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流水標準

2014 02/17
無良電鍍廠埋設暗管,染黑了彰化土地,彰化地檢署掃蕩違法電鍍業者,經過開挖,發現暗管竟長達五公里。始終無法擺脫污染惡夢的彰化農地,能否因為檢調介入而撥雲見日、找回希望…
2013 05/20
今年三月,石門水庫蓄水量創下有史以來新低,五月初雖然蓄水量回升,缺水警報暫時解除,但是集水區的沉痾,並未消失。我們的島與在地環保人士從大漢溪上游,一路來到石門水庫與下游鳶山堰,直擊山坡地各種不當開發,以及工廠廢水直接污染水源的亂象…
2013 05/06
曾經,桃園有27公里的藻礁地形,凹凹凸凸的孔隙,住著螃蟹、螺貝類、軟體動物、小魚小蝦....,是繽紛的生態大舞台。如今,在污水摧殘下,只剩下觀音、新屋三、四公里的藻礁,茍延殘喘存活著,觀新藻礁,需要你我關心…圖:胡慕情
2012 07/23
「辛苦地耕種、除草、除福壽螺,再一週我就要豐收了,現在搞這個是什麼意思!」烈日下,桃園蘆竹劉邦炳對著縣政府農業局的代表謝毅安痛罵,因為農業局在收割前一週,要來鏟除他的農地。劉邦炳不滿,但謝毅安也很為難,因為劉邦炳的土地,去年底被環保署土基會調查發現,農地重金屬含量超標。不僅如此,整個蘆竹地區的農地,重金屬污染情況也相當嚴重,全都面臨鏟除、整治的命運。
2011 02/21
苗栗縣中平村,以生產芋頭和稻米聞名,不過恬靜的農耕生活,卻因為中興工業區污水排放,出現隱憂,加上中平工業區即將進駐,當地農民難以接受,決定北上抗議。他們擔心,再設工業區除了會惡化農地品質,也會搶走土地,生計難以維持,而最讓他們感到疑惑的是,明明還有這麼多的閒置土地,為什麼還要再開發工業區?對農民來說,只要把土地照顧好,土地就會給予回報,但是他們不能理解,政府為什麼這麼喜歡把農地變成硬梆梆的水泥地?
2010 03/29
拉起白布條,高雄縣仁武鄉的村民們,群情激憤的來到台塑仁武廠前抗議,因為環保署在廠區內驗出了會致癌的1,2-二氯乙烷,超過了管制標準的30萬倍,這驚人數字曝光後,立刻引起軒然大波…
2010 03/22
高屏溪、東港溪,是高屏地區的水源命脈,但這兩條河川,卻正遭受各式各樣的汙染,養豬廢水、砂石、垃圾、養殖及工業廢水,正威脅民眾的用水安全。不從源頭減少汙染,如何能奢望擁有安全、衛生的水源…
2010 01/04
新竹縣新埔鄉來了一位特別的訪客Ted Smith,他是矽谷毒物聯盟的創辦人,現在擔任電腦大廠惠普和戴爾的諮詢委員,對企業如何善盡全球公民責任、提出建言,他來這裡不是欣賞青山綠水,而是要了解面板大廠友達、華映排放廢水到霄裡溪的影響。
2009 12/28
當人們以走過埃及紅海,作為遠離苦難的神話寓言,在桃園卻有一片紅海,成為走向苦難的現代災難。桃園海岸線上的紅海景觀,來自工業污染,用著驚悚的景象,宣告許厝港濕地的生態劫難。桃園紅海,讓這片原本有著碧海藍天的海岸,沒有神蹟,只有悲傷...
2009 11/02
政治介入環評的爭議始終存在,環評機制如果淪為行政單位掌控的遊戲,那是不是悲哀,台灣要走向一個法治的國家,一個公共政策可以理性討論的社會,似乎還有一條漫長的路要走…中科四期落腳彰化二林,廢水路線在民意反彈後轉了彎,環評專案小組決定,排到兩條溪的河口,未來要做海洋放流,但行政院長卻公開表示,要做海洋放流,最後環評大會的結論,卻是退回到最早的濁水溪或舊濁水溪,中科四期的環評是過了,但更值得探討的是,環評制度是否能保有,獨立超然的立場?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