的良善循環。

對小農來說,綠色友善餐廳提供農民穩定的銷售管道,提高農民耕種有機食材的意願。然而要讓更多餐廳加入綠色友善餐廳的行列,還有許多困難必須克服。首先,餐飲從業人員在思維與作法上,必須有所改變。


當餐飲業者以利潤至上為經營原則、消費者以口味作為唯一考量時,綠色友善餐廳似乎是遙不可及。然而當越來越多餐飲業者開始有新思維、越來越多消費者追求食材的環保健康,政府也該在政策上做好把關與協助,讓綠色餐飲的革命開花結果。

學科
生活, 農業
縣市
  • 高雄市
  • 橋頭區
  • 高雄市
關鍵字
綠色餐廳, 在地食材, 食物里程, 農民市集, 消費革命, 食品安全, 產銷履歷, 有機農業

台灣外食人口數量龐大,外食比例高達七成,但是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讓人擔心,究竟到哪裡才能吃的安心?在高雄,地方政府建立綠色友善餐廳認證制度,鼓勵餐廳使用在地有機食材,重新建立農民、餐廳、消費者三者之間的友善循環

影片網址

有草為伴


有草為伴

摘要
果園裡的草,農民恨不得除之而後快,偏偏但有人,特別種草,讓它與果樹為伴…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陳忠峰 張元昱
剪輯 陳忠峰

中秋節應景的柚子,眾所皆知,麻豆文旦的品質是數一數二。施新侑種的是紅柚,他的果園好比公園般綠意盎然。二十幾年前,他剛開始種柚子樹,就發現趴在地上的草「匍根大戟」很特別,於是請母親別把它除掉。種植柚子樹的第二年,施新侑就開始在地上種草,除了匍根大戟,又加入了四瓣馬齒莧和馬蹄金,經過一番生存競爭,四瓣馬齒莧成了主角。


為了不讓果園雜草叢生,有些柚農會噴灑除草劑,導致寸草不生、表土裸露,或是鋪上塑膠布,雜草雖然長不出來,土壤卻也無法呼吸。長久下來,影響果樹根系的生長。費工一點的,就鋪上稻草,在稻草腐爛前,能有抑制雜草的功能。

施新侑「草生栽培」的方式,以草制草,雜草只會零零星星冒出來,非常容易處理。二十幾年來,他的果園從來沒有使用過除草劑,這些草在果園的栽培管理中,不只有抑制雜草的功能,還能防止表土流失,讓土壤鬆化。翻開厚厚的四瓣馬齒莧,底下的土壤相當鬆軟,還能看到蚯蚓的排泄物,對植物根系的生長,也有所幫助。

施新侑的果園,成為農業單位推廣草生栽培的活教材,常常有農友向他要草。位在屏東內埔種植火龍果的劉雪霞,就從施新侑的園子,移植了四瓣馬齒莧。堅持不用除草劑的阿霞姐,過去不是用覆蓋的方式抑制草,就是要人工除草,現在種了四瓣馬齒莧,省事不少。


阿霞姐表示,火龍果在夜間開花,必須人工授粉,但田裡蛇多,還有雨傘節,基於安全考量必須常常人工除草,相當費工,種了四瓣馬齒莧後,大為省事,加上四瓣馬齒莧有保水功能,能避免快速蒸發,減少裂果。草生栽培就像漣漪般,從她這裡往外擴散,附近果農的田地上,也開始種草。

阿霞姐的果園,對比旁邊使用除草劑的檳榔園,有著天差地別,農民為了快速除草,卻不知道,除草劑反而傷害土壤和果樹。高雄農改場林永鴻博士表示,頻繁使用殺草劑,會破壞土壤性質,若是土壤中的濃度偏高,果樹根系吸收進去,很容易受到傷害。


林永鴻博士在高雄農改場,有一片土地在研究草生栽培,棗子樹下種了各式各樣的草,農民栽種的經驗,在他這裡獲得學理上的印證。林永鴻表示,草的根在生長時,能突破比較硬的土層,讓土壤孔隙增加,土壤密度降低,幫助果樹的根在孔隙中生長,果樹根部就能旺盛生長,吸收養分相對就更多,對果樹生長有正面幫助。

實驗農地裡的草,都是低矮或匍伏性的淺根性草種,植株都橫向發展,不會長太高。一般農民擔心肥料會被這些草吸收走,但林永鴻發現,種草的前兩年,施肥量的確比較多,但是在草旺盛生長後,植物葉片或老根腐爛後成為有機質,對土壤的保護力更好,有機質更可以長期供應植物吸收利用。

此外,植物根系還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能力,林博士用儀器檢驗植物根系後發現,雨水會帶走土壤中的鈣、鎂、硼,草根卻能留住這些易流失的養分,供應果樹吸收利用。他從各地蒐集草種做研究,一片綠地中醒目的紅葉滿天星,來自屏東里港棗子農陳永德的果園。


種植紅葉滿天星五年來,陳永德最直接的感受是用藥量減少,病蟲害也越來越少,肥料也省了不少。經過林永鴻採土檢驗,田裡的有機質是逐年增加,今年他還獲得施肥達人的榮耀。

陳永德的棗子品質好,個頭比醬菜罐頭還要大,還有新加坡遊客特地包車來這裡品嘗。而阿霞姐的火龍果也很搶手,只走宅配市場,想買還可能搶不到。施新侑的紅柚,知名百貨公司的超市,直接來下訂,價格也不斐。這些農民在果樹栽培的專業與用心,自然不在話下,但果樹底下不起眼的草,其實也幫了不少忙。

屏東東港還有另類的草生栽培,二期稻作已經收割,翠綠的田埂比農田還要顯眼,林清源種植的蠅翼草,厚實的生長在田埂上,猶如美麗的地毯。他表示,以前都噴除草劑把草毒死,一下大雨,土堤流失,種田還要請怪手整地。


嘗試了許多種植物,林清源覺得蠅翼草最適合水稻田,因為它怕水,一旦水稻田開始耕作,它就自然退縮到田埂上,不會影響農民作業。而且蠅翼草上,還有各種生物,仔細在草堆裡尋找,就可以發現小青蛙,青蛙晚上在水稻田裡吃蚊蟲,可以減輕病蟲害,節省噴藥的錢。

美麗的田埂吸引人們注意,不少人前來索取蠅翼草,林清源乾脆繁殖成小盆栽,免費贈送,之前農業單位與他辦了一次觀摩活動,600多盆蠅翼草,送到只剩個位數。身兼台灣區稻作協會的理事長,他開始推動在全國各縣市設置示範點,增加農民取得草種的便利性。

草,可以是令農民討厭的惡草,也可以是默默幫助農民的益草,認識草的本質,選擇適宜的草種,讓草發揮它的功能,對農民、對土地,都會是良善的循環。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南市
  • 麻豆區
  • 屏東縣
  • 內埔鄉
  • 屏東縣
  • 里港鄉
  • 屏東縣
  • 東港鎮
關鍵字
施新侑, 紅柚, 有機農業, 除草劑, 草生栽培, 土壤流失, 高雄農改場, 以草制草

果園裡的草,農民恨不得除之而後快,偏偏但有人,特別種草,讓它與果樹為伴

影片網址

惡路‧投89


惡路‧投
89

摘要
從台14線轉進投89,不論是誰,必然立刻緊繃神經。迎面而來是一處處怵目驚心的大小崩塌,路面坑坑洞洞。這是居民每天進出,都必須面對的顛簸。鄉道投89像一條命脈,它是瑞岩、紅香、力行、慈峰、翠巒等聚落,唯一的聯外道路,居民對它,只有一項期待,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 陳忠峰 陳添寶
剪輯 陳忠峰

沿著霧社清境,台14線是前往合歡山的必經之路,隔著山,很少人知道,一轉彎,熱鬧背後,就是那條台灣最險惡的山路-89,從前叫做力行產業道路。

民國76年為了運輸農產品,省政府開拓了這條農路,因為有它,沿線聚落與農業得以發展,卻也因為它,這片大多數人看不見的深山,超限利用造成土地的爛瘡沉苛,惡路串連著難解的惡性循環。

從台14線轉進投89,不論是誰,必然立刻緊繃神經。迎面而來是一處處怵目驚心的大小崩塌,路面坑坑洞洞。這是居民每天進出,都必須面對的顛簸。

 

路況惡名昭彰,從前並非如此,情況是從921地震之後,才急轉直下。南投縣政府工務處代理處長簡育民表示,投89的上邊坡和下邊坡,各有一條斷層帶,地質破碎,風化的程度相當高,坡度又陡,921之後,每遇颱風下雨,災害就無法控制。

地體破碎,是道路維護困難的原因之一,這條為了農業修築的路,其實也因為農業行為,傷痕累累。因為能留住水的森林,早已被耕地取代,水路紊亂。另外,運輸農產品的大型卡車,也讓道路一再毀壞,南投縣政府為了維護道路,規定投89只能通行3.5噸以下的車輛,引來反彈,難以落實。南投縣仁愛鄉鄉民代表會 代表賴力行表示,農民運銷一定要用到十幾噸的卡車,這樣的管制,沒有想到農民的痛苦。

只要投89不通,許多車輛就會轉往慈峰聯外道路,大型重車帶來的問題,也移轉到這條農路。慈峰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林新喜表示,慈峰這條路是農路,大卡車在這邊壓,來來回回,路一定受傷害。現在有七個點在施工,個別處理沒有注意到全面問題,沒多久就又坑坑洞洞,沒有從根本解決問題。

對此,南投縣政府工務處代理處長簡育民表示,作法受限於經費,有些部分只能做臨時性的,沒辦法承受較大的災害和環境變異。

89沿線的作物變化,彷彿梨山的翻版,從溫帶水果、高麗菜、變成最近流行的茶葉。而土地開發過程,也與其它山區相似,經濟誘因導致原住民保留地大量被外地人承租,商人為了盡快回本,用盡每塊山坡,榨取每分地力。位在最深處的翠巒,舊部落因為颱風無法再住,遷居到現在這塊基地,聚落上方陡坡,嚴重超限利用,就是居民在承擔苦果。

南投縣政府工務處代理處長簡育民表示,維護這條路不是工程問題,涉及周邊環境土地管理,涉及中央的原民會、林務局、水保局、退輔會,假使土地利用方式,超出自然條件負荷,力行產業道路就在下游,承受這些惡果。

惡路串起危險聚落,沿線部落其實並不安穩,原因同樣來自地質。力行村已經出現明顯的地滑現象,部落的基地下滑,一百多戶的房屋,全都出現裂縫,住不安穩。面對難以掌握的地質危機,遷村是避險的上策,卻也是最複雜、最難以完成的目標,921後,瑞岩部落花了12年,才遷居到現在的據點,對投89沿線居民來說,遷村遙不可及,如何改善投89,才是當務之急。

沿線農業行為的過度發展,已經傷了山體、傷了路,想逆轉情勢,必然要從農業著手。在翠巒部落,一位茶農已經展開行動,藉由轉型有機種植,希望找回人與土地的友善關係。

今年度,縣府已經編列超過兩億的經費,來維護投89,相關工程也已發包、陸續動工,然而大家都清楚,沿線土地利用方式如果還是照舊,這些經費與工程,只擋的了一時。南投縣政府工務處代理處長簡育民說,投89目前沒有替代道路,無法修養生息,工程是以人為方式對抗自然,不是長久之計。

重重問題纏繞在這條蜿蜒山路上,它的命運反映人對待環境的思維,面臨過度開發與極端氣候的雙重夾擊,搶救投89,已經來到臨界點。

學科
開發
縣市
  • 南投縣
  • 仁愛鄉
關鍵字
開路爭議, 超限利用, 斷層帶, 高山農業, 有機農業

從台14線轉進投89,不論是誰,必然立刻緊繃神經。迎面而來是一處處怵目驚心的大小崩塌,路面坑坑洞洞。這是居民每天進出,都必須面對的顛簸。鄉道投89像一條命脈,它是瑞岩、紅香、力行、慈峰、翠巒等聚落,唯一的聯外道路,居民對它,只有一項期待,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影片網址

最後一芝蛙

最後一芝蛙

摘要
夏日睡蓮盛開,也是二級保育類動物台北赤蛙的繁殖季節,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研究人員,每年都會來到三芝阿石伯的蓮花田做調查,不過從2004年起,他們發現,台北赤蛙的數量,越來越不樂觀…

1999年,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研究人員,在調查台北赤蛙時發現,三芝的阿石伯蓮花田,有一個台北赤蛙族群穩定存在,於是將這裡列為追蹤樣區。由於台北赤蛙對農藥很敏感,在多個民間團體的努力下,成功說服阿石伯,在2002年改用有機的方式耕作。隔年,台北赤蛙數量急遽上升,單日晚上最高紀錄,甚至可以看到94隻,讓研究人員振奮不已。阿石伯的故事,很快地成為生態保育和經濟發展並存的最佳案例,被廣為流傳。

但這幾年,情況有了變化。從2004年起,研究人員的調查經常無功而返,2012年只看見兩隻,到今年7月初,甚至只看見1隻,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轉變?除了人為捕捉,2004年的野溪整治,也很有關係。

2004年5月,八甲溪上游進行整治,大量的土方,就順著溝渠灌入阿石伯的蓮花田,事後,研究人員調查,發現青蛙數量大減。一直到現在,台北赤蛙的數量,都還是零星個位數。這場浩劫讓人意識到,生態保育有多麼脆弱,只要一個不小心,努力就會化為烏有。

這樣的事情不是個案,2013年6月底,在八連溪進行的野溪整治工程,把溪床上的石頭和細砂都推至兩側,讓關心生態的居民氣憤不已。當溪床被挖鬆,土砂也就容易隨著水圳,衝入耕地,影響作物和生態。

不光是野溪整治可能影響台北赤蛙的棲地。休耕,也讓棲地越來越少。十年前,林義峰從學校退休回到三芝,驚覺家鄉物種消失的警訊,投入農村改造的行列,希望找回小時候的農村生態。

他從自家農地做起,復育許多原生植物和動物,試圖營造台北赤蛙喜歡的水生環境,有心復育下,許多蛙類都回來了,唯獨不見珍貴物種-台北赤蛙。這提醒著我們,一旦物種消失,想讓它恢復,將是如此困難。

要如何維持棲地永續,農民扮演著關鍵角色。阿石伯雖然有心,但年近九十歲了,未來誰能夠接續?代表著這塊水田的未來。

阿石伯的問題,反映出農村人力不足的現況,三芝區公所推出示範梯田,希望讓水梯田恢復運作,也讓生物多樣性重回三芝。簡金進的田,就是其中一塊示範梯田,他繼承祖先留下的一分多地,原本也使用慣行農法,在觀念改變後,慢慢減少農藥和化肥的使用,朝有機的方向邁進,田裡的生物因此逐漸多了起來。這樣的改變,讓簡金進領會,人與自然共同生活的美好,更加珍惜水田中生物。

想要保育台北赤蛙,必須從棲地保育做起,透過農民守護,採用對環境友善的方式,三芝的台北赤蛙也才有機會,不會變成「最後一芝蛙」。

學科
動物
縣市
  • 新北市
  • 三芝區
關鍵字
棲地保育 保育類動物, 台北赤蛙, 野溪整治, 八連溪, 示範梯田, 有機農業, 水田生態

夏日睡蓮盛開,也是二級保育類動物台北赤蛙的繁殖季節,台北市立動物園的研究人員,每年都會來到三芝阿石伯的蓮花田做調查,不過從2004年起,他們發現,台北赤蛙的數量,越來越不樂觀…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劉啟稜 陳添寶
剪輯 陳忠峰

請魚來種菜

請魚來種菜

摘要
請魚幫忙種菜,聽起來很新奇,其實是回歸自然界最尋常的法則。為了營造一個自給自足的健康環境,魚菜共生的新概念,正在城市裡醞釀…

往烏來的半山腰上,有一個特別的農場,這個農場裡的菜不需要澆水,也不用施肥,農場裡最重要的工人,是錦鯉和吳郭魚,吸引許多人前來一探究竟!

李佳璇三年前罹患癌症,治癒之後放棄原本在香港的工作,前往夏威夷學習魚菜共生系統。

所謂「魚菜共生」,就是結合漁業養殖與水耕栽培,因為養魚的廢水裡含有豐富的氨、氮與營養鹽,這些水排到環境中會污染河川,拿來種菜卻是最好不過﹔另一方面,蔬菜也可以淨化水質,把乾淨的水再送回魚塘,如此一來,魚跟菜都可以生生不息。

為了讓魚和蔬菜,都能有適合的生長環境,水裡的肥份與酸鹼度必須取得平衡,其中最重要的環節,就是養水。水裡的有機質經過微生物與蚯蚓分解,幫助魚和菜各取所需。李佳璇說,整套系統最珍貴的就是水,含有養分的水不斷循環使用,不但節省水資源,也不會造成污染。

在魚菜共生的系統裡,唯一的支出是魚飼料和電費。為了推廣這個概念到一般家戶,李佳璇利用兩個塑膠整理箱、一個沉水馬達、一個控制排水的虹吸管,製作陽台型的魚菜共生系統,讓一般人在住家陽台,就可以輕鬆種菜。

跟一般土耕的蔬菜比起來,魚菜共生的蔬菜生長的更快速。除了利用浮板種植短期蔬菜外,一些生長期比較長的作物,也可以利用發泡煉石做為介質,種植各種瓜類和水果。

因為李佳璇的推廣,一些原本完全不懂農耕的都市人,也開始在家裡養魚種菜起來。蕭紀南在住家陽台上,做了一套魚菜共生系統,種植最簡單的作物-蕃薯葉,他希望自己年邁的媽媽不必出門,就有健康蔬菜可以吃。基隆的翁偉峰則是把魚菜共生系統,應用在住家的綠牆上,一般的綠牆系統維護非常困難,翁偉峰結合魚菜共生不但省水又省力,幾乎不需要維護。

除了住家陽台,新店大鵬華城社區的屋頂農場,也引進魚菜共生概念,魚塘的水源,大部分來自雨水,克服屋頂缺水的問題。屋頂上的水塘養魚兼種菜,不但可以降溫,還多了菜的收入。許鵬正推廣屋頂農場多年,他發現屋頂農場結合魚菜共生,蟲害的發生率跟一般土耕相比,減少一半左右。原本沒人會來光顧的炙熱屋頂,現在成為老人家和媽媽們每天的生活重心。

大鵬華城屋頂農場,除了共有的魚塘,還有公田跟私田的配置,私田由住戶登記認養,自己種菜自己吃,公田的菜則捐社區發展協會,提供社區老人每星期共餐之用。因為交流種菜心得,原本陌生的鄰居開始變得熱絡。一年下來屋頂農場綠意茂密、瓜果豐碩,不但自己吃,還開辦農夫市集,讓沒辦法來種菜的鄰居,也可以品嚐有機蔬果。

今年年初,大鵬社區的幼稚園,也投入魚菜共生的行列。魚池的水一邊流向溼地,一邊流向水耕蔬菜區,由小朋友自己認養種植各種水耕蔬菜。仿造大自然的循環系統,成為小朋友最好的生態教室。

當集約式、大規模的養殖漁業、農業生產,產生越來越多無法解決的水污染、農藥問題,城市裡的魚菜共生,提供另一種自給自足的可能性。在陽台、在屋頂、在學校…請魚來種菜,魚快樂、人也開心起來。

學科
農業, 生活
縣市
  • 新北市
  • 新店區
  • 基隆市
關鍵字
魚菜共生, 養殖, 屋頂農場, 農民市集, 有機農業

請魚幫忙種菜,聽起來很新奇,其實是回歸自然界最尋常的法則。為了營造一個自給自足的健康環境,魚菜共生的新概念,正在城市裡醞釀…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甜蜜鳳梨學程

甜蜜鳳梨學程

摘要
一位愛山、愛旅行的青年,結束異國流浪,落葉歸根,一場夢境,催生夢想。有機農民楊宇帆:「夢到自己小時候跟阿公來到這片土地,我的心告訴我,要去做這件事情。」繞了一大圈,喜歡新事物的性格沒變,現在他到農業中探險…

2011年夏天,結束一年多在澳洲流浪的日子,帶著辛苦打工存的錢,楊宇帆選擇回鄉種鳳梨。這片阿公留下來的田只有三分大,大約900坪,休耕將近十年。當年阿公在周圍種的竹林,正好當綠籬,避免了鄰田污染的問題,適合做有機栽種的基地。一年多來,無農藥無化肥的經營,草長了親手拔,栽培所需要的液肥也自己做,那年秋天種下的小苗,已經在田裡生根。

鳳梨、黑糖、水,再加上時間,熟成的液肥飄著果香。用鳳梨養鳳梨,簡單的組合背後,是不簡單的思維。楊宇帆說,盡量用自己土地上的資源,希望可以減少碳里程,種田沒有一定方法,希望找出一套屬於自己的方法,現在一切都在做實驗。

田地旁邊的工寮裡,搭著登山用的帳篷,愛山的熱情沒有因為種田而減少,反而帶來打工的機會。楊宇帆說,「種下去沒有收入,要打工,爬山帶隊就是其中一種,現在的生活,還算滿意。」邊說邊笑,然而這條從農之路的艱苦、台灣農業的當前困境,他都知道。

『親愛的英九,你種過田嗎?或許有,但你肯定沒有陪伴過作物生長…』

2012年9月,農委會宣佈,青年返鄉務農,政府將保障兩年基本工資,楊宇帆用詼諧包裝憂心,在部落格上抒發心情,文章引起熱烈轉載。他說,「或許有人會因為這樣回來,但如果整個農業環境不好,兩年之後這些人不就又回到原點?只要環境好,不怕沒人回來,政策要更有未來性。」

這片阿公留給他的田,位在人口外流嚴重的新光村,曾經這裡是關廟地區的第二大村落,70年代,居民有2,300多人,現在卻只有400多人,而且大部分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家。2008年起,一個彩繪計畫上路,希望為社區掃去灰暗,再藉由產業轉型,吸引年輕人回來。目前為止,回來的年輕人只有楊宇帆一個,而村落正因為鳳梨暢銷而發生大波動。

台南市關廟區新光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吳宗寶說,「近幾年拜鳳梨酥之賜,農民種的不夠賣,翠綠山坡發生大面積開墾,耕地擴大,綠地消失。」他期待楊宇帆的大膽夢想,能把家鄉帶往好的未來。「這是很好的路,帶動關廟產業的轉型,轉做有機,品質與價格提升,農民就不用開墾那麼多山坡地。」

十八個月的漫長等待,田裡的鳳梨都戴上了帽子,離收成卻還有段日子。原本以為五月初就可以陸續採收,沒想到進度完全不如預期。帶著少數成熟的鳳梨,來到村子裡唯一的小學,由於青壯年人口大量外移,全校學生只有三十多人。這一天,他讓五年級的小朋友,和他的鳳梨初次見面,同時他還帶了一顆市場買來的大鳳梨,兩種鳳梨一大一小,他讓獨角仙做選擇,也讓小朋友試吃,簡單的小實驗,讓品質來說話。

楊宇帆積極的想讓農業與教育串連,因為他發現小朋友無法分辨食物和食品,他舉例說,小朋友喝便利商店的果汁會覺得有吃到水果,這其實很可怕,教育一定要從小做起才是根本,才是未來。

因為阿公種鳳梨,他說自己是鳳梨養大的小孩,現在他回頭來種鳳梨,對土地友善,對家鄉盡心。烈日下,一塊三分大的鳳梨田,一堂農業冒險學程,充滿苦多於甜的大人滋味,卻有許多好的事情,因為這片小小田地陸續發生。

『我們傻嗎?簡直白癡至極,冒著一個月賺不到一萬塊的風險。我們聰明嗎?天才至極,年紀輕輕就清楚自己、瞭解自己,勇敢踏上這條人跡罕至的路。…楊宇帆。』

學科
農業
縣市
  • 台南市
  • 關廟區
關鍵字
山坡地開發, 有機農業, 青年回鄉, 鳳梨, 產業轉型, 有機肥

一位愛山、愛旅行的青年,結束異國流浪,落葉歸根,一場夢境,催生夢想。有機農民楊宇帆:「夢到自己小時候跟阿公來到這片土地,我的心告訴我,要去做這件事情。」繞了一大圈,喜歡新事物的性格沒變,現在他到農業中探險…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有機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