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環評

採 山

採 山

摘要
2017年6月,齊柏林驟然辭世,他生前關心的亞泥礦場成為焦點,其實,亞泥礦區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擔憂。網路上二十多萬人連署,希望撤銷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越來越烈的怒火,從太魯閣延燒到行政院。

1957年,亞泥取得太魯閣新城山礦權,到了1970年代,原本住在山坡上的太魯閣族原住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遷到新城山礦場下方,展開四十多年與礦場為鄰的生活。

脆弱的地質情況,讓居民很擔心,他們指出,礦區範圍內的邊坡,2016年才發生過崩塌。根據水土保持局的資料,亞泥礦區範圍內,有三條土石流潛勢溪流,其中兩條經過礦場南北兩側,正好包圍下方的中富世部落,南邊的野溪布滿灰色泥漿,很明顯是從礦區流下來的。中富世居民田明正表示,亞泥礦區開挖之後,大雨時溪水暴漲,水曾經流向住家,不得已只好把家門口加高圍起來。

亞泥是舊礦,當年並沒有經過環評,繼續開採二十年,地質狀況如何?會造成多大的環境衝擊?只能靠業者和礦務局自己把關。

至於目前礦區內開採完畢的邊坡,已經做好植生綠化,正在開採的區域,則是深達十幾公尺的大坑洞。

亞泥礦區組長表示,未來礦區高度將持續下降到海拔120公尺。然而礦區正下方就是中富世部落,居民認為跟部落太近,安全性應該重新評估。

業者申請採礦要經過什麼程序?首先要取得礦業權,接著是礦業用地核定、土地取得,最後申報開工,礦業權每次展限最長是二十年。但是根據目前的礦業法和環評法規,舊礦展限如果沒有擴大用地範圍,不須做用地核定,也不必經過環評。

東部有許多礦區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原住民基本法規定,在原住民部落範圍內進行土地開發,應取得原住民參與或同意,但是2016年11月,行政院進行跨部會協商卻做出結論,礦業權展限,只要不新增礦業用地,不適用原基法21條,不需當地原住民知情同意。另外根據礦業法第31條,礦業權的展限核准為原則,否准為例外,假如行政部門否決業者礦業權的展限,還要賠償業者損失,造成相關部會難以駁回。

亞泥和當地原住民之間,還有糾葛四十多年的土地爭議。亞泥礦區大部分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早年有辦理過耕作權設定,經過多年訴訟,有兩位地主已經取得土地所有權,限於法規卻無權使用。

2017年3月20日多位立委提出礦業法修正案,計畫修改礦業法中不合理的條文,並要求在礦業法修法前半年內暫停審查礦業權展限案,但是經濟部卻在2017年3月14日火速核准亞泥展限,沒有環評,也沒有獲得原住民地主同意。在6月19日的記者會上,經濟部常務次長楊偉甫強調,亞泥展限案符合現有規定,礦務局局長朱明昭說明,展延是權力的延續,沒有牽涉到土地使用的情形。但環保團體認為行政院的結論,明顯違反原基法第21條。

目前亞泥正式員工有311位,協力廠商員工700位,其中原住民占44%、當地富世村民占8.3%。長久以來,居民的環境權與員工的工作權,常常被形塑對立,部落內部容易因此分化和撕裂。

礦權不該是霸權,現行的礦業法導致問題叢生,想要從制度面改革,必須著手修法。蠻野心足生態協秘書長謝孟羽提出,礦業法第31條、47條都需修正,另外應資訊公開和加入民眾參與機制,增加關礦計畫,明定復育方式,顧及地區經濟。

至2016年為止,全台總共有234個礦區、188個開工礦場,卻只有25個做過環評。行政院長林全指示,礦業法修法完成前,申請中的42件採礦申請案全都擱置,修法後,未來沒有進行環評的礦場,包括亞泥,都要補辦環評。

飽受質疑的亞泥主動縮減礦區,從原本核准的400公頃,縮減為245公頃。

礦業個案的問題,突顯出整體規劃上的欠缺。經過近一年民間團體的呼籲,行政院同意推動水泥與礦業政策環評,依據國內水泥的實際需求,提高再生原料的循環使用,規劃出大理石開採總量,並且依據區位特性,排出優先順序,建立礦區退場機制。

近年,循環經濟觀念抬頭,水泥產業是其中的重要環節。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趙家緯提出,循環經濟的關鍵,是要削減經濟體對原物料的需求量,透過延伸建物的使用年限、建築廢棄物後端的再利用、建築配置效率的強化等等,這些都有辦法削減水泥的需求量。

另外,目前國內生產的水泥有三成出口,經濟部次長楊偉甫表示,未來以降至15%為目標,盡量利用替代原料,天然石材能少挖就少挖。

亞泥礦區展限引發的爭議,突顯了礦業法許多的不合理。如今反彈力道強大,是該從頭檢討,讓礦業政策有個可以理性辯論的空間,在更好的規範與制度下,引導產業提升、轉型,也讓原住民的權利,得到該有的尊重。

 

學科
山林,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採礦, 水泥產業, 礦業法, 水土保持, 土石流, 亞泥, 政策環評

2017年6月,齊柏林驟然辭世,他生前關心的亞泥礦場成為焦點,其實,亞泥礦區一直是當地居民的擔憂。網路上二十多萬人連署,希望撤銷亞泥新城山礦場展限,越來越烈的怒火,從太魯閣延燒到行政院。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陳佳利
攝影 陳添寶 劉啟稜 許中熹 陳慶鍾,剪輯 賴冠丞 許中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太魯閣之怒

太魯閣之怒

摘要
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了讓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的礦區,繼續展限二十年,引起軒然大波。在土地與環境爭議難解的情況下,亞泥案點燃了太魯閣的怒火…

1957年,亞泥取得花蓮新城山礦權,到了1970年代,原本住在山坡上的太魯閣族原住民,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迫遷到新城山礦場下方,展開四十多年與礦場為鄰的生活。 

脆弱的地質情況,讓居民很擔心,他們指出,礦區範圍內的邊坡,2016年才發生過崩塌。根據水土保持局的資料,亞泥礦區範圍內,有三條土石流潛勢溪流,其中兩條經過礦場南北兩側,正好包圍下方的中富世部落,南邊的野溪布滿灰色泥漿,很明顯是從礦區流下來的。中富世居民田明正表示,亞泥礦區開挖之後,大雨時溪水暴漲,水曾經流向住家,不得已只好把家門口加高圍起來。

亞泥是舊礦,當年並沒有經過環評,繼續開採二十年,地質狀況如何?會造成多大的環境衝擊?只能靠業者和礦務局自己把關。

至於目前礦區內開採完畢的邊坡,已經做好植生綠化,正在開採的區域,則是深達十幾公尺的大坑洞。

 

亞泥礦區組長表示,未來礦區高度將持續下降到海拔120公尺。然而礦區正下方就是中富世部落,居民認為跟部落太近,安全性應該重新評估。

業者申請採礦要經過什麼程序?首先要取得礦業權,接著是礦業用地核定、土地取得,最後申報開工,礦業權每次展限最長是二十年。但是根據目前的礦業法和環評法規,舊礦展限如果沒有擴大用地範圍,不須做用地核定,也不必經過環評。因此亞泥展限二十年,依法是不必做環評。

東部有許多礦區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原住民基本法規定,在原住民部落範圍內進行土地開發,應取得原住民參與或同意,但是2016年11月,行政院進行跨部會協商卻做出結論,礦業權展限,只要不新增礦業用地,不適用原基法21條,不需當地原住民知情同意。另外根據礦業法第31條,礦業權的展限核准為原則,否准為例外,假如行政部門否決業者礦業權的展限,還要賠償業者損失,造成相關部會難以駁回。

亞泥和當地原住民之間,還有糾葛四十多年的土地爭議。亞泥礦區大部分都位於原住民保留地範圍,早年有辦理過耕作權設定,經過多年訴訟,有兩位地主已經取得土地所有權,限於法規卻無權使用。

今年3月20日,多位立委提出礦業法修正案,計畫修改礦業法中不合理的條文,並要求在礦業法修法前半年內,暫停審查礦業權展限案,沒想到原本11月才到期的亞泥礦權,早已輕騎過關。得知政府核准亞泥展限二十年,原住民地主決定不再沉默,他們想要爭的,是最基本的財產權與生存權。

4月6日,經濟部長李世光與六位立委前往亞泥花蓮廠與礦區現勘,廠內外立場對峙,一邊是要爭取環境權的當地居民,一邊是要捍衛工作權的員工。目前亞泥正式員工有311位,協力廠商員工700位,其中原住民占44%、當地富世村民占8.3%。長久以來,居民的環境權與員工的工作權,常常被形塑對立,部落內部容易因此分化和撕裂。
 

礦業個案的問題,突顯出整體規劃上的欠缺。經過近一年民間團體的呼籲,行政院同意推動水泥與礦業政策環評,依據國內水泥的實際需求,提高再生原料的循環使用,規劃出大理石開採總量,並且依據區位特性,排出優先順序,建立礦區退場機制。

亞泥礦區展限引發的爭議,突顯了礦業法許多的不合理。當民間團體與立委正要展開修法,政府卻快速讓亞泥展限過關,令人有太多可以揣想的空間,也漠視礦業改革的聲浪。如今反彈力道強大,是該從頭檢討,讓礦業政策有個可以理性辯論的空間,在更好的規範與制度下,引導產業提升、轉型,也讓原住民的權利,得到該有的尊重。 

學科
山林,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新城鄉
關鍵字
採礦, 水泥產業, 礦業法, 水土保持, 土石流, 亞泥, 政策環評

礦業法修法前夕,經濟部通過了讓亞泥位於花蓮新城山的礦區,繼續展限二十年,引起軒然大波。在土地與環境爭議難解的情況下,亞泥案點燃了太魯閣的怒火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添寶 陳慶鍾 許中熹 劉啟稜,剪輯 許中熹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礦下家園

礦下家園

摘要
今年10月,台灣各地與礦區為鄰的居民,來到行政院前,他們有許多來自好山好水的花蓮,那裡是全國礦場最多的地方,台灣246個礦區中,花蓮就占了82個。從和平溪、立霧溪、三棧溪、支亞干溪,每條溪上游,雲霧繚繞之處,都是一座又一座礦場。面對新礦進駐、舊礦展延,礦下居民的心聲,能否被聽見?

花蓮西林部落青年Apyang,笑稱自己是在打開的樹洞長大,對他這一輩的部落青年來說,祖先的山有點陌生、有點遙遠。為了了解祖先生活過的山林,兩年前,Apyang跟部落年輕人一起做傳統領域調查,製作立體部落地圖,發現支亞干溪流域,竟隱藏著十六個礦區。

支亞干溪流域礦區的開採時間,幾乎都超過四十年,礦權最長達七十年,有些是在山上開挖大理石、白雲石,有些則是在河床上採集景觀用石頭。這幾年炸山採礦漸漸停止,今年初業者在河道開闢便道,準備繼續開採河床上的石頭。

2009年,花蓮縣長傅崑萁上任後,宣布實施八不政策,任內不會通過新的採礦案,也不會允許舊礦區展延。八不政策維持了六年,今年初花蓮縣府宣布把礦石稅調高七倍,每公噸七十元,接著八不政策解禁,舊礦區展限、新礦區申請,通通鬆綁,支亞干溪流域有幾個礦區,去年就取得礦權展延。除了已經展延的舊礦,也有業者計畫開發新的礦區,目前正進行環評作業。

西林村長認為,支亞干溪沿岸崩塌嚴重,跟過去炸山挖礦脫不了關係,上游挖礦、下游整治,讓整治工程顯得徒勞。這兩年,西林村舉行部落會議,討論焦點都是要不要繼續採礦。大部分居民擔心,河床已經與部落齊高,上游如果繼續採礦,將危及下游村落安全。因為西林部落強烈反對,目前支亞干溪上游礦區都暫停開採,但在花蓮其他地區,大面積礦區仍持續開挖。

亞泥花蓮礦區位於立霧溪南岸、太魯閣國家公園的入口,1975年,亞泥進駐新城山,開採石灰石做為水泥原料,經過四十年的挖掘,開採高度節節下降,住在礦區下方的居民望著裸露山坡,心中隱隱不安。亞泥新城山礦場南北兩側,有兩條水保局公告的土石流潛勢溪流。部落長期承受著礦區震動與土石流風險,下方許多房屋都出現牆壁龜裂現象。

亞泥新城山的礦權將於2017年11月到期,2016年5月25日,環保署長李應元表示,亞泥在國家公園範圍內的礦區應停止開採,但事實上,亞泥新城山礦區總共442公頃,與國家公園重疊區域只有25公頃。亞泥表示,這幾年採礦範圍已經退出國家公園,明年申請礦權展限,將會「減區」申請。但亞泥另一個問題是與原住民之間的土地爭議。

民國六十年代,原住民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被行政部門疑似以偽造文書的方式,拋棄了土地耕作權,其中有多筆土地連塗銷作業都沒完成,就變更為礦業用地。1996年開始,太魯閣族人發起還我土地運動,歷經二十多年訴訟、抗爭。

2014年,行政法院判決原住民勝訴,僅存兩位仍在世的地主,終於等到所有權狀。鄭文泉是其中一位地主的兒子,他感嘆,雖然拿到所有權狀,但自己的土地仍是一步也進不去。

亞泥針對原住民土地爭議繼續上訴,根據礦業法47條「土地所有權人如果不同意礦業權者進行開採,礦業權者得提存地價租金或補償,先行使用土地」,原住民就算不同意亞泥採礦,亞泥還是可以將租金提存法院,繼續開採。環團認為,礦業法基於對礦業權的保護,嚴重侵害地主權利。

台灣大部分礦區在環評制度實施前,就已存在,根據環保團體統計,台灣80%以上的礦場,沒有經過任何環評程序審查,而礦業法31條在2003年又修正,礦業權的展限是以「核可為原則、否準為例外」,舊礦區可在不需環評下,一延再延。行政機關如果因為礦區位於國家公園等原因,駁回業者的展限申請,還要賠償業者損失。

環保團體認為,礦權展限一延就是二十年,應該做的審查不可以少,現在的礦業法等於架空其他行政機關的權力,目前正積極推動修法。根據除了礦業法爭議,礦業與水泥產業政策總體檢,也是環保團體的主要訴求。

1990年代,政府推動產業東移政策,在花蓮和平溪南岸規劃和平水泥專業區,成為全台灣產量最大,結合礦區、水泥廠、發電廠、港口的水泥產業重鎮。從蘇花公路往山上看,鬱鬱蒼蒼,看不出裸露面,但是從空中往下看,面積廣大。

目前正開採的兩座礦場,寶來石礦與合盛原石礦,總共150公頃,是全台灣最大的礦場,每天開採量在兩萬公噸以上,採用豎井式挖掘。台泥表示,當初投資四十多億,在山裡挖掘十幾公里長的隧道,興建三座豎井,礦石輸送全部用密閉式輸送帶,直接送到廠房,可以減少空污排放。

今年九月,台泥準備開挖勇士山另一面,面積104公頃的金昌礦區。台泥表示,當初和平水泥專業區興建時,為了減少採礦裸露面積,規劃所有礦場要聯合開採,所以寶來與合盛原石礦挖到一定高程時,便停止開挖等待金昌礦場核可後共同開採。聽到金昌礦區要開採,最緊張的是和中部落的居民。因為勇士山南面的和中社區,2012年蘇拉颱風來襲時,曾發生嚴重土石流災情,村莊幾近滅村。

蘇拉颱風之後,和中部落地形地貌有很大的改變,部落北面與南面的兩條野溪,全部被農委會公告為土石流潛勢溪流。台泥則表示,礦區距離和中部落將近兩公里遠,災害原因跟採礦沒有關聯。

金昌石礦在2008年已經通過環評審查,但因為用地變更、花蓮八不政策等影響,直到今年二月才取得縣府的水保施工許可。環保團體認為,環評至今時隔八年,和平和中地區的地質狀況,已經大不相同,至少應該補做環境差異分析。

根據環評法第16條,開發單位取得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核發的開發許可,超過三年始實施開發行為,就必須做環境現況差異分析,金昌這個案子,經濟部認定今年二月花蓮縣政府核發的水保施工許為開發許可,因此不需做環境差異分析。

環保團體認為更根本的問題是,台灣八成以上礦區,九成以上大理石礦,都是為水泥產業而存在,但是台灣每年生產的水泥中,25%以上是出口到國外。台灣水泥外銷價格大約1600元,內銷價格約2300元。業者表示,內銷價格較高,部分原因是國內每噸水泥要多課徵320元貨物稅。

根據經濟部2011年制定的「水泥工業發展策略與措施」,水泥外銷量從2009年的51%,2015年下降到30%,目標是2025年降到20%。但環團認為,政府對每年水泥產能的總量管制,一直是高估的。

水泥是重要的基礎工業,但在目前產能依舊過剩的狀況下,新礦開發、舊礦展延,是否應做更全面的檢討?今年6月環保署長李應元表態,支持做水泥產業的政策環評,並承諾舊礦展限列入環評項目。經過數月跨部會協商,經濟部仍堅持立場,認為在水泥產能逐年下降的情況下,不需做政策環評。10月14日,環保團體與礦區鄰近居民到行政院陳情,行政院承諾,今年底前會給出答案。

西林部落今年舉辦的草地音樂會有些不同,「把石頭留下來」是部落的共同心聲,樂團用吟唱方式,希望更多人重視採礦對原住民部落的影響。讓礦場資訊更公開透明,礦下居民的權利能被尊重,居民、政府與產業間的對話,才能真正開始…

學科
開發
縣市
  • 花蓮縣
  • 萬榮鄉
  • 花蓮縣
  • 秀林鄉
關鍵字
水泥產業, 政策環評, 礦業法, 石灰石, 大理石

今年10月,台灣各地與礦區為鄰的居民,來到行政院前,他們有許多來自好山好水的花蓮,那裡是全國礦場最多的地方,台灣246個礦區中,花蓮就占了82個。從和平溪、立霧溪、三棧溪、支亞干溪,每條溪上游,雲霧繚繞之處,都是一座又一座礦場。面對新礦進駐、舊礦展延,礦下居民的心聲,能否被聽見?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張岱屏
攝影 陳忠峰 陳慶鍾 許中熹,剪輯 陳忠峰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航空城大徵收-悲傷家園

摘要
政府勾勒一個航空城大夢,徵收人民土地3000多公頃,在期待開發與反對徵收的拉扯間,許多居民都疑惑著,到底政府強徵民地,最後利益會是給了誰?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張光宗 陳志昌
剪輯 張光宗

桃園縣大園鄉的海口村,居民張先生在冬陽午後,細心照顧他的蔬菜田。他的家族一百多年前來到這裡定居,世代傳承至今,依舊過著傳統的農耕生活。鄰居陳先生,五年前到這裡買地,開設養豬場,透過生態養殖的方式,讓豬場不臭,豬隻健康,希望創造財富,重建農村經濟。


無論新舊鄰居,大家交情都很好,工作之餘,會聚在樹下聊天,相互關照。但是一項全台最大的航空城徵收開發計畫,已經展開,計畫總面積高達
6000多公頃,徵收區域涵蓋七個村落,海口村也在徵收範圍中。


在環保署的政策環評中,桃園機場原本提出增設第三跑道的需求,後來交通部為建設自由貿易區,決定推動「機場園區計畫」,擴大徵收面積
1400多公頃。後來桃園縣政府考量到新設的捷運場站,有著開發利益,加上周邊原有的都市計畫,於是推出「桃園國際機場園區及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增加徵收1600多公頃。

整個「桃園航空城計畫」,就是由「機場園區計畫」及「機場園區附近地區特定區計畫」所組成,開發總面積6000多公頃,徵收面積達3000多公頃,政府估計可創造2.3兆的經濟效益。至於為何必須徵收如此廣大的土地,官員表示原因在於徵收計畫的財務平衡,必須徵收足夠面積土地,才能補足自償性的開發資金。

然而,徵收人民土地來補足開發資金,讓學者批評:「是徵收制度之惡」。政府沒錢開發,就徵收人民土地,變賣來籌錢。

桃園航空城計畫推動後,內政部營建署負責土地徵收業務,在各村落舉辦說明會。會中,許多居民根本不清楚,家園有沒有被徵收?也有部分居民期待徵收計畫,認為能為地方帶來繁榮。航空城計畫的推動,讓徵收區的土地利益飆高,在說明會場內外,充斥著大量土地仲介人員,遊說地主賣地。

在航空城徵收計畫中,將有八所中、小學面臨廢校或搬遷,其中竹圍國小才整修完畢,就面臨可能遷校拆毀的危機。學校的存廢爭議,在地方發酵,學校老師擔心影響教學,也有學生已經開始辦理轉學。

大園鄉當地香火鼎盛的福海宮,也因為位在預定的機場第三跑道上,面臨遷廟的危機。在廟方力爭下,最後終於將福海宮劃出徵收範圍,不必遷廟,但是未來將位在跑道盡頭,有著飛安的隱憂。

台灣農村陣線蔡培慧老師表示,如果政府只是為了興建第三跑道,其實已經有現成的海軍跑道可用,不必再徵收民地。這座軍用機場位在桃園機場南方,腹地相當廣大,軍方已經退出,撥交縣府開發使用。海口村的張先生,早期曾經進入機場建設,表示軍機跑道,水泥品質等級很高,相當堅固,不明白為何現成的跑道廢棄不用,要規劃拆除,改建住商區,卻到北邊徵收民地蓋新跑道。

碰上徵收計畫,海口村的張先生,擔心家園不保,憂慮將失去百年守護的土地。同村的徐媽媽更是傷心,因為她已經被徵收過兩次,土地從兩甲變三分,這次再徵收,將會失去所有土地。徐媽媽說她老了,不想過著失去家園,一再搬遷的生活。

居住在竹圍村的蔡小姐,新居剛落成,準備裝潢,打算迎接雙親一起生活,突來的徵收,打亂了一切計畫,也讓滿屋的傢俱,只能堆在地上,不知如何安排。蔡小姐是癌末患者,原本想著搬入新家,可以安心療養,現在面對徵收來臨,只能拼著生命意志,展開保護家園的行動。


竹圍村的居民,面對土地徵收來襲,開始相互聯絡,組成自救會,希望政府能聽見人民的心聲。另外因為徵收區面積太大,消息相當紊亂,許多居民甚至不清楚徵收的問題,於是農陣及許多青年學生展開訪調,收集居民意見。

航空城反徵收自救會在各地召開說明會,邀請居民互動,瞭解各村居民的意願。台灣農村陣線徐世榮老師,受邀到現場演說,分享多年來,徵收制度對人民權益的侵害,以及造成的各地抗爭。

一個航空城計畫,影響七個村落,迫遷8000名居民,開發6000多公頃土地,許多不願失去家園的居民,開始聚集,走上保護家園的抗爭之路…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桃園市
  • 大園區
關鍵字
機場園區, 特定區, 土地徵收, 政策環評, 自貿區, 營建署, 徐世榮, 區段徵收, 海口村

桃園航空城是近年來全台面積最大的區段徵收案,徵收面積廣達三千多公頃,由於面積廣闊,直接或間接受到徵收影響的人數多達數萬人,開發也備受爭議。2014729日舉辦都審大會通過,採分區分期開發,反對民眾聽聞結果,紛紛表示難以接受。想瞭解更多,一起回顧當時的報導….

影片網址


棕櫚渡假村大開發

摘要
台東杉原灣的美麗灣渡假村開發案,引發全國拆除美麗灣的環境守護運動,但是杉原灣並沒有因為抗爭,獲得寧靜。更多的開發案正進行著,一間座落山坡上,開發面積26公頃的大飯店,又將吞噬杉原灣的自然海岸…


採訪/撰稿 郭志榮
攝影 陳志昌
剪輯 陳添寶

台東杉原灣的美麗灣渡假村開發案,引起全國性的守護環境抗爭運動,部落居民扛著象徵部落意識的竹筏,來到總統府前抗議。但是,守護的意志,並沒有阻擋後續的開發,一件新的開發案,在沉寂多年後,送進環保署審查,準備動工興建。

棕櫚渡假村開發案,位於杉原灣後方的山坡上,總開發面積26公頃,開發業者在2002年通過環評,延宕至今,必須進行差異影響分析,才能動工。還在審查階段,環境團體卻發現,開發單位以水土保持名義,已經違法開挖山坡地、整平土地。

刺桐部落的林淑玲,一路反對美麗灣開發,守護家鄉土地,不抗爭的時光,就和母親在山上養雞、養羊。她們一起推動生態放牧,用最自由的空間、最自然的食物,照顧出最健康的動物。希望養出成績,傳授族人,開創部落經濟。但是諷刺的是,她家的傳統土地已經被買走,只能到鄰近部落找地放牧。在東部開發潮下,位於杉原灣區的刺桐部落,傳統土地被政府占走,被財團買走,早就成為一個沒有土地的部落。 

在環差審查會議要求下,開發業者再度到部落召開說明會,舉辦地點選在私人咖啡館,也許因為宣傳不足,沒有很多居民參與,來的大多是環保團體。業者提出敦親睦鄰的做法,表達溝通的意願。部落居民則對財團不斷侵奪部落傳統領域,完全不尊重部落,提出抗議心聲。

棕櫚渡假村開發案,再度在環保署召開環差審議,林淑玲到場,表達對部落土地不斷消失的憂慮。會場上,開發業者報告補充資料,卻沒提到灣區生態系統。面對整體開發的破壞壓力,環境團體大聲疾呼,不能個案審查,要調查清楚所有開發案下,杉原灣會受到什麼破壞。最後,環評主席以爭議過大,資料不足,須加強溝通等理由,要求業者補件再審。


審查受挫的業者,滿心不甘,對於為何執意要到山區開發,業者表示,都是政府規劃的問題,觀光局劃定風景特定區,他們依法來開發,面對部落悲情,業者也十分無奈。環境團體表示,政府缺乏觀光開發的政策環評,規劃風景特定區來吸引業者,目前杉原灣已有七件開發案,一旦開發下去,就是未來的海邊清境農場,又將造成國土的嚴重破壞。

棕櫚渡假村未審先開發,讓人擔心又將是另一個美麗灣,更擔心觀光飯店一家家蓋起,東部優美的自然海灣,逐漸消失,失去土地的部落,再也沒有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縣市
  • 台東縣
  • 卑南鄉
關鍵字
山坡地開發, 東海岸開發, 美麗灣, 部落發展, 特定風景區, 政策環評, 棕櫚渡假村

台東杉原灣的美麗灣渡假村開發案,引發全國拆除美麗灣的環境守護運動,但是杉原灣並沒有因為抗爭,獲得寧靜。更多的開發案正進行著,一間座落山坡上,開發面積26公頃的大飯店,又將吞噬杉原灣的自然海岸

影片網址

填海

填海

摘要
海,每個人對她都有不同的想像,對蚵農來說,是生存的依靠;對釣客而言,是興趣之所在。有些人只想看看海的遼闊,放空一下;對海洋生物來說,這裡是牠們的家;環保署卻看到,海可以填埋廢棄物的可能性,想像一下,大海她自己會怎麼想?

牛車在灘地上緩緩前進,彰化縣伸港鄉還有幾戶蚵農,維持著古老傳統,以牛車載運牡蠣,百年來,蚵農的生活變化不大,隨著潮水漲退的節奏,在潮間帶來來去去,但周圍的環境已經大幅改變,北邊高聳的煙囪,是台中火力電廠,南邊有彰濱工業區,兩片土地都是填海造陸而來,突出海岸的工程,改變了海流,讓夾在中間的蚵農,飽受淤砂之苦。

蚵農表示,兩邊都填高,讓這裡像畚箕一樣,砂進得來出不去,灘地一年比一年墊高,蚵就長不大,加上工業廢水往海裡排,以前水產豐富,現在慢慢沒了。得知彰濱工業區要填煤灰和轉爐石,蚵農擔心,污染會讓水質更差。

目前,工業局已經把西三區其中39.2公頃的土地,賣給台電,而台電以煤灰填海造陸的計畫,在民國99年通過環差(彰濱工業區已通過環評,後續變更,需提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除了台電之外,工業局也打算讓中龍鋼鐵填轉爐石,面積19.7公頃,目前正在環保署進行環評審查,在地民眾卻直到最近,才知道這件事,擔心煤灰、轉爐石會污染海洋,反對聲浪逐漸高漲。

以煤灰和轉爐石填海造陸安全嗎?立委特地召開公聽會,台電和工業局認為安全無虞。台電公司環保處長葉顯修表示,煤是經過火力電廠鍋爐1300度的溫度燃燒,產生煤灰形成的穩定氧化物。而工業局副局長連錦漳表示,轉爐石是鐵礦砂經過一貫煉鋼廠1500度以上高溫的產品,國外常用於道路、港灣鋪設,是長期穩定無害的材料。

不過,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醫師許立民,卻拿出美國環境部的資料,表示許多填埋煤灰的地點,都有溶出問題,包括砷等重金屬。

環保團體則公布了一份工業局的機密文件-彰濱工業區地下水監測資料,顯示砷已經超過飲用水標準的7倍,錳將近百倍,鐵超過30倍。由於彰濱工業區內有好幾個污染場址,民間團體懷疑與它們有關,而且地下水流向,已經超過大家以往的認知,不是從陸地往海域流動,而是反過來從海岸流向陸地,也就是說,彰化的飲用水安全,正在拉警報。

工業局認為,21口地下水井,仍符合第二類地下水污染監測標準,及第二類地下水污染管測標準,並不適用飲用水標準。

目前西三區已經完成圍堤工程,不過仍是一片水域,民眾會來這裡抓魚、抓文蛤。而由於台電並沒有做不透水設計,中龍鋼鐵也不打算做,煤灰與轉爐石是否有溶出、擴散的問題,一直飽受質疑。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表示,在環評會中,中龍公司認為西邊的海堤已經是很好的阻水層,海水不會滲透,實際上並非如此。

台電的基礎工程正在施作,煤灰還沒獲得許可,所以不能進場,但已經有廢棄物被夾帶偷渡,道路旁堆了很多鋼鐵業的爐碴。在另一側施工道路上,類似石頭的細小顆粒也有問題,以X光快篩機器檢測發現,鋅就9000多ppm(環境背景值100-200ppm,土壤管制標準2000ppm),台南市社區大學講師晁瑞光表示,電弧爐碴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從其他個案的經驗,眼睛看到一點點,就表示不只有一點點,以合法掩護非法,夾雜其他廢棄物偷渡,是令人最擔憂的。

光是拿煤灰與轉爐石填海,已經鬧的沸沸揚揚,環保署又拋出廢棄物填海造陸(島)的政策環評,無疑是火上加油,在台中的公聽會,彰化地區關心的團體與民意代表特來與會,阻止公聽會進行,質疑廢棄物填彰濱,公聽會為什麼在台中開。

為什麼要推廢棄物填海造陸?環保署說明,由於掩埋場推動很困難,國內掩埋場可能三年就飽和,加上非法棄置嚴重,以安定無毒的廢棄物填海造陸(島),還可以增加新生地。

政策環評,是作為個案開發的指導方針,目前,環保署規劃填海造陸的料源,分為安定型和控管型,前者如營建廢棄物等,不會有污染阻絕設施。控管型是民眾比較關切的,如爐碴、焚化廠底渣,會有防止滲漏的工程規劃和污水收集系統。彰化民眾關切的煤灰,目前屬於安定型。

台灣海域推適合填海造陸(島)嗎?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台北辦公室主任粘麗玉表示,環保署的規劃報告顯示,在選址方面,日本有不透水的黏土底層,台灣沿海卻缺乏防漏的黏土層,可能會有滲漏的問題。

填海造陸(島)的政策餘波盪漾,在立法院召開的公聽會中,曾經幫營建署規劃填海造陸規範的立委邱文彥,提到台灣與日本的差異。大阪灣、東京灣為什麼很多填海造地?因為他們是內灣,而我們是開放性海域,海浪衝擊能量大。加上填海工程的密閉性很重要,台灣沿海的密閉性行不行?北部海域的海流就很強;另外在污染擴散部分,污染物質在海邊並沒有往外出去,而是在四到六公里間迴盪,如果從線西擴散出去,外面都在養牡蠣,更令人擔心。

後來環保署在彰化加開了一場公聽會,彰化縣環保局長劉玉平也表達縣府反對的立場,「不希望彰化縣成為填海造陸的實驗場域」。

基於執掌,環保署希望解決廢棄物無處可去的難題,以及到處流竄的亂象,但可能陷入本位思考的危機,再加上環保署身為環評主管機關,又是推動填海造陸政策環評的單位,公正性與超然性必然會受到質疑,以填海造陸(島)的方式處理廢棄物,適合台灣嗎?需要更多的討論。若是不用這個方法,台灣廢棄物的問題可以怎麼解決?在漫長的政策環評過程中,也許可以找到答案。

熱門事件
學科
公害
縣市
  • 彰化縣
  • 線西鄉
  • 彰化縣
  • 伸港鄉
關鍵字
填海造陸, 事業廢棄物, 中龍鋼鐵, 重金屬, 汙染場址, 地下水, 政策環評

海,每個人對她都有不同的想像,對蚵農來說,是生存的依靠;對釣客而言,是興趣之所在。有些人只想看看海的遼闊,放空一下;對海洋生物來說,這裡是牠們的家;環保署卻看到,海可以填埋廢棄物的可能性,想像一下,大海她自己會怎麼想?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 張光宗 陳慶鍾 柯金源,剪輯 張光宗

這是一場價值之戰

摘要
台灣地狹人稠,石化廠不論蓋在哪裡,都無法避開人群密集地區,翻開台灣60年的石化發展史,發現在成就經濟發展同時,環境、人民也付出不小的代價。60年後的今天,當民間開始反思石化業與土地的糾葛,包括中研院院士、上千名學者連署反對擴張石化業,甚至十多萬民眾願意集資購買濕地。政府要思考的是,繼續擴張石化業,是否符合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利益…

目前台灣是全球第九大乙烯生產國,如果再加上國光石化、六輕五期,台灣將躍升為第六大生產國。相較於其他乙烯生產大國,不是地大物博、就是產油國家,台灣國土有本錢發展石化這種高污染產業嗎?經濟部工業局長杜紫軍認為,如果現在停止所有的石化業投資,台灣經濟會減緩,生產會降低,也會喪失很多就業機會。


 

地狹人稱的台灣 可以成為石化王國?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質疑,過去台灣創造很大的石化產值,現在應依現有狀況去調整,而不是再往上爬,「這是一個迷思。」

此外,為了方便運輸,包括林園工業區、麥寮六輕、以及規劃中的國光石化,都靠海設立。有學者認為,台灣海陸風盛行,隨著海風吹起,石化廠的污染物隨風飄散到沿海各地,對居民的健康威脅相當大。

中興大學環工系教授莊秉潔分析,這樣會使台灣人口高密度的地方受到PM2.5(細懸浮微粒)的影響大,例如國光石化一年會因為PM2.5的關係,死500多人。如果加上台大公衛所教授詹長權所關心的PAHs(多環芳香烴),可能會到800人。

國光石化違反國土計劃

另外從國土規劃的角度,學者也認為,台灣國土脆弱,環境的容受力低,本來就不適合發展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以國光石化選擇的區位來看,就已經違反國土計劃法草案。

國立台北大學副教授廖本全從國土規劃角度分析,濁水溪出海口的大城濕地,是一級的國土保育地區,而一級的國土保育地區管制項目包括:維持原棲地自然狀態之進行,不得排放廢污水、不得挖取砂土。結果我們還在這裡抽砂填海造陸。

雖然學者從健康風險、國土規劃角度,認為台灣不適合再擴張石化業,但經濟部認為,石化業是台灣經濟之母,不擴張石化業,台灣經濟就會衰退。而且也會因為上游原料減少,流失台商向台灣採購的機會。

怪獸理論惹爭議

杜紫軍表示,決定要不要再發展石化業有三個原則,最重要的是台灣經濟要繼續成長,而成長的狀況下需要石化業。如果不維持這種投資帶動貿易的效果,可能原本在台灣的供應業者直接移到當地去生產,就地供應。

經濟部指出,另一個必須興建國光石化的理由是,有助於建立泛中油、台塑雙石化體系,一來分散資源風險、二來牽制台塑六輕配合國家政策。然而這種不顧一切的「養怪獸、治怪獸」理論,更加劇社會的撕裂。

杜紫軍認為,目前中油的石化生產量只有台塑的三分之一,中油希望在五輕停產後蓋國光石化,就是希望讓兩邊的供應量接近平衡。不管是從經濟安全、或從社會調整角度,維持雙體系是最安全的。

沒有公民參與的石化政策

政府強調台灣不能沒有石化業,然而選擇權不見得掌握在自己手裡,如今石化業面對居民反對、中下游嚴重外移中國、中國又積極擴建石化上游原料,種種因素都使得未來台灣石化業的發展,受到相當大的侷限。

爭議從未被釐清,只見政府運用強大的行政資源,刊登廣告為政策辯護,讓政府與民間的撕裂,愈來愈嚴重。

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指出,政府用廣告告訴民眾,你如果不同意的話,多久就沒報紙可看等等,「用嚇人的方式來治理國家,是非常不應該的。」

在沒有任何公民參與下,經濟部訂出「石化工業政策環評書」。2010年9月30日工業局在台中舉行公聽會,只見會場發送文宣品,且只由工業局做政策簡報。把公聽會當成政策宣導的場所。

淨竹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林聖崇當場抗議,最後才改成由工業局、中興大學教授莊秉潔各報告15分鐘。然而,即使環保團體、趕來聲援的大社工業區石化受害居民,提出許多證據反對擴張石化業,但公聽會結束了,工業局當場宣佈,政策環評11月底,將送環保署審查。

到目前為止,台灣所謂的公民參與都只有虛假的外表,而這場公聽會更是赤裸裸見證這個虛假。舉辦公聽會、說明會並不是真心想聽民意,對於民眾的發言,採不採納全看官方的意思,最後公聽會、說明會只淪為跑程序的工具而已。

舉行聽證會釐清爭議

政府掌握了政策的詮釋權,而且是「一定要」的詮釋,民眾所接收到的是片斷、破碎、甚至被扭曲的訊息。朱增宏提議,政府應舉行聽證會,讓正反意見充分辯論,台灣石化業的未來,也應交由全民來決定。

朱增宏說,既然爭議這麼大,應該來花一點時間把這件事情講清楚,有這麼多不同的人在支持跟反對,那為什麼不把它釐清呢?

過去在一切拼經濟的年代,社會成本從來都不在石化業的考量範圍內。如今雖然社會成本漸漸受到重視,但贊成及反對石化業擴張的學者,各自提出不同的成本效益評估。這部分也應透過公開辯論取得共識。

廖本全也贊成舉行聽證會釐清爭議,他並強調政府一再表示石化業產值有多少、GDP有多少,「我並不反對談這個東西,但你要談請談清楚」。包括,為了這些產值、GDP成長,要搜括多少台灣社會既有資源。第二,政府要講清楚的是,那些產值、GDP進了誰的口袋?

另外,除了還在討論階段的國光石化、六輕五期,過去已經營運多年,包括五輕、林園工業區、六輕、以及中下游的仁大工業區,居民已要求限期遷廠。這些既有的石化廠何去何從,也應該透過充分的公民參與,讓社會取得共識。


 

這是一場價值之戰

台灣發展石化業60年,許多石化業帶來對環境、人民的危害,其實在這個發展過程中都已陸續顯現,石化廠火災、廢水污染、空污對附近民眾健康的傷害,不是現在才有。只要到高雄縣市一些老石化生產區附近問問居民,就知道這三、四十年來,居民時時刻刻都與這些污染共存。

經濟、環境、健康不是簡單的加減乘除,有些東西只要失去了,就不會再回來。經濟發展不是一切,比產值更應該被優先考慮的,是人民、是土地、是社會正義。

而唯有奠基在人民、土地、社會正義之上的經濟,台灣人才能享有可長可久的經濟。

這是一場價值之戰,決定我們究竟要什麼樣的未來。

熱門事件
學科
開發, 公害
縣市
  • 台灣
關鍵字
石化, PM2.5, 懸浮微粒, 空污, 國土保育, 莊秉潔, 廖本全, 政策環評, 行政聽證, 六輕

台灣地狹人稠,石化廠不論蓋在哪裡,都無法避開人群密集地區,翻開台灣60年的石化發展史,發現在成就經濟發展同時,環境、人民也付出不小的代價。60年後的今天,當民間開始反思石化業與土地的糾葛,包括中研院院士、上千名學者連署反對擴張石化業,甚至十多萬民眾願意集資購買濕地。政府要思考的是,繼續擴張石化業,是否符合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利益…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採訪/撰稿 朱淑娟
攝影/剪輯 陳慶鍾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Subscribe to RSS - 政策環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