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保存


港邊惜別老倉庫

摘要
基隆港區內,二座老倉庫面臨拆除命運,許多市民站出來,希望保存基隆港的歷史記憶。他們不斷發聲、奔波,為老倉庫請命,希望全區保留,不要悲傷地在港邊惜別老倉庫…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張光宗

春雨時刻,基隆港西岸碼頭上,兩座興建於1930年代左右的日本老倉庫,孤單地守在港邊,訴說著基隆港曾有的風華。原本碼頭上有著廣大的倉庫群,後來歷經美軍轟炸、港區開發,老倉庫一一消失,最後留下的是編號西二、西三這兩座老倉庫。


基隆港務局為了興建海港大樓,基隆市為了改善火車站前空間,共同提出「基隆火車站暨西二、西三碼頭都市更新計畫」,要拆毀兩座倉庫,建新大樓與商場。計畫推動很久,民間一直有反對聲音,老倉庫歷經文資審查,未獲保留,公告拆除前夕,許多基隆市民與文史人士不捨,紛紛挺身而出,希望保留。



透過網路串聯,引起全台關注,文化部長龍應台前往港區老倉庫,召開溝通會,希望找出解決方案。小小會議室中,擠滿關心群眾,大家都不希望基隆珍貴的歷史建物消失。張典婉曾經拍攝太平輪的故事,珍惜基隆港曾經是動盪大時代中,許多人來到台灣的登陸地點,她陪著當年來台的老先生們,表達保存老倉庫的心願。



與會人員轉往現場查看,目前西三倉庫已經動工拆除,牆面打穿,窗戶拆除。屋頂拆除後,厚重的鋼樑結構現身,成為老倉庫的特色。

最後,文化部宣示會設法先保留西二倉庫,西三倉庫再做文資審查。面對突來的轉變,基隆市長張通榮表示,一切要看港務局決定,再做修正。基隆老倉庫拆除風波,讓人思考台灣老倉庫的保存與利用,難道這些工業老倉庫,進入現代就完全無用?必須拆除?


高雄駁二藝術園區,廣大區域的老倉庫群,高雄市以協調方式,租用老倉庫群,讓歷史建物完整被保留下來。走進一間倉庫改造的餐廳,以電台廣播為創意思考,吸引許多年輕人前來。

另外,新修復的大義倉庫區,則是規劃小面積空間,方便藝術家進駐,作為展示、教學的地方。藝術家木殘老師從事文史收集和複合藝術創作,他在店中陳列創作藝品和收藏品,並且規劃出二樓空間,作為教學使用。 


另一位攝影藝術家林育如是基隆人,相當熟悉基隆港區歷史,後來選擇在高雄港區發展。看見基隆港老倉庫的拆除風波,她不解,高雄港倉庫群保留利用,為何基隆港老倉庫,就要都更拆除。

目前高雄港倉庫群,已經擴大為三個區域,並且和舊高雄港站連通,形成一個廣大的藝文園區,成為高雄重要的歷史與旅遊勝地。

在淡水,也有殼牌倉庫保留行動,早期因為開路風波,要拆除老倉庫,經過居民與文史團體的努力,指定為歷史建物。現今,倉庫群由淡水文化基金會管理,分別設立歷史故事館和出租作為藝術品展示區,陳列不同創作藝術,也成為淡水社區大學的教室。


淡水遊客眾多,多數前往老街旅遊消費,反而遺忘有歷史意義的老倉庫群。基金會名譽董事長陳信雄希望,能吸引更多遊客前來,讓維護不易的園區,能永續經營。

基隆港老倉庫保留問題,在市議會引發討論,完整保留與拆除都更,各方爭議不下。老建築是否妨礙都市發展?要全面拆除?還是透過都市規劃與建築設計來解決?老倉庫喚醒了市民的舊時記憶,期待基隆港區風華再現,可以岸邊送別遊客,不要港區惜別舊倉庫。


我們的島【港邊惜別老倉庫】
03/03() 2200首播
03/08() 1100重播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學科
開發
縣市
  • 基隆市
  • 中正區
關鍵字
文化保存, 文資法, 文資審議, 西二碼頭, 西三碼頭, 張典婉, 龍應台, 文化部, 高雄駁二, 殼牌倉庫, 再生空間, 空間活化

基隆港區內,二座老倉庫面臨拆除命運,許多市民站出來,希望保存基隆港的歷史記憶。他們不斷發聲、奔波,為老倉庫請命,希望全區保留,不要悲傷地在港邊惜別老倉庫

影片網址

記憶舊市場

記憶舊市場

摘要
走過一甲子,挺過颱風與地震,木構造的土庫舊公有市場,被不少居民視為城市毒瘤,但是在文史工作者眼裡,這是文化發展的墊腳石。雖然它已經公告為歷史建物,卻還在拆與不拆的糾葛中,深陷著…

「光是木構造裡面,就有十幾攤豬肉攤,現在還能看到鐵鍊和掛勾,掛豬肉的…」從小在雲林縣土庫鎮長大的退休教師黃秋仙,回憶著土庫舊市場(土庫第一公有市場)的過往。

現在,攤商已經撤出,只剩空蕩的空間,檜木構造的建築,記憶著土庫的百年歲月與繁華。

濁水溪,讓雲林成為稻米之鄉,土庫則因為位在通往「北港」的交通要道上,逐漸形成聚落,清代修築的順天宮,不但是信仰中心,廟口一帶也是整個土庫最熱鬧的地方。日治時期,為了加強衛生與秩序管理,建立了這個公有市場。時光流轉,因為快速公路興建,土庫鎮的交通重要性移轉,繁華不再,舊市場逐漸老舊髒亂。

土庫鎮公所向經濟部申請經費興建第三市場,取代第一與第二市場的機能,舊市場則打算整個拆除,作為多功能廣場與停車場,提供遊客有足夠空間。民國101年10月,以4000萬打造的第三市場開張,卻因為距離老街較遠,一年多來,人氣與商機一直拉抬不起來。

新市場陷入危機,人去樓空的舊市場,則因為一群珍惜回憶的土庫人,命運大轉彎。這座在日治時期興建的舊市場,雖然在民國42年發生大火而重建,古樸的檜木結構走過一甲子,依然陪伴著土庫人。曾經到過現場的建築師甘銘源認為,建物雖然老舊,卻有保存價值,「木架構有其時代意義,代表40年代的工法,關鍵在於如何淘金,從看似負擔的舊市場,萃取精華。」

民國102年4月,舊市場木結構通過審查,公告為縣定歷史建物,雲林縣政府編定2000萬經費,希望舊市場走出新路線。雲林縣文化處長劉銓芝表示,這座土庫舊市場並非獨立存在,而是和市中心形成歷史的整體。土庫老市街新的好願景,不是用拆除來辦到,反而應該從保存的角度來思考。

目前,雲林縣政府文化處在土庫舊市場裡,舉辦了一個小型展覽,呈現土庫舊市場的可能性,同時進行建物修整細部設計與整個老街保存的區域型計畫。但中央與鎮公所立場不同,地方居民的意見也還沒達成共識。建築師甘銘源建議,溫潤的木構架,可以透過設計來保留,不一定要全拆才符合地方發展,也沒有一定要全留,才能保存文化資產的價值,啟動溝通互動機制,應該可以找到折衷之道。

其實鄰近的西螺東市場,一度也面臨拆除命運,以2000萬修整的硬體,修復完成三年來,成功脫胎換骨,成為帶動延平老街復甦的火車頭。

西螺鎮長蕭澤梧表示,東市場原本賣生活必需品,後來商圈移轉,沒落解體,還被列為危險建築,有些居民希望拆了建大樓,但他認為台灣大樓多的是,舊東市場拆了可惜,會把延平老街的重要環節摧毀。他認為,當地特色應該要保留下來。

一方面,呼應西螺濃厚的人文歷史風情;一方面,避免複製觀光導向的老街復興思維,西螺鎮公所與螺陽文教基金會合作,慎選入駐的店家,為東市場的氛圍定調,打造成獨特的藝文市場。螺陽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何美慧表示,從前這裡是完全沒有商機的地方,現在重新把50幾年前的繁榮找回來,是多麼令人振奮。

西螺東市場活化了,原本買賣生鮮食材的市場,現在供應的是調劑心靈的精神食糧。商機也逐漸向兩旁的老街屋蔓延,一度人去樓空的老房子,現在慢慢有商家承租進駐,活絡起來的不只東市場,還帶動了整條老街的生意。因為歷史,城市多了獨有的魅力。

市場,是在地產業的櫥窗、也可以是文化歷史的銜接點。西螺東市場的甦醒,提供了思考空間,而土庫舊市場到底要拆除還是保存,需要更多溝通、更多善意,才能讓土庫再起,而不遺落屬於老街區的百年記憶。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雲林縣
  • 土庫鎮
關鍵字
土庫市場, 舊市場, 木構造, 甘銘源, 歷史建築, 文化保存, 空間活化, 螺陽文教基金會, 東市場

走過一甲子,挺過颱風與地震,木構造的土庫舊公有市場,被不少居民視為城市毒瘤,但是在文史工作者眼裡,這是文化發展的墊腳石。雖然它已經公告為歷史建物,卻還在拆與不拆的糾葛中,深陷著…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老屋的困局-拆除普安堂

摘要
在私權糾紛下,普安堂園區變成了一片瓦礫,完整保留的夢成空,這些緊鄰城市或在城市裡­的老屋們,面對的挑戰越來越多元,現行的文資法是否能保障它們?

2013年12月15日深夜,新北市土城山區普安堂,瀰漫著不平靜氣氛,究竟是什麼事,即將要發生?

日治時期興建的普安堂,坐落在土城市祖田里,舊名「媽祖田」,從清代開始,就有先民前來開墾定居,從一般居民在家祭祀的佛堂,慢慢演變成儒道佛三教合一的民間信仰-齋教,普安堂是大台北地區僅存的齋教建築之一。

有別於傳統出家的佛教,普安堂的菜姑在家修行,民宅結合廟宇,典雅的紅磚建築映襯著青山,景色優美寧靜,然而這片美好景色,背後卻有著產權爭議的糾葛。

早年為了逃避稅賦,媽祖田的先民,把土地共同登記在媽祖名下,2002年,普安堂前任住持的兒子李長俊和太太李榮台回鄉,想要經營社區營造,這才發現,媽祖田包含普安堂在內的土地所有權,已經被登記在新莊慈祐宮名下。他們不滿世居的土地一夕變成別人的,向監察院陳情,在監察院的調查報告裡,也發現登記過程的相關文件,遭到銷毀或滅失,無從追查。因此為了誰才是媽祖田的土地所有權人,普安堂、媽祖田居民與新莊慈祐宮,多年來對簿公堂。

經過三審定讞,法院判決普安堂敗訴,土地所有權屬於新莊慈祐宮,慈祐宮要求普安堂必須承租,否則要拆屋還地,李長俊夫婦不願承租,並且為了保存這片園區,向新北市文化局提報普安堂為古蹟,經過新北市政府的文資審議,認定普安堂舊堂、外山門、石砌步道、石壁刻字等四處,具有文化價值,可以登錄為歷史建築,但在決議時附帶條件,必須取得土地所有權人同意,否則無法登錄公告。

李長俊夫婦不死心,持續為保留園區而努力,由於前任住持-李應彬的藝術作品多次在美展得獎,藝術成就非凡,於是李長俊以齋教文化與藝術家故居,再度申請古蹟審議。新北市文化局則回應,新事證不足且提報已超過法定期限,不予受理。

普安堂想盡辦法,還是無法阻擋拆除的到來,大批警力配合地方法院,在現場嚴陣以待,準備執行拆屋還地的任務,新莊慈祐宮也出動眾多人力,要來進行拆除。現場聚集上百人,但事情突然有了變化。

文化部致函建請板橋地方法院,緩拆四處在文資審議時具有文化價值的地方,司法事務官柯志龍進行最後一次協商,但還是協商失敗,慈祐宮堅持要法院執行公權力,最後事務官暫時緩拆文化部來函所指的四處,其餘地方則是約定在五日搬遷後拆除。當天,新莊慈祐宮先拆了媽祖田居民捐款蓋廟的石碑,做為象徵,警方並與部分守護普安堂人士爆發拉扯。

為了呼籲中央文化主管機關,重視普安堂的文化爭議,保留普安堂全區,李榮台帶著石碑來到文化部前,絕食靜坐,許多民間團體也前來聲援。同時拆除作業並沒有停歇,約定期限一到,新莊慈祐宮從普安堂新堂開始拆除,在電鑽轟隆隆聲中,大台北地區完整的齋教歷史就此瓦解,這場人為紛爭拉鋸戰,誰贏了,誰又輸了?

再度來到普安堂,除了被指定的四處緩拆之外,其餘建物都已經化成瓦礫,等不到文化部的具體回應,李榮台還是持續絕食,怪手下搶救出來的文物,被一一帶到文化部前。面對文化部的消極應對,民間團體決定自辦文資論壇。

最後,新北市政府終於登錄普安堂外山門、石砌步道、山壁石刻、合院磚造為歷史建築,有了文資身分,這些建物暫時躲過怪手威脅,但是未來的命運,還充滿考驗。

因為私權糾紛或所有權人不同意,這些老建築失去繼續述說歷史的機會,全台灣的古蹟和歷史建築,加起來有1900多處,其中有45%屬於私有財產,這些私有文化資產,難道就只能各安天命?而身處在城市核心的老屋們,所面臨的困局會不會更難解?

學科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土城區
關鍵字
普安堂, 文化資產, 文資法, 歷史建築, 黃瑞茂, 李榮台, 李長俊, 慈祐宮, 文化保存, 齋教

2013年12月15日深夜,新北市土城山區普安堂,瀰漫著不平靜氣氛,究竟是什麼事,即將要發生?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 陳添寶 鄭嘉明 葉鎮中,剪輯 劉啟稜

重建 場所精神

重建 場所精神

摘要
一座寺廟有沒有可能,變成一個充滿創意的展演場所?一座倉庫有沒有可能,變成人們虔敬倚靠的聖堂?在台北與台南,有兩群人利用舊空間,轉化功能,改變意義,再造場所新生命…

台北虎山,最大的特色是廟多,整座山上大大小小的廟宇幾十座。半山腰上的元聖宮,因為種種原因,土地被轉賣,承接的基金會想要營造一個結合藝文與生態的教育場所,卻發現這裡是保護區。傳統的宮廟,能不能變成充滿創意的藝文場所?微遠基金會的工作人員,開始了一連串的嘗試。

從事綠建築相關工作的Andy認為,保留舊建築,賦予它新的生命,是最符合資源永續利用的方式。但廟宇畢竟是神明座落的神聖空間,經過周全謹慎的退神儀式,工作人員開始進行廟的改造。

工作人員將廟的頂棚拆除,讓屋頂可以自然採光,藝術家也進駐,利用廢棄物發揮創意。經過兩個多月的整修、醞釀,原本雜亂的廟宇,搖身一變,成為明亮的展演空間。

奇特的空間感,吸引國外藝術表演者前來演出。原本神明坐落的位置,成為表演舞台;信徒拈香的區域,成為觀眾與表演者對話的空間。

除了藝文表演之外,微遠基金會還計畫把這裡打造成一個特別的學校。他們跟附近的小學合作,希望讓小朋友更認識虎山的人文與自然生態。

如果說虎山的故事,就像一間廟宇的前世今生,那麼台南鐵道旁的這座教會,有著更為奇特的身世。它本來是台鐵荒廢的倉庫,現在卻是人們聚會禱告的教堂。

這一排日治時期興建的倉庫,有八十多年歷史,荒廢多年後,在民國97年,國度豐收教會決定向台鐵承租,其中兩間做為聚會與禱告的地方,另一間做為辦公室使用。

教會傳道陳弘彬學建築出身,他發現倉庫天花板上方,保留著非常完整的檜木木構架,如果把天花板打開,露出木構造,空間感會完全不同。

另外一間正在整修的倉庫,更加破舊,屋頂破了好幾個大洞,牆面爬滿了樹根,但是他們順應這樣的屋況,加以設計。於是,屋頂多了採光,牆內多了綠意。其實很多老台南人都知道這間舊倉庫,如今它變身為教堂,又喚醒了對它早期的記憶。

在還沒有搬到倉庫之前,國度豐收教會只是一個十多人的小型教會,搬來這裡五年,教會人數不斷擴張,目前信徒大約200人,不論是婚禮、喪禮都在這裡舉行。教會年輕人自組的樂團,也常常在這裡練習,跟火車比大聲。

倉庫變成教會,是一種建築上的更新,但是對於信徒來說,另一種內在生命意義的更新,也在這個空間裡進行著。

不論是從廟宇變成學校,或是從倉庫變成教會,原本破舊的建築不但得到新生,也更新了它的內涵與意義,建構出不一樣的場所精神。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北市
  • 信義區
  • 台南市
  • 東區
關鍵字
文化保存, 活化資產, 再生空間, 再生建築, 老屋新生

一座寺廟有沒有可能,變成一個充滿創意的展演場所?一座倉庫有沒有可能,變成人們虔敬倚靠的聖堂?在台北與台南,有兩群人利用舊空間,轉化功能,改變意義,再造場所新生命…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葉鎮中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搶救彰化流浪古蹟群

摘要
彰化民俗村,收藏了許多台灣流浪古蹟建築,但是在園區倒閉之後,這些建築面臨毀壞命運。一群人發起行動,搶救文化資產,希望為台灣留下珍貴歷史…

彰化縣花壇鄉,1993年開園的台灣民俗村,以歷史建築群為特色。園區業者施金山先生,多年來收集了許多台灣歷史建築,拆遷到園區重組。園區中的奠安宮,原本位於彰化北斗,是一間歷史久遠的古廟、香火鼎盛,因為原地重建新的大廟,廟方不忍拆除舊廟,於是交給台灣民俗村。

園區內,1877年興建的麻豆林家五房厝,1916年興建的新北投車站等多棟歷史建物,都是因為開發問題,遷到民俗村重建。這裡曾是知名休閒園區,舊有的歷史建物和新建的歷史老屋,吸引了大批遊客。2000年,因為921地震曾一度關閉,2003年重新開園,但最後仍因為經營不善,淪落法拍的命運。

蔣敏全老師是花壇人,曾經擔任民俗村文化顧問,在園區倒閉拍賣後,擔心歷史建築不保,發起搶救行動。2007年,彰化縣政府將奠安宮、新北投車站等七棟歷史建築,暫定為古蹟。2013年5月即將暫定期滿,古蹟又面臨無法保護的危機。

一場搶救會議中,逢甲大學教授劉曜華提出,應該有更前瞻的思維,不要只求單棟建物指定保存,而是從整體區域,來推動古建築群的全區文化景觀保存,希望可以成為具有歷史建築風味的台灣古根漢博物館。

但是民俗村目前由二家民間業主標購,以土地開發為主,無力保護古蹟,甚至因為缺乏管理,造成暫定古蹟大量被破壞。

一場現勘行程中,幾棟被暫定古蹟的歷史建築,被破壞的相當嚴重,有些窗戶、牆壁被敲毀,有些精雕木柱被鋸斷取走,甚至四處被潑漆塗污,現場破壞慘狀,讓人相當心痛。園區中的嘉義廖氏診所,曾是日本時代,台灣第一位婦產科女醫生葉精碧,行醫的診所,具有高度歷史意義。現今建物受到破壞,連珍貴文獻資料,也被丟棄滿地。此外,深受社會關心的新北投車站,部分梁柱腐朽,內部也受到破壞。

面對台灣民俗村古蹟群,遭到嚴重破壞,文化團體在彰化召開搶救公聽會,推動新北投車站回故鄉的文史工作者,支持搶救行動,要求將七棟歷史建物指定為古蹟,也希望讓新北投車站,回到北投故鄉。一張張破壞照片,讓彰化縣文化局瞭解情況緊急,同意盡速召開文資審查會,確定歷史建物的最後身份。

最後,在5月召開的文資審查會議中,將奠安宮、廖氏診所、麻豆林家古厝三棟建物列為指定古蹟,並且將新北投車站送回北投。但是搶救團體仍然對結果,感到失望,認為切割方式的保存,離他們期待的全區保存心願,還是有差距。在指定古蹟後,北斗奠安宮廟方提出連署書,希望能迎回古廟,在北斗重建。

搶救台灣民俗村流浪古蹟群,文化團體一路拚的辛苦,從暫定古蹟、面臨破壞,再到局部指定,背後反映政府對文化資產的漠視心態。政府不願指定古蹟,牽扯著指定後的保存問題,彰化一棟知名古蹟,就是指定後,還是問題重重。

彰化縣永靖鄉的餘三館,興建於1891年,氣派的結構,精雕的木工,曾是台灣十大古宅之一,1985年指定為古蹟,但是古蹟修復工程,相當不順遂。陳老先生是家族耆老,擔任照顧餘三館的工作,他坦言,以個人或家族力量,要照顧修繕一棟歷史建物,相當耗費心力。餘三館的問題,突顯一個現象,因為古蹟一經指定,就需要更多的經費與心力去照顧,所以政府對新古蹟的指定,常常顯得卻步不前。

在台灣,古蹟的保存工作,一直是大問題,當民間無力保護,政府必須及時指定保護。在指定之後,該有完善的維護計畫,才不會讓一棟棟歷史建物,悲傷的踏上流浪之途,或是淒涼的毀於時光之中。

學科
文化
縣市
  • 彰化縣
  • 永靖鄉
  • 彰化縣
  • 花壇鄉
關鍵字
古蹟, 文化資產, 文化保存, 台灣民俗村, 歷史建築, 劉曜華, 新北投車站, 餘三館, 古蹟修復

彰化民俗村,收藏了許多台灣流浪古蹟建築,但是在園區倒閉之後,這些建築面臨毀壞命運。一群人發起行動,搶救文化資產,希望為台灣留下珍貴歷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五層樓仔傳奇

五層樓仔傳奇

摘要
台南市街區,散佈著充滿時代記憶的歷史建築,一座全台唯一的日治時期百貨大樓,林百貨。歷經三年多的修復工程,即將以獨一無二的面容,再次與城市歷史接軌…

當都會中高樓林立,讓人幾乎要忘了,曾經,城市裡大都是低矮房子。

日治時期,台南是數一數二的大城市,1932年,台灣最早的五層樓建築,就出現在這裡,它是老台南人的共同記憶,林百貨。它擁有全台第一座電梯,開創那個年代,垂直移動的新形態。「我那時候有去坐流籠(電梯),一樓坐到五樓,很開心」。八十多歲的台南市居民周慶忠想起林百貨,一臉笑意。

林百貨揭開台灣走向富庶的序曲,1945年,繁華的篇章卻被硬生生打斷。3月1日,美軍發動空襲,在台南上空投下多顆炸彈,其中一顆就擊中林百貨。牆壁上數不清的彈孔,見證了那場猛烈的轟炸,林百貨的命運也急轉直下。台鹽製鹽總廠、空軍供應司令部、警察單位先後進駐,1986年保三總隊撤離之後,大樓幾乎成了廢墟,一片低迷。

破落、斑駁,當年的繁華已經很難從死寂中記起。林百貨位在台南市中正路與忠義路交叉口,日治時期這一帶稱為「末廣町」,日本人希望打造比美東京的新銀座,位在道路交叉口的林百貨,是整排市街的第一棟建築,由梅澤捨次郎設計,日本人林方一先生家族經營。當時,林百貨就代表著流行與新潮。

台南市政府文獻委員鄭道聰說:「這裡有辦很多促銷活動,比如兒童節的時候, 會從樓上撒小禮物或小糖果下來,很多人會趕來湊熱鬧。那時有句諺語:戴草笠坐流籠,很多鄉下人會來台南市,就是要來買新穎的生活用品,品味這裡的生活樂趣。」

屬於府城的甜美往事,能不能再次回到城市記憶?2010年,一項由文建會與台南市政府合資的修復計畫,將再次改寫林百貨的命運。華梵大學建築系教授暨林百貨修復計畫主持人徐裕健表示:「這上面有很多人殘留的記憶,要利用修復,讓記憶重新活回來。」

修復,不但要找回當時的水準,還要讓建物配備,走向未來該有的堅強。台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技士吳坤明表示,從天井、一樓到四樓的牆壁,都有用鋼構來補強。

要將頹圯的老建物回歸原始風貌,絕對比新蓋一棟大樓要困難得多,尤其,林百貨在當初闢建時,採用了非常先進的工法與細緻的建材,透過大量使用溝面磚、磁磚、洗石子牆面、磨石子地板等元素,來烘托建物折衷主義的空間氣氛,想把感覺找回來,就必須人工操作。許多元件,現在已經沒有生產,必須重新開模或想辦法仿製,造成時間與經費的雙重考驗。修復過程緩慢耗時,想要的是對美學的堅持。

古蹟修復,也是一次向過去學習的機會,除了細部工藝,在大結構的部分,也能讀到當年建築師,對建物長久性的思考。徐裕健指著梁柱說:「當初設計的梅澤捨次郎,把鋼結構做成仿石材結構,這個樣子根本是石材結構的感覺,新藝術的運動,造型力學全部都有。以前的建築師有力學觀念,也有美學觀念。

參與電梯工程的許協整,對於八十多年前的建築團隊更是佩服。「一支導軌接近五米,超過一百公斤以上,很難想像當時只有人力搬運,是怎麼做到的。整個建築結構很接近現代,牆壁硬度還是很夠,可見當初蓋的時候,強度跟持久性都考慮進去了。」

一棟古蹟建築,彷彿一本3D歷史書,要翻開來,才能知道它的內涵,修復工程必須透過拆解,來解讀當初修築時的工法,往往有許多出乎意料的艱難,對建築團隊來說,再複雜的工法都能克服,最難面對的關卡,卻是現行的法規制度。

華梵大學建築系教授暨林百貨修復計畫主持人徐裕健表示,古蹟修復是特殊工程,可是公共工程委員會所頒佈的單價、施工規範,都是現代工程,並沒有為古蹟工程作配套,造成許多行政上的困難。

一千多個日子過去,修築團隊熬過了制度上的艱難,撐過了仿製構件的煎熬,洗去了掩蓋林百貨的塵埃。現在,林百貨光潔如新,走上前去細看,卻是修舊如舊。台南市文資處處長林韋旭說,這次的修復,要帶給市民歷史新風貌,同時希望這些工法傳承下來,延續老建築的生命,更要延續先人的技術智慧。

台北市的菊元百貨拆除之後,林百貨成為全台僅存的日治時期百貨大樓,如今硬體修復完成了,當年的生活文化能否在這重現,延續「五層樓仔」的傳奇,將是下一階段的歷史保存考驗。

學科
文化
縣市
  • 台南市
關鍵字
古蹟修復, 歷史建築, 文化資產, 文化保存, 林百貨, 傳統匠師

台南市街區,散佈著充滿時代記憶的歷史建築,一座全台唯一的日治時期百貨大樓,林百貨。歷經三年多的修復工程,即將以獨一無二的面容,再次與城市歷史接軌…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 陳佳利 郭志榮,撰稿 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鶯歌不見窯

鶯歌不見窯

摘要
新北市鶯歌區,早期以窯業發跡,頂盛時期,全區聳立300多根煙囪,連結到各式陶窯。然而,隨著現今發展變遷,窯業衰退,煙囪倒下,古窯消失,讓一個傳統窯鎮,走入鶯歌不見窯的時代…

怪手推倒的煙囪,散落著一地的紅磚,宣告鶯歌最後六根古窯煙囪,又消失了一根。在這片將要改建大樓的工地上,有一座八十年歷史的包子窯,生產瓦片等生活器物,三十年前荒廢後,一直留存到現今。

直到最近土地要蓋大樓,建商開始整理開發基地,並且以安全為由,打掉古窯煙囪,讓社會驚覺,鶯歌窯業資產快速消失,緊急發起搶救運動。煙囪已倒下,必須保護住最後的鶯歌包子窯,在當地文化團體邀約下,新北市政府文化單位前來勘查,研議對鶯歌古窯進行保存計畫。

鶯歌早期,窯業發達,最興盛時期有300多根煙囪,窯業100多家,甚至三分之一鶯歌人,都從事窯業相關工作。在這個被稱為烘爐窯的窯區,窯體結合工作區,如同迷宮一般幽暗的空間,讓人體會早期窯業的繁盛,以及工作的艱辛。

但是,這座老窯廠,同樣面臨著窯廠停工,家族分地,古窯可能被拆毀,土地被拍賣的問題。因為土地持分問題,讓鶯歌許多古窯,面臨拆除,或是長期閒置,任由傾毀,對文化資產造成損失。

1920-1970年代,屬於台灣窯業最發達的時代,當時建築用的磚、瓦,生活用的盆、缸,完全從窯爐生產,但是塑膠、鋼鐵時代來臨,窯業退場,漸漸的全台數千座古窯,至今剩不到百座。

在竹南蛇窯,為了留下歷史記憶,保留土磚建成的古老蛇窯,成為歷史建物,也成為台灣窯業的文化資產。透過蛇窯的保存,每年依舊持續燒製陶器,除了維持古窯的生命,更重要是古窯中累積的自然釉彩,更是現代陶藝的創作能量。古窯被保護下來,開創出更多的藝術文化,也豐厚一個地區的生活故事。

鶯歌不見窯,是鶯歌地方文化人士的憂慮,擔心有朝一日,以陶起家的鶯歌,再也找不到一座古窯。他們希望解決土地問題,重新整理古窯,再創鶯歌窯業的新風華。

煙囪倒下,紅磚散落一地,古老包子窯命運未知,當人們放棄一座座古窯,如同放棄自己的生命故事,再也無從追憶,過去曾有的歲月風華。

學科
開發, 文化
縣市
  • 新北市
  • 鶯歌區
關鍵字
磚窯, 煙囪, 開發, 包子窯, 文化資產, 竹南蛇窯, 文化保存

新北市鶯歌區,早期以窯業發跡,頂盛時期,全區聳立300多根煙囪,連結到各式陶窯。然而,隨著現今發展變遷,窯業衰退,煙囪倒下,古窯消失,讓一個傳統窯鎮,走入鶯歌不見窯的時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郭志榮,剪輯 陳志昌

留下浮光掠影

留下浮光掠影

摘要
走在城市裡,一轉身就會遇見歷史。高雄市新興區,有一個隱身在都會叢林裡的驚喜。黃朝煌研究逍遙園的過往時,隨著建築物認識了它的主人大谷光瑞,也意外地發現一段,被台灣遺忘的歷史…

這天下午,黃朝煌帶我們走進高雄市新興區行仁新村55巷內,穿過窄巷就能看到一棟和洋式的兩層樓房映入眼簾。這是日人大谷光瑞,在1939年興建的逍遙園。

當年日本皇族大谷光瑞來到高雄,不僅僅是避寒度假而已,還在這裡推廣熱帶農業。逍遙園園區佔地一萬兩千坪,採農園式規劃,格局巧妙獨特,花費一年的時間興建完成,主要由木構造、鋼構造和防空洞所組成。


日人撤退後,1941年爆發太平洋戰爭,逍遙園被做為陸軍802軍醫院眷舍使用。歲月變遷,眷戶們自行加建,逍遙園逐漸演變成和民宅共構的特殊型態。

2010年1月,逍遙園的起居空間被高雄市政府正式公告為歷史建築,但這一年多來乏人問津,逍遙園的主建築物日益破敗,今年年底,國防部計畫拆除0.9公頃的行仁新村,騰空土地給國有財產局處分。

由於逍遙園本館過於老舊,文資學者顧慮很可能會因為週邊民宅的不慎拆除,導致整個樓房倒塌;同時也認為既然是要保存文化資產,應該要連同週邊的附屬建物和部分共構民宅一起保留,才能重現歷史氛圍。

文資學者希望多爭取一點時間,做更細膩的處理。當地里長和學者都期盼逍遙園園區保留下來,能夠做為高雄市新興區的觀光景點,除了特殊的建築格局吸引遊客,也能利用大谷光瑞在國際間的知名度,舉辦相關研討會等等,是另一種無形的文化資產。

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助理教授楊雅玲,認為政府在做文化資產保留時,不能只是單點式思考,她以2005年被指定為國定古蹟的高雄市中都唐榮磚窯廠為例,政府規劃做為文化園區,但是週邊的員工宿舍和相關設施都被拆除殆盡,如今只剩下磚窯廠留在空蕩蕩的園區內,無法讓人聯想當年的產業生活。

看起來不起眼的『開王殿』,是當年唐榮窯工的重要精神信託,也即將面臨被拆除的命運,打算做為公園綠地使用,楊雅玲認為要能留下『開王殿』做主題式公園規劃,才更能體現唐榮磚窯廠的那段歲月。

不管是逍遙園或開王殿,這些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物,都和高雄市的發展史息息相關,現代化建築或許拆了還能很快地再建,可惜的是,這些歷史建物一旦被推平,我們還有沒有機會與歷史相遇。

追溯一座城市的歷史時,如果最後只留下浮光掠影,我們還能清楚看見這座城市的發展樣貌嗎?  

學科
文化
縣市
  • 高雄市
  • 高雄市
  • 新興區
關鍵字
逍遙園, 行仁新村, 磚窯, 開王殿, 古蹟, 文化保存, 文化資產, 眷村, 歷史建築, 國有財產局, 文化園區, 開發

走在城市裡,一轉身就會遇見歷史。高雄市新興區,有一個隱身在都會叢林裡的驚喜。黃朝煌研究逍遙園的過往時,隨著建築物認識了它的主人大谷光瑞,也意外地發現一段,被台灣遺忘的歷史…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林燕如
攝影/剪輯 陳忠峰

老建築新生命

老建築新生命

摘要
對大部分到花蓮的遊客來說,花蓮印象,不外是大山大海或是原住民文化。但許多人不知道,花蓮還保留著許多日本移民村、日式官舍,帶著日治時期濃厚的氛圍。這些日式建築在歲月洗禮下逐漸毀壞,最近這幾年,花蓮民間發起保護日式建築的運動,藉由老房子的復舊,找回了許多遺失的歷史記憶。

在街頭巷尾、在你不注意的角落,一棟一棟破落的老房子,默默訴說著被人遺忘的身世。光影移動的瞬間,時光彷彿回到八十年前…

美崙溪悠悠流過,在溪流兩岸刻畫著歷史的痕跡。這裡曾經是阿美族人進行捕魚祭的場域,百年前日本人沿著美崙溪而上,企圖在東台灣複製心目中理想的母國。首先,日本人在美崙溪出海口附近,建立起軍事基地,當時的花蓮港兵事部,也就是位於美崙山腳的松園,曾是花東最重要的軍事指揮中心,傳說日本神風特攻隊出征前,都會在這裡接受天皇賞賜的御前酒。而溪流對岸的一片日式房舍,是當年日本指揮官中村大佐和軍事將領的官舍,當地居民稱為「將軍府」。

將軍府建築群,至今保留了八棟完整的日式官舍,清楚體現了日治時期官舍的等級與建築規模。光復後將軍府被軍方接管,國民政府許多重要的軍事將領都曾住過這裡。八年前軍方打算改建老舊眷舍,這片美崙溪畔的日本村差點被拆除。在里長與社區民民的積極奔走下,將軍府聚落終於被保留,其中將軍府被指定為三級古蹟,兩邊房舍也都被劃為歷史建築。而軍醫院院長官舍經過整修之後,由社區發展協會經營管理,成為社區居民上課與聯誼的空間。

為了重現日治時期美崙溪兩岸的樣貌,社區發展協會製作了日治時代的街廓模型。原來早在八十年前的花蓮港廳,就已經奠定了花蓮市區現在的道路與規模。日式房舍的設計,強調通風與採光,以現代的眼光來看,其實非常符合節能減碳的潮流。將軍府融合了部分西方建築的設計概念,屬於和洋式建築,煙囪的造型,則是日式房舍中少有的設計。

老樹與老屋互相呼應,構築了美崙溪畔這方寧靜的天地。許多人不知道,夜晚的美崙溪,其實是熱鬧的生態舞台。東華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的師生發現,美崙溪是帶領小朋友進行環境教育的好地點。2010年開始他們跟社區合作成立將軍府環境教育中心,讓日式建築更多了環境教育的功能。

沿著美崙溪往上走,是東部地區歷史最悠久的高等中學、已經84年的花蓮女中。在剛翻修好的舊校長宿舍裡,城鄉規劃者同時也是花女校友的黃千秀,娓娓訴說著老校舍的故事。

近年來花女的老建築陸續被拆除,唯一被保留下來的,只剩下這棟舊校長宿舍,直到現在,舊校長宿舍裡還保存著日治時期的書籍與教具。三年前在老師與校友們爭取下,舊校長宿舍被重新翻修,當地藝文團體也舉辦歷史建築巡禮活動。老校友再度回到熟悉的空間,許多記憶又翻湧而來。

繼續往美崙地區前進,巷弄裡傳來悠揚的樂聲。這裡是花蓮音樂之父─花中音樂教師郭子究的故居。美崙地區這兩排花中老師宿舍保存完整,在學校的用心營下,打造為郭子究文化音樂館,不但每個星期都有音樂表演活動,也是花中學生上音樂課必定到訪的場所。

老建築本身就是教材,郭子究音樂文化館在復舊時,特別保留了這塊未完成的牆面,讓來參觀的遊客了解日式建築是怎麼蓋成的。花蓮中學還在尋求經費,他們希望,未來整排日式宿舍都能進行復舊。

花蓮美崙地區,從日治初期就被日本政府規劃為都市計畫區,各種官舍與宿舍都集中在這裡。1931年以後,日本政府為了推動南進政策,從原本的「工業日本、農業台灣」轉變為「工業台灣、農業南洋」,國防工業也開始引進東部。

現在台肥花蓮廠的前身,就是日治時代的花蓮港煉鋁廠,舊辦公廳的外牆上,還可以看到當年槍砲掃過的痕跡。為了躲避轟炸,廠區裡總共有13座防空洞,至今仍有兩座防空洞,被完整的保留下來,辦公廳外可以見到日本神社的遺跡。

光復後花蓮港煉鋁廠改建為氮肥廠,偌大的辦公廳一直被保留著。幾經颱風的摧殘,檜木構築的主體結構依舊完好。這幾年台肥著手整修損壞的舊辦公廳,依據復舊如舊的原則,保留80%以上的結構材。煉鋁廠舊辦公廳的建築規模龐大,復舊經費高達五千萬以上,靠企業的投入,才得以完全修復。

這幾年花蓮民間開始重視日式建築的復舊工作,但搶救進度往往趕不上建築損壞的速度,而建築復舊之後的經營維護,則需要社區、學校與企業融入更多的創意與思考。一方面保留城市的歷史記憶,另一方面也替花蓮營造出更悠遊的生活空間與旅遊方式,讓老建築展開新的生命旅程。

學科
文化
縣市
  • 花蓮縣
  • 花蓮市
關鍵字
文化景觀, 文化保存, 老屋保存, 將軍府, 日式宿舍群, 古蹟, 環境教育, 都市計畫, 工業遺址, 台肥

對大部分到花蓮的遊客來說,花蓮印象,不外是大山大海或是原住民文化。但許多人不知道,花蓮還保留著許多日本移民村、日式官舍,帶著日治時期濃厚的氛圍。這些日式建築在歲月洗禮下逐漸毀壞,最近這幾年,花蓮民間發起保護日式建築的運動,藉由老房子的復舊,找回了許多遺失的歷史記憶。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剪輯 張光宗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歷史建築拆拆樂

摘要
彰化高賓閣與集集樟腦出張所,二棟歷史建築,分別面臨遭到拆除的危機,讓台灣的歷史記憶,陷入消失的困境。保護文化資產的團體與居民,紛紛呼籲,留下歷史空間,讓社區能夠共榮,但是他們擔心,拆屋的怪手,隨時會來…

走入彰化火車站前的小西街,如同進入一個時光走廊,一棟清朝遺留的進士第,註記這條街道的古老。從前清到民國,小西街見證了彰化的發展,一間已經歇業的旅社,訴說在台灣經濟七十年代起飛的年代,彰化棉布生意的興盛。

經營旅館的蘇英華老師,在旅館歇業後,轉型成為文化館,收集許多童玩。以小西文化協會為組織,希望找回彰化舊城的光榮。但是,新的危機產生,在街道上一棟荒廢的歷史建築,面臨拆除的命運,深知彰化歷史變遷的文化人士,都知道這棟歷史建築,有著不平凡的過去。

高賓閣的建築外觀,仿照大輪船的外型,屋頂左側的變體女兒牆,打破傳統的平衡設計,仿照成輪船的樓艙,牆面上更綴以圓型舷窗,如同船身的意象,建於1937年的高賓閣,呈現當時現代主義的前衛設計。日本戰敗後,高賓閣被政府收購,轉型成為鐵路醫院,1984年醫院結束經營,一度轉租民間業者,業者退租後,開始長達二十多年的荒廢命運。

進入高賓閣內部,荒廢閒置的空間,依舊保持當時設計的格局,屋頂上大跨距的木造結構,顯示高賓閣當時的氣派。來到屋頂上,大家尋找傳說中,台灣早期的屋頂花園,在後期增添的鐵皮屋頂下,發現殘存的花園遺址。

高賓閣的美,成為彰化舊市區的重要地景,但是長期荒廢,讓附近居民覺得髒亂。彰化扇型車庫成為遊客參觀的中心,它一度面臨拆除,經過搶救保留,成為彰化聞名的文化資產與觀光景點,帶來大量遊客。

隨著人潮的增加,火車站前的舊市區,也有都市更新計畫,為了解決市區的停車問題,高賓閣成為拆除目標,計畫變更成停車場。但是熟悉市區狀況的文化人士,前望市區附近一處停車場,指著空盪盪的停車位,表示停車空間充足,為何要拆高賓樓。

在一場都市更新說明會中,彰化市政府規劃留下建築立面,後方依舊拆除,地方文化人士呼籲搶救高賓閣,他們認為舊市區的發展,不是增建停車場,而是留下老建築。

研究台灣歷史文化的人士,表示留下高賓閣,不只是保留一個空間,更是追溯過去文化的一個起點,高賓閣曾是台灣文化界的活動場所,台灣新文學大師賴和,曾經到訪過高賓閣,賴和基金會的周馥儀表示,台灣不缺乏豐厚的歷史,但是卻缺乏對這些歷史空間的尊重。

為了搶救高賓閣,網路上發動連署,地區居民也集會簽名,要留下高賓閣。在講求保存區域歷史的今天,這代表的不只是一棟建築的消失,而是在舊城區裡,一個斷代歷史的空白,讓充滿時光記憶的巷弄,失去了歷史故事的一角。

彰化高賓閣要拆,集集樟腦出張所也有危機。集集鎮吳厝社區的居民,齊聚大樟樹下,談起集集樟腦出張所面臨拆除,心裡氣憤又無力。

建於1898年的集集樟腦出張所,從高處俯瞰,才可以看出它的完整結構,它前方的廳舍,以及後方的宿舍區,算是台灣少見面積完整的官式廳舍。這棟建築,成為見證集集樟腦事業發展的唯一歷史遺址。集集曾經是台灣樟腦的重要產地,英、德各國在鎮上設置事務所,至今只有日治時期的出張所留存下來。

日本戰敗後,政府接收,改為林業管理單位,搬遷後面臨荒廢。最近卻傳出,林務局計畫拆除出張所,將空地交給國有財產局。聽見出張所要拆除的消息,最生氣的是附近居民,因為他們守護出張所已經多年,那裡有他們的努力心血。

在台灣,社區居民對荒廢的歷史建築,通常是無法進入,或者是冷漠相應。但是吳厝社區很特別,居民主動去整理環境,讓這個老邁的歷史空間,增添新的活力,這裡一草一木都有居民記憶。更特別的是,居民愛這個空間,整理好環境,每個人都把出張所當成好鄰居,樹下泡茶閒聊,屋內開會運用,出張所不會人煙罕至的孤寂。

吳厝社區的一群老居民,照顧一棟老建築,開創社區守護的典範,一種相依共生、充分利用的歷史建築再生活化。面對居民的傷心,集集鎮長奔波,希望林務局打消拆除念頭,讓出張所轉型成文創園區。

目前出張所能不能保存,必須等待都市計畫的變更審議。但是對居民來說,他們希望保存出張所,讓集集有個可以呈現歷史風華的文化資產。

從彰化高賓閣與集集樟腦出張所,分別面臨拆除危機,根本原因在於都市更新的推動,在一昧改造舊市區、鄉鎮的風貌下,這些國有歷史建築,常常成為犧牲者,變成歷史建築拆拆樂的政策下,不斷消失的歷史記憶。歷史老建築並不凋破,有著太多歷史故事,只是我們慣於遺忘,然後拆除消失,一切沉寂。

學科
文化
縣市
  • 彰化縣
  • 彰化市
  • 南投縣
  • 集集鎮
關鍵字
高賓閣, 文化保存, 古蹟搶救, 閒置空間, 活化利用, 都更, 文創, 歷史建築, 出張所

彰化高賓閣與集集樟腦出張所,二棟歷史建築,分別面臨遭到拆除的危機,讓台灣的歷史記憶,陷入消失的困境。保護文化資產的團體與居民,紛紛呼籲,留下歷史空間,讓社區能夠共榮,但是他們擔心,拆屋的怪手,隨時會來…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剪輯 陳志昌

頁面

Subscribe to RSS - 文化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