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潭

2015 08/10
買一張門票,換取幾分鐘的刺激體驗。當越來越多的吊橋、高空瞭望台,出現在南投的山谷之間,這樣的觀光模式,是否真的可以成功複製?
2015 04/13
今年的枯水期,遭逢十年大旱、加上春耕大量用水,讓日月潭水位降低,湖區內的九隻蛙,罕見的全都露了出來,許多問題也跟著浮出檯面…
2013 09/16
山水交融,層次分明,這是台灣最大的淡水湖泊,日月潭,舊名水沙連。美,吸引人潮,當訪客越來越多,在觀光產業的需索中,日月潭付出了美麗的代價。一個湖畔規模最大的旅館BOT案,2013年8月30日通過環評,位置卻選在向山的邵族傳統領域。邵族人擔憂,在現有的觀光產業運作中,他們連文化傳承的空間,都會失去。
2012 02/20
水社柳,從前水岸常見的樹,現在幾乎絕跡。當農民啟動的復育奇蹟,在又名活盆地的頭社出現,水泥化的治水工程,卻正在硬化活盆地…
2011 10/24
日月潭旁,沒落的頭社聚落與瀕臨絕種的水社柳,遇上年輕農夫王順瑜,窮途末路突然柳暗花明,經濟收入與保育夢想並肩起飛,一場有機農業的全新操作,一段人與樹的相知相惜…
2011 07/18
水,切穿山谷,從合歡山開始匯聚塔羅灣溪、萬大溪、丹大溪、清水溪;溪水慢慢從清澈,轉為混濁,成為我們認識的,台灣第一長河...
2011 01/10
遊客湧入,開發加劇,一千多公頃面積的日月潭風景區,承載著巨大的環境壓力。當觀光發展突飛猛進,世代居民卻開始離鄉背景,不禁讓人思考,繁榮創造誰的利益?誰的悲傷?
2008 07/28
觀光倍增、陸客來台種種政策,讓台灣在高度追求觀光發展之時,許多地區陷入開發風潮。當忽略土地的生態與安全問題,在自然山林之中,打造一座座人工樂園,這種拋根式的開發,會讓台灣走向什麼樣的新世紀。
2007 03/16
一群來自各地的生態義工,齊聚在宜蘭雙連埤,以實際的行動,展開水社柳的復育行動,保護台灣瀕臨滅絕的特有種植物。
2000 06/19
一九三○年代,日本人興建了一條長達十三公里半的隧道,攔截武界部落濁水溪的水,造就了日月潭,卻留給武界沉沉的泥沙。六十年後,濁水溪溪水依舊奔流,但武界人說:我們已經失去了濁水溪,倒是多了一座「武界土壩」。西元兩千年,台電新的引水計劃在武界動工了,武界會不會又多出一座「栗栖土壩」呢?武界人很憂心,萬一溪水不再流,他們連老家也回不去了...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