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流

工業區大進擊 

摘要
民國四十八年,國軍弟兄進駐六堵一塊山坡地,以簡單的工具在基隆河畔開挖,建設台灣第一個工業區,引進紡織、製藥、以及設立物質局倉庫,六堵工業區的出現,象徵台灣由務農為主的經濟結構,邁入工業領軍的大時代。

半個世紀過去,隨著經濟蓬勃發展,台灣的工業區遍地設立,從最早六堵工業區的五十四公頃面積,到現今已開發的工業區面積達四萬多公頃,其中由官方及民間完成編定、整體開發的工業區,數量約七十餘處。

台灣工業區的設立與開發,深受產業結構轉變,以各種不同面貌或名稱出現。民國六十年楠梓加工出口區的建立,讓台灣吸引大量外資,跨上外貿大國的地位,到民國七十年後,政府陸續開發超大型工業區,容納石化、水泥等工業體系,也在各縣市廣設綜合工業區,便利中小企業投資設廠。

民國六十九年,新竹竹東的丘陵地上,一項跨世紀的產業轉型計劃展開,新竹科學園區的出現,意謂台灣產業轉型提升到高科技領域,開啟工業區的新型態,大量以科學為名的工業區,成為當今最新的工業區開發形式。

在歷史進程中,工業區的開發,的確對台灣工業發展做出重大貢獻,但是在全力拼經濟之下,許多因為工業區開發,所造成的污染事件、不當開發、土地閒置等問題,都完全被壓抑在經濟論述之下。

從三晃化工、RCA、長興化工等可追蹤來源的污染事件、到綠牡蠣、農地污染、河水污染等未確認來源的污染事件,這些污染事件都直接或間接指向附近存在的工業區,造成當地居民對工業區的高度不信任,也暴露許多早期工業區的規劃,多半只提供工廠營運的基地,卻未提升環保的對策。

民國六十年後大量出現的綜合型工業區,成立的動機除了促進地方工業發展、增進地方稅收,另一點重要原因就是為了收納早期在「家庭即工廠」口號下,遍立農地、田野的中小型工廠。這些工廠在污染無法改善下,四處污染田野,集中到工業區統一處理,在解決污染發生上,的確是良性的思考。

但是,許多小型工業區,在經費及人力的限制下,環污設備缺乏或不足,工廠集中後,卻形成更大的污染源頭。根據工業局對工業區內工廠的管理,針對污染排放超過標準的工廠,依法開出罰單及改善通知書。開罰,有助改進污染現象,但是年年開罰,不僅暴露污染常存的問題,也說明工廠或工業區本身,無法改善污染的事實,而台灣土地能承受多少污染傷害。

工業區設立後,污染防治設備的不足,造成不斷發生的污染問題,但是另一方面工業區的不當開發,卻是造成巨大的生態損害。從台灣生態地圖觀看,從宜蘭龍德、利澤、桃園觀音、新竹香山、台中臨海、彰化彰濱、雲林麥寮、台南安平、高雄林園等工業區,工業區設置在海岸附近,讓西部沿岸幾乎為大型工業區所圍繞。再加上許多挑選河川、濕地、山坡等區域設立的工業區,台灣工業區幾乎佔據台灣所有重要的生態地理位置。

在早期一切講經濟的年代,這些生態地理位置,成為都市的邊陲,或者民眾口中的荒郊野外,開發成為促進繁榮的方式。一塊塊工業區被開挖出來,一處處生態環境被掩埋到水泥地底。

到現今,生態環保意識抬頭,人們懂得珍惜生態的可貴,但是政府部門卻沒有放棄繼續開發工業區的動作,尤其在老舊工業區處處閒置的狀況下,依然積極開發。

如果工業區不夠用,開發還有必然道理,但是工業區處處閒置,還依舊不斷開發,就顯得十分詭異。台灣產業結構的轉變,科技工業發達、傳統工業式微,形成高科技工業區不斷開發,傳統工業區日益凋零的處境。政府並未充分利用這些閒置的園區,協助大小企業進駐,反而妄顧生態,執意開發。

不可否認,工業區的發展,為台灣經濟創造奇蹟,但在奇蹟的背後,卻是用高度的生態環保成本所換取。現今應該思考如何細膩的兼顧生態與經濟的平衡,以永續的觀念發展台灣,告別工業區大進擊,處處開發的灰色年代。

學科
開發
縣市
  • 新竹縣
  • 竹東鎮
  • 高雄市
  • 楠梓區
關鍵字
工業區, 閒置土地, 工業革命, 土地徵收, 產業轉型, 廢水排放, 放流, 污水處理廠, 環境正義, 竹科, 科學園區

民國四十八年,國軍弟兄進駐六堵一塊山坡地,以簡單的工具在基隆河畔開挖,建設台灣第一個工業區,引進紡織、製藥、以及設立物質局倉庫,六堵工業區的出現,象徵台灣由務農為主的經濟結構,邁入工業領軍的大時代。

影片網址
工作人員

記者/郭志榮

顯示於首頁的學科

誰來保寶山

誰來保寶山  

摘要
十一月初,台中市南屯區的寶山里,金黃色的稻浪一片。只要再等兩個禮拜穀子熟透,就可以收割進倉。然而環保局卻通知寶山里有十二筆農地,受到了重金屬污染不得收割。污染的農地,不能收割的稻穀,農民怎麼辦?寶山農地找到的解套方案,是福?還是禍?

記者  林佳穎

 

這次寶山里會被檢驗出含鉻、銅、鎳、鋅等重金屬污染超過管制標準的農地,地方上並不訝異。早在去年,寶山里就已經發現有農地因為重金屬含量超過食用作物土壤污染管制標準,而被禁止耕作。一年的時間,污染農地從兩分擴散到四甲。到底污染水源在哪裡?寶山的農民早就知道了。

禍源就是來自台中工業區的工業廢水。台中工業區污水處理廠的排放水就注入南邊溪,再隨著農圳流進田裡,日積月累滲進土壤,從民國83年里民向市府反應至今,已經十年了,但是污染情事始終沒有改善。環保局怠忽職守,應當對污染事件負起最大的責任。然而環保局認為,根本是農民用錯水源。

環保局表示原因是農民沒有引灌農田水利會所設的灌溉水渠-廟前圳,而逕行引灌工業區排放水流入的南邊溪。依照放流水排放標準,工業排放水的管制標準是灌溉用水標準的兩倍到十五倍,農民長期引灌工業排放水,是這次發生重金屬一個主要的原因。

密如蛛網的農田水利系統,建構出了錯綜複雜的水路。寶山里的廟前圳,跨過南邊溪,水源遠從石岡壩引道而來,流到了這一帶已經是供水系統的末端。由於灌溉用水容易短缺,這裡的農民早期多鑿井取水,以備不時之需。然而榖價低迷,讓農民不願意在耗費高昂的電費抽水。今年六七月開始,整個二期稻作期間,廟前圳的水就不曾流動。缺水難題無人解決,也就將錯就錯的引用南邊溪水。

這一回在市議員的安排下,農民們又來到議會向市長當面陳情。市長已經換了三次,水污染的問題都沒有解決,寶山區市議員個個也知道兇手就在隔壁的工業區,市府失職。然而市府卻表示農民違法使用工業放流水也有錯。

工業放流水污染南邊溪在先,農民違法使用工業放流水在後,在糾葛不清的陳年濫帳中,會議中所有的人還是有了共識,為求安全起見,在明年第三次都市計畫通盤檢討的時候,將污染農地逕行地目變更為乙種工業用地,讓土地再也無法長出害人的作物。地上作物的剷除、銷毀及補償費用,一律由環保署支付,市府也將發放管制農地變更前的補償金。這樣的結果似乎做了妥善的處置,但農地污染就逕行轉用,背後的責任歸屬似乎完全沒有追究,究竟是環保單位為要負責,還是工廠,還是農民?而土地變更之後,是不是污染就不存在了,不會繼續擴大了?這些問題都讓人感到憂心。

寶山里的另一端,有一群老農田地在污染源數公里外,水田不只是家庭經濟的來源,也是安身立命的根源。這些65歲到82歲的老農們,走過一趟農業的興衰,如今他們為著農村文化的復興,參予社區鄉土文化發展,未來他們的農村將朝文化產業發展。在這片乾淨的田地上,寶山的農業有著新的可能。然而長年的水源污染問題,懸在他們的心裡,即使這一帶的農民多用井水,泉水,但是對於外地人來說,聽到寶山農田污染認為整個寶山都污染,對產業發展一定有嚴重的打擊與阻礙。

污濁的工業廢水,在1129日週六的正午仍舊排放到南邊溪。水污染真的就只在幾公里之遠外嗎?地下水源難道不會受到影響嗎?

 

 

 

學科
公害, 農業
縣市
  • 台中市
  • 南屯區
關鍵字
土地污染, 重金屬汙染, 灌溉, 排放水, 管制標準, 地下水, 放流

十一月初,台中市南屯區的寶山里,金黃色的稻浪一片。只要再等兩個禮拜穀子熟透,就可以收割進倉。然而環保局卻通知寶山里有十二筆農地,受到了重金屬污染不得收割。污染的農地,不能收割的稻穀,農民怎麼辦?寶山農地找到的解套方案,是福?還是禍?

影片網址
Subscribe to RSS - 放流